<li id="4wvh6"><acronym id="4wvh6"></acronym></li>

        1. <rp id="4wvh6"><acronym id="4wvh6"><u id="4wvh6"></u></acronym></rp>

            1. 判例(2016)滬0104行初262號阮益豐與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上海市國家稅務局稅務一審行政判決書

                行 政 判 決 書


              (2016)滬0104行初262號


              原告阮益豐,男,1957年4月30日生,漢族,住上海市楊浦區。


              被告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住所地上海市普陀區。


              法定代表人樓忠民,局長。


              委托代理人徐君凌,女。


              委托代理人朱虹,上海市高信德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上海市國家稅務局,住所地上海市。


              法定代表人過劍飛,局長。


              委托代理人朱禮慶,女。


              委托代理人韓晉,男。


              原告阮益豐不服被告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于2016年5月26日作出的滬國稅普告字(2016)第4號《政府信息公開申請答復書》(下稱《答復書》)及被告上海市國家稅務局于2016年9月18日作出的滬國稅復決字〔2016〕第4號稅務行政復議決定書,于2016年10月24日向本院提起訴訟。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同年12月6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原告阮益豐,被告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副局長許鳳及委托代理人徐君凌、朱虹,被告上海市國家稅務局委托代理人朱禮慶、韓晉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訴稱其于2016年4月28日在上海市國家稅務局官網上向被告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申請獲取“作出‘司法鑒定科學技術研究所司法鑒定中心鑒定意見書’(司鑒中心(2014)精鑒字第19號)的稅收發票”,并在同年5月3日向被告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舉報了司法鑒定科學技術研究所司法鑒定中心涉嫌偷逃國家稅款。被告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收到申請及舉報后,告知原告補正相關信息,原告于同年5月19日進行了相應的補正,提供了有關證據和涉案單位即“司法鑒定科學技術研究所司法鑒定中心”的地址、聯系電話。原告于同年6月11日收到被告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作出的《答復書》,該《答復書》稱原告所要求獲取的信息無法提供,原告不服,向被告上海市國家稅務局申請復議,于同年10月5日收到滬國稅復決字〔2016〕4號稅務行政復議決定書。該復議決定維持了被告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作出的《答復書》。原告認為該復議決定超過了法定答復期限,并且被告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和被告上海市國家稅務局均未履行法定職責,回避其舉報所反映的問題,未進行必要的查處和按規定作出答復,故起訴至本院請求:1.撤銷被告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作出的滬國稅普告字(2016)第4號《政府信息公開申請答復書》;2.撤銷被告上海市國家稅務局作出的滬國稅復決字〔2016〕4號稅務行政復議決定書。


              被告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辯稱,針對原告的信息公開申請,其所作的答復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程序合法,故請求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被告上海市國家稅務局辯稱,針對原告的復議申請,其依法受理后并于法定期限內作出行政復議決定,程序合法,內容并無不當,故請求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庭審中,被告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提交了以下證據及職權、法律依據:1.2016年4月28日所作的《信息公開申請表》;2.滬國稅普告字(2016)第2號《政府信息公開補正申請告知書》及郵政快遞單;3.2016年5月11日所作的《信息公開申請表》;4.滬國稅普告字(2016)第3號《政府信息公開補正申請告知書》及郵政快遞單;5.答復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政府信息公開補正申請告知書;6.上海市虹口區人民法院代管款收據及郵寄信封;7.《答復書》;8.《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四條第一款、第二款第一項、第二十一條第三、四項、第二十四條第二項;9.《上海市政府信息公開規定》第二十三條第八項。


              經質證,原告認為以上證據不能證明被告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依法履行職責,且無法證明案件事實,同時被告先后兩次所作補正告知書回避事實,其所作《答復書》適用法律錯誤。對其他證據無異議。


              被告上海市國家稅務局對上述證據無意見。


              庭審中,被告上海市國家稅務局出示了以下證據及職權、法律依據:1.行政復議申請書;2.答復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政府信息公開補正申請告知書;3.上海市虹口區人民法院代管款收據;4.《答復書》;5.原告身份證復印件;6.行政復議申請書郵寄憑證;7.行政復議申請書郵寄情況電腦截屏;8.受理復議通知書;9.受理復議通知書郵寄憑證;10.受理復議通知書郵寄情況電腦截屏;11.提出答復通知書及行政復議申請書;12.提出答復通知書郵寄憑證;13.提出答復通知書郵寄情況電腦截屏;14.稅務行政復議答復書;15.相關證據材料;16.稅務行政復議決定書;17.稅務行政復議決定書郵寄憑證;18.稅務行政復議決定書郵寄情況電腦截屏;19.《稅務行政復議規則》第十四條第九項、第四十五條、第四十六條、第六十二條第一款、第八十三條第一款;20.《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十七條第二款、第二十三條第一款、第三十一條第一款、第四十條第二款。


              經質證,原告認為被告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所作的《稅務行政復議答復書》及被告上海市國家稅務局所作的《稅務行政復議決定書》認定事實不清楚,適用法律錯誤,對其他證據無異議。


              被告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對上述證據無意見。


              庭審中,原告出示了以下證據:1.向上海市地方稅務局普陀區分局的舉報信;2.答復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政府信息公開補正申請告知書;3.政府信息公開申請答復書;4.稅務行政復議決定書。


              經質證,被告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認為證據1與其無關聯性,對其他證據無異議。


              被告上海市國家稅務局同意上述意見。


              綜合庭審質證意見,本院查明:2016年4月28日,原告向被告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申請獲取“作出‘司法鑒定科學技術研究所司法鑒定中心鑒定意見書’(司鑒中心(2014)精鑒字第19號)的稅收發票”,被告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收到申請后,經審查,認為申請內容不明確,于2016年5月9日和5月17日向原告發送《政府信息公開補正申請告知書》(滬國稅普告字(2016)第2號,第3號),其先后于同年5月11日和5月23日收到原告提供的補正內容后,通過“稅控收款機管理系統”檢索查找,仍無法對原告所要求獲取的指定發票進行定位,被告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于同年5月26日向原告作出《答復書》,答復原告“經查詢,根據您提供的政府信息公開申請的內容描述,無法準確定位具體發票,故您要求獲取的信息無法提供”。原告不服,于2016年7月26日向被告上海市國家稅務局申請行政復議,被告上海市國家稅務局收到申請后于同年7月29日受理并發出答復通知書和受理通知書,于同年8月5日收到被告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提交的稅務行政復議答復書及相關證據材料,于同年9月18日作出滬國稅復決字(2016)4號行政復議決定,維持了原行政行為。原告不服,遂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


              本院認為,被告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具有對向其提出的政府信息公開申請進行受理和處理的法定職責。被告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收到原告的政府信息公開申請后,依法受理并在法定期限內告知其進行補正。原告補正申請后,被告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根據其補正內容按規定履行了查詢義務,未準確定位到具體發票,遂作出《答復書》,答復原告“經查詢,根據您提供的政府信息公開申請的內容描述,無法準確定位具體發票,故您要求獲取的信息無法提供”。該《答復書》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程序合法。被告上海市國家稅務局在收到原告的復議申請后,依法受理后并于法定期限內作出行政復議決定,程序合法,內容并無不當。綜上,原告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阮益豐的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50元,由原告阮益豐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于本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提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崇毅敏


              人民陪審員??張?敬


              人民陪審員??王蘭芳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


              書?記?員??朱?佳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


              第六十九條行政行為證據確鑿,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請被告履行法定職責或者給付義務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7-09
              來源: 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

              判例(2019)浙1002刑初499號邱春燕逃稅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9)浙1002刑初499號


              公訴機關臺州市椒江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邱春燕,女,1964年5月3日出生于浙江省臺州市,漢族,初中文化,個體工商戶,住臺州市椒江區。2018年8月22日因本案被臺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28日經臺州市椒江區人民檢察院批準被逮捕,2019年10月30日經本院決定被取保候審。


              辯護人朱曉麗,浙江多聯律師事務所律師。


              臺州市椒江區人民檢察院以臺椒檢公訴刑訴[2019]489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邱春燕犯逃稅罪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適用普通程序,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臺州市椒江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潘晟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邱春燕及其辯護人朱曉麗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公訴指控,2008年7月至12月,被告人邱春燕從其兄長邱耿敏手中以84萬元(人民幣,下同)取得臺州市必達工貿有限公司(臺州市椒江區東環大道406號)30%的股權。2011年5月,被告人邱春燕與江某達成協議,將其持有的臺州市必達工貿有限公司30%的股權以453萬元轉讓給江某。被告人邱春燕未向稅務機關申報個人所得稅73.8萬元。2015年12月22日,臺州市椒江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向其送達稅務處理決定書。2016年3月9日向其送達稅務事項通知書,2017年7月7日向其送達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本院于同月執行稅款8.7475萬元。至案發,被告人邱春燕仍未向稅務機關補交稅款65.0522萬元。


              為證實上述指控,公訴機關當庭宣讀、出示了下列證據:1.欠繳稅、滯納金明細表、函、執行款分配表、執行款退款憑證、股權轉讓協議、情況說明、稅務處理決定書、稅務稽查簽證、工商變更登記情況表、股東股份轉讓協議書、收條、稅務事項通知書、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稅收繳款書、土地登記卡、房屋所有權證、個體戶登記基本情況、租賃合同、人口信息、戶籍證明等書證;2.證人邱某、張某、江某、王某1的證言、抓獲經過;3.被告人邱春燕的供述與辯解等證據。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邱春燕將臺州市必達工貿有限公司30%股股權轉讓給江某后未申報、繳納個人所得稅,經稅務部門依法下達追繳通知仍未繳納稅款65.0522萬元,數額巨大,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一條,應當以逃稅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被告人邱春燕對指控的事實、罪名沒有異議,在開庭審理過程中亦無異議。其辯護人辯稱邱春燕系坦白、初犯,主觀惡性小,其未補繳稅款的原因是家庭情況特殊,請求從寬處理,適用緩刑。


              經審理查明,2008年7月至12月,被告人邱春燕先后2次從胞兄邱耿敏處取得臺州市必達工貿有限公司(臺州市椒江區東環大道406號)30%的股權,共支付人民幣84萬元。2011年5月,邱春燕與江某達成協議,將臺州市必達工貿有限公司30%的股權轉讓給江某,得款計人民幣453萬元。邱春燕未向稅務機關申報個人所得稅,計人民幣73.8萬元。2015年12月21日,臺州市椒江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稅務處理決定書,次日向其送達稅務處罰決定書,2016年3月9日向其送達稅務事項通知書,2017年7月7日向其送達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同月經本院強制執行稅款8.7475萬元。至案發,邱春燕仍未向稅務機關補交稅款65.0522萬元。


              2018年8月21日,被告人邱春燕被公安民警抓獲。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質證、確認的下列證據予以證明:1.股權轉讓協議、情況說明、工商變更登記情況表、股東股份轉讓協議書、收條;2.土地登記卡、房屋所有權證、個體戶登記基本情況、租賃合同稅務處理決定書;3.稅務稽查簽證、稅務事項通知書、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稅收繳款書;4.欠繳稅、滯納金明細表、函、執行款分配表、執行款退款憑證;5.證人邱某、張某、江某、王某2的證言;6.抓獲經過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人邱春燕將臺州市必達工貿有限公司30%股權轉讓給他人后未申報、繳納個人所得稅,經稅務部門依法下達追繳通知仍未繳納稅款,計人民幣65.022萬元,屬數額巨大并占應納稅額的百分之三十以上,構成逃稅罪,應予依法懲處。公訴機關的指控成立。辯護人辯稱被告人邱春燕系坦白、初犯,主觀惡性小,其未補繳稅款的原因是家庭情況特殊,請求從寬處理,適用緩刑。審理認為,被告人邱春燕歸案后,首次未如實供述,不是坦白,其他所辯與事實相符,故對辯護意見部分予以采納、部分不予采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一條、第七十二條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條第二、三款、第六十四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人邱春燕犯逃稅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十五萬元;責令退賠稅款計人民幣六十五萬零五百二十二元(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稅款限在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第二日起十日內繳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浙江省臺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審?判?長??方匡能


              人民陪審員??陳建斌


              人民陪審員??蔡愛珍


              二〇二〇年六月二十九日


              代理書記員??邵貝妮


              附件:


              本案判決所依據的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零一條納稅人采取欺騙、隱瞞手段進行虛假納稅申報或者不申報,逃避繳納稅款較大并且占應納稅百分之十以上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數額巨大并且占應納稅額百分之三十以上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第七十二條對于被判處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可以宣告緩刑,對其中不滿十八周歲的人、懷孕的婦女和已滿七十五周歲的人,應當宣告緩刑:


              (一)犯罪情節較輕;


              (二)有悔罪表現;


              (三)沒有再犯罪的危險;


              (四)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


              ……


              被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處附加刑,附加刑仍須執行。


              第七十三條……


              有期徒刑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第六十四條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7-07
              來源:臺州市椒江區人民法院

              判例(2018)浙1002刑初854號邱耿武逃稅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8)浙1002刑初854號


              公訴機關臺州市椒江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邱耿武(曾用名邱斌),男,1968年2月20日出生于浙江省臺州市,漢族,小學文化,經商,戶籍地臺州市椒江區,現住本市椒江區。2018年1月18日因本案被臺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14日經臺州市椒江區人民檢察院批準被逮捕,2019年10月30日經本院決定被取保候審。


              辯護人胡克強,浙江時間律師事務所律師。


              臺州市椒江區人民檢察院以臺椒檢公訴刑訴[2018]826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邱耿武犯逃稅罪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適用普通程序,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臺州市椒江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潘晟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邱耿武及其辯護人胡克強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公訴機關指控,2008年7月至12月,被告人邱耿武從其兄長邱耿敏手中以196萬元(人民幣,下同)分二次取得臺州市必達工貿有限公司(臺州市椒江區東環大道406號)70%的股權。2011年5月,被告人邱耿武與張某達成協議,將其持有的臺州市必達工貿有限公司70%的股權以1057萬元轉讓給張某。被告人邱耿武未向稅務機關申報個人所得稅172.2萬元。2015年12月25日,臺州市椒江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向其送達稅務處理決定書。2016年3月11日又向其送達稅務事項通知書,2017年7月又向其發出強制執行決定書,并從其銀行賬戶強制扣款4567.24元。至案發,被告人邱耿武仍未向稅務機關補交稅款171.743276萬元。


              為證實上述指控,公訴機關當庭宣讀、出示了下列證據:1.稅務處理決定書、稅務事項通知書、送達回證、工商變更登記情況表、臺州市必達工貿有限公司股權轉讓協議、股東股份轉讓協議書、收條、企業法人營業執照、個體工商戶登記基本情況、臺州市商業銀行對賬單、郵政儲蓄銀行歷史明細、戶籍證明、常住人口信息、房屋所有權證、國有土地使用權證、公司設立登記申請書、公司變更登記申請書、情況說明、個體戶登記基本情況等書證;2.證人張某、江某、邱某、王某的證言及公安民警出具的到案進過;3.被告人邱耿武的供述與辯解。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邱耿武將臺州市必達工貿有限公司70%股股權轉讓給張某后未申報、繳納個人所得稅,經稅務部門依法下達追繳通知仍未繳納稅款171.743276萬元,數額巨大,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一條,應當以逃稅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被告人邱耿武對指控事實、罪名沒有異議,在開庭審理過程中亦無異議。其辯護人辯稱邱耿武系初犯,自愿認罪,未補繳稅款的原因是經濟上出現狀況,請求從寬處理,適用緩刑。


              經審理查明,2008年7月至12月,被告人邱耿武先后2次從胞兄邱耿敏處取得臺州市必達工貿有限公司(臺州市椒江區東環大道406號)70%的股權,共支付人民幣196萬元。2011年5月,邱耿武與張某達成協議,將臺州市必達工貿有限公司70%的股權轉讓給張某,得款計人民幣1057萬元。邱耿武未向稅務機關申報個人所得稅,計人民幣172.2萬元。2015年12月25日,臺州市椒江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向其送達稅務處理決定書,2016年3月11日又向其送達稅務事項通知書,2017年7月再次向其發出強制執行決定書,并從其銀行賬戶扣款4567.24元。至案發,邱耿武仍未向稅務機關補交稅款計人民幣171.743276萬元。


              2018年1月18日,被告人邱耿武被傳喚到案。


              上述事實有經法庭質證、確認的下列證據予以證明:1.企業法人營業執照、工商變更登記情況表、個體工商戶登記;2.臺州市必達工貿有限公司股權轉讓協議、股東股份轉讓協議書;3.臺州市商業銀行對賬單、郵政儲蓄銀行歷史明細、收條;4.國有土地使用權證、房屋所有權證;5.公司設立登記申請書、公司變更登記申請書;6.情況說明;7.臺州市必達工貿有限公司取得土地使用權、房屋所有權及轉讓后張某取得土地使用權、房屋所有權,申請變更登記情況;8.稅務處理決定書、稅務事項通知書、送達回證;9.證人張某、江某、邱某、王某的證言;10.到案經過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人邱耿武將臺州市必達工貿有限公司70%股權轉讓給他人后未申報、繳納個人所得稅,經稅務部門依法下達追繳通知仍未繳納稅款,計人民幣171.743276萬元,屬數額巨大并占應納稅額的百分之三十以上,其行為已構成逃稅罪,應予依法懲處。公訴機關的指控成立。辯護人辯稱被告人邱耿武系初犯,自愿認罪,未補繳稅款的原因是經濟上出現狀況,請求從寬處理,適用緩刑。審理認為,所辯與事實相符,故對辯護意見予以采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一條、第七十二條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條第二、三款、第六十四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人邱耿武犯逃稅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五萬元;責令退賠稅款計人民幣一百七十一萬七千四百三十二元七角六分(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稅款限在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第二日起十日內繳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浙江省臺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審?判?長??方匡能


              人民陪審員??陳建斌


              人民陪審員??蔡愛珍


              二〇二〇年六月二十九日


              代理書記員??邵貝妮


              附件:


              本案判決所依據的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零一條納稅人采取欺騙、隱瞞手段進行虛假納稅申報或者不申報,逃避繳納稅款較大并且占應納稅百分之十以上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數額巨大并且占應納稅額百分之三十以上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第七十二條對于被判處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可以宣告緩刑,對其中不滿十八周歲的人、懷孕的婦女和已滿七十五周歲的人,應當宣告緩刑:


              (一)犯罪情節較輕;


              (二)有悔罪表現;


              (三)沒有再犯罪的危險;


              (四)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


              ……


              被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處附加刑,附加刑仍須執行。


              第七十三條……


              有期徒刑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第六十四條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7-07
              來源:臺州市椒江區人民法院

              判例(2020)遼0911行審53號國家稅務總局阜新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阜新興源物資經貿有限公司非訴執行審查行政裁定書

              國家稅務總局阜新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阜新興源物資經貿有限公司非訴執行審查行政裁定書


              發布日期:2020-07-01


              阜新市細河區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書


              (2020)遼0911行審53號


              申請執行人國家稅務總局阜新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地址阜新市細河區龍城路9號。


              法定代表人高輝,系該局局長。


              委托代理人甘露,系該局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邵丹,系該局工作人員。


              被執行人阜新興源物資經貿有限公司,地址阜新市海州區振興路42號。


              法定代表人張麗。


              申請執行人國家稅務總局阜新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向本院申請強制執行阜稅一稽處[2019]5號稅務處理決定書、阜稅一稽罰[2019]3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對申請執行人作出的行政決定的程序、證據和法律依據進行了審查,本案現已審查終結。


              申請執行人國家稅務總局阜新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確認被執行人阜新興源物資經貿有限公司存在涉稅違法事實,并認為應向被執行人追繳稅款1908821.75元及滯納金,并向被執行人處以罰款869774.8元。申請執行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五十一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五條,向本院提交阜稅一稽申強[2020]5001號行政強制執行申請書。申請執行人提交了以下證據:阜稅一稽處[2019]5號稅務處理決定書1份及稅務文書送達回證1份、阜稅一稽罰告[2019]5號稅務行政處罰事項告知書1份及稅務文書送達回證1份、聽證申請書1份及稅務文書送達回證1份、阜稅一稽罰[2019]3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1份及稅務文書送達回證1份、遼稅稅復決字[2019]5號行政復議決定書1份、阜稅一稽申強催[2019]50001號催告書1份及稅務文書送達回證1份、申訴書1份、陳述申辯筆錄1份、阜新興源物資經貿有限公司逃避繳納稅款案陳述(申辯)意見復核報告1份、公安機關移送材料1份、(2019)遼0903刑初31號刑事判決書1份、企業機讀檔案登記資料1份、稅務行政執法審批表1份、稅款入庫賬戶1份。


              經審查查明,申請執行人國家稅務總局阜新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向本院提交的阜稅一稽申強[2020]5001號行政強制執行申請書中,申請強制執行的行政行為包括阜稅一稽處[2019]5號稅務處理決定、阜稅一稽罰[2019]3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其中,申請強制執行阜稅一稽處[2019]5號稅務處理決定的事項為稅款征收。


              本院認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四十一條的規定,稅款征收的強制執行措施,不得由法定的稅務機關以外的單位和個人行使,故本院無權對申請執行人國家稅務總局阜新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作出的阜稅一稽處[2019]5號稅務處理決定予以強制執行。同時,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制法》第五十五條的規定,行政機關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應一行政行為一申請,故本院對申請執行人的本次強制執行申請不予執行。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制法》第五十五條、第五十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四十一條之規定,裁定如下:


              一、不準予本院強制執行阜稅稽處[2019]5號稅務處理決定;


              二、不準予本次強制執行阜稅一稽罰[2019]3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


              申請執行人如不服本裁定,可以在收到裁定書之日起十五內內,通過本院向遼寧省阜新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復議,也可以直接向遼寧省阜新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復議。


              審判長??邢德勤


              審判員??田庚生


              審判員??韓忠剛


              二〇二〇年六月二十三日


              書記員??白?雪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7-02
              來源:阜新市細河區人民法院

              判例(2019)蘇01刑初77號南京東銳鉑業有限公司、姚志剛等走私貴重金屬罪、騙取出口退稅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9)蘇01刑初77號


              公訴機關江蘇省南京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單位南京東銳鉑業有限公司,統一社會信用代碼91320100733187175W,單位地址:南京市浦口區珠江鎮浦珠南路18號,法定代表人姚志剛。


              訴訟代表人廖正明,南京東銳鉑業有限公司會計主管。


              辯護人張云清、尹悅紅,江蘇新高的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姚志剛,男,1960年12月27日出生,南京東銳鉑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住江蘇省南京市浦口區。因涉嫌犯騙取出口退稅罪,于2019年5月1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1日被逮捕?,F羈押于南京市浦口區看守所。


              辯護人魏偉、丁嘉健,北京市煒衡(南京)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王健,男,1976年1月25日出生,南京東銳鉑業有限公司總經理,住江蘇省南京市建鄴區。因涉嫌犯騙取出口退稅罪,于2019年5月1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1日被逮捕?,F羈押于南京市浦口區看守所。


              辯護人周連勇、楊秀云,江蘇博事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侯友林,男,1985年5月4日出生,南京東銳鉑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住江蘇省南京市浦口區。因涉嫌犯騙取出口退稅罪,于2019年5月1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1日被逮捕?,F羈押于南京市浦口區看守所。


              辯護人薛世維,江蘇中祥律師事務所律師。


              江蘇省南京市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單位南京東銳鉑業有限公司、被告人姚志剛、王健、侯友林犯走私貴重金屬罪、騙取出口退稅罪一案,于2019年10月8日以寧檢四部刑訴(2019)7號起訴書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9年12月3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江蘇省南京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曹蓓蓓、檢察官助理李苑出庭支持公訴,被告單位南京東銳鉑業有限公司訴訟代表人廖正明及辯護人張云清、尹悅紅,被告人姚志剛及其辯護人魏偉、丁嘉健,被告人王健及其辯護人周連勇、楊秀云,被告人侯友林及其辯護人薛世維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江蘇省南京市人民檢察院指控,2016年上半年,被告人姚志剛作為被告單位南京東銳鉑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銳公司”)法定代表人,在明知我國白銀屬于出口配額許可證管理商品,且白銀出口不能退稅、銀制品中白銀作為原材料的成本超過80%不能退稅的情況下,仍決定從國內購買白銀,將其簡單加工后偽裝成“濺射靶組件”,以此品名向海關偽報出口,將白銀走私至香港,并以“濺射靶組件”名義申報出口退稅。


              同年6月,東銳公司開始生產并出口“濺射靶組件”。被告人姚志剛確定“濺射靶組件”的生產方法并組織生產;被告人王健和白銀買家香港新業行(金號)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業行公司”)商定白銀銷售價格和數量;被告人侯友林在國內采購純度為99.99%的白銀。為形式上符合出口退稅的要求,侯友林按照每批次“濺射靶組件”中白銀成本占比78.5%倒推測算所需背板的成本,據此由淮安姚茜再生資源有限公司、江蘇亮源貴金屬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亮源公司”)簽訂背板購銷合同、開具增值稅發票。生產完成后,被告人王健、侯友林按照被告人姚志剛確定的出口交易模式,以品名“濺射靶組件”、HS編碼“8486909100”向海關申報出口,并通過代理直接運至新業行公司。該公司將“濺射靶組件”的白銀部分和背板部分拆卸,按照白銀的價值進行結算,并將背板中價值較高的錸板通過亮源公司進口等方式回流至東銳公司重復使用。


              2016年6月至2019年5月間,被告單位東銳公司、被告人姚志剛、王健、侯友林采用上述方法,出口白銀共計609377千克,申報取得國家出口退稅共計人民幣4.0031億元。


              江蘇省南京市人民檢察院為證明上述指控事實,向本院移送了物證照片、書證、證人證言、被告人供述和辯解、搜查、扣押、現場勘驗等筆錄、電子數據等證據。公訴機關認為,被告單位東銳公司逃避海關監管,以偽報品名的方式走私國家禁止出口的貴重金屬,情節特別嚴重;被告人姚志剛作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被告人王健、侯友林作為直接責任人員,采用上述方式走私國家禁止出口的貴重金屬,情節特別嚴重。上列被告單位、被告人的行為均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二款、第四款的規定,應當以走私貴重金屬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單位東銳公司采用欺騙手段,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數額特別巨大;被告人姚志剛作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被告人王健、侯友林作為直接責任人員,采用上述方式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數額特別巨大。上列被告單位、被告人的行為均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的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騙取出口退稅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姚志剛、王健、侯友林共同故意實施走私貴重金屬、騙取國家出口退稅的行為,同時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的規定。被告人姚志剛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系主犯;被告人王健、侯友林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七條的規定,系從犯,應當從輕、減輕處罰。提請本院依法懲處。


              被告單位東銳公司對起訴指控的事實及罪名無異議。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是,1.東銳公司不具有走私白銀及騙取出口退稅的故意,出口產品銀濺射靶組件生產工藝已獲得專利權,外貿出口及申報退稅均合法合規,不構成走私貴重金屬罪及騙取出口退稅罪。2.即便構成犯罪,也不應數罪并罰,出口行為及取得退稅行為在主客觀方面均具有密切聯系,目的同一,行為連貫,應作一罪評價。3.東銳公司進口濺射靶組件專用背板所繳納的增值稅應從犯罪數額中扣除。


              被告人姚志剛的辯解及辯護人的辯護意見是,1.指控東銳公司走私白銀的事實不能成立,東銳公司如實申報了濺射靶組件的成分及功能,不構成走私貴重金屬罪。2.指控東銳公司騙取出口退稅的事實不能成立,東銳公司未虛構品名、數量、單價或其他欺騙手段,不構成騙取出口退稅罪。3.姚志剛雖名義上是東銳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不參與公司的日常經營和管理。


              被告人王健對起訴指控的事實及罪名無異議,請求法庭考慮其系從犯,拿固定工資,未獲得犯罪收益,對其從輕處罰。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是,1.指控東銳公司走私貴重金屬、騙取出口退稅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能已扣押的濺射靶組件證明已出口至香港的銀濺射靶組件,也不能以現在出口至香港的銀濺射靶組件證明幾年前出口至香港的銀濺射靶組件,更不能以簡單加工、工藝粗糙的證人證言直接認定銀濺射靶組件出口為白銀走私。2.白銀系限制出口的金屬,而非禁止出口的金屬,根據罪刑法定原則,不應以走私貴重金屬罪定罪處罰。且指控情節特別嚴重于法無據。3.東銳公司僅是采取其他手段將自己交納的稅款退回,只是逃稅行為,不構成騙取出口退稅罪。4.走私罪與危害稅收征管罪屬于牽連犯,應當從一重處,不應數罪并罰。5.本案是單位犯罪,單位行為的策劃、指揮者是姚志剛,王健系從犯,不參與分紅,實施犯罪行為只是履行職務,請求減輕處罰。


              被告人侯友林對起訴指控的事實無異議。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是,1.騙取出口退稅罪和走私貴重金屬罪存在法條竟合,應當擇一重處,不應數罪并罰。2.侯友林在單位犯罪中作用較小,犯罪情節較輕,未參與犯罪所得的分配,應從輕處罰。3.侯友林在2019年春節后才知道公司實施走私犯罪,只應對東銳公司此后的犯罪數額承擔責任。


              經審理查明:


              2016年上半年,被告單位東銳公司法定代表人被告人姚志剛與新業行公司商定由東銳公司銷售白銀給新業行公司。因白銀屬于我國出口配額許可證管理商品,白銀出口不能退稅,且銀制品中白銀作為原材料的成本超過80%不能退稅,為降低成本、獲取利潤,由被告人姚志剛決定,并安排被告人王健、侯友林等人從國內采購白銀,按每批次白銀成本占比約78.5%配置白銀及背板,簡單加工后偽裝成“濺射靶組件”,采用偽報出口、增加交易環節等方式,將白銀走私出口至香港,并以“濺射靶組件”名義申報出口退稅。


              2016年6月,東銳公司開始生產并出口“濺射靶組件”。在合同流程上,東銳公司先將濺射靶組件銷售給姚志剛實際控制的UKPGMSTECHNOLOGYLTD公司(以下簡稱UK公司)或亞洲特種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亞特公司),再由亞特公司、UK公司銷售給同為姚志剛實際控制的香港寰宇中國國際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港寰宇公司),最后由香港寰宇公司將不含背板的銀靶材按白銀價格銷售給新業行公司。實際貨物則由東銳公司以品名“濺射靶組件”、HS編碼“8486909100”向海關申報出口,并通過代理直接運至新業行公司。新業行公司將“濺射靶組件”的白銀部分和背板部分拆卸,按照白銀的價值實際結算貨款。因新業行公司需將濺射靶組件的白銀部分回熔,故實際結算費用中扣除了東銳公司為此支付的提煉費。濺射靶組件中價值較高的錸板等背板則通過亮源公司、淮安姚茜再生資源有限公司進口的方式回流至東銳公司重復使用。


              在被告人姚志剛確定的上述出口交易模式中,被告人王健負責和新業行公司商定白銀銷售價格和數量等事宜,被告人侯友林負責在國內采購純度為99.99%的白銀,并按照每批次“濺射靶組件”中白銀成本占比78.5%倒推測算所需背板的成本等。


              2016年6月至2019年5月間,被告單位東銳公司、被告人姚志剛、王健、侯友林采用上述方法,出口白銀共計609377千克,申報取得國家出口退稅共計人民幣4.0030581億元。


              2019年5月16日,被告人姚志剛、王健、侯友林被抓獲歸案。歸案后,被告人王健、侯友林如實供述了全部犯罪事實。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一)被告人供述和辯解


