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4wvh6"><acronym id="4wvh6"></acronym></li>

        1. <rp id="4wvh6"><acronym id="4wvh6"><u id="4wvh6"></u></acronym></rp>

            1. 判例錢勝文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6)贛0323刑初102號


              公訴機關蘆溪縣人民檢察院。


              被告單位江西省永泰化工有限公司,駐所地:江西省萍鄉市蘆溪縣科技工業園西區。


              訴訟代表人錢勝文,江西省永泰化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被告人錢勝文,男,1960年4月13日生,漢族,高中文化,江西省永泰化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住江西省萍鄉市蘆溪縣。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6年3月13日被取保候審?,F在家。


              辯護人葉文波,北京市兩高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謝寧,江西鴻天律師事務所律師。


              蘆溪縣人民檢察院以蘆檢刑訴[2016]100號起訴書、蘆檢刑訴[2017]1號追加起訴決定書指控被告單位江西省永泰化工有限公司、被告人錢勝文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分別于2016年12月1日、2017年2月23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分別于2017年1月6日、3月28日二次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蘆溪縣人民檢察院指派助理檢察員劉貴萍出庭支持公訴,被告單位江西省永泰化工有限公司、被告人錢勝文及其辯護人葉文波、謝寧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蘆溪縣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單位江西省永泰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永泰公司)生產的原材料中需要粗PTA廢料,因購買此類原材料沒有附帶增值稅專用發票,法定代表人錢勝文為了降低生產成本,通過收到的代開發票短信和電話,在與對方沒有發生實際業務的情況下,將票面信息通過短信方式告知對方,由對方按照要求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并郵寄給錢勝文,錢勝文到國稅局抵扣后,再按約定支付報酬。具體事實如下:


              1、2015年12月,錢勝文通過電話聯系自稱“楊某”的人,讓其虛開了16份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852200元,稅額為269123.13元,購買方為永泰公司,銷售方為南京修浩建材貿易有限公司,貨物名稱為PTA廢料。錢勝文將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在蘆溪縣國稅局進行了認證抵扣后支付了92610元給楊某。


              2、2016年1月,錢勝文通過電話聯系自稱姓趙的人,讓其虛開了25份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2824000元,稅額為410324.76元,購買方為永泰公司,銷售方為廣州鎂爾偲貿易有限公司,貨物名稱為PTA廢料。錢勝文將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在蘆溪縣國稅局進行了認證抵扣后支付了120000元給何某。


              3、2016年2月,錢勝文通過同案人詹某(另案處理)聯系一自稱姓劉(電話號碼135××××4200)的人,讓其虛開了3份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336960元,稅額為48959.99元,購買方為永泰公司,銷售方為上海黛吟實業有限公司,貨物名稱為PTA廢料。


              為證實上述犯罪事實,公訴機關當庭出示并宣讀了書證、證人證言、被告人供述等證據,認為被告單位永泰公司、被告人錢勝文違反發票管理法規,在沒有實際業務的情況下,三次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稅額達728407.88元,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之規定,應當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追究其刑事責任。提請本院依法判處。


              被告單位永泰公司對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實無異議。


              被告人錢勝文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實無異議,并當庭表示認罪。


              辯護人葉文波提出的辯護意見:1、虛開增值稅發票罪系目的犯,而非行為犯;2、被告單位永泰公司法定代表人錢勝文不具有騙取國家稅款的目的;3、被告單位永泰公司為了實現自己的正當稅權;4、如果合議庭認為被告人錢勝文某成犯罪,并要受到刑事處罰,其量刑時有如下情節:⑴有自首和立功情節,可減輕處罰;⑵根據2014年11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關于如何適用法發[1996]30號司法解釋數額標準問題的電話答復》,本案虛開增值稅稅款數額為728407.88元,屬數額較大,應當適應“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的量刑幅度;⑶初犯、無犯罪前科,曾積極為社會作出過貢獻,并屢獲殊榮,綜合以上,建議對其適應緩刑。


              辯護人謝寧提出的辯護意見:公訴機關指控被告單位永泰公司第一、二次犯罪事實僅有錢勝文的供述及證人曾某的陳述,未找到開票人楊某、趙某及開票的相關公司,證據不足。


              經審理查明,被告單位永泰公司為謀取不正當利益,擔任永泰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被告人錢勝文通過購買增值稅專用發票入賬和抵扣稅款。具體事實如下:


              一、2015年12月的一天,被告人錢勝文通過收到代開發票的短信和電話,聯系電話號碼為183××××7834自稱叫楊某的人,讓其虛開了16份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號碼為25864194-25864209),價稅合計1852200元,稅額為269123.13元,購買方為永泰公司,銷售方為南京修浩建材貿易有限公司,貨物名稱為PTA廢料。錢勝文將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在蘆溪縣國稅局進行了認證抵扣后,讓公司出納曾某于2016年1月7日通過其在中國農業銀行蘆溪縣支行的個人(6228xxXXXXX11)帳戶支付了92610元購票款至楊某在中國農業銀行的個人(6228xxXXXXxxx572)帳戶。


              二、2016年1月的一天,被告人錢勝文通過收到代開發票的短信和電話,聯系電話號碼為170××××8847自稱姓趙的人,讓其虛開了25份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號碼為22083645-22083669),價稅合計2824000元,稅額為410324.76元,購買方為永泰公司,銷售方為廣州鎂爾偲貿易有限公司,貨物名稱為PTA廢料。錢勝文將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在蘆溪縣國稅局進行了認證抵扣后,讓公司出納曾某分別于2016年2月3日、2月5日通過其在中國農業銀行的個人(6228xxXXXXX1)帳戶支付了120000元購票款至何某在中國農業銀行的個人(6228xxXXXXxxxXXX9)帳戶。


              三、2016年2月的一天,被告人錢勝文通過收到代開發票的短信和電話,聯系同案人詹某(另案處理),由詹聯系中介按照錢勝文的要求開具了3份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號碼為50572898-50572900),價稅合計336960元,稅額為48959.99元,購買方為永泰公司,銷售方為上海黛吟實業有限公司,貨物名稱為PTA廢料。錢勝文收到上述3份增值稅專用發票后未到蘆溪縣國稅局進行認證抵扣,也未支付購票款給詹某。


              另查明,被告人錢勝文于2016年3月12日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并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同時為公安機關抓獲同案人詹某提供線索。案發后,被告單位永泰公司已全額補繳稅款并繳納滯納金。


              上述事實,有下列證據證實:


              1、物證、書證


              (1)受案登記表,證實案件來源于永泰公司法定代表人錢勝文報案。


              (2)常住人口信息登記表、企業信息表、營業執照,證實被告人錢勝文的年齡、住址等基本身份信息;錢勝文系永泰公司法定代表人、其出資比例為95%。


              (3)辦案說明、情況說明,證實錢勝文于2016年3月12日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并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同時為公安機關抓獲同案人詹某提供線索。


              (4)抓獲經過,證實同案人詹某系傳喚到案。


              (5)辦案說明、現場照片,證實公安機關在廣州鎂爾偲貿易有限公司登記地址廣州市海珠區敦和路83號318房實地調查未查找到廣州鎂爾偲貿易有限公司。


              (6)扣押清單、移送清單(產品購銷合同、收據、送貨單等),證實永泰公司與南京修浩建材貿易有限公司、廣州鎂爾偲貿易有限公司、上海黛吟實業有限公司沒有實際業務往來。


              (7)認證結果通知書及清單,證實廣州鎂爾偲貿易有限公司開具給永泰公司的25份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號碼為22083645-22083669)、南京修浩建材貿易有限公司16份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號碼為25864194-25864209)抵扣聯經蘆溪縣國家稅務局認證無異常。


              (8)增值稅專用發票抵扣聯,證實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購買方、貨物、銷售方等信息,系虛開發票。


              (9)中國農業銀行回單,證實永泰公司通過公司出納曾某個人(622xx81581243xxx311)賬戶轉賬給何某中國農業銀行個人(6228xx0258961xxx179)賬戶60000元、楊某中國農業銀行個人(6228xx0258991xxx572)賬戶92610元購買增值稅專用發票款。


              (10)永泰公司2015年11月至2016年3月進出貨明細表及記賬憑證等賬目,證實永泰公司2015年12月購進原料1890噸、2016年1月購進原料840噸、2月購進719噸。與錢勝文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貨物數量相同。


              (11)客戶收付款入賬通知、完稅證明、稅收繳款書,證實永泰公司已補繳稅款、繳納滯納金共計538803.71元。


              (12)公安機關出具的證明,證明錢勝文無犯罪前科。


              關于辯護人提出公訴機關指控被告單位永泰公司第一、二次犯罪事實僅有被告人錢勝文的供述及證人曾某的陳述,未找到楊某、趙某及開票的相關公司,證據不足的辯護意見。經查,被告人錢勝文的供述,證人曾某的證言,購銷合同、已開具的41份增值稅專用發票、中國農業銀行轉賬記錄形成了一條完整的證據鏈,證實永泰公司在沒有與對方單位發生實際業務的情況下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其上述辯護意見與事實和證據不符,不予采信。


              本院認為,被告單位江西省永泰化工有限公司為謀取非法利益,違反發票管理法規,在沒有實際貨物購銷的情況下,讓他人為本單位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危害了國家的稅收征管制度,虛開的稅款額達728407.88元,屬數額較大。被告單位江西永泰化工有限公司、被告人錢勝文的行為均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公訴機關指控被告單位江西永泰化工有限公司、被告人錢勝文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關于辯護人提出虛開增值稅發票罪系目的犯,而非行為犯,被告單位永泰公司是為了實現自己的正當稅權,不具有騙取國家稅款的目的的辯護意見與事實和法律不符,不予采信。關于辯護人提出根據2014年11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關于如何適用法發[1996]30號司法解釋數額標準問題的電話答復》,本案屬數額較大,應當適應“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量刑幅度的辯護意見。經查,根據2014年11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關于如何適用法發[1996]30號司法解釋數額標準問題的電話答復》,為了貫徹罪刑相當原則,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件的量刑數額標準,可以不再參照適用1996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懲治虛開、偽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的決定>的若干問題的解釋》。在新的司法解釋制定前,對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件的定罪量刑標準,可以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騙取出口退稅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有關規定執行。即刑法第二百零五條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數額巨大的標準分別為50萬元、250萬元。本案虛開增值稅稅款數額為728407.88元,屬數額較大,適應“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量刑幅度,對辯護人的相關辯護意見予以采納。被告人錢勝文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并如實供述犯罪事實,系自首,可減輕處罰,對辯護人的相關辯護意見予以采納,其它辯護意見不予采納。鑒于被告江西省永泰化工有限公司于案發后積極向稅務部門補繳稅款,主動繳納滯納金。被告人錢勝文歸案后有悔罪表現,根據我國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并結合蘆溪縣社區矯正機構的調查評估意見,可給被告人錢勝文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對其適用非監禁刑,對辯護人的相關辯護意見予以采納。據此,根據本案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及對社會的危害程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六十一條、第六十七條、第七十二條、第七十三條第二、三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三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單位江西省永泰化工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罰金已預繳)。


              二、被告人錢勝文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西省萍鄉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 判 長?曾莉華


              審 判 員?文?招


              審 判 員?文?溪


              二〇一七年五月十二日


              代書記員?彭?敏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1-22
              來源:江西省蘆溪縣人民法院

              判例邵新兵與國家稅務總局如東縣稅務局城中稅務分局再審行政裁定書

              行 政 裁 定 書

              (2018)蘇行申1413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邵新兵,男,漢族,住如東縣。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國家稅務總局如東縣稅務局城中稅務分局,住所地如東縣掘港鎮日輝西路10號。

              法定代表人張建國,該分局局長。

              委托代理人吳金勇,該分局副局長。

              再審申請人邵新兵因訴原南通市如東地方稅務局第四稅務分局(以下簡稱原如東地稅局四分局)納稅行政處理一案,不服江蘇省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蘇06行終83號行政裁定,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邵新兵向本院申請再審稱:原審裁定的主要證據不足,證據未經質證或者系偽造;原南通市如東地方稅務局作出的東地稅復駁字(2016)第1號駁回行政復議申請決定書(以下簡稱1號駁回復議申請決定)錯誤;原審法院未開庭審理而直接裁定駁回其起訴,程序違法。請求本院撤銷原審裁定,依法再審。

              本院經審查,原審裁定認定事實清楚,本院依法予以確認。

              本院另查明,根據黨中央、國務院《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的要求和國家稅務總局江蘇省稅務局的統一部署,原江蘇省如東縣國家稅務局和南通市如東地方稅務局于2018年7月20日正式合并成立國家稅務總局如東縣稅務局。2018年10月30日,國家稅務總局如東縣稅務局公告成立國家稅務總局如東縣稅務局城中稅務分局等派出機構。

              本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十六條第六款的規定,行政機關被撤銷或者職權變更的,繼續行使其職權的行政機關是被告。故國家稅務總局如東縣稅務局城中稅務分局是本案的適格被申請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八十八條第一款規定,納稅人、扣繳義務人、納稅擔保人同稅務機關在納稅上發生爭議時,必須先依照稅務機關的納稅決定繳納或者解繳稅款及滯納金或者提供相應的擔保,然后可以依法申請行政復議;對行政復議決定不服的,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訴。本案中,再審申請人邵新兵要求原如東地稅局四分局退還其多繳納的個人所得稅,但原如東地稅局四分局認為已按照政策規定退還了邵新兵個人所得稅,故邵新兵與原如東地稅局四分局系在納稅上發生爭議,根據前款規定,該爭議屬于復議前置情形。邵新兵于2016年4月29日向原南通市如東地方稅務局提起復議申請,原南通市如東地方稅務局認為邵新兵于2014年8月11日知曉不予退稅的調查報告,于2016年4月29日申請行政復議,超過了復議期限,于2016年6月28日作出1號駁回復議申請決定。1號駁回復議申請決定從性質上屬于對行政復議申請的程序性駁回,未對被申請復議的行政行為合法性作出實體性評判和處理。

              原《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

              綜上,邵新兵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一條規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一十六條第二款的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邵新兵的再審申請。

              審判長??倪志鳳

              審判員??張世霞

              審判員??楊?述

              二〇一九年十月十五日

              書記員??王雅露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1-20
              來源: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

              判例上海春城光電科技有限公司與上海市國家稅務局第一稽查局稅務一審行政裁定書

              行 政 裁 定 書


              (2017)滬0101行初225號


              原告上海春城光電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金山區。


              法定代表人錢成。


              委托代理人張鵬,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何兵,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上海市國家稅務局第一稽查局,住所地上海市。


              法定代表人楊富勇。


              原告上海春城光電科技有限公司訴被告上海市國家稅務局第一稽查局稅務行政處理一案,本院于2017年4月11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理,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訴稱,2016年11月24日被告在其官網上發布滬國稅一稽公(2016)3號送達公告,向原告送達滬國稅一稽處(2016)10024號行政處罰決定書,對原告已補繳的稅款加收滯納金。原告認為,其已經因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人民法院判處罰金人民幣300,000元,被告再以同一違法行為對原告作出行政處罰違反了一事不二罰原則。另,被告作出行政處罰決定前未作告知及聽取原告申辯,程序違法,也沒有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八十八條第二款的規定正確告知救濟途徑。故訴請撤銷被告作出的滬國稅一稽處(2016)10024號行政處罰決定。


              被告辯稱,滬國稅一稽處(2016)10024號稅務處理決定并非行政處罰,滬國稅一稽公(2016)3號送達公告存在筆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八十八條第一款的規定,本案屬于行政復議前置。原告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不符合起訴條件,故請求裁定駁回原告的起訴。


              經查明,被告于2016年10月25日對原告作出滬國稅一稽處(2016)10024號稅務處理決定,載明:鑒于原告已補繳了增值稅18,641,227.67元,城建稅186,412.28元,教育費附加559,236.83元,地方教育附加372,824.55元,河道費186,412.28元,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三十二條的規定,對上述查補的各項稅款加收滯納金。原告若同被告在納稅上有爭議,必須先依照該決定的期限繳納稅款及滯納金或者提供相應的擔保,然后向上海市國家稅務局申請行政復議。因向原告郵寄送達被訴稅務處理決定書遭退件,被告遂于11月24日公告送達。在公告文書中,被告將被訴稅務處理決定書記載為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原告獲悉后即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


              本院認為,公民、法人或其他組織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應當符合法定的起訴條件。被訴的滬國稅一稽處(2016)10024號稅務處理決定從其內容來看確系納稅決定,非行政處罰。送達公告雖將被訴納稅決定錯誤記載為行政處罰決定,但主要處理內容并未改變,故該筆誤并不因此導致被訴行政行為的性質發生變化。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八十八條第一款之規定,納稅人應當先依法申請行政復議,對行政復議決定不服的,方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訴。據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第一款第(五)項、第二款的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原告上海春城光電科技有限公司的起訴。


              案件受理費人民幣50元,不再收取。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書送達之日起十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上海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馬金銘


              代理審判員??陳佳瑩


              人民陪審員??路真誠


              二〇一七年五月五日


              書?記?員??王?穎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


              第八十八條納稅人、扣繳義務人、納稅擔保人同稅務機關在納稅上發生爭議時,必須先依照稅務機關的納稅決定繳納或者解繳稅款及滯納金或者提供相應的擔保,然后可以依法申請行政復議;對行政復議決定不服的,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訴。


              當事人對稅務機關的處罰決定、強制執行措施或者稅收保全措施不服的,可以依法申請行政復議,也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訴。


              當事人對稅務機關的處罰決定逾期不申請行政復議也不向人民法院起訴、又不履行的,作出處罰決定的稅務機關可以采取本法第四十條規定的強制執行措施,或者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三條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經立案的,應當裁定駁回起訴:


              (一)不符合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九條規定的;


              (二)超過法定起訴期限且無正當理由的;


              (三)錯列被告且拒絕變更的;


              (四)未按照法律規定由法定代理人、指定代理人、代表人為訴訟行為的;


              (五)未按照法律、法規規定先向行政機關申請復議的;


              (六)重復起訴的;


              (七)撤回起訴后無正當理由再行起訴的;


              (八)行政行為對其合法權益明顯不產生實際影響的;


              (九)訴訟標的已為生效裁判所羈束的;


              (十)不符合其他法定起訴條件的。


              人民法院經過閱卷、調查和詢問當事人,認為不需要開庭審理的,可以逕行裁定駁回起訴。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1-20
              來源: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

              判例(2018)蘇行申1413號邵新兵與國家稅務總局如東縣稅務局城中稅務分局再審行政裁定書

              行 政 裁 定 書


              (2018)蘇行申1413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邵新兵,男,漢族,住如東縣。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國家稅務總局如東縣稅務局城中稅務分局,住所地如東縣掘港鎮日輝西路10號。


              法定代表人張建國,該分局局長。


              委托代理人吳金勇,該分局副局長。


              再審申請人邵新兵因訴原南通市如東地方稅務局第四稅務分局(以下簡稱原如東地稅局四分局)納稅行政處理一案,不服江蘇省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蘇06行終83號行政裁定,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邵新兵向本院申請再審稱:原審裁定的主要證據不足,證據未經質證或者系偽造;原南通市如東地方稅務局作出的東地稅復駁字(2016)第1號駁回行政復議申請決定書(以下簡稱1號駁回復議申請決定)錯誤;原審法院未開庭審理而直接裁定駁回其起訴,程序違法。請求本院撤銷原審裁定,依法再審。


              本院經審查,原審裁定認定事實清楚,本院依法予以確認。


              本院另查明,根據黨中央、國務院《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的要求和國家稅務總局江蘇省稅務局的統一部署,原江蘇省如東縣國家稅務局和南通市如東地方稅務局于2018年7月20日正式合并成立國家稅務總局如東縣稅務局。2018年10月30日,國家稅務總局如東縣稅務局公告成立國家稅務總局如東縣稅務局城中稅務分局等派出機構。


              本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十六條第六款的規定,行政機關被撤銷或者職權變更的,繼續行使其職權的行政機關是被告。故國家稅務總局如東縣稅務局城中稅務分局是本案的適格被申請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八十八條第一款規定,納稅人、扣繳義務人、納稅擔保人同稅務機關在納稅上發生爭議時,必須先依照稅務機關的納稅決定繳納或者解繳稅款及滯納金或者提供相應的擔保,然后可以依法申請行政復議;對行政復議決定不服的,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訴。本案中,再審申請人邵新兵要求原如東地稅局四分局退還其多繳納的個人所得稅,但原如東地稅局四分局認為已按照政策規定退還了邵新兵個人所得稅,故邵新兵與原如東地稅局四分局系在納稅上發生爭議,根據前款規定,該爭議屬于復議前置情形。邵新兵于2016年4月29日向原南通市如東地方稅務局提起復議申請,原南通市如東地方稅務局認為邵新兵于2014年8月11日知曉不予退稅的調查報告,于2016年4月29日申請行政復議,超過了復議期限,于2016年6月28日作出1號駁回復議申請決定。1號駁回復議申請決定從性質上屬于對行政復議申請的程序性駁回,未對被申請復議的行政行為合法性作出實體性評判和處理。


              原《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十三條第二款規定,復議機關不受理復議申請或者在法定期限內不作出復議決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不服,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據此,復議前置情形下,復議機關不受理復議申請或者在法定期限內不作出復議決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不服,起訴的對象應是復議機關的不予受理決定或者在法定期限內不作出復議決定的行政不作為行為,而不能是原行政行為。復議前置的案件,應當在行政復議機關對原行政行為經過合法性和合理性審查并作出復議決定后,行政相對人才可以對原行政行為起訴。由于案涉納稅爭議未進入行政復議的實體性評判和處理,邵新兵的起訴依法應予以駁回,原審法院裁定駁回邵新兵的起訴并無不當。


              綜上,邵新兵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一條規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一十六條第二款的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邵新兵的再審申請。


              審判長??倪志鳳


              審判員??張世霞


              審判員??楊?述


              二〇一九年十月十五日


              書記員??王雅露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1-20
              來源: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

              判例陳心榮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6)滬02刑初103號


              公訴機關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


              被告人陳心榮,男,1974年2月11日出生,漢族,戶籍地廣東省汕頭市,住廣東省東莞市。


              辯護人翟建、朱海斌,北京大成(上海)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起訴指控被告人陳心榮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一案,于2016年11月10日以滬檢二分刑訴[2016]91號起訴書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指派檢察員陳3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陳心榮及其辯護人翟建、朱海斌均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公訴機關起訴指控:被告人陳心榮系粵誠公司、千都公司的實際控制人。2015年初,陳心榮授意公司業務經理朱曉剛(另案處理),通過互聯網聯系到呂耀正(另案處理),在無任何真實業務往來的情況下,以支付開票費的方式向其購買增值稅專用發票,并找到上海乾夕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乾夕公司”)的王某1(另案處理)為其過票,即先由呂耀正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至乾夕公司,再由乾夕公司開票至粵誠公司和千都公司。


              2015年3月至同年7月,經呂耀正介紹并由朱曉剛一方支付開票費,通過廣西俊得源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俊得源公司”)、淮南市鼎聚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鼎聚公司”)、廣西錦泓金屬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錦泓公司”)、天津市澳利嘉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澳利嘉公司”)等四家公司,在無真實業務往來的情況下,向乾夕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1,119份,價稅合計人民幣(以下均為人民幣)1.27億余元,稅額1,856萬余元。同期,粵誠公司、千都公司在無真業務往來的情況下,非法收受乾夕公司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333份,價稅合計1.02億余元,稅額1,480余萬元,已全部申報抵扣。


              在上述虛開過程中,被告人陳心榮及朱曉剛等人為了掩蓋犯罪事實,先把涉案資金匯入開票公司,之后再由開票公司把資金回流至呂耀正、朱曉剛等人控制的劉某1、曹某某、羅某某等個人銀行賬戶。


              2016年7月14日,被告人陳心榮被公安機關傳喚到案。


              為證實上述指控事實,公訴機關當庭出示和宣讀了證人王某1、滕某某、姜某、張某某、劉某1、曹某某、呂某某等人的證言;同案被告人朱曉剛的供述;上海市嘉定區國家稅務局稽查局《抵扣證明》、增值稅專用發票復印件,《應收賬款明細賬》、《記賬憑證》、《銀行業務回單》;銀行賬戶信息、交易明細;上海司法會計中心《司法會計鑒定意見》;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扣押決定書》、《扣押清單》、《受案登記表》、《到案經過》、上海星辰電子數據司法鑒定中心《司法鑒定檢驗報告書》、相關QQ聊天記錄及被告人陳心榮戶籍資料、到案后的供述等證據。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陳心榮在無真實業務的情況下,介紹他人虛開和讓他人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提請本院依法審判。


              被告人陳心榮否認指使朱曉剛讓他人為千都公司、粵誠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辯稱其行為不構成犯罪。


              陳心榮的辯護人提出,公訴機關僅憑同案被告人朱曉剛的供述及兩人的QQ聊天記錄,起訴指控陳心榮指使朱曉剛讓他人為千都公司、粵誠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即便存在前述讓他人為兩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實,但陳心榮主觀上不具有騙取國家稅款的目的,亦不構成犯罪。


              經審理查明,粵誠公司系2011年6月設立的有限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陳心武,千都公司系2014年9月設立的一人有限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胡德華,陳心榮為上述兩公司實際控制人。2015年3月至7月間,陳心榮授意公司業務經理朱曉剛并通過呂耀正介紹,在無真實業務往來的情況下以支付開票費及通過偽造購銷合同、提貨單、虛假走賬等方式,讓俊得源公司、鼎聚公司、錦泓公司、澳利嘉公司等四家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至乾夕公司,并由該公司為其過票后虛開給千都公司、粵誠公司。經司法鑒定,上述四家公司共計向乾夕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119份,價稅合計1.27億余元,稅額1,856萬余元。截止2015年8月,乾夕公司已向稅務部門申報抵扣稅款1,767萬余元。同期,乾夕公司向千都公司、粵誠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333份,價稅合計1.02億余元,稅額1,480余萬元,上述發票已全部申報抵扣。


              2016年7月14日,被告人陳心榮被公安機關傳喚到案,其到案后曾供述基本涉案事實,后又否認上述事實。


              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


              1、證人朱某某的證言,同案被告人朱曉剛的供述、《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證》等證據證實,涉案粵誠公司、千都公司的成立及兩公司實際控制人陳心榮授意朱曉剛,并通過呂耀正介紹,在無真實業務往來的情況下,以支付開票費的方式將向俊得源等公司購買增值稅專用發票,通過乾夕公司過票后虛開至粵誠公司和千都公司。


              2、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受案登記表》、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受案登記表》、證人王某1、滕某某、姜某、張某某、劉某1、曹某某、茅某某、羅某某、劉某2、陳某1、陳某2等人的證言,《檔案機讀材料》、《營業執照》增值稅專用發票復印件、《認證結果清單》、《記賬憑證》、《購銷合同》、提貨單、送貨單、《提貨委托書》、出庫單,招商銀行上海瑞虹支行等銀行開戶資料等證據證實:2015年3月至同年7月,粵誠公司、千都公司在無真實業務往來的情況下以支付開票費及偽造相應的購銷合同、虛假走賬的方式,讓俊得源公司、鼎聚公司、錦泓公司、澳利嘉公司等四家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至乾夕公司,并由該公司為其過票后虛開給千都公司、粵誠公司。


              3、上海司法會計中心《司法審計報告書》、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出具的《抵扣證明》、增值稅專用發票復印件、《應付賬款明細賬》、《記賬憑證》、《銀行業務回單》等證據證實,2015年3月至7月,俊得源公司等四家公司共計向乾夕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119份,價稅合計1.27億余元,稅額1,856萬余元。截止2015年8月,乾夕公司已向稅務部門申報抵扣稅款1,767萬余元。同期,乾夕公司向千都公司、粵誠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333份,價稅合計1.02億余元,稅額1,480余萬元,上述發票已全部申報抵扣。


              4、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扣押決定書》、《扣押清單》、上海星辰電子數據司法鑒定中心《司法鑒定檢驗報告書》、相關聊天記錄等證據證實,案發后司法鑒定部門對朱曉剛持有的筆記本電腦、手機依法進行鑒定,并提取相關聊天記錄進行固定保全。


              5、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出具的《到案經過》,被告人陳心榮的戶籍資料證實,被告人陳心榮的到案經過及其身份情況。


              以上證據均經當庭出示、辨認、質證等法庭調查程序查證屬實,應予確認。


              本院認為,被告人陳心榮伙同他人,違反增值稅專用發票管理法規,在無真實業務的情況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依法應予懲處。公訴機關指控陳心榮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事實清楚,定罪準確。經查,千都公司、粵誠公司的法人雖不是陳心榮,但同案被告人朱曉剛的供述、證人朱某某的證言,QQ聊天記錄可以證實,上述兩公司均系陳心榮實際控制,而其授意朱曉剛,并通過呂耀正介紹,讓無真實業務往來的俊得源公司等四家公司通過乾夕公司走票的方式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至千都公司、粵誠公司。同時為掩蓋上述無真實業務的事實,陳心榮又伙同朱曉剛等人虛構相關購銷合同,并先將涉案資金匯入開票公司,再回流至由陳心榮、朱曉剛控制的多個個人賬戶內。陳心榮的上述行為符合“沒有貨物購銷而讓他人為自己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情形,屬于法律規定的“讓他人為自己虛開”。陳心榮的行為符合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犯罪構成特征,應以犯罪論處。被告人陳心榮否認犯罪的辯解及辯護人的相關意見,與查證的事實不符,不予采納。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五十五條第一款、第五十六條第一款、第五十三條及第六十四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陳心榮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剝奪政治權利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十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7月14日起至2030年7月13日止。罰金自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個月內繳納。)


              二、違法所得予以追繳,不足部分責令退賠。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審?判?長??夏稷棟


              審?判?員??管勤鶯


              人民陪審員??陳元旦


              二〇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


              書?記?員??劉?瓊


              附:相關法律條文


              附:相關的法律條文


              一、《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零五條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單位犯本條規定之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是指有為他人虛開、為自己虛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介紹他人虛開行為之一的。


              第二十五條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五十五條剝奪政治權利的期限,除本法第五十七條規定外,為一年以上五年以下。


              ……


              第五十六條對于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分子應當附加剝奪政治權利;對于故意殺人、強奸、放火、爆炸、投毒、搶劫等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的犯罪分子,可以附加剝奪政治權利。


              ……


              第五十三條罰金在判決指定的期限內一次或者分期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對于不能全部繳納罰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時候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以執行的財產,應當隨時追繳。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災禍繳納確實有困難的,可以酌情減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四條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1-18
              來源: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判例周云峰受賄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9)京03刑初14號


              公訴機關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三分院。


              被告人周云峰,男,39歲,漢族,出生地湖北省南漳縣,大學??莆幕?,案發前系北京楚匯企業咨詢管理有限公司經理,戶籍所在地湖北省南漳縣;因涉嫌犯行賄罪于2018年5月10日被采取留置措施,同年8月1日被逮捕;現羈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辯護人胡永平,北京市地平線律師事務所律師。


              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三分院以京三分檢職檢刑訴[2019]3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周云峰犯行賄罪,于2019年1月25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三分院指派檢察員姜雨奇、檢察官助理郭德勇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周云峰及其辯護人胡永平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三分院指控:2011年,北京市人民政府出臺了房屋限購政策,非京籍人員需要連續繳納五年社?;騻€人所得稅方可取得購房資格。2016年9月至2017年3月間,周云峰通過劉某1(另案處理)請托國家稅務機關工作人員,違規為463名非京籍人員辦理補繳五年個人所得稅業務,其中375人通過購房資格審核,328人在京購買了房產。在此期間,周云峰收取15名前手中介人員人民幣3345.1455萬元,其中,魏某、王某1等5名中介人員(另案處理)已確認其各自為實現補稅目的的轉賬合計人民幣2169.2萬元,周云峰通過轉賬方式支付給劉某1好處費1817.7萬元,個人留存351.5萬元。周云峰于2018年5月10日在其住所被北京市朝陽區監察委員會查獲歸案。


              針對指控的事實,公訴機關當庭宣讀和出示了書證、證人證言、被告人供述與辯解等證據材料,認為被告人周云峰為幫不符合在京購房條件的非京籍人員騙取購房資格,通過劉某1請托國家工作人員,給予劉某1和國家工作人員財物,情節特別嚴重,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三百九十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行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提請本院依法懲處。


              被告人周云峰對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不持異議,但辯稱其系委托劉某1代辦補繳個人所得稅業務,不構成行賄罪。


              被告人周云峰辯護人的辯護意見是:周云峰沒有共同行賄的故意和行為,周云峰有償委托劉某1代辦個稅補繳業務雖系違規,但不具有刑事處罰性;即使認定周云峰構成行賄罪,周云峰在共同犯罪中系從犯,又供述魏某等人委托周云峰代辦補繳個人所得稅的事實,具有立功情節,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希望法庭對周云峰從輕、減輕處罰。


              經審理查明:2011年,北京市人民政府出臺了文件,規定持有本市有效暫住證在本市沒擁有住房且連續5年(含)以上在本市繳納社會保險或個人所得稅的非本市戶籍居民家庭,限購一套住房。2016年9月至2017年3月間,被告人周云峰通過劉某1(另案處理),利用郝某等國家稅務機關工作人員職務上的便利,為不符合條件的非京籍人員違規補繳五年個人所得稅,并收取王某1等人(另案處理)給予的好處費人民幣2169.2萬元(以下幣種均為人民幣)。周云峰將其中1817.7萬元轉賬給劉某1,個人截留351.5萬元。后因部分補繳人員補繳未能成功,劉某1退給周云峰200萬元,周云峰退給王某1等人399.1萬元。2018年5月10日,被告人周云峰在家中被北京市朝陽區監察委員會查獲歸案。


              上述事實,有公訴機關當庭出示的以下證據予以證實:


              (一)證人證言


              1.證人劉某1的證言證明:周云峰是其老鄉,在北京辦理社會保險代扣和代繳業務。2016年七八月份,周云峰問其能不能做個人所得稅補繳業務,其通過朋友給雙井稅務所的黃某打電話咨詢該事宜,黃某說辦不了。9月份中旬,周云峰跟其說地稅局更換了金稅三期系統,讓其再問一問。其問過黃某后就跟周云峰說可以試一試,周云峰把他妻子李某的身份證給其了,其順便把其身份證也拿著,就去找黃某了。到了稅務所之后黃某帶其去郝某的辦公室辦理補稅業務,并辦理成功了。周云峰告訴其還有很多需要辦理補稅業務的,并給其客戶資料,其就找郝某操作補稅業務,后來郝某覺得累了,就教其如何操作,其就在電腦上自己操作了。其公司員工郭某和蘭某也去過稅務所幫其辦理過補稅業務,稅款都是由郭某幫其在電腦上通過網銀操作的。其都是在郝某一層辦公室和補錄室辦理補稅業務。2016年10月中旬到2017年3月初,其辦理了大概有400多筆業務,每筆業務其開始收周云峰8萬元,后來逐步降價。錢款都是周云峰使用他個人和吳某賬戶轉到其工商銀行賬戶,其留下一部分錢款,剩下的錢其轉給了劉某2。其總共收了周云峰大約1700多萬元,繳稅大概100萬元,給劉某2大概900多萬元。補稅業務辦不成之后其退給周云峰大概300多萬元,


              2.證人郝某、黃某、劉某2的證言證明:2016年四五月份,劉某1通過他人認識黃某,劉某1詢問黃某是否可以辦理補繳個人所得稅業務,并稱有很多客戶需要辦理該業務,可以從中掙錢。黃某詢問郝某后得到否定的回答,黃某便告知了劉某1。劉某1后告訴黃某金稅三期上線,可以辦理該業務,黃某便帶著劉某1找到郝某給李某和劉某1辦理違規補稅業務。幾天后,劉某1給了劉某25萬元,黃某和劉某2約定二人各留1.5萬元,給郝某2萬元。劉某1后通過黃某找郝某辦理補繳個人所得稅業務,因為業務量巨大,之后郝某便在補錄室使用個人口令和曾某、王某某口令登陸系統,教會劉某1操作,由劉某1或者蘭某、郭某在系統上操作補繳個人所得稅業務。劉某1將錢款交給劉某2,劉某2截留一部分后,取出現金交給黃某,再由黃某和郝某分配,黃某和郝某拿到現金后交由各自妻子存現。后業務辦不成了,黃某和劉某2各將25萬元共50萬元通過劉某2轉賬退還給劉某1,黃某又退還15萬元現金給劉某2。


              3.證人李某(周云峰妻子)的證言證明:2016年10月至2017年2月,中介人員魏某、王某1找到周云峰,說有外地來京人員想要補繳個人所得稅用于購房。周云峰就找到劉某1,劉某1說能辦,但是其和周云峰不清楚劉某1怎么辦理的。其郵箱里名為“補稅詳情”的文件,是周云峰發給其讓其記賬的。表單里有客戶姓名、中介等內容,總價是給周云峰的價格,已付款項是中介人員給周云峰的第一筆費用,未付款項是辦成之后再結算的尾款,辦理者是和周云峰對接的下家。


              4.證人王某1的證言證明:其于2013年左右認識了周云峰,周云峰是做社會保險和個人所得稅補繳業務的。其認識很多房屋中介,他們說有些外地人想要買房子,但是不滿足連續五年繳稅的條件。2016年下半年其聽周云峰說可以補繳五年個人所得稅,其就通過周云峰辦理這個事情。2016年10月至2017年3、4月,其一共給周云峰介紹了47人辦理個稅補繳業務,程序就是其將補繳人的身份證復印件通過微信轉給周云峰,錢款按照周云峰的要求轉到吳某賬戶,周云峰收到錢以后5個工作日,就可以打印完稅證明了。其于2016年至2017年間共轉賬給吳某300余萬元,后有些客戶沒有獲得購房資格,周云峰給其退了40萬元左右。


              5.證人姚某的證言證明:其做房產銷售工作。2012年下半年,其在百度搜索怎么補繳社會保險,就搜到了周云峰的公司可以補繳社會保險,于是其就認識了周云峰。2016年10月至2017年3月,其找周云峰辦過六七筆補繳個人所得稅業務,最開始他收其每筆14萬元或12萬元,后來降到每筆三四萬元,其多收客戶5000元或1萬元作為手續費。其付款給周云峰的錢都是轉賬給吳某。2017年3月有一些客戶打出了完稅證明但是買房資格沒有通過,其給上家退過3筆款共計15萬元,后來周云峰退給其不到7萬元。


              6.證人王某2的證言證明:其于2016年至2017年間做房地產銷售主管。2016年下半年,其通過王某1認識的周云峰,周云峰說可以幫人補繳個人所得稅獲得購房資格,只需要客戶提供身份證復印件就能辦理,每個客戶需要4萬元。其就把客戶的身份證復印件通過QQ郵箱發給周云峰,把錢款通過農業銀行手機網銀轉給吳某的賬戶。后來沒有辦成,周云峰就把錢全部退給其了,其將錢全部退給了客戶。


              7.證人張某1的證言證明:其做短期資金貸款業務。2016年,有客戶提出需要獲得購房資格。其知道周云峰能通過補繳五年個人所得稅獲取購房資格,就把客戶介紹給了他,每個人收取一定的費用,其留下一部分,剩下給周云峰。其一共給16名客戶補繳了稅款,其給吳某賬戶一共轉了136萬元。2017年春節左右,因為做的人太多,其感覺風險比較大,就不再做了。


              8.證人王某3的證言證明:其于2012年與周云峰認識,周云峰稱可以通過補繳個人所得稅的方式給沒有買房資格的外地人辦理買房資格,如果補繳不成功或者核驗沒有通過,可以給客戶全額退款。2016年10月下旬至2017年3月中旬其找到周云峰辦理此事,周云峰給其的報價是每人16萬元手續費。辦理流程是客戶將身份證復印件或照片傳給其,同時將錢轉給其或者其表弟孫某,其將資料轉給孫某,讓他與周云峰聯系,通過孫某將錢款轉給周云峰。其一共給大約100人左右辦過這項業務,通過孫某的賬戶給周云峰轉了400萬元左右,后因為有些客戶補繳不成功或者沒有通過核驗,周云峰退給其200萬元左右,其都全額退給了客戶。


              9.證人孫某證言證明:2016年10月至2017年3月,王某3通過周云峰給很多需要在北京購買房產的外地人員做了補繳個人所得稅的業務,其也參與了。王某3讓其用郵箱將補繳人的身份信息發給周云峰,同時用其銀行賬戶給周云峰轉賬。其與王某3一共辦理了119個客戶,其轉給周云峰445.4萬元。2017年4月份,很多補繳人沒有買成房子,找王某3退款,王某3就讓其找周云峰退款,周云峰一共退給其225.5萬元。其不知道周云峰是怎么辦成補稅業務的,但是肯定不是通過正常途徑,大概是通過稅務局來完成的。其給客戶辦理此項業務時只需要身份證正反面的照片。


              10.證人張某2的證言證明:其于2016年至2017年做房地產銷售工作。2016年下半年,有客戶想買房但是沒有購房資格,其通過小廣告聯系到周云峰,他說可以通過補繳五年個人所得稅的方式辦理購房資格,補稅時只需要客戶的身份證正反面照片。2016年九十月份至2017年一二月份,其一共通過周云峰給19人辦理過補繳業務。其一共給周云峰賬戶轉賬176萬元,周云峰給其退款9萬元。周云峰具體是如何辦理的其不清楚,應該是找稅務部門的人。


              11.證人魏某的證言證明:其之前做房產銷售工作認識了周云峰。2016年10月左右,周云峰告訴其能代理補繳五年個人所得稅業務。其先找了兩個補繳人在周云峰那里試了一下,成功后就開始大量辦理補繳業務。其一般是先問周云峰辦理補稅的價格是多少,然后再加上一些錢告訴補繳人。其將補繳人身份證照片或者掃描件整理好通過其郵箱發給周云峰,周云峰十至十五天會告訴其補完稅了,其就通知補繳人帶著身份證去地稅所打印稅單。其一般是通過自己工商銀行賬戶轉賬給周云峰指定的吳某賬戶。2017年3月左右,北京出臺了新的政策,這個業務辦不成了,很多客戶來找其退錢,其就找到周云峰讓他把錢退給其。其通過郵件發給周云峰辦理補稅業務的大概有二百人左右,其中大概有40多人沒有辦成,20多人因為沒有通過購房資格最后退款了。其共向吳某賬戶轉款1100余萬元,周云峰通過吳某賬戶向其退款120余萬元,通過周云峰賬戶退款40余萬元,用現金向其退款六七十萬元。


              12.證人張某3有的證言證明:2016年底,其兒子和其侄子想買房但不滿足在北京購房的條件,其就找到了朋友王某1,王某1說可以通過補繳個人所得稅的方式,價格是每人8萬元。其將兒子和侄子的身份證復印件給了王某1,后王某1告訴其辦完了,其就到稅務局打印了其兒子的完稅證明,并將錢轉給了王某1。2017年兩會后,國家出臺新政策,其兒子不符合政策要求,王某1退給其8萬元。其侄子已經獲得了購房資格并成功購房。


              13.證人曹某的證言證明:其于2016年認識的王某1。2017年2月,其朋友肖某想通過補繳五年個人所得稅的方式獲得買房資格,其聽說王某1能辦,需要5萬元。其就把肖某轉給其的5萬元給王某1轉了4.5萬元,后王某1辦成了,肖某也成功買房了。2017年3月,肖某介紹關勁濤找其也想補繳五年個人所得稅,其收了關勁濤6萬元,轉給王某14.5萬元,也給關勁濤補繳了個人所得稅,后國家出新政策了,補完稅買不了房,關勁濤讓其退款。其辦理這兩筆業務都是當事人將身份證復印件微信發給其,其再微信轉給王某1。其不清楚王某1怎么辦理的補稅業務。


              14.證人王某4證言證明:2016年下半年,其聽說張某1能夠補繳個人所得稅獲得在京購房資格,其就與張某1聯系給其父親和其補繳了個稅。其一共給張某1轉了兩筆錢共22萬,并提交了身份證號碼。后來其和其父親獲得了北京購房資格并在京購了房。


              (二)書證


              1.干部履歷表、干部任免審批表、崗位職責說明等證明:黃某于2004年1月至2016年11月在北京市朝陽區地方稅務局雙井稅務所擔任科員,2016年11月至案發在北京市朝陽區地方稅務局勁松稅務所擔任科員,負責十八里店鄉轄區范圍內部分企業的稅源管理。郝某于2014年12月至2016年11月在北京市朝陽區地方稅務局第七稅務所擔任主任科員,2016年11月至案發在北京市朝陽區地方稅務局勁松稅務所擔任主任科員、副主任科員。2016年郝某在第七稅務所納稅服務崗負責代開發票、申報納稅、完稅證明開具等工作。


              2.北京市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貫徹落實國務院辦公廳文件精神進一步加強本市房地產市場調控工作的通知》、北京市住房和建設委員會《關于落實本市住房限購政策有關問題的通知》等證據證明:北京市自2011年2月起,對非京籍人員在京購房有嚴格限制,非京籍人員必須在京連續繳納個人所得稅或社會保險滿五年才有資格在京購房。


              3.北京市房地產市場管理事務中心2018年7月出具的《關于本市購房資格審核中“連續5年在本市繳納個人所得稅”審核標準的復函》、《安居北京購房指南》證明,2017年3月22日以前,北京市購房資格審核中“連續5年在本市繳納個人所得稅”的審核標準為:自申請年的上一年開始往前推算連續五年,每年至少有一次繳納不為零的個人所得稅記錄,繳納年份不能中斷,補繳無效。


              4.北京市朝陽區地方稅務局出具的情況說明證明:自然納稅人個人所得稅自行納稅申報需要提交的資料,包括:《個人所得稅自行納稅申報表(A)表》3份、《個人所得稅基礎信息表(B表)》3份(初次申報或在信息發生變化時填報)、個人有效身份證件原件及復印件、其他能夠證明納稅人收入、財產原值、相關稅費的有關資料。


              5.《北京市地方稅務局關于印發信息系統運行維護管理規范》、朝陽區地方稅務局出具的情況說明等證明:朝陽區地稅系統對稅務信息系統用戶名和口令的使用有明確規定,使用人員必須使用自己的用戶名和口令登陸,嚴禁使用他人的用戶名及口令登錄系統。不允許社會人員等非稅務干部使用稅務干部的口令、密碼登陸地稅系統進行相關稅務業務操作。原朝陽區地方稅務局勁松稅務所424室、朝陽地稅七所101室辦公電腦只能由稅務人員操作,非稅務人員不允許操作。


              6.劉某1與周云峰辦理的違規補繳人名單、個稅補錄對象清單、劉某1等463名違規補繳人購房資格審核及購房情況、朝陽區監察委出具的情況說明、北京市房地產市場管理事務中心出具的復函等證據證明:2016年9月至2017年3月,郝某、黃某、劉某2、劉某1使用郝某、曾某、王某某稅務系統用戶名共計為463名非京籍人員補繳了5年個人所得稅,其中375人通過購房資格審核,有328人獲得了購房資格并簽約購房,購房合同金額為43億多元。上述補稅的非京籍人員購買住房并辦理網簽期間,按連續5年在本市繳納個人所得稅家庭網簽套數為0.96萬套,成交面積為98.45萬平方米,網簽金額383.15億元。