              1.被告人姚志剛的供述與辯解:其1995年左右注冊成立江蘇寰宇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寰宇公司),2005年在香港注冊成立香港寰宇公司。2000年12月注冊成立東銳公司,是中港合資企業,股東是江蘇寰宇公司和香港寰宇公司。其在英國倫敦成立UK公司,該公司實際上一直由其控制,公章放在東銳公司,做業務、年審、稅務等都是其安排人負責。亞特公司的業務均由其聯系,公章和U盾都在其公司員工孫某處保管,孫某根據合同發票的金額進行網銀操作付款。2015年,其認識了新業行公司的總經理吳穎龍,商定銷售銀濺射靶組件。2016年7、8月份開始供貨到現在,銀靶材部分沒有變化,背板材料從最早的銦,換成錸,再換成錸鉬合金,換背板的原因是因為國家出口退稅政策,產品成本中銀的成本要控制在80%以下,超過就沒有退稅了。合同流程是首先由東銳公司和UK公司或亞特公司簽訂濺射靶組件購銷合同,由其在買賣雙方位置蓋章。UK公司或亞特公司和香港寰宇公司簽訂購銷合同,品名還是濺射靶組件,這兩個公司的公章都由郭佩珊加蓋;再由香港寰宇公司和新業行公司簽訂銀靶材購銷合同,新業行公司從香港寰宇公司按照純銀靶的價格購買,不含背板。東銳公司之所以不直接向新業行公司出口濺射靶組件,是防止被認定關聯企業交易。東銳公司直接出口銀靶材也是可以的,但是這樣就沒有出口退稅,會虧損。濺射靶背板由新業行公司退給香港寰宇公司,再由香港寰宇公司賣給亮源公司,亮源公司再賣給東銳公司。


              2.王健的供述與辯解:2016年姚志剛和新業行公司的人談好業務,決定合作后就讓其在網上查了靶材的退稅情況和稅號,同時也安排侯友林去報關公司了解政策,后來了解到靶材這個品名在2012年有過一次稅則調整,單金屬裸靶按照原材料歸類。因為新業行公司要的是白銀,如果做白銀靶材就要按白銀金屬歸類,出口的話要配額證,并且沒有退稅。如果按照含稅價銷售,他們就不會要,這個生意就做不起來。其在查稅號和品名的時候,查到了濺射靶組件這個品名是可以全征全退的,侯友林也了解到了這個品名和稅號,就提供給姚志剛由他決定。最終姚志剛決定用濺射靶組件這個品名來操作出口的事情。當時其說見到過的靶材是陷在背板里的,需要加工,姚志剛說太麻煩,就用螺絲把背板固定在靶材上面就可以了,這樣做出來的產品看起來就符合稅則上寫的帶背板的濺射靶材的樣子了。因為達到退稅條件必須要保證銀價值占比80%以下,所以背板要選擇價值比較高的材料。東銳公司本身就是要銷售白銀給新業行公司,但是直接銷售白銀沒有利潤,所以采用了將白銀偽裝、偽報成可以退稅的濺射靶組件進行出口,通過退稅實現利潤。姚志剛在這個業務還沒開始做的時候就說過新業行要的就是白銀,侯友林應該是知道的。交易流程是,東銳公司從國內采購白銀,生產濺射靶組件銷售給亞特公司(之前是UK公司),亞特公司再銷售給姚志剛實際控制的香港寰宇公司。香港寰宇公司將不含背板的銀靶材按白銀價格,銷售給新業行公司,新業行公司將拆卸的背板退還給香港寰宇公司。香港寰宇公司將背板銷售給亮源公司,亮源公司再銷售給東銳公司,如此循環。利潤主要是因為國家對東銳公司出口的產品有13%的出口退稅補貼。濺射靶組件出口的交易模式和流程是姚志剛確定的,其負責具體的操作和談價格。其在采購白銀的同時,會參考國際市場價格等,打電話給新業行鎖定白銀的數量和賣出價格,香港寰宇公司以鎖定的銀的價格銷售銀靶材給新業行公司,這個價格就是之前其電話里的定價。新業行公司把背板留著累計到5至6批,微信其,其再轉發給侯友林讓其和亮源公司簽合同,以進口的方式將背板回收至東銳公司。背板回收后,直接用螺絲裝配到新的銀靶材上。東銳公司業務的本質是賣白銀給新業行,正常賣白銀肯定是銀錠,而公司為了享受出口退稅需要在形式上把白銀做成濺射靶組件,所以新業行收到后要把白銀重新融成銀錠,這部分熔煉的費用需要其承擔才能保證新業行以國際行情價格買到銀錠。這塊費用之前叫提煉費,后來改為傭金。


              3.侯友林的供述和辯解:其負責東銳公司國內白銀的采購、濺射靶組件的出口、背板的采購、與財務核對收付款金額。東銳公司出口到亞特公司的貨物名稱叫濺射靶組件,再以濺射靶組件賣給香港寰宇公司,之后香港寰宇公司以銀靶材名義賣給新業行公司。銀靶材就是東銳公司出口的濺射靶組件中的圓柱體,純度為99.99%的白銀。濺射靶組件是整體送給新業行的,但新業行只要銀靶材。在正式做濺射靶組件之前,姚志剛叫其、王健、廖正明一起去他辦公室,他提出要規避國稅局一個文件,白銀成本不能超過80%,據此計算出需要多少背板。亮源公司的錸背板是從香港寰宇公司進口的,就是東銳公司出口的銀濺射靶組件上拆下來的。新業行每次收貨后,會集中幾批貨的錸鉬背板,通知王健,王健再通知其聯系郭佩珊,讓她以香港寰宇公司的名義將錸鉬背板銷售給亮源公司。從香港運回后,其安排人去取背板,再繼續生產。申報出口由其或者嚴秀強制作合同、箱單、發票,之后把掃描件發給報關公司,委托報關公司代理出口。外方是UK公司,2018年10月份換成了亞特公司,這兩個公司都是姚志剛控制的離岸公司。其用excel電子表格統計濺射靶材組件的生產和銷售。


              東銳公司的靶材是姚志剛指導生產的,質量也是他把關的。姚志剛曾經找了一家深圳公司生產靶材的工藝要求和產品參數,在包裝環節需要無塵環境,因為純度高,不能有雜質,但東銳做不到。公司有抽真空的設備,但基本沒有抽到真空過,因為靶材組件很重,棱角多,抽真空袋子會破漏氣。其看到生產的靶材外觀比較粗糙,后期出口的靶材上安裝的背板都是重新回流進口的,都是使用過的。濺射靶組件業務實際上就是姚志剛向新業行銷售白銀的業務。以濺射靶組件名義操作是因為不能直接出口白銀,國家管制,同時還可以獲得出口退稅。一是賣的東西都是按照白銀的行情進行測算的而不是按照所謂產品來定價;二是銀、錸經過不太復雜的加工就包裝出口了,和行業中的工藝要求和技術含量有差別;三是孫某向其要每批次產品的清單,分列了銀、錸、銅的重量,她要根據里面銀的重量和新業行計算貨款;四是錸板回流的時間太短,根本就不符合濺射靶組件的實際使用情況;五是在生產過程中曾經做過假的單證,把實際使用的錸板重量改成理論上可以符合退稅條件的重量;六是王健曾經給其看過新業行發來的把銀熔掉的視頻和圖片,他們不是作為靶材使用。


              (二)證明東銳公司濺射靶組件生產過程,以及行業標準的證據


              1.證人張某、陳某的證言證明:張某和陳某各帶一個班組負責濺射靶材的生產,二人都沒有進行過技術培訓。姚志剛沒有說過要有技術指標,生產出的產品也沒有做過鍍膜測試。生產工藝是將從公司從外面采購兩塊各15公斤左右的99.99%純度的銀錠放入中頻爐進行融化,之后均勻澆鑄成3個圓柱形的白銀銀錠,冷卻之后再放入擠壓機擠壓成型,冷卻后放到沖孔機上沖出5個螺絲孔,之后將銀錠拿到車床上進行切削拋光,稱重登記,接下來用5顆螺絲把銀黑色的錸板或者銅板固定在銀錠上。整個生產流程沒有什么固定標準。姚志剛主要關心鑄成的銀錠表面光潔度和純度,表面不能有雜質,直角邊做圓潤,不劃手,其他沒有生產標準和技術參數了,產品不需要質檢。銀靶材和原材料白銀除了形狀和密度大一點外,沒有區別。產品生產好想做到真空是不可能的,因為背板有毛邊,如果真的抽了真空就把塑料袋劃破了,在實際中,就是抽一下封口,完成一下流程就行了。裸眼可見靶材表面粗糙不平最根本原因是沒有使用冷卻液。因為使用冷卻液車床漏水會把地板搞臟,姚志剛就不讓用冷卻液了,這樣干車就造成表面粗糙不光滑。


              2.證人鄭立文、王某等人的證言證明:東銳公司從2016年開始生產銀靶材,原材料就是銀、錸板和螺絲。公司沒有就生產濺射靶材進行培訓,就是講了一下流程,工人按照流程自己干,邊干邊摸索。沒有人對產品質量把關,都是工人自己把握,只是要求表面光滑無油漬等雜質。濺射靶組件包括純銀靶材和背板兩部分,用螺絲固定。錸板不是新的,是重復使用的。


              3.證人葉某的證言證明:其用侯友林給的提貨編碼提取香港發過來的錸板。侯友林跟其說過,接收靶材的香港公司將錸板退回給其公司再次生產。


              4.證人李某的證言證明:東銳公司申請過濺射靶組件的生產工藝專利,就是說是怎么做出來的濺射靶組件,專利權人有姚志剛、王健和其,但其沒有參與這個工藝的設計,是姚志剛安排人給其一份手寫的工藝文字說明,讓其整理一下申請專利,其百度了一下,照網上的資料照抄的。其整理成電子檔,發給了南京鐘山專利代理,由他們提交申請給國家專利局,代理費大概幾千塊錢。


              5.證人袁某的證言證明:濺射靶材屬于技術含量很高的產品,一般用于半導體芯片等高端領域。濺射靶材主要用于鍍膜,使用時高純金屬不斷被消耗,背板材料一般是使用價格比較低、高強度的鋁合金、銅合金等。濺射靶材和背板的焊接方式是高溫高壓擴散焊接,焊接后外觀看不出拼裝痕跡,焊接要有一定的結合率、粘合度,一般是99%以上。精密加工環節,尺寸要符合圖紙要求、表面光滑無毛刺,一般表面粗糙度在1.6微米以下。根據國標GB/T26307-2010,銀靶的晶粒度在50-150微米,表面粗糙度不大于1.6微米,厚度通常是3-35mm。生產設備需要鋸床、油壓機、熱處理爐、軋機、數控車床、加工中心、包裝機、金相顯微鏡、超聲波探傷儀、三坐標測量儀等分析檢測裝備。


              6.證人楊某的證言證明:銀濺射靶材的生產流程首先是熔煉、提純、重新鑄錠,然后切割,再進行熱機械處理,目的是控制其組織及晶粒度,晶粒度要達到100微米以下;隨后將靶材與背板焊接,是釬焊,焊合率是97%以上;下一步機械加工至客戶所要求的尺寸;進檢測室,檢測尺寸、焊合率、晶粒度、粗糙度等;最后清洗、真空包裝。因為靶材使用前是不能氧化的,所以必須真空包裝。銀濺射靶材的用途是鍍膜,在半導體材料上鍍膜。出口銀濺射靶材的計量單位是個數和塊數,不按重量計算。


              7.有研億金新材料有限公司出具的《分析測試報告》《關于銀錠分析報告的說明》等書證證明:對案涉銀制品檢測,銀的純度達到99.99%,通過顯微鏡拍照分析,產品晶粒大小不均勻,超出標準允許的最大值(0.15mm)近十倍,未達到標準要求。外徑粗糙度和表面粗糙度的實測值分別為4.18um和2.33um,均未達到國標要求??傮w結論是該產品除雜質元素達到國家標準要求外,金相組織和尺寸中的粗糙度均未達到國標。


              (三)證明東銳公司以“濺射靶組件”名義出口,以“銀靶”名義銷售至新業行公司,新業行公司根據與王健事先鎖定的白銀價格、實際的白銀重量結算貨款及背板回流的證據


              1.證人姚某甲的證言證明:其2007年7月到東銳公司工作,負責香港公司的出納。UK公司、香港寰宇公司、亞特公司3家公司都是姚志剛實際控制的,銀行賬戶和網銀U盾都在其手上,收支流水賬、往外打款都是其負責。東銳公司把濺射靶材賣給UK公司,UK公司把靶材賣給香港寰宇公司,然后香港寰宇公司將銀賣給新業行公司,香港寰宇公司把背板賣給亮源公司,亮源公司再把背板賣給東銳公司。貨是這個流向,資金就是反過來的流向。新業行就是賣鉑給東銳,買東銳的銀。靶材的生產流程就是把銀錠熔化,做成圓柱打洞,用螺絲把背板擰上去,然后打包運走。靶材到香港之后,把螺絲擰下來,背板就拆下來了。這個流程是姚志剛開拓出來的,成熟之后交給王健負責。2016年左右,姚志剛安排其查濺射靶相關的海關編碼和能否退稅,其把查到的濺射靶組件海關編碼和可以退稅的情況告訴姚志剛,他覺得這個產品可以享受出口退稅,銷售給客戶有利潤,于是就組織侯友林等人采購白銀,利用現有的生產機器,調整生產模具,開始小批量生產,通過他控制的UK公司或者其他香港公司,最終銷售給新業行。濺射靶組件出口的利潤在于白銀國內不含稅采購成本價和香港的銷售價格差,利潤簡單計算起來就是白銀國內不含稅采購價和香港鎖價的價格差。


              2.證人孫某的證言證明:2018年10月底,姚某甲把香港寰宇公司和UK公司的會計工作交給其,2019年元旦把亞特公司也交給其。香港寰宇公司、UK公司、亞特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是姚志剛。其具體負責上述公司的資金往來、賬戶保管。其每天的工作內容:一是按照王健或侯友林的安排,填寫提款單向香港新業行申請提款;二是整理香港寰宇公司和亞特公司的銀行回單;三是按照侯友林的要求履行匯款手續進貨;四是盤點賬戶余額,形成流動資金表。其還要從電子郵箱打印郭佩珊通過郵件發給其的濺射靶組件合同及發票、銀靶材合同及發票、濺射靶專用背板合同及發票。


              3.證人錢某的證言證明:亞特公司是2017年9月在香港注冊的,其是法人,亞特公司的公章在姚志剛那里,銀行U盾也在他那里,都是由他控制的,公司還有一個員工叫郭佩珊。


              4.證人劉某、巢某、朱某的證言證明:東銳公司出口的香港收貨人是UK公司、亞特公司,收貨地址是香港九龍紅磡鶴園東街3號衛安中心9樓6室。


              5.書證新業行公司購貨單證明:新業行公司從香港寰宇公司購買銀的部分情況,與侯友林制作的臺賬以及入庫單、裝箱單、對賬單等一致。


              6.證人倪某的證言證明:其曾經請東銳公司幫助加工過兩批貨。2016年上半年,姚志剛說靶材可以做,由于其沒有技術和設備,他說幫其加工,讓其找市場。其和東銳公司簽了委托加工合同,其購買了原材料白銀、錸送到東銳公司,具體操作流程其不知道。產品做好之后,其找不到客戶,姚志剛說他有客戶,讓其銷售給他的客戶香港寰宇公司,具體合同都是姚志剛傳給其的。合同簽訂好之后,其就去東銳公司提貨并從祿口機場發貨。之后香港寰宇公司就把貨款付給其了。這筆業務出口后,其去稅務部門退了稅。第一筆業務之后,有客戶聯系其說需要靶材,其又以寶德公司的名義委托東銳公司加工,提供原材料白銀、錸板。加工好之后,侯友林把產品照片發給其,其轉給客戶,客戶說他們使用的不是這種規格,其就又找姚志剛請他幫忙銷售,后來這筆貨的操作和第一筆是一樣的。


              7.書證寶德電子公司委托東銳公司加工濺射靶組件并出口至香港新業行的相關單證證明:2016年3月,寶德電子公司委托東銳公司生產并出口108.2248公斤的濺射靶組件至香港寰宇公司,其中銀靶材106.534千克,錸片1.69千克,以上貨物直接送至新業行所在地,收貨人吳穎龍。香港寰宇公司出售給新業行的是“銀靶材”,重量106.495千克。2016年6月,寶德電子委托東銳生產并出口濺射靶組件至新業行。白銀真實使用量138.38千克,寶德公司出口給香港寰宇公司的發票顯示“濺射靶組件”140.734千克,而香港寰宇公司出售給新業行的是“銀靶材”,重量138.38千克,與東銳實際投入白銀制造出的圓柱狀銀塊重量一致。


              8.從東銳公司搜查、扣押的銷售合同、銷售發票、箱單、出口貨物明細單、發貨單、貨運保單、發票及南京海關緝私局制作的統計表等書證證明:裝箱單中“成品銀含量”與香港寰宇公司銷售給新業行公司的“銀”的重量一致。


              9.調取證據通知書、調取證據清單、香港中杰航運有限公司DRLIVERYORDER、中外運公司提供的《送貨指令》等證明:中外運空運發展股份有限公司江蘇分公司為東銳公司代理濺射靶組件的出口業務,根據東銳公司的要求,通過香港代理將濺射靶組件直接運送至香港新業行公司所在地香港九龍紅磡園東街3號衛安中心9樓6室,由吳穎龍接收。


              10.新業行公司制作的和香港寰宇公司的銀對賬單證明:2016年至案發,新業行公司從香港寰宇公司購買銀的情況,包括數量、單價、總價,與新業行公司的《購貨單》同一時間的記載情況一致。新業行公司將此對賬單通過郵箱發給孫某,孫某據此向其收款。


              11.侯友林電腦硬盤文件等證明:侯友林記錄的東銳公司銀投產數量-邊角料-銀損耗和新業行對賬單中記載的銀入庫量一致。


              12.微信聊天記錄證實:三被告人均明知交易的實際是白銀。


              13.證人姚某乙的證言證明:2016年5月份,姚志剛讓其收購錸板再銷售給東銳公司,給其2個點的利潤。姚志剛和其說貨源他們來找,其負責代理幫他進口錸板,然后再銷售給他們公司。進口公司都是姚志剛介紹的,其主要和侯友林對接簽合同。


              14.《售貨確認書》《裝箱單》《商業發票》《網銀電子回單》《進口關稅專用繳款書》等證明:2016年4月,第一批濺射靶組件出口之后,東銳公司從香港寰宇公司進口1.69公斤錸片,繳納關稅8%、消費稅17%。


              (四)證明東銳公司出口至香港白銀的重量、以“濺射靶組件”名義申報出口退稅數額的證據


              1.證人薛某的證言證明:其在東銳公司具體負責出口退稅,流程是拿到報關單以后,根據出口日期到人行官網查當天人民幣和美元的匯率,然后根據報關單、匯率開具人民幣金額的增值稅普通發票,在發票的備注欄注明合同號、美元金額、匯率,發票開出來以后,在次月通過擎天科技的出口退稅系統錄入發票和關單上的相關信息,然后再到國稅局的出口退稅系統進行申報出口退稅,申報通過以后打印里面的表格留存就行了,退稅的錢會通過銀行轉給其公司。


              2.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浦口區稅務局出具的《東銳鉑業情況說明》證明:南京東銳鉑業有限公司自2012年2月首次申報出口退稅,共計出口濺射靶組件(商品編碼8486909100)254632萬元。東銳鉑業為生產型出口企業,享受出口免抵退稅。每月企業申報后,系統計算出口銷售額乘以退稅率金額,將該金額與企業當月增值稅留抵稅款比較,孰小退孰。該企業2015年開始零星出口濺射靶組件,2016年6月所屬期開始大量申報濺射靶組件出口。2016年6月至2018年9月,該企業在浦口區稅務局出口銷售額乘退稅率291795526.27元人民幣,退稅28316萬元人民幣。2018年9月后該企業遷出至江北新區,由新區負責退稅。


              3.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稅務局稽查局出具的《南京東銳鉑業有限公司辦理出口退稅相關資料》《調取證據通知書》《調取證據清單》《退稅明細》《南京東銳鉑業有限公司申報出口退稅情況》《申報退稅電子表格》《銀行賬單流水》證明:2016年至2018年10月,該企業在浦口區稅務局申報出口退稅,商品名稱為濺射靶組件,商品代碼為8486909100,總計免抵退稅額為2.91795526億元人民幣,退稅額為2.83163179億元人民幣,免抵額為0.08632347億元人民幣。2018年10月底該企業遷至江北新區,所屬期2018年10月至2019年4月申報出口退稅,商品名稱為帶背板的濺射靶組件,通過出口退稅申報系統申報免抵退稅額1.23242564億元,應退稅額1.17142631億元,免抵稅額0.06099933億元。


              4.出口報關單據、對賬單、購貨單等書證及電子表格等電子數據證明:2016年6月至2019年5月,東銳公司以本公司名義出口“濺射靶組件”597筆,白銀重量合計609377千克。


              (五)證明被告單位和被告人自然情況、白銀出口政策以及訴訟過程的相關證據


              1.常住人口基本信息表證明:姚志剛、王健、侯友林的自然情況。


              2.書證企業法人營業執照、企業登記資料查詢表、證明書、公司注冊證書、周年申報表、股權證明等證明:東銳公司成立于2001年12月20日,法定代表人姚志剛,江蘇寰宇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為姚志剛,香港寰宇公司的董事、股東為姚志剛。


              3.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發破案經過、南京祿口機場海關案件移交單、查獲物品清單、裝箱單等證明:東銳公司2019年5月16日向南京祿口機場海關申報出口一票貨物,品名濺射靶組件?,F場查驗發現實貨與申報品名不符,案件移交南京市公安局浦口分局處理。該局于2019年2月27日以涉嫌騙取出口退稅罪立案。


              4.拘留證、逮捕證、到案經過等證明:三被告人被采取強制措施情況。


              5.《白銀出口管理暫行辦法的通知》《商務部公告2018年第87號公布2019年貨物出口配額管理有關事項》《關于以貴金屬和寶石為主要原材料的貨物出口退稅政策的通知》等證明:我國對白銀出口實行配額許可證管理,自2019年起調整為許可證管理。自2015年1月1日起,出口企業和其他單位出口的貨物,如果其原材料成本80%以上為通知所列原材料的,應按照成本占比最高的原材料的增值稅、消費稅政策執行。


              6.扣押物品清單、查封扣押凍結材料等證明:案發后,辦案機關依法扣押東銳公司銀色邊角料1包、銀色邊角料1件、圓柱銀色物1個、銀色粉末1包、銀色塊狀物48塊、海綿鉑32瓶、圓形金屬片872片、金屬邊角料50.2千克、銀色粉末22袋、樣品7瓶、銀色圓柱體金屬14個、銀色塊狀物290塊、濺射靶材21件、轎車蘇A×××××、蘇A×××××、蘇A×××××、蘇A×××××、小貨車蘇A×××××、蘇A×××××、查封浦口區江浦街道建熙花苑06幢4單元1308室房產一套、查封浦口區綠園路88-1號53幢101室、凍結南京東銳公司南京銀行016025620000002銀行帳戶51456336.06元、寧波銀行72×××95帳戶484711.11美元、南京銀行9400100400984238姚志剛帳戶107835.22元、工商銀行6212884301000484822姚志剛帳戶162797.79元、工商銀行6222024301012666648王健帳戶78615.57元。


              針對公訴機關的指控意見、各被告人的辯解及辯護人的辯護意見,本院綜合評判如下:


              關于被告單位東銳公司的辯護人、被告人姚志剛及其辯護人提出的“東銳公司不具有走私白銀及騙取出口退稅的故意,出口產品銀濺射靶組件生產工藝已獲得專利權,外貿出口及申報退稅均合法合規,不構成走私貴重金屬罪及騙取出口退稅罪”的辯解、辯護意見,經查,第一,被告單位東銳公司雖名義上從事出口濺射靶組件業務,但是該公司加工的濺射靶組件僅是將白銀與金屬背板用螺絲固定,產品出口前無質量檢測、無功能測試,生產的產品完全不符合產品質量標準,生產目的并非為了實現濺射靶組件的功能;第二,東銳公司與新業行公司直接商定白銀價格,生產的濺射靶組件在出口至香港后也被直接運送到新業行公司,但合同環節卻增加了由被告人實際控制的UK公司和香港寰宇公司,虛增交易環節不符合正常貿易規則,亦反映東銳公司及相關被告人掩蓋交易實質的主觀目的;第三,新業行公司收到濺射靶組件后即將銀靶材與背板分離,僅結算白銀的價值,并因其需要將銀靶材回熔,還要反向收取東銳公司的提純費,價值高的背板則回流至東銳公司重復使用,縱觀整個交易流程足見東銳公司與新業行公司交易的實質是買賣白銀;第四,東銳公司為騙取出口退稅,將真實的白銀買賣偽裝成濺射靶組件出口業務,在不具備白銀出口資質的情況下實質從事白銀出口業務,在實質不具備獲得出口退稅資格的情況下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其行為符合走私貴重金屬罪、騙取出口退稅罪的構成要件。相關辯解、辯護意見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關于被告單位東銳公司、被告人王健、侯友林的辯護人提出的“即便構成犯罪,也不應數罪并罰,應作一罪評價”的辯護意見,經查,東銳公司之所以將白銀簡單加工后偽裝成濺射靶組件出口,目的是為了騙取國家出口退稅。在本案中,東銳公司實施的走私白銀行為與騙取出口退稅之間存在手段與目的的關系。在無退稅的情況下,東銳公司將白銀走私出境處于虧損狀態,就東銳公司而言,走私白銀行為不具有單獨存在的可能性。且如以兩罪定罪處罰會產生對偽裝貿易這一客觀行為重復評價的結果。因此,雖然東銳公司為騙取出口退稅而采用的走私白銀的手段行為已構成走私貴重金屬罪,但鑒于東銳公司是在同一牟利目的驅使下,實施了數個連續的客觀行為,應以其牟利目的直接指向的騙取出口退稅罪一罪從重處罰。相關辯護意見成立,本院予以采納。


              關于被告單位東銳公司的辯護人提出的“東銳公司進口濺射靶組件專用背板所繳納的增值稅應從犯罪數額中扣除”的辯護意見,經查,東銳公司為掩蓋其犯罪本質,通過其他公司進口的方式回收背板重復使用,在此過程中支付的相關費用均屬犯罪成本,不能從犯罪數額中扣除。相關辯護意見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關于被告人姚志剛及其辯護人提出的“姚志剛雖名義上是東銳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不參與公司的日常經營和管理”的辯解及辯護人的辯護意見,經查,同案被告人王健、侯友林的供述及東銳公司員工張某等人的證言均證實,姚志剛系東銳公司的實際負責人,由其確定與新業行公司的交易模式,并安排王健、侯友林具體開展工作。相關辯解、辯護意見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關于被告人王健的辯護人提出的“指控東銳公司走私貴重金屬、騙取出口退稅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能以扣押的濺射靶組件證明已出口至香港的銀濺射靶組件,也不能以現在出口至香港的銀濺射靶組件證明幾年前出口至香港的銀濺射靶組件,更不能以簡單加工、工藝粗糙的證人證言直接認定銀濺射靶組件出口為白銀走私”的辯護意見,經查,本案系在同一交易模式下持續實施的犯罪活動,相關報關出口的單據、東銳公司的業務資料及申報退稅材料已足以證實走私白銀的數量及騙取出口退稅的金額。相關貨物是否實際扣押不影響案件事實認定。相關辯護意見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關于被告人王健的辯護人提出的“白銀系限制出口的金屬,而非禁止出口的金屬,根據罪刑法定原則,不應以走私貴重金屬罪定罪處罰”的辯護意見,經查,我國對白銀先后實施配額管理制度和許可證管理制度,在東銳公司未取得配額及許可證的情況下,對東銳公司而言,白銀即為禁止出口的金屬。相關辯護意見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被告人王健的辯護人提出的“東銳公司僅是采取其他手段將自己交納的稅款退回,只是逃稅行為,不構成騙取出口退稅罪”的辯護意見,經查,南京市稅務局稽查局出具的東銳公司的退稅資料證實,本案認定的東銳公司騙取的出口退稅額4.003億余元是東銳公司應繳稅額抵銷后實際退還的稅額,該稅額東銳公司并未向稅務機關繳納。因此,東銳公司及三被告人的行為不是逃稅行為,而是騙取出口退稅犯罪行為。相關辯護意見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關于被告人侯友林的辯護人提出的“侯友林在2019年春節后才知道公司實施走私犯罪,只應對東銳公司此后的犯罪數額承擔責任”的辯護意見,經查,被告人侯友林自始即參與東銳公司的犯罪活動,負責東銳公司國內白銀的采購、簽訂出口合同、采購背板并與財務核對收付款金額,其對東銳公司與新業務公司實質上從事白銀買賣系明知,相關辯護意見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本院認為,被告單位東銳公司采用欺騙手段,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數額特別巨大;被告人姚志剛作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被告人王健、侯友林作為直接責任人員,采用上述方式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均已構成騙取出口退稅罪。公訴機關指控被告單位東銳公司及三被告人犯騙取出口退稅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本院予以支持;指控被告單位東銳公司及三被告人犯走私貴重金屬罪的事實清楚,但本院認為在處斷時應以騙取出口退稅罪一罪從重處罰,不應數罪并罰,故對該罪名本院不予支持。被告人姚志剛、王健、侯友林在單位犯罪前提下共同實施騙取出口退稅犯罪,構成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姚志剛系主犯,被告人王健、侯友林系從犯,可依法減輕處罰。被告人王健、侯友林歸案后如實供述全部犯罪事實,系坦白,可依法從輕處罰。被告單位東銳公司、被告人王健、侯友林當庭自愿認罪,可酌情從輕處罰。


              據此,根據被告單位東銳公司及三被告人犯罪的事實、性質、情節和對于社會的危害程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第二十五條、第二十六條、第二十七條、第六十七第三款、第六十三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單位南京東銳鉑業有限公司犯騙取出口退稅罪,判處罰金人民幣四億元。


              (罰金自判決生效之日起一個月內繳納。)


              被告人姚志剛犯騙取出口退稅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千萬元。


              (刑期自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5月17日起至2033年5月16日止。罰金自判決生效之日起一個月內繳納。)


              被告人王健犯騙取出口退稅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百萬元。


              (刑期自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5月17日起至2026年5月16日止。罰金自判決生效之日起一個月內繳納。)


              被告人侯友林犯騙取出口退稅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百萬元。


              (刑期自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5月17日起至2025年5月16日止。罰金自判決生效之日起一個月內繳納。)


              二、被告單位南京東銳鉑業有限公司騙取的出口退稅款4.0030581億元予以追繳,上交國庫。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卞國棟


              審判員??鄧?玲


              審判員??劉明世


              二〇二〇年六月二十八日


              書記員??孟鑫鑫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7-01
              來源: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

              判例(2020)川0107刑初305號喻東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20)川0107刑初305號


              公訴機關成都市武侯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喻東,男,1964年10月29日出生,漢族,大學本科,京洲聯信四川稅務師事務所有限公司法人,戶籍所在地成都市錦江區。因涉嫌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于2019年5月22日被成都市公安局取保候審。


              辯護人龍冠中,四川潤方律師事務所律師。


              成都市武侯區人民檢察院以成武檢公訴刑訴[2020]17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喻東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于2020年6月9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受理后,依法適用簡易程序,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成都市武侯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姜夢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喻東及其辯護人龍冠中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成都市武侯區人民檢察院指控,2010年至2016年期間,京洲聯信四川稅務師事務所有限公司(住所:成都市武侯區,簡稱京洲稅務所)法人喻東,利用負責京洲稅務所全面工作并具體負責為四川和正工業(集團)有限公司(簡稱和正集團)提供稅務服務的職務便利,在為和正集團進行企業所得稅清繳匯算、稅務籌劃等稅務服務過程中,自行或指派京洲稅務所工作人員幫助和正集團在財務資料中增加經營成本、減少納稅申報金額、少繳稅款,先后從和正集團財務負責人羅某某處收受“好處費”共計65.4萬元現金。2018年四川省稅務局稽查局調查核實后,要求和正集團自行補繳稅款。和正集團經自查,補繳企業所得稅3315615.85元、滯納金2373431.62元。2019年2月20日,被告人喻東經成都市公安局經偵支隊電話通知后自行到案。


              為支持指控,公訴機關當庭出示了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到案經過、戶籍信息、檢查筆錄、扣押清單、扣押決定書、和正集團關于簽訂合同的情況說明、涉案相關稅務代理合同、京洲聯信四川稅務師事務所工商檔案、四川和正工業集團有限公司工商檔案、京洲聯信四川稅務師事務所為和正集團出具的企業所得稅匯算清繳審核報告、和正集團補繳稅款證明材料、和正集團涉案相關財務憑證、京洲聯信四川稅務師事務所涉案財物憑證、有關涉稅事項調查核實的報告、情況說明、工資憑證、管理層職責分工說明、股權代持協議書、繳費憑證、證人證言及辨認筆錄、被告人供述與辯解等證據。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喻東的行為已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條之規定,應當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建議判處被告人喻東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