              7.朝陽區監察委出具的《情況說明》及《劉某1微信語音聊天記錄》證明,2016年9月至2017年3月,劉某1使用該手機中的微信聊天軟件,通過語音聊天、發送文字信息的方式,與周云峰合作辦理補繳個稅業務的情況。


              8.司法鑒定意見書、司法鑒定意見補充書,結合涉案吳某、周云峰、劉某1等人銀行交易明細證明:涉案期間,周云峰共收到王某1等五人為實現補稅目的的轉賬金額為2169.2萬元,之后周云峰轉給劉某11817.7萬元,留存351.5萬元。劉某1退給周云峰200萬元,周云峰退給王某1等五人399.1萬元。


              (三)法律手續等材料


              1.立案決定書、留置決定書等材料證明:本案案發及被告人周云峰被留置、逮捕的情況。


              2.到案經過證明:2018年5月10日,被告人周云峰被監察機關在家中查獲歸案。


              3.戶籍材料證明:被告人周云峰的身份信息。


              (四)被告人周云峰的供述:其一直做人力資源,也做客戶代繳稅的業務。2016年上半年,在北京有很多人想買房,但是并不符合需要連續繳納五年個人所得稅或者社會保險的購房要求。其找到一直跟地方稅務局打交道的老鄉劉某1,問他能不能給客戶補繳個人所得稅。劉某1一開始說做不了,后又說他有方法可以一次性補繳五年的個人所得稅。其就和劉某1商量先試一下,就用李某的身份證讓劉某1試試,后補繳成功了,其就知道劉某1確實可以辦成。其覺得給希望買房的人補繳五年個人所得稅可以賺錢,就和劉某1商定,由其來收集客戶資源,由劉某1去辦理補繳個稅,其和劉某1按人頭收費。具體流程是其把上線中介人員王某1等人給其提供的客戶資料發給劉某1,并把錢款按商量好的數額給劉某1轉賬,劉某1通過給稅務機關干部好處費辦成補繳稅款的事情。其的上線中介有魏某、王某3、王某1、張某1等。他們給其客戶的資料因為不是正常繳稅,只需要身份證復印件就可以了,很少需要身份證原件。


              在2016年10月到2017年2月底,其一共辦理了大概400筆違規補繳個人所得稅的業務,通過吳某和個人賬戶給劉某1轉賬1860.3萬元用于幫客戶違規補稅。2017年2月以后,政策變化,辦不了補稅了,還有一些雖然補了稅,但認定不了購房資格的,其就把錢都退了。


              上述證據,經庭審舉證、質證,本院認為,上述證據均系依法取得,證據來源及形式合法,內容客觀真實,與待證事實存在關聯性,證據之間能夠相互印證的部分,本院均予以確認。


              對于被告人周云峰所提辯解及其辯護人所提辯護意見,本院綜合評判如下:


              1.被告人周云峰的行為定性


              本院經審查認為,周云峰作為諸多中介人員中的一員,其行為應評價為受賄罪,理由如下:


              (1)從主觀上看,在行賄犯罪中,行賄人通過支付賄賂款而獲取不正當利益,在受賄犯罪中,受賄人通過為行賄人謀取利益,從而獲取賄賂款。本案中,行賄人的不正當利益體現在違規補繳五年個人所得稅,由此獲得在北京購房資格,周云峰不是該不正當利益的歸屬人,不應認定為行賄人。相反,周云峰主觀上謀取的利益系部分賄賂款,其對收受他人財物的非法性抱有明知的主觀心理,且在通過劉某1利用郝某等國家工作人員的的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方面存在意思聯絡,具有利用國家工作人員的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及收受財物的共同意志,并希望通過權錢交易獲得一定的財物,其與郝某、黃某、劉某1等人對于賄賂財物具有利益共同性。


              (2)從客觀行為方式來看,被告人周云峰的供述和證人劉某1的證言均證明周云峰從事稅款代繳工作,其對于繳納個人所得稅的多少和流程應系明知,又與劉某1約定由其實施了搜集資料、傳遞行賄人意愿及轉送賄賂款,其行為系郝某等人受賄行為中間環節,應與郝某、劉某1等人構成受賄罪的共犯。但周云峰對于錢款的占有僅限于其留存的數額,從主客觀相一致的原則出發,應當認定其犯罪數額為留存的數額。


              (3)從對錢款的支配來看,行賄人支付賄賂款后對于賄賂款并沒有支配權,該賄賂款為幾人占有及占有比例,并非行賄人關注的重點,相反,賄賂款的收取和支配是受賄人關注的重點,在層層切分賄賂款的涉賄案件中,負有直接職務便利的國家工作人員及中間環節經手人員占有數額的多少取決于經手人員的意志,體現了受賄環節中對于賄賂款的支配和控制。本案中周云峰將錢款截留一部分后,交由劉某1,系與郝某、劉某1等人分贓的處置行為,應整體視為受賄罪的共犯。


              故周云峰及其辯護人的相關辯解及辯護意見,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均不予采納。


              2.周云峰是否具有立功情節。


              經查:立功是犯罪分子揭發他人犯罪行為,查證屬實的;或者提供重要線索,從而得以偵破其他案件等情形。檢舉揭發他人的犯罪,不包括被告人自己參與的犯罪。本案中,周云峰的犯罪事實包含了其從何人處收取賄賂款,向何人轉遞賄賂款的情況,其交代王某1等人的犯罪行為系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范疇,不應認定其具有立功情節,故周云峰辯護人所提相關辯護意見無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本院認為,被告人周云峰伙同國家工作人員,利用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的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其行為已構成受賄罪,且數額特別巨大,依法應予以懲處。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三分院指控被告人周云峰犯行賄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惟指控罪名和指控數額有誤,本院予以糾正。鑒于被告人周云峰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和輔助作用,系從犯,依法可對其減輕處罰,周云峰辯護人相關辯護意見,本院酌予采納。據此,本院根據被告人周云峰犯罪的事實,犯罪的性質、情節及對于社會的危害程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三百八十六條、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一款第(三)項、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七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一條、第六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第四十四條第三款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第十八條、第十九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周云峰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十萬元。


              (刑期自本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留置的,留置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5月10日起至2026年5月9日止,罰金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繳納)


              二、繼續追繳被告人周云峰違法所得,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審 判 長??王海虹


              審 判 員??楊立軍


              審 判 員??于靖民


              二〇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


              法官助理??王海廣


              法官助理??鄧楨茹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1-17
              來源: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

              判例繁昌縣振興汽車運輸有限責任公司、蕪湖金日科技集團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7)皖0222刑初29號


              公訴機關安徽省繁昌縣人民檢察院。


              被告單位繁昌縣振興汽車運輸有限責任公司,組織機構代碼67588073-9,單位地址:繁昌縣,法定代表人楊定才。


              訴訟代表人蔡建,男,1987年12月3日出生,系該公司片區經理。


              被告單位蕪湖金日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組織機構代碼:75854210-2,單位地址:蕪湖市繁昌縣經濟開發區,法定代表人鄧和興。


              訴訟代表人楊才進,男,1987年12月10日出生,系該公司副總經理。


              被告人楊新玉,男,1975年8月21日出生,漢族,初中文化,系被告單位繁昌縣振興汽車運輸有限責任公司負責人,住安徽省南陵縣。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5年12月2日被繁昌縣公安局取保候審。


              被告人鄧和興,男,1964年1月15日出生,漢族,高中文化,系被告單位蕪湖金日科技集團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住安徽省繁昌縣。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5年11月30日被繁昌縣公安局刑事拘留,12月25日被取保候審。


              被告人喻彪,男,1970年11月14日出生,漢族,高中文化,無業,住安徽省繁昌縣。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5年12月2日被繁昌縣公安局取保候審。


              被告人鄧雯,女,1990年1月15日出生,漢族,大專文化,系被告單位蕪湖金日科技集團有限公司會計,住安徽省繁昌縣。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5年12月1日被繁昌縣公安局取保候審。


              安徽省繁昌縣人民檢察院以繁檢刑訴(2016)1號起訴書指控被告單位繁昌縣振興汽車運輸有限責任公司、蕪湖金日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以及被告人楊新玉、鄧和興、喻彪、鄧雯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6年4月25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于2016年8月22日作出(2016)皖0222刑初92號刑事判決后,被告單位蕪湖金日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以及被告人鄧和興、喻彪、鄧雯提出上訴,蕪湖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后于2016年12月28日作出(2016)皖02刑終306號刑事裁定:撤銷安徽省繁昌縣人民法院(2016)皖0222刑初92號刑事判決,發回安徽省繁昌縣人民法院重審。本院依法另行組成合議庭,于2017年3月17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繁昌縣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馬陽艷依法出庭支持公訴,被告單位繁昌縣振興汽車運輸有限責任公司的訴訟代表人蔡建、被告單位蕪湖金日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的訴訟代表人楊才進以及被告人楊新玉、鄧和興、喻彪、鄧雯均到庭參加訴訟,現已審理終結。


              安徽省繁昌縣人民檢察院指控:2013年8月,被告人喻彪找到被告人楊新玉,雙方商定讓被告人楊新玉經營的繁昌縣振興汽車運輸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振興汽運公司)幫其開具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并按票面金額(價稅合計)的2.4%支付開票費給被告人楊新玉。在此期間,喻彪又找到被告人鄧雯,雙方商談由鄧雯所在的蕪湖金日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日科技公司)按票面金額(價稅合計)的3.5%支付開票費給喻彪,由喻彪幫其公司開具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隨后鄧雯將商談結果向被告人鄧和興匯報,被告人鄧和興在明知自己公司運輸業務已有他人承接的情況下,但考慮到被告人喻彪收取的開票費率更為優惠,遂決定讓喻彪代開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自2013年8月到2014年7月期間,在被告人喻彪的介紹下,振興汽運公司先后為金日科技公司開具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72份,開票金額5197055.89元,稅額571676.14元,價稅合計5768732.03元。案發后,被告人楊新玉、鄧和興、喻彪、鄧雯均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


              公訴機關針對上述指控,當庭提交了相關證據,認為被告單位繁昌縣振興汽車運輸有限責任公司和蕪湖金日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以及被告人楊新玉、鄧和興、喻彪、鄧雯的行為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數額巨大,應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庭審中,二被告單位的訴訟代表人以及四名被告人對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均無異議,蔡建、楊才進、楊新玉、鄧雯未作辯解。喻彪辯解他是因為政府要求擴大開票業務而介紹開票的;鄧和興辯解公司有真實貨物運輸,均是小型車隊運的,所開出的發票發生的稅額均已上繳了稅務機關,未給國家造成損失;楊新玉當庭提交運輸協議,以證實兩公司之間自2014年2月至2015年2月簽訂了運輸合同的事實。


              經審理查明,被告人喻彪于2013年8月間,在與被告人楊新玉商定后,讓楊新玉經營的被告單位繁昌縣振興汽車運輸有限責任公司幫其開具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喻彪按票面金額(價稅合計)的2.4%支付開票費。嗣后,喻彪和時任被告單位蕪湖金日科技集團有限公司會計的被告人鄧雯商談,由喻彪幫其公司開具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金日科技公司按票面金額(價稅合計)的3.5%支付喻彪開票費。之后鄧雯將商談結果向被告人鄧和興匯報,鄧和興在明知自己公司的運輸業務是由臨時召集的運輸隊以散戶運輸形式,不具備開票資格的情況下,因考慮到之前的散戶運輸業務未能開票,此次正好能給予彌補以及喻彪收取的開票費更為優惠等目的,遂決定讓喻彪代開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自2013年8月到2014年7月間,在喻彪的介紹下,二被告單位在沒有真實貨運業務的情況下,由振興汽運公司先后為金日科技公司開具72份貨物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開票金額5197055.89元,稅額571676.14元,價稅合計5768732.03元。振興汽運公司從中獲利70000余元,喻彪從中獲利30000余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金日科技公司已于2013年12月、2014年7月、11月先后向繁昌縣國稅局報送抵扣,并已通過認證。案發后,振興汽運公司已退繳違法所得5萬元,金日科技公司已繳納罰金5萬元,喻彪已退繳違法所得3萬元,繳納罰金4萬元。被告人楊新玉于2015年11月29日、鄧和興于11月30日、鄧雯于12月1日、喻彪于12月2日均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到案后均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實。


              上述事實,由公訴機關提交并經當庭質證的被告人楊新玉、鄧和興、喻彪、鄧雯的供述及辯解,證人徐某、李某、吳某等人的證言,縣建投公司的報案材料,春谷會計師事務所專項審計報告,喻彪的農行卡交易單,二公司的記賬憑證及明細分類賬,72張貨物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增值稅納稅申報表,私營企業基本注冊信息資料,稅務登記證,貨運發票認證結果通知書,戶籍證明,前科劣跡查詢單,到案經過等證據證實,應予認定。


              關于喻彪辯解他是因為政府要求擴大開票業務而介紹開票的意見,經查,因其當庭未能提供相關證據予以佐證,本院不予采信。


              針對庭審中鄧和興辯解公司有真實貨運業務以及楊新玉當庭提交運輸協議,以證實二被告單位存在貨運事實的辯解、質證意見,經查,金日科技公司雖從事運輸業務,但與本案是因他人介紹而虛開的72份增值稅專用發票不具有關聯性,且楊新玉在提交運輸協議的同時,未能提交該協議名下是否實際發生了貨運業務以及與本案的72份增值稅專用發票存在事實上的對應關系,故該協議對本案的事實不具有證明力,故本院對上述意見不予采信。


              本院認為,被告單位繁昌縣振興汽車運輸有限責任公司和蕪湖金日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以及被告人楊新玉、鄧和興、喻彪、鄧雯違反增值稅專用發票管理規定,在明知二公司之間沒有真實貨運業務情況下,經喻彪介紹,由振興汽運公司為金日科技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二被告單位和被告人喻彪以及二被告單位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被告人楊新玉、鄧和興及金日科技公司的直接責任人員被告人鄧雯的行為均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數額較大,公訴機關指控的基本事實及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鑒于被告人楊新玉、鄧和興在單位犯罪后以及被告人喻彪、鄧雯均能主動到案,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可以認定二被告單位及四被告人均具有自首情節,依法均可減輕處罰;二被告單位及被告人喻彪已退繳本案部分或全部違法所得及繳納部分罰金,具有悔罪表現,且虛開行為尚未給國家造成稅款損失,故均可酌定從輕處罰。為維護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和國家稅收征管制度,打擊犯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七十二條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條第二、三款、第六十四條之規定,案經本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單位繁昌縣振興汽車運輸有限責任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100000元;


              二、被告單位蕪湖金日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100000元;


              三、被告人楊新玉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宣告緩刑三年;


              四、被告人鄧和興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宣告緩刑三年;


              五、被告人喻彪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宣告緩刑三年,判處罰金人民幣50000元;


              六、被告人鄧雯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宣告緩刑二年;


              七、沒收繁昌縣振興汽車運輸有限責任公司違法所得人民幣70000元、喻彪違法所得人民幣30000元上繳國庫。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及違法所得均限判決生效后十日內繳清)。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蕪湖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章曉峻


              人民陪審員??錢廣靖


              人民陪審員??徐賢菊


              二〇一七年四月六日


              書?記?員??蔡?亮


              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相關的法律規定


              第二百零五條: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單位犯本條規定之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是指有為他人虛開、為自己虛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介紹他人虛開行為之一的。


              第三十條:公司、企業、事業單位、機關、團體實施的危害社會的行為,法律規定為單位犯罪的,應當負刑事責任。


              第三十一條:單位犯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判處刑罰。本法分則和其他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第二十五條第一款: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


              第七十二條第一、三款:對于被判處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可以宣告緩刑,對其中不滿十八周歲的人、懷孕的婦女和已滿七十五周歲的人,應當宣告緩刑:(一)犯罪情節較輕;(二)有悔罪表現;(三)沒有再犯罪的危險;(四)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


              被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處附加刑,附加刑仍須執行。


              第七十三條第二、三款:有期徒刑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第六十四條: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予以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1-16
              來源:安徽省繁昌縣人民法院

              判例(2017)閩行申16號中鐵物資廈門商貿有限公司、廈門市國家稅務局稽查局稅務行政管理(稅務)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行政裁定書

              行 政 裁 定 書


              (2017)閩行申16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中鐵物資廈門商貿有限公司,住所地廈門市思明區蓮花南路12號。


              法定代表人華旭東,經理。


              委托代理人葉丹,女,中鐵物資廈門商貿有限公司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李琦,北京煒衡(上海)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廈門市國家稅務局稽查局,住所地廈門市思明區湖濱南路152號。


              法定代表人張連發,局長。


              委托代理人吳家紅,女,廈門市國家稅務局稽查局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吳永安,福建勤賢律師事務所律師。


              再審申請人中鐵物資廈門商貿有限公司(下稱中鐵廈門公司)因訴廈門市國家稅務局稽查局(下稱廈門國稅稽查局)稅務處理決定一案,不服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閩02行終43號行政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中鐵廈門公司申請再審稱,一、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已判決認定再審申請人中鐵廈門公司在未收足貨款前,仍保留案涉鐵礦砂的所有權,因此,本案不能輕易認定案涉鐵礦砂銷售業務貨物已發出。案涉鐵礦砂銷售業務貨物未產生繳納增值稅的義務,原審法院認定再審申請人增值稅納稅義務已產生,并認定2012年10月為增值稅義務的發生時間,均屬于適用法律錯誤。二、申請人不存在賬目混亂或成本資料、費用憑證不全的情形,被申請人變更企業所得稅征收方式為核定征收,并追繳企業所得稅,依據不足。原審法院認定申請人是否應當繳納企業所得稅及相關滯納金問題上,存在適用法律錯誤。三、本案如按原審判決的內容對申請人追繳增值稅及企業所得稅,無疑直接宣告申請人破產。請求依法再審。


              廈門國稅稽查局提交意見稱,一、原審認定申請人增值稅納稅義務已經發生,并認定2012年10月為增值稅納稅義務的發生時間符合法律規定,并無不當。依法應追繳上訴人增值稅及滯納金。二、原審法院認定申請人應繳納企業所得稅且征收方式應按核定征收符合法律規定,并無不當。三、本案經一、二審判決后,目前已進行執行階段,申請人已繳納部分增值稅及滯納金,對剩余的增值稅及未繳的企業所得稅均在執行過程中。一、二審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準確,請求對申請人的再審申請不予再審立案。


              本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第一條規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銷售貨物或者提供加工、修理修配勞務以及進口貨物的單位和個人,為增值稅的納稅人,應當依照本條例繳納增值稅?!睘榇?,只要銷售行為實際發生,即應當繳納增值稅,銷售收入是否收訖并不是增值稅繳納的必然條件。本案中,龍巖卓鷹公司在未取得中鐵廈門公司開具提貨單的前提下,自行提走了案涉鐵礦砂貨物,但中鐵廈門公司主張的支付貨款之訴已得到本院生效民事判決的支持,判決龍巖卓鷹公司支付剩余未付貨款。中鐵廈門公司尚未取得龍巖卓鷹公司的所欠貨款,但已獲得對該筆款項權利的確認。廈門國稅稽查局據此認定中鐵廈門公司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銷售貨物,已經發生增值稅的納稅義務,為增值稅的納稅人,應當繳納增值稅,并無不當。從案涉鐵礦砂購銷合同并結合合同的實際履行情況分析,申請人與龍巖卓鷹公司之間的銷售方式屬于預收貨款方式,應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實施細則》第三十八條第(四)項的規定,將案涉鐵礦砂發出當天作為增值稅義務發生時間。雖然龍巖卓鷹公司未按照合同約定提取貨物,但申請人于2012年10月底即已經發現涉案鐵礦砂被提走,并且申請人也是基于涉案貨物已被提走這一事實,向本院提起民事訴訟主張由龍巖卓鷹公司支付貨款等。為此,被申請人將2012年10月作為增值稅追繳時點,亦無不當。


              關于以核定方式對中鐵廈門公司追繳所得稅是否符合法律規定的問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三十五條第四款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辦法實施細則》第四十七條第四款的規定,納稅人雖設置賬簿,但賬目混亂或者成本資料、收入憑證、費用憑證殘全不全,難以查賬的,稅務機關有權核定其應納稅額。按照原先的合同約定,款貨互相交付后,龍巖鴻裕公司應向中鐵廈門公司開具增值稅發票。廈門國稅稽查局在調查過程中,曾書面要求中鐵廈門公司提供相應的增值稅發票,但中鐵廈門公司無法提供。由于中鐵廈門公司無法提供相關的進項憑證,且對于案涉銷售行為未在當年度的會計賬面上進行收入核算和成本確認,致使對于案涉銷售行為所產生的稅收情況無法通過查賬征收方式明確。因此,廈門國稅稽查局按照上述條文規定,對中鐵廈門公司采取核定征收方式追繳所得稅,符合法律規定。原審判決駁回申請人的訴訟請求,合法、正確。


              綜上,中鐵廈門公司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一條規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一十六條第二款的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中鐵物資廈門商貿有限公司的再審申請。


              審?判?長??吳聲鳴


              代理審判員??許秀珍


              代理審判員??賴峨州


              二〇一八年三月二十日


              書?記?員??尹萬舟


              附:本案適用的法律規定


              1.《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


              第九十一條當事人的申請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應當再審:


              (一)不予立案或者駁回起訴確有錯誤的;


              (二)有新的證據,足以推翻原判決、裁定的;


              (三)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不足、未經質證或者系偽造的;


              (三)原判決、裁定適用法律、法規確有錯誤的;


              (四)違反法律規定的訴訟程序,可能影響公正審判的;


              (五)原判決、裁定遺漏訴訟請求的;


              (六)據以作出原判決、裁定的法律文書被撤銷或者變更的;


              (七)審判人員在審理該案時有貪污受賄、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為的。


              (八)審判人員在審理該案時有貪污受賄、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為的。


              2.《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


              第一百一十六條當事人主張的再審事由成立,且符合行政訴訟法和本解釋規定的申請再審條件的,人民法院應當裁定再審。


              當事人主張的再審事由不成立,或者當事人申請再審超過法定申請再審期限、超出法定再審事由范圍等不符合行政訴訟法和本解釋規定的申請再審條件的,人民法院應當裁定駁回再審申請。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1-16
              來源: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

              判例(2017)黔民初174號中鐵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貴州分公司與北京首鋼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民 事 判 決 書


              (2017)黔民初174號


              原告(反訴被告):中鐵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貴州分公司,住所地貴州省貴陽市觀山湖區金陽南路。統一社會信用代碼:91520102556634172E。


              負責人:楊軍,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郭珩,北京以安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譚敬彗,北京以安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反訴原告):北京首鋼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石景山區古城路。統一社會信用代碼:91110000633700269T。


              法定代表人:楊波,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吳彥春,北京市航舵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張琳鈺,北京市航舵律師事務所律師。


              中鐵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貴州分公司(以下簡稱中鐵貴州分公司)與北京首鋼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首鋼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適用普通程序,于2019年6月14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中鐵貴州分公司委托訴訟代理人郭珩、王雅思(原委托訴訟代理人),首鋼公司委托訴訟代理人吳彥春、張琳鈺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中鐵貴州分公司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1.請求法院判令首鋼公司返還中鐵貴州分公司超額支付的工程款共計1595.56萬元及利息(利息計算從起訴之日至首鋼公司實際返還之日止);2.請求法院判令首鋼公司向中鐵貴州分公司支付因工程質量原因造成的各項損失共計3312.12萬元及利息(利息計算從起訴之日至首鋼公司實際返還之日止);3.請求法院判令首鋼公司賠償中鐵貴州分公司質量違約金10萬元;4.本案全部訴訟費用由首鋼公司承擔。事實和理由:中鐵貴州分公司就貴陽西南國際商貿城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南商貿城公司)2#地塊鋼結構工程經過招投標程序,與首鋼公司達成協議,為了工程管理的方便,將西南商貿城公司2#地塊鋼結構工程分成兩大塊簽訂合同,其中2013年7月5日簽訂的標段二(D、E、F區),2013年7月20日簽訂標段一(A、B、C區)。合同簽訂后,中鐵貴州分公司按照合同約定分多次向首鋼公司預付工程款共計5161.37萬元,其中包含中鐵貴州分公司代購材料2560.98萬元。而根據合同約定及業主單位核定首鋼公司實際產值僅為3693.61萬元,故中鐵貴州分公司根據合同最終支付給首鋼公司的工程款應該為3565.81萬元,而中鐵貴州分公司已經向首鋼公司預付了5161.37元,故首鋼公司應返還中鐵貴州分公司多預付的工程款共計1595.56萬元。同時,由于首鋼公司建造的西南商貿城公司一期2#地塊標段二(D、E、F區)鋼結構工程存在質量問題,于2015年2月19日下午5:45分發生了重大質量事故,E-F連廊直接坍塌,事故給中鐵貴州分公司造成的各項經濟損失共計3312.12萬元。綜上所述,中鐵貴州分公司在合同簽訂后,按照合同的約定履行了相應義務,但首鋼公司并未按照合同的約定,及時、完整的履行自已的義務,首鋼公司的違約行為,給中鐵貴州分公司造成了重大的經濟損失。訴訟過程中,中鐵貴州分公司變更訴訟請求為:1.請求法院判令首鋼公司向中鐵貴州分公司返還超付工程款14479836.92元及利息暫計1052704.25元(自2016年2月5日起算,計算至實際支付之日止,暫計算至2017年8月8日,見《利息計算明細表》);2.請求法院判令首鋼公司向中鐵貴州分公司賠償工程質量損失33121169.94元及利息暫計3636428.45元(自2015年5月16日起算,計算至實際支付之日止,暫計算至2017年8月8日,見《利息計算明細表》);3.請求法院判令首鋼公司賠償中鐵貴州分公司質量違約金100000元;4.請求法院判令首鋼公司賠償中鐵貴州分公司另行分包主、次入口雨棚玻璃安裝等工程產生的損失3293134.5元;5.請求法院判令首鋼公司支付工期延誤違約金3450000元;6.請求法院判令首鋼公司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用及鑒定費用。事實和理由:(一)關于超付工程款。合同簽訂后,中鐵貴州分公司依約履行了分包合同項下各項義務,截至首鋼公司提起訴訟之日,中鐵貴州分公司共向首鋼公司支付工程款25109181.16元,并代付材料款25609874.32元,代扣稅金1298816.00元,而根據中鐵貴州分公司核算,首鋼公司的已完工程結算價款僅為37538034.56元,故中鐵貴州分公司已超付工程款14479836.92元,中鐵貴州分公司有權主張首鋼公司返還此筆超付工程款并支付占用超付工程款的利息。(二)關于工程質量損失及質量違約金。2015年2月19日,本案工程中的1#鋼結構連廊發生坍塌事件,造成1#連廊損失3810242.37元,且1#連廊坍塌導致消防管破裂浸泡地下室商戶倉庫,產生商戶索賠貨物損失費用7190680.05元。此外,因加固本案工程中12處連廊也產生了費用損失。2?19事件共計造成各項損失33121169.94元,根據《分包合同》的相關約定,首鋼公司應承擔上述事件造成的全部損失,并支付質量違約金100000元。(三)關于另行分包的損失。施工過程中,因首鋼公司施工進度延誤,中鐵貴州分公司不得已將本案工程中的主、次入口雨棚玻璃安裝工程、主入口雨棚鋼結構安裝工程另行分包給其他施工單位,另行分包發生的費用比根據《分包合同》核算的費用多出3293134.5元,該筆多出的費用系因首鋼公司違約給中鐵貴州分公司造成的損失,故應由首鋼公司承擔。(四)關于工期延誤違約。雙方約定竣工時間為2013年10月20日,首鋼公司實際竣工時間為2013年12月28日,工期延誤69天,根據《分包合同》專用條款第13.4款約定:“因乙方原因引起的延期交工,每天按50000元向甲方支付違約金?!惫适卒摴緫Ц豆て谘诱`違約金3450000元。綜上所述,中鐵貴州分公司提出的各項訴訟請求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懇請法院予以支持。


              首鋼公司答辯稱:1.中鐵貴州分公司與首鋼公司簽訂的《貴陽西南商貿城標段二(D、E、F區)工程鋼結構工程分包合同》及《貴陽西南國際商貿城2#地塊(A、B、C區)工程鋼結構工程分包合同》無效。因中鐵貴州分公司將涉案兩份合同鋼結構工程轉包給首鋼公司,違反了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為無效合同。2.中鐵貴州分公司尚欠首鋼公司工程款合計41723724元,不存在所謂多付工程款的情形,故中鐵貴州分公司要求返還超付工程款的請求不能成立。根據首鋼公司計算,工程結算款應為66832905.16元,施工過程中,中鐵貴州分公司已付工程款25109181.16元,尚欠工程款41723724元?!禗EF區合同》及《ABC區合同》約定的所謂綜合單價系雙方約定的結算綜合單價扣減了16%的中鐵貴州分公司轉包收益后的剩余價格。合同中約定的所謂綜合單價實為首鋼公司與中鐵貴州分公司約定的結算綜合單價乘以84%(即扣減應付中鐵貴州分公司16%的轉包收益后余額)。其實質意義就是約定首鋼公司應向中鐵貴州分公司支付16%的轉包收益——管理費,從雙方約定可知,首鋼公司應就涉案工程向中鐵貴州分公司支付16%的管理費,就是由于合同約定的所謂綜合單價已經扣減了16%的管理費,而施工過程中發生的洽商變更可能無法執行清單中列明的、已經扣減了16%管理費的所謂綜合單價,為了保證中鐵貴州分公司針對首鋼公司全部工程價款無一例外都能收到16%管理費。關于扣減16%管理費的相關約定無效,結算本案工程款時,不應判令首鋼公司支付該16%管理費,而應當恢復至未扣減16%管理費前的結算綜合單價原價。兩份合同均為無效合同,故該兩份合同中關于扣減16%管理費的相關約定均為無效。3.1#鋼結構連廊在業主拆除過程中坍塌,并非首鋼公司施工質量不合格所導致,中鐵貴州分公司向首鋼公司主張所謂的質量損失或質量違約金,缺乏事實根據,亦與法律規定不符。中鐵貴州分公司并未舉出任何證據證明1#連廊在業主拆除過程中坍塌緣于首鋼公司施工質量不合格,故中鐵貴州分公司關于首鋼公司承擔所謂質量事故責任的主張完全沒有證據支持。在業主拆除l#連廊過程中發生的坍塌并非質量事故,業主的處置程序亦可證明中鐵貴州分公司所謂的因首鋼公司施工質量不合格導致連廊坍塌的說法沒有根據。1#連廊設計存在缺陷,即使如中鐵貴州分公司所主張的將1#連廊坍塌認定為質量事故,亦應為設計責任,應歸責于中鐵貴州分公司,與首鋼公司無關。鑒于中鐵貴州分公司提起本案訴訟,就l#連廊在拆除中坍塌事件主張首鋼公司鋼結構施工質量不合格,首鋼公司聘請了有資質的鑒定機構,對于l#連廊結構承載力進行設計復核。根據復核的結論,即使不考慮業主拆除的影響,1#連廊的設計存在嚴重缺陷,是導致1#連廊坍塌的原因。業主組織加固一號地塊至六號地塊所有連廊的事實,印證連廊設計存在缺陷的事實。合同無效,所謂質量違約金條款亦無效,中鐵貴州分公司據此要求首鋼公司支付質量違約金10萬元的訴訟請求不能成立。中鐵貴州分公司要求首鋼公司賠償質量損失的訴訟時效期間已經屆滿,故中鐵貴州分公司關于質量損失的訴訟請求均不應得到支持。4.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的另行分包工程的損失應由中鐵貴州分公司自行負擔。中鐵貴州分公司所謂的因首鋼公司施工進度延誤導致其不得已另行分包的主張沒有證據支持。從合同約定來看,關于主次入口雨棚鋼結構及玻璃安裝工程的項目、工程量、單價等就是混亂的。中鐵貴州分公司單方擅自轉包主入口雨棚鋼結構及玻璃安裝工程以及次入口雨棚玻璃安裝工程的行為與所謂的首鋼公司施工進度延誤沒有因果關系,中鐵貴州分公司未提供任何證據證明其曾向首鋼公司主張過進度延誤,也從未催告首鋼公司關于另行轉包的問題。并無證據證明首鋼公司無法按時完成主次入口雨篷鋼結構工程。5.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首鋼公司支付工期延誤違約金請求不能成立。


              首鋼公司向本院提出反訴請求:1.請求判令中鐵貴州分公司向首鋼公司支付工程款38076972.25元及利息;2.請求判令中鐵貴州分公司向首鋼公司支付合同外工程的價款3646751.75元及利息;3.請求判令中鐵貴州分公司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用。事實和理由:首鋼公司與中鐵貴州分公司就貴陽西南國際商貿城2#地塊鋼結構工程,于2013年7月5日簽訂《貴陽西南商貿城標段二(D、E、F區)工程鋼結構工程分包合同》,于2013年9月26日簽訂了《貴陽西南國際商貿城2#地塊(A、B、C區)工程鋼結構工程分包合同》,約定首鋼公司負責涉案工程的鋼結構連廊、鋼樓梯等的現場拼裝、吊裝、制作安裝等工作(具體施工范圍及工作內容詳見涉案合同)?,F涉案工程早已竣工驗收合格,且已使用多年,但中鐵貴州分公司仍欠付首鋼公司涉案合同內的工程款38076972.25元,雖經首鋼公司多次催促,仍未支付。更何況,中鐵貴州分公司不但不支付欠付的工程款,竟然還起訴首鋼公司要求返還所謂多支付的工程款,嚴重損害了首鋼公司的合法權益。2015年3月,項目業主西南商貿城公司要求對1#-5#地塊統一進行提升改造工程,即對1#-5#地塊的所有鋼結構連廊統一進行加固改造。中鐵貴州分公司委托首鋼公司對2#地塊6個鋼結構連廊進行加固施工。中鐵貴州分公司在涉案合同的工作內容以外,另行委托首鋼公司對2#地塊6個鋼結構連廊進行加固施工,屬合同外新增工作內容,故中鐵貴州分公司就涉案合同以外增加的提升改造工程應向首鋼公司支付相應價款3646751.75元。懇請法院在查明本案事實的基礎上,依法判決,支持首鋼公司的反訴請求。


              針對首鋼公司的反訴請求,中鐵貴州分公司答辯稱:中鐵貴州分公司認為本案反訴爭議焦點基于相同案件事實,首鋼公司主張的結算價格沒有按照合同約定計算,合同無效的主張中鐵貴州分公司有補充證據證明,是中鐵貴州分公司與業主簽訂的合同,涵蓋了鋼結構的子項工程,中鐵貴州分公司作為總承包人有權分包,而不是轉包,因此分包合同應當作為雙方結算的依據。首鋼公司沒有理由變更或者解除合同或使合同無效。首鋼公司實施的鋼結構工程存在質量缺陷,經中鐵貴州分公司申請,法院開具調查令,調取了業主委托浙江瑞邦建設工程檢測有限公司所出具的工程質量檢測報告。報告中對首鋼公司實施的鋼結構工程從鋼構件的截面尺寸等進行了全面檢測,發現存在施工質量差、合格率極低的現象,不符合設計要求,該檢測機構建議對質量缺陷進行加固處理,因此首鋼公司對其質量不合格工程不具有工程款請求權,對檢測費及加固費應當承擔責任。首鋼公司反訴認為其加固工程另行計價的主張不能成立,鋼結構連廊坍塌后,發現存在重大質量隱患,加固工作是必要措施,首鋼公司應向業主及中鐵貴州分公司交付質量合格的工程,若首鋼公司認為其他工程質量合格,在未計價時其完全可以拒絕加固,首鋼公司實施加固的行為證明其對質量也存在擔憂,該加固行為是對施工質量的彌補,不應另行計價。


              當事人圍繞訴訟請求、反訴請求及答辯意見依法提交了證據,本院組織當事人進行了證據交換和質證。當事人對真實性無異議的證據,本院予以確認并在卷佐證,對證據的關聯性,本院根據案情及其他證據綜合進行認定。對當事人爭議較大的證據,本院認定如下:1.中鐵貴州分公司提交《北京首鋼自施部分費用匯總表》《材料對賬單及材料款付款憑證》《工程款付款匯總明細表》及付款憑證,擬證明中鐵貴州分公司已向首鋼公司超額支付工程款,首鋼公司應當返還超付工程款14479836.92元。首鋼公司質證認為,費用匯總表是中鐵貴州分公司單方計算,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抵扣鋼材款的鋼材價格遠遠高于計價清單的包含的鋼材價格,材料對賬單及材料款付款憑證不能采用;中鐵貴州分公司提交的所謂材料付款憑證僅為其內部單方記賬憑證,并非代為采購的書證。對付款金額表示認可,但是其中提到了含稅,中鐵貴州分公司并沒有提交代繳稅金的完稅憑證。本院認為,對付款憑證載明的已付款,雙方均無異議,本院予以認定,載明已付款為支付工程款25109181.16元?!侗本┦卒撟允┎糠仲M用匯總表》系中鐵貴州分公司單方計算,本院不予認定?!恫牧蠈~單及材料款付款憑證》系其內部記賬憑證,不能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本院不予認定。2.中鐵貴州分公司提交了事故的照片、《1#2#地塊鋼結構專題會議紀要》《物資設備買賣合同》等(共計23份),擬證明首鋼公司施工工程存在質量問題,施工過程中會議多次提出,首鋼公司對質量問題知情,事故發生后經中鐵貴州分公司、建設單位、設計單位有關人員現場勘驗,發現本案工程其余12處連廊存在嚴重質量安全隱患。2·19事故造成的損失清掃費,加固費等各項費用共計33121169.94元。首鋼公司質證認為,照片及兩份會議紀要無原件,真實性不認可,即使會議紀要存在,里面所述內容亦不能證明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2#地塊鋼結構驗收合格的證據印證該問題確已整改完畢,且經業主及監理乃至政府建設主管部門復查、驗收合格。預驗收發現問題,不能證明本案1#連廊坍塌的原因和責任歸屬于首鋼公司。本院認為,本案工程業經竣工驗收合格,工程竣工驗收前相關證據不能證明工程存在質量問題,結合工程竣工驗收后發生坍塌的客觀事實,本院將在下文分析雙方的責任承擔。對雙方提交證明其損失的證據,本院將結合損失項目是否客觀產生,損失數額是否實際發生逐一進行認定。3.中鐵貴州分公司提交《分包合同》《最終結算協議》《損失費用統計表》等證據(庭審時提交的合同、票據均為復印件,于2019年8月15日提交了部分原件),擬證明其因本案質量責任事故產生了費用共計33121169.94元。首鋼公司質證認為,有原件的證據真實性予以認可,對中鐵貴州分公司單方制作的表格不予認可,部分合同和統計表金額不能對應,部分銀行流水不能確定是對應的工程。本院認為,雙方均系大型國資企業,應有嚴格的財務管理制度及程序,對前述證據應嚴格依照實際付款憑證認定。該組證據數量較多,本院將在雙方核對真實性的基礎上,結合證據的內容與本案的關聯性在下文逐項進行認定。4.首鋼公司于2019年9月30日提交了其與北京士博達貿易有限公司等案外人之間的《費用結算》及財務憑證等證據,擬證明其因本案質量責任事故產生了費用共計3483503.38元。中鐵貴州分公司針對前述證據提交了書面質證意見,對其中核對原件無誤的證據真實性予以認可,但認為前述證據均不能證明實際發生并用于案涉工程。本院認為,雙方均系大型國資企業,應有嚴格的財務管理制度及程序,對前述證據應嚴格依照實際付款憑證進行認定。該組證據數量較多,本院將在雙方核對真實性的基礎上,結合證據的內容在下文逐項進行認定。5.根據本院出具的《調查令》,中鐵貴州分公司從浙江瑞邦建設工程檢測有限公司調取了《工程質量檢測鑒定報告》,擬證明首鋼公司施工存在質量問題。首鋼公司質證認為,檢測報告證明后面的費用不是首鋼公司造成的,報告程序上也存在問題,真實性有異議,載明的內容與首鋼公司提交的監理評估報告內容相矛盾。本院認為,前述《工程質量檢測鑒定報告》系案外人西南商貿城公司在坍塌事故發生后委托浙江瑞邦建設工程檢測有限公司檢測后得出的結論,具有相對客觀性,可以證明首鋼公司施工的鋼結構工程存在質量問題,本院對該證據予以認定,對其與損害結果之間的關聯性,本院將結合其他證據綜合進行判定。6.首鋼公司自行委托中冶建筑研究總院有限公司國家工業建構筑物質量安全監督檢驗中心出具的《1#連廊結構承載力進行設計復核》《貴陽西南國際商貿城連廊結構加固設計復核》,擬證明本案工程設計存在缺陷,設計及加固方案均是為解決設計缺陷問題。中鐵貴州分公司質證認為,形式上真實性認可,內容真實性及證明目的不認可。本院認為,該證據系本案訴訟發生后首鋼公司自行單方委托第三方出具,本院對其證明力不予認定。


              根據在案證據,結合庭審及調查情況,本院認定如下案件事實:


              2012年8月28日,西南商貿城公司(發包人)與中鐵貴州分公司(承包人)簽訂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一、工程概況。工程名稱:貴陽西南國際商貿城項目一期2標段工程。工程地點:貴陽市金陽新區。工程內容:總建筑面積約503898㎡;其中市場部分為地下二層、地上四層,建筑面積約479569㎡(其中地下室面積為145747㎡);配套公建為地下1層、地上9層,建筑面積約24329㎡(其中地下室面積為2433㎡)。二、工程承包范圍。承包范圍:施工圖紙范圍內的樁基、土建、水電安裝、弱電、消防、暖通、幕墻工程(包括石材、玻璃)、室內精裝修工程等,其中消防工程、室內精裝修工程由招標人另行發包。三、合同工期。合同工期為300日歷天,開工日期:2012年8月28日(暫定),其中±0.000以下要求在2012年10月28日(開工后二個月)內完成,具體開工時間以監理單位發出的開工令為準。五、合同價款暫定15億元整。


              2013年5月10日,西南商貿城公司通過其網站發布招標公告,對“1#、2#地塊市場內的鋼結構連廊等”進行公開招投標。本案雙方當事人未提交前述工程的中標文件以及簽訂的施工合同。


              上述《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簽訂后,中鐵貴州分公司進場施工。


              2013年7月5日,中鐵貴州分公司(發包人、甲方)與首鋼公司(承包人、乙方)簽訂《貴陽西南商貿城標段二(D、E、F區)工程鋼結構工程分包合同》,主要約定:經雙方協商決定,甲方同意將西南商貿城公司標段二(D、E、F區)鋼結構工程分包給乙方施工。一、工程概況。工程名稱:西南商貿城公司標段二(D、E、F區)工程。工程地點:貴陽市金陽新區。分包工程名稱:西南商貿城公司標段二(D、E、F區)工程鋼結構工程。合同金額:暫定32384233.25元。二、施工范圍和工作內容:西南商貿城公司標段二(D、E、F區)工程圖紙范圍內所有鋼結構連廊、鋼樓梯、環廊玻璃屋頂、觀光電梯鋼結構、鋼網架等,包括但不限于完成鋼結構現場拼裝、吊裝、制作安裝、大型機械的進出場、現場構配件二次倒運、按照圖紙要求進行防銹處理、底漆(水性無機富鋅底漆,厚度90um,2道)面漆為防火涂料(均用超薄型),具體制作、安裝、除銹、油漆、防腐等詳見圖紙說明。檢驗、試驗、驗收、現場拼裝、吊裝、工程完工清場、現場安全文明施工、配合甲方各種檢查、與業主的工程量核對、結算核對、所需工程資料收集整理及移交等與之相關所有不可或缺的內容。詳見本工程鋼結構施工圖紙。三、合同工期開工時間:2013年07月25日(具體開工時間以甲方通知為準),竣工時間:2013年10月20日。五、安全文明施工標準。5.4如未達安全文明施工標準,視為違約,甲方按照總結算金額的1.5%標準在結算中扣除作為違約金。六、承包方式:1.本工程采用包工(含趕工工期費用、安全文明施工費用、材料檢驗試驗費)、包料(所有鋼材由甲方代購,甲方每次辦理月結時按照實際領用量(含損耗及集采價格)進行扣除)、包機械設備、包質量、包安全、包工期、包安全文明施工的固定單價方式進行承包,合同單價一次性包死。綜合單價為全費用單價不會因人工費、材料費、費率或匯率的變動或政府頒發的任何調價文件之要求而有所調整,不會因設計調整、業態調整和開工日期等因素而調整。合同專用條款部分約定:16.1本工程合同方式為包工包料(所有鋼材由甲方代購,甲方每次辦理月結時按照實際領用量及集采價格進行扣除)、包機械設備、包質量、包安全、包工期、包安全文明施工的固定單價方式進行承包,合同單價一次性包死。綜合單價不會因人工費、材料費、費率或者匯率的變動或政府頒發的任何調價文件之要求而有所調整,不會因設計調整、業態調整和開工日期等因素而調整。合同以表格形式對各項費用構成進行了約定。16.2.2該合同價款包括為完成及執行本專業工程所需的一切工作內容及費用,包括但不限于完成上述工作所需的全部人工費,材料費(所有鋼材由甲方代購,甲方每次辦理月結時按照實際領用量(含損耗)及集采價格進行扣除),材料采購與損耗、包裝、運輸、驗收裝卸及檢測費,施工機械費、垂直運輸費、吊裝等措施發生的費用,施工期間搭設滿堂腳手架費用(如施工期間需要)、臨時設施費,現場管理費,文明施工措施費,安全防護措施費,施工擾民費,交通費,現場內外水平及垂直運輸費,檢查整改費,窩工損失費,材料檢驗試驗費,冬雨季施工增加費,高層建筑超高費,夜間施工降效費,成品保護費,垃圾清理費,竣工資料的準備及移交,與甲方核對工程及結算核對等發生的一切費用、施工及管理人員醫療保險、養老保險、失業保險、工傷及各種保險費,竣工維修費,財務費,風險包干費,稅金以及國家和當地政府規定應繳納的各種費用;綜合單價不會因人工費、材料費、費率或匯率的變動或政府頒發的任何調價文件之要求而有所調整,不會因設計調整、業態調整和開工日期等因素而調整。16.3竣工結算前,乙方需按甲方要求辦理必要的結算手續,包括資料移交、與業主的結算等事宜。16.4設計變更洽商的限額約定:有類似清單項的執行合同清單項包干價,沒有類似項的,甲方按照業主審定的變更洽商結算價的16%收取管理費,業主審定價為含稅價(建安稅和個人所得稅),最終結算時此稅金由甲方代扣代繳。16.5設計變更洽商的限額約定:有類似清單項的執行合同清單項包干價,沒有類似項的,甲方按照業主審定的變更洽商結算價的16%收取管理費。16.6結算總價=合同范圍內結算價+業主方審定的變更洽商結算價×(1-16%)。17.合同價款調整。17.1綜合單價一次性包死,不再進行任何調整。17.2鋼結構工程按附后其體節點工期每滯后一天,罰款20萬元,節點工期全部保質保量按時完成的獎勵最終結算金額的3%。18.付款條件18.1月結月清:每月20號之前甲方根據乙方提供經甲方相關部門簽認的形象進度并經驗收合格后辦理雙方月結月清,周期為上月21日至本月20日。如乙方當月沒有提供形象進度,甲方視為乙方當月沒有發生成本。形象進度表見附件六。18.2每月甲方按照與乙方辦理的月結月清金額,向乙方支付月結月清金額的65%作為工程進度款,通過驗收合格后支付至已完工作量的80%。18.3乙方每月最多只得申報一次進度款。18.4本分項工程驗收合格并達到合同要求的質量等級要求后,在結算報告和資料全部完整的情況下6個月內完成最終結算工作,辦理完最終結算協議后2個月內付至整個結算總價95%,預留5%的保修金。18.5預留5%的保修金,在保修責任期滿后14日內視實際情況支付。19.履約保證金。19.1合同簽訂前,乙方到甲方財務部繳納履約保證金人民幣五十萬元整。19.2乙方應確保項目部管理目標的實現,因乙方原因未達要求,則履約保證金按相應比例部分/或全部扣除。20.竣工結算。20.1本合同約定的工程內容全部施工完畢且本分項工程經甲方、建設單位、監理驗收合格后90日內,辦理最終結算,辦理最終結算時,乙方應在甲方通知的時段內派人積極配合辦理,如乙方無理拖延視為乙方違約,并按每拖延1天1‰的違約金給予處罰,但總額不超過乙方結算造價的10%。20.2最終結算依據及結算效力:憑書面依據辦理最終結算,書面依據包括:合同、圖紙、設計變更、分包方索賠簽證、質量評定資料、各種獎罰資料等。任何非書面資料的依據不可辦理結算。乙方提交的最終結算,甲方經逐級審核,最后經甲方總經理認可后方可生效,沒有按照上述程序進行審核的結算書,甲方不予認可。20.3本工程原則上不發生簽證,如因施工需要,必須要辦理變更簽證時,所有合同外變更增減均按附件四所示簽證單格式辦理,簽證確認簽字不及時,事后補辦者,簽字不全者,甲方有權不予結算。20.4竣工結算前,乙方需按甲方要求辦理必要的結算手續,包括資料移交、與業主的結算等事宜。20.5工程量計算規則:本合同數量為暫估數量,本合同單價為一次包死。最終結算金額按照雙方實際核對工程量乘以本合同單價并扣除鋼材實際發生金額(含損耗)為準,計算規則執行《貴州省建筑工程定額(2004版)》。