              被告人喻東對公訴機關起訴指控的犯罪事實及罪名無異議,當庭認罪。其辯護人辯稱被告人喻東歸案后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已退繳全部犯罪所得,且系初犯,請求對其從輕處罰。


              經庭審質證,本院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和證據予以確認。另查明,審理期間喻東已退繳犯罪所得人民幣65.4萬元至本院賬戶。


              本院認為,被告人喻東利用擔任公司法人以及管理公司全面事務的職務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成都市武侯區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喻東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喻東自動投案并如實供述犯罪事實,系自首,且當庭認罪,依法從輕或減輕處罰;被告人喻東已退繳全部犯罪所得,量刑時酌情予以考慮。辯護人提出的對被告人從輕處罰的辯護意見,量刑時酌情予以考慮。據此,為了維護社會管理秩序,懲罰犯罪,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條、第七十二條、第七十三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喻東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


              (緩刑考驗期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二、被告人喻東退繳至本院賬戶內的犯罪所得人民幣65.4萬元,上繳國庫。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直接向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審?判?長??施洪波


              人民陪審員??鄒?梅


              人民陪審員??唐麗媛


              二〇二〇年六月十日


              書?記?員??鐘家瓊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7-01
              來源:成都市武侯區人民法院

              判例(2020)魯0304刑初47號趙晴川、陳某3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20)魯0304刑初47號


              公訴機關淄博市博山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趙晴川,男,1982年10月10日出生,漢族,大專文化,群眾,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戶籍所在地及捕前住址均為淄博市博山區。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12月16日被淄博市公安局博山分局刑事拘留,2020年1月16日經淄博市博山區人民檢察院批準被逮捕?,F羈押于淄博市公安局博山分局看守所。


              辯護人馬洪濱,山東顏山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陳某3,女,1986年1月8日出生,漢族,大專文化,群眾,原系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財務人員,現系泰康保險公司博山分公司業務員,戶籍所在地及現住址均為淄博市博山區。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12月17日被淄博市公安局博山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6日被變更為取保候審。經本院決定,于2020年4月17日被取保候審。


              辯護人李珊,山東顏山律師事務所律師。


              淄博市博山區人民檢察院以博檢二部刑訴(2020)9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趙晴川、陳某3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20年4月16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于2020年4月17日立案,依法適用普通程序并組成合議庭,于2020年6月11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淄博市博山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張亮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趙晴川及其辯護人馬洪濱,被告人陳某3及其辯護人李珊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淄博市博山區人民檢察院指控:


              自2017年11月至12月,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趙晴川,財務人員陳某3,在無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向昌邑晟豪煤炭有限公司等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以此賺取好處費,為抵扣稅款,二人讓沈某實際控制的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向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后均用于稅款申報抵扣,其中使用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于2017年12月向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認證抵扣136份,抵扣稅款數額2278036.6元。


              公訴機關為上述指控提供了書證、證人證言、被告人供述和辯解等證據,提請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之規定,依法予以懲處。


              被告人趙晴川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和罪名沒有異議。


              被告人趙晴川的辯護人提出如下辯護意見:(1)被告人趙晴川具有自首情節。(2)被告人趙晴川認罪悔罪態度較好,當庭認罪。(3)被告人趙晴川全部退繳違法所得,自愿認罪認罰。(4)被告人趙晴川主觀惡性不大,社會危害性不大。(5)被告人趙晴川系初犯。


              被告人趙晴川的辯護人提供以下證據:(1)淄博市地方稅務局和山東省淄博市博山區國家稅務局共同出具的清稅證明一份,用以證明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在辦理注銷登記時,所有稅務事項均已結清,證明趙晴川的行為沒有給國家稅款造成直接損失。(2)淄博市博山區城西街道辦事處新坦社區居民委員會出具證明一份,用以證明被告人趙晴川日常表現良好,沒有社會危害性。(3)淄博市淄川區醫院的門診收費票據一張,用以證明趙晴川血壓過高,不適合長期羈押。(4)趙晴川父母的慢性病證各一份,用以證明被告人趙晴川的父母年邁多病,需要人照顧。(5)趙晴川的母親在淄博市第一醫院的住院病歷兩份,用以證明被告人趙晴川母親的病情情況,需要照顧。(6)照片兩張,用以證明被告人趙晴川的奶奶目前骨折,需要人陪護。


              被告人陳某3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和罪名均沒有異議。


              被告人陳某3的辯護人提出以下辯護意見:(1)被告人陳某3自愿認罪認罰,全部退繳違法所得。(2)被告人陳某3有主動到案的情節,應從輕處罰。(3)被告人陳某3主觀惡性較輕,社會危害性不大。(4)被告人陳某3系初犯、偶犯。


              經審理查明,2017年12月,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趙晴川、財務人員陳某3,在無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向東營晨陽商貿有限公司虛開銷項增值稅專用發票122份,稅款數額共計2050010.01元,以此賺取好處費。同時,為抵扣稅款和掩蓋犯罪行為,二被告人又讓沈某實際控制的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向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虛開進項增值稅專用發票,認證抵扣136份,抵扣的稅款數額共計2278036.60元。


              另查明,被告人趙晴川具有視為自首情節。


              再查明,庭前,被告人趙晴川、陳某3主動上繳違法所得人民幣30萬元。


              認定上述事實,有公訴機關提供并經當庭質證、認證的以下證據予以證實:


              1、書證


              (1)淄博市公安局博山分局出具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到案說明與被告人趙晴川的詢問筆錄相互印證證實:本案的發破案經過及二被告人的到案經過,公安機關對被告人趙晴川以證人身份進行調查核實時,被告人趙晴川主動供述了其與陳某3共同犯罪的事實。


              (2)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2017年12月至2018年6月的增值稅納稅申報表證實:2017年12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申報抵扣進項稅額增值稅專用發票136份,稅額共計2278036.60元。


              (3)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進項發票查詢數據證實:通過博山區稅務局調取的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自2017年11月至2017年12月19日(認證時間)的進項增值稅專用發票,均為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給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開具。其中2017年12月進項增值稅專用發票136份,稅額共計2278036.60元,與申報抵扣份數和稅額一致。


              (4)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銷項發票查詢列表打印件證實:2017年11月至12月,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向東營晨陽商貿有限公司、昌邑晟豪煤炭有限公司等單位開具增值稅銷項專用發票的情況。其中,2017年12月,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開給東營晨陽商貿有限公司增值稅銷項專用發票122份,稅額共計2050010.01元。


              (5)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銀行交易流水證實: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與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以貨款為名的資金流轉情況。


              (6)陳某2的招商銀行賬戶交易流水、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農村商業銀行賬戶交易流水證實:2017年12月份,被告人陳某3為資金空轉回流,其通過陳某2的賬戶先后向李某(即東營晨陽商貿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郭某之妻)的賬戶轉賬共計650萬元。


              (7)東營晨陽商貿有限公司認證結果通知書附發票抵扣聯證實:2017年12月,東營晨陽商貿有限公司經廣饒縣國稅局抵扣增值稅專用發票142份,其中包含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開具的有122份,稅額共計2050010.01元。


              (8)認罪認罰具結書證實:被告人趙晴川、陳某3自愿簽署了公訴機關出具的認罪認罰具結書。


              (9)淄博市公安局博山分局出具的電話查詢記錄證實:被告人趙晴川、陳某3此前均無違法犯罪記錄。


              (10)淄博市公安局大橋派出所出具的被告人趙晴川、陳某3的戶籍證明證實:被告人趙晴川、陳某3犯罪時均系成年人。


              2、證人證言


              (1)證人沈某(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的證言: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注冊成立于2017年6月6日,法定代表人為陳某1,其為實際控制人。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給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虛開過進項增值稅專用發票,按照發票價稅合計金額的8.5%收取開票費。虛開的具體份數和金額記不清了。其聽陳某3說過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向山東清潔能源能等公司開具銷項增值稅專用發票。其通過王某、陳某3等人向外虛開過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的數量和金額記不清了。


              (2)證人陳某1(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證言:沈某用其身份信息注冊的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沒有實際業務,就是為了做所謂的“發票業務”,業務包含上游公司和下游公司,沈某告知其從上游公司購買增值稅專用發票,然后再賣給下游公司。下游公司其知道的有兩家,一家是張店的王某,一家是博山的一個女的,姓陳,年齡30歲左右。姓陳女子的丈夫叫大川。


              (3)證人郭某的證言:其系東營晨陽商貿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其妻子李某系該公司出納員。該公司曾于2017年12月份收到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122份,并用于抵扣稅款。


              3、被告人供述和辯解


              (1)被告人趙晴川的供述:2017年3月,其注冊成立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于2018年年初注銷。期間,其和沈某合作,按照沈某的安排,向東營晨陽商貿有限公司等單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具體金額說不上來,以稅務局的稅控數據為準。具體模式為其和陳某3按照沈某的安排,由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向沈某聯系好的公司開具增值稅銷項發票,并接受該公司的打來的貨款,接受的貨款之后會按照沈某的要求通過私人賬戶再轉至沈某指定的賬戶。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開具增值稅銷項發票后,由沈某控制的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再給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開具增值稅進項發票,進項發票認證并抵扣稅款,具體數額以稅務局數據為準。其和沈某合作期間,獲取30萬元左右的好處費。


              (2)被告人陳某3的供述:在無實際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按照沈某的安排,向沈某聯系好的公司開具增值稅銷項發票,以此賺取好處費。開具發票的金額是按照該公司出具的過磅單和合同確定,開具銷項發票之后,通過其妹妹陳某2的招商銀行賬戶收到相應公司打來的貨款,之后再將貨款轉至沈某指定的賬戶。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讓淄博雙琦經貿有限公司向其開具增值稅進項發票,用于抵扣稅款,以平衡其向外虛開發票所產生的銷項稅。期間,其和趙晴川共獲取了二、三十萬元左右的好處費。


              被告人趙晴川的辯護人提供的證據,不影響對被告人趙晴川的定罪量刑,對其證明效力,本院不予認定。


              本案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人趙晴川、陳某3在無實際生產、銷售經營活動情況下,為非法牟利,以山東朗達貿易有限公司的名義既虛開銷項增值稅專用發票,又虛開進項增值稅專用發票,其中虛開的進項增值稅專用發票稅款數額較大,其二人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趙晴川、陳某3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成立。被告人趙晴川有視為自首情節,依法對其從輕處罰。被告人趙晴川、陳某3自愿認罪認罰,依法對二被告人從輕處罰。二被告人主動上繳違法所得,可酌情對二被告人從輕處罰。被告人陳某3在共同犯罪中作用相對較小,對其適用緩刑不致再危害社會,可酌情對其從輕處罰并適用緩刑。公訴機關所提量刑建議適當,本院予以采納。對被告人趙晴川的辯護人所提被告人趙晴川主觀惡性不大、社會危害性不大的辯護意見,與事實不符,本院不予采納;所提其他有關量刑情節的辯護意見,與查明的事實相符,本院予以采納。對被告人陳某3的辯護人所提被告人陳某3主觀惡性較輕、社會危害性較小的辯護意見,與事實不符,本院不予采納;所提被告人陳某3主動到案應當從輕處罰的辯護意見,經查,被告人陳某3到后并未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其雖經電話傳喚到案,但不足以據此對其從輕處罰,故本院不予采納;所提其他量刑情節的辯護意見,與查明的事實相符,本院予以采納。為了嚴肅國法,打擊犯罪,結合二被告人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社會危害后果及歸案后的認罪、悔罪態度,對被告人趙晴川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五十二條、第六十四條、第六十一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對被告人陳某3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七十二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條第二、三款,第五十二條,第六十四條,第六十一條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趙晴川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十五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二O一九年十二月十六日起至二O二三年六月十五日止。罰金已繳納。)


              二、被告人陳某3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五萬元。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已繳納。)


              三、被告人趙晴川、陳某3上繳的違法所得,依法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山東省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兩份。


              審?判?長??張顯營


              審?判?員??羅曉慶


              人民陪審員??郭?朋


              二〇二〇年六月十一日


              法官助理刁永超


              書記員岳愛華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7-01
              來源:山東省淄博市博山區人民法院

              判例(2020)京0105刑初377號李清東招搖撞騙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20)京0105刑初377號


              公訴機關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李清東,男,1981年11月11日出生于河北省,漢族,初中文化,公民身份號碼:×××,戶籍地為河北省承德市豐寧滿族自治縣;曾因賭博行為2007年7月23日被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處行政拘留十日?,F因涉嫌犯詐騙罪于2019年4月25日被羈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31日被逮捕?,F羈押在北京市朝陽區看守所。


              辯護人姜昕欣,北京京翔律師事務所律師。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檢察院以京朝檢公訴刑訴[2020]211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李清東犯招搖撞騙罪、買賣身份證件罪,于2020年1月22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周芹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李清東及其辯護人姜昕欣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檢察院指控:一、被告人李清東于2018年7月18日,在北京市豐臺區,冒充稅務專管員,要求北京某房地產經紀有限公司購買相關書籍,騙取書款人民幣3160元。


              二、被告人李清東于2018年7月19日,在北京市通州區,冒充稅務專管員,要求北京市通州區某水務二所購買相關書籍,騙取書款人民幣1580元。


              三、被告人李清東于2018年7月24日,在北京市通州區,冒充稅務專管員,要求北京某商貿有限公司購買相關書籍,騙取書款人民幣3160元。


              四、被告人李清東于2019年1月8日,在北京市房山區,冒充稅務專管員,要求北京某工業鹽有限公司購買相關書籍,騙取書款人民幣1798元。


              五、被告人李清東于2019年1月21日,在北京市朝陽區,冒充稅務專管員,要求北京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購買相關書籍,騙取書款人民幣3596元。


              六、被告人李清東于2019年1月22日,在北京市大興區,冒充稅務專管員,要求李某(女,47歲,天津市人)購買相關書籍,騙取書款人民幣5400元。


              七、被告人李清東于2019年1月24日,在北京市朝陽區,冒充稅務專管員,要求北京某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購買相關書籍,騙取書款人民幣1798元。


              八、被告人李清東于2019年3月19日,在北京市順義區,冒充稅務專管員,要求北京某商貿有限公司購買相關書籍,騙取書款人民幣3596元。


              九、被告人李清東于2018年至2019年4月,通過網絡購買賈某、蒲某等居民身份證8張。


              被告人李清東于2019年4月25日被查獲歸案?,F已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


              公訴機關就上述指控向本院移送了被害人陳述、證人證言、書證以及被告人李清東的供述等證據材料,指控被告人李清東的行為構成招搖撞騙罪、買賣身份證件罪,提請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九條第一款、第二百八十條第三款之規定予以懲處。


              被告人李清東當庭對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未提異議,自愿認罪認罰;其辯護人對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與罪名不持異議,認為被告人李清東具有以下從輕處罰量刑情節:李清東能如實供述所犯罪行,自愿認罪認罰,自愿處置被扣押錢款退賠被害人的經濟損失并預交罰金,建議法庭對其從輕處罰。


              經本院審理查明:一、被告人李清東于2018年7月18日,在北京市豐臺區,冒充稅務專管員,要求北京某房地產經紀有限公司購買相關書籍,騙取被害人郭某人民幣3160元。


              二、被告人李清東于2018年7月19日,在北京市通州區,冒充稅務專管員,要求北京市通州區某水務二所購買相關書籍,騙取北京市通州區某水務二所人民幣1580元。


              三、被告人李清東于2018年7月24日,在北京市通州區,冒充稅務專管員,要求北京某商貿有限公司購買相關書籍,騙取被害人張某人民幣3160元。


              四、被告人李清東于2019年1月8日,在北京市房山區,冒充稅務專管員,要求北京某工業鹽有限公司購買相關書籍,騙取被害人郭某1人民幣1798元。


              五、被告人李清東于2019年1月21日,在北京市朝陽區,冒充稅務專管員,要求北京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購買相關書籍,騙取該公司人民幣3596元。


              六、被告人李清東于2019年1月22日,在北京市大興區,冒充稅務專管員,要求被害人李某(女,47歲,天津市人)購買相關書籍,騙取李某人民幣5400元。


              七、被告人李清東于2019年1月24日,在北京市朝陽區,冒充稅務專管員,要求北京某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購買相關書籍,騙取被害人趙某人民幣1798元。


              八、被告人李清東于2019年3月19日,在北京市順義區,冒充稅務專管員,要求北京某商貿有限公司購買相關書籍,騙取被害人楊某人民幣3596元。


              九、被告人李清東于2018年至2019年4月,通過網絡購買賈某、蒲某等居民身份證8張。


              被告人李清東于2019年4月25日被民警查獲歸案?,F已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認罪認罰確認書》。


              另,公安機關扣押的銀行卡26張、手機10部(黑色Nokia4部、銀色nokia3部、白色華為1部、黑色華為1部、金色OPPO1部)、身份證11張、數據存儲器9個、電腦主機1臺、水杯1個、口罩1個、帽子1頂、包1個、手機卡28個、賬本2個、資料1份及書17本現均暫扣于朝陽分局;扣押的人民幣3.87萬元,現在案。


              上述事實,有被告人李清東的供述,且有被害人郭某、張某、郭某1、李某、趙某、楊某等人的陳述,證人李某1、楊某1等人證言,銀行賬戶歷史交易明細單,工商資料,扣押清單,110接處警記錄,物證,書證,公安機關出具的到案經過、起贓經過、前科材料及身份證明材料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人李清東冒充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招搖撞騙,其行為已觸犯刑法,已構成招搖撞騙罪;買賣身份證件,其行為構成買賣身份證件罪,依法均應予懲處。李清東犯數罪,依法應當予以數罪并罰。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李清東犯招搖撞騙罪、買賣身份證件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罪名成立。鑒于被告人李清東能如實供述所犯罪行,自愿認罪認罰,在案資產能挽回被害人的經濟損失,故本院依法對其所犯罪行予以從輕處罰。被告人之辯護人所提相關辯護意見,本院酌予采納。在案之款物一并處理。綜上,根據被告人李清東犯罪的事實、犯罪的性質、情節以及對于社會的危害程度,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九條第一款、第二百八十條第三款、第六十九條第一、三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一條、第四十五條、第四十七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六十四條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李清東犯招搖撞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犯買賣身份證件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罰金人民幣一萬四千元。合并執行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罰金人民幣一萬四千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4月25日起至2021年2月24日止。罰金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后一個月內繳納)。


              二、在案之人民幣三萬八千七百元,其中人民幣三千一百六十元發還被害人郭某;人民幣一千五百八十元發還被害單位北京市通州區某水務二所;人民幣三千一百六十元發還被害人張某;人民幣一千七百九十八元發還被害人郭某1;人民幣三千五百九十六元發還被害單位北京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人民幣五千四百元發還被害人李某;人民幣一千七百九十八元發還被害人趙某;人民幣三千五百九十六元發還被害人楊某;人民幣一萬四千元沖抵本判決第一項中罰金;余款發還被告人李清東。


              三、暫扣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的身份證三張(馬某、趙某、張某),退回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檢察院;白色華為手機一部、黑色華為手機一部、金色OPPO手機一部及劉某、劉某1及被告人李清東名下銀行卡發還李清東;其余物品均予以沒收。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辛祖國


              審判員??劉?歡


              審判員??齊麗青


              二〇二〇年三月二十四日


              書記員??王雨晴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6-30
              來源: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

              判例2020)鄂01行終50號武漢有研中貴實業有限公司、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江漢區稅務局稅務行政管理(稅務)二審行政判決書

              行 政 判 決 書


              (2020)鄂01行終50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武漢有研中貴實業有限公司,住所地武漢市江漢區中山大道744號工藝大樓3層。


              法定代表人吳鵬,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王怡珩、潘穎杰,湖北山河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江漢區稅務局,住所地武漢市江漢區淮海路7號。


              法定代表人劉啟明,局長。


              委托代理人姜帆,該局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楊科,湖北今天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第三人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稅務局稽查局,住所地武漢市江岸區澳門路106號。


              法定代表人商景路,局長。


              上訴人武漢有研中貴實業有限公司因訴被上訴人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江漢區稅務局鎖定金稅盤稅控設備行為一案,不服武漢市江漢區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鄂0103行初24號行政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20年1月6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理?,F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經審理查明,2018年8月24日,被告收到第三人出具的《關于重慶黃金專案的稽查建議書》,其中載明“反映武漢有研中貴實業有限公司(母公司)、武漢金錢樹新材料有限公司(子公司)連續兩年稅負明顯偏低且企業在經營活動存在購銷品名明顯不匹配,涉嫌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或虛低的行為”,“鑒于上述三家企業短期內開票金額巨大,存在巨大虛開嫌疑,為了避免企業繼續對外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造成稅款損失,現將該案案情轉交你局,建議對上述三戶企業武漢有研中貴實業有限公司、武漢金錢樹新材料有限公司、武漢匯滕實業有限公司進行控票為妥”。被告收到以上建議函后,于同日將原告列為風險納稅人,對其進行控票處理,限制原告通過開票系統開具增值稅發票。原告使用金稅盤開具發票時,系統提示已進入鎖死期無法開具發票。原告不服,提起本次行政訴訟,請求判令撤銷被告江漢區稅務局于2018年8月24日作出的鎖定原告金稅盤稅控設備的行為;本案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


              原審法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票管理辦法》第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國家稅務主管部門統一負責全國的發票管理工作。省、自治區、直轄市稅務機關依據職責做好本行政區域內的發票管理工作?!北景钢?,原告的住所地為武漢市江漢區,被告依法享有對其開具增值稅發票進行管理的職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實施細則》第九條的規定:“稅收征管法第十四條所稱按照國務院規定設立的并向社會公告的稅務機構,是指省以下稅務局的稽查局?;榫謱K就刀?、逃避追繳欠稅、騙稅、抗稅案件的查處。國家稅務總局應當明確劃分稅務局和稽查局的職責,避免職責交叉?!北景钢?,第三人依法享有對原告涉嫌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或虛低的行為進行查處的職權。第三人在收到相關線索后,對企業納稅申報、增值稅發票使用情況進行調查,認定原告短期內開票金額巨大,存在重大虛開嫌疑,故根據國稅發[2010]115號《國家稅務總局關于進一步做好以查促管工作的通知》第四條,向本案被告發出了《關于重慶黃金專案的稽查建議書》。被告根據第三人的建議,認定原告存在《增值稅發票風險管理辦法(試行)》第二十九條的情形,從而依據《增值稅發票風險管理辦法(試行)》第二十五條第(五)項的規定,對原告采取限制性措施,并無不妥。被告采取以上限制性措施,原告通過開票系統提示已經知曉,故對其主張被告未書面通知從而程序違法,本院依法不予支持。本案在審理過程中,原告存在的稅收風險嫌疑并未排除,對其撤銷鎖定金稅盤稅控設備行為的請求本院依法不予支持。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之規定,判決駁回原告武漢有研中貴實業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本案受理費人民幣50元由原告武漢有研中貴實業有限公司負擔。


              上訴人武漢有研中貴實業有限公司不服原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稱,1.原審法院認定被上訴人對上訴人進行控票處理,限制上訴人通過開票系統開具增值稅發票事實錯誤;2.原審法院認定被上訴人行政行為程序合法錯誤?!蛾P于進一步做好以查促管工作的通知》第四條和《增值稅發票風險管理辦法(試行)》第二十九條第一款規定不能作為被上訴人行政行為程序合法的依據。綜上,請求依法撤銷(2019)鄂0103行初24號行政判決書;依法改判撤銷被上訴人于2018年8月24日作出的鎖定上訴人金稅盤稅控設備的行為;被上訴人承擔本案一、二審訴訟費用。


              被上訴人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江漢區稅務局未提交書面答辯意見。


              原審第三人國家稅務總局武漢市稅務局稽查局未提交書面述稱意見。


              各方當事人向原審法院提交的證據、依據均已隨案移送本院,本院對證據的認證和采信理由與原審法院相同,對原審法院認定的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票管理辦法》第四條第一款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實施細則》第九條的規定,被上訴人具有作出本案被訴行政行為的行政職權,第三人具有對涉嫌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或虛低的行為進行調查的職權。本案中,第三人經調查認定上訴人存在涉嫌虛開增值稅發票的違法行為,向被上訴人作出《關于重慶黃金專案的稽查建議書》,被上訴人據此依職權對上訴人作出本案被訴行政行為,其行為有法可依。本院對原審的認定予以采信。上訴人武漢有研中貴實業有限公司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訴請求本院不予支持。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案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50元由上訴人武漢有研中貴實業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俞?震


              審判員?沈?紅


              審判員?程敬華


              二〇二〇年五月二十八日


              法官助理杜春艷


              書記員馬越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6-28
              來源: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

              判例(2019)浙0783刑初466號金賢權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9)浙0783刑初466號


              公訴機關東陽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金賢權,男,1976年10月5日出生于浙江省東陽市,漢族,初中文化,居民,家住東陽市。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8年11月2日被東陽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9日依法逮捕?,F羈押于浙江省磐安縣看守所。


              辯護人張瑞端,浙江長虹律師事務所律師。


              東陽市人民檢察院以東檢公訴刑訴[2019]442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金賢權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5月22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于同年5月23日立案,并依法適用普通程序審理。又因案件需要補充偵查,東陽市人民檢察院先后于2019年8月23日、12月23日建議本院延期審理,并分別于2019年9月23日、2020年1月23日提請本院恢復審理。由于不能抗拒的原因,本院于2020年2月3日裁定本案中止審理,并于同年4月16日裁定恢復審理。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東陽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斯以民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金賢權及其辯護人張瑞端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東陽市人民檢察院指控,2017年9月15日,被告人金賢權經營的東陽市佐村鎮金賢權水泥店被國家稅務總局東陽市稅務局批準為一般納稅人。2017年9月至2018年4月間,被告人金賢權為了牟利,在沒有實際貨物購銷的情況下,以票面金額6個點的費用通過蒙某、楊某霖(另案處理)等人讓沈陽茂川商貿有限公司、沈陽企鼎商貿有限公司、沈陽銀馨商貿有限公司等21家企業為東陽市佐村鎮金賢權水泥店虛開的增值稅進項發票163份,其中認證后失控發票14份,認證時失控4份。價稅合計金額人民幣15865296.6元(以下均指人民幣),稅額2305213.95元,已抵扣稅款2305213.95元。


              2017年9月至2018年4月,被告人金賢權在沒有實際貨物購銷的情況下,收取票面金額7%-10%不等作為開票費用,由其本人或經費玨鋼(另案處理)、鄭某波、張某英介紹向浙江立昂市政園林建設有限公司、浙**偉建設有限公司、金華市順通環境建設有限公司、金華市成泰水利建設有限公司、浙江金舜環境建設有限公司等86家企業虛開增值稅銷項發票266份,其中作廢33份。實際虛開233份,價稅合計金額18889516元,稅款2744630.43元,已抵扣稅款2372478.22元。


              針對指控的上述事實,公訴機關當庭列舉了證人證言、書證、電子數據、被告人供述等證據。根據上述事實與證據,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金賢權在沒有貨物購銷的情況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或為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提請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第三款之規定判處。


              被告人金賢權在庭審中對指控其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無異議,但辯稱,1.其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抵扣的金額未達到250萬元,不屬于數額巨大,不應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其在2017年9月至2018年4月時間段內有實際貨物交易的情況;2.其被抓獲當日,其看見公安民警在找人,當時其并不知道公安民警在找誰,其主動上前詢問民警后得知民警就是在找自己,其如實向民警報告身份,后接受民警傳喚到案,其屬于主動投案,是自首行為。


              辯護人張瑞端的辯護意見是,(一)對于本案的事實部分,在涉案時間段內,即2017年9月至2018年4月間,被告人金賢權經營的水泥店有實際購入水泥、沙石的情況,涉及金額有180萬元左右,相應的進項稅款應該有20多萬,扣除該部分稅額計算得出虛開的進項稅款應該在203萬元左右。銷項部分,扣除實際銷售的230萬左右,相應的銷項稅額34萬左右,減掉該部分稅額計算得出虛開的銷項稅額應該是240萬元左右。故其尚未達到數額巨大的量刑檔次;(二)對于本案的法律適用問題,1.首先,被告人金賢權既有向他人購買發票,也有為他人虛開發票,兩者之間存在因果關系,其向他人購買發票,是為了達到為他人虛開增值稅的犯罪目的,因此只能認定其中的一個行為涉嫌犯罪。其次,對公訴機關以進項或者銷項中數額高的作為涉案金額指控有異議,應以進項數額作為量刑依據,被告人金賢權虛開進項和銷項的兩個行為當中,給國家造成利益損害的是其讓他人為自己虛開增值稅進項發票,并用于抵扣稅款的行為。至于其為他人虛開增值稅銷項發票,則是其他公司實際用于抵扣,是由其他公司給國家造成利益損害,與被告人金賢權沒有關系。且對于已經抵扣的稅款,大部分公司已經補交了稅款,沒有給國家造成實際損失。目前我國有關法律及相關司法解釋也未明確規定該種情形下如何選擇量刑標準,人民法院應該做出對被告人有利的判決。據此,對被告人金賢權應以其讓他人為自己虛開的增值稅進項稅額作為最終的量刑依據,本案中還應扣除實際購買砂石、水泥的180萬元相應的稅額20多萬元,實際虛開的進項稅額為203萬左右,未達到數額巨大的標準;(三)對于本案的量刑情節部分,1.被告人金賢權有自首情節,依法可以對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首先,在前期稅務局調查期間,被告人金賢權系主動去稅務局交代情況,對所有的情節均如實供述,且把所有的材料上交國稅局。其次,在公安機關立案偵查之后,被告人金賢權當時并不知道其已經被公安機關立案,被抓當天其看見公安在找人,后主動上前打招呼,并表明自己的身份,應當認定為自動投案,歸案后其積極配合公安調查,符合自首的認定條件;2.被告人金賢權系初犯,法律意識不強,其對稅務法律了解不多,其在案發之后還不清楚自己行為是否構成犯罪,其一直以為只要補交稅款,把失控的發票補交掉,就沒有事情。其主觀犯意不深,之前沒有虛開行為,只是在營改增稅務制度改革的大環境之下,在其他人主動找上門后才去幫別人虛開發票。其危害性不大,獲利較小,其出售銷項發票,總共獲利在160萬元左右,再扣除買進項發票,上交國稅,以及進項轉出,實際獲利僅10萬元左右。且本案當中,所有的抵扣稅款基本上已經追繳,未給國家造成很大的損失。綜上所述,被告人金賢權虛開發票金額沒有達到數額巨大的標準,且具有法定、酌情的從輕、減輕情節。希望法庭對其判處有期徒刑三至五年。


              經審理查明,2017年9月15日,被告人金賢權經營的東陽市佐村鎮金賢權水泥店被國家稅務總局東陽市稅務局批準為一般納稅人。2017年9月至2018年4月間,被告人金賢權為了賺取開票費用,在沒有實際貨物購銷的情況下,收取票面金額7%-10%不等作為開票費用,由其本人或經費玨鋼(另案處理)、鄭某波、張某英介紹,向浙江立昂市政園林建設有限公司、浙**偉建設有限公司、金華市順通環境建設有限公司、金華市成泰水利建設有限公司、浙江金舜環境建設有限公司等86家企業虛開增值稅銷項發票266份,其中作廢33份。實際虛開233份,價稅合計金額人民幣18889516元(以下均指人民幣),稅款2744630.43元,已抵扣稅款2372478.22元。


              與此同時,為彌補進項不足,被告人金賢權又以票面金額6%的費用通過蒙某、楊某霖(另案處理)等人讓沈陽茂川商貿有限公司、沈陽企鼎商貿有限公司、沈陽銀馨商貿有限公司等21家企業為東陽市佐村鎮金賢權水泥店虛開增值稅進項發票163份,其中認證后失控發票14份,認證時失控4份。價稅合計金額15865296.6元,稅額2305213.95元,已抵扣稅款2305213.95元。


              上述事實,有公訴機關當庭列舉并經庭審質證的證人吳某強、沈某軍、陸某華、單某陽、朱某樺、金某堯、金某其、陳某國、張某英、密某慶、陳某龍、王某德、朱某珊、魏某、徐某忠、沈某、史某鋒、王某軍、錢某明、竺某波、俞某會、魯某、竺某潮、王某春、袁某斌、謝某波、鄧某煒、吳某波、徐某銘、傅某、鄭某波、費玨鋼等的證言、東陽市佐村鎮金賢權水泥店營業執照、東陽市國稅局移送的進項、銷項增值稅專用發票復印件、記賬憑證、銀行轉賬記錄、抵扣認證清單等相關東陽市佐村鎮金賢權水泥店稅務案件查證材料、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清單及電子數據光盤、東陽市國稅局關于對東陽市佐村鎮金賢權水泥店案件調查報告、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東陽市國稅局出具的證明、東陽市公安局協助查詢財產通知書及借記卡產品資料查詢、農行、工行、農商行交易明細及電子數據光盤、公安民警出具的到案經過、情況說明、戶籍證明以及被告人金賢權對上述事實所作的供述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人金賢權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其行為已觸犯刑律,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依法應予支持。對于被告人金賢權及辯護人張瑞端當庭所提的辯解和辯護意見,經審理認為,(一)根據庭審查明,被告人金賢權虛開增值稅銷項稅額為2744630.43元,虛開增值稅進項稅額為2305213.95元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被告人金賢權經營的金賢權水泥店與沈陽茂川商貿有限公司等21家虛開增值稅進項發票的開票上家無任何實際交易,與浙江立昂市政園林建設有限公司等86家下家,其中有部分下家公司的人員在開票之前與被告人金賢權雖有少部分的水泥、沙石交易,但當時系直接以不開票的較便宜的價格完成交易,后在“營改增”的稅務制度改革的背景下,相關人員又回頭找被告人金賢權虛開增值稅銷項發票,且票面金額與實際交易嚴重不符。(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中,虛開稅款的認定應以虛開可能導致國家稅款的最大流失金額為依據。本案中,被告人金賢權為賺取開票費用,為他人虛開增值稅銷項發票,同時為彌補進項不足,又讓他人為自己虛開增值稅進項發票,其實施的上述犯罪行為當中,讓國家稅款處于可能流失的危險狀態的最大金額是金額較大的銷項稅額。據此,應以被告人金賢權虛開的增值稅銷項稅額作為其虛開的稅額認定,屬于數額巨大,依法應處以有期徒刑十年以上,并處罰金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下。(三)根據公安民警出具的抓獲經過、情況說明證實,被告人金賢權系由公安民警持傳喚證傳喚到案。且根據被告人金賢權本人當庭供述,被抓獲當日,其上前與民警接觸時并不知道民警在找誰、所為何事,在民警表示正在找金賢權后,其如實向民警報告身份,系公民配合公安民警執行職務的一般性義務,對于該情節,可認定其能配合公安民警傳喚,可以在認定坦白的基礎上酌情考慮從輕幅度,但依法不能認定為自首。故對于被告人金賢權及辯護人張瑞端當庭所提的相關辯解和辯護意見,本院均不予采納。被告人金賢權歸案后能夠如實供述主要的犯罪事實,系坦白,依法可以從輕處罰。被告人金賢權能當庭認罪,可酌情從輕處罰。辯護人張瑞端據上所提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為維護國家增值稅發票管理制度,懲罰犯罪,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人金賢權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1月2日起至2028年11月1日止;罰金限本判決生效后一個月內繳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浙江省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上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胡偉東


              人民陪審員??王炳余


              人民陪審員??陸智德


              二〇二〇年六月三日


              代書?記員??張?慧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6-28
              來源:浙江省東陽市人民法院

              判例(2019)京0102行初515號石波濤與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稅務局等其他一審行政判決書

              行 政 判 決 書


              (2019)京0102行初515號


              原告石波濤,男,1978年6月15日出生,漢族,戶籍所在地江蘇省溧陽市。


              委托代理人武禮斌,北京明稅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施志群,北京明稅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朝陽區稅務局,住所地北京市朝陽區安苑東里3區1號。


              法定代表人王炯東,局長。


              出庭負責人張濤,副局長。


              委托代理人徐光陽,該單位干部。


              委托代理人趙亮,北京天馳君泰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稅務局,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區車公莊大街8號。


              法定代表人李亞民,局長。


              出庭負責人王煒,副局長。


              委托代理人黃麗明,該單位干部。


              委托代理人王家本,北京天馳君泰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石波濤不服被告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朝陽區稅務局(以下簡稱朝陽稅務局)作出的《稅務事項通知書》、被告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稅務局(以下簡稱市稅務局)作出的《稅務行政復議決定書》,于2019年7月15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本院于2019年7月17日登記立案后,于2019年7月22日向被告送達了起訴狀副本及應訴通知書。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9年9月5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原告石波濤委托代理人武禮斌、施志群,被告朝陽稅務局分管負責人張濤、委托代理人徐光陽、趙亮,被告市稅務局分管負責人王煒、委托代理人黃麗明、王家本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被告朝陽稅務局于2019年4月29日作出京朝稅通[2019]6005281-2號《稅務事項通知書》(以下簡稱被訴通知書),主要內容為:依據《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關于非貨幣性資產投資有關個人所得稅政策的通知》第二條、第三條,你申請退稅的業務無應退稅款。經審核,你于2019年4月1日提出的退抵稅(費)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五十一條規定的退稅條件,不予退稅。原告不服,向市稅務局申請行政復議,市稅務局于2019年7月1日作出京稅復決字[2019]11號《稅務行政復議決定書》(以下簡稱被訴復議決定),維持朝陽稅務局作出的被訴通知書。


              原告石波濤訴稱,原告完全符合退稅的條件,二被告認定原告“無應退稅款,不予退稅”屬于事實認定不清、證據不足、適用法律錯誤、程序違法。具體事實和理由如下:


              一、事實


              (一)原告2014年以非貨幣性資產投資方式參與上市公司重組的交易情況


              2014年1月10日,大連科冕木業股份有限公司(重組后更名為“大連天神娛樂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科冕木業或大連天神)、NEWESTWISELIMITED(以下簡稱為新公司)、北京天神互動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神互動)的全體股東(原告為原天神互動股東之一)簽訂《關于大連科冕木業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資產置換暨發行股份購買資產、股份轉讓協議》(以下簡稱重組協議)。2014年2月26日,重組協議各方及魏平簽訂補充協議。


              根據重組協議的規定,本次重組交易方案為:科冕木業以其擁有的全部資產和負債與天神互動100%股權的等值部分進行置換,置入資產價值超過置出資產價值的部分,由科冕木業向天神互動的股東以非公開發行股份的方式購買;科冕木業原控股股東為新公司控制的子公司將承接置出資產,同時為新公司將其持有的639萬股科冕木業無限售條件流通股轉讓予朱曄先生和原告。朱曄先生和原告依據各自持有天神互動出資額占兩人出資總額的比例分配上述科冕木業股份。本次交易完成后,科冕木業將持有天神互動100%股權。2014年8月22目,天神互動100%的股權過戶至上市公司大連天神名下,置入資產交割完成??泼崮緲I已于2014年9月辦理完畢本次發行股份購買資產的新增股份登記。


              (二)重組協議有關最終交易價格確定的“對賭機制”約定


              重組各方約定了對賭機制(又稱價格調整機制),對交易價格根據約定條件進行調整。根據重組協議第九條的規定,承諾方(即:包括原告在內的重組前天神互動的8名股東)承諾:(1)天神互動在本次重大資產重組實施完畢當年及其后兩年實現的經審計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將不低于具有證券從業資格的評估機構對天神互動進行評估后所出具的評估報告所預測的同期凈利潤數;(2)如天神互動屆時實際實現的凈利潤未達到上述利潤預測數,則上述業績承諾方應就未達到利潤預測的部分對本次重大資產重組完成后的上市公司(大連天神)進行補償。補償方式為:先以認購的股份進行補償,不足時,再進行現金補償;具體事宜在承諾方與科冕木業于2014年2月另行簽署的《關于大連科冕木業股份有限公司盈利預測補償協議》進行約定。


              (三)增發股份的限售鎖定期及截止目前的股份狀態


              重組協議第四條第五款“本次發行股份的鎖定期”規定“朱曄、石波濤(原告)、劉恒立等自新增股份上市之日起,至36個月屆滿之日和利潤補償義務履行完畢之日(以較晚日為準)不轉讓”。


              截止起訴之日,原告尚未主動轉讓過取得的天神娛樂增發股份,且大部分股份仍處于質押或司法凍結狀態。


              (四)流通股轉讓交易


              2015年4月28日,原告以每股90元的價格賣出持有的大連天神非限售股票631800股,成交金額56862000元。


              (五)稅務稽查及錯繳稅款情況


              2016年9月8日,原北京市地方稅務局第三稽查局(以下簡稱原地稅第三稽查局)向原告作出三稽稅稽檢通一[2016]49號《稅務檢查通知書》,載明:自2016年9月9日起對你(單位)2013年1月1日至2016年9月7日期間涉稅情況進行檢查?;槠陂g,原告因政策理解有誤,分別于2016年9月14日和2016年9月21日分兩次向原北京市朝陽區地方稅務局即現在的被告一,自行申報繳納2014年度實施的非貨幣資產投資交易個人所得稅4000000元及52862000元,共計56862000元。


              2018年6月5日,原地稅第三稽查局向原告作出京地稅三稽處[2018]36號《稅務處理決定書》和京地稅三稽罰[2018]93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抖悇仗幚頉Q定書》載明:“根據稅收政策,上述以非貨幣性資產出資參與企業定向增發股票、股權置換的行為屬于個人以非貨幣性資產投資,應按財產轉讓所得項目計算繳納個人所得稅106911614.51元。2015年4月27日(實際為4月28日),你以每股90元的價格賣出非限售股票631800股,成交金額56862000元,取得的現金收入應當優先繳納個人所得稅,本次檢查應補繳個人所得稅56862000元。


              (六)退稅及復議


              原告2019年發現2016年錯繳56862000元稅款后,根據《稅收征收管理法》第五十一條的規定,于2019年3月13日向被告一提交退稅申請及相關資料。2019年4月29日被告一作出被訴通知書,告知原告“無應退稅款,不予退稅”。原告認為被告一作出的被訴通知書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程序違法,在法定期限內向被告二申請行政復議。2019年7月4日,原告收悉被告二作出的維持被告一不予退稅決定的被訴復議決定。


              二、理由


              (一)原告2016年錯繳2014年度實施的非貨幣資產投資交易個人所得稅,符合退稅條件


              1.原告2016年錯繳稅款時,其2014年度非貨幣性資產投資交易應稅收入、個稅稅基無法確定,個稅納稅義務還未發生。


              41號文第二條規定:“個人以非貨幣性資產投資,應于非貨幣性資產轉讓、取得被投資企業股權時,確認非貨幣性資產轉讓收入的實現?!北景钢?,原告2014年發生非貨幣資產轉讓收入的時點確認(或納稅義務發生時間),應同時滿足如下兩個條件:(1)原告將持有的天神互動100%的股權過戶至大連天神名下;(2)原告取得大連天神股份的所有權。


              涉案重組交易中,2014年8月22日天神互動100%的股權過戶至大連天神名下;大連天神于2014年9月辦理完畢本次發行股份購買資產的新增股份登記。但因《關于大連科冕木業股份有限公司盈利預測補償協議》對股權最終歸屬存在附條件的約定,實際導致原告在2014年9月并未真正取得被投資企業股份(即大連天神發行股份購買資產的新增股份)和取得個人所得稅法下的“所得”,不應在2014年9月確認非貨幣性資產轉讓收入。


              因此,原告以持有的天神互動股權認購大連天神增資的非貨幣資產投資交易,應最早在三年的對賭期限屆滿即2017年1月1日原告取得大連天神增發股份數額和“所得”的金額可以實際確定時再確認收入的實現。原告在其非貨幣資產投資交易(指2014年度原告以其持有的天神互動股份認購大連天神增發股份的交易)的個人應稅收入、所得稅稅基還不能確定、納稅義務還未發生情況下,于2016年度針對該交易申報繳納的56862000元的稅款屬于錯繳稅款。


              2.截止原告提起本次訴訟之日,原告2014年度非貨幣性資產投資交易的個稅納稅期限尚未截止。


              41號文第三條明確規定:“納稅人一次性繳稅有困難的,可合理確定分期繳納計劃并報主管稅務機關備案后,自發生上述應稅行為之日起不超過5個公歷年度內(含)分期繳納個人所得稅?!眹叶悇湛偩职l布的《關于個人非貨幣性資產投資有關個人所得稅征管問題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5年第20號,以下簡稱“20號公告”)第八條規定,納稅人非貨幣性資產投資需要分期繳納個人所得稅的,應自行制定繳稅計劃。


              原告2014年度的個人非貨幣性資產投資交易中,由于涉稅金額巨大(約1億元人民幣左右)且原告在整個非貨幣資產投資交易中并未取得任何現金,無力一次性繳納非貨幣資產投資交易的個人所得稅。因此,原告符合41號文有關個人非貨幣性資產投資分期繳稅的條件。原告曾于2018年和2019年多次向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朝陽區稅務局第三稅務所提交41號文規定的分期納稅備案資料,盡管備案未獲受理且備案事宜仍在復議過程中,但備案不同于行政審批,備案受理與否并不影響原告享受自2017年1月1日起算的五年內納稅的規定。原告最后的納稅截止期限為2021年12月31日,這意味著截止原告起訴之日,2014年非貨幣資產投資個稅的納稅期限尚未截止,故2016年原告錯誤多繳的56862000元的稅款理應退還。


              3.原告2014年度非貨幣性資產投資個稅納稅地點應為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東城區稅務局。


              20號公告第三條規定:“納稅人以其他非貨幣資產投資的,以被投資企業所在地稅務機關為主管稅務機關”。這里的“被投資企業所在地”是指被投資企業的工商注冊登記地。


              原告2014年度非貨幣性資產投資交易是以天神互動股權置換大連天神的增發股份,應當以天神互動交易當時的工商登記注冊地即北京市東城區的稅務機關為主管稅務機關并向其申報繳納稅款,原告向被告一繳納稅款屬于錯繳。


              (二)二被告認為原告“無應退稅款、不予退稅”的決定,事實認定不清、證據不足、適用法規錯誤、程序違法。


              1.被訴通知書與《稅務處理決定書》涉及兩個獨立的具體行政行為,退稅與否應以原告2016年是否存在錯繳多繳稅款的事實為依據。


              《稅務處理決定書》是案外人原地稅第三稽查局2018年6月5日對原告作出的要求原告補繳稅款的具體行政行為,被訴通知書是被告一2019年4月29日對原告作出的不予退稅的具體行政行為,上述二個具體行政行為作出的行政機關不同,性質更不同。二被告理應對原告2016年是否存在錯繳多繳稅款的相關事實,包括納稅義務發生時間、納稅期限截止時間等做全面的審核評估。


              2.被訴復議決定認定被訴通知書中引用41號文是對“生效法律文書的自行解釋,解釋不規范”,屬于事實認定錯誤。


              被訴通知書中引用41號文第二條和第三條并非對生效法律文書的自行解釋,而是依法履行職責和適用法律查明原告是否存在錯繳稅款的行為,盡管依據41號文恰恰能得出原告2016年度確實存在錯繳稅款的結論。


              3.原告向被告二申請以聽證的方式進行復議審理,被告二未舉行聽證且未在被訴復議決定中說明不予聽證的理由,程序違法。


              北京市人民政府法制辦公室2009年9月25日發布的《北京市行政復議聽證規則》第八條第二款規定“申請人、第三人提出聽證申請,行政復議機構應當在15個工作日內決定并告知申請人或者第三人是否舉行聽證”。原告在行政復議申請書上已經明確寫明請求以聽證的方式審理涉案事項,復議期間原告多次詢問是否舉行聽證以及聽證的時間和地點,被告二都回答正在研究是否聽證,一直到作出被訴復議決定之日原告才知道被告二不聽證的決定。


              而且,國家稅務總局發布的《稅務行政復議規則(2018修正)》(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稅務總局令第44號)第六十五條規定:“對重大、復雜的案件,申請人提出要求或者行政復議機構認為必要時,可以采取聽證的方式審理”。本案涉及退稅金額達5000多萬、涉及的案情復雜且原告為上市公司實控人之一,屬于重大復雜案件。但被告二不僅未在法定時限內通知原告是否以聽證的方式審理,而且對于原告如此重大的案件(涉案稅額5000萬以上)視而不見,直接以書面的方式審理后作出錯誤的維持被告一不予退稅的被訴復議決定。


              綜上,特訴至法院,訴訟請求為:1.撤銷被告一2019年4月29日作出的京朝稅通[2019]6005281-2號《稅務事項通知書》;2.被告一退還原告錯繳的稅款56862000元及截至2019年7月15日的同期銀行存款利息568023.5元(年利率0.35%),并按照同期銀行存款利息繼續支付至實際退還之日止;3.撤銷被告二2019年7月1日作出的京稅復決字[2019]11號《稅務行政復議定書》;4.二被告承擔本案的一切訴訟費用。


              為證明自己的主張,原告石波濤于庭前向本院提交并當庭出示如下證據材料:


              1.被訴通知書,證明朝陽稅務局于2019年4月29日作出不予退稅的決定;


              2.退稅提交資料清單,證明原告于2019年3月13日向朝陽稅務局提交退稅申請,朝陽稅務局只收取了一份《退(抵)稅申請表》,未收取原告提交的其他資料;


              3.京朝四稅通[2019]6005245《稅務事項通知書》,證明朝陽稅務局在收取退稅資料后將近半個月即2019年3月27日才受理原告的退稅申請,程序瑕疵;


              4.《稅務行政復議答復書》,證明與被訴通知書相比,朝陽稅務局“無應退稅款、不予退稅”的理由發生實質變化,被訴通知書事實認定不清、證據不足、適用法律錯誤;


              5.行政復議申請書,證明原告在法定期限內申請行政復議,并在復議申請書中明確請求以聽證的方式審理;


              6.被訴復議決定,證明市稅務局于2019年7月1日作出維持的復議決定,在復議決定中未對原告申請聽證的請求作出任何回應;


              7.EMS郵寄單和截屏,證明原告于2019年7月4日收悉市稅務局作出的被訴復議決定;


              8.《關于大連科冕木業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資產置換暨發行股份購買資產、股份轉讓協議》;


              9.《關于大連科冕木業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資產置換暨發行股份購買資產、股份轉讓協議之補充協議》;


              10.《關于大連科冕木業股份有限公司盈利預測補償協議》;


              11.《關于重大資產重組購買資產2014年度業績承諾實現情況的專項審核報告》;


              12.《關于重大資產重組購買資產2015年度業績承諾實現情況的專項審核報告》;


              13.《關于重大資產重組購買資產2016年度業績承諾實現情況的專項審核報告》;


              證據8-13證明目的:(1)原告2014年作為天神互動的股東之一,參與上市公司重組的交易,屬于41號文規定的“非貨幣性資產投資”;(2)重組各方約定了對賭機制,對交易價格根據約定條件進行調整,由于對賭機制的存在,原告應最早在三年的對賭期限屆滿即2017年1月1日、原告取得的大連天神增發股份數額和“所得”的金額可以實際確定時再確認收入的實現,而且原告在36個月內不得轉讓取得的新增股份;


              14.電子繳稅付款憑證,證明原告繳納涉案稅款時間是2016年9月,仍然在法定申請退稅時限內;


              15.天神互動營業執照,證明天神互動的登記注冊地為北京市東城區,原告應在東城區的稅務機關繳納個人所得稅;


              16.劉恒立《非貨幣性資產分期繳納個人所得稅備案表》,證明稅務機關2018年3月30日受理了股東劉恒立2014年12月31日至2017年9月30日的分期備案;


              17.京朝稅復中〔2019〕1號《行政復議中止審理通知書》,證明朝陽稅務局不受理原告的分期備案申請,原告申請復議,因涉及法律適用問題,復議中止。


              被告朝陽稅務局質證稱,認可證據1-15、17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不認可證據16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不認可證據3、4、6、8-13、15、17的證明目的。


              被告市稅務局質證稱,認可證據1-7、14、15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但不認可證據1-7、15的證明目的,認為證據8-13、16、17與本案沒有任何關聯。


              被告朝陽稅務局辯稱,原告的請求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請求法院依法駁回其訴訟請求,具體理由如下:


              2016年9月14日、2016年9月21日,原告自行申報入庫個人所得稅共計56862000元,稅款屬性為“查補預繳稅款”、申報方式為“直接(上門)申報”、應征發生日期:2016-09-13/2016-09-21、查補屬性:稅務稽查查補預繳稅款、申報屬性:正常申報。2018年6月5日,原地稅第三稽查局作出京地稅三稽處[2018]36號《稅務處理決定書》,根據下列違法事實確定原告發生個人所得稅納稅義務:原告于2014年1月10日與科冕木業(后更名為大連天神)簽訂重組協議,約定原告以持有的天神互動的股份與大連天神進行股份置換,并成為大連天神股東。根據稅收政策,上述以非貨幣性資產出資參與企業定向增發股票、股權置換的行為屬于個人以非貨幣性資產進行投資,應按照“財產轉讓所得”項目計算繳納個人所得稅106911614.51元。2015年4月27日,原告以每股90元價格賣出非限售股票631800股,成交金額56862000元,取得的現金收入應當優先繳納個人所得稅,該次檢查應補繳個人所得稅56862000元。根據上述事實,原告于2016年9月向朝陽稅務局繳納的稅款是稽查程序終結后原地稅第三稽查局作出的《稅務處理決定書》所確定的應納稅款,不是朝陽稅務局基于日常征收管理職權而直接征收的稅款。如原告不服原地稅第三稽查局的征稅行為,應當在《稅務處理決定書》規定的期限內繳清稅款及滯納金并在法定期限內提請行政復議,并申請撤銷《稅務處理決定書》?!抖悇仗幚頉Q定書》作為生效的具體行政行為對納稅人及稅務機關均具有法律約束力,故原告現在要求退稅沒有事實依據。


              為證明行政行為的合法性,朝陽稅務局在法定舉證期限內向本院提交并當庭出示如下證據材料:


              1.《退(抵)稅申請表》、退稅申請情況說明書、原告身份證復印件、授權委托書及受托人身份證復印件,證明原告于2019年3月13日向朝陽稅務局提出退稅申請;


              2.退稅提交資料清單、京朝四稅通[2019]6005245號《稅務事項通知書》及送達回證,證明朝陽稅務局依法受理了原告的退稅申請;


              3.稅收征管系統截圖(退稅審批流程),證明朝陽稅務局依法履行了退稅審批程序;


              4.京朝稅通[2019]6005281號《稅務事項通知書》及送達回證,證明2019年4月2日,朝陽稅務局向原告作出不退稅決定;


              5.京朝稅通[2019]6005281-1號《稅務事項通知書》、被訴通知書及送達回證,證明2019年4月29日,朝陽稅務局撤銷2019年4月2日作出的《稅務事項通知書》并重新作出、送達;


              6.天神互動的稅務登記信息,證明朝陽稅務局是天神互動的主管稅務機關;


              7.稅收征管系統截圖,證明原告繳納稅款具有稽查查補預繳稅款的屬性,不屬于朝陽稅務局根據日常征收管理職權征收的稅款;


              8.《稅務處理決定書》,證明原地稅第三稽查局對原告作出征收個人所得稅的具體行政行為;


              9.《催告書》,證明只催告滯納金部分,沒有催告稅款,原告繳納的稅款是履行《稅務處理決定書》的義務。


              原告石波濤質證稱,認可證據1-6、8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不認可證據4、6、8的證明目的,認可證據7的真實性,但合法性無法確認、關聯性不認可,認可證據9的真實性,但合法性、關聯性不認可。


              被告市稅務局辯稱,被訴復議決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且結果并無不當,關于聽證問題,本機關認為本案不存在復雜情形,不需要舉行聽證,故在文書中告知以書面形式進行審理。綜上,請求法院依法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為證明復議行為的合法性,市稅務局在法定舉證期限內向本院提交并當庭出示如下證據材料:


              1.行政復議申請書、授權委托書、身份證復印件,證明市稅務局于2019年5月5日收到原告的行政復議申請資料;


              2.《受理行政復議申請通知書》及郵單、郵件送達記錄,證明市稅務局在法定期限內受理原告的行政復議申請;


              3.《行政復議答復通知書》及送達回證,證明市稅務局依法向朝陽稅務局履行行政復議程序中的通知答復義務;


              4.《行政復議答復書》、證據目錄及法律依據目錄,證明朝陽稅務局在法定期限內提交行政復議答復、證據及法律依據;


              5.《行政復議調查函》、送達回證、關于《行政復議調查函》的回復函、《稅務處理決定書》、送達回證及個人所得稅稅票復印件,證明市稅務局在復議程序中依法向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稅務局第三稽查局(以下簡稱第三稽查局)調查與本案有關的事實,第三稽查局確認原告于2016年9月14日、2016年9月21日繳納的稅款為《稅務處理決定書》的應繳納稅款,原告未在法定期限內對《稅務處理決定書》提起行政復議、訴訟,該稅務處理決定書已經生效;


              6.被訴復議決定的送達回證及郵單、郵件送達記錄,證明市稅務局已經在法定期限內作出并送達被訴復議決定。


              原告石波濤質證稱,認可證據1-3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但不認可證據3的證明目的;認可證據4、5的真實性,但不認可合法性;對證據6無異議。


              經庭審質證,本院對上述證據認證如下:


              原、被告提交的證據材料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中關于證據形式的要求,上述證據真實、合法,且與本案具有關聯性,本院予以采納。


              根據上述有效證據并結合當事人的當庭陳述,本院查明如下事實:


              原告于2019年3月13日向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朝陽區稅務局第四稅務所(以下簡稱第四稅務所)提交《退(抵)稅申請表》等退稅申請資料,申請退還其于2016年9月14日、2016年9月21日繳納的個人所得稅共計56862000元。2019年3月27日,第四稅務所作出京朝四稅通[2019]6005245《稅務事項通知書》,告知原告的退稅申請符合受理條件,準予受理。2019年4月2日,朝陽稅務局作出京朝稅通[2019]6005281《稅務事項通知書》,告知原告該退稅申請不符合要求,不予審批。2019年4月29日,因前述《稅務事項通知書》未告知訴權且未明確引用法律依據,朝陽稅務局依法撤銷前述通知書并作出本案的被訴通知書并于2019年4月29日送達原告。原告不服被訴通知書,于2019年5月5日向市稅務局提交《行政復議申請書》等申請資料,申請撤銷朝陽稅務局作出的被訴通知書并責令朝陽稅務局退還原告多繳稅款及賠償相應的銀行同期存款利息。市稅務局于2019年5月8日作出《受理行政復議申請通知書》,將受理行政復議申請的事實通知原告,原告于2019年5月13日簽收郵件。市稅務局于2019年5月8日作出《行政復議答復通知書》,要求朝陽稅務局在10日內對該行政復議申請提出書面答復,并提交當初作出具體行政行為的證據、依據和其他有關材料等,該通知書于2019年5月13日送達朝陽稅務局。朝陽稅務局于2019年5月21日提交《行政復議答復書》及相關證據、法律依據等有關材料。市稅務局于2019年6月5日向第三稽查局作出《行政復議調查函》,就第三稽查局是否以原告為稽查對象作出過《稅務處理決定書》等事項進行調查。第三稽查局于2019年6月11日提交回復函及相應證明材料,該回復函主要內容為:原告于2016年9月14日、2016年9月21日繳納的稅款為《稅務處理決定書》的應納稅款,原告未在法定期限內對《稅務處理決定書》提起行政復議,該稅務處理決定書已經生效。市稅務局于2019年7月1日作出被訴復議決定,原告及朝陽稅務局分別于2019年7月4日、2019年7月1日簽收該決定書。


              另查,2016年9月8日,原地稅第三稽查局向原告作出三稽稅稽檢通一[2016]49號《稅務檢查通知書》,載明:自2016年9月9日起對你(單位)2013年1月1日至2016年9月7日期間涉稅情況進行檢查。2016年9月14日和2016年9月21日原告分兩次向原北京市朝陽區地方稅務局自行申報繳納2014年度實施的非貨幣資產投資交易個人所得稅4000000元及52862000元,稅收征管系統顯示屬性為:查補預繳稅款。2018年6月5日,原地稅第三稽查局向原告作出京地稅三稽處[2018]36號《稅務處理決定書》和京地稅三稽罰[2018]93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抖悇仗幚頉Q定書》載明:“根據稅收政策,上述以非貨幣性資產出資參與企業定向增發股票、股權置換的行為屬于個人以非貨幣性資產投資,應按照“財產轉讓所得”項目,計算繳納個人所得稅106911614.51元。2015年4月27日,你以每股90元的價格賣出非限售股票631800股,成交金額56862000元,取得的現金收入應當優先繳納個人所得稅,本次檢查應補繳個人所得稅56862000元、滯納金13974052元。2018年12月26日,第三稽查局向原告發出《催告書》,要求其繳納未繳的個人所得稅的滯納金13974052元。庭審中,朝陽稅務局認可滯納金計算日期為2015年5月19日至2016年9月的補繳日期。


              本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五十一條規定,納稅人超過應納稅額繳納的稅款,稅務機關發現后應當立即退還;納稅人自結算繳納稅款之日起三年內發現的,可以向稅務機關要求退還多繳的稅款并加算銀行同期存款利息,稅務機關及時查實后應當立即退還;涉及從國庫中退庫的,依照法律、行政法規有關國庫管理的規定退還?!吨腥A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實施細則》第七十八條規定,稅務機關發現納稅人多繳稅款的,應當自發現之日起10日內辦理退還手續;納稅人發現多繳稅款,要求退還的,稅務機關應當自接到納稅人退還申請之日起30日內查實并辦理退還手續。從上述規定可知,法律法規對退稅作出明確的規定,納稅人如認為多繳納稅款,可以在規定時限內向相應的稅務機關申請退稅。本案中,原告向原北京市朝陽區地方稅務局繳納共計56862000元的稅款,作為原北京市朝陽區地方稅務局的承繼機關朝陽稅務局有權受理原告的退稅申請并作出相應處理的職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十二條規定,對縣級以上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工作部門的具體行政行為不服的,由申請人選擇,可以向該部門的本級人民政府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向上一級主管部門申請行政復議。對海關、金融、國稅、外匯管理等實行垂直領導的行政機關和國家安全機關的具體行政行為不服的,向上一級主管部門申請行政復議?!抖悇招姓妥h規則》第十六條亦明確規定“對各級稅務局的具體行政行為不服的,向其上一級稅務局申請行政復議”。市稅務局作為朝陽稅務局的上級機關,是本案的適格復議機關。


              本案中,原告向朝陽稅務局提出退稅申請,朝陽稅務局不予退稅的理由是認為原告是履行《稅務處理決定書》的義務,不存在退稅的問題;而原告認為因對政策法律理解有誤導致自行申報錯誤,朝陽稅務局理應退還。故本案爭議焦點為:如何認定已繳納稅款的屬性?本院認為,原告已繳稅款的屬性屬于查補預繳稅款,是在履行《稅務處理決定書》所確定的義務。具體分析如下:


              根據查明的事實可知,原地稅第三稽查局于2016年9月8日向原告作出《稅務檢查通知書》,決定自2016年9月9日起對原告2013年1月1日至2016年9月7日期間涉稅情況進行檢查,在檢查過程中,原告于2016年9月14日和2016年9月21日分兩次向原北京市朝陽區地方稅務局繳納2014年度實施的非貨幣資產投資交易個人所得稅4000000元及52862000元,共計56862000元。2018年6月5日,原地稅第三稽查局向原告作出《稅務處理決定書》,認定原告應補繳個人所得稅56862000元、滯納金13974052元。2018年12月26日,第三稽查局向原告發出《催告書》,要求其繳納未繳的所得稅的滯納金13974052元。從上述事情經過簡單分析可知,雖然原告補繳稅款的日期發生在《稅務處理決定書》作出之前,但結合稅務機關對其進行稅務檢查的事實及后續《催告書》的內容可以認定原告預繳的稅款系《稅務處理決定書》項下的應納稅款,屬稽查期間查補預繳稅款?!抖悇仗幚頉Q定書》作為一級稅務機關的法律文書,具有法定的效力,在被依法否定之前,原告要求朝陽稅務局退稅于法無據,本院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三十五條規定,復議機關決定維持原行政行為的,人民法院應當在審查原行政行為合法性的同時,一并審查復議決定的合法性。本案中,市稅務局作出的被訴復議決定對被訴通知書進行全面審查,事實清楚;在法定期限內向朝陽稅務局發送行政復議答復通知書并作出被訴復議決定向原告送達,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二十三條、第三十一條的規定。