              2013年9月26日,中鐵貴州分公司(發包人、甲方)與首鋼公司(承包人、乙方)簽訂《貴陽西南國際商貿城2#地塊(A、B、C區)工程鋼結構工程分包合同》,約定:經雙方協商決定,甲方同意將西南國際商貿城公司2#地塊(A-C區)鋼結構工程分包給乙方施工。合同其他內容與雙方簽訂的《貴陽西南商貿城標段二(D、E、F區)工程鋼結構工程分包合同》基本一致。


              上述兩份分包合同簽訂后,首鋼公司對貴陽西南國際商貿城2#地塊上約定的鋼結構工程進行了施工。


              2013年12月27日,經勘查單位貴陽建筑勘察設計有限公司、設計單位浙江中設工程設計有限公司、施工單位中鐵貴州分公司、監理單位杭州大江建設項目管理有限公司、建設單位西南商貿城公司五方共同對A、B、C棟報送驗收報告后,次日又對D、E、F棟報送驗收報告后,貴陽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于2014年9月16日對案涉工程A、B、C、D、E、F棟建筑進行了竣工驗收備案。


              2014年1月23日,中鐵貴州分公司致西南商貿城公司《委托代付函》,載明:我司與貴司于2013年7月8日簽訂了合同編號為首鋼公司ITC-2013-01Q-032#的《鋼結構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合同金額為4500萬元,目前,經貴我雙方初步核準,工程總造價約5850萬元,臨近春節,為確?,F場穩定,順利完成施工任務,急需資金424萬元用于支付現場工人工資,懇請貴司代付此筆款項,我司同意此筆款項在貴司撥付的工程款中予以扣除,請貴司將此筆款項轉入北京首鋼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賬戶,由此引發的經濟糾紛由我司承擔。


              2015年2月19日,案涉工程E-F鋼結構連廊整體坍塌。


              坍塌事故發生后,各方均未按規定上報安監部門。業主方西南國際商貿城公司組織人員和機械對一號地塊至六號地塊全部58個連廊進行了加固。其中,本案爭議的二號地塊中,首鋼公司和中鐵貴州分公司各自加固了六個連廊。


              2015年2月26日,中鐵貴州分公司、中鐵貴州分公司向首鋼公司出具《告知函》,載明:根據合同約定,貴司應于2013年10月20日前完工并確保工程質量標準符合國家及建設單位、監理、設計和甲方要求,施工過程中,由于貴司現場管理混亂,進度嚴重滯后,質量達不到要求,我司曾組織其他施工隊伍進行搶工確保按期完工。2015年春節前夕,由于貴司拖欠他方合同款項,也曾發生了聚眾討薪的惡性事件,并已造成不良影響。更為嚴重的是,2015年2月19日(農歷正月初一)下午5:45分,由貴司承包施工的E、F區之間的1#鋼結構連廊發生了整體坍塌的重大質量事故,造成重大損失和影響,且與發生坍塌連廊類似的其他12處連廊也存在重大質量安全隱患,部分質量隱患比已經坍塌的1#鋼結構連廊更為嚴重,現我司就此次重大質量事故向貴司致函如下:一、時間經過。2015年2月19日(農歷正月初一)5:45分,由貴司承包施工的E、F區之間的1#鋼結構連廊共4層、單層面積230平方米、合計92004平方米突然全部坍塌,所幸無人員傷亡,但導致該區域負一層230平方米混凝土頂板結構嚴重毀損,且對周圍的其他混凝土結構質量已造成嚴重影響,現此主要受損部位梁板已全部拆除。事件發生后,我司于2015年2月19日晚20:00,通知貴司分公司張千副總,要求貴司主要領導一同到現場,貴司于2015年2月20日安排分公司田副總到達現場,到達現場后,與我司一起參加了業主單位的經濟會議,隨后,我司要求貴司田副總將此事故及嚴重性及時告知貴司法人,并要求貴司法人或主管領導來現場親自部署后主持工作。在我司立即組織搶險的過程中,貴司所安排的所謂主管人員,非常不積極,只是象征性的投入人員機械,并且,貴司所安排的管理和勞務人員,在搶險過程中,多次向我司進行討薪,我司為了顧全大局以及保證穩定,已將貴司所安排的工人勞務費代付,截至目前,貴司主管領導及相關專業技術人員仍然未到達現場,顯然貴司對此重大質量事故重視程度遠遠不夠,請貴司務必高度重視并立即行動起來。二、存在的隱患。除已坍塌的1#連廊外,A-F區尚有12處類似連廊,經過我司與建設單位、監理單位、設計單位有關人員現場勘驗,其余12處連廊與已經坍塌的1#連廊施工工藝、施工方法基本相同,也存在著重大質量安全隱患,更有甚者,12處連廊當中的部分連廊的施工質量比1#連廊更差,隨時可能坍塌。三、造成的影響和損失。此次事件發生后,我司會同建設單位及時進行現場搶險,及時清除坍塌部位的物料和垃圾,目前暫無媒體介入,但不排除已經走漏消息的可能,一旦走漏消息,勢必在商戶中引起恐慌,將會給西南商貿城公司和貴我雙方重大影響和損失。需要說明的是,貴陽西南國際商貿城大部分已經銷售或出租,且大部分商戶已經入住,自2014年6月29日起已處于正試營業階段,隨著銷售商品和人流的增加,現存的12處連廊發生坍塌的可能性將會大幅增加,屆時將不僅僅是財產損失,可能會造成人員傷亡,將會對西南商貿城公司及貴我雙方進一步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和影響。四、初步處理方案。1、已經坍塌的1#連廊和因坍塌損毀或影響的相關部位需要重新施工。2、現存的12處連廊要進行加固處理。五、貴司施工工程發生嚴重質量事故,已造成重大經濟損失,貴司應依法依約承擔相應法律責任。六、貴司作為發生質量事故的直接責任方,應當積極處理善后事宜,主動承擔責任,避免社會影響及法律責任的進一步擴大。七、請貴司在接到本告知函的當日,即委派包含技術方面專家在內的專門小組前往事故現場積極處理本次事故,以期減少各方損失,降低不良影響。工程質量事故業已發生,望貴司客觀面對,正視此次事故造成的損失影響,以積極擔當的態度和勇于負責的行為妥善處理善后工作,采取有效措施避免損失和影響的進一步擴大。八、我司保留對貴司追究法律責任之權利。九、請貴司對本函所涉及的內容高度保密。


              E-F連廊坍塌事故發生后,業主方西南國際商貿城公司委托浙江瑞邦建設工程檢測有限公司對包含案涉工程在內的西南國際商貿城公司1-5號地塊鋼結構工程連廊主體結構工程質量進行了檢測。浙江瑞邦建設工程檢測有限公司于2015年5月5日出具了《工程質量檢測鑒定報告》,載明結論:1.1#地塊鋼結構連廊。1#地塊鋼結構連廊構件尺寸滿足設計及規范要求,鋼牛腿錨板厚度滿足設計要求,與混凝土柱連接處的化學錨栓規格滿足設計要求。1#地塊鋼牛腿錨板與混凝土柱均未貼緊且未灌注環氧樹脂,鋼構件涂層厚度共抽檢121個,其中不合格36個構件,合格率為70%,鋼結構節點處高強螺栓均未擰緊,鋼構件焊縫共抽檢86條,14條焊縫不能滿足設計要求,合格率為83.7%。2.2#地塊鋼結構連廊。2#地塊鋼結構連廊構件尺寸滿足設計及規范要求,鋼牛腿錨板厚度滿足設計要求,與混凝土柱連接處的化學錨栓規格滿足設計要求。2#地塊鋼牛腿錨板與混凝土柱均未貼緊且未灌注環氧樹脂,鋼構件涂層厚度共抽檢180個,其中不合格56個構件,合格率為68.9%,鋼結構節點處高強螺栓均未擰緊,鋼構件焊縫共抽檢84條,80條焊縫不能滿足設計要求,合格率為5.8%。3.3#、4#地塊鋼結構連廊。3#、4#地塊鋼結構連廊構件尺寸滿足設計及規范要求,鋼牛腿錨板厚度滿足設計要求,與混凝土柱連接處的化學錨栓規格滿足設計要求。3#、4#地塊鋼牛腿錨板與混凝土柱均未貼緊且未灌注環氧樹脂,鋼構件涂層厚度共抽檢83個,其中不合格構件7個,合格率為91.6%,鋼結構節點處高強螺栓均未擰緊,鋼構件焊縫共抽檢52條,7條焊縫不能滿足設計要求,合格率為86.5%。4.5#地塊鋼結構連廊。5#地塊鋼結構連廊構件尺寸滿足設計及規范要求,鋼牛腿錨板厚度滿足設計要求,與混凝土柱連接處的化學錨栓規格滿足設計要求。5#地塊鋼牛腿錨板與混凝土柱均未貼緊且未灌注環氧樹脂,鋼構件涂層厚度共抽檢60個,其中不合格1個構件,合格率為98.3%,鋼結構節點處高強螺栓均未擰緊,鋼構件焊縫共抽檢20條,2條焊縫不能滿足設計要求,合格率為90%。此外,該報告涉及2#地塊鋼結構連廊的分析內容載明:(1)鋼構件截面尺寸檢測結果表明:所抽檢鋼構件截面尺寸偏差符合《鋼結構工程施工質量驗收規范》GB50205-2001規范使用要求。(2)鋼結構牛腿錨板檢測結果表明:所檢測鋼牛腿錨板厚度符合設計要求;鋼牛腿錨板與混凝土柱均未貼緊且未灌注環氧樹脂。(3)化學錨栓檢測結果表明:鋼牛腿與混凝土柱連接處的化學錨栓規格滿足設計要求。(4)鋼構件涂層厚度檢測(銹蝕情況)檢測結果表明:2#地塊總計抽檢構件180個,其中一層2#連廊3#牛腿東西向梁等56個構件防腐涂層不符合設計要求。(5)高強螺栓檢查檢測結果表明:所檢測鋼結構節點處高強螺栓均未擰緊。(6)鋼構件焊縫檢測結果表明:總計檢測焊縫84條,其中連廊六2層柱1焊縫A、連廊六2層柱1焊縫B、連廊六2層柱3焊縫A、連廊六2層柱3焊縫B等4道焊縫滿足設計要求。


              本案訴訟過程中,首鋼公司自行委托中冶建筑研究總院有限公司國家工業建構筑物質量安全監督檢驗中心對1#連廊結構承載力進行設計復核。該中心根據原鋼結構設計圖紙,依據國家有關規范標準進行復核得出的檢驗結論為:6.無論是否考慮混凝土欄桿的荷載,按錨栓僅承擔剪力考慮,錨栓基材混凝土抗剪承載力不滿足設計要求。如果考慮側面錨栓和正面錨栓受力不均的實際情況,情況會進一步惡化;如果考慮鋼板圍套不能全部承擔拉力,情況亦會進一步惡化。7.圖紙要求鋼牛腿錨板現場焊接操作,現場焊接時高溫對已固定的化學螺栓的結構膠有一定程度的損傷減弱,這會加劇錨栓的破壞,這種焊接對錨栓破壞的定量分析需要根據現場模擬實驗進行最終判定。8.設計選用的化學錨栓適用范圍不滿足現行《混凝土結構后錨固技術規程》(JGJ145-2013)的要求,也未納入《混凝土結構加固設計規范》(GB50367-2013)的選用范圍。


              2018年11月1日,中鐵貴州分公司與業主方西南商貿城公司對2#地塊鋼結構工程進行了結算,簽署了《結算審定單》,載明2#地塊鋼結構工程結算審定價為47209918.65元。


              另查明,中鐵貴州分公司將主入口及次入口雨棚玻璃安裝工程另行發包,具體為:1.主入口雨棚鋼結構工程。2013年12月1日,中鐵貴州分公司與江油市城建建筑勞務開發有限公司簽訂《西南國際商貿城公司二標段(A、B、C區)工程主入口雨棚鋼結構工程分包合同》,將二標段(A、B、C區)工程主入口雨棚鋼結構工程分包給江油市城建建筑勞務開發有限公司進行施工。合同約定的施工范圍和工作內容不含鋼材;2.主入口雨棚玻璃安裝工程。2014年3月9日,中鐵貴州分公司與湖南奉天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簽訂《西南國際商貿城公司二標段(A、B、C、G區)工程主入口雨棚玻璃安裝工程分包合同》,將二標段(A、B、C、G區)工程主入口雨棚玻璃安裝工程分包給湖南奉天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進行施工。合同約定承包方式為包工包料施工,《最終結算協議》載明工程價款為1948000元;3.次入口雨棚玻璃安裝工程。2014年3月9日,中鐵貴州分公司與湖南奉天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簽訂《西南國際商貿城公司二標段(D、E、F區)工程次入口雨棚玻璃安裝工程分包合同》將二標段(D、E、F區)工程次入口雨棚玻璃安裝工程分包給湖南奉天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進行施工。雙方于2019年11月18日核對后確認,根據《結算審定單》中載明的工程量及雙方約定單價,中鐵貴州分公司另行發包的工程(主入口雨棚鋼結構工程、主入口雨棚玻璃安裝工程、次入口雨棚玻璃安裝工程)價款共計為7183595.51元。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前述工程同時應扣減鋼材款。


              訴訟過程中,根據首鋼公司申請,本院依法委托貴州恩方工程建設咨詢有限公司對本案“首鋼公司施工的貴陽西南商貿城鋼結構工程”進行造價鑒定。


              經本院組織核對,雙方均認可本案工程造價按以下方式進行計算:《結算審定單》中載明的工程量×分包合同中約定的單價=工程造價。本院認為,在雙方對計算方式已達成一致意見的情況下,為減少當事人訴累及訴訟成本,本案可以通過數學計算得出工程造價,無需委托司法鑒定,雙方亦于2019年6月27日表示同意,本院撤回了對外委托司法鑒定。


              雙方對工程造價的核對過程如下:1.中鐵貴州分公司在前述計算原則的基礎上自行制作了《北京首鋼自施范圍結算費用匯總表(按照合同中單價)》,載明工程造價為36346567.60元,前述造價不包含1#鋼結構連廊工程價款、主次入口鋼結構雨棚及玻璃安裝工程款。2.首鋼公司在此基礎上進行核對并制作了《北京首鋼自施范圍結算費用匯總表(按照合同中單價)》,載明工程造價為46013702.29元。3.中鐵貴州分公司再次進行核對后制作了《北京首鋼自施范圍結算費用匯總表(按照合同中單價)》的回復意見。雙方最終確認以46013702.29元為基礎,再進一步對爭議款項進行確認。


              在上述工程造價及已付款的基礎上,雙方對以下款項存在爭議:1.稅金。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其代首鋼公司支付稅金1730000元,并提交了《稅收繳款書》及國家稅務總局貴陽市觀山湖區稅務局出具的《情況說明》予以佐證。經查,中鐵貴州分公司提交的日期為2015年6月15日的《稅收繳款書》,載明一般營業稅、價調基金計稅金額為5000萬元,教育附加稅、企業城市維護稅計稅金額為150萬元。國家稅務總局貴陽市觀山湖區稅務局出具《情況說明》載明“稅款已由中鐵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貴州分公司代扣代繳894656.84元”。2.代購材料款。雙方在分包合同中約定:“所有鋼材由甲方代購,甲方每次辦理月結時按照實際領用量(含損耗)及集采價格)進行扣除”。經查,2013年8月20日,雙方簽訂《對賬單》,對鋼材的規格型號、數量、單價、總金額均進行了對賬確認,確認鋼材總價款為1345881.22元;2013年9月20日,雙方簽訂《對賬單》,對鋼材的規格型號、數量、單價、總金額均進行了對賬確認,確認鋼材總價款為7694211.31元;2013年10月20日,雙方簽訂《對賬單》,對鋼材的規格型號、數量、單價、總金額均進行了對賬確認,確認鋼材總價款為2611821.30元;2013年11月20日,雙方簽訂《對賬單》,對鋼材的規格型號、數量、單價、總金額均進行了對賬確認,確認鋼材總價款為1150984.66元。2014年11月20日,雙方簽訂《對賬表》,載明2013年8月至2013年11月鋼材款總計12806975.83元。本案中,雙方對代購的鋼材的款項數額存在爭議,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應將在案的四份《對賬單》和不具名的《對賬表》中數據累加計算為25609874.32元,首鋼公司主張只應計算《對賬表》中的數據12806975.83元。經查,《結算審定單》載明的案涉工程鋼材用量超過4000噸。3.結算綜合單價是否扣除16%的問題。中鐵貴州分公司認為價格依約應扣減16%,首鋼公司認為因合同無效價格不應扣減16%。4.首鋼公司施工的1#鋼結構連廊工程價款,未計入前述造價。首鋼公司認為應當計算工程價款,中鐵貴州分公司認為不應計算工程價款。5.主次入口鋼結構雨棚及玻璃安裝工程。中鐵貴州分公司認為應扣減主次入口鋼結構雨棚及玻璃安裝工程7365361.44元。雙方于2019年11月18日核對后確認,根據《結算審定單》中載明的工程量及雙方約定單價,中鐵貴州分公司另行發包的工程(主入口雨棚鋼結構工程、主入口雨棚玻璃安裝工程、次入口雨棚玻璃安裝工程)價款共計為7183595.51元。首鋼公司認為主材均是其支出,扣減費用僅應是勞務費。


              雙方確認,中鐵貴州分公司共計支付首鋼公司工程款25109181.16元。


              2019年8月19日,首鋼公司自行委托中冶建筑研究總院有限公司國家工業建構筑物質量安全監督檢驗中心出具了《貴陽西南國際商貿城連廊結構加固設計復合》,載明:貴陽西南國際商貿城13組連廊結構于2013年進行設計,每組連廊共四層,其結構形式為梁板式結構,現澆鋼筋混凝土樓板支承于焊接型鋼梁,鋼結構與混凝土均采用后錨固粘結型連接,每組連廊建筑面積約為1182平方米。2015年貴陽西南國際商貿城一期2#地塊鋼結構工程1#屋面連廊整體坍塌,2015年設計單位出具了一部分對原施工完成的連廊進行加固的設計文件,北京首鋼建設集團公司委托中冶建筑研究總院有限公司選擇與2#地塊鋼結構工程1#連廊結構較為相似的8#樓面連廊結構,對其原設計和加固設計后承載力進行復核。根據收集到的現場資料,按照原設計圖紙、加固設計文件,依據國家有關標準規范,采用通用設計軟件對貴陽西南國際商貿城8#樓面連廊結構承載力進行復核,得復核結論如下:(1)原設計結構。1.焊接H型鋼結構承重梁強度滿足要求、穩定性滿足要求。2.鋼牛腿強度滿足要求。3.拉剪復合受力下錨栓鋼材承載力滿足要求。4.原設計的錨栓基材混凝土承載力不滿足設計要求。5.原設計選用的化學錨栓適用范圍不滿足現行《混凝土結構后錨固結束規程》(JGJ145-2013)的要求,也未納入《混凝土結構加固設計規范》(GB50367-2013)的選用范圍。(2)鋼牛腿后錨固加固結構。1.鋼牛腿強度滿足要求。2.按照加固后錨板頂部第二階段所承受的最大拉力全部由圍套鋼板的焊縫承擔進行考慮,新增錨板焊縫抗拉強度驗算滿足要求。3.拉剪復合受力下錨栓鋼材承載力滿足要求。4.對原設計不滿足要求的部位增加鋼牛腿后錨固加固后進行計算可知,加固后的錨栓基材混凝土承載力滿足設計要求。但如果考慮側面錨栓和正面錨栓受力不均的實際情況,承載能力會有所降低;如果考慮加固后新增鋼板圍套不能全部承擔拉力,承載能力亦會進一步降低。5.加固方案中選用的特殊倒錐型化學錨栓滿足現行《混凝土結構后錨固結束規程》(JGJI45-2013)的要求。6.加固圖紙要求鋼牛腿錨板現場焊接操作,若先進行錨栓施工,再進行焊接操作,現場焊接時高溫對已固定的化學螺栓的結構膠有一定程度的損傷,這會加劇錨栓的破壞,這種焊接對錨栓破壞的定量分析應根據現場模擬實驗進行最終判定。


              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其因案涉工程質量不合格產生了以下損失:1.提交了與江西省雄基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簽訂《西南國際商貿城公司二標段5-7號連廊鋼結構改造工程施工合同》及《最終結算協議》、銀行流水,主張該項損失為151892元,其中,銀行流水載明實際發生金額為95574.6元;2.提交了與貴州洪新勞務有限公司簽訂《西南國際商貿城公司2#地塊(A-G區)工程現場人工打掃衛生及垃圾外運勞務合同》《建設工程施工勞務分包合同》《建設工程施工勞務分包合同》《最終結算協議》、銀行流水,主張該兩項損失共計3901683元,其中,銀行流水載明實際發生金額為3353972.77元;3.提交了與北京振業安邦建筑技術有限公司簽訂《西南國際商貿城公司一期2標段工程鋼結構連廊化學錨桿安裝、注膠、鋼板注膠工程施工合同》,主張該項損失為940000元,其中,銀行流水載明實際發生金額為675780元;4.提交了與江油市城建建筑勞務開發有限公司簽訂《西南國際商貿城公司二標段1-3#、13#連廊鋼結構工程改造工程施工合同》《最終結算協議》及《計算表》,主張該項損失為749000元,沒有銀行流水證明款項實際發生;5.提交了與貴州省恒通設備租賃有限公司簽訂《物資、設備租賃合同》,主張該項損失為200000元,其中,銀行流水載明實際發生金額為200000元;6.提交了與貴陽永鶴建筑材料經營部第一門市部簽訂《物資設備買賣合同》,主張該項損失為747000元,其中,銀行流水載明實際發生金額為300000元;7.提交了與貴州紫東鑫貿易有限公司簽訂《物資設備買賣合同》,主張該項損失為1358565元,其中,銀行流水載明實際發生金額為1358555元;8.提交了向中鐵建設集團物資供應站采購物資的《銷售明細表》《收款憑證》《物資點驗單》,主張其采購了牛腿加固用鋼板,該項損失為966751.27元,沒有銀行流水證明款項實際發生;9.提交了《現場管理費匯總表》《報銷審批單》及收款收據、手工發票,主張現場搶工管理費220756.86元,沒有提交與本案存在關聯性的證據;10.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地下室商戶倉庫、小業主索賠產生損失7190680.05元,該款被業主方發函《貴陽西南國際商貿城項目扣款通知單》后,業主方直接從應付工程款中進行了扣除。11.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因北門裝飾恢復、北門LED電子屏\弱點及邊框維修費用、北門幕墻恢復費用、北門電動這點單重新安裝費用、結構損壞加固、2#地塊鋼結構檢測費、屋面固定天窗、屋面百葉窗修復工程被業主方扣減款項11224599.39元。業主方與中鐵貴州分公司簽訂的《工程結算審定單》來看,業主方在結算時已將“扣北門裝飾恢復、扣鋼牛腿恢復”等八項費用進行了扣減,扣減金額共計7113974.27元。12.提交了一張《統計表》,主張2015年2月22日至2015年5月15日期間搶工費用1660000元。13.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1#鋼結構連廊坍塌導致直接損失。


              首鋼公司主張其因案涉工程質量不合格產生了以下損失并提交了相應證據:1.向北京士博達貿易有限公司采購了相應物資352465.5元,并提供了首鋼公司內部財務憑證以及發票,發票載明金額共計360004.89元;2.向河北保定城鄉建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分包產生費用120905元,并提交了《西南國際商貿城公司2#地塊工程的結算審批表》及其內部財務憑證;3.向唐山市住宅建設工程總公司分包產生費用936729元,并提交了多份《專業分包工程中間結算審批表》《專業分包工程竣工結算書》《分包工程竣工結算公司審批單》等證據,但多為復印件,沒有提交支付憑證,提交了發票載明工程地址位于“修文縣扎佐鎮貴鋼廠區內”。4.向遷安市首遷建筑勞務分包有限公司分包工程產生費用366447元,提交了《分包工程結算公司審批單》及內部財務憑證。5.支付工程績效、施工補貼、通訊費、計算機費、伙食補貼、差旅費、辦公費、修理費、油費等損失,并提供了內部財務憑證,沒有支付憑證及工作人員所在項目,其中,高速路通行費發票載明往返地點為“貴陽北至扎佐”。


              因雙方對中鐵貴州分公司代繳稅費的金額存在爭議,中鐵貴州分公司根據本院出具的《律師調查令》進行調查取證,國家稅務總局貴陽市觀山湖區稅務局出具《情況說明》,載明:針對調查令中第一個問題:經我局第一稅務分局工作人員冷燕核實:根據“黔地現02653973”稅收繳款書,中鐵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貴州分公司繳納稅款1730000元,其中北京首鋼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作為分包,經稅務機關(原貴陽市觀山湖地方稅務局)代開發票25857134元,發票號:00066294-00066295,稅率為3.46%,稅款已由中鐵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貴州分公司代扣代繳894656.84元。針對調查令中第二個問題:經我局第一稅務分局工作人員冷燕核實:該完稅證明(黔地現02653973)上備注欄中所寫的內容,是由我局工作人員填寫,情況屬實。


              訴訟過程中,根據中鐵貴州分公司申請,本院裁定對北京首鋼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價值59,133,274.06元的財產進行保全,該裁定作出后,本院對北京首鋼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名下的銀行存款進行了凍結。被保全人首鋼公司向本院提出保全財產置換申請,并提供了因本院查封銀行賬戶確已影響其職工工資發放的證據,同時提交了其子公司唐山海港首鋼建設鋼結構有限公司名下的兩宗土地使用權(評估價值7329.1671萬元)作為其他等值擔保財產,唐山海港首鋼建設鋼結構有限公司向本院出具《擔保書》,本院裁定:一、查封擔保人唐山海港首鋼建設鋼結構有限公司名下的兩宗土地使用權。二、解除對被保全人北京首鋼建設集團有限公司銀行賬戶的凍結。


              中鐵貴州分公司于2019年11月18日向本院提交《追加第三人申請書》,申請追加案涉工程設計單位浙江勤業建筑設計有限公司作為本案第三人參加訴訟,本院書面駁回了其申請。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二百二十六條的規定,結合雙方訴辯主張,本案爭議焦點為:(一)本案兩份分包合同的效力如何認定;(二)工程總價款如何認定;(三)欠付工程款如何認定;(四)本案質量責任主體如何認定;(五)本案損失數額如何認定;(五)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的違約金是否應當支持。


              (一)關于本案兩份分包合同的效力如何認定的問題。


              本院認為,根據在案證據,可以認定中鐵貴州分公司與業主方西南商貿城公司之間就案涉2#地塊鋼結構工程在總承包合同之外另行單獨簽訂了施工合同,具體理由為:首先,業主方將本案鋼結構連廊工程單獨進行了招投標。根據西南商貿城公司官方網站顯示,案涉工程連同1#地塊的鋼結連廊工程系單獨進行招投標。其次,中鐵貴州分公司向業主方西南商貿城公司提交的《委托代付函》中載明“我司與貴司于2013年7月8日簽訂了《鋼結構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合同金額為45000000元?!笨梢宰糇C其與業主方就本案工程另行簽訂有施工合同。第三,本案業主方西南商貿城公司與中鐵貴州分公司單獨就2#地塊鋼結構工程進行了結算。所以,根據前述證據,足以認定業主方西南商貿城公司與中鐵貴州分公司就本案鋼結構工程單獨簽訂了施工合同,將本案鋼結構工程發包給中鐵貴州分公司,嗣后,由中鐵貴州分公司將工程發包給首鋼公司,該行為實質屬于“將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轉包給他人”。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筑法》第二十八條規定:“禁止承包單位將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轉包給他人,禁止承包單位將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肢解以后以分包的名義分別轉包給他人?!薄吨腥A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七十二條規定:“承包人不得將其承包的全部建設工程轉包給第三人或者將其承包的全部建設工程肢解以后以分包的名義分別轉包給第三人?!敝需F貴州分公司與首鋼公司簽訂本案分包合同將2#地塊鋼結構工程發包給首鋼公司的行為,實質為非法轉包,違反前述法律規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四條“承包人非法轉包、違法分包建設工程或者沒有資質的實際施工人借用有資質的建筑施工企業名義與他人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行為無效。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四條規定,收繳當事人已經取得的非法所得?!币幎?,本案《貴陽西南商貿城標段二(D、E、F區)工程鋼結構工程分包合同》《貴陽西南國際商貿城2#地塊(A、B、C區)工程鋼結構工程分包合同》均系無效協議。首鋼公司關于合同無效的主張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二)關于工程總價款如何認定的問題。


              中鐵貴州分公司負有支付工程價款的義務?!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條規定:“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但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承包人請求參照合同約定支付工程價款的,應予支持?!北景腹こ桃芽⒐を炇蘸细?,因此發包方有支付工程價款的義務。訴訟過程中,雙方對本案工程造價的計算方式達成一致意見:《結算審定單》中載明的工程量×分包合同中約定的單價=工程造價,以《結算審定單》為依據,經雙方多次核算后,工程造價共計為46013702.29元,在此基礎上,雙方爭議的其他應付款項,本院依次認定如下:


              第一,綜合單價不應上浮16%。首鋼公司認為綜合單價系扣減16%后形成,應恢復至扣減前的單價。本院認為,基于以下兩點理由,其主張不能成立:首先,依據誠實信用原則,應依約計取綜合單價。雙方在兩份分包合同中均明確約定“合同單價一次性包死。綜合單價為全費用單價不會因人工費、材料費、費率或匯率的變動或政府頒發的任何調價文件之要求而有所調整,不會因設計調整、業態調整和開工日期等因素而調整”,同時,分包合同以表格的形式詳細的列明了各種材料的單價,本院認為,締約雙方對單價已有明確、具體、詳細的約定,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雙方簽訂的兩份分包合同雖然因轉包而無效,但首鋼公司不應當因合同無效獲得超過締約時的期待利益。其次,依據司法解釋規定,應依法計取綜合單價。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條“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但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承包人請求參照合同約定支付工程價款的,應予支持”的規定,首鋼公司只能參照合同約定主張工程價款,不能超出約定主張工程價款,對首鋼公司的該項主張,本院不予支持。


              第二,1#鋼結構連廊工程價款應計入工程款。首鋼公司認為應計算1#鋼結構連廊工程價款,經查,中鐵貴州分公司制作的《北京首鋼自施范圍結算費用匯總表》并未計算1#鋼結構連廊工程造價。本院認為,1#鋼結構連廊確屬首鋼公司施工,且已竣工驗收,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條“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但建設工程經竣工驗收合格,承包人請求參照合同約定支付工程價款的,應予支持?!钡囊幎?,中鐵貴州分公司有支付工程價款的義務。雖然1#鋼結構連廊已坍塌,但屬工程質量責任范疇,本院將作為質量責任進一步認定。經雙方核對,1#鋼結構連廊造價為2429856.33元+措施費24014.93元=2453871.26元,扣減由中鐵貴州分公司自行施工的土建及裝修工程款,以及按工程款比例扣減相應措施費,首鋼公司應獲得的1#鋼結構連廊工程價款為1607483.55元。該項工程款未計入雙方核對的《北京首鋼自施范圍結算費用匯總表》中,應在雙方核對款項的基礎上累加。


              第三,中鐵貴州分公司另行發包的主次入口鋼結構雨棚及玻璃安裝工程款應予扣除。雙方核對并計算的工程價款包含了中鐵貴州分公司另行發包的主次入口鋼結構雨棚及玻璃安裝工程款,中鐵貴州分公司認為應扣減主次入口鋼結構雨棚及玻璃安裝工程。雙方于2019年11月18日核對后確認,根據《結算審定單》中載明的工程量及雙方約定單價,中鐵貴州分公司另行發包的工程(主入口雨棚鋼結構工程、主入口雨棚玻璃安裝工程、次入口雨棚玻璃安裝工程)價款共計為7183595.51元。首鋼公司認為主材均是其提供,扣減費用不應包括主材費用。本院認為,訴訟過程中,雙方對工程造價的計算方式已達成一致意見,即:《結算審定單》中載明的工程量×分包合同中約定的單價=工程造價,本院計算總價款46013702.29元系依據該公式,從46013702.29元中扣除首鋼公司未施工的工程款,亦應采用同一標準,所以,中鐵貴州分公司另行發包的工程應以7183595.51元計取并扣除。首鋼公司抗辯認為主材系中鐵貴州分公司從首鋼公司領用,但未提交證據證明中鐵貴州分公司從其處領取鋼材的事實,本院對其該項主張不予支持。


              第四,首鋼公司反訴主張的合同外工程款不成立。首鋼公司認為在坍塌事故發生后,其根據中鐵貴州分公司的要求進行了施工,屬合同外工程應計算工程價款。本院認為,雙方并未簽訂相關施工合同,亦未有簽證單、設計變更等資料佐證,不能證明雙方存在新的意思表示,首鋼公司主張的施工實際為在坍塌事故發生后的一種善后行為,所產生的費用性質上屬于損失范疇,本院將綜合雙方責任大小及損失數額進行認定,但不能作為工程價款予以認定,首鋼公司的該項反訴請求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本案工程造價=雙方核對的首鋼自施工范圍造價46013702.29元+1#鋼結構連廊工程款1607483.55元-中鐵貴州分公司另行發包的工程款7183595.51元=40437590.33元。


              (三)關于欠付工程款如何認定的問題。


              關于已付款。雙方均確認,中鐵貴州分公司分十筆共計支付首鋼公司工程款25109181.16元。


              關于代購材料款。在分包合同中約定:“所有鋼材由甲方代購,甲方每次辦理月結時按照實際領用量(含損耗)及集采價格進行扣除”。本案中,雙方關于鋼材款的對賬存在巨大爭議,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應將在案的四份《對賬單》和不具名的《對賬表》中數據累加,首鋼公司主張只應計算《對賬表》中的數據。經查,2013年8月20日、2013年9月20日、2013年10月20日、2013年11月20日,雙方四次簽訂《對賬單》,對2013年8月至11月期間的鋼材規格型號、數量、單價、金額均進行了對賬確認。2014年11月20日,雙方簽訂總《對賬表》,載明2013年8月至11月鋼材款總計12806975.83元。雙方爭議在于首鋼公司認為《對賬表》系對四份《對賬單》的總結;中鐵貴州分公司則認為《對賬表》系針對ABC區、四份《對賬單》系針對DEF區,相互獨立應累加計算。經審查,根據《結算審定單》,案涉工程鋼材實際用量超過4000噸,遠超《對賬表》中的數額或四份《對賬單》中的總額。本院認為,基于以下理由,《對賬表》與四份《對賬單》中的鋼材應累加計算:第一,根據業主方與中鐵貴州分公司簽訂的《結算審定單》,案涉工程實際使用鋼材量超過4000噸,可以證明首鋼公司以《對賬表》確認鋼材價款的主張不成立;第二,比對《對賬表》與四份《對賬單》中鋼材的型號、數量、單價、金額可知,2013年8月相同的有11筆,不同的有1筆;2013年9月相同的有16筆,不同的有31筆;2013年10月和11月完全一致。首鋼公司主張《對賬表》系對四份《對賬單》的總結,但從數據對比情況看,《對賬表》與四份《對賬單》中的數據雖有很多重合,但亦有諸多不一致之處。第三,《對賬表》與四份《對賬單》均系雙方簽字確認的工程量,對雙方均有約束力。所以,代購材料款應以《對賬表》與四份《對賬單》累加計算后進行認定,經計算為25609874.32元。


              關于代繳稅費。本案中,中鐵貴州分公司認為應扣減稅費1730000元,并提交了稅務機關于2015年6月15日出具的《稅收繳款書》和國家稅務總局貴陽市觀山湖區稅務局出具《情況說明》,載明“稅款已由中鐵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貴州分公司代扣代繳894656.84元”。本院認為,國家稅務總局貴陽市觀山湖區稅務局系法定征稅主體,其出具的文書具有法律效力,應予認定,所以中鐵貴州分公司代扣代繳稅費894656.84元,應予以扣除。


              綜上,中鐵貴州分公司欠付工程價款=總造價40437590.33元-已付工程款25109181.16元-代購鋼材款25609874.32元-代繳稅費894656.84元=-11176121.99元。中鐵貴州分公司已超付工程款11176121.99元,首鋼公司應當返還。


              關于超付工程款的利息。雙方對超付工程價款的應返還時間及利率沒有約定,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當事人對欠付工程價款利息計付標準有約定的,按照約定處理;沒有約定的,按照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息?!钡囊幎?,首鋼公司應從中鐵貴州分公司起訴之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同期同類貸款利率支付利息至付清時止。


              (四)關于本案質量責任主體如何認定的問題。


              《建設工程質量管理條例》第三條規定:“建設單位、勘察單位、設計單位、施工單位、工程監理單位依法對建設工程質量負責?!北驹赫J為,建設工程質量關乎整個社會的重大生命及財產安全,所有參建單位都應恪守履職,同時也應對建設工程質量承擔責任。建設工程質量責任的主體可能是施工方,也可能是建設單位、勘察單位、設計單位、監理單位。本案中,案涉工程于2013年12月27日驗收合格,一年兩個月(2015年2月19日)之后發生坍塌,坍塌面也是雙方施工的交界面,坍塌體依附的主體工程系中鐵貴州分公司施工,坍塌體及其與主體工程的連接點系首鋼公司施工,坍塌事故的根本原因在于雙方施工交界面的連接存在質量問題。坍塌事故發生后,從業主方到施工方的各參建單位在未查明事故原因、亦未上報安監部門的情況下,對鋼結構工程進行了加固施工,導致本案認定事故責任的證據極為匱乏。根據在案證據,本院對案涉工程質量責任分析如下:


              關于本案質量責任的舉證證明責任?!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十二條規定:“發包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造成建設工程質量缺陷,應當承擔過錯責任:(一)提供的設計有缺陷;(二)提供或者指定購買的建筑材料、建筑構配件、設備不符合強制性標準;(三)直接指定分包人分包專業工程。承包人有過錯的,也應當承擔相應的過錯責任?!币罁笆鲆幎?,工程質量責任性質上屬于過錯責任,人民法院應結合設計是否有缺陷、建筑材料是否合格、施工質量是否合格等因素判斷雙方是否具有過錯,進而認定雙方的工程質量責任。本院認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當事人對自已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币约啊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一條“人民法院應當依照下列原則確定舉證證明責任的承擔,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一)主張法律關系存在的當事人,應當對產生該法律關系的基本事實承擔舉證證明責任;(二)主張法律關系變更、消滅或者權利受到妨害的當事人,應當對該法律關系變更、消滅或者權利受到妨害的基本事實承擔舉證證明責任?!钡囊幎?,在工程驗收合格的前提下,主張工程質量存在缺陷的一方對于工程存在質量缺陷負有舉證責任,承包人抗辯其沒有責任的,對于工程質量缺陷與其施工行為之間沒有因果關系亦負有舉證責任。具體到本案中,中鐵貴州分公司作為本案原告、總包方,在工程竣工驗收合格的情況下主張由首鋼公司承擔質量責任,應承擔舉證證明責任,舉證不能的,應承擔相應不利后果。同時,首鋼公司作為施工方,其抗辯對工程質量不承擔責任,亦應舉證證明其施工工程質量合格且其施工行為與工程質量缺陷之間沒有因果關系,舉證不能的,亦應承擔相應不利后果。


              關于中鐵貴州分公司的責任。本院認為,中鐵貴州分公司應承擔主要責任,具體理由:第一,案涉工程于2013年12月27日驗收合格,根據《建設工程質量管理條例》第十六條“建設單位收到建設工程竣工報告后,應當組織設計、施工、工程監理等有關單位進行竣工驗收。建設工程竣工驗收應當具備下列條件:(一)完成建設工程設計和合同約定的各項內容;(二)有完整的技術檔案和施工管理資料;(三)有工程使用的主要建筑材料、建筑構配件和設備的進場試驗報告;(四)有勘察、設計、施工、工程監理等單位分別簽署的質量合格文件;(五)有施工單位簽署的工程保修書。建設工程經驗收合格的,方可交付使用?!钡囊幎?,各方驗收行為表明包含本案爭議雙方、發包人、設計單位、監理單位等相關單位均認可本案系按圖施工,且認可工程質量合格,現中鐵貴州分公司否認其驗收行為,應提交充分證據予以證明,但其在本案中并未提交充分證據證明“施工質量不合格導致坍塌”這一基本事實。第二,本案證明質量責任的核心證據——業主方在事故后委托第三方作出的《工程質量檢測報告》,載明的絕大多數質量問題為坍塌體的質量問題,而涉及坍塌面的“鋼牛腿錨板與混凝土柱均未貼緊且未灌注環氧樹脂”的質量問題系1-5號地塊59個連廊均存在的共性問題(其中13個連廊系首鋼公司施工),不足以認定系1號連廊坍塌的主要原因。第三,坍塌事故發生后,中鐵貴州分公司除組織對首鋼公司施工的2#地塊12個連廊進行加固施工外,還同時對首鋼公司施工范圍外的46個連廊進行了加固施工,可以佐證中鐵貴州分公司并未排除施工質量缺陷以外的其他原因,其在本案中主張由首鋼公司承擔全部質量責任,與其對其他工程進行加固的行為不符。第四,中鐵貴州分公司系總包方,同時也是坍塌體所依附的主體工程的施工方,在坍塌事故可能存在多因一果、多個責任主體的情況下,未及時上報安監部門或采取措施查明質量責任,在本案雙方當事人之間,其對質量責任無法查清負有主要責任。


              關于首鋼公司的責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十三條規定:“建設工程未經竣工驗收,發包人擅自使用后,又以使用部分質量不符合約定為由主張權利的,不予支持;但是承包人應當在建設工程的合理使用壽命內對地基基礎工程和主體結構質量承擔民事責任?!币虼?,案涉工程雖經竣工驗收,但如存在質量問題,承包人亦應承擔民事責任。本案中,中鐵貴州分公司提交了浙江瑞邦建設工程檢測有限公司《工程質量檢測鑒定報告》,該檢測報告系業主方西南商貿城公司在事故發生后委托檢測機構進行。檢測報告的結論可以證明首鋼公司的施工確實存在部分質量問題。本院認為,前述證據雖系竣工驗收一段時間后出具,但能客觀證明首鋼公司施工工程存在質量問題,部分問題直接涉及雙方當事人各自施工的交界面,在此基礎上,首鋼公司沒有提交充分證據證明其施工行為與質量缺陷之間不具有因果關系,本院認定首鋼公司對質量責任承擔次要責任。


              綜上,中鐵貴州分公司對質量責任承擔主要責任,首鋼公司對質量責任承擔次要責任。根據雙方舉證情況,本院認定中鐵貴州分公司承擔80%的責任,首鋼公司承擔20%的責任,雙方各自應承擔責任的數額將結合雙方損失進行認定。


              (四)關于本案損失數額如何認定的問題。


              關于訴訟時效。本案損失發生后,從雙方的整改行為可以看出,雙方實際上一直處于善后過程中,因此不能以坍塌事故發生的時間作為本案訴訟時效起算時間,首鋼公司關于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損失已經過訴訟時效期間的抗辯理由本院不予采納。


              關于損失的認定標準。坍塌事故發生后,中鐵貴州分公司組織了現場清運等工作,同時雙方均對本案施工合同項下的其他連廊進行了加固,各自產生了一定損失。訴訟過程中,雙方均提交了證據證明自身遭受的損失的證據,但是,雙方提交的證明損失數額的證據中,既有銀行轉款憑證,也有收據、自行制作的賬目流水等證據。本院認為,雙方均系大型國資企業,應有嚴格的財務管理程序,認定雙方實際產生的損失應同時滿足以下標準:1.賬目對應的款項產生于坍塌事故善后過程中或合理期間內;2.有銀行轉款憑證或正規發票。據此,對雙方發生的損失數額,本院分別認定如下:


              關于中鐵貴州分公司所主張的損失,本院結合其提交證據逐項認定如下:1.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5-7號連廊鋼結構改造工程費用151892元,并提交了其與案外人江西省雄基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簽訂《西南國際商貿城公司二標段5-7號連廊鋼結構改造工程施工合同》及《最終結算協議》、銀行流水。本院認為,根據前述證據,可以證明該工程實際發生,但根據轉款憑證載明,已實際發生的工程款為95574.6元,本院以實際發生款項95574.6元認定該項工程款;2.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事故現場人工打掃衛生及垃圾清運費1079683元,并提交了其與案外人貴州洪新勞務有限公司簽訂《西南國際商貿城公司2#地塊(A-G區)工程現場人工打掃衛生及垃圾外運勞務合同》、銀行流水;3.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鋼結構加固工程2822000元,并提交了其與案外人貴州洪新勞務有限公司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勞務分包合同》《最終結算協議》、銀行流水。本院認為,根據前述證據,可以證明合同約定事項實際發生,但根據轉款憑證載明,第2項所列工程與第3項工程已實際發生的工程款為3353972.77元,本院以3353972.77元認定該兩項工程款;4.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鋼連廊化學錨桿安裝、注膠、鋼板注膠工程940000元,并提交了其與案外人北京振業安邦建筑技術有限公司簽訂《西南國際商貿城公司一期2標段工程鋼結構連廊化學錨桿安裝、注膠、鋼板注膠工程施工合同》、銀行流水。本院認為,根據前述證據,可以證明該工程事項實際發生,但根據轉款憑證載明,已實際發生的工程款為675780元,本院以675780元認定該項工程款;5.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1、2、3、13號連廊鋼結構改造工程749000元,并提交了其與案外人江油市城建建筑勞務開發有限公司簽訂《西南國際商貿城公司二標段1-3#、13#連廊鋼結構工程改造工程施工合同》《最終結算協議》及《計算表》,本院認為,根據前述證據,可以證明該工程事項實際發生,但付款憑證系復印件,且中鐵貴州分公司至判決之日仍不能提交原件,不能證明款項實際發生,本院對該項費用不予認定;6.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鋼結構事故貝雷架租賃費200000元,并提交了其與案外人貴州省恒通設備租賃有限公司簽訂《物資、設備租賃合同》《最終結算協議》及轉款憑證。本院認為,根據前述證據,可以證明該工程事項實際發生,根據轉款憑證載明,已實際發生的工程款為200000元,本院予以認定;7.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鋼結構事故搶工購買小型物資材料747000,并提交了其與案外人貴陽永鶴建筑材料經營部第一門市部簽訂《物資設備買賣合同》《對賬單》及轉款憑證。本院認為,根據前述證據,可以證明該采購事項實際發生,但根據轉款憑證載明,已實際發生的工程款為300000元,本院予以認定;8.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化學錨栓款(紫東鑫)1358565元、湖南省安化湘龍竹葉有限責任公司259040元,并提交了其與案外人貴州紫東鑫貿易有限公司簽訂《物資設備買賣合同》《物資點驗單》及轉款憑證,與案外人湖南省安化湘龍竹葉有限責任公司簽訂的《物資設備買賣合同》及轉款憑證。本院認為,根據前述證據,可以證明采購事項實際發生,根據轉款憑證載明,已實際發生的工程款為1358555元,本院予以認定;9.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牛腿加固用鋼板966751.27元,并提交了向中鐵建設集團物資供應站采購物資的《銷售明細表》《收款憑證》《物資點驗單》。本院認為,根據前述證據,可以證明該采購事項實際發生,但無轉款憑證證明實際發生款項數額,本院對該款項不予認定;10.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搶工期間現場管理費220756.86元,并提交了《現場管理費匯總表》《報銷審批單》及收款收據、手工發票。本院認為,根據前述證據,不足以證明管理費用實際發生,且無轉款憑證予以證明實際發生款項數額,本院對該款項不予認定;11.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地下室商戶倉庫、小業主索賠7190680.05元,并提交了業主方扣款通知及附件《代中鐵墊付商戶賠償明細表》。本院認為,根據前述證據,可以證明該費用確已發生且被業主方實際扣除,本院對該費用予以認定;12.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牛腿加固后精裝修恢復、鋼樓梯、鋼爬梯精裝修恢復及1#鋼結構連廊恢復費用,以及裝飾恢復、北門LED電子屏/弱電及邊框維修費用、北門幕墻恢復費用、北門電動折疊大門重新安裝費用、結構損壞加固、2#地塊鋼結構檢測費、屋面固定天窗、屋面百葉窗修復11224599.39元。本院認為,從業主方與中鐵貴州分公司簽訂的《工程結算審定單》來看,業主方在結算時已將“扣北門裝飾恢復、扣鋼牛腿恢復”等八項費用進行了扣減,扣減金額共計7113974.27元,前述費用應納入中鐵貴州分公司的損失進行計算;13.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2015年2月22日至2015年5月15日期間搶工費用1660000元,但只提交了一張《統計表》。本院認為,根據前述證據,不足以證明該費用實際發生,本院對該項費用不予認定。14.中鐵貴州分公司所主張1#鋼結構連廊直接損失。本院認為,根據首鋼公司提交證據及雙方對賬結果,1#鋼結構連廊造價為1607483.55元,本院已認定中鐵貴州分公司應支付該項工程款,該工程坍塌后的損失理應計入中鐵貴州分公司的損失范圍進行計算。綜上,根據前述認定,中鐵貴州分公司因質量缺陷導致的損失=95574.6+3353972.77+675780+200000+300000+1358555+7190680.05+7113974.27+1607483.55=21896020.24元。


              關于首鋼公司主張的損失。首鋼公司反訴主張合同外工程價款,即坍塌事故發生后其加固2#地塊其余12個連廊中的6個連廊所發生的費用損失3646751.75元。本院認為,雙方并未簽訂合同外工程的施工協議,坍塌事故發生后,雙方對2#地塊剩余的12個連廊各自加固6個,雙方的施工行為實為坍塌事故發生后的善后行為,相關款項應納入損失范疇進行認定,首鋼公司關于“合同外工程款”的訴請沒有事實依據,本院不予支持。經核對首鋼公司提交的證據,本院依次認定如下:1.首鋼公司主張向北京市博達貿易有限公司進行物資采購產生費用352465.5元,同時提交了《財務憑證》、發票。本院認為,前述證據可以證明首鋼公司在坍塌事故后采購了建筑材料,且財務憑證及發票載明時間系案涉工程加固期間產生,可以證明前述建筑材料用于案涉工程,本院對首鋼公司的該項主張予以支持。根據發票,本院以首鋼公司所主張的352465.5元認定該筆款項;2.首鋼公司主張向河北保定城鄉建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進行專業分包,產生工程款共計120905元,并提交了《專業分包結算審批表》《財務憑證》。本院認為,首鋼公司沒有提交付款憑證或發票,前述證據不足以證明所記載款項已實際發生,本院對該筆款項不予認定;3.首鋼公司主張向唐山市住宅建設工程總公司進行專業分包,產生費用1754140元,并提交了《專業分包結算審批表》《財務憑證》及付款憑證。本院認為,前述證據的付款憑證均備注為“貴鋼鋼軋空壓站及其他零星鋼結構工程”,且發票載明施工地址位于“修文縣扎佐鎮貴鋼廠區內”,本院對該筆款項不予認定;4.首鋼公司主張向遷安市首遷建筑勞務分包有限公司分包工程產生費用366447元,提交了《分包工程結算公司審批單》及內部財務憑證、發票、遷安市首遷建筑勞務分包有限公司出具的《說明》。本院認為,遷安市首遷建筑勞務分包有限公司出具的《說明》載明“貴陽西南國際商貿城勞務費55260元”,可以證明其他費用并非案涉工程產生,本院以55260元認定該筆款項;5.首鋼公司主張其他損失,包括管理人員工資績效、管理人員通訊費、計算機補貼、伙食補貼、差旅費、辦公用品費用、修理費、油費等,并提交了《報銷匯總表》、發票及內部財務憑證等證據。本院認為,辦公經費、修理費、油費雖有發票,但發票內容不能反映系案涉工程產生,甚至在高速路通行費發票載明往返地點為“貴陽北至扎佐”,部分發票出票機關為修文縣稅務局,與本案沒有關聯性,本院對該筆款項不予認定。


              綜上,中鐵貴州分公司提交證據證明其損失為21896020.24元,首鋼公司提交證據證明其損失為407725.50元,雙方的損失費用共計22303745.74元。按過錯比例分攤前述損失,中鐵貴州分公司占80%的責任負擔17842996.59元,首鋼公司占20%的責任負擔4460749.15元??鄢卒摴緦嶋H付出的407725.50元,首鋼公司還應支付中鐵貴州分公司4053023.65元。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前述損失的利息,本院認為,損失的利息屬“損失之損失”,不屬于損害賠償的范圍,本院對其關于損失利息的主張不予支持。


              (五)關于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的違約金是否應當支持的問題。


              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的違約金包含兩項:質量違約金和工期違約金。本院認為,中鐵貴州分公司的該項訴請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理由:首先,從違約條款的效力來看,兩份分包合同系無效協議,故合同中約定的質量違約金條款亦無效,中鐵貴州分公司據此要求支付違約金的訴訟請求不能成立。其次,從實際履行情況來看,根據在案的《設計變更單》,可以看出案涉工程存在設計變更的情況,且中鐵貴州分公司將主次入口雨棚及玻璃安裝工程另行發包,前述行為必然導致工期延長,中鐵貴州分公司主張逾期竣工違約金缺乏事實依據,本院不予支持。關于質量違約金問題,違約金的主要功能在填補守約方的損失,在本案合同無效的前提下,本院已就質量責任進行了分析和認定,已對雙方損失進行了認定和補償,不應再行支付違約金。


              綜上,中鐵貴州分公司訴訟請求部分成立,首鋼公司的反訴請求不成立,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筑法》第二十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七十二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四條、第十二條、第十三條、第十七條、第十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百五十二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一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北京首鋼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十五日內返還中鐵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貴州分公司超付的款項11176121.99元及利息(利息以11176121.99元為基數,自2017年12月27日起至2019年8月19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同期同類貸款利息計算,自2019年8月20日起至付清之日止按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公布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計算);


              二、北京首鋼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十五日內支付中鐵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貴州分公司損失費用4053023.65元;


              三、駁回中鐵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貴州分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四、駁回北京首鋼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的反訴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本訴案件受理費337466.37元,由中鐵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貴州分公司負擔245006.57元,由北京首鋼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負擔92459.80元。反訴案件受理費125209.00元,由北京首鋼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負擔。保全費5000.00元,由中鐵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貴州分公司負擔3630.09元,由北京首鋼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負擔1369.91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以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照對方當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審判長??何陸坤


              審判員??賈鴻雁


              審判員??伍?靜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三十日


              法官助理楊劭禹


              書記員劉竹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1-15
              來源: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

              判例單位上海華嶸家具有限公司、周偉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7)滬0114刑初1075號


              公訴機關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單位上海華嶸家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嶸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嘉定區。


              訴訟代表人周某。


              被告人周偉。


              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檢察院以滬嘉檢訴刑訴[2017]1053號起訴書指控被告單位華嶸公司、被告人周偉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7年7月5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受理后,依法適用簡易程序,實行獨任審判,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檢察院檢察員向某某、被告單位訴訟代表人周某、被告人周偉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公訴機關指控,2016年1月,被告人周偉在負責經營被告單位華嶸公司業務期間,為牟取非法利益,偷逃國家稅款,在無實際業務往來的情況下,以支付發票面額一定比例費用的方式,通過他人為華嶸公司虛開進銷貨單位為上海穗饒貿易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2份,價稅合計人民幣23.3萬余元,稅額人民幣3.3萬余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均已由華嶸公司入賬并向稅務機關申報抵扣了稅款。


              2017年1月4日,被告人周偉經電話通知,在接受公安人員詢問時陳述了上述犯罪事實。同月10日,公安機關決定對該案立案偵查。被告單位華嶸公司已向稅務機關補繳了全部稅款并繳納罰款。


              另查明,2016年12月,被告人周偉因犯尋釁滋事罪被上海市普陀區人民法院判處拘役四個月,緩刑四個月,緩刑考驗期間自2016年12月27日起至2017年4月26日止。


              上述事實,被告單位華嶸公司及被告人周偉在開庭審理過程中亦無異議,并有證人黃某某的證言,公安機關制作的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案發經過,稅務機關制作的抵扣證明、稅務稽查案件協查報告、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稅務處理決定書,有關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記賬憑證、稅收完稅證明、工商登記材料、刑事判決書、執行通知書及周偉的戶籍證明、供述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單位華嶸公司在經營過程中,為牟取非法利益,讓他人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抵扣稅款,被告人周偉作為華嶸公司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其行為均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告人周偉在緩刑考驗期限內被發現判決宣告以前還有其他罪沒有判決,應當撤銷緩刑,實行數罪并罰。華嶸公司、周偉具有自首情節,均可以從輕處罰。結合華嶸公司已補繳稅款并繳納罰款等情節,本院在量刑時一并予以體現,并采納公訴人關于對周偉可適用緩刑的建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七十七條第一款、第六十九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七十三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五十三條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單位上海華嶸家具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


              (罰金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繳納。)


              二、被告人周偉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拘役六個月;撤銷上海市普陀區人民法院(2016)滬0107刑初1447號刑事判決書對被告人周偉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拘役四個月,緩刑四個月的緩刑執行部分;決定執行拘役九個月,緩刑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被告人周偉回到社區后,應當遵守法律、法規,服從監督管理,接受教育,完成公益勞動,做一名有益社會的公民。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兩份。


              代理審判員??徐怡南


              二〇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


              書?記?員??任建中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一、《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零五條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單位犯本條規定之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是指有為他人虛開、為自己虛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介紹他人虛開行為之一的。


              第七十七條被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在緩刑考驗期限內犯新罪或者發現判決宣告以前還有其他罪沒有判決的,應當撤銷緩刑,對新犯的罪或者新發現的罪作出判決,把前罪和后罪所判處的刑罰,依照本法第六十九條的規定,決定執行的刑罰。


              ……


              第六十九條判決宣告以前一人犯數罪的,除判處死刑和無期徒刑的以外,應當在總和刑期以下、數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決定執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過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過一年,有期徒刑總和刑期不滿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過二十年,總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過二十五年。


              ……


              第六十七條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


              ……


              第七十二條對于被判處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可以宣告緩刑,對其中不滿十八周歲的人、懷孕的婦女和已滿七十五周歲的人,應當宣告緩刑:


              (一)犯罪情節較輕;


              (二)有悔罪表現;


              (三)沒有再犯罪的危險;


              (四)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


              ……


              第七十三條拘役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個月。


              ……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第五十三條罰金在判決指定的期限內一次或者分期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對于不能全部繳納罰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時候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以執行的財產,應當隨時追繳。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災禍等原因繳納確實有困難的,經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繳納、酌情減少或者免除。


              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一條根據刑法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的規定,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


              (一)自動投案,是指犯罪事實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機關發覺,或者雖被發覺,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訊問、未被采取強制措施時,主動、直接向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


              犯罪嫌疑人向其所在單位、城鄉基層組織或者其他有關負責人員投案的;犯罪嫌疑人因病、傷或者為了減輕犯罪后果,委托他人先代為投案,或者先以信電投案的;罪行尚未被司法機關發覺,僅因形跡可疑,被有關組織或者司法機關盤問、教育后,主動交代自己的罪行的;犯罪后逃跑,在被通緝、追捕過程中,主動投案的;經查實確已準備去投案,或者正在投案途中,被公安機關捕獲的,應當視為自動投案。


              并非出于犯罪嫌疑人主動,而是經親友規勸、陪同投案的;公安機關通知犯罪嫌疑人的親友,或者親友主動報案后,將犯罪嫌疑人送去投案的,也應當視為自動投案。


              犯罪嫌疑人自動投案后又逃跑的,不能認定為自首。


              (二)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是指犯罪嫌疑人自動投案后,如實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實。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1-14
              來源: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

              判例蕪湖紳特模具設備有限公司、戴全鋒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7)皖0291刑初29號


              公訴機關安徽省蕪湖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單位蕪湖紳特模具設備有限公司,統一社會信用代碼91340200591435646J,住所地安徽省蕪湖經濟技術開發區鳳鳴湖路福達工業園2-2幢,法定代表人戴全鋒。


              訴訟代表人李永福,男,漢族,1976年9月15日出生,蕪湖紳特模具設備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股東)。


              被告人戴全鋒,男,漢族,1979年4月27日出生于廣東省茂名市,初中文化,蕪湖紳特模具設備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及經理,戶籍地廣東省茂名市茂南區,住安徽省蕪湖經濟技術開發區。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6年7月1日被蕪湖市公安局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取保候審,2017年3月17日本院決定繼續對其取保候審。


              蕪湖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檢察院以蕪經開檢刑訴[2017]1號起訴書指控被告單位蕪湖紳特模具設備有限公司、被告人戴全鋒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7年3月14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適用簡易程序,于2017年3月28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蕪湖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檢察院指派代理檢察員林婷婷出庭支持公訴,被告單位蕪湖紳特模具設備有限公司訴訟代表人李永福、被告人戴全鋒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公訴機關指控:


              蕪湖紳特模具設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紳特模具公司)于2012年3月9日成立,被告人戴全鋒擔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兼經理。2015年11月份,被告人戴全鋒因公司效益不好,為減少稅款繳納,在與廣西潮裕羅物資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潮裕羅公司)沒有實際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從該公司處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份(發票號碼:00851737、00851738、00851739、00851740),價稅合計415778.25元,虛開稅額共計60412.23元。2015年11月份,紳特模具公司向潮裕羅公司共支付約9%的開票手續費并于2016年2月份將相關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上交國稅局欲抵扣,因抵扣后失控,未能成功抵扣。


              2016年6月30日,公安民警在紳特模具公司將被告人戴全鋒抓獲歸案,到案后,戴全鋒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實。


              針對指控的上述事實,公訴機關提供了常住人口基本信息、到案經過、廣西增值稅專用發票;證人李某證言;被告人戴全鋒供述和辯解等證據予以證實。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單位紳特模具公司讓潮裕羅公司為其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稅額共計60412.23元,其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二款、第三款、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之規定,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


              被告單位紳特模具公司的訴訟代表人李永福及被告人戴全鋒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和罪名均不持異議,但被告人戴全鋒辯稱其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未能抵扣成功,亦及時將所欠稅款補足,未造成國家稅款損失,希望法庭對其從輕處罰。


              經審理查明:


              紳特模具公司于2012年3月9日成立,被告人戴全鋒擔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兼經理,全面負責公司經營管理。2015年11月份,被告人戴全鋒因公司效益不好,為減少稅款繳納,在與潮裕羅公司無實際業務往來的情況下,從該公司處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份,價稅合計415778.25元,稅款60412.23元,紳特模具公司向潮裕羅公司支付了約9%的開票手續費。2016年2月份,紳特模具公司將取得的上述發票作為進項發票向稅務部門申報抵扣,因稅務部門認證后失控,未能成功抵扣。


              2016年6月30日,公安民警在紳特模具公司將被告人戴全鋒抓獲歸案。


              上述事實,被告單位紳特模具公司的訴訟代表人李永福、被告人戴全鋒在開庭審理過程中亦無異議,并有受案登記表、常住人口基本信息、企業法人營業執照、法定代表人信息、到案經過、廣西增值稅專用發票4份、增值稅專用發票抵扣聯扣押收據、銀行帳戶明細信息、南寧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支隊出具的情況說明、發票信息網上查詢單4份;證人李某證言;被告人戴全鋒供述和辯解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單位紳特模具公司在從事經營活動中,為騙取國家稅款,在無實際業務往來的情況下讓他人為本單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依法應予處罰。被告人戴全鋒系被告單位紳特模具公司法定代表人,全面負責被告單位的經營管理活動,系對被告單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負直接責任的主管人員,依法亦應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論處。公訴機關指控被告單位紳特模具公司、被告人戴全鋒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事實清楚,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戴全鋒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亦可視作被告單位紳特模具公司如實供述犯罪事實,依法均從輕處罰。被告單位尚未成功抵扣稅款,未造成國家的經濟損失,酌情予以從輕處罰。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七十三條第二款、第三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單位蕪湖紳特模具設備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罰金已預繳);


              二、被告人戴全鋒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宣告緩刑二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蕪湖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楚會娜


              人民陪審員??丁家芳


              人民陪審員??姜建業


              二〇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


              書?記?員??冷晶晶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零五條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單位犯本條規定之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是指有為他人虛開、為自己虛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介紹他人虛開行為之一的。


              第三十條公司、企業、事業單位、機關、團體實施的危害社會的行為,法律規定為單位犯罪的,應當負刑事責任。


              第三十一條單位犯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判處刑罰。本法分則和其他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第六十七條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


              被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論。


              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因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別嚴重后果發生的,可以減輕處罰。


              第七十二條對于被判處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可以宣告緩刑,對其中不滿十八周歲的人、懷孕的婦女和已滿七十五周歲的人,應當宣告緩刑:


              (一)犯罪情節較輕;


              (二)有悔罪表現;


              (三)沒有再犯罪的危險;


              (四)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


              宣告緩刑,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同時禁止犯罪分子在緩刑考驗期限內從事特定活動,進入特定區域、場所,接觸特定的人。


              被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處附加刑,附加刑仍須執行。


              第七十三條拘役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個月。


              有期徒刑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第七十五條被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應當遵守下列規定:


              (一)遵守法律、行政法規,服從監督;


              (二)按照考察機關的規定報告自己的活動情況;


              (三)遵守考察機關關于會客的規定;


              (四)離開所居住的市、縣或者遷居,應當報經考察機關批準。刑 事 判 決 書


              (2017)皖0291刑初29號


              公訴機關安徽省蕪湖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單位蕪湖紳特模具設備有限公司,統一社會信用代碼91340200591435646J,住所地安徽省蕪湖經濟技術開發區鳳鳴湖路福達工業園2-2幢,法定代表人戴全鋒。


              訴訟代表人李永福,男,漢族,1976年9月15日出生,蕪湖紳特模具設備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股東)。


              被告人戴全鋒,男,漢族,1979年4月27日出生于廣東省茂名市,初中文化,蕪湖紳特模具設備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及經理,戶籍地廣東省茂名市茂南區,住安徽省蕪湖經濟技術開發區。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6年7月1日被蕪湖市公安局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取保候審,2017年3月17日本院決定繼續對其取保候審。


              蕪湖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檢察院以蕪經開檢刑訴[2017]1號起訴書指控被告單位蕪湖紳特模具設備有限公司、被告人戴全鋒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7年3月14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適用簡易程序,于2017年3月28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蕪湖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檢察院指派代理檢察員林婷婷出庭支持公訴,被告單位蕪湖紳特模具設備有限公司訴訟代表人李永福、被告人戴全鋒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公訴機關指控:


              蕪湖紳特模具設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紳特模具公司)于2012年3月9日成立,被告人戴全鋒擔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兼經理。2015年11月份,被告人戴全鋒因公司效益不好,為減少稅款繳納,在與廣西潮裕羅物資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潮裕羅公司)沒有實際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從該公司處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份(發票號碼:00851737、00851738、00851739、00851740),價稅合計415778.25元,虛開稅額共計60412.23元。2015年11月份,紳特模具公司向潮裕羅公司共支付約9%的開票手續費并于2016年2月份將相關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上交國稅局欲抵扣,因抵扣后失控,未能成功抵扣。


              2016年6月30日,公安民警在紳特模具公司將被告人戴全鋒抓獲歸案,到案后,戴全鋒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實。


              針對指控的上述事實,公訴機關提供了常住人口基本信息、到案經過、廣西增值稅專用發票;證人李某證言;被告人戴全鋒供述和辯解等證據予以證實。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單位紳特模具公司讓潮裕羅公司為其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稅額共計60412.23元,其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二款、第三款、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之規定,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


              被告單位紳特模具公司的訴訟代表人李永福及被告人戴全鋒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和罪名均不持異議,但被告人戴全鋒辯稱其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未能抵扣成功,亦及時將所欠稅款補足,未造成國家稅款損失,希望法庭對其從輕處罰。


              經審理查明:


              紳特模具公司于2012年3月9日成立,被告人戴全鋒擔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兼經理,全面負責公司經營管理。2015年11月份,被告人戴全鋒因公司效益不好,為減少稅款繳納,在與潮裕羅公司無實際業務往來的情況下,從該公司處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份,價稅合計415778.25元,稅款60412.23元,紳特模具公司向潮裕羅公司支付了約9%的開票手續費。2016年2月份,紳特模具公司將取得的上述發票作為進項發票向稅務部門申報抵扣,因稅務部門認證后失控,未能成功抵扣。


              2016年6月30日,公安民警在紳特模具公司將被告人戴全鋒抓獲歸案。


              上述事實,被告單位紳特模具公司的訴訟代表人李永福、被告人戴全鋒在開庭審理過程中亦無異議,并有受案登記表、常住人口基本信息、企業法人營業執照、法定代表人信息、到案經過、廣西增值稅專用發票4份、增值稅專用發票抵扣聯扣押收據、銀行帳戶明細信息、南寧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支隊出具的情況說明、發票信息網上查詢單4份;證人李某證言;被告人戴全鋒供述和辯解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單位紳特模具公司在從事經營活動中,為騙取國家稅款,在無實際業務往來的情況下讓他人為本單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依法應予處罰。被告人戴全鋒系被告單位紳特模具公司法定代表人,全面負責被告單位的經營管理活動,系對被告單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負直接責任的主管人員,依法亦應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論處。公訴機關指控被告單位紳特模具公司、被告人戴全鋒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事實清楚,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戴全鋒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亦可視作被告單位紳特模具公司如實供述犯罪事實,依法均從輕處罰。被告單位尚未成功抵扣稅款,未造成國家的經濟損失,酌情予以從輕處罰。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七十三條第二款、第三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單位蕪湖紳特模具設備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罰金已預繳);


              二、被告人戴全鋒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宣告緩刑二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蕪湖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楚會娜


              人民陪審員??丁家芳


              人民陪審員??姜建業


              二〇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


              書?記?員??冷晶晶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零五條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單位犯本條規定之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是指有為他人虛開、為自己虛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介紹他人虛開行為之一的。


              第三十條公司、企業、事業單位、機關、團體實施的危害社會的行為,法律規定為單位犯罪的,應當負刑事責任。


              第三十一條單位犯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判處刑罰。本法分則和其他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第六十七條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


              被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論。


              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因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別嚴重后果發生的,可以減輕處罰。


              第七十二條對于被判處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可以宣告緩刑,對其中不滿十八周歲的人、懷孕的婦女和已滿七十五周歲的人,應當宣告緩刑:


              (一)犯罪情節較輕;


              (二)有悔罪表現;


              (三)沒有再犯罪的危險;


              (四)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


              宣告緩刑,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同時禁止犯罪分子在緩刑考驗期限內從事特定活動,進入特定區域、場所,接觸特定的人。


              被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處附加刑,附加刑仍須執行。


              第七十三條拘役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個月。


              有期徒刑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第七十五條被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應當遵守下列規定:


              (一)遵守法律、行政法規,服從監督;


              (二)按照考察機關的規定報告自己的活動情況;


              (三)遵守考察機關關于會客的規定;


              (四)離開所居住的市、縣或者遷居,應當報經考察機關批準。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20-01-13
              來源:安徽省蕪湖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

              判例黃遠忠詐騙、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二審刑事裁定書

              刑 事 裁 定 書




              (2017)粵刑終1531號




              原公訴機關廣東省深圳市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黃遠忠,男,漢族,1970年8月20日出生,高中文化,戶籍地廣東省深圳市龍華區,住廣州市番禺區。因本案于2016年7月1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18日被逮捕?,F羈押于廣東省深圳市第二看守所。




              辯護人馮琦,廣東鵬浩律師事務所律師。




              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廣東省深圳市人民檢察院指控原審被告人黃遠忠犯詐騙罪、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一案,于2017年8月15日作出(2017)粵03刑初321號刑事判決。宣判后,原審被告人黃遠忠不服,提出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經審閱案卷和上訴材料,訊問上訴人,聽取辯護人的意見,認為本案事實清楚,決定不開庭審理?,F已審理終結。




              原判認定,2006年年底,同樂海關依法對建泰橡膠(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建泰廠)保稅料件短少一事進行稽查。2007年1月,被告人黃遠忠自稱有海關背景,可以幫助建泰廠解決此事。在騙取建泰廠的信任后,黃遠忠以各種名目,先后騙取建泰廠共計人民幣2030萬元。2010年7月,深圳海關依法對建泰廠做出了補繳稅款人民幣17578805.2元、罰款人民幣930萬元的行政處罰。建泰廠發現被騙遂報案。黃遠忠在接受相關部門調查后逃匿,后于2016年7月17日被抓獲。




              另查明,被告人黃遠忠在騙取建泰廠財物過程中,在無真實貿易背景的情況下,以深圳市寶龍興貿易有限公司的名義委托深圳市國稅局龍華分局向建泰廠代開增值稅專用發票74張,價稅合計人民幣700萬元(增值稅269230.87元)。建泰廠已全部抵扣。




              原判認定上述事實,有書證、證人證言、鑒定意見及被告人供述等證據證實。




              原審法院認為,被告人黃遠忠無視國家法律,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事實隱瞞真相,詐騙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被告人黃遠忠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情況下,向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情節嚴重,其行為又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依法應與詐騙罪數罪并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九條、第六十四條之規定,作出判決:一、被告人黃遠忠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十萬元,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二、責令被告人黃遠忠于本判決生效后一個月內向建泰橡膠(深圳)有限公司退賠人民幣二千零三十萬元。




              上訴人黃遠忠上訴及其辯護人辯護提出:一、黃遠忠的行為不構成詐騙罪。1、黃遠忠沒有詐騙的主觀動機。建泰廠被查廠過程中,系陳某1、蕭某主動找到黃遠忠請求幫忙。黃遠忠接受委托后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在認為可能會處理不好的時候還主動辭任委托,并退回230萬元,可見其是在認真處理建泰廠的委托事務,并沒有詐騙的主觀動機。而且黃遠忠本身經營有多家企業,是一名有實力的企業家,詐騙對其來說于情于理都不能成立。2、黃遠忠沒有實施詐騙的客觀行為。首先,一審判決認定黃遠忠“自稱是普福臨報關行老板”并主動找到建泰廠稱代辦查廠事宜與事實不符。黃遠忠于1999年到深圳后即開始從事報關業務,并承包普福臨報關行布吉營業部至2007年。黃遠忠在此期間還擔任深圳龍華臺商聯誼會副秘書長,幫助臺商處理海關方面的事務,而陳某1當時也在聯誼會兼職,對其身份有清楚的認識,而且雙方在委托書中也明確認可“黃遠忠有從事報關十五年從業經驗和知識及技能”??梢?,建泰廠是基于對黃遠忠報關從業經驗的信任而達成的委托。其次,黃遠忠在處理建泰廠應對海關調查的過程中付出了大量的勞動,其反復調取各類數據,查找料件短少、串料的原因,了解海關調查的方向,調整數據并撰寫報告,最后為建泰廠爭取到了利益最大化,避免了更重的處罰和走私的認定。3、本案屬民事糾紛。建泰廠與黃遠忠之間是民事委托關系,雙方是經過充分協商后達成一致的;黃遠忠接受委托后利用多年從事海關報關的經驗和人脈關系,整理數據、撰寫并修改報告,為建泰廠爭取了合法、合理的最優成果;在雙方的委托關系中,黃遠忠提供的勞務是咨詢,不能因為建泰廠最后被海關處罰就認定黃遠忠屬詐騙,更不能以收費多少來認定案件的性質;建泰廠支付費用是經過公司內部同意的,并不是蕭某與黃遠忠兩人串通實施的行為。二、黃遠忠的行為不構成虛開增值稅發票罪。虛開增值稅發票罪以非法獲取、占有偷逃的稅金為主觀目的,而黃遠忠并不具有此目的,其已向稅務機關繳納了稅金,國家稅收沒有遭受損失,其行為不構成犯罪。綜上,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改判。




              經審理查明,2006年年底,同樂海關依法對建泰廠保稅料件短少一事進行稽查。2007年1月,上訴人黃遠忠自稱有海關背景,可以幫助建泰廠解決此事。在騙取建泰廠的信任后,黃遠忠以各種名目,先后騙取建泰廠共計人民幣2030萬元。2010年7月,深圳海關依法對建泰廠做出了補繳稅款人民幣17578805.2元、罰款人民幣930萬元的行政處罰。建泰廠發現被騙遂報案。黃遠忠在接受相關部門調查后逃匿,后于2016年7月17日被抓獲。




              另查明,上訴人黃遠忠在騙取建泰廠財物過程中,在無真實貿易背景的情況下,以深圳市寶龍興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寶龍興公司)的名義委托深圳市國稅局龍華分局向建泰廠代開增值稅專用發票74張,價稅合計人民幣700萬元(增值稅269230.87元)。建泰廠已全部抵扣。




              上述事實,有下列證據證實:




              1、接受刑事案件登記表及立案決定書,證明本案的受、立案情況。




              2、扣押決定書、扣押清單和被扣物品相片,證明:2016年7月25日偵查機關從上訴人黃遠忠處扣押電腦一部、蘋果手機1部、三星手機5部、銀行卡6張。上訴人黃遠忠對被扣押物品進行了簽認。




              3、建泰廠支票及建泰廠內部支付憑單、暫付款項申請單,證明:2007年1月29日至2008年7月9日期間,建泰廠分8次以支票方式分別向深圳市諾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諾江公司)付款700萬元、向寶龍興公司付款1530萬元、向深圳市恒安和加油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恒安和公司)付款217萬元,合計人民幣2447萬元;在建泰廠內部支付憑單上,2007年4月3日支付恒安和公司100萬元、2008年7月9日支付寶龍興公司500萬元有蕭某簽名;2007年支付恒安和公司217萬元的支付憑單上有蕭某、陳某1的印章。




              證人姚某簽認00XXXX41(2007年1月31日120萬元)、09XXXX04(2008年2月1日400萬元)、00XXXX39(2007年1月29日180萬元)等發票為其幫蕭某所開。




              4、銀行交易記錄及憑證,證明建泰廠以支票付款的情況,以及諾江公司的銀行交易明細情況。




              5、同樂海關關于建泰廠有關情況的復函,證明:關于2010年7月建泰廠短少保稅料件等違規行為,同樂海關做出了罰金人民幣930萬元的行政處罰,并責令其辦理補繳稅款、提交進出口許可證等相關海關手續;在辦理該案過程中,未收到黃遠忠提交的申訴書或其他書面材料,黃遠忠也未向同樂海關做出過陳述。




              6、同樂海關行政處罰決定書,證明:同樂海關于2010年7月6日認定建泰廠短少料件貨值人民幣7756.071077萬元,涉稅人民幣1757.88052萬元;同樂海關據此對建泰廠作出罰款人民幣930萬元的行政處罰,并要求補繳稅款、提交進出口許可證、補辦進出口手續、辦理相關海關手續。




              7、關于終止普福臨報關行南頭營業部經營協議的申請及報關專用章回收收據,證明:上訴人黃遠忠于2002年4月向普福臨報關行承包了南頭營業部進行經營,后于2004年12月7日申請終止該營業部的報關經營協議;2004年12月31日,普福臨報關行從黃遠忠處收回南頭營業部的報關專用章。




              8、委托書一份,內容為:建泰廠委托黃遠忠代為辦理查廠事宜之所有業務并提供咨詢服務;建泰廠將視案件進度與難度經雙方協商確認后,向黃遠忠支付相應報酬;期間若衍生交際費用,由建泰廠另行向黃遠忠支付,但須先行協商達成一致;委托事宜至結案通知下達至建泰廠時終結。委托書的落款時間為2007年1月31日。




              證人蕭某簽認該委托書系其開具給黃遠忠的。




              9、深圳海關提供的授權委托書、建泰廠給海關的報告、海關調查筆錄等材料,證明:2006年12月20日,楊某1委托蕭某全權處理海關稽查事宜,此后蕭某代表建泰廠接受海關調查并多次向海關提供工作報告,時間為2006年12月至2009年3月。




              10、《關于對蕭某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的協查函》的回函及相關發票,回函由深圳市寶安國稅局龍華稅務分局出具,證明:建泰廠于2007年6月取得寶龍興公司開具的74份原材料發票,價稅合計700萬元;發票由寶龍興公司委托龍華分局代開,建泰廠已抵扣相應進項稅額26.92萬元。




              11、增值稅專用發票74份,價稅合計700萬元。




              證人蕭某簽認該發票為其交給會計辦理進項稅抵扣時所用。




              12、工商注冊信息資料,證明:深圳市諾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法定代表人黃遠忠;深圳市寶龍興貿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法定代表人黃遠忠。




              13、抓獲經過,證明:2016年7月17日,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九亭派出所民警在松江區G60滬昆高速公路檢查站對“粵C1XXXX”大客車進行檢查時,抓獲網上在逃人員黃遠忠,后黃遠忠于同月25日被深圳市公安局民警帶走。




              14、上訴人黃遠忠的身份材料,證明黃遠忠的身份情況,其因本案被公安機關網上追逃。




              15、證人梅某(建泰廠員工)的證言:我受建泰廠委托,就建泰廠被黃遠忠詐騙一事來報案。建泰廠系一家生產橡膠輪胎的臺資企業。2006年12月,建泰廠因保稅料件短少的問題,被同樂海關稽查。2007年1月,黃遠忠找到建泰廠,自稱普福臨公司的老板,并稱該公司大老板為海關領導,其報關行可通過合法的方式代辦這件事,要求本案所涉及的稅金、罰款須由該報關行代收繳或匯入其指定的賬號。因黃遠忠與公司總經理陳某1很熟悉,又與建泰廠管理部經理蕭某是十幾年的朋友,且當時黃遠忠還擔任龍華臺商協會副秘書長,基于此建泰廠就委托他和報關行辦理此事。建泰廠當時要求黃遠忠必須通過合法途徑辦理并提供相應法律文書和發票。在取得了建泰廠的委托手續后,黃遠忠又采取利誘的方式將蕭某發展為其同伙。此后,二人打著為公司辦理海關事務之名,巧立各種名目,從2007年1月至2008年7月間騙走建泰廠人民幣共計2447萬元。黃遠忠的上述行為是其與蕭某里應外合,以巧立入賬科目方式共同完成。此二人之所以順利將款項劃出是與蕭某當時掌管財務部及相應印鑒的便利條件密切相關。建泰廠與黃遠忠個人簽訂了委托合同,但該合同只有兩份,一份在黃遠忠處,另一份被蕭某拿走了。




              2010年7月,深圳海關依法對建泰廠做出了行政處罰,并責令公司繳納了稅款和罰金,至此公司才發現被騙。此后,建泰廠基于陳某1、蕭某與黃遠忠的私交,多次找到黃遠忠并要求其退還所收款項,但黃遠忠以各種理由拖延。此后,建泰廠又調查了普福臨公司的基礎信息,發現黃遠忠既非該公司股東更非該公司法定代表人,黃遠忠實際上與該公司無關,黃遠忠一直都在騙建泰廠,于是報案。建泰廠支付給黃遠忠的款項轉到黃遠忠指定的公司,分別是諾江公司、寶龍興公司和恒安和公司,其中,諾江公司與寶龍興公司的法人代表是黃遠忠。這2447萬元被黃遠忠已經占為己有,我們在2010年7月接到海關的行政處罰決定書后依法繳清了稅金及罰金共2600余萬元。




              根據建泰廠從海關了解此事得知,黃遠忠多次到海關接受調查,并已向深圳海關交代其與海關不存在任何關系,并故意詐騙建泰廠錢財的犯罪事實。蕭某也接受了海關的調查,并承認款項是在沒有經過任何審批手續的情況下私自匯出的,二人里應外合從而達到騙取公司財產的目的。黃遠忠沒有幫建泰廠整理過進口料件短少、進口原材料與國內材料相互混用的相關資料,公司也從來沒有請人整理過。這些資料都是建泰廠自己整理的。黃遠忠也從未幫建泰廠向海關遞交過申訴書,這些材料都是公司交的。




              16、證人陳某1(建泰廠原總經理)的證言:2010年7月之前,我是建泰廠總經理,2009年8月之前,蕭某擔任管理部經理。2006年12月,建泰廠因保稅料件短少問題被海關稽查。很久之前,我認識一個叫黃遠忠的男子,他自稱是普福臨報關行的老板。建泰廠被查之后黃遠忠找到我公司,稱該報關行可以代辦此事,但需要手續費30萬元。我當時覺得太多,就拒絕了他。2006年12月,黃遠忠通過蕭某又找到了我,說我們公司被稽查的事很嚴重,如果不找他處理,將會被海關從重處罰。我當時一時糊涂就相信了他。他一開口就向我要300萬元作為活動經費,后來經過協商,我答應給他180萬元,并于當日從建泰廠轉賬180萬元到其指定的諾江公司,并指派蕭某負責與黃遠忠聯系一起處理被海關稽查的事。2007年1月31日,蕭某開始與黃遠忠里應外合,將我公司的120萬元轉到黃遠忠的諾江公司,此后蕭某通過巧立各種名目,如短期投資、預付貨款、待攤費用和稅款等,偷蓋、私蓋我的私章和法人代表章、財務章,分多次將建泰廠的1930萬元轉到黃遠忠指定的賬號。期間我多次詢問蕭某建泰廠被海關稽查一事的處理情況,他都是說正在辦理。2010年7月,深圳海關依法對建泰廠做出處罰,并責令我公司繳納了稅款和罰金。我們才發現自己可能被騙了。




              我沒有和黃遠忠簽訂委托書,但不知道我的下屬有沒有和他私自簽訂委托書。我給黃遠忠的180萬元是指找海關官員辦理的活動經費,但黃遠忠并未將這180萬元用于找海關關員辦理建泰廠被稽查的事情。因為最后我們還是被海關處罰了,并繳納了稅款和罰金2000余萬元。蕭某于1998年至2009年任建泰廠管理部經理,他負責保管建泰廠的財務章和法人私章,其向黃遠忠轉出的2000余萬元沒有經過我的審批,是他自己偷蓋的,他也沒有跟我說過這件事。建泰廠的財務支出程序是如果需要作資金轉出,就由財務部負責人填寫審批表,并呈報我審核,我審核同意后就可以將錢轉出。黃遠忠沒有幫建泰廠整理過進口料件短少、進口原材料與國內料件相互混用問題的相關資料,我也不知道整理這些材料需要多少勞務費用。由于建泰廠有自己的報關員,在被海關稽查期間所需的資料都是建泰廠自己整理的。黃遠忠也未向海關代交過建泰廠的申訴書等書面文件。




              17、證人蕭某(建泰廠原管理部經理)的證言:2005年至2009年6月,我在建泰廠擔任管理部經理,主管廠內的人事、報關、咨詢、財務會計、采購、行政業務。2006年12月,建泰廠因保稅料件短少問題被同樂海關稽查。因很久之前,總經理陳某1介紹了黃遠忠給我認識,我從其他朋友那里得知他是開報關行的。建泰廠被稽查之后,陳某1就叫我找黃遠忠處理此事,于是我跟黃遠忠聯系上并告訴他事情的原委,黃遠忠告訴我他可以幫我們把事情擺平,讓處罰的金額降到最低,但需要300萬元的活動經費。陳某1與黃遠忠協商后把費用降低到180萬元,并于2007年1月29日委托我將180萬元轉到黃遠忠指定的諾江公司賬號。我把錢轉過去之后,黃遠忠又說陳某1到處宣揚他幫我們擺平海關的事,弄得他很麻煩,所以要多加120萬元才可以把事情處理好,并叫我不要把這件事告訴陳某1。我思慮再三之后答應了他的要求,并于2007年1月31日在未經陳某1同意的情況下,自己加蓋了建泰廠的法人代表章和財務章,將120萬元轉到黃遠忠的諾江公司。之后海關不但沒有停止對我們的查處,還連進口料件用于內銷用途的問題也一并調查了。因為當時我們廠確實存在這樣的問題,而我又負責進出口文件的簽核,我害怕海關真的會追究我的責任,所以又去找了黃遠忠,并把建泰廠串料的問題告訴了他。黃遠忠說可以把事情擺平,但需要700萬元的活動經費。我當時覺得很害怕,就自己加蓋了陳某1的私章和法人代表章、財務章,于2007年5月11日從公司的賬戶將700萬元轉到黃遠忠指定的寶龍興公司賬戶。之后,黃遠忠又說我們的案子可能會移到同樂海關緝私科,重新立案調查,我通過自查發現建泰廠確實存在走私的問題,黃遠忠告訴我如果要將此事壓下來就要花1000萬元。我相信了他的話,就自己蓋了陳某1的私章和法人代表章、財務章,從公司的賬戶分三次轉了1250萬元到黃遠忠的指定賬戶。過了三、四個月,黃遠忠告訴我他已經把海關的事情處理好了,海關內部已經將案件定性為違規,不會再追究我們串料和走私的問題。2010年7月左右,我聽說深圳海關對建泰廠保稅料件短少問題作出了行政處理。我不知道黃遠忠是不是報關行的負責人,我是聽朋友說的。除2007年1月29日轉的180萬元有審批外,其余2050萬元都沒有審批。我與黃遠忠有簽委托書,我在委托書上加蓋了建泰廠的公章,我已經口頭上請示過總經理陳某1。這份協議書只有一份,已經給黃遠忠了。我不知道黃遠忠怎么用這些錢的。我沒有接受過黃遠忠的錢財,我與他沒有任何經濟往來,也沒有接受過他任何物品。黃遠忠曾經在2007年12月29日將我轉給他的2050萬元中的230萬元轉回建泰廠賬上。他說有可能幫不上忙,所以退230萬元回來,但我們后來給他的錢他全收了。




              2007年6月,我有拿74張由寶龍興公司所開的總額為700萬元的增值稅發票給建泰廠的會計去辦理認證手續和進項稅抵扣,一共抵扣了26.92萬元稅款。這些增值稅發票是黃遠忠給我的,但建泰廠沒有向寶龍興公司購買過這些增值稅發票上所列的貨品,也沒有和寶龍興公司有業務往來。黃遠忠之所以要將這些增值稅發票給我,是因為我通過公司的賬號轉了700萬元給黃遠忠,我必須要拿些發票回去做賬。




              在建泰廠被海關調查一事中,我是建泰廠的代理人,負責與海關聯系。我負責審核公司內部人員整理出來的數據,有時我也會幫忙整理數據,還有到海關說明情況。只要海關那邊有什么需要配合的都是找我。黃遠忠在此事中主要協助我整理數據和寫解釋報告,他還對我說他自己去了海關找海關關員協調此事。但黃遠忠沒有介紹我或者建泰廠的任何人去找海關的人員協調此事。之所以要支付黃遠忠2000多萬元,是他說去海關找人擺平此事要花那么多錢,也就是說是他去找關系所花的錢。




              18、證人傅某(建泰廠員工)的證言:我于2006年至2010年擔任建泰廠總經理室課長,主要負責報關、內部稽核、知識產權等。2006年建泰廠因涉嫌保稅料件短少問題被海關稽查,整個過程我都參與了。當時蕭某是我的主管,我向海關呈報的材料都要經過他的審核,也會與海關聯系。在此事中,建泰廠每個部門都有提供數據給我,我將數據整理核查后交給蕭某審核,然后送海關,我是整個事件的經辦人,蕭某是審核人。建泰廠并未委托別的單位或個人幫忙核查數據,數據都是我們自己做的,我沒有與建泰廠以外的人一起整理過數據。我認識黃遠忠,他是蕭某的朋友,但他沒有參與此次數據整理,我也沒有因此事與黃遠忠聯系過。我沒有和公司以外的人一起整理過數據或撰寫報表,沒有和黃遠忠一起整理過數據或撰寫報表,他也沒有指導過我。給我看的光碟內所有文字性的資料都是我寫的,我能確定。這些文檔點擊屬性有作者nikita就是我的英文名字。因為這些報表都是我用公司的電腦撰寫的,這些文檔在我公司電腦內都有備份。這些報表資料只有蕭某在2009年從我電腦上拷貝過所有的有關海關查廠的報表資料,他也沒有說明用途。因為蕭某當時是我的主管,他問我要資料我就給了,除他之外沒有給過其他人。




              19、證人施某(建泰廠員工)的證言:建泰廠2007年至2008年的財務章和法人章都是由蕭某負責保管,公司公章由總經理保管,但財務支出只需用到財務章和法人章。蕭某系公司原管理部經理,負責財務科、會計科、總務科、人事科、采購科、資訊科、總經理室。2007年6月,蕭某交了74張增值稅發票給我,總額是700萬元,是寶龍興公司以銷售原材料的名目開給建泰廠的。除了發票,蕭某還拿了一張經過審批的公司名稱為“寶龍興貿易有限公司”的支付憑單給我,讓我處理做賬。我當時覺得這些發票和支付憑單不太完整,缺少合同和入庫記錄,就沒有馬上做賬。這700萬元除了發票聯外還有抵扣聯,抵扣聯的發票蕭某就拿給了會計王某1,他指示王某1去辦理了認證手續和進項稅抵扣。大概到了2008年1月,我向蕭某匯報說這些材料不完整不知如何處理,他指示我只要會計入賬就行,別的都不用管。因為蕭某當時是我領導,我就按他的意思辦了,并將記賬憑證交給他簽核。這些發票是蕭某拿回來的,已經申報并抵扣了26.92萬元稅款。