              關于是否有必要舉行聽證問題,原告認為本案涉及退稅金額達5000多萬、涉及的案情復雜且原告為上市公司實控人之一,屬于重大復雜案件,應當舉行聽證。本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二十二條規定,行政復議原則上采取書面審查的辦法,但是申請人提出要求或者行政復議機關負責法制工作的機構認為有必要時,可以向有關組織和人員調查情況,聽取申請人、被申請人和第三人的意見?!吨腥A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實施條例》第三十三條亦規定,行政復議機構認為必要時,可以實地調查核實證據;對重大、復雜的案件,申請人提出要求或者行政復議機構認為必要時,可以采取聽證的方式審理。同時《稅務行政復議規則》第六十五條規定,對重大、復雜的案件,申請人提出要求或者行政復議機構認為必要時,可以采取聽證的方式審理。從上述法律、法規、規章的規定可知,行政復議原則上采取書面審查的辦法,對重大、復雜的案件,申請人提出要求或者行政復議機構認為必要時,可以采取聽證的方式審理。而何為重大、復雜則需要復議機關依據案情進行判斷,而且對重大、復雜的案件也不是必須舉行聽證,是“可以采取聽證的方式審理”,因此,市稅務局對本案采取書面審理的方式并無不妥。但《北京市行政復議聽證規則》第八條第二款規定“申請人、第三人提出聽證申請,行政復議機構應當在15個工作日內決定并告知申請人或者第三人是否舉行聽證”。本案中,原告在行政復議申請書上已經明確請求以聽證的方式審理涉案事項,市稅務局理應在15個工作日內就是否舉行聽證對原告進行告知,但本案中市稅務局并未對原告進行任何告知,但鑒于聽證非本案的必需程序,市稅務局未舉行聽證并未實際侵犯石波濤的合法權益,對市稅務局在復議過程中的疏忽本院予以指出,希望在今后的行政復議審理過程中引起重視。


              綜上所述,原告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對其主張本院不予支持。故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七十九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石波濤的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50元,由原告石波濤負擔(已交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以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盛亞娟


              審?判?員??孫?茜


              人民陪審員??吳維剛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法官?助理??劉雨笛


              書?記?員??韓?霏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6-28
              來源: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

              判例(2020)蘇0411執23號常州高新區(新北區)人民法院與常州閩歐貿易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發票罪執行裁定書

              執 行 裁 定 書


              (2020)蘇0411執23號


              移送執行人:常州市新北區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


              被執行人常州閩歐貿易有限公司。統一社會信用代碼913204020662881824,住所地常州市天寧區清洋中路1號萬都金屬城東區1939號。


              法定代表人黃火輪。


              本院刑事審判庭移送的常州閩歐貿易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涉財產刑執行一案,本院作出的(2018)蘇0411刑初195號刑事判決書已經發生法律效力,但被執行人至今未按該生效法律文書履行確定的義務。依該判決書:常州閩歐貿易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四十五萬元。因被執行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繳納罰金的義務,常州市新北區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移送執行。本院于2020年01月02日立案。


              本案在執行過程中,本院依法向被執行人送達了執行通知書、申報財產令等執行文書,責令被執行人限期履行義務,被執行人至今未實際履行義務。


              本院對被執行人財產進行了以下查詢、控制措施:


              項 目


              執行措施


              銀行、互聯網銀行信息


              經全國法院網絡執行查控系統兩次查詢,查明:


              被執行人名下互聯網銀行和銀行存款較少。


              證券信息


              被執行人名下未發現證券登記信息。


              車輛信息


              被執行人名下無車輛登記信息。


              保險、工商信息


              被執行人名下未發現保險、工商投資登記信息。


              不動產登記信息


              被執行人名下未發現不動產登記信息。


              限制高消費


              本院已經對被執行人限制高消費。


              現場調查


              本院前往被執行人住所調查,未能發現被執行人法定代表人,去向不明。


              上述執行過程有財產查詢資料、限制高消費令等證據予以證實。


              本院認為,在本次執行程序中,本院依職權對被執行人的財產進行了調查、查封,被執行人沒有其他可供執行的財產,本次執行程序應予終結。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一款第十一項的規定,裁定如下:


              終結(2018)蘇0411刑初195號刑事判決書的本次執行程序。


              待今后發現被執行人的犯罪所得后再恢復執行。


              本裁定送達后即發生法律效力。


              審判長?趙?勇


              審判員?柏?剛


              審判員?奚無政


              二〇二〇年六月十九日


              書記員?彭葉均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6-24
              來源:江蘇省常州市新北區人民法院

              判例(2020)魯0921刑初85號李如春、張葉五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20)魯0921刑初85號


              公訴機關寧陽縣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李如春,男,1982年4月28日出生于安徽省池州市石臺縣,漢族,小學文化程度,原蘇州市吳江區汾湖鎮皖升服裝廠法人代表,戶籍所在地安徽省池州市石臺縣,現住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8月19日被寧陽縣公安局刑事拘留,2019年8月28日被寧陽縣公安局取保候審。


              被告人張葉五,男,1979年11月24日出生于安徽省池州市石臺縣,漢族,初中文化程度,蘇州市吳江區蘇州宇勝制衣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戶籍所在地安徽省池州市石臺縣,現住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8月19日被寧陽縣公安局刑事拘留,2019年8月28日被寧陽縣公安局取保候審。


              被告人王帥國,男,1987年11月26日出生于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漢族,初中文化程度,原蘇州市伊思彌服飾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戶籍所在地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現住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8月22被寧陽縣公安局刑事拘留,2019年8月26日被寧陽縣公安局取保候審。


              被告人蔣亞非,曾用名董振亞,男,1972年3月4日出生于江蘇省徐州市鼓樓區,漢族,??莆幕潭?,蘇州市吳江鴻亞服飾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戶籍所在地江蘇省徐州市鼓樓區,現住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8月26日被寧陽縣公安局取保候審。


              被告人屠建琴,女,1963年3月16日出生于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漢族,小學文化程度,原蘇州市吳江兔服飾有限公司實際經營人,戶籍所在地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現住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8月26日被寧陽縣公安局取保候審。


              被告人汪龍,男,1982年8月5日出生于安徽省阜陽市潁上縣,漢族,初中文化程度,原蘇州市吳江啟程服裝廠實際經營人,戶籍所在地安徽省阜陽市潁上縣,現住蘇州市吳江區。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9月2日被寧陽縣公安局取保候審。


              被告人錢麗筠,女,1982年3月22日出生于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漢族,??莆幕潭?,群眾,蘇州豪筠服飾有限公司實際經營人,戶籍所在地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現住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20年1月7日被寧陽縣公安局刑事拘留,2020年1月13日被寧陽縣公安局取保候審。


              寧陽縣人民檢察院以寧檢二部刑訴[2020]16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李如春、張葉五、王帥國、蔣亞非、屠建琴、汪龍、錢麗筠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20年5月15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適用簡易程序,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寧陽縣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李如春、張葉五、王帥國、蔣亞非、屠建琴、汪龍、錢麗筠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公訴機關指控:


              1、2014年至2017年期間,被告人李如春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前提下,以支付崔某(已判刑)一定比例的開票費的形式,讓崔某以董某(已判刑)經營的寧某、泰安誠恒、泰安誠豐、泰安金某公司的名義向其經營的吳江區汾湖鎮皖升服裝廠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35份,稅額合計463590.1元,價稅合計3190590.6元,均已作抵扣。2019年10月18日,被告人李如春向寧陽縣公安機關上繳非法所得463590.1元。


              2、2011年至2016年期間,被告人張葉五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前提下,以支付崔某一定比例的開票費的形式,讓崔某以董某經營的寧某、泰安誠恒、泰安金某公司的名義向其經營的吳江市日新制衣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2份,稅額合計286117.11元,價稅合計1969159元,均已作抵扣。2019年10月18日,被告人張葉五向寧陽縣公安機關上繳非法所得286117.1元。


              3、2015年至2016年期間,被告人王帥國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前提下,以支付崔某一定比例的開票費的形式,讓崔某以董某經營的寧某、泰安誠恒、泰安誠豐、泰安金某公司的名義向其經營的蘇州伊思彌服飾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9份,稅額合計124935.18元,價稅合計859848元,均已作抵扣。2019年10月18日,被告人王帥國向寧陽縣公安局上繳非法所得124936元。


              4、2014年至2016年期間,被告人蔣亞非在明知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前提下,支付崔某一定比例的開票費,讓崔某以董某經營的泰安誠恒、泰安誠豐公司的名義向其經營的吳江鴻亞服裝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7份,稅額合計92320.89元,價稅合計635385元。2017年蔣亞非在蘇州市吳江國家稅務局已補繳全部稅款。


              5、2014年至2016年期間,被告人屠建琴在明知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前提下,支付崔某一定比例的開票費,讓崔某以董某經營的泰安誠恒、泰安金某、寧某公司的名義向其經營的吳江市三兔服飾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1份,稅額合計146078元,價稅合計1174146元,均已作抵扣。2019年10月18日,被告人屠建琴向寧陽縣公安局上繳非法所得146078元。


              6、2013年至2015年期間,被告人汪龍在明知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前提下,支付崔某一定比例的開票費,讓崔某以董某經營的泰安誠恒、寧某公司的名義向其經營的吳江市啟程服裝廠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1份,稅額合計163244.91元,價稅合計1123509.15元。2019年10月18日,被告人汪龍向寧陽縣公安局上繳非法所得163244元。


              7、2015年至2016年期間,被告人錢麗筠在明知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前提下,以支付崔某一定比例的開票費的形式,讓崔某以董某經營的泰安誠恒、泰安金某、寧某公司的名義向其經營的蘇州豪筠服飾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2份,稅額合計193427.75元,價稅合計1331238元。2019年10月18日,被告人錢麗筠向寧陽縣公安局上繳非法所得193427.75元。


              被告人李如春、張葉五于2019年8月19日被公安機關抓獲歸案;被告人王帥國于2019年8月22日到公安機關自動投案;被告人蔣亞非、屠建琴于2019年8月26日到公安機關自動投案;被告人汪龍于2019年9月2日到公安機關自動投案;被告人錢麗筠于2020年1月7日被公安機關抓獲歸案。


              上述事實,各被告人在庭審中均沒有異議,且有經庭審質證,本院依法認定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復印件等書證;證人錢某的證言;各被告人供述與辯解;泰安誠豐公司等賬戶明細光盤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審查起訴階段,各被告人在值班律師的見證下,自愿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表示認罪認罰,請求從輕處罰。


              本院認為,被告人李如春、張葉五、王帥國、蔣亞非、屠建琴、汪龍、錢麗筠違反國家稅收征管和發票管理規定,讓他人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其行為均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依法應予懲處。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依法予以確認。被告人王帥國、蔣亞非、屠建琴、汪龍系主動投案,歸案后如實供述犯罪事實,應認定為自首,依法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被告人李如春、張葉五、錢麗筠歸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系坦白,依法可以從輕處罰。被告人蔣亞非已向稅務機關補繳稅款,其余被告人在案件偵查階段,積極退繳非法所得,認罪認罰,本院對各被告人從寬處理。被告人王帥國、蔣亞非、屠建琴、汪龍、錢麗筠積極預繳罰金,可酌情從輕處罰。對上列七被告人宣告緩刑,對各自所居住社區無重大不良影響,符合適用緩刑的條件,可依法宣告緩刑。根據本案的事實、性質、情節及對社會的危害程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六十七條、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五十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人李如春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緩刑考驗期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已部分繳納,剩余部分限判決生效后十日內繳納)


              被告人張葉五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八萬元;(緩刑考驗期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已部分繳納,剩余部分限判決生效后十日內繳納)


              被告人王帥國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萬元;(緩刑考驗期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已繳納)


              被告人蔣亞非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九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四萬元;(緩刑考驗期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已繳納)


              被告人屠建琴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個月,緩刑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六萬元;(緩刑考驗期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已繳納)


              被告人汪龍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個月,緩刑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六萬元;(緩刑考驗期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已繳納)


              被告人錢麗筠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六萬元。(緩刑考驗期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已繳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山東省泰安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審?判?長??董道山


              人民陪審員??楊宏偉


              人民陪審員??劉衛紅


              二〇二〇年六月二十三日


              書?記?員??曹辰陽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6-24
              來源: 山東省寧陽縣人民法院

              判例(2020)蘇0509刑初269號沈云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抵扣稅款發票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20)蘇0509刑初269號


              公訴機關蘇州市吳江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沈云奎,男,1967年11月20日生,漢族,初中文化,務工,住蘇州市吳江區。被告人沈云奎曾因賭博,于2000年6月7日被原江蘇省吳江市公安局行政拘留五天,并處罰款人民幣六百元;又因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8年12月13日被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五萬元,緩刑考驗期自2018年12月25日起至2022年12月24日止。被告人沈云奎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9月25日被取保候審。


              蘇州市吳江區人民檢察院以吳江檢刑二部刑訴[2020]18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沈云奎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于2020年4月27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于同日立案,并依法適用簡易程序,并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蘇州市吳江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許雪衛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沈云奎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經合議庭評議,并經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現已審理終結。


              蘇州市吳江區人民檢察院指控:2015年7月至2016年3月期間,被告人沈云奎在無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采用支付手續費的方式,介紹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40份,價稅合計人民幣4100347元,其中稅款人民幣595776.95元已抵扣。具體分述如下:


              1.2015年7月至2016年3月期間,被告人沈云奎在無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采用支付手續費的方式,介紹他人虛開購貨單位為吳江市某紡織品有限公司、銷售單位為豐縣某甲紡織有限公司、豐縣某乙紡織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18份,價稅合計人民幣1800302元,其中稅款人民幣261582.39元已申報抵扣。


              2.2015年10月至2016年3月期間,被告人沈云奎在無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采用支付手續費的方式,介紹他人虛開購貨單位為蘇州市某紡織有限公司、銷貨單位為豐縣某甲紡織有限公司、豐縣某丙紡織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6份,價稅合計人民幣600027元,其中稅款人民幣87183.41元均已申報抵扣。


              3.2015年12月至2016年3月期間,被告人沈云奎在無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采用支付手續費的方式,介紹他人虛開購貨單位為吳江市某紡織有限公司、銷貨單位為豐縣某甲紡織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6份,價稅合計人民幣600018元,其中稅款人民幣87182.08元已申報抵扣。


              4.2016年3月期間,被告人沈云奎在無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采用支付手續費的方式,介紹他人虛開購貨單位為吳江市某紡織有限公司、銷貨單位為豐縣某甲紡織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10份,價稅合計人民幣1100000元,其中稅款人民幣159829.07元已申報抵扣。


              被告人沈云奎經電話通知后于2019年9月19日自行至蘇州市吳江區公安局盛東派出所投案,并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實。


              案發后,稅務機關已追繳了全部稅款。


              2020年4月27日,被告人沈云奎自愿認罪、同意量刑建議和程序適用,并在值班律師在場的情況下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


              為證實上述指控的犯罪事實,公訴機關提供了相應的證據,并據此認為:被告人沈云奎違反國家專用發票管理規定,介紹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數額較大,應當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沈云奎在緩刑考驗期內發現判決宣告以前還有其他罪沒有判決,應依法撤銷緩刑,予以數罪并罰。被告人沈云奎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被告人沈云奎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認指控的犯罪事實,愿意接受處罰,可以從寬處罰。請依法判處。


              上述事實,被告人沈云奎在開庭審理過程中亦無異議,且有證人劉某、倪某、陳某、周某、薛某、沈某、郭某、徐某甲、胡某、徐某乙、李某的證言、發破案經過、情況說明、調取證據通知書、稅務處理決定書、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稅務處理決定書、電子繳款憑證、協助查詢財產通知書及附件、辨認筆錄、照片、接受證據清單、刑事判決書、執行通知書、認罪認罰具結書、人口信息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人沈云奎違反國家專用發票管理規定,介紹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依法應予以懲處。被告人沈云奎在緩刑考驗期內發現判決宣告以前還有其他罪沒有判決,應依法撤銷緩刑,予以數罪并罰。被告人沈云奎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以減輕處罰。被告人沈云奎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認指控的犯罪事實,愿意接受處罰,依法可以從寬處罰。鑒于稅務機關已追繳了全部稅款,酌情對被告人沈云奎從輕處罰。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九條、第七十條、第七十七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條第二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條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人民法院(2018)浙0603刑初961號刑事判決書對被告人沈云奎宣告的緩刑。


              二、被告人沈云奎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十二萬元;與前罪判處的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五萬元實行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緩刑考驗期自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七萬元(已繳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本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朱七一


              審?判?員??趙程程


              人民陪審員??楊榮泉


              二〇二〇年六月八日


              書?記?員??何哲誠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6-24
              來源: 蘇州市吳江區人民法院

              判例(2020)蘇0411行審109號國家稅務總局常州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與常州鹍翔電子科技有限公司行政非訴審查裁定書

              行 政 裁 定 書


              (2020)蘇0411行審109號


              申請執行人國家稅務總局常州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住所地常州市新北區龍錦路1258號。


              法定代表人夏國平,該局局長。


              委托代理人姚偉偉,該局干部。


              委托代理人姚文浩,該局干部。


              被執行人常州鹍翔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常州市新北區黃山路217號12025室。


              法定代表人張亭,該公司負責人。


              申請執行人國家稅務總局常州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就被執行人常州鹍翔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收受虛開增值稅發票抵扣的行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等規定,于2019年12月31日作出常稅稽一處[2019]216964號稅務處理決定書,向被執行人追繳增值稅滯納金283952.15元、企業所得稅104220.79元及滯納金,并告知了行政復議的權利及相應的法律后果。被執行人在法定期限內既未履行繳納義務,也未提起行政復議。申請執行人經催告,被執行人于5月21日繳納企業所得稅29000元,后申請執行人于5月25日向本院申請強制執行,要求本院強制執行截至5月25日欠繳的增值稅滯納金283952.15元、企業所得稅75220.79元及滯納金52582.53元,合計411755.47元。


              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審查后認為,申請執行人作出的常稅稽一處[2019]216964號稅務處理決定符合法律、法規規定,具備法定執行效力。被執行人應依法繳納欠繳的稅款及滯納金。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六十條的規定,裁定如下:


              申請執行人國家稅務總局常州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申請執行的常稅稽一處[2019]216964號稅務處理決定之內容,本院準予強制執行。被執行人應繳納截至2020年5月25日欠繳的稅款及滯納金共計411755.47元。


              申請執行費由被執行人常州鹍翔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承擔。


              本裁定送達后即發生法律效力。


              審?判?長??趙?旦


              人民陪審員??程堅忠


              人民陪審員??居建秋


              二〇二〇年六月八日


              書?記?員??鄒?晶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6-24
              來源:江蘇省常州市新北區人民法院

              判例(2020)津行申181號天津開發區金海船務有限公司、國家稅務總局天津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稅務行政管理(稅務)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行政裁定書

              行 政 裁 定 書


              (2020)津行申181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天津開發區金海船務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開發區第三大街9號3門201室。


              法定代表人李紅,總經理。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國家稅務總局天津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住所地天津市南開區南門外大街與南開五緯路交口新泉大廈B座。


              法定代表人朱振宏,局長。


              再審申請人天津開發區金海船務有限公司因訴被申請人國家稅務總局天津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撤銷稅收違法行為查處結果告知書一案,不服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20)津01行終126號行政裁定,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天津開發區金海船務有限公司申請再審稱,對再審申請人關于天津朋信瑞源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涉嫌稅收違法行為的舉報,被申請人出具未發現稅收違法問題的查處結果,未依法履行職能,且與事實不符。被申請人包庇被舉報人,致使再審申請人的經濟損失不能挽回,權益未得到保障。再審申請人與被訴行政行為有利害關系,符合起訴條件,有權提起行政訴訟。故請求:1.撤銷天津市南開區人民法院(2019)津0104行初150號行政裁定;2.撤銷津稅一稽稅舉查告[2019]5[稅收違法行為查處結果告知書];3.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20)津01行終126號行政裁定;4.確認被申請人行政不作為,判令被申請人對再審申請人的舉報依法調查處理;5.一、二審訴訟費用均由被申請人承擔。


              本院認為,再審申請人向被申請人檢舉天津朋信瑞源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涉嫌稅收違法行為,其本身只是稅務機關啟動調查程序的線索提供者,并非稅務機關履行查處職責的行政相對人。同時,雖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十三條的規定,再審申請人有權檢舉稅收違法行為,但法律設定這種檢舉權利的目的,是為了依法查處稅收違法行為,維護國家稅收征管秩序,保障國家稅收收入,保護公共利益,而非直接保護檢舉人的個體權利。故再審申請人與被申請人對該檢舉線索的處理不具有行政法上的利害關系,且被申請人已通過書面答復的形式告知再審申請人相關處理結果,亦未影響再審申請人的合法權益。兩審法院裁定駁回再審申請人的起訴,并無不當。再審申請人的再審請求缺乏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天津開發區金海船務有限公司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一條規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一十六條第二款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天津開發區金海船務有限公司的再審申請。


              審判長??廖希飛


              審判員??蔡?力


              審判員??張明珠


              二〇二〇年六月十八日


              法官助理袁敏


              書記員滿開琳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6-24
              來源: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

              判例(2019)蘇07刑初70號張汝凱受賄罪、單位受賄罪等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9)蘇07刑初70號


              公訴機關江蘇省連云港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張汝凱,男,1965年1月1日出生于江蘇省響水縣,漢族,研究生文化,連云港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原黨組成員、副局長,曾任連云港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助理兼財政局長,連云港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委員、管委會副主任,連云港經濟技術開發區國有資產投資經營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江蘇某發展集團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江蘇三源融資擔保有限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長、總經理,連云港市政府金融工作辦公室黨組成員、副主任。戶籍所在地連云港市海州區,因涉嫌嚴重職務違法于2019年4月26日被留置,同年10月2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31日被逮捕,現羈押于連云港市看守所。


              辯護人張強,江蘇田灣律師事務所律師。


              江蘇省連云港市人民檢察院以連檢三部刑訴〔2019〕75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張汝凱犯受賄罪、單位受賄罪、濫用職權罪,于2019年12月13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20年1月17日召開庭前會議,同年4月22日在本院與連云港市看守所運用遠程視頻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江蘇省連云港市人民檢察院指派副檢察長戴文浩、檢察員張川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張汝凱及其辯護人張強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江蘇省連云港市人民檢察院指控:


              一、受賄


              2004年至2017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經濟技術開發區(以下簡稱連云港開發區)財政局局長、管委會主任助理、管委會副主任、開發區國有資產投資經營公司(以下簡稱國資公司)總經理、江蘇某發展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江蘇三源融資擔保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三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等職務上的便利,在工程承攬、土地出讓、職務晉升等方面為相關企業和個人謀取利益,收受王某庚(另案處理)、張某甲(另案處理)、謝某甲(另案處理)、張某癸等人給予的人民幣870.80702萬元、港幣10萬元(折合人民幣8.1813萬元)、購物卡20.3萬元、低價購房獲得財產性利益103.412088萬元,以上財物折合人民幣共計1002.700408萬元。被告人張汝凱收受財物后,因與其受賄有關聯的人被查處,為掩飾犯罪,2017年,退給康某8萬元、謝某甲人民幣20萬元、王某庚500萬元;2019年,退給石某1萬元。


              二、單位受賄


              2011年至2012年,某公司(系國有公司)為華某乙證券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華某乙證券公司)在企業債券承銷業務承攬方面提供幫助。被告人張汝凱作為該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代表單位在賬外暗中收受華某乙證券公司給予的回扣500萬元。


              三、濫用職權


              2016年上半年,在江蘇新海誠金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海誠公司)收購連云港泰潤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泰潤公司)的過程中,被告人張汝凱明知謝某甲提出的由開發區彌補其引進外資匯兌、地下通道費和罰款等損失不符合規定,仍違規同意并安排李某辛通過虛評無形資產的方式虛增泰潤公司資產人民幣360萬元。泰潤公司以虛增后的總資產8405萬元,占股48%,新海誠公司出資人民幣9105萬元,占股52%,導致新海誠公司為此多支付收購款,造成國有資產損失389.5833萬元。


              被告人張汝凱到案后,主動交代了辦案機關未掌握的大部分受賄犯罪事實。如實供述辦案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單位受賄的罪行,如實供述了辦案機關已掌握的濫用職權的罪行。


              公訴機關就指控的上述事實向法庭出示了物證照片、書證、證人證言、鑒定意見及被告人供述等證據,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張汝凱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應當以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某公司為他人謀取利益,在賬外暗中收受回扣人民幣500萬元,情節嚴重,被告人張汝凱系該公司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應當以單位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張汝凱身為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造成國家財產損失389.5833萬元,情節特別嚴重,應當以濫用職權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張汝凱在調查期間,如實供述辦案還未掌握的本人單位受賄的罪行,應以自首論,被告人張汝凱在調查期間,如實供述辦案機關已掌握的受賄、濫用職權的罪行,是坦白。被告人張汝凱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認指控的犯罪事實,愿意接受處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可以依法從寬處理。被告人張汝凱在判決宣告前一人犯數罪,應當數罪并罰。


              被告人張汝凱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沒有異議。


              被告人張汝凱的辯護人提出如下辯護意見:1.王某庚出資126.50567萬元購買的明珠皇冠房屋未過戶到張汝凱名下,該筆不應認定為受賄;2.華某乙證券打在創億公司賬上的500萬元是華某乙證券公司發行債券的讓利,不是賬外收受的回扣,不應認定為單位受賄,只有追究某公司單位受賄罪的法律責任,才能對張汝凱以單位受賄罪追究刑事責任;3.張汝凱的行為不構成濫用職權罪,在案證據不能證明張汝凱超越職權,且沒有給國家造成實際損失;4.張汝凱主動退贓,有自首、坦白情節,認罪認罰,請求對張汝凱從輕處罰。并向法庭提供下列證據:1.李某辛犯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單位人員濫用職權罪、受賄罪判決書,證明李某辛作為直接責任人員沒有被追究刑事責任,故不應追究張汝凱的刑事責任;2.泰潤公司工商登記信息表,證明工商登記顯示外方出資情況。


              經審理查明:


              一、受賄事實


              2004年至2017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財政局局長、管委會主任助理、管委會副主任、國資公司總經理、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三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等職務上的便利,為江蘇興川建設工程有限公司、連云港河海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河海物流公司)、通州建總集團有限公司等單位和王某庚(另案處理)、張某甲(另案處理)、謝某甲(另案處理)、張某癸等個人在業務、工程承攬、工程款支付、稅收返還、股權收購、提供貸款及擔保、職務晉升、工作調整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04年至2017年,被告人張汝凱多次收受上述單位及個人給予的人民幣870.80702萬元、港幣10萬元(折合人民幣8.1813萬元)、購物卡20.3萬元、低價購房獲得財產性利益103.412088萬元,以上財物折合人民幣共計1002.700408萬元。被告人張汝凱收受財物后,因與其受賄有關聯的人被查處,為掩飾犯罪,2017年退給康某8萬元、謝某甲人民幣20萬元、王某庚500萬元;2019年退給石某1萬元。具體事實如下:


              (一)2004年至2017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財政局局長、管委會主任助理、管委會副主任、國資公司總經理、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三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等職務上的便利,為河海物流公司、連云港中聯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聯公司)等單位和張某甲等個人在稅收返還、提供貸款及擔保、少收貸款擔保費用、工程承攬、工程款支付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04年至2017年,被告人張汝凱先后22次收受上述單位實際控制人張某甲所給予的人民幣75萬元、購物卡1萬元、低價購房獲得財產性利益人民幣103.412088萬元,上述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79.412088萬元。具體事實如下:


              1.2004年4、5月,張汝凱在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原辦公大樓財政局辦公室收受張某甲代表連云港河海物流有限公司所送人民幣5萬元,為該公司在稅收返還方面謀取利益。


              2.2007年4月,張汝凱在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原辦公大樓辦公室收受張某甲所送人民幣10萬元,為連云港河海通泰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和海通泰公司)在提供貸款擔保等方面謀取利益。


              3.2008年春節至2016年中秋節,張汝凱利用逢年過節之機,先后16次在其辦公室收受張某甲所送人民幣10萬元和價值人民幣1萬元時代超市購物卡。


              4.2013年春節前,張汝凱在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原辦公大樓辦公室收受張某甲所送人民幣30萬元,為張某甲在承攬BRT工程及工程款支付等方面謀取利益。


              5.2013年3月,張汝凱以江蘇中土新能源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土公司)的名義以明顯低于市場價格從江蘇省中油泰富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油泰富公司)購買位于海州區明珠皇冠小區14號樓2單元101室排屋1套,獲得財產性利益103.412088萬元。


              6.2014年7月,張汝凱在海州區香溢世紀花城小區東門收受張某甲所送人民幣10萬元。


              7.2017年4月,張汝凱在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大樓辦公室收受張某甲所送人民幣10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張某甲證言,證明為感謝張汝凱在河海物流公司退稅、河海通泰公司貸款擔保、BRT開發區段工程承攬、工程款支付、推動開發區國有企業入股合作成立基金公司等方面提供幫助,其在2004年至2017年,共送給張汝凱人民幣75萬元、購物卡1萬元,并以5600元每平的價格賣給張汝凱明珠皇冠排屋一套,該排屋當時最低售價是10800元每平,張汝凱安排王某庚出面購買并支付了購房款。


              (2)證人耿某、田某乙證言,證明開發區為了招商引資完成稅收任務,出臺相關政策,以扶持企業發展的名義予以稅收返還。2004年、2005年返還給河海物流公司共57.5萬元。


              (3)證人劉某甲、劉某丁證言,證明2004年張某甲入股河海物流公司,公司經營由張某甲負責,其同意張某甲用錢協調公司稅收返還的事情,2004年、2005年,公司共收到稅收返還款57.5萬元。


              (4)證人王某乙、張某庚證言,證明三源公司是國有企業,總經理由張汝凱兼任,張汝凱安排按照年率1%收取河海物流公司擔保費用,5筆業務三源公司共少收取河海通泰公司26.25萬元。


              (5)證人高某、沈某、康某證言,證明河海通泰公司是張某甲個人出資并控制的公司。張某甲找張汝凱幫忙,三源公司為河海通泰公司提供了擔保,并免收了風險保證金和少收擔保費,恒利連云港公司給張某甲的河海通泰公司提供過反擔保。


              (6)證人孫某丙證言,證明2012年初,市政府將BRT一號線工程開發區段工程任務交給開發區,工程由(張某甲)承攬。工程資金由某支付,張汝凱等人進行資金審核,確定付款比例,交給某公司付款。


              (7)證人唐某丙證言,證明開發區的投資通過某公司做,工程款也通過某公司支付,支付需要張汝凱審核同意。另外,經過某等單位的同意,承攬工程的企業或個人,會用某欠的工程款作抵押從創億公司貸款,到期后用欠的工程款沖抵貸款。也會在開發區購買土地,用某公司欠的工程款轉抵購地款。


              (8)證人李某乙、侍、徐某乙證言,證明BRT一號線開發區段工程,交由中聯公司負責投資建設,工程造價總額7000萬元左右。


              (9)證人張某丙、胡某丙證言,證明開發區段BRT工程由張某甲個人出資承攬。


              (10)證人張某丁、孫某丁證言,證明張某甲曾借用金某振公司、中鈦機械公司在連云港市創億科技小額貸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創億公司)貸款。


              (11)證人李某辛證言,證明2012年,張某甲在市開發區做過BRT工程。當時某集團由張汝凱主持全面工作,要求其在支付BRT工程款時對張某甲予以照顧。


              (12)證人韓某甲證言,證明張汝凱跟其說張某甲開發明珠皇冠小區給他便宜不少。2009年,其交了50萬元定金,訂了14號樓2單元101室,2013年3月小區開盤后張汝凱跟其商量讓王某庚幫買下來,并安排王某庚交了全款,其將50萬元定金轉給了王某庚。


              (13)證人尚某、魏某、張某壬證言,證明明珠皇冠花園小區系尚某、張某壬、張某甲三人開發。張某甲安排按照每平方5600元的價格賣給韓某甲家一套房子,總價是1385160元。該套房子在2013年3月8日最低優惠價是9780.80元每平方米。