              20、證人黃某(建泰廠員工)的證言:2009年初,建泰廠的總公司臺灣建大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委托臺灣的會計事務所到建泰廠查賬,發現了400萬元的金額比較大,就問我們這筆錢的去向和有沒有合同之類的文書。因為當時這筆錢經手的是蕭某,我不知道情況就去找他。蕭某就叫我把那筆款的暫付款支付憑證找出來,然后他就當著我的面,從會計憑證上把這筆錢的暫付款申請單撕下來拿走了,并跟我說這筆款的申請單不要給會計師查看,他自己會去和會計師解釋。這筆400萬元的支付憑證上寫著是支付給恒安和公司的。被撕掉的暫付款申請單的會計憑證放在建泰廠會計檔案室保管。




              21、證人姚某(建泰廠員工)的證言:我于2006年1月至2009年10月間擔任建泰廠財務部出納,直接領導是蕭某。這2447萬元是分八次轉給諾江公司、寶龍興公司、恒安和公司的。具體是:2007年1月29日,蕭某交代我利用公司銀行賬戶金額調節方式(公司不同銀行賬戶之間的內部轉賬)開了一張180萬元的建泰廠浦發銀行轉賬支票,還跟我說“這是別人請他幫忙的,開以建泰廠為收款人的支票,把公司的錢轉到另一家銀行但也是公司的戶名,可以幫朋友拉點存款業績”、我當時就馬上幫他辦好,他拿了支票就走了,公司的財務章和法人章都是他自己保管,他回去后自己在支票上蓋了章。到2009年總公司到建泰廠查賬時,我才知道這筆錢轉給了諾江公司。這180萬元支票是通過背書轉出的方式轉給了諾江公司,我當時交支票給蕭某時,背書欄是空白的,應該是蕭某自己在背書欄上填寫諾江公司的。這180萬元款轉給諾江公司沒有經過公司內部審批,是蕭某自己一手操辦的。2007年2月1日,蕭某命令我以同樣的方式開了一張120萬元的轉賬支票,然后也是他自己操辦,以同樣的方式將這120萬元轉到了諾江公司,我也是在總公司查賬時才知道的。這120萬元轉款也沒有經過公司的內部審批,當時我將支票交給蕭某時,背書欄是空白的。2007年5月11日,蕭某給了寶龍興公司的銀行賬號給我,叫我開一張轉700萬元給寶龍興公司的支票,還跟我說他以后補交暫付款申請單。我開了支票后,他自己蓋了財務章和法人代表章,然后我拿著支票就到銀行把錢轉到寶龍興公司了。他后來沒有補交暫付款申請單,但我與會計對賬時,會計告訴我這筆錢已經交了支付憑單和發票。因為我只是出納,而支付憑單和發票是由會計保管的,所以我沒有看到。2007年3月26日、5月4日、6月26日,蕭某分別拿三張經過審批的支付憑單給我,交代我分三次共將217萬元轉給了恒安和公司。我開了支票后,恒安和公司派人到我這把票給取走了。2007年11月20日,蕭某交代我們廠另一名出納盧某開了一張330萬元的轉賬支票,將錢轉給了寶龍興公司。我當時出差在外,回來后盧某把單據給了我。我看到這330萬元是有經過審批的,并附有暫付款申請單。但后來總公司過來查賬時,發現暫付款申請單已經被撕毀了,這筆錢沒有支付憑單和發票,也不知道暫付款申請單是誰撕毀的。2008年2月1日,蕭某拿了一張經過審批的暫付款申請單給我,申請單的內容是轉給恒安和公司400萬元。接著,他叫我幫他開一張支票,但支票收款人這欄不能填寫。我開票后也是他自己蓋章,然后蕭某帶著我到前臺把支票給了一名姓賴的男子,姓賴的男子在支票上簽收,但由于字寫得很草,我看不出叫什么。后來總公司過來查賬時發現這筆錢轉給了諾江公司,而且暫付款申請單也被撕毀了。蕭某沒有跟我說這400萬元要轉給諾江公司,但申請單上寫的是恒安和公司。2008年7月9日,蕭某將公司的500萬元轉給了寶龍興公司,但當時因為崗位調整,我對這筆錢的具體情況不是很清楚。我不知道蕭某為何要將建泰廠的2447萬元轉給上述三家公司。




              22、證人周某(建泰廠員工)的證言:我于2008年4月至2011年4月擔任建泰廠出納。2008年7月,我的領導是管理部經理蕭某。陳某1于2008年7月5日至7月30日期間返回臺灣。2008年7月9日,蕭某將一張暫付款申請單交給我,內容是蕭某要以預付貨款名義支付寶龍興公司500萬元,審核人一欄蕭某蓋了自己的私章。因為蕭某是我的直接領導,而且當時陳某1返臺,所以我就沒有過問,馬上幫他開了一張支付寶龍興公司500萬元的支票。蕭某拿了支票之后,自己蓋了建泰廠的財務章和法人代表章,然后就將錢轉走了。




              證人周某對建泰廠暫付款項申請單(0XXX05號)進行了辨認,確認該單就是蕭某交給其的暫付款申請單。




              23、證人葉某(建泰廠員工)的證言:建泰廠因涉嫌保稅料件短料問題被海關稽查,我時任備一課課長,主要負責建泰廠的生產管理。建泰廠從被調查到被處罰橫跨的時間有四年。當時海關把我們近幾年的原材料領用數據都調過去了,因為相關數據比較復雜,海關需要我們廠的人過去配合整理數據。我作為備一課課長,負責生產管理,所以廠里就派我去。我整個過程都參與了,當時帶了三、四個員工一起去的。我們用了一個星期的時間就把近兩、三年的數據都統計區分出來。我們把數據整理好之后,就回廠里上班。原材料數據的整合除了我帶隊到海關配合整理之外,廠里并未安排其他人到海關整理數據,也沒有委托別的單位或個人幫忙核查數據,都是我帶著幾個員工做出來的,我沒有與公司之外的人一起整理過數據。我不認識黃遠忠,黃遠忠也沒有參與此次數據整理,我也未因此事與黃遠忠有過聯系。




              24、證人史某(建泰廠員工)的證言:2008年建泰廠涉嫌保稅料件短少問題被海關稽查,我時任產企課長,主要負責公司的生產管理。因相關數據比較復雜,海關需要我們廠的人去配合整理數據,當時蕭某要求我做一張產企接單排產作業流程表,我把表做好在上面簽字后就交給了他。該表是我一人單獨完成的,我不認識黃遠忠,黃遠忠沒有協助過我整理報表。




              25、證人金某(建泰廠員工)的證言:2008年建泰廠因涉嫌保稅料件短少問題被海關稽查,我時任生管課長,主要負責公司的現場生產管理,海關需要我廠的人配合調查,當時蕭某要求我做一張請購數量及計劃作業流程表和生管每日安排生產作業流程表,我把表做好簽完字后就交給了蕭某。在制作相關流程表時只有我一人單獨完成,黃遠忠未協助我整理,我也不認識黃遠忠。




              26、證人顧某的證言:黃遠忠于2002年4月至2004年12月承包了普福臨報關行寶安及龍崗報關部。2004年12月7日,黃遠忠向我們提交報告,申請終止協議,我們也同意了,報關專用章也于解除協議當日被公司收回。此后,黃遠忠與我們公司沒有任何關系,也未在我公司任職。因經營不善,我司于2005年5月將南頭營業部關閉,2008年9月17日我們公司南頭及大鵬的報關專用章也交深圳市公安局治安管理處特營科作廢。我們公司在寶安產生的業務,龍崗營業部是不可以代辦處理的。普福臨報關行不具備幫委托公司整理短料、串料等問題材料的資格和能力。




              27、證人林某的證言:恒安和油站與建泰廠自2001年開始就有業務往來,這塊業務都由我負責。2007年5月初,建泰廠的財務找到我,說他收到消息說近期用油可能會緊張,要從我們那里買300萬元燃油,我說近期油品確實比較緊張,要先付錢才能交油。對方說只能先付我們200萬元油款,等燃油全部送完后,再把剩下的100萬元給我們,于是我們就開了200萬元的燃油發票給他們。但沒過兩、三天,我們正要送油的時候,對方卻說我們的油價比別人高,要我們退錢??紤]到對方是大客戶不能得罪,我們就把200萬元退給了他們,但發票他們一直推托不還。到了6月,他們又說要買20萬元的燃油,但只能先付10萬元。我們當面就拒絕了,但他們一再堅持,說如果不行的話,以后就不跟我們買油了,我們沒辦法,說要先付17萬元,他們當時也同意了并付了錢,還把之前欠我們的幾千元一并給了,所以我們就開了發票給他。但過了幾天他們又說價格高了,要我們退款,我們不同意,他們過來鬧了幾次。后來我們答應以后賣給他們的價格比別人低一點,他們也就同意了。當時建泰廠跟我們協商處理此事的財務經理姓蕭,這200萬元我們通過龍華美華日用品商店的賬號轉回給建泰廠了。支票存根顯示的出票日期是2007年5月21日,金額200萬元,收款人建泰廠,簽字人是蕭某。




              證人林某對支票存根進行了辨認,確認該支票即為恒安和加油站通過美華日用品商店轉賬給建泰廠的支票憑證。




              28、證人丞某的證言:我于2004年11月至2011年2月擔任XX海關關長。我不認識名叫黃遠忠的人,一直以來,也沒有名為黃遠忠的人來找過我幫忙辦理事情。




              29、證人戴某的證言:我于2002年至2012年一直擔任XX海關稽查科主任科員。2006年12月左右我接到同樂海關風險科的稽查指令,要求我對建泰廠進行稽查。我們稽查三科當時成立了一個稽查小組,共有四、五名成員,我是主辦人,最終的稽查報告也是我起草的。我們對建泰廠調查大約一年時間,最后發現了建泰廠保稅料件短少的問題,并將該情況移交同樂海關緝私科處理。緝私科又對建泰廠調查了很長一段時間,最后認定建泰廠存在保稅料件短少問題,并對其進行了處罰。我是對建泰廠進行稽查的主要承辦人,在對建泰廠進行調查時,他們委托了蕭某和傅某二人與我們聯系,配合我們的調查,我們平時有什么問題和需要什么材料都是通過他們兩人。調查建泰廠時需要核查數據是我負責的,建泰廠參與核查數據的主要是蕭某和傅某,還有幾個生產主管也有送過資料給我們,參與核查數據的人都是建泰廠的內部員工。在處理建泰廠違規案件過程中,我不認識名為黃遠忠的人,也沒有名為黃遠忠的人找過我幫忙辦事。




              30、證人張某1的證言:我于2005年至2008年6月擔任XX海關緝私科副科長。2007年年底,同樂海關稽查科移送了建泰廠的案件給我們。當時關里指派我主辦這個案件并成立了專案組,由我帶領幾名成員到建泰廠進行調查。我們當時發現建泰廠有保稅料件短少的問題,并對建泰廠進行立案。我們對建泰廠所用過的保稅料件進行疏理,區分哪些料件是違規使用,并對相關人員進行了初步調查。我們對建泰廠的經理蕭某、生產部門的主管都了解過情況,但因為我負責時只是初步調查,所以沒有形成筆錄。建泰廠的委托人是蕭某,除此之外建泰廠沒有委托過公司以外的人配合我們調查。在調查過程中,我們也沒有接觸過建泰廠以外的人,也不認識黃遠忠。在這個過程中,黃遠忠沒有配合過我們的調查。案件調查了約半年,我因工作調動就將該案交回緝私科。




              31、證人張某2的證言:我于2005年9月至2012年2月擔任XX海關緝私分局副局長,分管情報、偵查、查緝。在我任職期間,沒有參與辦理建泰廠的案件,但參與了案件的討論。在此過程中,沒有人為此事向我打招呼,因為當時我分管的事項與同樂海關的查緝沒有關系。我與黃遠忠不熟悉,黃遠忠曾因舉報和業務咨詢的事給我打過電話。除此之外,因為害怕有人打著我的牌子在外面搞事,我不敢與這些人有過多的接觸。我與黃遠忠之間也沒有經濟往來。




              32、證人呂某的證言:我從來沒有在南頭海關緝私分局工作過,不記得黃遠忠有沒有向我了解過建泰廠的案件。我與黃遠忠很少接觸,只是在布吉海關的一些工作場合中接觸過。我也沒有因建泰廠的事向南頭海關的人打招呼,我與黃遠忠之間沒有經濟往來。




              33、證人王某2的證言:我沒有在南頭海關緝私分局工作過,與黃遠忠是在布吉海關工作時認識的。沒有人找我打聽過建泰廠的案件。




              34、證人陳某2的證言:我在南頭海關緝私分局工作期間,曾接觸過建泰廠的案件,但案件主要是我們科科長辦理,我本人基本沒有參與案件的辦理,不清楚案件的具體情況。我不記得黃遠忠有沒有找過我了解,即使問過我也不清楚案件的具體情況。




              35、上訴人黃遠忠的供述:2002年至2009年,我承包了普福臨報關行龍崗、寶安營業點。2007年1月,建泰廠因保稅料件短少問題被同樂海關稽查。建泰廠的總經理陳某1找到我,并委托我處理他們被海關稽查的事情。委托的事項包括整理工廠的海關資料,并向海關申報解釋保稅料件短少的原因,讓案件完滿解決。我接受委托后,整理了建泰廠一萬多件產品的數據資料并進行分類,統計了建泰廠2004年至2007年間所有料件進出口情況并找出差異,分析短少原因,向海關陳述,我還向海關部門咨詢有關該廠違規所涉及的法律條款,并根據條款規定歸并該廠的產品及原料分類,向海關提報解釋方案,安排工廠配合海關結案。2010年3月,我處理完畢建泰廠委托我的事情。2010年7月深圳海關對建泰廠做出了處罰,并繳納了罰金和稅款。我是以普福臨報關行寶安營業點負責人的身份承辦此事的,建泰廠亦與我簽訂了委托書。我總共收了2440萬元業務費,但我在2007年2月因為覺得案件數據量太大不想再為他們辦理,所以退還了200萬。后來他們又找我做,于是我又接著做了。除去退回的費用,我一共實收2240萬元,我要求他們把錢轉入了我指定的賬號。所有的業務都是建泰廠授權的,海關責任人認可后辦理的,所有費用都是征得授權人同意后才收取的。




              2007年至2008年,我整理了建泰廠四年間所有數據、并進行分析,同時跑遍了海關法規、稽查、海關公安、包括總關等地方進行咨詢,幾年間反復與海關對比數據,不斷申訴申報結果。因作業太大,使得整個統計工作差點陷入膠著。所以在整個過程中,我和工廠業務授權人討論相關難題,并陸續增加了費用。我收取的所有費用用于支付我日常所有開支,并于2008年開辦了諾江電子制品有限公司,2010年因經營不善關閉,虧損1700余萬元。在2007年至2010年間,我因為建泰廠辦理業務,幾乎80%的時間都耗在此項業務上,所收取的費用均按照與建泰廠之間的協議進行,同時也按報關行的服務內容提供了服務,我所取得的報酬是合法所得。在處理上述案件時,我與海關部門和人員沒有工作上和利益上的往來,也沒有打著海關及海關工作人員的名義向建泰廠收取費用,也沒有宴請過海關人員或向海關人員送禮。在處理上述案件時,就我一人在幫建泰廠做,沒有其他人協助。我只與蕭某一人有聯系,我不認識經辦建泰廠案件的有關海關人員。




              收取建泰廠的費用是我自己以處理該事項的名義收取的,沒有給任何海關人員。我在2009年與建泰廠楊某2見面時,談過擺平海關案件需要錢的問題,但實際上我沒有就建泰廠被稽查一事與任何海關工作人員接觸過,我所說的擺平海關需要多少錢一事是我自己虛構的。在與楊某2見面時,我說過去過北京找海關領導一事,但實際我沒有見過任何海關的領導,所謂為了建泰廠短缺案去過北京找海關領導一事是我自己虛構的,同時說給了海關1800萬元也是我自己虛構的。在與楊某2見面時,所說的涉及海關的情況都是我個人虛構的,但這些事是建泰廠委托我辦理業務完結,付完款項后說的。




              我不認為我的行為是詐騙,我受建泰廠委托后,有實實在在地幫建泰廠辦理涉嫌短料、串料和走私的問題。我一是以深圳市普福臨報關行寶安和龍崗營業點的負責人的身份,二是以臺商協會龍華分會副秘書長的身份來辦理此事的。我總共收了建泰廠2030萬元。是按案值的5%來收的。這些費用中有600多萬元用于諾江公司的經營,600多萬元用于諾江軟件的經營,600多萬元投資龍華青年城邦1號商鋪,剩余款項用于生活開銷。我沒有接觸建泰廠的報關組人員,也沒有其他人協助我整理數據和報告,都是我一人在完成。我也沒有帶蕭某或建泰廠的其他人員去找到海關人員。




              我曾經就700萬元的款項向建泰廠開發票,我是以寶龍興公司原料款的名義開了700萬元的發票給建泰廠,實際上寶龍興公司與建泰廠之間沒有交易。




              我所有的工作報表都備份在我的筆記本電腦中,該電腦被扣押了。案發后,我曾經接受海關紀檢監察部門的調查。調查時我承認未找過海關人員,但這個說法當時是有所隱瞞的。我在處理海關查廠事情時,經常打電話給當時同樂海關緝私科的陳某1,向他了解緝私科調查建泰廠的進度、方向、辦案過程和數據情況,他也有把情況告訴我。我根據他給我提供的情況來指導建泰廠對數據進行統計、歸類,重新擬制報告來應對海關。我總共擬了三次大的報告,分別是料件短缺原因的報告、造成串料原因的報告和免予或減輕對建泰廠的處罰申請書。




              36、廣東廣深司法會計鑒定所粵廣深[2012]會鑒字第006號司法會計鑒定意見書,經鑒定,2007年1月29日至2008年7月10日,黃遠忠涉嫌詐騙建泰廠資金人民幣2447萬元,已歸還430萬元。其中:以預付賬款名義付出人民幣1100萬元;以虛購原材料名義付出人民幣700萬元;以虛購燃料油款付出人民幣217萬元。相關情況分述如下:(1)假以內部賬戶之間轉賬繞開企業內部控制,而將建泰廠轉賬支票背書將應轉入內部賬戶的款項300萬元轉給外部公司,資金時間超過3個月。(2)2008年2月1日,以不填寫收款人全稱方式繞開企業內部控制,將建泰廠400萬元轉賬給諾江公司,資金時間超過3個月至今尚未歸還。(3)假借預付賬款名義,將建泰廠830萬元轉賬給寶龍興公司。3個月內歸還130萬元,余額700萬元使用時間超過3個月至今尚未歸還。(4)2007年5月11日,從建泰廠轉賬700萬元給寶龍興公司,同年12月2日,以虛構原材料名義平賬。(5)以貨款名義從建泰廠轉賬2176943元給恒安和公司,同時以虛構燃料油款名義平賬217萬元。




              37、廣東安證計算機司法鑒定所粵安計司鑒[2017]第061號司法鑒定意見書,經鑒定:(1)根據委托人提供的“建泰”、“海關”、“短料”、“缺料”、“串料”、“進出口單證”、“生產制程單據”和“轉場單”共8個涉案關鍵字對送檢的SONYPCG-5S1T筆記本進行全盤搜索,共搜索到含“建泰”、“海關”、“短料”、“缺料”和“串料”共5個涉案關鍵字的文件553份。(2)含“建泰”、“海關”、“短料”、“缺料”和“串料”共5個涉案關鍵字的553份文件的文件內容見本報告附帶光盤各關鍵字文件夾。(3)553份文件列表和文件MD5見本報告附帶光盤根目錄下“文件列表MD5值.txt”文件,“文件列表MD5值.txt”文件MD5哈希值為519EBDAADOCF5AF5087D9D904AEC7E63。




              38、建泰廠自行整理的數據及報告的原始文件電子版。




              針對上訴人黃遠忠的上訴理由及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綜合評析如下:




              一、關于上訴人黃遠忠犯詐騙罪的問題。




              經查,首先,根據建泰廠的報案材料及相關證人證言,在建泰廠因保稅料件短少被海關稽查時,黃遠忠謊稱其系普福臨公司的老板,該公司大老板是海關領導,可以代辦此事;證人蕭某的證言證實,在海關查廠過程中黃遠忠以可以把事情擺平,需要追加活動經費為由不斷索要錢款;黃遠忠在接受海關調查人員問話時稱,其曾對建泰廠所說的擺平海關需要錢以及要到北京找海關領導等都是虛構的,實際上并沒有此事;海關工作人員戴某、張某1等人的證言證實,他們在調查過程中沒有接觸過建泰廠以外的人,也不認識黃遠忠??梢?,在建泰廠被海關查廠期間,黃遠忠虛構了其在海關有人脈、其有能力擺平海關的事實,騙取了建泰廠的信任。其次,根據視聽資料、建泰廠員工的證言及黃遠忠本人的供述,雖然不排除黃遠忠在建泰廠被海關查廠過程中進行了數據分析、修改報告的行為,但實際上大部分的材料收集、整理、報告起草等都是建泰廠的員工完成,黃遠忠所謂的工作量遠不能與其騙得的款項相匹配,其能不斷獲得錢款是基于其能夠擺平海關的虛假承諾而非所謂的分析、修改報告行為。再次,對于所騙得的款項的去向,黃遠忠并沒有用于建泰廠事件的運作,其本人供稱所得款項中有1200萬元用于其公司的運營,有600萬元用于購買商鋪,其余用于日常開銷,可見黃遠忠并未將款項用于建泰廠的事務處理,而是占為己用。綜上,黃遠忠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事實騙取建泰廠2030萬元款項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黃遠忠及其辯護人認為黃遠忠不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觀故意及客觀行為,其行為不構成詐騙罪的理由不成立,不予采納。




              二、關于上訴人黃遠忠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問題。




              經查,相關財務賬冊、黃遠忠的供述、蕭某的證言等證據證實,黃遠忠在沒有真實交易的情況下,以其經營的寶興龍公司的名義為建泰廠虛開發票74張,并由建泰廠全部抵扣,黃遠忠的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黃遠忠及其辯護人否認黃遠忠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理據不足,不予采納。




              本院認為,上訴人黃遠忠無視國家法律,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事實隱瞞真相,詐騙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黃遠忠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向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情節嚴重,其行為又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依法應予數罪并罰。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黃遠忠的上訴理由及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經查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九條、第六十四條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審判長??傅曜天




              審判員??吳鐵城




              審判員??鄧敏波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書記員??鄧碧霞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六十六條詐騙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第二百零五條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單位犯本條規定之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是指有為他人虛開、為自己虛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介紹他人虛開行為之一的。




              第六十九條判決宣告以前一人犯數罪的,除判處死刑和無期徒刑的以外,應當在總和刑期以下、數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決定執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過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過一年,有期徒刑總和刑期不滿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過二十年,總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過二十五年。




              數罪中有判處有期徒刑和拘役的,執行有期徒刑。數罪中有判處有期徒刑和管制,或者拘役和管制的,有期徒刑、拘役執行完畢后,管制仍須執行。




              數罪中有判處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須執行,其中附加刑種類相同的,合并執行,種類不同的,分別執行。




              第六十四條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




              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二審人民法院對不服第一審判決的上訴、抗訴案件,經過審理后,應當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




              (一)原判決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的,應當裁定駁回上訴或者抗訴,維持原判;




              (二)原判決認定事實沒有錯誤,但適用法律有錯誤,或者量刑不當的,應當改判;




              (三)原判決事實不清楚或者證據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實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銷原判,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新審判。




              原審人民法院對于依照前款第三項規定發回重新審判的案件作出判決后,被告人提出上訴或者人民檢察院提出抗訴的,第二審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作出判決或者裁定,不得再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新審判。刑 事 裁 定 書




              (2017)粵刑終1531號




              原公訴機關廣東省深圳市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黃遠忠,男,漢族,1970年8月20日出生,高中文化,戶籍地廣東省深圳市龍華區,住廣州市番禺區。因本案于2016年7月1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18日被逮捕?,F羈押于廣東省深圳市第二看守所。




              辯護人馮琦,廣東鵬浩律師事務所律師。




              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廣東省深圳市人民檢察院指控原審被告人黃遠忠犯詐騙罪、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一案,于2017年8月15日作出(2017)粵03刑初321號刑事判決。宣判后,原審被告人黃遠忠不服,提出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經審閱案卷和上訴材料,訊問上訴人,聽取辯護人的意見,認為本案事實清楚,決定不開庭審理?,F已審理終結。




              原判認定,2006年年底,同樂海關依法對建泰橡膠(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建泰廠)保稅料件短少一事進行稽查。2007年1月,被告人黃遠忠自稱有海關背景,可以幫助建泰廠解決此事。在騙取建泰廠的信任后,黃遠忠以各種名目,先后騙取建泰廠共計人民幣2030萬元。2010年7月,深圳海關依法對建泰廠做出了補繳稅款人民幣17578805.2元、罰款人民幣930萬元的行政處罰。建泰廠發現被騙遂報案。黃遠忠在接受相關部門調查后逃匿,后于2016年7月17日被抓獲。




              另查明,被告人黃遠忠在騙取建泰廠財物過程中,在無真實貿易背景的情況下,以深圳市寶龍興貿易有限公司的名義委托深圳市國稅局龍華分局向建泰廠代開增值稅專用發票74張,價稅合計人民幣700萬元(增值稅269230.87元)。建泰廠已全部抵扣。




              原判認定上述事實,有書證、證人證言、鑒定意見及被告人供述等證據證實。




              原審法院認為,被告人黃遠忠無視國家法律,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事實隱瞞真相,詐騙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被告人黃遠忠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情況下,向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情節嚴重,其行為又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依法應與詐騙罪數罪并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九條、第六十四條之規定,作出判決:一、被告人黃遠忠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十萬元,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二、責令被告人黃遠忠于本判決生效后一個月內向建泰橡膠(深圳)有限公司退賠人民幣二千零三十萬元。




              上訴人黃遠忠上訴及其辯護人辯護提出:一、黃遠忠的行為不構成詐騙罪。1、黃遠忠沒有詐騙的主觀動機。建泰廠被查廠過程中,系陳某1、蕭某主動找到黃遠忠請求幫忙。黃遠忠接受委托后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在認為可能會處理不好的時候還主動辭任委托,并退回230萬元,可見其是在認真處理建泰廠的委托事務,并沒有詐騙的主觀動機。而且黃遠忠本身經營有多家企業,是一名有實力的企業家,詐騙對其來說于情于理都不能成立。2、黃遠忠沒有實施詐騙的客觀行為。首先,一審判決認定黃遠忠“自稱是普福臨報關行老板”并主動找到建泰廠稱代辦查廠事宜與事實不符。黃遠忠于1999年到深圳后即開始從事報關業務,并承包普福臨報關行布吉營業部至2007年。黃遠忠在此期間還擔任深圳龍華臺商聯誼會副秘書長,幫助臺商處理海關方面的事務,而陳某1當時也在聯誼會兼職,對其身份有清楚的認識,而且雙方在委托書中也明確認可“黃遠忠有從事報關十五年從業經驗和知識及技能”??梢?,建泰廠是基于對黃遠忠報關從業經驗的信任而達成的委托。其次,黃遠忠在處理建泰廠應對海關調查的過程中付出了大量的勞動,其反復調取各類數據,查找料件短少、串料的原因,了解海關調查的方向,調整數據并撰寫報告,最后為建泰廠爭取到了利益最大化,避免了更重的處罰和走私的認定。3、本案屬民事糾紛。建泰廠與黃遠忠之間是民事委托關系,雙方是經過充分協商后達成一致的;黃遠忠接受委托后利用多年從事海關報關的經驗和人脈關系,整理數據、撰寫并修改報告,為建泰廠爭取了合法、合理的最優成果;在雙方的委托關系中,黃遠忠提供的勞務是咨詢,不能因為建泰廠最后被海關處罰就認定黃遠忠屬詐騙,更不能以收費多少來認定案件的性質;建泰廠支付費用是經過公司內部同意的,并不是蕭某與黃遠忠兩人串通實施的行為。二、黃遠忠的行為不構成虛開增值稅發票罪。虛開增值稅發票罪以非法獲取、占有偷逃的稅金為主觀目的,而黃遠忠并不具有此目的,其已向稅務機關繳納了稅金,國家稅收沒有遭受損失,其行為不構成犯罪。綜上,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改判。




              經審理查明,2006年年底,同樂海關依法對建泰廠保稅料件短少一事進行稽查。2007年1月,上訴人黃遠忠自稱有海關背景,可以幫助建泰廠解決此事。在騙取建泰廠的信任后,黃遠忠以各種名目,先后騙取建泰廠共計人民幣2030萬元。2010年7月,深圳海關依法對建泰廠做出了補繳稅款人民幣17578805.2元、罰款人民幣930萬元的行政處罰。建泰廠發現被騙遂報案。黃遠忠在接受相關部門調查后逃匿,后于2016年7月17日被抓獲。




              另查明,上訴人黃遠忠在騙取建泰廠財物過程中,在無真實貿易背景的情況下,以深圳市寶龍興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寶龍興公司)的名義委托深圳市國稅局龍華分局向建泰廠代開增值稅專用發票74張,價稅合計人民幣700萬元(增值稅269230.87元)。建泰廠已全部抵扣。




              上述事實,有下列證據證實:




              1、接受刑事案件登記表及立案決定書,證明本案的受、立案情況。




              2、扣押決定書、扣押清單和被扣物品相片,證明:2016年7月25日偵查機關從上訴人黃遠忠處扣押電腦一部、蘋果手機1部、三星手機5部、銀行卡6張。上訴人黃遠忠對被扣押物品進行了簽認。




              3、建泰廠支票及建泰廠內部支付憑單、暫付款項申請單,證明:2007年1月29日至2008年7月9日期間,建泰廠分8次以支票方式分別向深圳市諾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諾江公司)付款700萬元、向寶龍興公司付款1530萬元、向深圳市恒安和加油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恒安和公司)付款217萬元,合計人民幣2447萬元;在建泰廠內部支付憑單上,2007年4月3日支付恒安和公司100萬元、2008年7月9日支付寶龍興公司500萬元有蕭某簽名;2007年支付恒安和公司217萬元的支付憑單上有蕭某、陳某1的印章。




              證人姚某簽認00XXXX41(2007年1月31日120萬元)、09XXXX04(2008年2月1日400萬元)、00XXXX39(2007年1月29日180萬元)等發票為其幫蕭某所開。




              4、銀行交易記錄及憑證,證明建泰廠以支票付款的情況,以及諾江公司的銀行交易明細情況。




              5、同樂海關關于建泰廠有關情況的復函,證明:關于2010年7月建泰廠短少保稅料件等違規行為,同樂海關做出了罰金人民幣930萬元的行政處罰,并責令其辦理補繳稅款、提交進出口許可證等相關海關手續;在辦理該案過程中,未收到黃遠忠提交的申訴書或其他書面材料,黃遠忠也未向同樂海關做出過陳述。




              6、同樂海關行政處罰決定書,證明:同樂海關于2010年7月6日認定建泰廠短少料件貨值人民幣7756.071077萬元,涉稅人民幣1757.88052萬元;同樂海關據此對建泰廠作出罰款人民幣930萬元的行政處罰,并要求補繳稅款、提交進出口許可證、補辦進出口手續、辦理相關海關手續。




              7、關于終止普福臨報關行南頭營業部經營協議的申請及報關專用章回收收據,證明:上訴人黃遠忠于2002年4月向普福臨報關行承包了南頭營業部進行經營,后于2004年12月7日申請終止該營業部的報關經營協議;2004年12月31日,普福臨報關行從黃遠忠處收回南頭營業部的報關專用章。




              8、委托書一份,內容為:建泰廠委托黃遠忠代為辦理查廠事宜之所有業務并提供咨詢服務;建泰廠將視案件進度與難度經雙方協商確認后,向黃遠忠支付相應報酬;期間若衍生交際費用,由建泰廠另行向黃遠忠支付,但須先行協商達成一致;委托事宜至結案通知下達至建泰廠時終結。委托書的落款時間為2007年1月31日。




              證人蕭某簽認該委托書系其開具給黃遠忠的。




              9、深圳海關提供的授權委托書、建泰廠給海關的報告、海關調查筆錄等材料,證明:2006年12月20日,楊某1委托蕭某全權處理海關稽查事宜,此后蕭某代表建泰廠接受海關調查并多次向海關提供工作報告,時間為2006年12月至2009年3月。




              10、《關于對蕭某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的協查函》的回函及相關發票,回函由深圳市寶安國稅局龍華稅務分局出具,證明:建泰廠于2007年6月取得寶龍興公司開具的74份原材料發票,價稅合計700萬元;發票由寶龍興公司委托龍華分局代開,建泰廠已抵扣相應進項稅額26.92萬元。




              11、增值稅專用發票74份,價稅合計700萬元。




              證人蕭某簽認該發票為其交給會計辦理進項稅抵扣時所用。




              12、工商注冊信息資料,證明:深圳市諾江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法定代表人黃遠忠;深圳市寶龍興貿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法定代表人黃遠忠。




              13、抓獲經過,證明:2016年7月17日,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九亭派出所民警在松江區G60滬昆高速公路檢查站對“粵C1XXXX”大客車進行檢查時,抓獲網上在逃人員黃遠忠,后黃遠忠于同月25日被深圳市公安局民警帶走。




              14、上訴人黃遠忠的身份材料,證明黃遠忠的身份情況,其因本案被公安機關網上追逃。




              15、證人梅某(建泰廠員工)的證言:我受建泰廠委托,就建泰廠被黃遠忠詐騙一事來報案。建泰廠系一家生產橡膠輪胎的臺資企業。2006年12月,建泰廠因保稅料件短少的問題,被同樂海關稽查。2007年1月,黃遠忠找到建泰廠,自稱普福臨公司的老板,并稱該公司大老板為海關領導,其報關行可通過合法的方式代辦這件事,要求本案所涉及的稅金、罰款須由該報關行代收繳或匯入其指定的賬號。因黃遠忠與公司總經理陳某1很熟悉,又與建泰廠管理部經理蕭某是十幾年的朋友,且當時黃遠忠還擔任龍華臺商協會副秘書長,基于此建泰廠就委托他和報關行辦理此事。建泰廠當時要求黃遠忠必須通過合法途徑辦理并提供相應法律文書和發票。在取得了建泰廠的委托手續后,黃遠忠又采取利誘的方式將蕭某發展為其同伙。此后,二人打著為公司辦理海關事務之名,巧立各種名目,從2007年1月至2008年7月間騙走建泰廠人民幣共計2447萬元。黃遠忠的上述行為是其與蕭某里應外合,以巧立入賬科目方式共同完成。此二人之所以順利將款項劃出是與蕭某當時掌管財務部及相應印鑒的便利條件密切相關。建泰廠與黃遠忠個人簽訂了委托合同,但該合同只有兩份,一份在黃遠忠處,另一份被蕭某拿走了。




              2010年7月,深圳海關依法對建泰廠做出了行政處罰,并責令公司繳納了稅款和罰金,至此公司才發現被騙。此后,建泰廠基于陳某1、蕭某與黃遠忠的私交,多次找到黃遠忠并要求其退還所收款項,但黃遠忠以各種理由拖延。此后,建泰廠又調查了普福臨公司的基礎信息,發現黃遠忠既非該公司股東更非該公司法定代表人,黃遠忠實際上與該公司無關,黃遠忠一直都在騙建泰廠,于是報案。建泰廠支付給黃遠忠的款項轉到黃遠忠指定的公司,分別是諾江公司、寶龍興公司和恒安和公司,其中,諾江公司與寶龍興公司的法人代表是黃遠忠。這2447萬元被黃遠忠已經占為己有,我們在2010年7月接到海關的行政處罰決定書后依法繳清了稅金及罰金共2600余萬元。




              根據建泰廠從海關了解此事得知,黃遠忠多次到海關接受調查,并已向深圳海關交代其與海關不存在任何關系,并故意詐騙建泰廠錢財的犯罪事實。蕭某也接受了海關的調查,并承認款項是在沒有經過任何審批手續的情況下私自匯出的,二人里應外合從而達到騙取公司財產的目的。黃遠忠沒有幫建泰廠整理過進口料件短少、進口原材料與國內材料相互混用的相關資料,公司也從來沒有請人整理過。這些資料都是建泰廠自己整理的。黃遠忠也從未幫建泰廠向海關遞交過申訴書,這些材料都是公司交的。




              16、證人陳某1(建泰廠原總經理)的證言:2010年7月之前,我是建泰廠總經理,2009年8月之前,蕭某擔任管理部經理。2006年12月,建泰廠因保稅料件短少問題被海關稽查。很久之前,我認識一個叫黃遠忠的男子,他自稱是普福臨報關行的老板。建泰廠被查之后黃遠忠找到我公司,稱該報關行可以代辦此事,但需要手續費30萬元。我當時覺得太多,就拒絕了他。2006年12月,黃遠忠通過蕭某又找到了我,說我們公司被稽查的事很嚴重,如果不找他處理,將會被海關從重處罰。我當時一時糊涂就相信了他。他一開口就向我要300萬元作為活動經費,后來經過協商,我答應給他180萬元,并于當日從建泰廠轉賬180萬元到其指定的諾江公司,并指派蕭某負責與黃遠忠聯系一起處理被海關稽查的事。2007年1月31日,蕭某開始與黃遠忠里應外合,將我公司的120萬元轉到黃遠忠的諾江公司,此后蕭某通過巧立各種名目,如短期投資、預付貨款、待攤費用和稅款等,偷蓋、私蓋我的私章和法人代表章、財務章,分多次將建泰廠的1930萬元轉到黃遠忠指定的賬號。期間我多次詢問蕭某建泰廠被海關稽查一事的處理情況,他都是說正在辦理。2010年7月,深圳海關依法對建泰廠做出處罰,并責令我公司繳納了稅款和罰金。我們才發現自己可能被騙了。




              我沒有和黃遠忠簽訂委托書,但不知道我的下屬有沒有和他私自簽訂委托書。我給黃遠忠的180萬元是指找海關官員辦理的活動經費,但黃遠忠并未將這180萬元用于找海關關員辦理建泰廠被稽查的事情。因為最后我們還是被海關處罰了,并繳納了稅款和罰金2000余萬元。蕭某于1998年至2009年任建泰廠管理部經理,他負責保管建泰廠的財務章和法人私章,其向黃遠忠轉出的2000余萬元沒有經過我的審批,是他自己偷蓋的,他也沒有跟我說過這件事。建泰廠的財務支出程序是如果需要作資金轉出,就由財務部負責人填寫審批表,并呈報我審核,我審核同意后就可以將錢轉出。黃遠忠沒有幫建泰廠整理過進口料件短少、進口原材料與國內料件相互混用問題的相關資料,我也不知道整理這些材料需要多少勞務費用。由于建泰廠有自己的報關員,在被海關稽查期間所需的資料都是建泰廠自己整理的。黃遠忠也未向海關代交過建泰廠的申訴書等書面文件。




              17、證人蕭某(建泰廠原管理部經理)的證言:2005年至2009年6月,我在建泰廠擔任管理部經理,主管廠內的人事、報關、咨詢、財務會計、采購、行政業務。2006年12月,建泰廠因保稅料件短少問題被同樂海關稽查。因很久之前,總經理陳某1介紹了黃遠忠給我認識,我從其他朋友那里得知他是開報關行的。建泰廠被稽查之后,陳某1就叫我找黃遠忠處理此事,于是我跟黃遠忠聯系上并告訴他事情的原委,黃遠忠告訴我他可以幫我們把事情擺平,讓處罰的金額降到最低,但需要300萬元的活動經費。陳某1與黃遠忠協商后把費用降低到180萬元,并于2007年1月29日委托我將180萬元轉到黃遠忠指定的諾江公司賬號。我把錢轉過去之后,黃遠忠又說陳某1到處宣揚他幫我們擺平海關的事,弄得他很麻煩,所以要多加120萬元才可以把事情處理好,并叫我不要把這件事告訴陳某1。我思慮再三之后答應了他的要求,并于2007年1月31日在未經陳某1同意的情況下,自己加蓋了建泰廠的法人代表章和財務章,將120萬元轉到黃遠忠的諾江公司。之后海關不但沒有停止對我們的查處,還連進口料件用于內銷用途的問題也一并調查了。因為當時我們廠確實存在這樣的問題,而我又負責進出口文件的簽核,我害怕海關真的會追究我的責任,所以又去找了黃遠忠,并把建泰廠串料的問題告訴了他。黃遠忠說可以把事情擺平,但需要700萬元的活動經費。我當時覺得很害怕,就自己加蓋了陳某1的私章和法人代表章、財務章,于2007年5月11日從公司的賬戶將700萬元轉到黃遠忠指定的寶龍興公司賬戶。之后,黃遠忠又說我們的案子可能會移到同樂海關緝私科,重新立案調查,我通過自查發現建泰廠確實存在走私的問題,黃遠忠告訴我如果要將此事壓下來就要花1000萬元。我相信了他的話,就自己蓋了陳某1的私章和法人代表章、財務章,從公司的賬戶分三次轉了1250萬元到黃遠忠的指定賬戶。過了三、四個月,黃遠忠告訴我他已經把海關的事情處理好了,海關內部已經將案件定性為違規,不會再追究我們串料和走私的問題。2010年7月左右,我聽說深圳海關對建泰廠保稅料件短少問題作出了行政處理。我不知道黃遠忠是不是報關行的負責人,我是聽朋友說的。除2007年1月29日轉的180萬元有審批外,其余2050萬元都沒有審批。我與黃遠忠有簽委托書,我在委托書上加蓋了建泰廠的公章,我已經口頭上請示過總經理陳某1。這份協議書只有一份,已經給黃遠忠了。我不知道黃遠忠怎么用這些錢的。我沒有接受過黃遠忠的錢財,我與他沒有任何經濟往來,也沒有接受過他任何物品。黃遠忠曾經在2007年12月29日將我轉給他的2050萬元中的230萬元轉回建泰廠賬上。他說有可能幫不上忙,所以退230萬元回來,但我們后來給他的錢他全收了。




              2007年6月,我有拿74張由寶龍興公司所開的總額為700萬元的增值稅發票給建泰廠的會計去辦理認證手續和進項稅抵扣,一共抵扣了26.92萬元稅款。這些增值稅發票是黃遠忠給我的,但建泰廠沒有向寶龍興公司購買過這些增值稅發票上所列的貨品,也沒有和寶龍興公司有業務往來。黃遠忠之所以要將這些增值稅發票給我,是因為我通過公司的賬號轉了700萬元給黃遠忠,我必須要拿些發票回去做賬。




              在建泰廠被海關調查一事中,我是建泰廠的代理人,負責與海關聯系。我負責審核公司內部人員整理出來的數據,有時我也會幫忙整理數據,還有到海關說明情況。只要海關那邊有什么需要配合的都是找我。黃遠忠在此事中主要協助我整理數據和寫解釋報告,他還對我說他自己去了海關找海關關員協調此事。但黃遠忠沒有介紹我或者建泰廠的任何人去找海關的人員協調此事。之所以要支付黃遠忠2000多萬元,是他說去海關找人擺平此事要花那么多錢,也就是說是他去找關系所花的錢。




              18、證人傅某(建泰廠員工)的證言:我于2006年至2010年擔任建泰廠總經理室課長,主要負責報關、內部稽核、知識產權等。2006年建泰廠因涉嫌保稅料件短少問題被海關稽查,整個過程我都參與了。當時蕭某是我的主管,我向海關呈報的材料都要經過他的審核,也會與海關聯系。在此事中,建泰廠每個部門都有提供數據給我,我將數據整理核查后交給蕭某審核,然后送海關,我是整個事件的經辦人,蕭某是審核人。建泰廠并未委托別的單位或個人幫忙核查數據,數據都是我們自己做的,我沒有與建泰廠以外的人一起整理過數據。我認識黃遠忠,他是蕭某的朋友,但他沒有參與此次數據整理,我也沒有因此事與黃遠忠聯系過。我沒有和公司以外的人一起整理過數據或撰寫報表,沒有和黃遠忠一起整理過數據或撰寫報表,他也沒有指導過我。給我看的光碟內所有文字性的資料都是我寫的,我能確定。這些文檔點擊屬性有作者nikita就是我的英文名字。因為這些報表都是我用公司的電腦撰寫的,這些文檔在我公司電腦內都有備份。這些報表資料只有蕭某在2009年從我電腦上拷貝過所有的有關海關查廠的報表資料,他也沒有說明用途。因為蕭某當時是我的主管,他問我要資料我就給了,除他之外沒有給過其他人。




              19、證人施某(建泰廠員工)的證言:建泰廠2007年至2008年的財務章和法人章都是由蕭某負責保管,公司公章由總經理保管,但財務支出只需用到財務章和法人章。蕭某系公司原管理部經理,負責財務科、會計科、總務科、人事科、采購科、資訊科、總經理室。2007年6月,蕭某交了74張增值稅發票給我,總額是700萬元,是寶龍興公司以銷售原材料的名目開給建泰廠的。除了發票,蕭某還拿了一張經過審批的公司名稱為“寶龍興貿易有限公司”的支付憑單給我,讓我處理做賬。我當時覺得這些發票和支付憑單不太完整,缺少合同和入庫記錄,就沒有馬上做賬。這700萬元除了發票聯外還有抵扣聯,抵扣聯的發票蕭某就拿給了會計王某1,他指示王某1去辦理了認證手續和進項稅抵扣。大概到了2008年1月,我向蕭某匯報說這些材料不完整不知如何處理,他指示我只要會計入賬就行,別的都不用管。因為蕭某當時是我領導,我就按他的意思辦了,并將記賬憑證交給他簽核。這些發票是蕭某拿回來的,已經申報并抵扣了26.92萬元稅款。




              20、證人黃某(建泰廠員工)的證言:2009年初,建泰廠的總公司臺灣建大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委托臺灣的會計事務所到建泰廠查賬,發現了400萬元的金額比較大,就問我們這筆錢的去向和有沒有合同之類的文書。因為當時這筆錢經手的是蕭某,我不知道情況就去找他。蕭某就叫我把那筆款的暫付款支付憑證找出來,然后他就當著我的面,從會計憑證上把這筆錢的暫付款申請單撕下來拿走了,并跟我說這筆款的申請單不要給會計師查看,他自己會去和會計師解釋。這筆400萬元的支付憑證上寫著是支付給恒安和公司的。被撕掉的暫付款申請單的會計憑證放在建泰廠會計檔案室保管。




              21、證人姚某(建泰廠員工)的證言:我于2006年1月至2009年10月間擔任建泰廠財務部出納,直接領導是蕭某。這2447萬元是分八次轉給諾江公司、寶龍興公司、恒安和公司的。具體是:2007年1月29日,蕭某交代我利用公司銀行賬戶金額調節方式(公司不同銀行賬戶之間的內部轉賬)開了一張180萬元的建泰廠浦發銀行轉賬支票,還跟我說“這是別人請他幫忙的,開以建泰廠為收款人的支票,把公司的錢轉到另一家銀行但也是公司的戶名,可以幫朋友拉點存款業績”、我當時就馬上幫他辦好,他拿了支票就走了,公司的財務章和法人章都是他自己保管,他回去后自己在支票上蓋了章。到2009年總公司到建泰廠查賬時,我才知道這筆錢轉給了諾江公司。這180萬元支票是通過背書轉出的方式轉給了諾江公司,我當時交支票給蕭某時,背書欄是空白的,應該是蕭某自己在背書欄上填寫諾江公司的。這180萬元款轉給諾江公司沒有經過公司內部審批,是蕭某自己一手操辦的。2007年2月1日,蕭某命令我以同樣的方式開了一張120萬元的轉賬支票,然后也是他自己操辦,以同樣的方式將這120萬元轉到了諾江公司,我也是在總公司查賬時才知道的。這120萬元轉款也沒有經過公司的內部審批,當時我將支票交給蕭某時,背書欄是空白的。2007年5月11日,蕭某給了寶龍興公司的銀行賬號給我,叫我開一張轉700萬元給寶龍興公司的支票,還跟我說他以后補交暫付款申請單。我開了支票后,他自己蓋了財務章和法人代表章,然后我拿著支票就到銀行把錢轉到寶龍興公司了。他后來沒有補交暫付款申請單,但我與會計對賬時,會計告訴我這筆錢已經交了支付憑單和發票。因為我只是出納,而支付憑單和發票是由會計保管的,所以我沒有看到。2007年3月26日、5月4日、6月26日,蕭某分別拿三張經過審批的支付憑單給我,交代我分三次共將217萬元轉給了恒安和公司。我開了支票后,恒安和公司派人到我這把票給取走了。2007年11月20日,蕭某交代我們廠另一名出納盧某開了一張330萬元的轉賬支票,將錢轉給了寶龍興公司。我當時出差在外,回來后盧某把單據給了我。我看到這330萬元是有經過審批的,并附有暫付款申請單。但后來總公司過來查賬時,發現暫付款申請單已經被撕毀了,這筆錢沒有支付憑單和發票,也不知道暫付款申請單是誰撕毀的。2008年2月1日,蕭某拿了一張經過審批的暫付款申請單給我,申請單的內容是轉給恒安和公司400萬元。接著,他叫我幫他開一張支票,但支票收款人這欄不能填寫。我開票后也是他自己蓋章,然后蕭某帶著我到前臺把支票給了一名姓賴的男子,姓賴的男子在支票上簽收,但由于字寫得很草,我看不出叫什么。后來總公司過來查賬時發現這筆錢轉給了諾江公司,而且暫付款申請單也被撕毀了。蕭某沒有跟我說這400萬元要轉給諾江公司,但申請單上寫的是恒安和公司。2008年7月9日,蕭某將公司的500萬元轉給了寶龍興公司,但當時因為崗位調整,我對這筆錢的具體情況不是很清楚。我不知道蕭某為何要將建泰廠的2447萬元轉給上述三家公司。




              22、證人周某(建泰廠員工)的證言:我于2008年4月至2011年4月擔任建泰廠出納。2008年7月,我的領導是管理部經理蕭某。陳某1于2008年7月5日至7月30日期間返回臺灣。2008年7月9日,蕭某將一張暫付款申請單交給我,內容是蕭某要以預付貨款名義支付寶龍興公司500萬元,審核人一欄蕭某蓋了自己的私章。因為蕭某是我的直接領導,而且當時陳某1返臺,所以我就沒有過問,馬上幫他開了一張支付寶龍興公司500萬元的支票。蕭某拿了支票之后,自己蓋了建泰廠的財務章和法人代表章,然后就將錢轉走了。




              證人周某對建泰廠暫付款項申請單(0XXX05號)進行了辨認,確認該單就是蕭某交給其的暫付款申請單。




              23、證人葉某(建泰廠員工)的證言:建泰廠因涉嫌保稅料件短料問題被海關稽查,我時任備一課課長,主要負責建泰廠的生產管理。建泰廠從被調查到被處罰橫跨的時間有四年。當時海關把我們近幾年的原材料領用數據都調過去了,因為相關數據比較復雜,海關需要我們廠的人過去配合整理數據。我作為備一課課長,負責生產管理,所以廠里就派我去。我整個過程都參與了,當時帶了三、四個員工一起去的。我們用了一個星期的時間就把近兩、三年的數據都統計區分出來。我們把數據整理好之后,就回廠里上班。原材料數據的整合除了我帶隊到海關配合整理之外,廠里并未安排其他人到海關整理數據,也沒有委托別的單位或個人幫忙核查數據,都是我帶著幾個員工做出來的,我沒有與公司之外的人一起整理過數據。我不認識黃遠忠,黃遠忠也沒有參與此次數據整理,我也未因此事與黃遠忠有過聯系。




              24、證人史某(建泰廠員工)的證言:2008年建泰廠涉嫌保稅料件短少問題被海關稽查,我時任產企課長,主要負責公司的生產管理。因相關數據比較復雜,海關需要我們廠的人去配合整理數據,當時蕭某要求我做一張產企接單排產作業流程表,我把表做好在上面簽字后就交給了他。該表是我一人單獨完成的,我不認識黃遠忠,黃遠忠沒有協助過我整理報表。




              25、證人金某(建泰廠員工)的證言:2008年建泰廠因涉嫌保稅料件短少問題被海關稽查,我時任生管課長,主要負責公司的現場生產管理,海關需要我廠的人配合調查,當時蕭某要求我做一張請購數量及計劃作業流程表和生管每日安排生產作業流程表,我把表做好簽完字后就交給了蕭某。在制作相關流程表時只有我一人單獨完成,黃遠忠未協助我整理,我也不認識黃遠忠。




              26、證人顧某的證言:黃遠忠于2002年4月至2004年12月承包了普福臨報關行寶安及龍崗報關部。2004年12月7日,黃遠忠向我們提交報告,申請終止協議,我們也同意了,報關專用章也于解除協議當日被公司收回。此后,黃遠忠與我們公司沒有任何關系,也未在我公司任職。因經營不善,我司于2005年5月將南頭營業部關閉,2008年9月17日我們公司南頭及大鵬的報關專用章也交深圳市公安局治安管理處特營科作廢。我們公司在寶安產生的業務,龍崗營業部是不可以代辦處理的。普福臨報關行不具備幫委托公司整理短料、串料等問題材料的資格和能力。




              27、證人林某的證言:恒安和油站與建泰廠自2001年開始就有業務往來,這塊業務都由我負責。2007年5月初,建泰廠的財務找到我,說他收到消息說近期用油可能會緊張,要從我們那里買300萬元燃油,我說近期油品確實比較緊張,要先付錢才能交油。對方說只能先付我們200萬元油款,等燃油全部送完后,再把剩下的100萬元給我們,于是我們就開了200萬元的燃油發票給他們。但沒過兩、三天,我們正要送油的時候,對方卻說我們的油價比別人高,要我們退錢??紤]到對方是大客戶不能得罪,我們就把200萬元退給了他們,但發票他們一直推托不還。到了6月,他們又說要買20萬元的燃油,但只能先付10萬元。我們當面就拒絕了,但他們一再堅持,說如果不行的話,以后就不跟我們買油了,我們沒辦法,說要先付17萬元,他們當時也同意了并付了錢,還把之前欠我們的幾千元一并給了,所以我們就開了發票給他。但過了幾天他們又說價格高了,要我們退款,我們不同意,他們過來鬧了幾次。后來我們答應以后賣給他們的價格比別人低一點,他們也就同意了。當時建泰廠跟我們協商處理此事的財務經理姓蕭,這200萬元我們通過龍華美華日用品商店的賬號轉回給建泰廠了。支票存根顯示的出票日期是2007年5月21日,金額200萬元,收款人建泰廠,簽字人是蕭某。




              證人林某對支票存根進行了辨認,確認該支票即為恒安和加油站通過美華日用品商店轉賬給建泰廠的支票憑證。




              28、證人丞某的證言:我于2004年11月至2011年2月擔任XX海關關長。我不認識名叫黃遠忠的人,一直以來,也沒有名為黃遠忠的人來找過我幫忙辦理事情。




              29、證人戴某的證言:我于2002年至2012年一直擔任XX海關稽查科主任科員。2006年12月左右我接到同樂海關風險科的稽查指令,要求我對建泰廠進行稽查。我們稽查三科當時成立了一個稽查小組,共有四、五名成員,我是主辦人,最終的稽查報告也是我起草的。我們對建泰廠調查大約一年時間,最后發現了建泰廠保稅料件短少的問題,并將該情況移交同樂海關緝私科處理。緝私科又對建泰廠調查了很長一段時間,最后認定建泰廠存在保稅料件短少問題,并對其進行了處罰。我是對建泰廠進行稽查的主要承辦人,在對建泰廠進行調查時,他們委托了蕭某和傅某二人與我們聯系,配合我們的調查,我們平時有什么問題和需要什么材料都是通過他們兩人。調查建泰廠時需要核查數據是我負責的,建泰廠參與核查數據的主要是蕭某和傅某,還有幾個生產主管也有送過資料給我們,參與核查數據的人都是建泰廠的內部員工。在處理建泰廠違規案件過程中,我不認識名為黃遠忠的人,也沒有名為黃遠忠的人找過我幫忙辦事。




              30、證人張某1的證言:我于2005年至2008年6月擔任XX海關緝私科副科長。2007年年底,同樂海關稽查科移送了建泰廠的案件給我們。當時關里指派我主辦這個案件并成立了專案組,由我帶領幾名成員到建泰廠進行調查。我們當時發現建泰廠有保稅料件短少的問題,并對建泰廠進行立案。我們對建泰廠所用過的保稅料件進行疏理,區分哪些料件是違規使用,并對相關人員進行了初步調查。我們對建泰廠的經理蕭某、生產部門的主管都了解過情況,但因為我負責時只是初步調查,所以沒有形成筆錄。建泰廠的委托人是蕭某,除此之外建泰廠沒有委托過公司以外的人配合我們調查。在調查過程中,我們也沒有接觸過建泰廠以外的人,也不認識黃遠忠。在這個過程中,黃遠忠沒有配合過我們的調查。案件調查了約半年,我因工作調動就將該案交回緝私科。




              31、證人張某2的證言:我于2005年9月至2012年2月擔任XX海關緝私分局副局長,分管情報、偵查、查緝。在我任職期間,沒有參與辦理建泰廠的案件,但參與了案件的討論。在此過程中,沒有人為此事向我打招呼,因為當時我分管的事項與同樂海關的查緝沒有關系。我與黃遠忠不熟悉,黃遠忠曾因舉報和業務咨詢的事給我打過電話。除此之外,因為害怕有人打著我的牌子在外面搞事,我不敢與這些人有過多的接觸。我與黃遠忠之間也沒有經濟往來。




              32、證人呂某的證言:我從來沒有在南頭海關緝私分局工作過,不記得黃遠忠有沒有向我了解過建泰廠的案件。我與黃遠忠很少接觸,只是在布吉海關的一些工作場合中接觸過。我也沒有因建泰廠的事向南頭海關的人打招呼,我與黃遠忠之間沒有經濟往來。




              33、證人王某2的證言:我沒有在南頭海關緝私分局工作過,與黃遠忠是在布吉海關工作時認識的。沒有人找我打聽過建泰廠的案件。




              34、證人陳某2的證言:我在南頭海關緝私分局工作期間,曾接觸過建泰廠的案件,但案件主要是我們科科長辦理,我本人基本沒有參與案件的辦理,不清楚案件的具體情況。我不記得黃遠忠有沒有找過我了解,即使問過我也不清楚案件的具體情況。




              35、上訴人黃遠忠的供述:2002年至2009年,我承包了普福臨報關行龍崗、寶安營業點。2007年1月,建泰廠因保稅料件短少問題被同樂海關稽查。建泰廠的總經理陳某1找到我,并委托我處理他們被海關稽查的事情。委托的事項包括整理工廠的海關資料,并向海關申報解釋保稅料件短少的原因,讓案件完滿解決。我接受委托后,整理了建泰廠一萬多件產品的數據資料并進行分類,統計了建泰廠2004年至2007年間所有料件進出口情況并找出差異,分析短少原因,向海關陳述,我還向海關部門咨詢有關該廠違規所涉及的法律條款,并根據條款規定歸并該廠的產品及原料分類,向海關提報解釋方案,安排工廠配合海關結案。2010年3月,我處理完畢建泰廠委托我的事情。2010年7月深圳海關對建泰廠做出了處罰,并繳納了罰金和稅款。我是以普福臨報關行寶安營業點負責人的身份承辦此事的,建泰廠亦與我簽訂了委托書。我總共收了2440萬元業務費,但我在2007年2月因為覺得案件數據量太大不想再為他們辦理,所以退還了200萬。后來他們又找我做,于是我又接著做了。除去退回的費用,我一共實收2240萬元,我要求他們把錢轉入了我指定的賬號。所有的業務都是建泰廠授權的,海關責任人認可后辦理的,所有費用都是征得授權人同意后才收取的。




              2007年至2008年,我整理了建泰廠四年間所有數據、并進行分析,同時跑遍了海關法規、稽查、海關公安、包括總關等地方進行咨詢,幾年間反復與海關對比數據,不斷申訴申報結果。因作業太大,使得整個統計工作差點陷入膠著。所以在整個過程中,我和工廠業務授權人討論相關難題,并陸續增加了費用。我收取的所有費用用于支付我日常所有開支,并于2008年開辦了諾江電子制品有限公司,2010年因經營不善關閉,虧損1700余萬元。在2007年至2010年間,我因為建泰廠辦理業務,幾乎80%的時間都耗在此項業務上,所收取的費用均按照與建泰廠之間的協議進行,同時也按報關行的服務內容提供了服務,我所取得的報酬是合法所得。在處理上述案件時,我與海關部門和人員沒有工作上和利益上的往來,也沒有打著海關及海關工作人員的名義向建泰廠收取費用,也沒有宴請過海關人員或向海關人員送禮。在處理上述案件時,就我一人在幫建泰廠做,沒有其他人協助。我只與蕭某一人有聯系,我不認識經辦建泰廠案件的有關海關人員。




              收取建泰廠的費用是我自己以處理該事項的名義收取的,沒有給任何海關人員。我在2009年與建泰廠楊某2見面時,談過擺平海關案件需要錢的問題,但實際上我沒有就建泰廠被稽查一事與任何海關工作人員接觸過,我所說的擺平海關需要多少錢一事是我自己虛構的。在與楊某2見面時,我說過去過北京找海關領導一事,但實際我沒有見過任何海關的領導,所謂為了建泰廠短缺案去過北京找海關領導一事是我自己虛構的,同時說給了海關1800萬元也是我自己虛構的。在與楊某2見面時,所說的涉及海關的情況都是我個人虛構的,但這些事是建泰廠委托我辦理業務完結,付完款項后說的。




              我不認為我的行為是詐騙,我受建泰廠委托后,有實實在在地幫建泰廠辦理涉嫌短料、串料和走私的問題。我一是以深圳市普福臨報關行寶安和龍崗營業點的負責人的身份,二是以臺商協會龍華分會副秘書長的身份來辦理此事的。我總共收了建泰廠2030萬元。是按案值的5%來收的。這些費用中有600多萬元用于諾江公司的經營,600多萬元用于諾江軟件的經營,600多萬元投資龍華青年城邦1號商鋪,剩余款項用于生活開銷。我沒有接觸建泰廠的報關組人員,也沒有其他人協助我整理數據和報告,都是我一人在完成。我也沒有帶蕭某或建泰廠的其他人員去找到海關人員。




              我曾經就700萬元的款項向建泰廠開發票,我是以寶龍興公司原料款的名義開了700萬元的發票給建泰廠,實際上寶龍興公司與建泰廠之間沒有交易。




              我所有的工作報表都備份在我的筆記本電腦中,該電腦被扣押了。案發后,我曾經接受海關紀檢監察部門的調查。調查時我承認未找過海關人員,但這個說法當時是有所隱瞞的。我在處理海關查廠事情時,經常打電話給當時同樂海關緝私科的陳某1,向他了解緝私科調查建泰廠的進度、方向、辦案過程和數據情況,他也有把情況告訴我。我根據他給我提供的情況來指導建泰廠對數據進行統計、歸類,重新擬制報告來應對海關。我總共擬了三次大的報告,分別是料件短缺原因的報告、造成串料原因的報告和免予或減輕對建泰廠的處罰申請書。




              36、廣東廣深司法會計鑒定所粵廣深[2012]會鑒字第006號司法會計鑒定意見書,經鑒定,2007年1月29日至2008年7月10日,黃遠忠涉嫌詐騙建泰廠資金人民幣2447萬元,已歸還430萬元。其中:以預付賬款名義付出人民幣1100萬元;以虛購原材料名義付出人民幣700萬元;以虛購燃料油款付出人民幣217萬元。相關情況分述如下:(1)假以內部賬戶之間轉賬繞開企業內部控制,而將建泰廠轉賬支票背書將應轉入內部賬戶的款項300萬元轉給外部公司,資金時間超過3個月。(2)2008年2月1日,以不填寫收款人全稱方式繞開企業內部控制,將建泰廠400萬元轉賬給諾江公司,資金時間超過3個月至今尚未歸還。(3)假借預付賬款名義,將建泰廠830萬元轉賬給寶龍興公司。3個月內歸還130萬元,余額700萬元使用時間超過3個月至今尚未歸還。(4)2007年5月11日,從建泰廠轉賬700萬元給寶龍興公司,同年12月2日,以虛構原材料名義平賬。(5)以貨款名義從建泰廠轉賬2176943元給恒安和公司,同時以虛構燃料油款名義平賬217萬元。




              37、廣東安證計算機司法鑒定所粵安計司鑒[2017]第061號司法鑒定意見書,經鑒定:(1)根據委托人提供的“建泰”、“海關”、“短料”、“缺料”、“串料”、“進出口單證”、“生產制程單據”和“轉場單”共8個涉案關鍵字對送檢的SONYPCG-5S1T筆記本進行全盤搜索,共搜索到含“建泰”、“海關”、“短料”、“缺料”和“串料”共5個涉案關鍵字的文件553份。(2)含“建泰”、“海關”、“短料”、“缺料”和“串料”共5個涉案關鍵字的553份文件的文件內容見本報告附帶光盤各關鍵字文件夾。(3)553份文件列表和文件MD5見本報告附帶光盤根目錄下“文件列表MD5值.txt”文件,“文件列表MD5值.txt”文件MD5哈希值為519EBDAADOCF5AF5087D9D904AEC7E63。




              38、建泰廠自行整理的數據及報告的原始文件電子版。




              針對上訴人黃遠忠的上訴理由及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綜合評析如下:




              一、關于上訴人黃遠忠犯詐騙罪的問題。




              經查,首先,根據建泰廠的報案材料及相關證人證言,在建泰廠因保稅料件短少被海關稽查時,黃遠忠謊稱其系普福臨公司的老板,該公司大老板是海關領導,可以代辦此事;證人蕭某的證言證實,在海關查廠過程中黃遠忠以可以把事情擺平,需要追加活動經費為由不斷索要錢款;黃遠忠在接受海關調查人員問話時稱,其曾對建泰廠所說的擺平海關需要錢以及要到北京找海關領導等都是虛構的,實際上并沒有此事;海關工作人員戴某、張某1等人的證言證實,他們在調查過程中沒有接觸過建泰廠以外的人,也不認識黃遠忠??梢?,在建泰廠被海關查廠期間,黃遠忠虛構了其在海關有人脈、其有能力擺平海關的事實,騙取了建泰廠的信任。其次,根據視聽資料、建泰廠員工的證言及黃遠忠本人的供述,雖然不排除黃遠忠在建泰廠被海關查廠過程中進行了數據分析、修改報告的行為,但實際上大部分的材料收集、整理、報告起草等都是建泰廠的員工完成,黃遠忠所謂的工作量遠不能與其騙得的款項相匹配,其能不斷獲得錢款是基于其能夠擺平海關的虛假承諾而非所謂的分析、修改報告行為。再次,對于所騙得的款項的去向,黃遠忠并沒有用于建泰廠事件的運作,其本人供稱所得款項中有1200萬元用于其公司的運營,有600萬元用于購買商鋪,其余用于日常開銷,可見黃遠忠并未將款項用于建泰廠的事務處理,而是占為己用。綜上,黃遠忠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事實騙取建泰廠2030萬元款項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黃遠忠及其辯護人認為黃遠忠不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觀故意及客觀行為,其行為不構成詐騙罪的理由不成立,不予采納。




              二、關于上訴人黃遠忠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問題。




              經查,相關財務賬冊、黃遠忠的供述、蕭某的證言等證據證實,黃遠忠在沒有真實交易的情況下,以其經營的寶興龍公司的名義為建泰廠虛開發票74張,并由建泰廠全部抵扣,黃遠忠的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黃遠忠及其辯護人否認黃遠忠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理據不足,不予采納。




              本院認為,上訴人黃遠忠無視國家法律,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事實隱瞞真相,詐騙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黃遠忠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向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情節嚴重,其行為又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依法應予數罪并罰。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黃遠忠的上訴理由及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經查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九條、第六十四條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審判長??傅曜天




              審判員??吳鐵城




              審判員??鄧敏波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書記員??鄧碧霞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六十六條詐騙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本法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第二百零五條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單位犯本條規定之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是指有為他人虛開、為自己虛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介紹他人虛開行為之一的。




              第六十九條判決宣告以前一人犯數罪的,除判處死刑和無期徒刑的以外,應當在總和刑期以下、數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決定執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過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過一年,有期徒刑總和刑期不滿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過二十年,總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過二十五年。




              數罪中有判處有期徒刑和拘役的,執行有期徒刑。數罪中有判處有期徒刑和管制,或者拘役和管制的,有期徒刑、拘役執行完畢后,管制仍須執行。




              數罪中有判處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須執行,其中附加刑種類相同的,合并執行,種類不同的,分別執行。




              第六十四條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




              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二審人民法院對不服第一審判決的上訴、抗訴案件,經過審理后,應當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




              (一)原判決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的,應當裁定駁回上訴或者抗訴,維持原判;




              (二)原判決認定事實沒有錯誤,但適用法律有錯誤,或者量刑不當的,應當改判;




              (三)原判決事實不清楚或者證據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實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銷原判,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新審判。




              原審人民法院對于依照前款第三項規定發回重新審判的案件作出判決后,被告人提出上訴或者人民檢察院提出抗訴的,第二審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作出判決或者裁定,不得再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新審判。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2-19
              來源: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判例廈門騰文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福州鑫景恒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福州市四季通悅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等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7)閩0203刑初40號

              公訴機關廈門市思明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單位廈門騰文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下稱“騰文公司”),公司所在地:廈門市思明區呂嶺路122號901室之906單元,原法定代表人王文欽。

              訴訟代表人溫謀鵬,男,1987年12月4日出生,漢族,家住廈門市思明區,系騰文公司法務人員。

              被告單位福州鑫景恒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鑫景恒公司”),公司所在地:福州市鼓樓區東街14號1#5層502室,法定代表人甘月珍。

              訴訟代表人林孔瑞,男,1982年8月10日出生,漢族,家住廈門市湖里區,系鑫景恒公司員工。

              被告單位福州市四季通悅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四季通悅公司”),公司所在地:福建省福州市晉安區鼓山鎮福馬路南側前嶼新村7#1層15店面,法定代表人金寧康。

              訴訟代表人金寧康,男,1980年12月5日出生,漢族,家住福州市閩侯縣,系四季通悅公司法定代表人。

              被告單位福州藍悅霖商務咨詢有限公司(下稱“藍悅霖公司”),公司所在地:福建省福州市鼓樓區白馬北路17號8層810-20室,法定代表人羅永成。

              訴訟代表人林小慧,男,1989年6月24日出生,漢族,家住廈門市海滄區,系藍悅霖公司員工。

              被告單位廈門盛世中天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下稱“盛世中天公司”),公司所在地:廈門市觀音山匹克國際大廈1209室,法定代表人高云琴。

              訴訟代表人黃書賢,男,1989年10月6日出生,漢族,家住廈門市湖里區,系盛世中天公司業務負責人之一。

              被告單位廈門謙紅傳媒有限公司(下稱“謙紅公司”),公司所在地:廈門市湖里區觀日西路世茂湖濱首府B2-5#417室,法定代表人劉秀紅。

              訴訟代表人劉秀紅,女,1981年1月27日出生,漢族,家住廈門市集美區,系謙紅公司法定代表人。

              辯護人蔡荔男,福建重宇合眾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單位廈門紫色時空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下稱“紫色時空公司”),公司所在地:廈門市湖里區園山南路802號聯發電子商城A棟12層02單元,法定代表人伍果。

              訴訟代表人伍果,男,1986年8月15日出生,漢族,家住廈門市集美區,系紫色時空公司法定代表人。

              被告單位廈門風賦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風賦公司”),公司所在地:廈門市湖里區金鼎路20號604單元,法定代表人謝輝。

              訴訟代表人許曉萍,男,1988年4月18日出生,漢族,家住廈門市,系風賦公司財務人員。

              被告單位輪馳(廈門)汽車文化有限公司(下稱“輪馳公司”),公司所在地:廈門市湖里區烏石浦5號E棟四樓B4、B5室,法定代表人曾國城。

              訴訟代表人林藝能,男,1989年12月9日出生,漢族,家住福建省龍海市,系輪馳公司業務經理。

              被告單位廈門柏業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柏業公司”),公司所在地:廈門市思明區金榜路100號之十八(2)區,法定代表人謝輝。

              訴訟代表人丁璇,女,1987年9月27日出生,漢族,家住廈門市思明區,系柏業公司員工。

              被告人汪權,男,1981年10月8日出生,漢族,大專文化,原系騰文公司總經理、廈門九龍寶典傳媒有限公司總經理、謙紅公司實際控制人,戶籍所在地福建省廈門市思明區,現住集美區。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虛開發票罪于2016年3月10日被廈門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15日被逮捕?,F羈押于廈門市第一看守所。

              辯護人郭豐、林德華,福建重宇合眾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楊先輝,男,1981年1月3日出生,漢族,大專文化,原系廈門九龍寶典傳媒有限公司總監,戶籍所在地福建省連城縣,暫住于廈門市思明區。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虛開發票罪于2016年3月10日被取保候審。

              被告人王文欽,男,1982年9月1日出生,漢族,大專文化,原系騰文公司法定代表人,戶籍所在地福建省廈門市。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6年3月10日被取保候審。

              辯護人黃建偉,福建道天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甘月珍,女,1979年10月1日出生,漢族,大學文化,系鑫景恒公司、四季通悅公司、藍悅霖公司實際經營者,戶籍所在地福建省霞浦縣,現住福建省福州市鼓樓區。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虛開發票罪于2016年3月29日被取保候審。

              被告人高云琴,女,1981年11月26日出生,漢族,大學文化,系盛世中天公司法定代表人,戶籍所在地福建省漳州市薌城區。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6年3月1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3日被取保候審。

              辯護人楊君聰、章建來,福建興世通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曾國城,男,1986年6月30日出生,漢族,大學文化,系輪馳公司法定代表人,戶籍所在地漳州市平和縣,現住廈門市湖里區。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6年5月13日被取保候審。

              辯護人王偉群,北京大成(廈門)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李江,男,1983年3月6日出生,漢族,大學文化,系柏業公司負責人,戶籍所在地廈門市思明區,現住廈門市思明區。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6年5月12日被取保候審。

              被告人謝輝,男,1979年5月5日出生,漢族,大專文化,系紫色時空公司實際負責人、風賦公司法定代表人,戶籍所在地湖北省孝感市大悟縣,現住廈門市海滄區。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虛開發票于2016年5月12日被取保候審。

              廈門市思明區人民檢察院以思檢公訴刑訴(2017)29號起訴書指控被告單位騰文公司、鑫景恒公司、四季通悅公司、藍某公司、被告人汪權、楊先輝、甘月珍、謝輝盛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虛開發票罪,被告單位盛世中天公司、謙紅公司、風賦公司、輪馳公司、柏某公司及被告人王文欽、高云琴、曾國城、李江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告單位紫色時空公司涉嫌犯虛開發票罪,于2017年1月5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適用簡易程序并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廈門市思明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范曉甘出庭支持公訴。各被告單位訴訟代表人、被告人及辯護人均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經審理查明,被告單位騰文公司總經理汪權于2014年5月與福建世茂置業有限公司營銷總監陳輝(另案處理)簽訂了有關“世茂湖濱首府”項目的《團購推薦合作協議》,約定騰文公司為合作項目提供廣告資源,并負責對外辦理團購推薦業務、收取團購費用(客戶交納5萬元團購費用后可在購買世茂湖濱首府指定樓盤時抵購房款15萬元),合同體現所收費用50%用于騰文公司支付廣告推廣費用,50%由福建世茂置業有限公司自由支配。因陳輝在履行合同過程中,要求騰文公司多支付團購費用的30%由福建世茂置業有限公司支配,并在履行合同中要求將部分款項轉到其指定個人賬戶。為套取資金支付轉到個人賬戶的款項,被告人汪權自己或者指使被告人王文欽、楊先輝讓被告人甘月珍、高云琴等人利用各自經營的公司為騰文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及普通發票,套取騰文公司收取的部分團購款用于支付陳輝所要求款項。其中被告人汪權及騰文公司涉案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71份,稅額合計人民幣256436.24元;涉案普通發票70份,票面金額合計人民幣6091112元;被告人楊先輝涉案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9份,稅額合計人民幣77985.75元;涉案普通發票63份,票面金額合計人民幣5511112元;被告人王文欽涉案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8份,稅額合計人民幣106800元。

              (一)被告人汪權指使被告人王文欽讓他人為騰文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實

              1.2014年7月至9月間,被告人王文欽聯系被告人高云琴,以票面金額10%作為開票費讓其為騰文公司開票,被告人高云琴為謀取非法利益,在沒有真實交易的情況下,以被告單位盛世中天公司名義為騰文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8份,稅額共計人民幣106800元。

              (二)被告人汪權指使被告人楊先輝讓他人為騰文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及普通發票的事實

              2.2014年9月至2015年11月間,被告人楊先輝聯系被告人甘月珍,以票面金額10%作為開票費讓其為騰文公司開票,被告人甘月珍為謀取非法利益,在沒有真實交易的情況下,分別以四季通悅公司名義為騰文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9份,稅額共計人民幣19659.11元,虛開普通發票30份,票面金額共計人民幣2712200元;以鑫景恒公司名義為騰文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0份,稅額共計人民幣24407.75元,虛開普通發票17份,票面金額共計人民幣1406234元;以藍某公司名義為騰文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8份,稅額共計人民幣21466.01元;虛開普通發票14份,票面金額共計人民幣1192778元(三家公司合計為騰文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7份,稅額共計人民幣65532.87元;虛開普通發票61份,票面金額合計人民幣5311212元)。

              3.2014年9月,被告人楊先輝聯系陳某,以票面金額10%作為開票費讓其為騰文公司開票,陳某為謀取非法利益,在沒有真實交易的情況下,以廈門優思行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名義為騰文公司虛開普通發票2份,票面金額共計人民幣199900元。

              4.2014年11月至2014年12月間,經被告人汪權提供電話號碼由被告人楊先輝具體聯系被告人謝輝,以票面金額10%作為開票費讓其為騰文公司開票,被告人謝輝為謀取非法利益,在沒有真實交易的情況下,分別以紫色時空公司名義為騰文公司虛開普通發票6份,票面金額共計人民幣500000元;以風賦公司名義為騰文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2份,稅額共計人民幣12452.88元;虛開普通發票1份,票面金額共計人民幣80000元(兩家公司合計為騰文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2份,稅額合計12452.88元;虛開普通發票7份,票面金額合計580000元)。

              (三)被告人汪權單獨讓他人為騰文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及普通發票的事實

              5.2015年7月至2015年8月間,被告人汪權通過自己控制的被告單位謙紅公司,以票面金額10%作為開票費,在沒有真實交易的情況下為騰文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份,稅額為人民幣19223.3元。

              6.2014年7月至2014年10月間,被告人汪權分別聯系被告人曾國城、李江以票面金額10%作為開票費讓其為騰文公司開票,被告人曾國城、李江為謀取非法利益,在沒有真實交易的情況下,由被告人曾國城以輪馳公司名義為騰文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份,稅額共計人民幣32038.84元;被告人李江以柏某公司名義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份,稅額為人民幣20388.35元。

              2016年3月9日,被告人王文欽因涉及其他案件被傳喚至公安機關接受調查,其間,其主動供述公安機關尚未掌握的上述犯罪事實;同日,被告人汪權明知公安人員在其位于廈門市集美區杏福園3號901室的家中等候仍主動到案接受調查,被告人楊先輝在其位于廈門市思明區長青路24號503室的暫住處被公安人員抓獲;2016年3月10日至2016年5月13日間,被告人高云琴、甘月珍、謝輝、李江、曾國城分別經公安人員電話通知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歸案后,上述人員均如實供述所涉事實。

              案發后,被告單位鑫景恒公司、四季通悅公司、藍某公司向公安機關退繳贓款人民幣30000元。案件審理期間,盛世中天公司向本院退繳贓款人民幣57850元,紫色時空公司、風賦公司向本院退繳贓款共計人民幣39000元,輪馳公司向本院退繳贓款人民幣34068元,柏某公司向本院退繳贓款人民幣49612元。

              以上事實,各被告單位及被告人到案后及至開庭審理過程中均不持異議,且有證人胡某、俞某、陳某等人的證言、廈門增值稅專用發票、普通發票、購銷合同、銀行賬戶交易明細,暫存款收據,暫存款收據,公安機關出具的到案經過及情況說明、各被告單位的企業基本信息、各被告人的戶籍信息及采取強制措施的法律文書等證據在案為證,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單位騰文公司違反國家稅收管理規定,在無實際交易的情況下,指使被告單位鑫景恒公司、四季通悅公司、藍某公司、盛世中天公司、謙紅公司、風賦公司、輪馳公司、柏某公司分別為其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被告人汪權在騰文公司實施犯罪過程中起決定作用,系單位犯罪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涉及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稅款金額共計人民幣256436.24元,被告人王文欽系單位犯罪直接責任人員,涉及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稅款金額為人民幣106800元;被告人楊先輝介紹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涉及稅款金額共計人民幣77985.75元;被告單位鑫景恒公司、四季通悅公司、藍某公司、盛世中天公司、謙紅公司、風賦公司、輪馳公司、柏某公司為牟取非法利益,在無實際交易的情況下,分別為騰文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其中鑫景恒公司涉及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稅款金額為人民幣24407.75元、四季通悅公司涉及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稅款金額為人民幣19659.11元、藍某公司涉及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稅款金額為人民幣21466.01元、盛世中天公司涉及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稅款金額為人民幣106800元、謙紅公司涉及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稅款金額為人民幣19223.3元、風賦公司涉及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稅款金額為人民幣12452.88元、輪馳公司涉及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稅款金額為人民幣32038.84元、柏某公司涉及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稅款金額為人民幣20388.35元,被告人甘月珍、高云琴、汪權、謝輝、曾國城、李江分別在上述公司實施犯罪過程中起決定作用,系單位犯罪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上述被告單位及被告人的行為均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同時,被告單位騰文公司違反國家稅收管理規定,在無實際交易的情況下,還指使被告單位鑫景恒公司、四季通悅公司、藍某公司、紫色時空公司分別為其虛開普通發票,被告人汪權在騰文公司實施犯罪過程中起決定作用,系單位犯罪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涉及票面金額共計人民幣6091112元,被告人楊先輝介紹他人虛開發票,涉及票面金額共計人民幣5511112元,均屬情節嚴重;被告單位鑫景恒公司、四季通悅公司、藍某公司、紫色時空公司為牟取非法利益,在無實際交易的情況下,分別為騰文公司虛開普通發票,其中鑫景恒公司涉及虛開票面金額為人民幣1406234元、四季通悅公司涉及虛開票面金額為人民幣2712200元、藍某公司涉及虛開票面金額為人民幣1192778元、紫色時空公司涉及虛開票面金額為人民幣500000元,亦均屬情節嚴重。被告人甘月珍、謝輝分別在上述公司實施犯罪過程中起決定作用,系單位犯罪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上述被告單位及被告人的行為均已構成虛開發票罪,且均系共同犯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單位騰文公司、鑫景恒公司、四季通悅公司、藍某公司,被告人汪權、楊先輝、甘月珍、謝輝在判決宣告之前犯數罪,應當對其所犯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虛開發票罪予以數罪并罰。被告單位騰文公司、鑫景恒公司、四季通悅公司、藍某公司、盛世中天公司、謙紅公司、風賦公司、輪馳公司、柏某公司及被告人汪權、甘月珍、高云琴、曾國城、李江、謝輝犯罪后能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被告人王文欽歸案后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均系自首,依法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被告人楊先輝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亦可以從輕處罰。被告單位鑫景恒公司、四季通悅公司、藍某公司、盛世中天公司、紫色時空公司、風賦公司、輪馳公司、柏某公司案發后能主動退繳贓款,亦可以酌情從輕處罰。綜上,根據各被告單位及被告人的犯罪情節及悔罪表現,本院決定對各被告單位、被告人從輕處罰,并對被告人楊先輝、王文欽、甘月珍、高云琴、曾國城、李江、謝輝適用緩刑。被告人王文欽、曾國城的犯罪情節并非輕微,辯護人關于對二被告人免予刑事處罰的辯護意見不予采納。退繳在案的贓款予以沒收。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二百零五條之一、第二百一十二條、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第六十九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條及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單位廈門騰文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十五萬元;犯虛開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數罪并罰,決定執行罰金人民幣二十五萬元。

              (罰金應當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第二日起三十日內繳納)

              二、被告單位福州鑫景恒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犯虛開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六萬元。數罪并罰,決定執行罰金人民幣十一萬元。

              (罰金應當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第二日起三十日內繳納)

              三、被告單位福州市四季通悅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四萬元;犯虛開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八萬元。數罪并罰,決定執行罰金人民幣十二萬元。

              (罰金應當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第二日起三十日內繳納)

              四、被告單位福州藍悅霖商務咨詢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四萬元;犯虛開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數罪并罰,決定執行罰金人民幣九萬元。

              (罰金應當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第二日起三十日內繳納)

              五、被告單位廈門盛世中天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

              (罰金已繳納)

              六、被告單位廈門謙紅傳媒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四萬元。

              (罰金應當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第二日起三十日內繳納)

              七、被告單位廈門風賦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四萬元。

              (罰金已繳納)

              八、被告單位輪馳(廈門)汽車文化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六萬元。

              (罰金已繳納)

              九、被告單位廈門柏業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四萬元。

              (罰金已繳納)

              十、被告單位廈門紫色時空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犯虛開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

              (罰金已繳納)

              十一、被告人汪權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犯虛開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3月10日起至2018年1月9日。罰金應當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第二日起三十日內繳納)

              十二、被告人楊先輝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犯虛開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四萬元。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七萬元。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應當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第二日起三十日內繳納)

              十三、被告人甘月珍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犯虛開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應當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第二日起三十日內繳納)

              十四、被告人謝輝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拘役四個月;犯虛開發票罪,判處拘役三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拘役六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應當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第二日起三十日內繳納)

              十五、被告人王文欽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十六、被告人高云琴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緩刑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十七、被告人曾國城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十八、被告人李江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拘役五個月,緩刑六個月。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十九、扣繳在案的被告單位福州鑫景恒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福州市四季通悅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福州藍悅霖商務咨詢有限公司的贓款人民幣30000元,廈門盛世中天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贓款人民幣57850元,廈門紫色時空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廈門風賦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贓款人民幣39000元,輪馳(廈門)汽車文化有限公司的贓款人民幣34068元,廈門柏業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贓款人民幣49612元予以沒收。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員?(陳維生)

              代理審判員?(方晉曄)

              人民陪審員?(廖寶珍)

              二〇一七年二月二十日

              書記?員(?李靜?怡)

              附件:本案所適用的法律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零五條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

              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單位犯本條規定之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是指有為他人虛開、為自己虛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介紹他人虛開行為之一的。

              第二百零五條之一虛開本法第二百零五條規定以外的其他發票,情節嚴重的,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負責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第二百一十二條犯本節第二百零一條至第二百零五條規定之罪,被判處罰金、沒收財產的,在執行前,應當先由稅務機關追繳稅款和所騙取的出口退稅款。

              第三十條公司、企業、事業單位、機關、團體實施的危害社會的行為,法律規定為單位犯罪的,應當負刑事責任。

              第三十一條單位犯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判處刑罰。本法分則和其他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第六十九條判決宣告以前一人犯數罪的,除判處死刑和無期徒刑的以外,應當在總和刑期以下、數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決定執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過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過一年,有期徒刑總和刑期不滿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過二十年,總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過二十五年。

              數罪中有判處有期徒刑和拘役的,執行有期徒刑。數罪中有判處有期徒刑和管制,或者拘役和管制的,有期徒刑、拘役執行完畢后,管制仍須執行。

              數罪中有判處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須執行,其中附加刑種類相同的,合并執行,種類不同的,分別執行。

              第二十五條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過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論處;應當負刑事責任的,按照他們所犯的罪分別處罰。

              第六十七條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中國刑事辯護網提供

              被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論。

              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因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別嚴重后果發生的,可以減輕處罰。

              第七十二條對于被判處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可以宣告緩刑,對其中不滿十八周歲的人、懷孕的婦女和已滿七十五周歲的人,應當宣告緩刑:

              (一)犯罪情節較輕;

              (二)有悔罪表現;

              (三)沒有再犯罪的危險;

              (四)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

              宣告緩刑,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同時禁止犯罪分子在緩刑考驗期限內從事特定活動,進入特定區域、場所,接觸特定的人。

              被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處附加刑,附加刑仍須執行。

              第七十三條拘役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個月。

              有期徒刑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第六十四條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1-28
              來源:福建省廈門市思明區人民法院

              判例胡洪根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8)贛0681刑初285號


              公訴機關貴溪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胡洪根,男,1963年8月11日出生,漢族,江西省豐城市人,高中文化,原系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法人,住江西省豐城市。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2017年11月16日被貴溪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7年12月22日經貴溪市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同日由貴溪市公安局執行逮捕,2018年2月13日經鷹潭市人民檢察院批準延長偵查羈押期限一個月?,F羈押于貴溪市看守所。


              辯護人王烽,江西贛星律師事務所律師。


              貴溪市人民檢察院以貴溪檢察公訴刑訴[2018]289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胡洪根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8年10月9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貴溪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徐桂萍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胡洪根及其辯護人王烽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貴溪市人民檢察院指控,2016年6月至2017年9月間,被告人胡洪根為賺取票點差價及返稅優惠,先后成立了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瑞昌市泉港礦業有限公司三家空殼開票公司,并利用其實際控制的上述三家公司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通過支付開票費的方式,以低票點讓他人為自己的上述三家公司虛開進項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62份,價稅合計6848968.56元,稅款995149.26元。同時利用上述三家公司采取偽造煤炭購銷合同、表面支付貨款、暗地里回流資金及收取開票費的方式,以高票點對外虛開銷項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43份,價稅合計4482421.8元,稅款651292元,從中非法牟利。具體事實如下:


              1、2016年6月21日,被告人胡洪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利用其實際控制的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向建德市云峰碳酸鈣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2份,價稅合計1400400元,稅額203476.92元;向江西洪達醫療器械集團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份,價稅合計417480元,稅額60659.48元;向張家界萬福藥業有限責任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份,價稅合計497964元,稅額72353.75元;向江西威源龍獅化工有限責任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份,價稅合計168389元,稅額24466.77元。


              2016年6月24日,被告人胡洪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讓他人為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虛開出票單位為貴州夢華智貿易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20份,價稅合計2308455.8元,稅額335416.71元。2016年7月,貴溪市國稅局發現上述20份發票認證后失控,要求胡洪根補繳稅款310924.1元,后胡洪根補繳稅款50000元。2016年7月27日,胡洪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上述同樣方式,又讓他人為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虛開出票單位為貴州立曠宇銘貿易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20份,價稅合計2310041.76元,稅額335647.09元。


              2、2017年8月至9月間,被告人胡洪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利用其實際控制的瑞昌市泉港礦業有限公司向安徽鑫泰玻璃科技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6份,價稅合計596000元,稅額86598.27元;向江西省地坤工貿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份,價稅合計190000元,稅額27606.84元;向江西福地貿易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份,價稅合計153598.8元,稅額22317.77元。


              2017年8月至9月間,被告人胡洪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讓他人為瑞昌市泉港礦業有限公司虛開出票單位為西安倔悅商貿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2份,價稅合計179245元,稅額26044.14元;虛開出票單位為淮安興之亭貿易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5份,價稅合計500000元,稅額72649.57元。


              3、2017年8月至9月間,被告人胡洪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利用其實際控制的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向蚌埠市永盛保溫容器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份,價稅合計500000元,稅額72649.55元;向撫州嘉瑞建材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份,價稅合計558590元,稅額81162.65元。


              2017年8月至9月間,被告人胡洪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讓他人為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虛開出票單位為西安途菲尚機電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5份,價稅合計525613元,稅額76371.1元;虛開出票單位為陜西眸娜物資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5份,價稅合計525613元,稅額76371.1元;虛開出票單位為山西晉鑫軍敏貿易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5份,價稅合計500000元,稅額72649.55元。


              2017年10月19日,被告人胡洪根被瑞昌市公安局經偵大隊民警抓獲歸案并羈押于瑞昌市看守所,2017年11月16日瑞昌市公安局將該案移送貴溪市公安局管轄,同日胡洪根被帶至貴溪市看守所羈押。


              針對上述指控,公訴機關當庭宣讀并出示了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企業注冊登記信息、記賬憑證、銀行賬戶明細、增值稅專用發票認證抵扣查詢表、戶籍及前科證明等書證;證人汪某、付某、謝某1等人的證言;被告人胡洪根的供述和辯解;辨認筆錄、電子證物檢查工作記錄等證據證實。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胡洪根違反國家稅收征管和發票管理規定,為他人虛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數額較大,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第三款,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且同時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十七條第三款規定之情節。提請本院依法懲處。


              被告人胡洪根辯稱貴州夢華智公司開具的20份增值稅專用發票認證失控,其補繳了5萬元稅款;貴州立曠宇銘公司開具的20份發票并沒有拿去抵扣,一直放在會計那里;貴溪豐祿公司交了50000多元稅款,沒有造成損失;其在公安機關舉報了應某2和謝貴龍兩起犯罪事實。


              辯護人發表如下辯護意見:1.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稅額應以進項稅額995149.26元為準,銷項稅額651292元不應計入稅額,被告人不具有實際生產經營活動,其虛開進項發票和銷項發票是有關聯性的,在無實際經營情況下,既虛開銷項發票又接受虛開進項發票時,虛開稅額應以數額較大的為準,本案以進項稅額為準;2.根據被告人的舉報,貴溪市公安局將應某2列為刑拘在逃人員,胡洪根具有立功表現,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3.被告人歸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全部罪行,具有坦白情節;4.被告人自愿認罪,真誠悔罪,被告人系初犯,沒有前科,建議法庭對被告人減輕處罰。