              (14)證人孫某乙證言,證明2017年上半年,張汝凱找其參股新海誠集團牽頭成立公司做基金業務,其入股了這家公司。


              (15)證人李某辛證言,證明江蘇某財富管理有限公司成立過程中,張汝凱安排其與張某甲對接,經市政府金融辦批準,幾家公司成立了江蘇某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16)河海物流公司工商登記資料、《連云港經濟技術開發區科技發展金扶持政策》、開發區財政局記賬憑證及附件等,證明開發區返還河海物流公司2004年稅收33.4萬元和2005年上半年稅收24.1萬元,共計57.5萬元。


              (17)河海通泰公司營業執照、公司章程等工商登記資料,江蘇銀行連云港分行業務發展管理部關于對河海通泰公司申請授信1000萬元的批復及最高額借款合同等,三源公司擔保審批表、委托擔保合同、財務憑證等,證明江蘇銀行同意三源公司提供擔保并授信河海通泰公司1000萬元,三源公司五次為河海通泰公司銀行貸款提供擔保并少收河海通泰公司擔保費等情況。


              (18)連云港市快速公交(BRT)一號線工程開發區段(佟圩路立交-平山轉盤)投資協議書、中聯公司及開發區分公司工商登記資料等,證明張某甲以中聯公司名義承攬BRT工程。


              (19)某公司記賬憑證及附件等,證明張汝凱安排某公司支付張某甲共計3500萬元工程款。


              (20)某公司記賬憑證及附件等,創億公司貸款審批書、借款合同、權利質押合同、保證合同等,證明張某甲以連云港金某振實業有限公司、連云港中鈦機械制造有限公司等公司名義從創億公司貸款,后沖抵工程款。


              (21)商品房買賣合同、中油泰富公司記賬憑證及附件等,證明張汝凱于2013年3月8日以中土公司的名義以每平方米5596.833元購買明珠皇冠小區第14幢某室。


              (22)價格認定結論書,證明海州區某小區某幢某單元2-101室在2013年3月8日單價為10660元,總額為人民幣2636751.00元。


              (23)《關于申請企業登記事項的復函》及附件、某財富公司營業執照、公司準予設立登記通知書、公司章程等工商登記資料等,證明江蘇某財富管理有限公司成立的過程。


              (24)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二)2005年至2008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開發區財政局局長、管委會主任助理、副主任等職務上的便利,為連云港雅仕硫磺有限公司等單位在稅收返還事項上提供幫助。2005年至2008年,被告人張汝凱先后4次收受上述公司實際控制人孫某乙安排該公司副總經理王某丙給予的人民幣20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王某丙、孫某乙證言,證明在2005年到2008年期間,孫某乙因為連云港開發區稅收返還的事情安排王某丙代表公司四次共送給張汝凱20萬元現金。


              2.《連云港經濟技術開發區科技發展金扶持政策》、開發區財政局2004年至2009年稅收返還相關相關記賬憑證及后附等、江蘇雅仕公司、上海雅仕投資發展股份有限公司、泰和公司等營業執照等工商登記資料等,證明江蘇雅仕公司等公司系孫某乙實際控制的公司。張汝凱為孫某乙相關公司稅收返還事項上提供幫助。


              3.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三)2006年至2017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助理兼財政局局長、管委會副主任、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等職務上的便利,為江蘇大為資產評估有限公司在業務承攬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06年春節至2017年春節,被告人張汝凱先后23次收受該公司法定代表人葛某給予的購物卡4.8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葛某證言,證明其和楊某甲等四人負責連云港大為聯合會計師事務所、連云港大為稅務師事務所有限公司在連云港市區的業務,其為了和張汝凱搞好關系承攬業務,從2006年春節至2017年春節,分23次共計送給張汝凱4.8萬元超市購物卡。


              2.大為公司工商登記資料、某公司記賬憑證及附件等,證明葛某系大為公司法定代表人,大為公司、連云港大為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和連云港大為稅務師事務所有限公司承攬某公司評估、驗資等業務。


              3.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四)2006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助理兼財政局局長等職務上的便利,為朱建明在擔任開發區財政局財務處副處長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06年12月,被告人張汝凱收受朱某給予的人民幣1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朱某證言,證明2006年12月,開發區財政局人事調整,其為了在競爭上崗中獲得張汝凱支持,送給張汝凱1萬元。


              2.朱某干部簡要情況表、《關于趙等同志職務聘免的通知》、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工作人員競爭上崗實施方案等,證明,2006年12月,朱被提拔為開發區財政局財務處副處長。


              3.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五)2007年至2016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助理兼財政局局長、管委會副主任等職務上的便利,為胡希忠擔任開發區中云街道辦事處財經辦公室主任、開發區財政局副局長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07年至2016年,被告人張汝凱先后2次收受胡某乙給予的人民幣共計4.1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胡某乙、范某、童某乙、萬某證言,證明胡某乙為職務提拔和調整崗位的事情兩次送給張汝凱共計41000元現金。


              2.胡某乙干部簡要情況表、胡某乙任命文件、開發區黨工委會議記錄、中云街道辦公會議記錄等,證明2007年1月,胡從開發區中云街道辦事處財經辦公室副主任提拔為主任,2017年1月,胡從開發區猴嘴街道辦事處副主任調整為開發區財政局副局長。


              3.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六)2007年至2017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財政局局長、管委會主任助理、管委會副主任、國資公司總經理、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三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等職務上的便利,為連云港科大科技園發展有限公司在提供貸款、貸款擔保、土地出讓金返還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07年至2017年,被告人張汝凱先后10次收受該公司董事長石某給予的價值人民幣7.5萬元的購物卡。2019年,被告人張汝凱得知石某被調查,退給石某1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石某證言,證明其為感謝張汝凱幫忙其在做華大科技園項目過程中從創億創億公司貸款1500萬元,并幫忙安排三源公司擔保,2007年至2017年(除2014年、2015年外),每個春節送給張汝凱5000元超市購物卡,共計4.5萬元購物卡。其為感謝張汝凱幫助華大科技園項目在開發區拿地,另外送過張汝凱30000元的南京德基廣場的購物卡。2019年3月29日,謝某甲和李某辛被連云港市監委留置調查后,張汝凱退給其1萬元。


              2.證人田某乙證言,證明華大產業園項目的開發商是聯縱公司,2010年11月18日,某公司將2515萬元的財政項目扶持資金通過建設銀行轉給了連縱公司賬上,該公司收到錢后交了剩余的出讓金。


              3.證人劉某戊證言,證明2015年上半年,張汝凱送給其兩張面值為5000元的德基商場購物卡。


              4.華大公司、聯縱公司工商登記資料、創億公司貸款企業放款明細表及附件、三源公司統計表及抵押擔保合同等,證明石某系華大公司、聯縱公司實際控制人,三源公司為華大公司在創億公司2016年貸款1000萬元提供擔保,創億公司于2017年1月向華大公司發放貸款500萬元。


              5.《關于連云港華大科技園發展有限公司受讓LTC2010-74#地塊國有建設用地使用的批復》、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出讓合同、公告等,江蘇省非稅收入一般繳款書等、開發區財政局記賬憑證及附件,證明華大公司競得開發區相關地塊,需繳納土地出讓金5030萬元,某公司于2010年11月9日支付聯縱公司建設扶持金2515萬元,同日聯縱公司將2510萬元作為土地出讓金上交開區財政局。


              6.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七)2007年至2008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助理兼財政局長、三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等職務上的便利,為江蘇金田集團有限公司在提供貸款擔保、減少收取擔保費用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07年4月,被告人張汝凱收受該公司法定代表人喬某給予的人民幣10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喬某證言,證明2007年,其為感謝張汝凱安排三源公司為金田公司提供擔保,到張汝凱位于老開發區管委會的辦公室送了10萬元人民幣給他。


              2.證人張某庚證言,證明2007年4月,張汝凱安排其落實喬某的金田公司向江蘇銀行海州支行貸款2000萬元申請三源公司提供擔保的事,按照規定要收取2%的擔保費,應收取40萬元,實際只收取了10萬元。


              3.金田公司工商登記資料、江蘇三源投資擔保有限責任公司記賬憑證及附件等,證明喬某系金田公司法定代表人,三源公司為金田公司在江蘇銀行貸款2000萬元提供擔保,收取擔保費用10萬元。


              4.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八)2008年至2011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助理兼財政局局長、管委會副主任、國資公司總經理、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等職務上的便利,為瑞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瑞豐公司)等公司在工程款支付及抵沖土地出讓金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08年春節前,被告人張汝凱收受該公司股東康某給予的人民幣10萬元。2017年,被告人張汝凱得知李某丙被調查,讓妻子韓某甲退給康某8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康某證言,證明,2005年,李某丙出資成立了恒利連云港公司,其是公司負責人,2006年,其和李某丙共同出資注冊成立瑞豐房地產公司。2007年底,在張汝凱的幫助下,瑞豐公司用恒利公司的工程款沖抵了通過招拍掛拿到位于連云港花果山大道開發區段的兩塊國有土地使用權的土地出讓金,其送給張汝凱10萬元。2017年,李某丙被紀委“兩規”之后,張汝凱讓妻子韓某甲退給其8萬元錢。


              3.證人田某乙、張某庚證言,證明南京恒利市政工程有限公司連云港分公司和康豐的房地產公司是一個老板,張汝凱安排其核算恒利連云港公司的工程量,辦理了工程款抵沖土地出讓金的手續。


              4.連云港瑞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工商登記資料,南京恒利市政工程有限公司連云港分公司工商登記資料等、《關于連云港瑞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受讓LTC2010-43#地塊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的批復》等,證明康某系瑞豐公司總經理,恒利公司在開發區承建了相關工程,瑞豐公司于2007年通過招拍掛程序拍得開發區相關地塊。


              5.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九)2008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助理兼財政局局長、管委會副主任等職務上的便利,為連云港金大建設有限公司在工程款支付及抵沖土地出讓金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08年下半年,被告人張汝凱收受該公司法定代表人徐某甲給予的人民幣10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徐某甲證言,證明金大公司拍得了大港路邊、連云港堿廠附近的兩塊地,張汝凱幫忙用開發區欠的工程款沖抵了土地出讓金5000多萬元,其為表示感謝,在2008年下半年,送給張汝凱10萬元。


              2.證人張某庚證言,證明徐某甲在連云港開發區做工程,曾經以開發區所欠工程款沖抵土地出讓金,其按照張汝凱安排其對徐某甲的相關工程進行審核,安排財務人員對相關事項進行操作和審核。


              3.金大公司工商登記資料、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某公司金大付款情況統計表、付款申請表、付款憑證及附件等,證明徐某甲系金大公司法定代表人,該公司經公開競價購得位于市臨港產業區大港路北,堿廠管道西76929.2平方米土地,金大公司于2008年6月22日向開發區申請用其欠付的工程款沖抵土地出讓金3630萬元等情況。


              4.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十)2008年至2014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助理兼財政局局長、管委會副主任、國資公司總經理、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等職務上的便利,為瑞豐公司、南京恒利市政工程有限公司連云港分公司等公司在工程款支付及抵沖土地出讓金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08年中秋節至2014年春節,被告人張汝凱先后7次收受上述公司實際控制人李某丙給予的4萬元和價值4萬元的購物卡。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李某丙證言,證明其在開發區做了開發區新港路、大浦工業區昌某湖路等30多個工程項目,張汝凱在其工程項目竣工驗收付款環節、瑞豐公司在連云港開發區拿地用工程款抵土地出讓金等事項上提供了幫助。2008年至2014年,其一共送了4萬元人民幣、4萬元購物卡給張汝凱。


              2.恒利公司連云港分公司、連云港瑞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工商登記資料,南京恒利市政工程有限公司連云港分公司工商登記資料等、《關于連云港瑞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受讓LTC2010-43#地塊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的批復》等,證明恒利公司在開發區承建了相關工程,瑞豐公司于2007年通過招拍掛程序拍得開發區相關地塊。


              3.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十一)2009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職務上的便利,為王某乙調整到連云港開發區財政局工作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09年初,被告人張汝凱收受王某乙給予的人民幣1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王某乙證言,證明在2009年春節前,其請張汝凱幫助其從朝陽鎮財政所調到開發區財政局財務處工作,送給張汝凱1萬元。


              2.證人周某證言,證明2009年,張汝凱向其推薦把時任朝陽鎮財政所所長王某乙調入開發區財政局,其向時任開發區黨工委書記唐某丙匯報,唐某丙同意后,黨群部按照工作程序操作。


              3.干部簡要情況表、《關于王某乙同志職務聘任的通知》《機關、事業單位進編審批表》等,證明王某乙2009年7月調入開發區財政局。


              4.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十二)2011年至2013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職務上的便利,為通州建總集團有限公司在工程款支付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11年春節至2013年中秋節,被告人張汝凱先后6次收受該公司項目經理張某癸給予的人民幣共計30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張某癸證言,證明其在連云港做某大廈土建工程過程中,為工程款支付事情,從2011年到2013年,每年春節和中秋節都送5萬元給張汝凱,一共送了30萬元。


              2.證人何某證言,證明張某癸是通州公司一個分公司的經理,其在張某癸的工地打過零工,工程項目名稱叫連云港經濟技術開發區服務外包中心和連云港經濟技術開發區某大廈土建工程項目。


              3.通州建總公司營業執照、張某癸個人簡歷、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某公司記賬憑證及附件等,證明張某癸系通州建總公司副總經理,2010年12月,通州建總承建某公司發包的連云港開發區服務外包中心五標段(主體工程),某公司支付工程款給通州建總公司。


              4.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十三)2005年至2017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財政局局長、管委會主任助理、管委會副主任、國資公司總經理、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三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等職務上的便利,為江蘇興川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等公司在工程承攬、工程款支付、扶持金返還、提供貸款及擔保、不良貸款及不良擔保貸款處置業務承攬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11年5月至2013年3月,被告人張汝凱先后2次收受上述公司實際控制人王某庚給予的人民幣500萬元和為其支付的購房款人民幣126.50567萬元,以上財物折合人民幣共計626.50567萬元,具體事實如下:


              1.2011年5月,張汝凱以個人需要用錢為由,要求王某庚為其提供500萬元,并安排王某庚將該500萬元轉賬至謝某甲提供的銀行賬戶內,用于個人投資理財。2018年年初,張汝凱因擔心被查,安排王某庚向謝某甲要回500萬元,并將該500萬元放王某庚處保管。


              2.2013年3月,張汝凱安排王某庚以明顯低于市場價格從中油泰富公司購買明珠皇冠花園14號樓2單元101室住宅1套,王某庚以其實際控制的中土公司的名義購買該套房產,并支付購房款、稅款及維修基金等共計人民幣126.50567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王某庚證言,證明其系張汝凱堂外甥,從2005年開始,張汝凱在工程承攬、項目融資、資金回籠等方面給其提供很多幫助。2011年4月,張汝凱跟其說用500萬元,其根據張汝凱的指示,安排興川公司打500萬元到謝某甲公司會計黃某甲賬戶上。2018年初,張汝凱安排其從謝某甲處要回500萬元,為掩飾犯罪,其讓謝某甲多打10萬元作為形式上的利息,后用茅臺酒抵充多打的10萬元。張汝凱把500萬元暫時放在其處,說等退休做投資項目時再用。2013年春節后,張汝凱讓以其名義在連云港市明珠皇冠小區買一套排屋。其安排公司的張某戊準備了170多萬元資金及相關材料到售樓處辦理手續。韓某甲把之前交的房屋定金50萬元轉給了其。其為張汝凱和韓某甲購買的這套排屋支付的房款等費用共計1265056.7元。


              (2)證人謝某甲證言,證明2011年,其告訴張汝凱可以幫他理財,張汝凱安排人將500萬元就打到其公司會計黃某甲賬戶。2017年其被省紀委調查,取保候審后,張汝凱讓其把500萬交給王某庚。2018年年初,其安排人把500萬元打到王某庚提供的賬戶并按照王某庚的意思,象征性的打了10萬元利息。


              (3)證人韋某證言,證明2017年底或2018年初,王某庚到上海和謝某甲商量把張汝凱放在謝某甲手里的500萬元拿走的事情。


              (4)證人唐某丙證言,證明創億公司是2011年4、5月份經省金融辦批準設立的股份制企業,是某公司參股企業,由張汝凱分管并負責。創億公司除了為開發區內科技型企業提供貸款服務,還為在開發區內承攬工程建設的相關企業或個人等提供貸款服務。


              (5)證人張某戊、楊某乙證言,證明2011年5月30日,王某庚安排其從公司賬上轉500萬元至黃某甲賬號。2018年2月,陳某丁的賬戶轉賬510萬元至楊某乙的賬戶,該款陸續用于公司的支出,王某庚告訴其是轉給黃某甲賬戶500萬元的回款。


              (6)證人黃某甲證言,證明2011年5月30日,其銀行賬戶收到華某甲公司轉來500萬元,后轉給了謝某甲。


              (7)證人陳某丁證言,證明其賬號為62×××10的中國農業銀行,被上海燦臻投資有限公司使用。


              (8)證人張某庚證言,證明王某庚是張汝凱的親戚,張汝凱曾打過招呼,所以創億公司給王某庚發放幾千萬元貸款,三源公司也為王某庚及他的公司提供過貸款擔保業務和委托貸款業務,分別有幾千萬元。2011年10月,張汝凱安排其找王某庚,成立一家公司承擔不良貸款和不良擔保貸款處置業務,王某庚成立了中邦公司,為創億公司提供不良貸款和不良擔保貸款的處置業務,創億公司支付給中邦公司處置費。


              (9)證人李某壬證言,證明2005年,張汝凱介紹他姐姐的孩子王某庚給其認識,并請其幫忙照顧。后王某庚找其幫忙承攬工程,其先后把王某庚引薦給了開發區建設局局長戚某、和某等人,王某庚承攬開發不少工程。


              (10)證人戚某證言,證明李某壬介紹王某庚是張汝凱外甥,讓其多關照。其擔任開發區建設局局長時,將新港路綠化排鹽、綠化回填土工程、新港路的污水工程和掃尾工程、新港路綠化排鹽、綠化回填土等工程安排給了王某庚。其任朝陽鎮鎮長,將市民廣場、朝陽工業路網綠化工程交給了王某庚。


              (11)證人和某證言,證明李某壬介紹王某庚給其認識,并介紹王某庚是張汝凱外甥,因為王某庚是張汝凱的親戚,張汝凱是其領導,其先后安排王某庚承攬了臨港產業區13-1地塊拋填工程、大港路顧圩路至242省道綠化排鹽及種植土回填等工程。


              (12)證人曹某證言,證明2009年2月份,其到開發區建設局任局長,在其任建設局局長期間,王某庚在開發區又承攬了七八個項目,考慮王某庚和張汝凱是親戚關系,張汝凱是時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是其領導,在工程承攬上安排他承攬項目。


              (13)證人叢某證言,證明王某庚是張汝凱的外甥,偉帝公司和中環新能源公司都是王某庚實際控制的公司,2009年、2011年,在王某庚在開發區拿地、土地價格等方面,張汝凱和其打過招呼,其先后安排四局人員和王某庚對接,分別安排了100畝、70畝土地,并給予了扶持資金。


              (14)證人韓某乙證言,證明,2011年左右,王某庚在開發區做地源熱泵空調機組整裝設備制造安裝項目。時任管委會副主任叢某安排其與王某庚對接。后安排開發區70畝土地給王某庚,按規定工業用地的最低保護價是13.6萬元每畝,并給他每畝地扶持資金7.6萬元,又在項目尚未竣工投產情況下,違規撥付了扶持資金。


              (15)證人付某證言,證明其與王某庚合作開辦了恒基公司,在王某庚舅舅張汝凱的幫助下,承接了大港路工程。恒基盛業公司為了承建大港路工程以這個工程項目做擔保,王某庚找張汝凱幫忙讓江蘇三源公司擔保在銀行貸款800萬。


              (16)證人王某丁、趙某、管某證言,證明華某甲公司(后改名為興川公司)、連云港帝郡實業有限公司、北京恒達盛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北京易健醫療科技有限公司、連云港市中地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連云港易生源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連云港中土石雕有限公司、連云港中都實業有限公司、連云港帝郡實業有限公司、連云港卓某實業有限公司、連云港航騰實業有限公司、中邦公司,均為王某庚的公司。


              (17)證人謝某丁證言,證明王某庚在2005年左右到開發區做工程,張汝凱幫他跟其打過招呼。從2005年王某庚在開發區干工程開始到2019年初,王某庚在該銀行一直有貸款。


              (18)證人孫某乙證言,證明2017年,謝某甲被省紀委調查后,王某庚與其、張汝凱見面商量放在謝某甲處500萬的事。張汝凱說,如果查出來,讓王某庚說是王某庚放在謝某甲處的理財。


              (19)證人許某丙證言,證明某公司聘其為創億公司總經理期間,王某庚先后以華某甲公司、偉帝公司名義在創億公司貸款。


              (20)證人韓某甲證言,證明2009年,其訂了14號樓2單元101室,交了50萬定金。張汝凱安排王某庚交了全款,其將50萬元定金轉給王某庚。2018年3月份前后,從王某庚處拿來鑰匙進行裝修。


              (21)證人張某戊證言,證明2013年3月,王某庚安排其到海州區明珠皇冠花園小區售樓處付款并簽合同購買的一套房屋和車庫。支付了房屋款1385160元、車庫款316480元、契稅51049.2元、房屋維修基金12367.5元,共計1765056.7元。房屋辦到了中土公司名下。


              (22)證人劉某乙、潘某甲、呂某證言,證明韓某甲委托山水公司為明珠皇冠的房子進行裝修設計,購買瓷磚、家具等情況。


              (23)王某庚立案決定書、留置決定書等,證明王某庚因涉嫌行賄被立案調查的情況。


              (24)江蘇興川建設工程有限公司、江蘇中土新能源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謝某甲、黃某甲、陳某丁、楊某乙等公司、個人銀行交易明細,證明2011年5月30日,王某庚按照張汝凱要求從華某甲公司轉入黃某甲賬戶500萬元,2018年2月13日和14日,謝某甲按照王某庚要求通過陳某丁賬戶轉賬510萬元至楊某乙賬戶。


              (25)王某庚承攬工程相關合同、開發區國資公司(后更名為某公司)記賬憑證及附件,證明2005年4月至2016年2月,王某庚在開發區承攬了大港路等工程,開發區支付王某庚承攬的開發區相關工程款情況。


              (26)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出讓合同、投資協議書及補充協議、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開發區財政局記賬憑證及附件;《關于江蘇偉帝實業有限公司受讓LTC2009-G53#地塊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的批復》、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出讓合同、成交確認書、《開發區偉帝特種集裝箱及物流設備項目投資框架協議書補償協議》,證明2011年至2012年,王某庚以北京恒達盛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在開發區投資地源熱泵空調機組整裝設備制造安裝項目,并以中環公司購買開發區70畝土地以及張汝凱在工程款抵扣土地出讓金和扶持金返還上為其提供幫助情況。2009年至2010年,王某庚以北京地礦總公司連云港分公司名義投資特種集裝箱及物流設備項目,并以江蘇偉帝實業有限公司購買開發區100畝土地以及張汝凱在扶持金返還上為其提供幫助情況。


              (27)連云港市創億科技小額貸款有限公司信貸項目審批表、借款借據、借款合同、委托貸款申請表、委托貸款審批表、三源公司董事會決議等,三源公司企業委托擔保申請(審批)書及后附委托擔保審批表、委托擔保合同、應收賬款質押反擔保合同、擔保(初、終)審批表、保證合同以及江蘇銀行貸款相關資料等,證明王某庚在張汝凱幫助下以華某甲公司、連云港偉帝實業有限公司、連云港中土石雕有限公司、中環公司、興川公司、中幫公司等公司名義在創億公司貸款情況。三源公司、某公司為王某庚控制的連云港偉帝實業有限公司等公司在創億公司和銀行貸款提供擔保情況。


              (28)關于不良貸款、不良貸款處置的合作框架協議及補充協議、不良資產處置費用清算表、不良貸款情況表、貸款逾期90天后收到罰息統計表、中邦公司不良資產處置費用統計表、以及創億公司相關貸款資料等,證明王某庚在張汝凱的幫助下,通過中邦公司承攬創億公司不良貸款和不良擔保貸款業務情況。


              (29)江蘇偉帝實業有限公司、中環公司、中邦公司、興川公司、北京地礦總公司及其連云港分公司、北京恒達盛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等公司工商登記資料,證明偉帝等公司的工商登記情況,王某庚系上述公司實際控制人。


              (30)房屋買賣合同、現金完稅證、銷售不動產統一發票等、江蘇中土新能源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記賬憑證及附件,中國銀行匯兌支付往賬憑證、結算業務申請書、個人業務交易單、臨時存款傳票等,證明該公司支付明珠皇冠小區14號樓2單元101室房屋款共計1765056.7元,2013年3月21日,韓某甲轉賬王某庚50萬元。


              (31)明珠皇冠14-2-101室設計方案、家裝工程合同、家用中央空調設備與安裝合同、諾貝爾和羅浮宮瓷拋磚造價單、萬家園木門訂貨單、收款收據、久盛地板專賣店銷售單、浦發銀行個人網銀互聯匯出回單等,證明韓某甲進行明珠皇冠14-2-101室設計與裝修,并支付相關費用。


              (32)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十四)2011年至2015年,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等職務上的便利,為連云港市中云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在工程款支付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11年國慶節前后,被告人張汝凱收受該公司項目經理陳某乙給予的人民幣8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陳某乙證言,證明2006、2007年左右,其在開發區開發大浦工業園區期間場地回填工程,2010年后做開發區某公司發包的工程項目。2010年,張汝凱幫其多安排了工程款讓其順利解決資金壓力,2011年,其送給張汝凱8萬元。


              2.中漢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工商登記資料、情況說明、中漢建設江蘇有限公司記賬憑證及附件、中云公司工程付款情況統計表等,證明陳某乙掛靠連云港市中云建設工程有限公司承建2011年、2012年連云港開發區綠地集團場地回填工程,2011年猴嘴環衛所土石方回填工程和2015年某-中科院能源動力研究中心辦公區、試驗區土建維修工程,某公司將工程款支付給該公司,后其將工程款支付給陳某乙。


              3.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十五)2012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三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等職務上的便利,為江蘇利連建設有限公司在提供貸款擔保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12年上半年,被告人張汝凱收受該公司法定代表人童某乙給予的人民幣5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童某乙證言,證明2011年下半年,利連公司借用中云公司的資質承攬施工了聽月路這個工程項目,其請張汝凱幫忙安排三源公司為其公司貸款進行了擔保,2012年,其送給張汝凱5萬元,后來公司做工程在創億公司貸幾次款,均是其找張汝凱幫忙。


              2.證人張某庚證言,證明童某乙的利連公司承攬開發區聽月路等工程向東方銀行貸款500萬元申請三源公司為其提供擔保的申請材料,貸款擔保需要其和張汝凱簽批同意。


              3.利連公司工商登記資料、施工承包合同、某公司記賬憑證及附件等、企業委托擔保申請書、貸款擔保申請表等,證明童某乙系利連公司法定代表人,童某乙借用中云公司名義承接開發區聽月路、鹽池西路新建工程,三源公司為童某乙在東方農村合作銀行貸款500萬元提供貸款擔保。


              4.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十六)2010年至2017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等職務上的便利,為謝某甲在收購股權、提供貸款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13年下半年至2014年6月,被告人張汝凱先后2次收受謝某甲為其女兒張某己支付的留學培訓咨詢費人民幣9.14535萬元以及為其妻子韓某甲和女兒張某己支付的俄羅斯旅游費用人民幣2.056萬元,以上財物共計人民幣11.20135萬元。2017年,被告人張汝凱得知謝某甲被調查,讓妻子韓某甲退給謝某甲丈夫20萬元。具體事實如下:


              1.2013年下半年,張汝凱接受謝某甲為其女兒張某己支付去美國留學前培訓咨詢費人民幣9.14535萬元。


              2.2014年6月,張汝凱接受謝某甲為其妻子韓某甲和女兒張某己支付的去俄羅斯旅游費用人民幣2.056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謝某甲證言,證明2013年8月,張汝凱請其聯系女兒張某己出國留學培訓,其找到上海雙威教育中國地區總裁江某,江某聯系登巴教育咨詢有限公司香港辦事處的孫某戊對張某己出國進行培訓、咨詢,培訓費1.5萬美元,其給江某9萬多元,由他支付給孫某戊。2014年,其曾告訴張汝凱為張某己支付1.5萬美元培訓費,張汝凱表示感謝。2014年5月,張汝凱找其安排韓某甲、張某己出國旅游。2014年6月,其和韓某甲、張某己一起到俄羅斯旅游并為韓某甲、張某己支付2萬多元費用。支付費用是感謝張汝凱在其公司在連云港經營期間給予幫助,在瑞豪公司收購、創億公司發放貸款等方面給予的幫助,也希望以后繼續得到幫助。


              (2)證人江某、孫某戊證言,證明2013年,謝某甲找江某幫忙找人為張某己做出國留學培訓、咨詢。江某找到孫某戊為張某己培訓。培訓費是1.5萬美元。江某將謝某甲支付的相當于1.5萬美元的人民幣支付給了孫某戊。


              (3)證人韓某甲證言,證明2017年下半年,其從謝某甲丈夫韋某處得知謝某甲幫張某己支付過1.5萬美元留學培訓費用。2017年,謝某甲被省紀委帶走調查,因擔心謝某甲把張汝凱交代出來,張汝凱讓其退20萬元給謝某甲的丈夫韋某。2014年5、6月,謝某甲帶其和張某己跟團到俄羅斯旅游,費用2萬多元,其沒有支付。其聽說過張汝凱在謝某甲賣地之類的事情幫過忙。


              (4)證人韋某證言,證明2013年,張汝凱找謝某甲聯系張某己出國留學培訓,謝某甲通過江某找到孫某戊為張某己培訓,并支付培訓費1.5萬美元。2017年,謝某甲被省紀委帶走調查,韓某甲退給其20萬元。


              (5)證人李某辛證言,證明瑞豪公司由謝某甲實際控制。2012年,開發區以某公司名義收購瑞豪該公司股權,張汝凱安排其參收購瑞豪置地股權工作,其根據張汝凱安排,將收購款支付給謝某甲指定的相關公司,收購合同約定三年內付清收購款,經張汝凱安排同意,一年多就付清了。


              (6)證人張某庚、許某丙、宗某、劉某己證言,證明謝某甲實際控制或擔任法定代表人的原閩連公司、原瑞豪公司、原天行健公司等公司不屬于科技型公司,在不符合貸款條件下在創億公司進行過貸款,是張汝凱同意放款的。


              (7)證人巫某、黃某乙、傅某、曾某、謝某乙、唐某丁證言,證明閩連公司、瑞豪置地、天行健公司、美奐公司、國某甲公司、上海的國某乙集團、燦宏公司等都是謝某甲實際控制的公司。


              (8)證人任某乙證言,證明2014年5、6月,謝某甲的指示其聯系旅行社對接到俄羅斯旅游的相關事務,共計4萬多元。


              (9)創億公司工商登記資料、創億公司會議記錄、貸款資料等,證明連云港瑞豪置地有限公司、連云港天行健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連云港閔連實業有限公司等公司在創億公司貸款情況。


              (10)瑞豪公司工商登記資料、地籍管理資料、某公司《關于收購連云港瑞豪置地有限公司股權的請示》《關于支付收購連云港瑞豪置地有限公司股權轉讓款的請示》等書證,證明某公司收購瑞豪公司股權、支付股權轉讓款的情況。


              (11)謝某甲戶籍證明、立案決定書和留置決定書、監視居住決定書等,韋某戶籍資料等,證明謝某甲、韋某自然情況以及被有關機關調查等情況。


              (12)SUNDJAJAANDREW戶籍資料、出入境記錄,證明孫某戊個人自然情況及入境信息。


              (13)張某己被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錄取資料,證明2014年,張某己被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錄取。


              (14)人民幣匯率中間價表、情況說明,證明2013年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及就低折算的情況。


              (15)俄羅斯航空公司登記信息表,中國銀行存款交易明細對賬單,中唐國際旅行社有限責任公司上海分公司出具的說明及后附赴俄羅斯旅游人員信息表等書證,證明謝某甲、韓某甲、張某己和謝某丙四人乘飛機去俄羅斯,謝某甲支付旅游費用41120元的情況。