              經審理查明,2016年6月至2017年9月間,被告人胡洪根為賺取票點差價及返稅優惠,先后成立了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瑞昌市泉港礦業有限公司三家空殼公司,并利用其實際控制的上述三家公司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通過支付開票費的方式,以低票點讓他人為自己的上述三家公司虛開進項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62份,價稅合計6848968.56元,稅款995149.26元。同時利用上述三家公司采取偽造煤炭購銷合同、表面支付貨款、暗地里回流資金及收取開票費的方式,以高票點對外虛開銷項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43份,價稅合計4482421.8元,稅款651292元,從中非法牟利。具體事實如下:


              1、2016年6月21日,被告人胡洪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利用其實際控制的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向建德市云峰碳酸鈣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2份,價稅合計1400400元,稅額203476.92元;向江西洪達醫療器械集團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份,價稅合計417480元,稅額60659.48元;向張家界萬福藥業有限責任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份,價稅合計497964元,稅額72353.75元;向江西威源龍獅化工有限責任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份,價稅合計168389元,稅額24466.77元。


              2016年6月24日,被告人胡洪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讓他人為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虛開出票單位為貴州夢華智貿易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20份,價稅合計2308455.8元,稅額335416.71元。2016年7月,貴溪市國稅局發現上述20份發票認證后失控,要求胡洪根補繳稅款310924.1元,后胡洪根補繳稅款50000元。2016年7月27日,胡洪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上述同樣方式,又讓他人為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虛開出票單位為貴州立曠宇銘貿易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20份,價稅合計2310041.76元,稅額335647.09元。


              2、2017年8月至9月間,被告人胡洪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利用其實際控制的瑞昌市泉港礦業有限公司向安徽鑫泰玻璃科技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6份,價稅合計596000元,稅額86598.27元;向江西省地坤工貿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份,價稅合計190000元,稅額27606.84元;向江西福地貿易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份,價稅合計153598.8元,稅額22317.77元。


              2017年8月至9月間,被告人胡洪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讓他人為瑞昌市泉港礦業有限公司虛開出票單位為西安倔悅商貿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2份,價稅合計179245元,稅額26044.14元;虛開出票單位為淮安興之亭貿易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5份,價稅合計500000元,稅額72649.57元。


              3、2017年8月至9月間,被告人胡洪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利用其實際控制的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向蚌埠市永盛保溫容器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份,價稅合計500000元,稅額72649.55元;向撫州嘉瑞建材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份,價稅合計558590元,稅額81162.65元。


              2017年8月至9月間,被告人胡洪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讓他人為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虛開出票單位為西安途菲尚機電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5份,價稅合計525613元,稅額76371.1元;虛開出票單位為陜西眸娜物資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5份,價稅合計525613元,稅額76371.1元;虛開出票單位為山西晉鑫軍敏貿易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5份,價稅合計500000元,稅額72649.55元。


              2017年10月19日,被告人胡洪根被瑞昌市公安局經偵大隊民警抓獲歸案并羈押于瑞昌市看守所,2017年11月16日瑞昌市公安局將該案移送貴溪市公安局管轄,同日胡洪根被帶至貴溪市看守所羈押。


              證明上述事實的證據有:


              一、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證據


              (一)書證


              1.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各一份,證實本案系2017年3月貴溪市國稅局將線索移送至貴溪市公安局,貴溪市公安局于2017年5月3日決定立案偵查。


              2.貴溪市國稅局出具的關于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案件線索移送函、涉嫌犯罪案件情況調查報告及移送證據材料、調取證據通知書、認證結果清單、補繳稅款證明,證實2017年3月9日貴溪市國稅局發現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線索并移送至貴溪市公安局,及2016年6月28日豐祿公司通過網上認證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抵扣聯共20份,稅額335416.71元;2016年9月30日通過網上認證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抵扣聯共22份,稅額335679.92元。其中2016年6月份的20份增值稅專用發票認證后失控,及2016年7月26日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補繳稅款5萬元。


              3.企業信息,證實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的基本情況,該公司成立于2016年5月18日,法定代表人為被告人胡洪根。


              4.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虛開的銷項發票,接受的進項發票清單,證實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虛開的進、銷項發票的具體明細。


              5.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記賬憑證(銷項)一份、增值稅專用發票四份,證實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開具給江西洪達醫療器械集團有限公司的四份增值稅專用發票信息,票號為007××××0575-00710578,價稅合計417480元,稅額60659.48元。


              6.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記賬憑證(銷項)一份、增值稅專用發票五份,證實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開具給張家界萬福藥業有限責任公司的五份增值稅專用發票信息,票號為007××××0579-00710583,價稅合計497964元,稅額72353.75元。


              7.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記賬憑證(銷項)一份、增值稅專用發票二份,證實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開具給江西威源龍獅化工有限責任公司的二份增值稅專用發票信息,票號為007××××0573-00710574,價稅合計168389元,稅額24466.77元。


              8.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記賬憑證(銷項)一份、增值稅專用發票十二份,證實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開具給建德市云峰碳酸鈣有限公司的十二份增值稅專用發票信息,票號為00710591-00710593、00710595-00710596、007××××0584-00710590,價稅合計1400400元,稅額203476.92元。


              9.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記賬憑證(進項)一份、增值稅專用發票二十份,證實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接受貴州立曠宇銘貿易有限公司開具的二十份增值稅專用發票信息,票號為014××××4671-01454690,價稅合計2310041.76元,稅額335647.09元。


              10.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記賬憑證(進項)一份、增值稅專用發票二十份,證實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接受貴州夢華智貿易有限公司開具的二十份增值稅專用發票信息,票號為008××××0114-00800130、00825596-00825597、008××××0106,價稅合計2308455.8元,稅額335416.71元。


              11.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的銀行賬戶明細,證實2016年8月3日,建德市云峰碳酸鈣有限公司向豐祿公司賬戶支付1400400元,豐祿公司分三筆共支付450150元至邱某的賬戶,姚某1的賬戶向豐祿礦業賬戶支付200元,豐祿公司向建德市鑫平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賬戶支付950393元。


              12.建德市云峰碳酸鈣有限公司的銀行賬戶明細,證實該公司2016年7月1日至8月31日的資金往來情況,其中2016年8月3日向豐祿公司匯出1400400元,同日收到建德市鑫平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轉入的950393元。


              13.建德市鑫平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的銀行賬戶明細,證實2016年8月3日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匯款950393元至該公司賬戶,該公司于同日將款項轉入建德市云峰碳酸鈣有限公司。


              14.企業信息,證實江西洪達醫療器械集團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7月1日,法定代表人王某。


              15.增值稅專用發票認證發票查詢、稅務登記表,證實江西洪達醫療器械集團有限公司發票號碼為007××××0575-00710578的四份發票,價稅合計417480元、稅額60659.48,已在國稅進行認證抵扣。


              16.中國建設銀行單位客戶專用回單、江西洪達醫療器械集團有限公司付款通知單、委托書、過磅單,證實江西洪達公司與徐某2之間存在貨物交易,價值417480元。


              17.國內支付業務收款回單及記賬憑證,證實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與建德市云峰碳酸鈣有限公司、姚某1、邱某、建德市鑫平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的資金往來。


              18.接受證據材料清單、江西煤炭集團記賬憑證、增值稅專用發票、購銷合同、委托書等復印件,證實江西威源龍獅化工有限責任公司接受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的發票2份,價稅合計168389元,稅額24466.77元,威源公司支付了168389元貨款給杜某個人賬戶。


              19.企業信息、法定代表人、董事、監事、經理信息,證實江西省地坤工貿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5月4日,法定代表人聶某、監事羅某。


              20.IC稅款繳納憑證,證實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補繳稅款5萬元。


              21.江西省行政事業單位資金往來結算票據,證實2018年1月25日貴溪市公安局收取建德市云峰碳酸鈣有限公司暫收款203076元。


              22.企業信息查詢單、稅務登記表、增值稅發票存根聯發票查詢、非正常戶認定表各二份,證實貴州夢華智貿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4月15日,法定代表人李某,該公司被貴州省貴陽市南明區國家稅務局認定為查無下落的非正常用戶,以及該公司開具給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信息;貴州立曠宇銘貿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6月14日,法定代表人曹某,該公司被貴州省貴陽市南明區國家稅務局認定為走逃的非正常用戶,以及該公司開具給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信息。


              (二)證人證言


              1.證人汪某的證言,“……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是2016年5月份成立的,經營范圍煤炭、礦產品、有色金屬、稀土化合物,五金建材銷售等,公司法定代表人是胡洪根,公司辦公地點是在天祿鎮的電子商務中心,公司在2016年8月就不再經營了……我原來是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的兼職會計,負責公司財務、稅務報表、開票等事項,公司主要是由胡洪根及其兒子負責。經營期間,豐祿公司主要與貴州夢華智貿易有限公司、江西洪達醫療器械集團有限公司、江西威源龍獅化工有限責任公司、張家界萬福藥業有限公司、建德市云峰碳酸鈣有限公司有業務往來,我公司開具了增值稅專用發票給洪達醫療、威源龍獅、萬福藥業、云峰公司,云峰公司向我們支付了貨款共計140.04萬元,其余三家公司是沒有付款的,其中向洪達醫療所開發票價稅合計41.748萬元,向威源龍獅所開發票價稅合計16.8389萬元,向萬福藥業所開發票49.7964萬元,我們公司向夢華智公司購買了煤炭,其向我們開具了發票,但認證后失控。我只是按照胡洪根的要求向四家公司開具了增值稅專用發票,是否有真實的交易我不清楚……豐祿礦業所做進項抵扣的發票是胡洪根提供給我的,讓我到國稅進行進項稅抵扣,胡洪根提供給我的發票有夢華智公司197.303909萬元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作為進項抵扣。我不清楚豐祿公司是否在夢華智公司購買了煤炭,只是胡洪根給了我夢華智公司的發票作為進項抵扣。豐祿礦業的賬戶上沒有向夢華智公司支付貨款的交易。云峰公司向豐祿公司所支付的140余萬元貨款進賬后由胡洪根匯至其他人,經查詢公司賬戶得知是匯至建德市鑫平農業科技有限公司95.0393萬元,匯給邱某45萬元。胡洪根說現在與鑫平公司沒有業務往來,賬上做借貸使用,給邱某的錢胡洪根說是演出費用,但賬上也是掛的往來款……2016年6月30日前,豐祿礦業開具了200萬元左右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以夢華智公司所開具的進項發票到貴溪市國稅局做進項抵扣,在7月初,接到貴溪市國稅局通知,夢華智所開具給我們的發票認證后失控,不能抵扣,要求我們全額交稅,后經胡洪根與國稅協商,先交了五萬元,后來剩下的稅款胡洪根都沒交?!弊C實其系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的原兼職會計,胡洪根利用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具體情況。


              2.證人姚某1的證言,“我是建德市云峰碳酸鈣有限公司的股東,負責公司銷售,公司法人陳某1是我丈夫,該公司成立于2004年主要從事氧化鈣、精細碳酸鈣、石灰石銷售,該公司財務負責人原來是方某,已離職,現在財務暫由我丈夫陳某1負責。我知道建德市鑫平農業科技有限公司,這家公司是云峰碳酸鈣公司的下屬企業,該公司法人是我兒子陳某2,我是公司經理。云峰碳酸鈣公司的出納、會計是姚某2,是我堂妹,云峰碳酸鈣公司與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的業務我不清楚,要問我丈夫陳某1,他負責公司采購?!?/p>


              3.證人邱某的證言,“我是2013年通過網上應聘到建德市云峰碳酸鈣有限公司擔任銷售員的,我有一張62×××94的銀行卡,這張銀行卡是我在使用也是用我身份證辦理的,我與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沒有業務往來或借貸關系。2016年8月3日貴溪市豐祿礦業公司向我銀行卡轉賬共計450150元的事情我不知道為什么,這張卡現在在我家里?!?/p>


              4.證人姚某2的證言,“我是建德市云峰碳酸鈣有限公司的出納也是建德市鑫平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的出納,云峰碳酸鈣有限公司與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的具體業務是公司法人陳某1去談的,他負責采購,公司是否向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支付貨款我記不清楚了。公司賬本在新會計王某那里,我拿不到?!?/p>


              5.證人姚某3的證言,“我是建德市云峰碳酸鈣有限公司的總經理,主要負責生產、采購和設備維護。我不認識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的法人胡洪根,但貴溪市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向云峰公司開具過增值稅專用發票。具體情況是這樣的,2016年上半年,有一個張姓男子找到我辦公室推銷煤炭,我覺得其提供的煤炭品質可以,就從張姓男子那里購買了煤炭,當時是要以銀行承兌匯票結算的,但張姓男子說其公司交易需要交易流水走賬,云峰公司就向張姓男子提供的銀行賬戶上匯了貨款,當天這些貨款又轉回云峰公司,走賬完成后,云峰公司將貨款以銀行承兌匯票支付給了張姓男子,交易完成后,張姓男子將增值稅專用發票郵寄給了我公司的財務人員。張姓男子具體名字我不清楚,我稱他為張老板,電話我現在沒有了,他說他是江西人。張姓男子具體是以哪家公司名義將煤炭銷售給我們公司的我不記得了,但開具的發票上顯示的是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具體貨款和數量我記不清了。張姓男子應該是豐祿礦業的業務員,云峰公司與張姓男子沒有簽訂購銷合同,貨款支付是按照張姓男子要求,先將貨款轉到其提供的賬戶上,當天錢又轉回公司,最后以銀行承兌匯票結算的,具體是公司會計王小紅操作的,郵寄地址和賬號都是張姓男子提供給王小紅的,經我查看發票代碼3600161130、007××××0584志00710596這些發票是豐祿礦業開具給云峰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已經抵扣了,這些發票經公安機關偵查為虛開的,云峰公司會將抵扣的稅款交給公安機關,王小紅現在已經辭職了?!?/p>


              6.證人舒某的證言,“……我是江西洪達醫療器械集團有限公司的辦公室主任,主要負責公司的后勤、行政和人事方面的工作。洪達公司與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是有煤炭買賣業務的。洪達公司之前的生產是需要煤炭的,就有很多的煤炭經銷商找到我公司銷售煤炭。2016年3月至5月份徐某2找到我,說他是豐祿礦業公司的業務員,有煤炭銷售其提供的價格比其他人的要低,所以洪達公司就購買了豐祿礦業的煤炭,并簽訂了購銷合同,但到了2016年6月,徐某2提供的價格就高于其他銷售商,我們之間就沒有再合作了。2016年6月底,洪達醫療公司與豐祿礦業將之前的業務全部結清,經核算,2016年3月至6月,我公司與豐祿礦業之間共買賣煤炭588噸,我公司對這些貨物也進行了入庫、過磅,價格共計417480元,徐某2將豐祿礦業開具的發票給了我,但他要求將貨款匯入其個人賬戶,并向我提供了豐祿礦業的委托書,我就將發票給了我公司財務張某,張某于2016年6月24日通過我公司的建行賬戶將貨款匯入了徐某2的個人工商銀行賬戶,之后我們公司就沒有再與豐祿礦業有業務往來了……洪達公司提供的過磅單上的客戶是運輸煤炭司機的名字,不是徐某2或豐祿礦業的名字,我公司與豐祿礦業公司只在2016年3月簽訂了一份合同,合同當中只約定了煤炭的價格,合同期限是一年,由豐祿礦業負責運輸。2016年6月在與豐祿礦業結算后,徐某2將發票提供給了我,發票號碼是007××××0575、00710576、00710577、00710578,這些發票都已抵扣?!?/p>


              7.證人徐某2的證言,“我現在南昌市保安公司工作,我沒聽說過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這家公司,更不是該公司的人員,我與江西洪達醫療器械集團有限公司沒有業務往來,我個人與豐祿礦業、洪達醫療公司都沒有資金往來,但我父親徐某3做煤炭生意會用我的銀行卡轉賬、收支貨款。洪達公司提供的我代表貴溪市豐祿礦業收取貨款的委托書我是不知情的,委托書上的賬號和身份證號碼是我的,賬號62×××05是我在工行南昌市青山南路支行開戶的,我的這張銀行卡在2016年6月24日是否收到洪達公司匯入的417480元我不清楚,這張卡我父親做煤炭生意也會使用,如有錢匯入他會告訴我并讓我將資金轉出,具體的要問我父親?!?/p>


              8.證人徐某3的證言,“……我知道江西洪達醫療器械集團有限公司,在2016年3月份左右銷售過煤炭給洪達醫療公司,到2016年6月就沒有再與洪達公司有業務往來了。2016年我下崗后就與同事倒賣煤炭,我同事說洪達醫療公司需要煤,在2016年2月份左右,我就到了洪達醫療公司的銷售科去推銷煤,洪達公司在對煤的質量認可后,就與我達成口頭協議,以760元一噸的價格(是不需要開具發票的)向洪達公司銷售煤炭,從2016年3月到6月我共向洪達醫療公司銷售41萬余元的煤炭,在2016年6月洪達公司要求我開具增值稅發票,但我沒有發票,我就通過一個熊姓人員開了41萬余元的發票給洪達公司,因為我沒有增值稅專用發票提供給洪達公司,所以在2016年6月之后就沒有再銷售煤給洪達公司了。我和洪達公司之間沒有簽訂書面的購銷合同,只是口頭約定,我們約定煤的價格是760元一噸,質量要符合洪達公司要求,運輸費用由我支出。2016年3月開始我先提供煤炭供洪達公司使用,試用后如質量符合要求就與我簽訂煤炭購銷合同,但洪達公司一直試用到6月份,在6月份洪達公司與我談合同時要求我提供發票,但我無法提供,就終止向洪達公司供應煤炭了,洪達公司就將2016年3月至6月的煤炭款一次性結算清楚了……2016年6月我到豐城市,中午在餐館吃飯時聽到隔壁飯桌上有三、四個人在商談買發票的事情,由于洪達公司要求我提供發票我沒有,我當時就問了賣發票的人(男,40多歲,豐城口音)問買發票的事情,他就將一個熊姓人員的電話給我,讓我找熊姓的人購買發票,過了兩天,我就電話聯系了熊姓女子(電話152××******),我們約定發票必須是真的,開票費用為發票金額的13%,之后我到了豐城與姓熊的人見了面,她提供給我一個紙條,上面寫的是開票所需要的信息如購買方、賬戶、地址等,回來之后我將紙條給了洪達公司采購部的工作人員,采購部就按照紙條上的要求將洪達公司的信息提供給我,我又將信息給了姓熊的,一周之后,熊姓女子將發票開好后,我去豐城把發票拿了回來,共開了四張發票,價稅合計41萬余元,當時我按發票金額的13%共計給了四萬余元的開票費用給姓熊的。結算時洪達公司說煤款是支付到發票上的銷售方的,我就找了姓熊的,她說會幫我弄份開票公司的委托書,說我是公司業務員,煤款匯入我個人賬戶。我把這個事情告訴了洪達公司,洪達公司表示可以,我就拿我兒子徐某2的身份信息和賬戶發給了熊姓女子,姓熊的就把委托書和發票一起給了我,之后洪達公司將煤款共計41萬余元打入了我兒子徐某2的賬戶里。這些錢被我用于給河南焦作的幾家煤礦支付煤款和支付運輸費用了……我沒有從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購買煤炭銷售給洪達公司,這家公司是我從發票上看到的?!?/p>


              9.證人甘某的證言,“我是江西威源龍獅化工有限責任公司的員工,江西威源龍獅化工有限責任公司成立于2006年,法人是陳建國,主要是生產民用炸藥的,我自2011年開始在該公司供銷部上班,主要負責原材料采購。我公司與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沒有業務往來。2016年上半年,我公司向杜某(銷售煤炭的個體戶,豐城人,男,50歲左右)采購了250噸煤,總價值168389元,我們向杜某要增值稅專用發票,杜某提供了貴溪豐祿礦業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給我,購煤款公司直接轉給了杜某。我公司與豐祿礦業簽訂了購銷合同,但我們未與豐祿礦業的人員接觸,煤炭買賣合同是杜某蓋好豐祿的章子提供給我們的,簽訂的合同是一年期限的,實際購貨時間是在2016年1月,因杜某沒有向我們提供增值稅專用發票所以公司一直未支付貨款,直到2016年6月杜某向我公司提供了豐祿礦業開具的發票才支付了貨款,貨款是按照豐祿公司開具的委托書,委托我們將貨款轉到杜某的個人賬戶的?!?/p>


              10.證人楊某的證言,“我是2006年在江西威源龍獅化工有限責任公司任會計,主要負責財務全面工作,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在2016年6月21日向我公司開具了兩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這兩份發票沒有拿去國稅認證抵扣,因為拿到發票的時間比較晚了,已經過了認證期。我公司向豐祿礦業支付了貨款,是全額支付的,支付給了豐祿礦業的代理人杜某?!?/p>


              (三)被告人的供述和辯解


              1.被告人胡洪根的供述和辯解,“……我用我自己的身份信息在貴溪成立了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豐祿礦業)。公司只有我跟會計兩個人,主要是經營煤炭、建材的,公司地址在貴溪市天祿鎮。成立這家公司主要是為了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賺取開票費,并可以獲取稅點優惠……我是通過劉總聯系購買的發票,2016年年初,我在與朋友一起吃飯時朋友介紹認識了劉總,劉總建議我開家公司,沒有業務沒關系,公司進銷項增值稅專用發票會幫我開具,發票要包進包出,就是進項發票由劉總開具給我公司,接收我公司銷項發票的公司也由劉總提供,我從中賺取發票總額1.3-1.5%的開票費……豐祿礦業只接收了貴州夢華智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夢華智公司)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作為進項發票,這些發票是在沒有實際貨物交易的情況下開具的……2016年5月,我在貴溪市成立了豐祿礦業,劉總會先將下游公司的信息(公司名稱、賬號、所需發票金額、貨物名稱等)發給我,我將豐祿礦業銷項發票開給這些下游公司,我會按照發票總金額的7.7-7.8%收取開票費,并將開票信息發給會計汪某,開好票后將發票按照劉總提供的信息由郵寄出去,然后我再以發票總金額的6.5%左右的金額購買進項發票,然后劉總會將我賺取的開票費用給我,我將豐祿礦業的信息發給劉總,劉總就將開具給豐祿礦業的進項發票通過快遞郵寄給我,在我收到進項發票的時候才知道是夢華智公司開具給豐祿礦業的,豐祿礦業只接受了夢華智公司開具的發票,共計20份,金額190余萬,這些發票已在國稅抵扣,抵扣后第二月,我接到汪某電話,說夢華智公司開具的發票有問題,抵扣不了,需補繳稅款,我就聯系了劉總,說夢華智公司發票無法抵扣,劉總說抵扣不了就重新給我開具發票用于抵扣,后來劉總就將開具好的發票郵寄給我,我將發票給了汪某讓她到貴溪國稅抵扣,這些發票一直沒有抵扣,我就聯系了貴溪國稅局,補繳了5萬稅款,剩余的就沒有補繳……根據貴溪市國家稅務局提供的資料,貴州夢華智貿易有限公司于2016年6月23日向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1份(發票號碼008××××0106)、2016年6月24日向豐祿礦業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19份(發票號碼008××××0114、00800115、00800116、00800117、00800118、00800119、00800120、00800121、00800122、00800123、00800124、00800125、00800126、00800127、00800128、00800129、00800130、00825596、00825597),以上20份發票價稅合計2308455.8元,對上述發票我沒有異議,這些發票認證后失控了……豐祿礦業與貴州夢華智貿易有限公司簽訂了購銷合同,但購銷合同不是真實的,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因為豐祿礦業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是劉總包進包出的,劉總會將加蓋有夢華智公司印章的空白合同郵寄給我,我會在空白合同上加蓋豐祿礦業的印章,發票也會一起郵寄過來……根據貴溪市國家稅務局提供的資料,豐祿礦業于2016年6月21日向江西洪達醫療器械集團有限公司開具4份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號碼007××××0575、00710576、00710577、00710578),價稅合計417480元;向張家界萬福藥業有限責任公司開具5份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號碼007××××0579、00710580、00710581、00710582、00710583),價稅合計497964元;向江西威源龍獅化工有限責任公司開具2份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號碼007××××0573、00710574),價稅合計168389元,向建德市云峰碳酸鈣有限公司開具13份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號碼007××××0584、0070585、00710586、00710587、00710588、00710589、00710590、00710591、00710592、00710593、00710594、00710595、00710596),價稅合計1400400元,上述發票均由豐祿礦業開具的,我沒有異議,這些發票也到貴溪國稅做了認證抵扣……豐祿礦業與下游公司是有購銷合同的,簽訂合同是為了掩飾虛開發票,實際上公司之間是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發票開好后,我會將發票和蓋有豐祿礦業公司印章的空白合同由郵寄給劉總,至于劉總再交付給誰我就不清楚了……豐祿公司與上述公司沒有資金流轉,下游公司如果需要走賬,我就會通知會計汪某將網銀郵寄給下游公司提供的地址,下游公司走完賬后再將豐祿礦業的網銀郵寄給我,具體是否有資金流轉依據豐祿礦業公司賬戶(賬號20×××50)交易流水為準……豐祿礦業與上述云峰碳酸鈣公司、建德市鑫平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及邱某、姚某1等人之間有資金往來只是走賬,實際上并沒有真實貨物交易。資金是如何流轉的我記不清楚了,以豐祿礦業的公司賬戶交易明細為準……上游公司的發票是劉總開好之后郵寄給我的,下游公司的發票是我按照劉總提供給我的開票資料開具的,開具好后我會把發票郵寄給劉總,劉總再將發票郵寄給誰我就不清楚了。劉總是將開票資料發送至我的手機上,手機我已經丟失了……根據貴溪市國家稅務局提供的資料,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接受貴州立曠宇貿易有限公司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20份(發票號碼014××××4671、01454672、O1454673、01454674、01454675、01454676、01454677、01454678、01454679、0145468O、01454681、01454682、01454683、01454684、O1454685、01454686、01454687、01454688、01454689、01454690),我對這些發票沒有異議。這些發票也是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開具的,2016年,由于貴州夢華智貿易有限公司開具給豐祿礦業的發票認證后失控,我就聯系了劉總,劉總說再給我重新開具發票用于抵扣,然后就把貴州立曠宇貿易有限公司開具給豐祿礦業的增值稅專用發票郵寄給我,這些發票也到國稅局認證抵扣了……豐祿公司開給下游公司的發票我不記得了,這些銷項發票都是在貴溪市國稅局抵扣了的,具體以國稅局記錄為準。這些公司都是劉總發給我的,與這些公司是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由于豐祿礦業的上游和下游公司都是劉總提供的,開票費的點數也是劉總定好的,所以我不會向上游公司支付開票費,也不會向下游公司收取開票費,發票開具好后,劉總會將開票費的差額轉到我的個人銀行賬戶上,共向我轉了0.8萬元左右,這些錢是轉到我的個人建行或農行賬戶的,具體賬戶信息我不清楚了……劉總身高168CM左右,40歲左右,內蒙古呼和浩特人?!弊C實其利用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情況。


              二、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及瑞昌市泉港礦業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證據


              (一)書證


              1.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各一份,證實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系瑞昌市公安局在工作中發現,瑞昌市公安局于2017年10月19日決定立案偵查。


              2.江西省瑞昌市公安局移送案件通知書及移送清單,證實2017年11月16日,瑞昌市公安局將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移送至貴溪市公安局管轄。


              3.企業信息、法定代表人信息各二份,證實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7月27日,法定代表人謝未群;瑞昌市泉港礦業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7月27日,法定代表人謝某1。


              4.瑞昌市青山林場青山村委會出具的證明,證實2017年11月14日,經瑞昌市青山林場青山村委會核實,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瑞昌市泉港礦業有限公司在青山林場青山村無登記信息及無實際生產經營場地。


              5.增值稅專用發票電子底賬信息、稅務登記信息、增值稅納稅申報表等,證實瑞昌市泉港礦業有限公司、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的稅務登記情況,以及瑞昌市泉港礦業有限公司接受西安倔悅商貿有限公司開具的2份發票(進項票),票號02772458-02772459,價稅合計179245元,稅額26044.14元;接受淮安興之亭貿易有限公司的5份發票(進項票),票號30314193-30314197,價稅合計500000元,稅額72649.57元,接受江西航天信息有限公司九江分公司開具的1份發票(進項票),價稅合計200元,稅額29.06元。瑞昌市泉港礦業有限公司開具給安徽鑫泰玻璃科技有限公司6份發票(銷項票),票號07232656、07237904、07233915-07233918,價稅合計596000元,稅額86598.27元;開具給江西省地坤工貿有限公司2份發票(銷項票),價稅合計190000元,稅額27606.84元;開具給江西福地貿易有限公司2份發票(銷項票),價稅合計153598.8元,稅額22317.77元;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接受西安途菲尚機電設備有限公司發票(進項票)5份,票號03647653-03647657,價稅合計525613元,稅額76371.1元;接受陜西眸娜物資有限公司發票(進項票)5份,票號01336283-01336287,價稅合計525613元,稅額76371.1元;接受山西晉鑫軍敏貿易有限公司發票(進項票)5份,價稅合計500000元,稅額72649.55元。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開具給蚌埠市永盛保溫容器有限公司發票(銷項票)5份,價稅合計500000元,稅額72649.55元;開具給撫州嘉瑞建材有限公司發票(銷項票)5份,價稅合計558590元,稅額81162.65元。


              6.企業信息、法定代表人信息、財務負責人信息,證實撫州嘉瑞建材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11月16日,法定代表人胡某、財務范某。


              7.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開具給撫州嘉瑞建材有限公司的五張發票及完稅證明、撫州嘉瑞建材有限公司稅務登記材料、對公賬戶信息、增值稅專用發票抵扣認證信息、申報納稅表,證實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開具給撫州嘉瑞建材有限公司5份發票(銷項票),票號07232662-07232666,價稅合計558590元,稅額81162.65元,并已在國稅抵扣。


              8.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辛某、胡某銀行賬戶明細,證實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對公賬戶在2017年9月20日至9月21日與撫州嘉瑞建材有限公司、辛某的賬戶有資金往來,撫州嘉瑞建材有限公司分12筆共計支付558590元到未群公司賬戶,未群公司分7筆共計轉出558590元至辛某的賬戶,及辛某在收到上述錢款后又分筆將558590元轉入胡某的個人賬戶,后胡某又將558590元轉入撫州嘉瑞公司賬戶,資金回流。


              9.增值稅專用發票認證抵扣查詢、稅務登記表,證實江西省地坤工貿有限公司發票號碼為07232654、07232655共計總金額162393.16元、稅額27606.84的2份發票已在國稅進行認證抵扣。


              10.西安倔悅商貿有限公司工商注冊信息、稅務登記表、增值稅專用發票開具情況,證實西安倔悅商貿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8月22日,法定代表人宋德現,公司住所陜西省西安市蓮湖區大慶路**漢杰楓尚******,該住所為宋,該住所為宋德現于2017年8月17日從林寶華處租賃而來被西安市蓮湖區國家稅務局認定為國稅非正常戶,該公司在2017年8月28日開具給瑞昌市泉港礦業有限公司2份發票,價稅合計179245元,稅額26044.14元。


              11.房屋產權證,證實陜西省西安市蓮湖區大慶路98號漢杰楓尚1幢1單元10709室產權人為吳巖暉的事實。


              12.公司登記基本情況表、稅務登記表、報稅情況、發票信息,證實西安途菲尚機電設備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9月12日,法定代表人周宏,該公司被西安浐灞生態區國家稅務局認定為地稅非正常戶,國稅查詢不到信息,以及該公司2017年9月份的報稅情況和2017年9月23日開具的25份增值稅專用發票情況;陜西眸娜物資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8月24日,法定代表人李栓栓,監事薛冰,公司住所西,公司住所西安市浐灞生態區榮德棕櫚陽光**樓****安浐灞生態區國家稅務局認定為國稅非正常戶,以及該公司2017年8月份的報稅情況和2017年8月29日開具的25份增值稅專用發票情況。


              13.山西晉鑫軍敏貿易有限公司工商注冊信息、稅務登記表、非正常戶查詢、增值稅專用發票查詢,證實山西晉鑫軍敏貿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9月14日,法定代表人郭學軍,該公司被國家稅務總局太原市小店區稅務局認定為查無下落的非正常戶,2017年9月27日,該公司開具給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發票5份,價稅合計500000元,稅額72649.55元。


              14.稅收完稅證明、記賬憑證、稅務登記表、增值稅專用發票認證結果查詢,證實瑞昌市泉港礦業有限公司開具給江西福地貿易有限公司2份發票,價稅合計153598.8元,稅額22317.77元,已認證抵扣。


              15.劉群珍的銀行賬戶明細,證實劉群珍的農行卡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10月25日的資金往來情況。


              16.胡洪根、劉某1、應某1的銀行賬戶明細,證實應某1、劉某1、胡洪根的銀行賬戶有資金往來。


              (二)證人證言


              1.證人付某的證言,“……我是胡洪根聘請的兼職會計,胡洪根是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和瑞昌市泉港礦業有限公司的實際經營人,我主要幫這兩家公司做稅務和開票工作,未群公司的法人代表是謝未群、泉港公司的法人代表是謝某1,這兩家公司是2017年7月27日注冊的,注冊地址都是青山林場。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和瑞昌市泉港礦業有限公司每家開了10份增值稅發票,共20份,其中泉港公司開票價稅合計939598.8元,進項稅98693.71元,應交稅額37349.17元,開給江西福地貿易有限公司2張(票號:07232652.07232653)共153598.8元、江西地坤工貿有限公司2張(票號07232654.07232655)共19萬元、安徽鑫泰玻璃科技有限公司6張(票號:07237904.07232656.07233915.07233916.07233917.07233918)共596000元;未群公司開票價稅合計1058590元,進項稅134490.74元,應交稅額18841.46元,開給撫州嘉瑞建材有限公司5張(票號:07232662.07232663.07232664.07232665.07232666)共558590元、蚌埠市永盛保溫容器有限公司5張(票號:07233919.07233920.07233921.07233922.07233923)共50萬元……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接受了西安途菲尚機電設備有限公司5張增值稅發票(票號:03647653.03647654.03647655.03647656.03647657)共525613元,接受了一家公司4張增值稅發票(票號:00401212.00401214.00401215.00401216)共40萬元;瑞昌市泉港礦業有限公司接受稅號為91610104MA6C7AC743的公司2張增值稅發票(票號:02772458.02772459)共179245元,接受稅號為913208-03MA1R65DL4U的公司5張增值稅發票(票號:30314193.30314194.30314195.30314196.30314197)。這兩家公司沒有打款給其他公司,以上發票共抵扣了16張,共233184.45元……我是公司的兼職會計,一般就是胡洪根在我微信里告訴我有票給我寄過來,然后他叫我怎么開票我就怎么開票,開好之后,胡洪根就自己過來拿或者發個地址給我讓我郵寄過去,所以我并不清楚這兩家公司的進項、銷項發票是否有真實業務。進項發票是胡洪根通過快遞寄給我的,他是怎么取得的我不知道;銷項票有時候是胡洪根自己到我這里來拿或者他提供地址給我,我寄過去。購銷合同是胡洪根自己弄的,他把購銷合同拍過一次照片給我看過,暫時我還未做賬,他說到時候我做賬他一起給我寄過來;貨款支付情況我不清楚,我在銀行打單的時候看到他公司進賬以后,馬上就出賬了,另外公司的網銀在誰的手上我不清楚?!弊C實其系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和瑞昌市泉港礦業有限公司的會計,胡洪根利用該兩家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具體情況


              2.證人謝某1的證言,“2017年上半年,我同學胡洪根找到我,叫我將我身份證給他注冊公司,我當時就問他為何要用我身份證注冊公司,他說他自己的身份信息已經注冊了公司,不能再注冊公司,還再三跟我保證不干違法犯罪的事情,于是我就將身份證借給了他,后來他還叫我和謝未群(是胡洪根老婆侄女,后來我聽說謝未群也是將身份證借給了胡洪根)一起到瑞昌市行政服務中心照了像,簽了字,至于是什么手續上簽字,我也沒看過,所以我也不知道這兩家公司的名字。所以我就成了瑞昌市泉港礦業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的財務負責人。我沒有幫胡洪根接受、支出過款項、票據,也沒有提供過銀行卡給他使用?!?/p>


              3.證人胡某的證言,“……我是撫州嘉瑞建材有限公司法人,嘉瑞公司是2012年注冊成立的,主要經營煤炭、建材、物流等業務,注冊資本20萬,我是法人,股東是我和陳建斌……我知道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該公司向我公司開具過增值稅專用發票但沒有業務往來。2017年7月份左右,我的一個朋友曾榮(宜春人)到我公司推銷煤炭,我們就煤炭的品質達成一致,當時我們還約定曾榮向我提供增值稅專用發票,我按照發票總額10%支付曾榮開票費,之后曾榮分多次向我運輸煤炭,具體次數記不清了,每次收到煤炭后我跟曾榮結算一次,都是現金支付,共支付50余萬元的煤炭款給曾榮,將近5萬元的開票費用也以現金支付給他了。這些煤我都銷售給了江西自立環??萍加邢薰?。2017年8月底,曾榮給了我五張發票(票號07232662.07232663.07232664.07232665.07232666),稅價合計558590元,開票方是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開票費用也包含在里面,也就是說我實際購煤50萬元左右,支付開票費用5萬左右,2017年8月底,我就到臨川區國稅局將發票認證抵扣了。到了2017年11月份,臨川區國稅局找到我說瑞昌市公安局偵查發現未群公司所開發票為虛開的,臨川區國稅局讓我補繳稅款8.1萬余元,向臨川區地稅局補繳0.8萬余元……曾榮銷售給我公司的煤是他自己經營的,與未群礦業無關,我是從曾榮那里買的煤,并未從未群公司購買煤炭。2017年8月20日左右,我要求曾榮向我開具發票,曾榮就讓我將公司名稱、賬號、開戶行等信息通過微信提供給了曾榮,曾榮說發票開好后會郵寄給我,之后我就收到了發票,但具體是誰郵寄給我的我記不清了,快遞公司應該是順豐快遞。2017年8月23日,未群礦業向嘉瑞公司開具了558590元的發票,曾榮說未群礦業與嘉瑞公司要有資金往來,與之前所開的發票數額相對應,國稅局也不允許公司之間有現金交易。在2017年9月20日、21日我通過嘉瑞公司的賬號(20×××66)向未群公司賬(36050164025000000644)轉賬12筆共計558590元,轉賬后我通知了曾榮,在2017年9月20日、21日,未群公司又將上述款項轉到我妻子辛某的賬戶(賬號20×××45),我又用辛某的賬戶將這558590元轉到了我的賬戶(賬戶52×××81),9月20日、21日,我將其中的50萬元份五次又轉到了嘉瑞公司賬戶。這些都是為了避免國稅局檢查?!?/p>


              4.證人謝某2的證言,“胡洪根是我丈夫,他在外所使用的劉群珍的農行卡是我給胡洪根的。這張卡是我向我同村的劉群珍借款2萬元時劉群珍給我的,她把卡給我還告訴了我密碼,我拿到銀行卡后將密碼更改。2016年上半年,胡洪根就將這張卡拿去使用了?!?/p>


              5.證人曲某的證言,證實西安市蓮湖區大慶路98號漢杰楓尚1幢1單元10709室產權人是其兒子吳巖暉,該房產在2016年至2017年10月期間租給一個叫羅曉文的廣東人,期間沒有將該房產租給過西安倔悅有限公司辦公,其也不認識林寶華、宋德現。


              6.證人柳某的證言,證實西安市浐灞生態區榮德棕櫚陽光1號樓2單元1101室的產權系其所有,該房產從未租給任何個人和單位,其不知道陜西眸娜物資有限公司,也未將房產租給該公司,其不認識李栓栓和薛冰。


              7.證人鄭某的證言,“我是江西福地貿易有限公司法人,江西福地貿易有限公司與瑞昌市泉港礦業有限公司沒有業務往來,泉港礦業開具給福地貿易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是姓龔的提供給我的。2017年7月,我從龔老板(豐城人,主要從事煤炭銷售)處購買了13萬元的煤,龔老板向我提供了兩張增值稅專用發票,在2017年8月到銅鼓縣國稅局認證抵扣了,但是了2018年3月,銅鼓縣國稅局找到我說瑞昌公司開給我的兩張發票認證后失控,讓我補繳稅款,我就全額補繳了2.2萬元左右的稅,由于公司不賺錢,2018年6月份就注銷了?!?/p>


              8.證人徐某4的證言,“我是江西福地貿易有限公司會計,江西福地貿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1月,法人是鄭某,該公司主要從事煤炭銷售,公司現已注銷。福地貿易在2017年8月接受了泉港公司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代碼是3600163130,發票號碼是07232652和07232653,共兩份,已經認證抵扣了,但在2017年12月份左右,銅鼓縣國稅局打電話說這兩份發票認證后失控了,讓福地貿易補繳稅款,之后在2018年3月,鄭某補繳了2萬余元稅款。我不清楚福地貿易與泉港礦業之間是否有業務往來?!?/p>


              (三)被告人的供述和辯解


              1.被告人胡洪根的供述和辯解,“……2017年8月,我在瑞昌市成立了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和瑞昌市泉港礦業有限公司,辦公地點都在楊林大,辦公地點都在楊林大道司是以謝未群(我老婆侄女)名義注冊,泉港礦業有限公司以謝某1(我同學)名義注冊,我跟她們倆說是用來交稅用的,讓她們借身份證給我,這兩家公司實際控制人都是我,都是空殼公司,沒用開展實體業務,都是用來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謝未群、謝某1對虛開增值稅發票的事情是不知情的……我就是專門開發票的,公司沒有員工,只請了一個兼職會計付某。成立公司的目的之一是掛靠在青山林場,享受政府返稅的優惠政策,目的之二是想以低票點(6.2%左右)從別人那里買進項增值稅專用發票,后高票點(8%)賣出銷項增值稅專用發票,這樣我就可以從中賺取差額的票點錢。因為根據相關規定,一個人的身份證只能注冊一家公司,我之前在江西貴溪已經注冊過了公司,所以我就以我老婆侄女的身份證以及我同學謝某1的身份證注冊了公司。因為與她們都是熟人,所以也就是幫我個忙,掛個法人代表,但實際的經營人還是我……未群公司虛開了10份增值稅專用發票,泉港公司虛開了9份,都沒有發生實際業務,都是要開票的公司發信息給我,我轉發給會計,具體名字記不清了,只記得是撫州一家建材公司、安徽蚌埠一家玻璃公司,具體數量記不得了,稅務部門應該有數據……成立這兩家公司以后,我從別人手上按照6.2%左右的票點購買的,購買票點的錢我直接存入幫我買票的人,我一共購買了16份票(未群公司10份、泉港公司6份),票面總金額150多萬。8月份兩家公司的進項、銷項都是通過一個姓彭的人(萍鄉人)買進賣出的,他只付了我中間的差價,差價打在我的建行卡上。9月份的進項發票我是通過一個微信號是點點滴滴,姓應(經辨認為應某2)的人手上買的,我付了4萬元左右的進項發票票點錢給應某2,他當時微信發了一個叫劉某1的工商銀行卡號,我把錢打在這個卡上。銷項票是通過姓彭的賣出去的,之后姓彭的又付了我七萬左右的銷項票票點錢,錢是打在我建行卡上的,還有部分打在農行卡上(是劉群珍的卡)。我按照8%的票點總共開出19份銷項票,金額180萬元左右。為了應付檢查,我購進與賣出增值稅專用發票都與對方簽訂了虛假的購銷合同、貨物入庫、出庫單等,但是沒有實際的貨物往來,都是郵寄簽訂的,發票也是郵寄的。因為都是虛假交易,我沒有給開票公司打過款,受票公司只有撫州一家公司與未群公司走過帳。就是我把網銀寄給中間人提供的地址,并告訴對方密碼,然后對方就將其公司賬戶的錢轉到我公司賬戶里,然后又從我公司賬戶里將錢轉到他們的私人賬戶里。以上發票都抵扣認證了,其中有5份失控的發票……經我辨認,票號03647653-03647657、票號01336283-01336287、票號00401212-00401216、票號06164835-06164836、票號02772458-02772459、票號30314193-30314197是我利用未群、泉港公司購進的進項發票,共計24份,其中陜西眸娜物資有限公司的五份發票(票號01336283-01336287)是失控發票。票號07232662-07232666、票號07233919-07233923、票號07232652-07232656、票號07233915-07233918、票號07237904是我利用未群、泉港公司開出的銷項發票,共計20份?!弊C實其利用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及瑞昌市泉港礦業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情況。


              (四)勘驗、檢查、辨認等筆錄


              1.瑞昌市公安局網安大隊瑞公(網安)勘[2017]077號電子證物檢查工作記錄、光盤1張,證實2017年10月20日,瑞昌市公安局網安大隊民警對胡洪根的手機進行勘驗檢查,對該手機的短信、通訊錄、通話記錄、微信聊天記錄進行提取的具體情況。


              2.辨認筆錄1份,證實胡洪根辨認出應某2系介紹其購買虛開的增值稅發票的人。


              三、綜合書證


              1.常住人口信息登記表一份,證實被告人胡洪根出生于1963年8月11日,案發時已達刑事責任年齡,具備刑事責任能力,無違法犯罪記錄的事實。


              2.抓獲經過、歸案情況說明各一份,證實被告人胡洪根于2017年10月19日被瑞昌市公安局經偵大隊民警抓獲歸案,2017年11月16日瑞昌市公安局將胡洪根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一案移送貴溪市公安局辦理,同日胡洪根被貴溪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并羈押于貴溪市看守所。


              3.在逃人員登記表一份,證實應某2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于2017年5月3日被貴溪市公安局上網追逃。


              4.貴溪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大隊繪制的本案涉案公司增值稅專用發票接受、開具情況表一份,證實胡洪根利用貴溪市豐祿礦業有限公司、瑞昌市未群礦業有限公司、瑞昌市泉港礦業有限公司接受和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具體情況。


              以上證據能相互印證,并經庭審質證,予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人胡洪根違反回家稅收征管和發票管理規定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罪名成立。被告人辯稱其中20份發票沒有抵扣且補繳了稅款,本罪不以是否抵扣或是否繳納稅款為構成要件,故被告人的辯解意見不予認定。被告人及辯護人辯稱被告人舉報應某2的犯罪行為系立功,但應某2屬于被告人購買進項發票的上游公司,其供述應某2的犯罪行為系如實供述罪行的部分,故被告人不能認定為具有立功情節。被告人在不具有實際生產經營活動情況下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由于虛開行為人不存在納稅義務,認定虛開的數額只以銷項或進項中較大的數額計算,故本案應按照被告人進項稅款數額995149.26元計算。被告人胡洪根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系坦白,依法可從輕處罰;被告人補繳稅款50000元,亦可酌情從輕處罰。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五十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人胡洪根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零二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0月19日起至2021年12月18日止。罰金限本判決生效后一個月內繳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本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西省鷹潭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樂良成


              人民陪審員??葛玲花


              人民陪審員??黃華成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書?記?員??朱桂玲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1-24
              來源: 江西省貴溪市人民法院

              判例山西地方鐵路集團煤炭運銷有限公司晉北公司與神池縣國家稅務稽查局、神池縣國家稅務局行政處罰一審行政裁定書

              行政裁定書


              (2017)晉0927行初1號


              原告:山西地方鐵路集團煤炭運銷有限公司晉北公司,住所地:忻州市神池縣虎鼻鄉塘澗村。


              負責人:張云,該公司經理。


              委托代理人:郭立勝,山西晉商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神池縣國家稅務稽查局,住所地:忻州市神池縣龍泉南路。