              (16)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十七)2013年至2015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等職務上的便利,為連云港偉耀實業有限公司在工程款支付、提供貸款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13年底,被告人張汝凱收受該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某戊給予的人民幣10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王某戊證言,證明2013年其承攬黃海大道翻新工程和平山路翻新工程,由某公司支付工程款。2013年年底,在連云港的開成高爾夫球場會,其請張汝凱幫忙多安排些工程款和申請開發區創億公司的貸款。其送給張汝凱10萬元錢,張汝凱幫其解決了部分工程款,其在創億公司通過工程款質押也申請到一些貸款。


              2.證人張某庚證言,證明王某戊在連云港開發區做過工程,張汝凱曾經安排過其給王某戊公司的相關工程款增加支付數額。


              3.偉耀、中信等公司工商登記資料等、工程投資合作協議及附件、某公司記賬憑證及附件、創億公司借款借據、貸款審批書、保證合同、說明、轉賬支票存根等書證,證明偉耀公司、中信公司為王某戊實際控制的公司。王某戊承攬了黃海大道、平山路等工程,某公司支付了相關工程款,創億公司提供了貸款等情況。


              4.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十八)2014年至2017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職務上的便利,為吳某擔任某公司金融發展部副部長(主持工作)、總經理助理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14年至2017年,被告人張汝凱先后2次收受吳某給予的人民幣共計3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吳某證言,證明2014年,其想競爭某公司金融發展部副部長,送給張汝凱1萬元,請張汝凱幫忙。2014年9月,張汝凱提拔其為金融發展部副部長,主持金融發展部工作。2016年春節前,又將其安排金融發展部的部長。2016年年底,其想競爭某總經理助理,送了2萬元給張汝凱,張汝凱說會考慮的。2017年下半年,張汝凱調離開發區,2018年初,其順利擔任某公司的總經理助理。


              2.證人張某庚證言,證明其從2017年9月開始任連云港開發區黨工委委員、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分管某公司工作。2017年年底時,其向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黨群部推薦擬提拔人員,在推薦吳某等人提拔以及某公司中層人員調整之前,其曾征求過張汝凱的意見,他推薦過吳某。


              3.干部簡要情況表、《關于提名吳某同志任職的通知》、開發區黨工委2018年1月15日會議記錄,證明吳某于2014年9年被提拔為某公司金融發展部副部長主持工作,2018年1月被提拔為某公司總經理助理。


              4.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十九)2014年至2015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等職務上便利,為戈某擔任某公司副總經理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14年底,被告人張汝凱收受戈某給予的人民幣5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戈某證言,證明2014年,其參加競聘某公司副總經理,通過徐某丙找到張連云給張汝凱打招呼,并送給張汝凱5萬元錢。后來,其被某公司任命為副總經理。


              2.證人徐某丙證言,證明張連云是市開發區管委會原主任,其曾經是他的下屬。2014年,其妻弟戈某找到其,說想競聘某公司負責房地產開發業務的副總經理,其找到張連云給張汝凱打了招呼。


              3.證人薛某證言,證明2014年,某公司招聘副總2人,最后錄用人員決定權是在參加面談的管委會領導張汝凱手里,張汝凱對戈某做了傾向性的點評,戈某被聘用為某公司副總經理。


              4.干部簡要情況表、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會議記錄、任職通知等書證,證明戈某于2015年2月成功競聘某公司副總經理。


              5.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二十)2015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職務上的便利,為李某乙擔任連云港源運實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15年春節前,被告人張汝凱收受李某乙給予的人民幣3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李某乙證言,證明2015年春節前,其到張汝凱辦公室送給張汝凱3萬元錢,其之所以送錢是想到源運公司工作并擔任副總經理。經張汝凱幫忙,其在2015年春節后順利進入源運公司工作并擔任源運公司的副總經理。


              2.證人張某辛證言,證明2014年底或2015年初,開發區打算將某香港公司在香港上市,源運公司是某香港公司的全資子公司,開發區打算將開發區的建設工程項目包裝到源運公司,李啟修是開發區建設局建設管理處的處長,其向張汝凱推薦他。2015年3月左右,張汝凱同意李某乙到源運公司擔任副總經理,按相關規定辦理調動手續。


              3.李某乙簡要情況表、源運公司8月會議紀要、《關于李某乙等同志職務聘免的通知》、勞動合同,證明2015年8月李某乙被提拔為源運公司副總經理。


              4.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二十一)2014年至2016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三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等職務上的便利,為工程承包商許某乙在工程款支付、提供貸款及擔保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15年春節至2016年春節,被告人張汝凱先后2次收受許某乙給予的價值人民幣3萬元的購物卡。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許某乙證言,證明2013年,其跟王淞平合伙,借用根源公司資質承攬了開發區會展中心周邊道路改造工程,工程量1000多萬元。2014年1月,王淞平找張汝凱幫忙,通過某公司的下屬子公司三源公司擔保,從建設銀行開發區支行貸款800萬元。2015年春節前,其送給張汝凱2萬元購物卡,2016年春節,其送給張汝凱1萬元購物卡。一是感謝張汝凱之前在安排支付工程款及創億公司貸款等方面為其提供的幫助,二是想跟張汝凱拉好關系。


              2.證人張某庚證言,證明2013年年底,經張汝凱同意,三源公司為王淞平從中國建設銀行貸款800萬元提供擔保。2015年下半年,經張汝凱同意,許某乙從開發區的創億公司貸款800萬元,三源公司為其提供擔保。


              3.證人劉某庚證言,證明2013年左右,王淞平和許某乙曾經借用連云港市根源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的資質在開區承接工程。


              4.江蘇根源市政園林工程有限公司等公司工商登記資料,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某公司記賬憑證及附件、三源公司委托擔保審批表、委托擔保合同等、創億公司貸款審批書及后附貸款申請表等,證明許某乙等人借用根源公司資質承攬開發區相關工程,某公司支付相關工程款,三源公司為許某乙等人銀行貸款提供擔保,創億公司為許某乙等人發放貸款等情況。


              5.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二十二)2014年至2017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等職務上便利,為劉某己擔任創億公司副總經理、總經理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15年至2017年,被告人張汝凱先后3次收受劉某己給予的人民幣共計5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劉某己證言,證明2014年,其被提拔為創億公司副總,送給張汝凱1萬元。2016年、2017年,又分別送了2萬元,為了感謝張汝凱把其提拔到總經理的職位,希望他能夠對其繼續提拔重用。


              2.證人張某子、文某證言,證明劉某己聯系其,說給張汝凱帶點家鄉特產,張汝凱讓他把東西放在車上。


              3.劉某己干部簡要情況表、聘任通知、某公司工作人員崗位調動唱票表和會議記錄等,證明劉某己2014年4月,被提拔為公司副總經理,2016年1月,被提拔為該公司總經理。


              4.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二十三)2015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等職務上的便利,為中漢建設江蘇有限公司在工程款支付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15年,被告人張汝凱收受該公司法定代表人陳某丙給予的人民幣8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陳某丙證言,證明2013年左右,其承建中云街道辦事處發包的中云幼兒園工程。2015年上半年,公司因資金緊張面臨稅務檢查罰款。其找張汝凱幫忙,張汝凱答應跟中云街道書記韓某丙打招呼。后其找韓某丙,中云街道結算了300萬元的工程尾款。之后,其送了8萬元錢給張汝凱。


              2.證人田某乙證言,證明2015年春節前,張汝凱讓其支付300萬元錢給中云街道辦事處用于支付中云街道辦事處幼兒園的工程款。


              3.證人韓某丙證言,證明2014年,陳某丙承接過中云街道中心幼兒園工程。2015年上半年,陳某丙找過其要工程款,其當時也幫陳某丙去找過張汝凱,張汝凱答應了,打電話給財政局局長田某乙。之后財政局撥付給中云街道辦事處幾百萬,其分幾次支付給了陳某丙。


              4.中漢建設江蘇有限公司工商登記資料、工程合同、中云街道、開發區財政局記賬憑證及附件等書證,證明陳某丙系中云公司法人,中云公司承建中云中心幼兒園項目工程。開發區財政局撥付工程款、中云街道支付工程款等情況。


              5.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二十四)2015年至2016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職務上的便利,為李某丁擔任某公司黨委書記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15年6、7月份,被告人張汝凱收受李某丁給予的人民幣3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李某丁證言,證明2014年,張汝凱將其調任某甲連公司副總,并提出想辦法解決其部門正職待遇。2016年2月,通過張汝凱的幫助,其擔任了某公司的黨委書記,2015年7月,其送給張汝凱3萬元。


              2.證人王某辛證言,證明2015年底或2016年初,張汝凱向其提到了把李某丁調整為某公司正職,其和張汝凱探討成立某公司黨委,并由李某丁任黨委書記的方案,方案在開發區干部調整書記會上通過,2016年春節前,李某丁被任命為某公司黨委書記。


              3.李某丁干部簡要情況表、聘免通知、開發區管委會會議記錄等書證,證明2015年7月,李瓊任開發區投融資促進辦公室副主任,2016年2月5日,任某甲連公司黨委書記。


              4.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二十五)2015年至2017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等職務上的便利,為江蘇地亞建筑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地亞公司)在工程款支付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15年8、9月份,被告人張汝凱收受該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戊給予的人民幣10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李某戊證言,證明地亞公司在開發區主要承建了猴嘴和鹽場兩個安置小區工程、242省道部分工程,但工程款沒有付清,2015年8、9月,張某甲帶張汝凱到其公司食堂吃飯,其讓李某癸準備了10萬元,后送給張汝凱,請張汝凱在工程款上多幫忙。


              2.證人李某癸證言,證明2014年或者2015年的一天,李某戊讓公司準備了10萬元現金。


              3.證人張某庚證言,證明地亞建筑公司在開發區做工程,張汝凱安排過其為地亞公司支付工程款。


              4.地亞公司工商登記資料、猴嘴拆遷安置小區一期施工承包合同等、某公司記賬憑證及附件等,證明李某戊系地亞公司法定代表人,地亞公司承建猴嘴拆遷安置小區工程,某公司支付地亞公司工程款等情況。


              5.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二十六)2014年至2015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等職務上的便利,在張某辛擔任某控股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15年10月,被告人張汝凱收受張某辛給予的港幣10萬元(折合人民幣8.1813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張某辛證言,證明2015年的10月8日到12日,時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黨工委書記關某、副主任張汝凱到香港出差,張汝凱多次暗示其薪酬高,要學會分享,說公司馬上上市,其有希望做董事會主席,10月10日下午,其到張汝凱房間送10萬元港幣。一是感謝他在其工作上的關照,二是張汝凱是管委會分管領導,希望在香港公司上市時讓其做董事會主席。


              2.連云港開發區黨工委辦公會紀要、會議記錄、某公司員工聘任(用)審批表、任職通知等,證明張某辛于2014年12月26日任該公司首席執行官,2013年12月19日,開發區委派張某辛擔任某(香港)公司董事、某(香港)集團有限公司(BVI)董事、源運公司董事。


              3.張汝凱、張某辛因公出訪信息表、護照信息表、出入境信息、匯率差等,證明張汝凱于2015年10月8日至10日出差去香港,張某辛于2015年10月8日至10日出差去香港。


              4.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二十七)2016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職務上的便利,為李某己擔任開發區財政局副局長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16年春節后,被告人張汝凱收受李某己給予的人民幣5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李某己證言,證明2016年1月其找張汝凱幫忙,希望提拔其為財政局副局長,2016年2月其被任命為開發區財政局副局長,送給張汝凱5萬元表示感謝。


              2.證人王某辛證言,證明2016年初,開發區要進行人事調整前張汝凱曾經跟其提過財政局的李某己工作能力不錯,人事調整時,張汝凱又找其表達想提拔李某己的想法,2016年春節前,經黨工委會研究票決,李某己被任命為財政局副局長。


              3.李某己干部簡要情況表、聘免通知、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黨工委工作會議記錄等,證明2016年2月,李某己被提拔為財政局副局長。


              4.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二十八)2015年至2016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職務上的便利,為李某庚擔任三源公司總經理助理等事項上提供幫助。2016年春節后,被告人張汝凱收受李某庚給予的人民幣1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李某庚證言,證明2015年4月左右,其被提拔為三源公司的總經理助理,7月份左右,其請張汝凱和同事們吃飯,飯后送給張汝凱1萬元,為感謝張汝凱的提拔和希望繼續得到關照。


              2.李某庚干部簡要情況表、任職通知、聘免批復等,證明2016年1月李某庚被提拔為三源公司總經理助理。


              3.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二十九)2017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職務上的便利,承諾在某(香港)控股有限公司上市后幫助蘇某提拔為源運公司副總經理。2017年春節前,被告人張汝凱收受蘇某給予的人民幣1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蘇某證言,證明2017年初,某香港公司要上市,源運公司是某香港公司的境內子公司,其想找張汝凱幫忙提拔其當源運公司副總,2017年春節前的一天,其送給張汝凱1萬元。


              2.蘇某干部簡要情況表、源運公司6月會議紀要等書證,證明蘇某為源運公司市場總監。


              3.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三十)2017年,被告人張汝凱利用其擔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職務上的便利,承諾在某(香港)控股有限公司上市后將時任江蘇某物業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毛某調整為源運公司副總經理。2017年,被告人張汝凱收受毛某給予的人民幣1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毛某證言,證明2017年2、3月,其到張汝凱辦公室送了1萬元。2016年,源運公司上市前,張某辛曾找張汝凱推薦其到源運公司做副總,張汝凱讓其先到高科公司鍛煉,以后再調到源運公司。


              2.證人張某辛證言,證明2015年至2016年間,其向張汝凱匯報想調毛某到源運公司任副總,張汝凱讓毛某先熟悉基建業務,然后再調到源運公司做副總。


              3.毛某干部簡要情況表、《關于戈某等同志職務聘免的批復》,證明2017年1月,毛某調任連云港高科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


              4.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二、單位受賄事實


              2011年,某公司擬發行第二期企業債券,華某乙證券公司為了承接債券承銷業務,與某公司商定由華某乙證券公司作為債券主承銷商,發債成功后,華某乙證券公司支付某公司回扣500萬元。時任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和總經理張汝凱安排某公司實際控制的創億公司以債券銷售顧問費某名義與華某乙證券公司簽訂一份虛假協議。某公司第二期企業債券發行成功后,華某乙證券公司轉入創億公司500萬元。2013年,創億公司將該筆500萬元和其他收入一并作為可分配利潤在股東間進行了分紅,其中除交納各項稅費77.33125萬元之外,股東某公司、上海長綠資產經營管理有限公司、江蘇雅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分別分紅197.217238萬元、112.725756萬元、112.725756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張某丑證言,證明2011年,某公司發布準備發行二期債券的消息,當時某公司聯系人許某丙跟其提出,某領導同意由華某乙證券負責發行某債券,但集團領導希望華某乙證券能支持創億公司500萬元資金。其和許某丙商定簽訂一個虛假協議,以支付“顧問費用”的名義將500萬元打到創億公司的賬上,這是某公司向華某乙證券要的錢,創億公司沒有為華某乙證券提供過服務。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張汝凱是主要決策領導。張汝凱、張某庚、李某辛、許某丙等某公司、創億公司的工作人員在某公司發行二期債券過程中所作的工作是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某公司領導安排的,也是他們為了完成某公司發行債券工作所做的本職工作,華某乙證券有專業的操作團隊,不需要提供顧問服務。


              2.證人許某丙證言,證明2011年,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準備安排某公司發行第二期債券,時任開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兼某公司法人代表、總經理張汝凱安排其和時任某公司財務部部長的潘某乙負責聯系承銷商。當時華某乙證券的業務經理找到其,提出來他們公司可以以低于國家發改委規定的承銷費用收費標準來承銷某公司二期債券,具體做法是表面按照國家發改委規定的收費標準收取承銷費用,之后以支付“顧問費用”的名義返還500萬元給某公司,但不能直接返還到某公司賬上,需返還到其他公司的賬戶上,為安全起見,這個公司要是某公司能實際控制的公司。其向張汝凱推薦由華某乙證券來承銷某公司的二期債券,并匯報了華某乙證券可以給500萬元回扣的事情。張汝凱對某公司的債券發行工作負總責,發行債券的事情由他做決定,張汝凱說領導同意由華某乙證券承銷。2011年下半年的一天,在張汝凱辦公室里,張汝凱、張某庚和其商量華某乙證券的500萬的事,因其當時是創億公司的總經理,且其前期和華某乙證券談的回扣,為縮小知情面,張汝凱決定放在創億公司賬上。這錢實際上是華某乙證券公司為承攬到某公司二期債券發行業務給某公司的回扣。


              3.證人張某庚證言,證明2011年底,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決定某公司啟動第二期債券發行工作,當時創億公司執行董事許某丙向張汝凱推薦了深圳華某乙證券公司作為主承銷商來負責發行工作,張汝凱同意并安排許某丙牽頭負責。有一次華某乙證券公司的副總到某公司,其、張汝凱、許某丙談承銷費問題,總共需要支付給華某乙證券公司2500萬元的承銷費,許某丙建議將其中的500萬元作為共同營銷的報酬由華某乙證券公司支付給創億公司,以增加創億公司的中間業務收入,得到張汝凱和華某乙證券公司認可。為好把500萬元打到創億公司賬上,華某乙證券公司與創億公司造假簽訂一份類似咨詢、顧問方面的協議。


              4.證人潘某乙證言,證明2011年,某公司準備第二次發債,張汝凱對某公司的債券發行工作負總責,發行債券的事情需向他匯報,并聽從他的指示。2012年9月,華某乙證券以顧問咨詢費某名義轉賬500萬元到創億公司賬上。這筆500萬元錢是華某乙證券在成功承銷某公司二期企業債之后給某公司的回扣。據其所知,創億公司沒有為華某乙證券提供顧問服務。


              5.證人謝某甲、孫某乙證言,證明2011年,上海長綠資產管理公司(占股26.67%)、江蘇雅仕公司(占股26.67%)和某公司(占股46.66%)共同出資成立了創億公司,謝某甲、孫某乙沒有參與或派人參與公司的經營管理,不知道華某乙證券公司付給創億公司的500萬元。2013年,創億公司第一次股利分配市分給上海長綠資產管理公司、江蘇雅仕公司各600萬元,2014年,創億公司第二次股利分配時分給上海長綠資產管理公司、江蘇雅仕公司7184567.88元,2018年,創億公司第三次股利分批時分給上海長綠資產管理公司、江蘇雅仕公司2980304.18元。


              6.證人唐某丙證言,證明2009年2月至2012年6月,其兼任某甲連公司董事長,但不負責具體事務,某公司的日常工作都是張汝凱負責。2012年,某公司通過華某乙證券發行了二期公司債券,某公司發行債券的工作其安排給張汝凱負責。某公司發行的二期債券由華某乙證券公司承銷這件事,張汝凱向其匯報過,其也同意了,但不知道華某乙證券向創億公司支付500萬元顧問費某事情。


              7.《2011年某公司公司債券承銷協議》《補充協議》;華某乙證券公司記賬憑證及附件、中國工商銀行網上銀行電子回單、付款審批表、劃款通知等,證明華某乙證券公司承銷某公司債券發行工作,華某乙證券公司為某公司發行債券總額為13億元,扣除承銷傭金后募集資金共計1279250000元,華某乙證券公司以銷售顧問費名義向某公司支付回扣500萬元,該筆款項轉賬至創億公司賬戶。


              8.創億公司股利分配表、記賬憑證及附件、股東會決議、利潤分配表等,某公司記賬憑證及附件等,證明創億公司收到華某乙證券公司以顧問費名義支付的回扣500萬元。上述500萬元作為利潤在創億公司第一次股東分紅時進行了分配。


              9.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三、濫用職權事實


              2016年上半年,被告人張汝凱時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并代表管委會主持新海誠公司全面工作,在新海誠公司收購泰潤公司的過程中,其明知謝某甲提出的由連云港開發區彌補其引進外資匯兌、地下通道費和罰款等損失不符合規定,仍同意并安排李某辛通過以企業經營資質虛增無形資產人民幣360萬元的方式把泰潤公司凈資產評估為人民幣8405萬元,實際泰潤公司凈資產為人民幣8045萬元。2016年5月18日,張汝凱隱瞞上述事實,決定以新海誠公司出資人民幣9105萬元收購泰潤公司52%的股權為主要內容向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行文請示,經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批復同意后,泰潤公司進行工商登記變更,該公司按照評估的凈資產人民幣8405萬元占股48%,新海誠公司多支付收購款389.5833萬元,造成國有資產損失186.999984萬元。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證人李某辛證言,證明新海誠公司與某公司是兩塊牌子一套人馬,2009年至2017年11月,其分管兩家公司的財務工作。泰潤公司是謝某甲為開發區引進外資設立的外資公司。2016年上半年,開發區想做大新海誠公司,張汝凱跟謝某甲商量好新海誠公司收購泰潤公司股權后,安排其協助宗某做收購體方案。后其和宗某做的方案為由新海誠公司控制收購泰潤公司股權,新海誠占股51%,泰潤公司占股49%,沒有明確收購款,該方案由宗某在開發區黨工委會議上進行匯報,并經會議研究同意。張汝凱安排其具體負責收購事宜,與跟謝某甲對接。在此期間,謝某甲提出彌補泰潤公司被連云港外匯管理局的罰款165萬元、匯兌損失以及地下通道費等,其跟張汝凱匯報后張汝凱同意了。之后,其跟謝某甲商量以虛增泰潤公司凈資產的形式彌補外匯罰款165萬元、匯兌損失67萬余元以及地下通道費等合計360萬元。之后,其跟張汝凱匯報給謝某甲彌補360萬元組成,張汝凱同意通過將泰潤公司企業經營資質評估虛增360萬元的形式給謝某甲補償。后其聯系大為公司葛某對泰潤公司進行資產評估,虛增泰潤公司經營資質360萬元人民幣的無形資產,泰潤公司被評估的凈資產為8405萬元人民幣。之后,其起草了收購泰潤公司的請示,張汝凱審核后正式向管委會行文,經管委會相關領導批準后,下文批復同意了新海誠公司出資9105萬元人民幣收購泰潤公司52%股權。


              2.證人謝某甲證言,證明泰潤公司是2014年其為開發區引進外資成立的。后因非法結匯,被市外管局罰款165萬元。2016年上半年,張汝凱和其談由新海誠公司入股泰潤公司,并安排其跟李某辛對接。其跟李某辛提出融資租賃公司注冊資本要達到1.7億元才能享受稅收優惠政策,另外希望能彌補泰潤公司被外匯管理局罰款165萬元人民幣和買外匯的損失大概200多萬元。李某辛跟其說張汝凱同意收購方案和評估方法。大為公司評估增加了泰潤公司無形資產360萬元


              3.證人葛某證言,證明2016年上半年,李某辛聯系其,因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準備收購泰潤公司股權,讓其以新海誠公司作為委托方,由其所在的大為公司對泰潤公司進行資產評估,李某辛跟其提出虛增泰潤公司360萬元人民幣的凈資產。評估時其發現泰潤公司自成立后沒有開展任何實質性業務,經李某辛跟其商量后,決定以企業經營資質虛增360萬人民幣無形資產的形式加到泰潤公司的凈資產里面。


              4.證人楊某甲證言,證明瑞豪公司股權轉讓項目和泰潤公司價值評估項目,其作為注冊資產評估師,在評估報告中加蓋了個人印章,但沒有實際參與評估。


              5.證人田某乙證言,證明泰潤公司是謝某甲在連云港經濟技術開發區設立的。2016年上半年,經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批準,新海誠公司收購泰潤公司部分股權。經查閱2016年5月10日工作匯報會會議記錄,其當時作為財政局局長,參加了這次會議,會上宗某代表新海誠公司對收購泰潤公司股權的方案進行匯報,提出由新海誠公司收購泰潤公司51%股權,成立中外合資企業,收購資金由財政資金解決,為美元等值人民幣出資等。


              6.證人宗某證言,證明2015年4月至2016年7月,任某甲誠公司法人、總經理、董事,2016年7月至2017年8月,任某甲誠公司法人、總經理、董事兼董事長,實際由張汝凱分管主持全面工作。泰潤公司是2014年由謝某甲在開發區設立的外資獨資企業。2016年上半年,張汝凱和謝某甲商量由新海誠公司收購泰潤公司股權并控股后,其負責拿初步的收購方案。張汝凱同意后,安排其在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工作匯報會上,把初步收購方案進行專題匯報。


              7.證人武某、王某壬證言,證明2016年5月10日,其參加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專題研究新海誠公司收購泰潤公司股權的會議,聽宗某匯報新海誠公司要收購泰潤公司的股權,并由財政以美元等值人民幣出資,此事在開發區經濟發展局的審批權限內,經濟發展局按照規定履行了泰潤公司股權轉讓的相關審批手續,但對新海誠公司收購泰潤公司的具體事情其不參與,不知情。


              8.證人劉某辛證言,證明其在上海齊望實業有限公司歷任業務員、經理,在上海長綠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任法人、股東,在上海國某乙集團有限公司任法人,在香港威思德公司任法人,但這些公司其都是掛名,謝某甲是實際控制人。


              9.泰潤公司準予設立登記通知書、關于同意設立泰潤公司的批復、港澳僑投資企業批準證書、股權轉讓協議等,證明該公司2014年初始注冊登記情況,新海誠公司2016年收購泰潤公司52%股權及公司股東變更等情況。


              10.國家外匯管理局連云港市中心支局行政處罰決定書、行政處罰告知書、國家外匯管理局江蘇分局關于泰潤公司檢查處理事項的批復等,證明泰潤公司于2016年被國家外匯管理局連云港市中心支局罰款165萬元。


              11.李某辛2016年4月22日工作筆記及連云港泰潤驗資損益表等,證明其曾向張汝凱提出彌補謝某甲360萬元損失組成包括匯兌損失60多萬元、地下通道損失100多萬元,將近200萬元,外匯罰款160萬元,合計360萬元。


              12.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2016年5月10日會議記錄,《關于收購連云港泰潤融資租賃有限公司的請示》《關于同意收購連云港泰潤融資租賃有限公司的批復》、新海誠公司股東會決定、新海誠公司記賬憑證等,證明新海誠公司收購泰潤公司52%股權,收購金額9105萬元,經張汝凱、王某己、關某等人簽字批復同意,新海誠公司與香港威思德公司按照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批復內容達成股權轉讓協議,并組建合資經營企業,新海誠公司支付股權收購款9105萬元。


              13.泰潤公司企業價值評估報告書、資產評估準則--無形資產等,證明張汝凱安排李某辛通過虛增泰潤公司無形資產360萬元的方式彌補謝某甲損失,后經大為公司以虛增企業經營資質的方式具體操作評估該公司凈資產為8405萬元。


              14.新海誠公司情況說明等,證明2016年,新海誠公司收購泰潤公司股份后,2016年6月謝某甲通過其控制的上海燦臻公司以還款形式匯款8045萬元到泰潤公司,新海誠公司轉賬9105萬元到泰潤公司,后上述資金全部用于公司委托貸款等經營活動。


              15.被告人張汝凱對上述事實予以供認。


              另查明,被告人張汝凱歸案后如實供述辦案機關已掌握的受賄、濫用職權的犯罪事實,如實供述辦案還未掌握的單位受賄的犯罪事實。贛榆區監察委員會從王某庚處扣押人民幣333萬元;王某庚向贛榆區人民檢察院上交人民幣167萬元;連云港市監察委員會扣押某公司分紅款197.217238萬元、上海長綠資產經營管理有限公司分紅款112.725756萬元和江蘇雅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分紅款112.725756萬元,從謝某甲處扣押人民幣11.20135萬元,從康某處扣押人民幣8萬元,從石某處扣押人民幣1萬元,從韓某甲處扣押人民幣79萬元、港幣3.7萬元。贛榆區監察委員會查封明珠皇冠花園14號樓2單元101室及06號車庫。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連云港市監察委員會立案決定書、被調查人權利義務告知書、詢問通知書、查詢通知書、證據通知書、證人權利義務告知書、留置決定書等,連云港市監察委員會出具的“發、破案經過”,被告人張汝凱悔過書,認罪認罰從寬制度告知書、認罪認罰具結書及附件,隨案移送財物清單、扣押決定書、扣押款物文件清單、暫扣款(物)專用收據及清單,證明扣押、凍結相關款物的情況。


              此外,被告人張汝凱的主體身份、任職等情況有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被告人張汝凱的戶籍信息、干部履歷表、年度考核登記表、連云港市機關工作人員退休待遇核定、任職文件、連云港經濟技術開發區財政局統一社會信用代碼證書、連云港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統一社會信用代碼證書,市委組織部出具的張汝凱干部任免審批表、干部履歷表、年度考核登記表、連云港市機關工作人員退休待遇核定、任職文件、連云港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出具的黨工委、管委會領導成員分工文件等,江蘇某發展集團有限公司工商登記資料,關于張汝凱管理某集團任職情況說明、連開委[2004]337號文任命張汝凱同志為連云港經濟技術開發區國有資產經營公司總經理等,江蘇三源融資擔保有限責任公司工商登記資料等,江蘇新海誠發展集團有限公司工商登記資料等。


              關于辯護人提出的“王某庚出資購買的明珠皇冠房屋未過戶到張汝凱名下,且房屋被抵押貸款,該筆不應認定為受賄”的辯護意見,經查,被告人張汝凱接受請托人王某庚代為支付126.50567萬購房款的事實,有被告人張汝凱的供述、證人王某庚、韓某甲等人的證言及書證等證據證實,該房屋實際為張汝凱占有使用,雖未登記到其名下,但不影響受賄的認定。故該辯護意見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關于辯護人提出的“華某乙證券打在創億公司賬上的500萬元不是某公司收受的回扣,而是華某乙證券公司發行債券的讓利,該筆款項不應認定為單位受賄,如果對張汝凱以單位受賄罪追究刑事責任,也應當追究某公司單位受賄罪的法律責任”的辯護意見,經查,華某乙證券公司為能夠在獲得某公司的債權承銷業務中謀取競爭優勢,承諾發債成功后給予某公司500萬元作為回扣,某公司為華某乙證券公司在企業債券承銷業務承攬方面提供幫助,被告人張汝凱作為該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代表單位在賬外暗中收受華某乙證券公司給予的回扣,該行為符合單位受賄罪的構成要件,某公司是否被起訴不影響被告人張汝凱作為單位犯罪中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被追究刑事責任。故該辯護意見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關于辯護人提出的“張汝凱的行為不構成濫用職權罪,在案證據不能證明張汝凱超越職權,且沒有給國家造成實際損失”的辯護意見,經查,在國有獨資企業新海誠公司入股泰潤公司過程中,被告人張汝凱時任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分管主持新海誠公司工作,其同意并安排他人在泰潤公司資產評估中虛增泰潤公司資產,并隱瞞該虛增的事實,致使連云港開發區管委會作出錯誤判斷,導致新海誠公司以9105萬元人民幣占有泰潤公司52%的股份,根據雙方所占股份,實際造成國家損失人民幣186.999984萬元,故該辯護意見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本院認為,被告人張汝凱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002.700408萬元,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構成受賄罪。被告人張汝凱任江蘇某發展集團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和總經理期間,江蘇某發展集團有限公司為他人謀取利益,在賬外暗中收受回扣人民幣500萬元,情節嚴重,被告人張汝凱系該公司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其行為構成單位受賄罪。被告人張汝凱身為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造成國家財產損失人民幣186.999984萬元,情節特別嚴重,其行為構成濫用職權罪。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張汝凱犯受賄罪、單位受賄罪、濫用職權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罪名成立,依法予以支持。公訴機關指控濫用職權罪數額有誤,依法予以糾正。被告人張汝凱如實供述調查機關尚未掌握的本人涉嫌單位受賄的犯罪事實,以自首論,依法予以從輕處罰。被告人張汝凱歸案后如實供述自己涉嫌受賄、濫用職權的犯罪事實,是坦白,依法予以從輕處罰。被告人張汝凱自愿認罪認罰,依法予以從寬處理。被告人張汝凱收受的贓款贓物已被部分追繳,酌情予以從輕處罰,關于辯護人提出“張汝凱主動退贓,有自首、坦白情節,認罪認罰,請求對張汝凱從輕處罰”的辯護意見成立,本院予以采納。被告人張汝凱在判決宣告以前一人犯數罪,依法予以數罪并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條,第三百八十七條第一款、第二款,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三款,第六十九條第一、三款,第六十一條,第六十四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第四十四條第三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第一款,第十八條,第十九條第一款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張汝凱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七十萬元;犯單位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犯濫用職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七十萬元。


              (刑期自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刑期自2019年4月26日起至2032年4月25日止。罰金自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繳納。)


              二、對扣押在案的被告人張汝凱的違法所得人民幣六百零二萬二千二百八十四元依法予以追繳,上繳國庫,違法所得人民幣四百萬四千七百二十元八分繼續追繳。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直接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兩份。


              審判長?戴?濤


              審判員?李作超


              審判員?葛?進


              二〇二〇年六月一日


              書記員?楊?晗


              法律和司法解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款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財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是受賄罪。


              ……


              第三百八十六條對犯受賄罪的,根據受賄所得數額及情節,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的規定處罰。索賄的從重處罰。


              第三百八十七條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情節嚴重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前款所列單位,在經濟往來中,在帳外暗中收受各種名義的回扣、手續費的,以受賄論,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一款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或者玩忽職守,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第六十七條第二款、第三款被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論。


              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因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別嚴重后果發生的,可以減輕處罰。


              第六十九條第一、三款判決宣告以前一人犯數罪的,除判處死刑和無期徒刑的以外,應當在總和刑期以下,數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決定執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過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過一年,有期徒刑總和刑期不滿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過二十年,總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過二十五年。


              數罪中有判處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須執行,其中附加刑種類相同的額,合并執行,種類不同的,分別執行。


              第六十一條對于犯罪分子決定刑罰的時候,應當根據犯罪的事實、犯罪的性質、情節和對于社會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的有關規定判處。


              第六十四條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第五十二條【罰金數額的裁量】判處罰金,應當根據犯罪情節決定罰金數額。


              第五十三條【罰金的繳納】罰金在判決指定的期限內一次或者分期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對于不能全部繳納罰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時候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以執行的財產,應當隨時追繳。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


              第十五條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認指控的犯罪事實,愿意接受處罰的,可以依法從寬處罰。


              《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


              第四十四條第三款被留置人員涉嫌犯罪移送司法機關后,被依法判處管制、拘役和有期徒刑的,留置一日折抵管制二日,折抵拘役、有期徒刑一日。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三條第一款貪污或者受賄數額在300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數額特別巨大”,依法判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第十八條貪污賄賂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依照刑法第六十四條的規定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對尚未追繳到案或者尚未足額退賠的違法所得,應當繼續追繳或者責令退賠。


              第十九條第一款對貪污罪、受賄罪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應當并處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的罰金;判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應當并處二十萬元以上犯罪數額二倍以下的罰金或者沒收財產;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的,應當并處五十萬元以上犯罪數額二倍以下的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6-24
              來源: 江蘇省連云港市中級人民法院

              判例(2020)冀1121刑初55號鄒存志非法拘禁;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20)冀1121刑初55號


              公訴機關河北省棗強縣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鄒存志,男,1982年12月8日出生于河北省邢臺市南宮市,漢族,初中文化,群眾,個體經商,捕前住。2015年1月22日經棗強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后在逃,2019年10月15日被棗強縣公安局抓獲,同年10月16日因涉嫌犯綁架罪被棗強縣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11日因涉嫌犯非法拘禁罪、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轉逮捕?,F押于棗強縣看守所。


              河北省棗強縣人民檢察院以棗檢公訴刑訴〔2020〕41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鄒存志犯非法拘禁罪、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20年2月10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在本案審理期間,因發生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本院于2020年4月10日以(2020)冀1121刑初55號刑事裁定書裁定本案中止審理,本院于2020年6月5日以(2020)冀1121刑初55-1號刑事裁定書裁定本案恢復審理,于2020年6月9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河北省棗強縣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趙華東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鄒存志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公訴機關指控:


              非法拘禁罪


              2014年12月15日下午,被告人鄒存志與王文志、宮志方、任風進(均已判刑)及一女子(基本情況不詳)來到棗強,在棗強縣金都大酒店將姜智仲強行帶至辛集市吳少嶺(已判刑)的公司里,吳少嶺通過張金召糾集“小豹”等人,在其辦公室內威脅姜智仲還賬,后鄒存志及張金召、王文志、吳少嶺等人又將姜智仲強行帶至寧晉縣境內一果園中,對姜智仲實施毆打,并將姜智仲的衣服扒下來,威脅其想辦法湊錢。姜智仲家人向吳少嶺提供的賬號轉賬人民幣2萬元,后鄒存志等人將姜智仲帶至辛集市A派賓館內等待姜智仲家人籌款。2014年12月16日10時,棗強縣公安局民警在辛集市A派賓館內將姜智仲解救。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


              2014年11月份,姜智仲(已判刑)找到吳少嶺,讓其幫助聯系接受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企業,后吳少嶺的朋友陳明斌找吳少嶺讓其幫忙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后吳少嶺找到姜智仲,讓其找人給福州廣隆進出口貿易公司(以下簡稱廣隆公司)虛開金額人民幣210萬元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姜智仲通過尤如剛(已判刑),尤如剛又聯系陳沖(已判刑),陳沖找到王文志,王文志遂與被告人鄒存志共同為廣隆公司開具了稅額合計人民幣321756.2元、價稅合計人民幣2214440元的增值稅專用發票20張,廣隆公司法人王金萍(已判刑)收到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后到稅務機關進行了認證。


              綜上,被告人鄒存志之行為已構成非法拘禁罪、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請依法判處。


              被告人鄒存志對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及罪名供認不諱,對公訴機關當庭提供的證據不持異議。


              經審理查明:


              一、非法拘禁事實


              2014年12月15日下午,為向姜智仲(已判刑)索要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開票費,被告人鄒存志與王文志、宮志方、任風進(三人均已判刑)及一名女子(基本情況不詳)駕車來至棗強縣城,在金都大酒店將姜智仲強行帶入車內,駛至河北省辛集市吳少嶺(已判刑)經營的公司內,吳少嶺糾集張金召(已判刑),張金召又糾集名為“小豹”及兩名基本情況不詳的人員,在吳少嶺的辦公室內威脅姜智仲還賬。后張金召、王文志、鄒存志、吳少嶺等人強行將姜智仲帶至辛集市市區西的一果園內對姜智仲進行毆打,并脫下姜智仲的衣服讓其挨凍,恐嚇其想辦法籌款,逼迫姜智仲的親屬將人民幣15萬元轉予吳少嶺,后姜智仲的親屬向吳少嶺提供的中國農業銀行賬戶內轉入人民幣2萬元,上述人員又將姜智仲帶至辛集市艾派賓館,等候姜智仲親屬籌款。2014年12月16日10時,棗強縣公安局民警在該賓館內將姜智仲解救。案發后,吳少嶺的親屬將人民幣2萬元退還姜智仲。


              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事實


              2014年11月份,姜智仲為獲取違法收入找到吳少嶺,讓其聯系接受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企業。后吳少嶺之友陳明斌(陳東)找吳少嶺幫忙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吳少嶺遂聯系姜智仲,讓其找人為廣隆公司虛開金額為人民幣210萬元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姜智仲則通過尤如剛(已判刑),尤如剛又聯系陳沖(已判刑),陳沖找到王文志,王文志與被告人鄒存志以二人經營的永年縣祥進裘皮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祥進公司,鄒存志系法定代表人)為開票方,在無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為廣隆公司開具了發票代碼為:1300143130,發票號碼為:02103751~02103754、02103756、02103758~02103771、02884380,計稅金額合計人民幣1892683.80元、稅額合計人民幣321756.20元、價稅合計人民幣2214440元的河北省增值稅專用發票20張。后王文志將上述發票交予陳沖,陳沖交予尤如剛,尤如剛交予姜智仲,姜智仲接受上述發票后以快遞的方式寄達王金萍(已判刑,系廣隆公司法定代表人),王金萍則用陳少華的中國農業銀行卡通過網銀,將開票費人民幣177155元轉至尤如剛提供給姜智仲、姜智仲轉予吳少嶺、吳少嶺又轉予王金萍的尤如剛之妻榮春霞的中國農業銀行卡內。尤如剛收到此款后對陳沖謊稱其銀行卡被人盜刷,將此款用于償還其中國工商銀行卡內借款等,后陳沖多次向尤如剛索要此款,尤如剛支付陳沖人民幣19500元,陳沖將此款轉交王文志。后王金萍又將虛假的廣隆公司與祥進公司的產品購銷合同寄至姜智仲處,姜智仲則轉交陳沖。最終,王金萍以上述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入賬,并以廣隆公司虛假的貨物出口交易申報出口退稅,且予以認證,但未予退稅。


              另查明,被告人鄒存志到案后如實供述了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實,并自愿認罪認罰。


              上述事實,有被告人鄒存志及同案犯王文志、吳少嶺、張金召、宮志方、任風進、王金萍、姜智仲、陳沖、尤如剛等人的供述;證人姜某、王某、陳某、史某、尤某、李某、閆某、田某、宋某、杜某、劉某等人的證言;**、任風進對鄒存志,姜智仲、吳少嶺、陳沖對張金召,陳珍香對王金萍的辨認筆錄、被辨認人照片及被辨認人身份信息;物證姜智仲向吳少嶺所書寫的借條及中國農業銀行卡照片;書證辛集市艾派商務酒店賓客入住單,中國農業銀行ATM機機打憑證,棗強縣公安局扣押決定書,扣押物品、文件清單,現金繳款單,銀行賬戶資金交易明細清單,虛假的產品購銷合同,增值稅納稅申報表及增值稅納稅申報表附列資料,本院(2016)冀1121刑初199號刑事判決書,在逃人員登記表,被告人鄒存志的政治面貌證明及戶籍證明信;電子數據分別從張建峰、王文志、陳沖、尤如剛、吳少嶺手機上提取的微信及短信記錄,從王文志手機上提取的手機電話本等證據,并經當庭舉證、質證,被告人鄒存志均無異議,本院依法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被告人鄒存志伙同他人以強制方法非法剝奪他人人身自由,并實施毆打,侵犯了他人的人身自由權,其行為已構成非法拘禁罪;其違反國家稅收征管和發票管理規定,在無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為他人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及罪名均成立,應予并罰。其在非法拘禁犯罪中對被害人具有毆打情節,對此罪應從重處罰。鑒于其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系坦白,依法可從輕處罰;自愿認罪認罰,可依法從寬處理。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條第一、三款、第二百零五條第一、三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九條第一、三款、第四十五條、第四十七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人鄒存志犯非法拘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兩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一年八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10月15日起至2021年6月14日止。罰金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繳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北省衡水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審?判?長??徐永起


              審?判?員??馬?超


              人民陪審員??黃紅榮


              二〇二〇年六月十日


              書?記?員??董?曉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6-24
              來源:河北省棗強縣人民法院

              判例(2019)湘0223刑初232號余機煉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9)湘0223刑初232號


              公訴機關攸縣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余機煉,男,1985年4月18日出生,漢族,廣東省饒平縣人,小學文化,系株洲林桂工貿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戶籍所在地廣東省潮州市饒平縣,現住廣東省深圳市羅湖區,因故意毀壞財物罪,于2010年9月9日被廣東省深圳市龍崗區人民法院判處拘役四個月;因犯尋釁滋事罪、妨害公務罪,于2012年11月21日被廣東省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分別判處拘役五個月、拘役五個月,決定執行拘役六個月,于2013年1月6日刑滿釋放。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1月6日被攸縣公安局刑事拘留,經攸縣人民檢察院批準,于2019年2月2日被攸縣公安局執行逮捕?,F羈押于攸縣看守所。


              辯護人吳雙,湖南人信律師事務所律師。


              攸縣人民檢察院以攸檢刑訴[2019]235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余機煉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10月8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攸縣人民檢察院檢察員賀曉鴿、檢察官助理何李瑤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余機煉及其辯護人吳雙均到庭參加了訴訟?,F已審理終結。


              攸縣人民檢察院指控,2018年3月份,被告人余機煉經他人介紹認識張華(身份暫未核實)后,于2018年5月份以6000元的價格收購了“空殼公司”株洲林桂工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林桂公司),變更了林桂公司的經營范圍,增加了電子產品銷售、金屬材料、金屬制品加工等業務,并支付資金給上游企業杭州綠銹貿易有限公司、沈陽德金貴金屬有限公司、嘉興晁陽鑫商貿有限公司、南京嘉宣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四川紫瀾軒實業有限公司、成都市乾亨翊博貿易有限公司等公司,上游公司以1:9的重量比配置黃金、電解銅或電解鎳給林桂公司,并開出貨物品名為合金電解銅、合金電解鎳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收取票面上配置的電解銅或電解鎳的同等開票費用(即林桂公司付出2元錢,實際得到1元錢的電解銅或電解鎳)。


              林桂公司獲得前述貨物中的黃金后,聯系陳老板(身份暫未查明),由借高利貸給余機煉的陳老板安排人員到市場上以每克黃金比購入價虧0.8元的形式銷售變現并回流到陳老板處。


              林桂公司獲得前述貨物中的電解銅、電解鎳等貨物后,由上游公司按林桂公司的要求,送到中儲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吳淞分公司、中儲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大場分公司的倉庫里,再聯系下游企業銷售出去。因為實際該公司從上游企業取得的電解銅、電解鎳量比較少,余機煉、張華等人另行從上海等地購買“干貨”(指沒有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不含稅的電解銅、電解鎳),送到中儲上海分公司的倉庫里,隨后將前述貨物一并銷售給下游公司,并偽造相關加工流程及費用,聯系東莞市旺賀湖金屬材料有限公司、東莞市蘭桂軍實業有限公司等公司到原東莞市國家稅務局大朗分局代開加工類增值稅專用發票給林桂公司,林桂公司從上游公司接受“變票”成功并認證抵扣后,再向下游公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


              余機煉與張華商定,林桂公司每銷售一噸電解銅,余機煉分成450元,每銷售一噸電解鎳,余機煉分成800元。


              自2018年7月至2018年11月期間,余機煉、張華等人操控林桂公司,以前述形式接受成都市乾亨翊博貿易有限公司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57份,金額合計56634051.63元,稅額合計9061448.37元,價稅合計65695500元;接受杭州綠銹貿易有限公司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516份,金額合計49137926.28元,稅額合計7862069.30元,價稅合計56999995.38元;接受嘉興晁陽鑫商貿有限公司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495份,金額合計46599430.78元,稅額合計7455908.92元,價稅合計54055339.70元;接受南京嘉宣資產管理有限公司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60份,金額合計57902743.53元,稅額合計9264438.97元,價稅合計67167182.50元;接受上海中儲物流配送有限公司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2份,金額合計1786.67元,稅額合計107.20元,價稅合計1893.87元;接受沈陽德金貴金屬有限公司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197份,金額合計19396009.30元,稅額合計3103360.70元,價稅合計22499370.00元;接受四川紫瀾軒實業有限公司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196份,金額合計18367757.96元,稅額合計2938842.04元,價稅合計21306600.00元;接受原東莞市國家稅務局大朗分局代東莞市旺賀湖金屬材料有限公司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1份(加工費),金額582524.47元,稅額17475.73元,價稅合計600000.00元;接受原東莞市國家稅務局大朗分局代東莞市蘭桂軍實業有限公司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1份(加工費),金額629051.65元,稅額18871.55元,價稅合計647923.20元;接受原東莞市國家稅務局大朗分局代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1份(加工費,代開單位暫未查明),金額412621.36元,稅額12378.64元,價稅合計425000.00元。


              林桂公司接受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累計249663903.23元,稅額累計39734901.42元,價稅合計289398804.65元。已成功認證抵扣其中的1248份,抵扣稅款24150412.54元。


              自2018年7月至2018年11月期間,余機煉、張華等人操控林桂公司,以前述形式開具銷項增值稅專用發票給湖北方意鎳網有限公司130份,金額合計124220397.50元,稅額合計19875263.55元,價稅合計144095661.03元;開具銷項增值稅專用發票給湖北恒牛實業有限公司19份,金額合計18013246.15元,稅額合計2882119.30元,價稅合計20895365.45元;開具銷項增值稅專用發票給恒湖南東旭德來電子科技有限公司20份,金額合計19227002.51元,稅額合計3076320.43元,價稅合計22303322.94元;開具銷項增值稅稅額專用發票給天津市宏恒宇泰煤炭銷售有限公司7份,金額合計5989818.97元,稅額合計958371.03元,價稅合計6948190.00元。


              林桂公司累計開具銷項增值稅專用發票給下游公司176份,金額累計167450465.11元,稅額累計26792074.31元,價稅樂極194242539.42元。湖北方意鎳網有限公司、湖南東旭德來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湖南恒牛實業有限公司、天津市宏恒宇泰煤炭銷售有限公司接受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均已成功認證抵扣,抵扣稅款26792074.31元。


              公訴機關提供了國家稅務總局株洲市稅務局稽查局涉嫌犯罪案件移送書、戶籍證明、刑事判決書、嘉興晁陽鑫商貿有限公司涉嫌黃金變票情況調查報告、株洲林桂工貿有限公司進銷項發票明細、嘉興晁陽鑫商貿有限公司、南京嘉宣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稅務、銀行、財務信息、嘉興晁陽鑫商貿有限公司、南京嘉宣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稅務及財務憑證、湖南東旭德來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湖北方意鎳網有限公司、湖北恒牛實業有限公司、株洲林桂工貿有限公司的出入庫明細、費用發生明細、株洲林桂工貿有限公司的財務憑證、證人張某1、廖某、時某、劉某1、婁某、尚某、鄧某、劉某2、熊某、鄒某、劉某3等人的證言、被告人余機煉的供述與辯解、辨認筆錄等證明上述事實。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余機煉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三款,應當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追究刑事責任。被告人余機煉在庭審中能自愿認罪認罰,建議對其判處有期徒刑十一至十二年,并處罰金。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提請法院依法判處。


              被告人余機煉當庭表示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無異議,自愿認罪認罰,但提出黃金銷售并不是其負責的,其并不是林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


              被告人余機煉的辯護人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沒有異議,但提出1、林桂公司與中儲公司成立倉儲合同關系,接受的2份倉儲費發票2份不應認定為虛開,應予以核減;2、林桂公司與下游公司之間存在真實的貨物交易,開具給下游公司的176份銷項發票不應認定為虛開,應予以核減;3、余機煉具有系從犯、坦白、認罪認罰、未實際獲利、主觀惡意不大等從輕、減輕處罰情節。綜上,請求法院對其從輕、減輕處罰。


              經審理查明查明的事實與公訴機關的指控一致。


              另查明,余機煉于2019年1月6日被廣州鐵路公安處南嶺車站派出所抓獲歸案,廣州鐵路公安處南嶺車站派出所民警向其宣布了攸縣公安局的拘留決定并臨時寄押。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并經本院確認的被告人余機煉的供述與辯解、證人張某2、張某1、廖某、時某、劉某1、婁某、尚某、鄧某、劉某2、熊某、鄒某、劉某3、馬某、劉某4的證言、趙某、王曉云在國家稅務總局沈陽市稅務局第三稽查局所作詢問筆錄、熊某對余機煉的辨認筆錄、國家稅務總局株洲市稅務局稽查局涉嫌犯罪案件移送書、關于株洲林桂工貿有限公司涉嫌犯罪案件情況調查報告、嘉興晁陽鑫商貿有限公司涉嫌黃金變票情況調查報告、營業執照、開戶許可證、登記信息、交易流水、財務憑證、稅務登記表、稅務信息、進銷項發票明細、戶籍證明、房屋租賃合同、房屋租賃安全管理責任書、門面租賃合同、湖南東旭德來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湖北方意鎳網有限公司、湖北恒牛實業有限公司、株洲林桂工貿有限公司的倉儲保管合同、入庫單、出入庫明細、費用發生明細、歸案情況說明、臨時寄押審批表、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2012)深羅法刑一初字第1858號刑事判決書及刑滿釋放證明書、接報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等證據證明。


              本院認為,被告人余機煉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接受他人為自己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稅額累計39734794.22元,抵扣稅款24150305.34元,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余機煉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罪名成立。本案系共同犯罪,因張華身份尚不明確,不宜劃分主從犯。余機煉到案后如實供述了其主要犯罪事實,且愿意接受處罰,依法可從輕處罰。余機煉提出“其并不是林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的辯護意見。經查,余機煉在公安機關多次供述其取得林桂公司的實際控制權后,負責從上游公司接受增值稅專用發票,并有證人廖某、熊某等人的證言及熊某對余機煉的辨認筆錄等證據予以佐證,故對該辯護意見本院不予采納。辯護人提出“林桂公司與中儲公司存在真實交易,接受的該2份倉儲費發票不應認定為虛開”的辯護意見。經查,在卷證據證明林桂公司與中儲公司之間成立倉儲合同關系,該2份倉儲費發票系真實存在費用,應從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數額中予以核減,且公訴人當庭撤回對該筆事實的指控,故該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辯護人提出“林桂公司與下游公司之間存在真實的貨物交易,開具給下游公司的176份銷項發票不應認定為虛開,應予以核減”的辯護意見。經查,在卷證據證明林桂公司與湖北方意鎳網有限公司、湖南東旭德來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湖北恒牛實業有限公司、天津市宏垣宇泰煤炭銷售有限公司之間均確實存在真實的貨物交易,且公訴人當庭明確指控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中并未包含上述開具給下游公司的176份銷項發票金額,故本院認定的余機煉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數額并未包含該176份銷項發票數額,對該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辯護人提出的“余機煉具有坦白、認罪認罰等從輕處罰情節”等相關合理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公訴機關的量刑建議適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四條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第二百零一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余機煉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


              二、責令被告人余機煉補繳稅款。


              (有期徒刑的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被告人余機煉的刑期自2019年1月6日起至2030年1月5日止。罰金、應補繳稅款限在判決生效后十日內繳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南省株洲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賀湘華


              人民陪審員??劉理明


              人民陪審員??陳冬娥


              二〇二〇年六月十日


              法官助理丁慕蓉


              書記員陳雨茜


              附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零五條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單位犯本條規定之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是指有為他人虛開、為自己虛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介紹他人虛開行為之一的。


              第二十五條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過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論處;應當負刑事責任的,按照他們所犯的罪分別處罰。


              第六十四條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第六十七條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


              被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論。


              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因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別嚴重后果發生的,可以減輕處罰。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


              第十五條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認指控的犯罪事實愿意接受處罰的,可以依法從寬處理。


              第二百零一條對于認罪認罰案件,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決時,一般應當采納人民檢察院指控的罪名和量刑建議,但有下列情形的除外:


              (一)被告人的行為不構成犯罪或者不應當追究其刑事責任的;


              (二)被告人違背意愿認罪認罰的;


              (三)被告人否認指控的犯罪事實的


              (四)起訴指控的罪名與審理認定的罪名不一致的;


              (五)其他可能影響公正審判的情形。


              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量刑建議明顯不當,或者被告人、辯護人對量刑建議提出異議的,人民檢察院可以調整量刑建議。人民檢察院不調整量刑建議或者調整量刑建議后仍然明顯不當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作出判決。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6-24
              來源:湖南省攸縣人民法院

              判例(2020)湘0821民初251號慈利縣三峽天然氣有限公司與楊云桂追償權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民 事 判 決 書


              (2020)湘0821民初251號


              原告:慈利縣三峽天然氣有限公司,住所地:慈利縣零陽鎮零陽大道與古城路交接處(原糧食局招待所)。


              法定代表人:劉偉恒,系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賀用準,常德市新星法律服務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楊云桂,女,1965年3月28日出生,漢族,居民,住湖南省張家界市永定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肖洪艷,湖南新川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慈利縣三峽天然氣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峽公司”)與被告楊云桂追償權糾紛一案,本院于2020年3月9日立案后,依法適用普通程序,于2020年4月15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三峽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賀用準、被告楊云桂及其委托訴訟代理人肖洪艷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三峽公司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請求判令被告立即返還原告代為被告繳納的個人所得稅549600元。事實和理由:原告因經營需要資金周轉,于2012年6月至2013年5月向被告借款2500000元,被告自給原告借款之日起至2018年8月31日止共收取利息2748000元。原告根據我國[個人所得稅][個人所得稅實施條例][稅收征收管理法實施細則]等規定向國稅總局慈利縣稅務局為被告代繳個人所得稅共計549600元。故原告起訴至法院,提出上述請求。


              被告楊云桂辯稱:根據原告與被告2012年6月至2013年5月雙方簽訂的借款協議,個人所得稅由原告承擔,該約定合法有效,應當依法履行。原告要求被告返還個人所得稅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原告的起訴缺乏基本的誠信,在借款的時候承諾支付個人所得稅,現在提出合同無效、要求追償,缺乏事實依據,請求法院依法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當事人圍繞訴訟請求,依法向本院提交了證據。本院組織當事人,對雙方提交的證據進行了質證。對雙方當事人有爭議的證據和事實,本院認定如下:1、原告三峽公司提交的支付本金利息明細表及慈利縣人民法院領款記錄證據,被告認為該證據系原告單方面作出且為復印件,不符合證據形式要件的要求,本院認為該組證據中的明細表及領款記錄能夠相互佐證,證明原告付款、被告領款的事實,對該組證據本院予以采信;2、原告三峽公司提交的納稅申報表、完稅證、稅務機關說明證據,被告對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沒有異議,對其關聯性及證明目的提出異議,本院認為該組證據客觀真實,且與本案處理有關,故對該組證據,本院予以采信;3、被告楊云桂提交的4份《借款協議》證據,原告對其真實性沒有異議,對其合法性提出了異議,認為該協議中關于利息、稅費的約定違反了法律的規定,本院對該組證據的真實性、關聯性予以采信,對其合法性及證明目的的認定意見將在“本院認為”部分予以闡述;4、被告楊云桂提交的(2017)湘0821民初3714號民事判決書復印件、執行筆錄復印件證據,原告對其真實性、合法性沒有異議,對其關聯性提出異議,本院認為原告異議理由不成立,該組證據能與原告提交的第一組證據相互印證,是原告給被告支付相關借款本、息的法律依據,故對該組證據,本院予以采信[(2017)湘0821民初3714號民事判決中關于利息稅承擔的認定除外]。


              根據原、被告雙方當事人在法庭上的陳述和對原、被告提交的證據的分析、認證,本院確認本案如下基本事實:


              原告三峽公司因經營需要資金周轉,于2012年6月6日、8月9日、8月13日分三次立據向被告楊云桂借款100萬元(借款時間為2012年6月6日至2013年6月6日)、50萬元(借款時間為2012年8月9日至2013年2月9日)、50萬元(借款時間為2012年8月13日至2013年2月13日)。以上三筆借款約定的月利率均為3.5%,利息按月支付,個人所得稅均由原告承擔;2013年5月2日原告三峽公司再次立據向被告楊云桂借款50萬元,約定借款時間為2013年5月2日至2013年8月2日,月利率為3%,利息按月支付,個人所得稅由原告三峽公司承擔。以上四筆借款本金共計250萬元。上述四份借款協議簽訂后,被告楊云桂即按約定向原告三峽公司支付了全部借款250萬元。原告三峽公司借款后,陸續向被告楊云桂償還借款本金及相應利息。2018年慈利縣稅務局在原告三峽公司進行稅務稽查時發現原告三峽公司給被告楊云桂支付了利息,被告楊云桂應當繳納個人所得稅;因原告三峽公司為扣繳義務人,慈利縣稅務局要求原告三峽公司履行代扣代繳義務;2018年9月29日,原告三峽公司代被告楊云桂及其他出借人(另案處理)繳納個人所得稅共計250萬元,其中包含被告楊云桂應當繳納的個人所得稅549600元,該局給其出具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完稅證明]。


              本院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在于借款合同中雙方約定的個人所得稅由借款人承擔是否有效。本院認為包稅合同約定的稅款負擔條款的實質是實現納稅主體的轉移,屬于締約雙方交易環節中經濟利益的分配,與稅收法律、行政法規中納稅義務人的強制性規定并不抵觸,也并沒有導致國家稅收收入的流失,雖然我國稅收管理方面的法律、法規對于各種稅收的征收均明確規定了納稅義務人,但并未禁止納稅義務人與合同相對人約定由合同相對人或第三人繳納稅款。稅法對于稅種、稅率、稅額的規定是強制性的,而對于實際由誰繳納稅款沒有作出強制性或禁止性規定,也就是說稅法對納稅義務人的規定和商業合同中包稅條款的約定并不矛盾,只要國家的稅款不流失,約定由誰來負擔是當事人意思自治的范疇,與合同的效力無關,因此,原告三峽公司關于稅款負擔條款應認定無效的主張不能成立;另一方面,由原告三峽公司代繳被告楊云桂的應繳個人所得稅,是原、被告雙方所簽借款協議約定的原告應承擔的合同義務,現原告在履行合同約定后又要求被告返還,違反了合同約定,有違誠信原則。因此,對原告要求被告返還原告已代繳的個人所得稅的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條、第八條、第四十四條、第五十二條、第六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第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慈利縣三峽天然氣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9296元,由原告慈利縣三峽天然氣有限公司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以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照對方當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湖南省張家界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李黎斌


              人民陪審員??黎開金


              人民陪審員??莫志勇


              二〇二〇年六月十六日


              法官助理吳亞瑋


              書記員朱月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


              第六條當事人行使權利、履行義務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


              第八條依法成立的合同,對當事人具有法律約束力。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履行自己的義務,不得擅自變更或者解除合同。


              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護。


              第四十四條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時生效。


              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應當辦理批準、登記等手續生效的,依照其規定。


              第五十二條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無效:


              (一)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訂立合同,損害國家利益;


              (二)惡意串通,損害國家、集體或者第三人利益;


              (三)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


              (四)損害社會公共利益;


              (五)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


              第六十條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全面履行自己的義務。


              當事人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根據合同的性質、目的和交易習慣履行通知、協助、保密等義務。


              《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


              第二條下列各項個人所得,應納個人所得稅:


              一、工資、薪金所得;


              二、個體工商戶的生產、經營所得;


              三、對企事業單位的承包經營、承租經營所得;


              四、勞務報酬所得;


              五、稿酬所得;


              六、特許權使用費所得;


              七、利息、股息、紅利所得;


              八、財產租賃所得;


              九、財產轉讓所得;


              十、偶然所得;


              十一、經國務院財政部門確定征稅的其他所得。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


              第六十四條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


              當事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證據,或者人民法院認為審理案件需要的證據,人民法院應當調查收集。


              人民法院應當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觀地審查核實證據。


              原告慈利縣三峽天然氣有限公司與被告楊云桂追償權糾紛一審民事裁定書


              發布日期:2020-06-24


              湖南省慈利縣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書


              (2020)湘0821民初251號


              本院于2020年6月16日對原告慈利縣三峽天然氣有限公司與被告楊云桂追償權糾紛一案作出的(2020)湘0821民初251號民事判決書中,存在筆誤,應予補正。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一款第七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二百四十五條規定,裁定如下:


              (2020)湘0821民初251號民事判決書中第5頁倒數第1行“書記員朱月”補正為“書記員楊芳”。


              審?判?長??李黎斌


              人民陪審員??黎開金


              人民陪審員??莫志勇


              二〇二〇年六月二十二日


              法官助理吳亞瑋


              書記員楊芳


              附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


              第一百五十四條裁定適用于下列范圍:


              (一)不予受理;


              (二)對管轄權有異議的;


              (三)駁回起訴;


              (四)保全和先予執行;


              (五)準許或者不準許撤訴;


              (六)中止或者終結訴訟;


              (七)補正判決書中的筆誤;


              (八)中止或者終結執行;


              (九)撤銷或者不予執行仲裁裁決;


              (十)不予執行公證機關賦予強制執行效力的債權文書;


              (十一)其他需要裁定解決的事項。


              對前款第一項至第三項裁定,可以上訴。


              裁定書應當寫明裁定結果和作出該裁定的理由。裁定書由審判人員、書記員署名,加蓋人民法章??陬^裁定的,記入筆錄。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


              第二百四十五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一款第七項規定的筆誤是指法律文書誤寫、誤算,訴訟費用漏寫、誤算和其他筆誤。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6-24
              來源: 湖南省慈利縣人民法院
              1234567891011 13
              小程序 掃碼進入小程序版
              小程序 掃碼進入學習更多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