              負責人:喬志升,該局局長。


              被告:神池縣國家稅務局,住所地:忻州市神池縣龍泉南路。


              負責人:師利成,該局局長。


              原告山西地方鐵路集團煤炭運銷有限公司晉北公司與被告神池縣國家稅務稽查局、神池縣國家稅務局不服稅務管理加收滯納金處罰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4日立案。原告山西地方鐵路集團煤炭運銷有限公司晉北公司于2018年12月29日向本院提出撤訴申請。


              本院認為,原告山西地方鐵路集團煤炭運銷有限公司晉北公司的撤訴申請符合法律規定。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二條的規定,裁定如下:


              準許原告山西地方鐵路集團煤炭運銷有限公司晉北公司撤訴。


              審判長   陳?誠


              審判員   王宇紅


              審判員   白?云


              二0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書記員   王曉燕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1-24
              來源:山西省神池縣人民法院

              判例江蘇省連云港市連云區人民檢察院訴被告單位及被告人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唐榮等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8)蘇0703刑初178號


              公訴機關江蘇省連云港市連云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單位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


              訴訟代表人劉虎,


              被告人唐榮,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2018年5月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8日被逮捕?,F羈押于連云港市看守所。


              辯護人尹繼良,江蘇明智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單位連云港煥安國際貿易有限公司。


              訴訟代表人武斌,


              被告人胡可煥,曾用名胡可奐,連云港煥安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2018年8月13日被取保候審。


              辯護人何雨,江蘇華德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單位江蘇奧翀實業有限公司。


              訴訟代表人劉星辰,


              被告人郝睿,中共黨員,江蘇奧翀實業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2018年5月2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2日變更為取保候審。


              辯護人池小水、楊玥,江蘇明智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單位連云港軒強國際貿易有限公司。


              訴訟代表人谷靈敏,


              被告人曹左平,連云港軒強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2018年5月2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13日變更為取保候審。


              辯護人李美,江蘇蒼佑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單位江蘇環玖實業有限公司,。


              訴訟代表人孫振宏,


              被告人張涵博,曾用名張樂,中共黨員,江蘇環玖實業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2018年4月2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5日變更為取保候審。


              辯護人梅鴻,江蘇維爾利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單位連云港盛冉物流有限公司。


              訴訟代表人穆濤,


              被告人馬玲芝,連云港盛冉物流有限公司財務負責人。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2018年8月14日被取保候審。


              辯護人張敏,江蘇宏浩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單位連云港市永安運輸有限公司。


              訴訟代表人劉加海,


              被告人劉鎮語,曾用名劉語,中共黨員,連云港市永安運輸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經營人。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2018年8月21日被取保候審。


              被告單位泰州長江國際貨物運輸代理有限公司。


              訴訟代表人焦海兵,


              被告人楊志,泰州長江國際貨物運輸代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2018年7月31日被取保候審。


              被告單位連云港浩盛物流有限公司。


              訴訟代表人宋亞龍,


              被告人金寶,連云港浩盛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2018年7月30日被取保候審。


              被告單位寧波嘉樂貿易有限公司。


              訴訟代表人張旭,


              被告人岑敖瑞,寧波嘉樂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2018年8月2日被取保候審。


              被告單位連云港中帆國際物流有限公司。


              訴訟代表人王園,


              被告人趙敬銀,連云港中帆國際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2018年7月30日被取保候審。


              江蘇省連云港市連云區人民檢察院以連云檢訴刑訴〔2018〕153號起訴書、連云檢刑追訴〔2018〕3號追加起訴決定書指控被告單位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及被告人唐榮、被告單位連云港煥安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及被告人胡可煥、被告單位江蘇奧翀實業有限公司及被告人郝睿、被告單位連云港軒強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及被告人曹左平、被告單位連云港盛冉物流有限公司及被告人馬玲芝、被告單位江蘇環玖實業有限公司及被告人張涵博、被告單位連云港市永安運輸有限公司及被告人劉鎮語、被告單位泰州長江國際貨物運輸代理有限公司及被告人楊志、被告單位連云港浩盛物流有限公司及被告人金寶、被告單位寧波嘉樂貿易有限公司及被告人岑敖瑞、被告單位連云港中帆國際物流有限公司及被告人趙敬銀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分別于2018年9月18日、11月28日向本院提起公訴及追加起訴。本院依法適用普通程序,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江蘇省連云港市連云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陸雪松、陳寬松出庭支持公訴,被告單位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訴訟代表人劉虎、被告人唐榮及其辯護人尹繼良,被告單位連云港煥安國際貿易有限公司訴訟代表人武斌、被告人胡可煥及其辯護人何雨,被告單位江蘇奧翀實業有限公司訴訟代表人劉星辰、被告人郝睿及其辯護人池小水、楊玥,被告單位連云港軒強國際貿易有限公司訴訟代表人谷靈敏、被告人曹左平及其辯護人李美,被告單位連云港盛冉物流有限公司訴訟代表人穆濤、被告人馬玲芝及其辯護人張敏,被告單位江蘇環玖實業有限公司訴訟代表人孫振宏、被告人張涵博及其辯護人梅鴻,被告單位連云港市永安運輸有限公司訴訟代表人劉加海、被告人劉鎮語,被告單位泰州長江國際貨物運輸代理有限公司訴訟代表人焦海兵、被告人楊志,被告單位連云港浩盛物流有限公司訴訟代表人宋亞龍、被告人金寶,被告單位寧波嘉樂貿易有限公司訴訟代表人張旭、被告人岑敖瑞,被告單位連云港中帆國際物流有限公司的訴訟代表人王園、被告人趙敬銀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公訴機關指控稱,1.2017年,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從連云港浩盛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金寶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636770元,稅額63103.33元,已抵扣完畢。


              2.2017年,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從連云港中帆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現連云港中帆國際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趙敬銀處虛開代理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821843.6元,稅額46519.46元,已抵扣完畢。


              3.2017年8月11日,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市華某化工進出口有限公司李某甲(另案處理)從連云港中帆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現連云港中帆國際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趙敬銀處虛開代理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50000元,稅額8490.57元,已抵扣完畢。


              4.2015年,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從連云港連楚某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黃某(另案處理)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486600元,稅額48221.62元,已抵扣完畢。


              5.2016年,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從連云港煥安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胡可煥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000000元,稅額99099元,已抵扣完畢。


              6.2015至2017年期間,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從連云港盛冉物流有限公司馬玲芝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164600元,稅額115410.8元,已抵扣完畢。


              7.2016年至2018年期間,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從連云港金億某輪胎銷售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潘某(另案處理)處虛開輪胎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818420元,稅額118915.73元,已抵扣完畢。


              8.2016年至2017年期間,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從連云港安某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于某(另案處理)處虛開代理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3030612元,稅額171544.07元,已抵扣完畢。


              9.2017年至2018年期間,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江蘇環玖實業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張涵博從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處虛開代理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2197750元,稅額124400.95元,已抵扣稅額111665.1元。


              10.2017年至2018年期間,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軒強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曹左平從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處虛開代理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066800元,稅額60384.91元,已抵扣完畢。


              11.2016年至2017年期間,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軒強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曹左平從連云港永安運輸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劉鎮語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853095.6元,稅額84541.02元,已抵扣完畢。


              12.2017年,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江蘇奧翀實業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郝睿從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806600元,稅額179032.43元,已抵扣完畢。


              13.2016至2017年期間,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泰州長江國際貨物運輸代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楊志從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處虛開運費、代理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281275元,稅額76646.01元,已抵扣稅額75476.64元。


              14.2016年,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寧波嘉樂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岑敖瑞從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600000元,稅額59459.46元,已抵扣完畢。


              15.2017年12月份,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青海恒某鐵合金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官達某(另案處理)從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309471.5元,稅額30668.35元,已抵扣完畢。


              16.2017年4月份,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江蘇安某國際物流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崔某(另案處理)從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500000元,稅額28301.89元,已抵扣完畢。


              17.2016年,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碩某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譚某(另案處理)從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91000元,稅額10811.32元,已抵扣完畢。


              18.2015年,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與江蘇佳某物流發展有限公司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張某乙(另案處理)從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給江蘇佳某物流發展有限公司,價稅合計1046700元,稅額103727.03元,已抵扣完畢。


              19.2015年至2017年期間,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與天津港保稅區迅某物流有限公司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情況下,陳某丙(另案處理)從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給天津港保稅區迅某物流有限公司,價稅合計2714473.88元,稅額269001.92元,已抵扣完畢。


              公訴機關追加起訴稱:1.2015年期間,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分多次向上海懿某國際貨物運輸代理有限公司虛開貨物運輸業增值稅發票價稅合計1622000元,稅額160738.74元;虛開代理費增值稅專用發票563000元,稅額31867.94元,均已抵扣完畢。


              2.2016年期間,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分兩次向廣東東某化工有限公司虛開貨物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100000元,稅額109009.01元,均已抵扣完畢。


              3.2015年期間,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煥安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胡可煥分多次向上海懿某國際貨物運輸代理有限公司虛開貨物運輸業增值稅發票價稅合計1200000元,稅額118918.92元,均已抵扣完畢。


              公訴機關為證實上述指控,提交了涉案人員及單位的戶籍資料、營業執照、增值稅專用發票、銀行流水、抵扣證明書等書證;證人黃某、崔某、陳某甲等人的證言筆錄,扣押清單,被告人唐榮、楊志、岑敖瑞、郝睿、曹左平、張涵博、趙敬銀、金寶、劉鎮語、胡可煥、馬玲芝的供述與辯解筆錄等證據證實。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單位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泰州長江國際貨物運輸代理有限公司、寧波嘉樂貿易有限公司、江蘇奧翀實業有限公司、連云港軒強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江蘇環玖實業有限公司、連云港中帆國際物流有限公司、連云港浩盛物流有限公司、連云港市永安運輸有限公司、連云港煥安國際貿易有限公司、連云港盛冉物流有限公司及被告人唐榮、楊志、岑敖瑞、郝睿、曹左平、張涵博、趙敬銀、金寶、劉鎮語、胡可煥、馬玲芝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其行為均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告人楊志、岑敖瑞、郝睿、張涵博、趙敬銀、金寶、劉鎮語、胡可煥、馬玲芝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被告人唐榮、曹左平歸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從輕處罰。提請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六十七條第一、三款的規定追究上述各被告單位及各被告人的刑事責任,建議對被告單位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判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對泰州長江國際貨物運輸代理有限公司、寧波嘉樂貿易有限公司、江蘇奧翀實業有限公司、連云港軒強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江蘇環玖實業有限公司、連云港中帆國際物流有限公司、連云港浩盛物流有限公司、連云港市永安運輸有限公司、連云港煥安國際貿易有限公司、連云港盛冉物流有限公司判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對被告人唐榮判處有期徒刑四年至六年,對被告人楊志、岑敖瑞、郝睿、張涵博、趙敬銀、金寶、劉鎮語、胡可煥、馬玲芝、曹左平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至一年,可適用緩刑。


              被告單位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及被告人唐榮對指控的事實、適用法律及量刑情節均無異議,自愿認罪。辯護人尹繼良的辯護意見是,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不持異議;涉案的被告人均退回了違法所得;被告人唐榮有坦白情節,并退出了部分違法所得。建議對唐榮適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適用緩刑。


              被告單位連云港煥安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及被告人胡可煥對指控的事實、適用法律及量刑情節均無異議,自愿認罪。辯護人何雨的辯護意見是,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無異議;被告人胡可煥有自首情節,依法可從輕處罰;其之前一直表現良好,沒有違法犯罪記錄,其主觀惡性不深,積極退贓,悔罪態度好,請求法庭從輕處罰并適用緩刑。


              被告單位江蘇奧翀實業有限公司及被告人郝睿對指控的事實、適用法律及量刑情節均無異議,自愿認罪。辯護人池小水、楊玥的辯護意見是,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無異議;郝睿有自首情節,積極退贓,認罪態度較好,希望法庭對被告人郝睿量刑時能夠從輕處罰,并適用緩刑。


              被告單位連云港軒強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及被告人曹左平對指控的事實、適用法律及量刑情節均無異議,自愿認罪。辯護人李美的辯護意見是,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及數額均無異議,曹左平有坦白情節,可以從輕處罰。其認罪、悔罪、積極退贓,對其判處緩刑不致危害社會,希望法庭能夠給曹左平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被告單位連云港盛冉物流有限公司及被告人馬玲芝對指控的事實、適用法律及量刑情節均無異議,自愿認罪。辯護人張敏的辯護意見是,對起訴書指控的罪名無異議;被告人馬玲芝有自首情節,可以從輕處罰。當庭認罪,退出了違法所得,可以從輕處罰。請法庭對其適用緩刑。


              被告單位江蘇環玖實業有限公司及被告人張涵博對指控的事實、適用法律及量刑情節均無異議,自愿認罪。辯護人梅鴻的辯護意見是,對檢察機關指控的事實無異議;張涵博涉及單位犯罪,其如實交代犯罪事實并退繳了抵扣的稅款。請法庭對被告人張涵博從輕處罰,適用緩刑。


              被告單位連云港市永安運輸有限公司及被告人劉鎮語對指控的事實、適用法律及量刑情節均無異議,自愿認罪。


              被告單位泰州長江國際貨物運輸代理有限公司及被告人楊志對指控的事實、適用法律及量刑情節均無異議,自愿認罪。


              被告單位連云港浩盛物流有限公司及被告人金寶對指控的事實、適用法律及量刑情節均無異議,自愿認罪。


              被告單位寧波嘉樂貿易有限公司及被告人岑敖瑞對指控的事實、適用法律及量刑情節均無異議,自愿認罪。


              被告單位連云港中帆國際物流有限公司及被告人趙敬銀對指控的事實、適用法律及量刑情節均無異議,自愿認罪。


              經審理查明,


              1.2017年,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從連云港浩盛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金寶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636770元,稅額63103.33元,已抵扣完畢。連云港浩盛物流有限公司非法獲利31838.50元。


              2.2017年,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從連云港中帆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現連云港中帆國際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趙敬銀處虛開代理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821843.6元,稅額46519.46元,已抵扣完畢。連云港中帆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非法獲利24655.30元。


              3.2017年8月11日,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市華某化工進出口有限公司李某甲(另案處理)從連云港中帆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現連云港中帆國際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趙敬銀處虛開代理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50000元,稅額8490.57元,已抵扣完畢。連云港中帆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非法獲利4500元。


              4.2015年,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從連云港連楚某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黃某(另案處理)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486600元,稅額48221.62元,已抵扣完畢。連云港連楚某物流有限公司非法獲利19464元。


              5.2016年,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從連云港煥安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胡可煥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000000元,稅額99099元,已抵扣完畢。連云港煥安國際貿易有限公司非法獲利40000元。


              6.2015年期間,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煥安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胡可煥分多次向上海懿某國際貨物運輸代理有限公司虛開貨物運輸業增值稅發票價稅合計1200000元,稅額118918.92元,均已抵扣完畢。


              7.2015至2017年期間,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從連云港盛冉物流有限公司馬玲芝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164600元,稅額115410.8元,已抵扣完畢。連云港盛冉物流有限公司非法獲利34000元。


              8.2016年至2018年期間,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從連云港金億某輪胎銷售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潘某(另案處理)處虛開輪胎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818420元,稅額118915.73元,已抵扣完畢。


              9.2016年至2017年期間,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從連云港安某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于某(另案處理)處虛開代理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3030612元,稅額171544.07元,已抵扣完畢。


              10.2017年至2018年期間,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江蘇環玖實業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張涵博從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處虛開代理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2197750元,稅額124400.95元,已抵扣稅額111665.1元。


              11.2017年至2018年期間,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軒強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曹左平從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處虛開代理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066800元,稅額60384.91元,已抵扣完畢。


              12.2016年至2017年期間,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軒強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曹左平從連云港永安運輸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劉鎮語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853095.6元,稅額84541.02元,已抵扣完畢。連云港永安運輸有限公司非法獲利12463.80元。


              13.2017年,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江蘇奧翀實業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郝睿從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806600元,稅額179032.43元,已抵扣完畢。


              14.2016至2017年期間,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泰州長江國際貨物運輸代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楊志從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處虛開運費、代理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281275元,稅額76646.01元,已抵扣稅額75476.64元。


              15.2016年,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寧波嘉樂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岑敖瑞從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600000元,稅額59459.46元,已抵扣完畢。


              16.2015年期間,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上海懿某國際貨物運輸代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錢某(另案處理)多次從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處虛開貨物運輸業增值稅發票價稅合計1622000元,稅額160738.74元;虛開代理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563000元,稅額31867.94元,均已抵扣完畢。


              17.2015年,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與江蘇佳某物流發展有限公司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張某乙(另案處理)從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給江蘇佳某物流發展有限公司,價稅合計1046700元,稅額103727.03元,已抵扣完畢。


              18.2015年至2017年期間,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與天津港保稅區迅某物流有限公司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情況下,陳某丙(另案處理)從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給天津港保稅區迅某物流有限公司,價稅合計2714473.88元,稅額269001.92元,已抵扣完畢。


              19.2016年,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連云港碩某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譚某(另案處理)從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91000元,稅額10811.32元,已抵扣完畢。


              20.2016年期間,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廣東東某化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武廣某(另案處理)分兩次從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處虛開貨物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100000元,稅額109009.01元,均已抵扣完畢。


              21.2017年12月份,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青海恒某鐵合金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官達某(另案處理)從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309471.5元,稅額30668.35元,已抵扣完畢。


              22.2017年4月份,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江蘇安某國際物流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崔某(另案處理)從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唐榮處虛開運費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500000元,稅額28301.89元,已抵扣完畢。


              另查明,1.被告人唐榮為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總額共計14999070.38元,其按價稅總額收取2.5%以上的開票費用,非法獲利至少為374976元。被告單位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讓別人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抵扣稅款非法獲利662814.01元。


              2.被告人唐榮歸案后,向偵查機關退繳贓款124001.2元;被告人張涵博、曹左平、郝睿、金寶、趙敬銀、楊志、岑敖瑞、劉鎮語、胡可煥、馬玲芝歸案后,分別向偵查機關退繳了全部違法所得共計718017.14元。


              3.在偵查期間,涉案的其他人員官達某、崔某、張某乙、陳某丙、武某、黃某、李某甲向偵查機關退繳違法所得共計568662.77元。


              4.被告人唐榮、胡可煥、曹左平、金寶、楊志、趙敬銀、岑敖瑞均為各自單位的法定代表人,被告人郝睿、張涵博、劉鎮語均為各自單位的實際控制人、經營人,被告人馬玲芝系單位財務負責人。


              5.被告人胡可煥、郝睿、馬玲芝、張涵博、劉鎮語、金寶、楊志、趙敬銀、岑敖瑞主動投案,并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被告人唐榮、曹左平歸案后,如實供述犯罪事實。


              上述經審理查明的事實,各被告單位及各被告人在開庭審理過程中均無異議,并有公訴機關當庭出示,且經庭審質證的下列證據證實:


              (1)戶籍證明,證實本案十一名被告人及其他涉案人員的自然情況。


              (2)營業執照,證實本案十一家被告單位及其他涉案單位的統一社會信用代碼、法定代表人姓名、公司住所等情況。


              (3)公司準予變更登記通知書,證實連云港中帆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于2017年10月更名為連云港中帆國際物流有限公司。


              (4)發破案經過、抓獲到案經過、證人苗某的證言筆錄,證實被告人唐榮、曹左平系被抓獲歸案,被告人郝睿在去投案自首的路上被抓獲,被告人胡可煥、郝睿、馬玲芝、張涵博、劉鎮語、金寶、楊志、趙敬銀、岑敖瑞主動投案。


              (5)涉案的增值稅發票復印件,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的銀行交易明細,唐榮、徐某、曹左平、唐甜甜等人的銀行交易流水及相關稅務材料等,證實本案各被告單位及各被告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事實。


              (6)證明、黨員證明信,證實被告人張涵博、郝睿、劉鎮語均系中國共產黨黨員。


              (7)抵扣證明、增值稅專用發票認證及查詢明細,證實本案中所涉及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均已抵扣完畢。


              (8)扣押決定書、扣押清單,證實被告人唐榮、張涵博、曹左平、郝睿、金寶、趙敬銀、楊志、岑敖瑞、劉鎮語、胡可煥、馬玲芝及涉案的官達某、崔某、張某乙、陳某丙、武某、黃某、李某甲退繳的違法所得均被連云港市公安局連云分局扣押。


              (9)證人李某甲的證言筆錄,證實其是連云港市華某化工進出口有限公司的實際負責人,其在沒有真實業務的情況下從朋友趙敬銀的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自己公司抵扣稅款,其付給趙敬銀開票費4500元。


              (10)證人黃某、潘某、于某的證言筆錄,三位證人證實各自所在的公司曾為唐榮的公司虛開過增值稅專用發票,并獲取開票費的情況。


              (11)證人官達某、崔某、譚某、錢某的證言筆錄,五位證人證實各自為自己的公司從唐榮處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抵扣稅款,并向唐榮支付不同比例的開票費用的情況。


              (12)證人李某乙、徐某的證言筆錄,證實江蘇環玖實業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是張涵博,徐某是掛名法定代表人。


              (13)證人魯某的證言筆錄,證實江蘇奧翀實業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是郝睿,魯某是掛名法定代表人。


              (14)證人陳某乙的證言筆錄,證實其是寧波嘉樂貿易有限公司的會計,岑敖瑞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實際經營人。


              (15)證人陳某甲的證言筆錄,證實是其介紹岑敖瑞從唐榮處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


              (16)證人萬某、張某乙的證言筆錄,證實萬某是江蘇佳某物流發展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公司與張某乙有運輸業務,其公司付運費給張某乙,張某乙應該開具增值稅發票給其公司,后來張某乙是找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開具增值稅發票給其公司。張某乙是按3%及以上的標準付的開票費。


              (17)證人田某、陳某丙、付某的證言筆錄,證實陳某丙的公司與天津保稅區迅某物流有限公司有運輸業務,因陳某丙的公司無法開具增值稅發票,遂通過付某介紹從唐榮的瑞邦公司開具增值稅發票給迅某物流有限公司,陳某丙付給唐榮一定比例的開票費。


              (18)證人武某的證言筆錄,證實其是廣東東某化工有限公司股東,公司運營由其負責。因為與其有業務往來的公司無法開具增值稅發票給其公司,其公司的會計就聯系王某找連云港的瑞邦物流有限公司虛開點增值稅發票,付了6個點的開票費。


              (19)證人童某、王某的證言筆錄,證實曾為找瑞邦物流有限公司的唐榮開增值稅發票,廣東東某化工有限公司付開票費給唐榮。廣東東某化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武某,與瑞邦物流有限公司無實際業務往來。


              (20)被告人唐榮的供述筆錄,供述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從連云港浩盛物流有限公司、連云港中帆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連云港連楚某物流有限公司、連云港煥安國際貿易有限公司、連云港盛冉物流有限公司、連云港金億某輪胎銷售有限公司、連云港安某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并已抵扣完畢的事實;同時還供述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為江蘇環玖實業有限公司、連云港軒強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江蘇奧翀實業有限公司、泰州長江國際貨物運輸代理有限公司、寧波嘉樂貿易有限公司、上海懿某國際貨物運輸代理有限公司等涉案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并至少收取發票總額2.5%的開票費用。


              (21)被告人胡可煥的供述筆錄,供述在沒有真實業務的情況下,其公司為唐榮的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上海懿某國際貨物運輸代理有限公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并非法獲利40000元的情況。


              (22)被告人郝睿、曹左平、馬玲芝、張涵博、劉鎮語、楊志、金寶、岑敖瑞、趙敬銀的供述筆錄,各被告人均如實供述了涉案的犯罪事實及違法所得情況。


              上述證據來源合法,真實有效且與本案有關聯性,各證據之間能相互印證,足以證實經本院審理查明的事實。各被告單位、各被告人、辯護人對上述證據均無異議,本院依法對上述證據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被告單位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及被告人唐榮、被告單位連云港煥安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及被告人胡可煥、被告單位江蘇奧翀實業有限公司及被告人郝睿、被告單位連云港軒強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及被告人曹左平、被告單位連云港盛冉物流有限公司及被告人馬玲芝、被告單位江蘇環玖實業有限公司及被告人張涵博、被告單位連云港市永安運輸有限公司及被告人劉鎮語、被告單位泰州長江國際貨物運輸代理有限公司及被告人楊志、被告單位連云港浩盛物流有限公司及被告人金寶、被告單位寧波嘉樂貿易有限公司及被告人岑敖瑞、被告單位連云港中帆國際物流有限公司及被告人趙敬銀違反稅收征管法律規定,在沒有實際業務的情況下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上述各被告單位及各被告人的行為均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公訴機關指控上述各被告單位及各被告人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性準確,本院依法予以支持。其中被告單位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及被告人唐榮讓他人為自己虛開、為他人虛開稅款合計1906863.97元,數額較大;被告單位連云港煥安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及被告人胡可煥為他人虛開稅款合計218017.92元;被告單位江蘇奧翀實業有限公司及被告人郝睿讓他人為自己虛開稅款合計179032.43元;被告單位連云港軒強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及被告人曹左平讓他人為自己虛開稅款合計144925.93元;被告單位連云港盛冉物流有限公司及被告人馬玲芝為他人虛開稅款合計115410.80元;被告單位江蘇環玖實業有限公司及被告人張涵博讓他人為自己虛開稅款合計124400.95元;被告單位連云港市永安運輸有限公司及被告人劉鎮語為他人虛開稅款合計84541.02元;被告單位泰州長江國際貨物運輸代理有限公司及被告人楊志讓他人為自己虛開稅款合計76646.01元;被告單位連云港浩盛物流有限公司及被告人金寶為他人虛開稅款合計63103.33元;被告單位寧波嘉樂貿易有限公司及被告人岑敖瑞讓他人為自己虛開稅款合計59459.46元;被告單位連云港中帆國際物流有限公司及被告人趙敬銀為他人虛開稅款合計55010.03元。


              被告人胡可煥、郝睿、馬玲芝、張涵博、劉鎮語、楊志、金寶、岑敖瑞、趙敬銀主動投案,并如實供述犯罪事實,是自首,依法可以從輕處罰;其中被告人胡可煥、郝睿、張涵博、劉鎮語、楊志、金寶、岑敖瑞、趙敬銀系各自單位的法定代表人或者實際控制人,八被告人的自首行為可以視為被告單位連云港煥安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江蘇奧翀實業有限公司、江蘇環玖實業有限公司、連云港市永安運輸有限公司、泰州長江國際貨物運輸代理有限公司、連云港浩盛物流有限公司、寧波嘉樂貿易有限公司、連云港中帆國際物流有限公司具有自首情節,依法可以從輕處罰。被告人唐榮、曹左平歸案后具有坦白情節,依法可以從輕處罰;被告人唐榮、曹左平系各自單位的法定代表人,二被告人的坦白行為可視為被告單位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連云港軒強國際貿易有限公司具有坦白情節,依法可以從輕處罰。被告單位連云港盛冉物流有限公司具有坦白情節,依法可以從輕處罰。對控辯雙方均提出的被告人唐榮、曹左平具有坦白情節,其他九被告人具有自首情節的意見,經查證屬實,本院予以采納。


              被告人唐榮及被告單位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退出部分違法所得,被告人胡可煥、郝睿、曹左平、馬玲芝、張涵博、劉鎮語、楊志、金寶、岑敖瑞、趙敬銀及各被告單位均退出全部違法所得,量刑時均可以酌情從輕處罰。對各辯護人提出的相同的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


              被告人唐榮的辯護人提出對唐榮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適用緩刑的量刑意見,不符合法律規定且與被告人唐榮的犯罪情節、量刑情節不相適應,本院不予采納。根據被告人胡可煥、郝睿、曹左平、馬玲芝、張涵博、劉鎮語、楊志、金寶、岑敖瑞、趙敬銀的犯罪情節、量刑情節及悔罪表現,判處非監禁刑對各被告人所居住的社區無重大不良影響,可以宣告緩刑。


              被告單位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的違法所得913788.81元尚未退繳,依法應當繼續追繳。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六十四條,第六十七條第一、三款,第七十二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單位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三十萬元(罰金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繳納)。


              二、被告人唐榮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八個月。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5月2日起至2024年1月1日止)。


              三、被告單位連云港煥安國際貿易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九萬元(罰金已繳納)。


              四、被告人胡可煥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五、被告單位江蘇奧翀實業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八萬元(罰金已繳納)。


              六、被告人郝睿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七、被告單位連云港軒強國際貿易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七萬元(罰金已繳納)。


              八、被告人曹左平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個月,緩刑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九、被告單位江蘇環玖實業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六萬元(罰金已繳納)。


              十、被告人張涵博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十一、被告單位連云港盛冉物流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五萬五千元(罰金已繳納)。


              十二、被告人馬玲芝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十三、被告單位連云港市永安運輸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四萬元(罰金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繳納)。


              十四、被告人劉鎮語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緩刑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十五、被告單位泰州長江國際貨物運輸代理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三萬五千元(罰金已繳納)。


              十六、被告人楊志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個月,緩刑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十七、被告單位連云港浩盛物流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三萬元(罰金已繳納)。


              十八、被告人金寶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拘役六個月,緩刑八個月。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十九、被告單位寧波嘉樂貿易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二萬五千元(罰金已繳納)。


              二十、被告人岑敖瑞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拘役四個月,緩刑六個月。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二十一、被告單位連云港中帆國際物流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二萬元(罰金已繳納)。


              二十二、被告人趙敬銀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拘役四個月,緩刑六個月。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二十三、對被告人唐榮、胡可煥、郝睿、曹左平、馬玲芝、張涵博、劉鎮語、楊志、金寶、岑敖瑞、趙敬銀及其他涉案人員退出的違法所得共計1410681.11元,依法追繳,上繳國庫。


              二十四、依法繼續追繳被告單位連云港瑞邦物流有限公司的違法所得913788.81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蘇省連云港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王林煙


              人民陪審員??周秀麗


              人民陪審員??趙慶慧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書?記?員??張津瑞


              法律條文附錄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零五條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單位犯本條規定之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是指有為他人虛開、為自己虛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介紹他人虛開行為之一的。


              第六十四條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第六十七條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


              被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論。


              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因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別嚴重后果發生的,可以減輕處罰。


              第七十二條對于被判處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可以宣告緩刑,對其中不滿十八周歲的人、懷孕的婦女和已滿七十五周歲的人,應當宣告緩刑:


              (一)犯罪情節較輕;


              (二)有悔罪表現;


              (三)沒有再犯罪的危險;


              (四)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


              宣告緩刑,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同時禁止犯罪分子在緩刑考驗期限內從事特定活動,進入特定區域、場所,接觸特定的人。


              被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處附加刑,附加刑仍須執行。


              第七十三條拘役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個月。


              有期徒刑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1-24
              來源:江蘇省連云港市連云區人民法院

              判例徐州市邳州地方稅務局與徐州蘇源面粉有限公司行政非訴執行裁定書

              執 行 裁 定 書


              (2018)蘇0382執2766號之一


              申請執行人徐州市邳州地方稅務局。住所地邳州市。


              法定代表人桑林,局長。


              委托代理人李為松,該單位副科長。


              被執行人徐州蘇源面粉有限公司。住所地邳州市。


              法定代表人謝立敏。


              申請執行人徐州市邳州地方稅務局與被執行人徐州蘇源面粉有限公司行政非訴一案,本院已審查終結,于2018年4月13日作出(2018)蘇0382行審46號行政裁定書:準予強制執行徐州市邳州地方稅務局作出的邳地稅社征字[2016]1號《社會保險費征收決定書》。


              因被執行人未按生效法律文書的規定履行義務,申請執行人向本院申請執行,要求被執行人繳納欠繳的社會保險費2233167.02元及滯納金。在執行過程中,本院實施如下執行行為:


              1、2018年8月29日,依法向被執行人發出執行通知書、報告財產令、限制高消費令、廉政監督卡,限被執行人在指定期限內履行義務,但被執行人仍未履行。


              2、2018年8月31日,本院通過全國網絡執行查控系統查詢銀行信息,發現被執行人有部分存款余額可供執行,遂予以凍結控制。被執行人其他無有效存款余額可供執行。


              3、2018年8月31日,本院通過司法查控系統查詢機動車登記信息,發現被執行人登記有蘇C×××**號豐田牌汽車一輛,遂予以查封控制,但未能實際扣押,故暫時無法處置。


              4、2018年9月10日,本院通過全國網絡執行查控系統及邳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查詢企業注冊信息,發現被執行人企業狀態為在業。


              5、本院通過邳州市房產服務中心查詢,發現被執行人登記有分別位于邳州市××××路(產權證號:邳公房**、邳國用2011字第**)、邳州市新港路南側(產權證號:邳公房-1213:邳公房**、邳國用2003字第**予以查封控制,但均系輪候查封。


              6、執行過程中,本院已將被執行人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對其適用限制高消費措施,并在網上公布。


              7、2018年9月5日,本院赴邳州市××××路調查了解被執行人的財產線索。被執行人因經營不善,長期處于歇業狀況,公司目前由職工暫時看管。本案即系被執行人未依法繳納職工社會保險費而引發。


              8、2018年12月17日,本院再次通過全國網絡執行查控系統查詢銀行信息,本院凍結的銀行存款余額外,未發現被執行人其他有效存款余額可供執行。


              9、2018年12月26日,本院向申請執行人釋明并告知已查控的財產信息。申請執行人亦不能提供被執行人可供執行的財產,并同意終結本次執行程序。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五百一十九條規定,裁定如下:


              終結本次執行程序。


              申請執行人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供執行財產的,可以再次申請執行。


              本裁定書送達后立即生效。


              審判長??董志軍


              審判員??姚?銀


              審判員??程冬冬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書記員??劉?浩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1-23
              來源:江蘇省邳州市人民法院

              判例重慶點滴物業管理有限責任公司畢節分公司與國家稅務總局畢節市稅務局稽查局稅務行政管理(稅務)一審行政判決書

              行 政 判 決 書


              (2018)黔0521行初390號


              原告重慶點滴物業管理有限責任公司畢節分公司,住所地:畢節市七星關區濱湖小區物業服務中心。


              負責人龔久利,系該公司負責人。


              委托代理人(特別授權)汪春梅,女,1986年11月28日出生,漢族,住重慶市巴**,該公司副總經理。


              被告國家稅務總局畢節市稅務局稽查局,住所地:畢節市七星關區麻園轉盤。


              法定代表人楊尚東,局長。


              出庭負責人朱永正,第一稽查局局長。


              委托代理人曹清,貴州威迪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重慶點滴物業管理有限責任公司畢節分公司(以下簡稱重慶點滴畢節分公司)訴被告國家稅務總局畢節市稅務局稽查局(以下簡稱畢節稅務稽查局)稅務稽查行政管理一案,于2018年9月13日向本院提起訴訟,本院于當日立案后,于9月19日向被告送達了相關訴訟文書及開庭傳票等。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10月24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原告重慶點滴畢節分公司委托代理人汪春梅,被告畢節稅務稽查局第一稽查局局長朱永正、委托代理人曹清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訴稱,被告作出的[2018]1號《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于法無據,系被告違法作出并強行到原告開戶行強行扣取。綜上,為了維護原告的合法權益,原告請求人民法院依照法律法規之規定,查明事實,撤銷被告作出的畢市地稅稽強[2018]1號《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


              原告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證據:


              1、扣繳稅收款項通知書、原告開戶銀行端查詢繳稅憑證、國內支付業務付款回單各一份。擬證明被告在無任何扣稅憑據的情況下違法強制扣款。經庭審質證,被告對該組證據扣繳稅收款項通知書的合法性、真實性無異議,對關聯性有異議,認為達不到原告的證明目的,認為該通知書證明被告已經按照法定程序向原告送達扣繳罰款的通知書,在程序上是合法的;對原告開戶銀行端查詢繳稅憑證、國內支付業務付款回單的真實性、合法性無異議,對關聯性有異議,認為該兩份證據與被告提供的罰款交款證明相吻合,被告的罰款征收程序是合法的。


              2、2016年9月21日稅收完稅證明。擬證明2016年稅務處罰決定書決定的罰款已經繳納,證明是重復扣款,理應返還。經庭審質證,被告對該組證據真實性無異議,對關聯性有異議,該組證據與本案無關,達不到原告的證明目的,該份證據是之前2016年的涉稅行為,后期經原告申請已經將該款項退還,該款項與本案中(2018)1號強制執行決定書確定的業務無關。


              被告辯稱,2016年3月10日至3月31日期間,答辯人對被答辯人2015年8月1日至2016年2月29日期間的納稅情況進行了檢查,查實:被答辯人不進行納稅申報,欠繳營業稅16387.01元、城市維護建設稅1147.09元、教育費附加491.61元、地方教育費附加327.74元。答辯人根據查明的事實,于2016年9月13日依法作出了畢市地稅稽處[2016]5號稅務處理決定書,決定追繳被答辯人所欠的稅款。之后,答辯人依法于2016年9月18日作出了畢市地稅稽罰[2016]3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決定對被答辯人處以罰款9012.86元,處理決定和處罰決定作出后,被答辯人向答辯人繳納了稅款,在法定期限內既未申請復議也未提起訴訟。處理決定和處罰決定生效后,由于被答辯人遲遲不履行處罰決定書確定的繳款義務,答辯人于2018年6月1日作出了稅務事項通知書,催告被答辯人在15日內繳納,但被答辯人仍未繳納。為此,答辯人于2018年6月22日做出了畢市地稅稽強扣[2018]1號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決定從被答辯人在中國銀行畢節市迎賓路支行扣繳了罰款9012.86元,并于當日通知中國銀行畢節市迎賓路支行扣繳了罰款。綜上,答辯人對被答辯人作出的強制執行行為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程序合法、適用法律正確,被答辯人的訴訟請求于法無據,依法應予駁回


              被告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證據:


              1、組織機構代碼證、情況說明、負責人身份證明書、執法證。擬證明被告具有行政執法主體資格及行政訴訟主體適格。經庭審質證,原告對該組證據無異議。


              2、(2016)5號行政處理決定書及送達回證、行政處罰事項告知書及送達回證、(2016)3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及送達回證。擬證明針對原告的違法事實,被告依法作出處理決定和處罰決定,原告未在法定期限內申請復議和起訴,處理決定以及處罰決定已經生效,被告的強制執行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經庭審質證,原告認為該組證據達不到被告的證明目的。


              3、(2018)37號稅務事項通知書及送達回證、稅務行政執法審批表、(2018)1號強制執行決定書及送達回證、凍結存款通知書及銀行回單、扣繳稅收款項通知書及送達回證、解凍凍結存款通知書及送達回證、繳納罰款完稅證明。擬證明原告不履行生效處罰決定書確定的義務,被告催告原告履行,原告仍不按期履行,被告依法作出強制執行決定,通知銀行扣劃了罰款,被告的執行程序合法。經庭審質證,原告


              對該組證據中繳納罰款完稅證明無異議,對其余證據有異議,認為達不到被告的證明目的,公司在2016年9月21日已經繳納9012.86元罰款。


              4、《營業稅暫行條例》第一、二、四、五條,《城市維護建設稅暫行條例》一、二、三、四、五條,《教育費附加的暫行規定》第二、三條及《國務院關于教育費附加征收問題的緊急通知》第一條,《稅收征管法》第三十八、四十條、五十五條、六十四條。擬證明被告對原告強制執行適用法律正確。經庭審質證,原告對該組證據無異議,達不到被告的證明目的。


              各方提交的證據認證如下:


              對本案原、被告雙方所有證據的真實性,本院依法予以確認,并結合各證據的關聯性、合法性和證明目的,綜合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


              經審理查明:2016年3月,被告(原畢節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對原告的納稅行為以及納稅情況進行檢查,認為原告尚有部分稅款未繳納,于同年9月13日作出畢市地稅稽處(2016)5號《稅務處理決定書》、畢市地稅稽罰告(2016)3號《稅務行政處罰告知書》,決定追繳原告不繳或少繳的各項稅費合計18353.45元,并告知原告擬對其作出罰款的處罰決定。同年9月18日,被告作出畢市地稅稽罰(2016)3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決定對原告處以不繳或少繳稅費金額百分之五十的罰款,即處罰款9012.86元,并限原告自該決定書送達之日起15日內繳納入庫。該決定書于2016年9月18日送達原告。同年9月21日,被告出具《稅收完稅證明》,該證明載明:納稅人為原告,入(退)庫日期為2016年9月21日,實繳(退)金額9012.86元。2018年6月1日,被告作出畢市地稅稽稅通[2018]37號《稅務事項通知書》,向原告追繳應補繳的罰款9012.86元。經被告單位承辦部門及局長2018年6月14日、20日審核后,被告于2018年6月22日作出畢市地稅稽強扣[2018]1號《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決定從原告在中國銀行畢節市迎賓路支行的存款賬戶(賬號:13×××20)中扣繳罰款9012.86元。同日,被告向中國銀行畢節市迎賓路支行送達畢市地稅稽扣通[2018]1號《扣繳稅收款項通知書》、畢市地稅稽解凍通[2018]2號《解除凍結存款通知書》,從原告在中國銀行畢節市迎賓路支行的存款賬戶(賬號:13×××20)中扣繳罰款9012.86元。


              本案的爭議焦點是:被告作出畢市地稅稽強扣[2018]1號《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行政行為是否合法。


              本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條規定:人民法院審理行政案件,對行政行為是否合法進行審查。即主要對行政機關的行政行為是否是在其職權范圍之內作出,作出的行政行為證據是否確鑿、適用法律法規是否正確、是否符合法定程序等進行審查。本案中,被告于2016年9月18日作出畢市地稅稽罰(2016)3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決定對原告處罰款9012.86元。該處罰決定已發生法律效力,原告應根據該處罰決定繳納罰款9012.86元。庭審過程中,原告提交被告出具的《稅收完稅證明》,能夠證明其已于2016年9月21日向繳納罰款9012.86元。被告在庭審過程中稱2016年在扣繳原告應當繳納稅款及滯納金時,因企業報稅等原因多繳納的款項,經原告申請及主管領導批準將該罰款退還原告,但未提交證據證明。因此,被告主張已將原告2016年9月21日繳納的罰款9012.86元退還原告,因主要證據不足,本院依法不予采信。結合本案的證據來看,應當認定原告已于2016年9月21日繳納罰款9012.86元。綜上,被告認為原告未按規定繳納罰款,作出畢市地稅稽強扣[2018]1號《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的行政行為的主要證據不足,依法應予以撤銷。鑒于該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所確定的款項已經由銀行代為扣繳,該行政行為已不具有可撤銷內容。據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七十四條第二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確認被告國家稅務總局畢節市稅務局稽查局2018年6月22日作出畢市地稅稽強[2018]1號《稅收強制執行決定書》的行政行為違法。


              案件受理費50.00元,由被告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貴州省畢節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黃家前


              人民陪審員??范春艷


              人民陪審員??張其華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法官助理   羅單


              書記員    王麗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1-23
              來源: 貴州省大方縣人民法院

              判例趙向鋒虛開增值稅發票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7)豫1303刑初712號


              公訴機關河南省南陽市臥龍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趙向鋒,男,1976年1月6日出生,漢族,中專文化,2014年初至2016年5月9日在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上班,擔任財務負責人,住南陽市宛城區(戶籍地河南省新野縣)。2001年因挪用資金罪、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新野縣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2016年5月11日被南陽市公安局梅溪分局刑事拘留,2016年6月15日經臥龍區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2016年6月16日被南陽市公安局梅溪分局執行逮捕。


              辯護人秦豪,河南鼎新律師事務所律師。


              南陽市臥龍區人民檢察院以宛龍檢公訴刑訴(2016)782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趙向峰犯虛開增值稅發票罪,于2017年1月9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南陽市臥龍區人民檢察院檢察員衛珂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趙向峰及其辯護人黃秀亭到庭參加訴訟。本院于2017年3月10日做出一審判決:被告人趙向峰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零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50000元。判決宣判后被告人趙向峰不服判決提出上訴,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7年7月26日做出(2017)豫13刑終360號刑事裁定書,以原判決認定部分事實不清楚,將本案發回重新審判。本院另行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此案。南陽市臥龍區人民檢察院檢察員冀鵬毅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趙向峰及辯護人秦豪均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F已審理終結。


              南陽市臥龍區人民檢察院指控


              2014年12月31日,被告人趙向峰在明知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同新野縣第一汽車運輸公司沒有真實交易的情況下,伙同喬建華以稅價合計金額5%從新野縣第一汽車運輸公司購買21份總金額為220萬元的貨物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經南陽市臥龍區國家稅務局城北分局證實,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認證并抵扣由新野縣第一汽車運輸公司開具的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21份,抵扣增值稅218018.01元。


              2014年,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碧云公司”)老板王濤(在逃)安排董某(另案處理)、被告人趙向鋒找到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成菲公司”)會計郝某(另案處理)協商銷售增值稅專用發票一事;被告人趙向鋒及董某明知與成菲公司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與成菲公司郝某進行協商,成菲公司從碧云公司購買增值稅發票。后成菲公司通過走平資金流項、虛構購銷合同等手段,以價稅合計9.5%—9.3%的比例從碧云公司購買進項稅增值稅專用發票。經查,碧云公司向成菲商貿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7份,虛開金額63390626.2元。經洛陽市澗西區國家稅務局認定上述57份發票已抵扣稅款,稅額為9210603.8元。


              公訴機關向法庭提供了被告人趙向峰的供述和辯解、書證、證人張某、李某、董某、郝某等人的證言,并據此認為,被告人趙向峰在沒有貨物購銷的情況下,為他人虛開或讓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數額巨大,其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之規定,應當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追究刑事責任。要求依法判處。


              被告人趙向峰對指控的事實無異議,但辯稱系受老板指使,補合同和園票,均是按老板的旨意,不是個人的行為。


              被告人的辯護人提出:1、本案是單位犯罪,應當將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列為被告人;2、被告人趙向峰不是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財務負責人。3、本案是共同犯罪,被告人趙向峰作為公司的一般人員,在共同犯罪中罪行較輕,是從犯。且被告人未獲得公司違法收益中任何利益,希望法庭從輕、減輕處罰。


              經審理查明,2014年被告人趙向峰在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碧云公司”)老板王濤(另案處理)安排董某(另案處理)、被告人趙向鋒找到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成菲公司”)會計郝某(另案處理)協商銷售增值稅專用發票一事,被告人趙向鋒及董某明知與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與該公司會計郝某進行協商,成菲公司從碧云公司購買增值稅發票。后成菲公司通過走平資金流項、虛構購銷合同等手段,以價稅合計9.5%—9.3%的比例從碧云公司購買進項稅增值稅專用發票。經查,碧云公司向成菲商貿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7份,虛開金額63390626.2元。經洛陽市澗西區國家稅務局認定上述57份發票已抵扣稅款,稅額為9210603.8元。


              2014年12月31日,被告人趙向峰在明知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與新野縣第一汽車運輸公司沒有真實交易的情況下,伙同喬建華以稅價合計金額5%從新野縣第一七汽車運輸公司購買總金額為220萬元的貨物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21份。經南陽市臥龍區國家稅務局城北分局證實,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認證并抵扣由新野縣第一汽車運輸公司開具的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21份,抵扣增值稅218018.01元。


              上述事實,有公訴機關出示、經庭審質證、認證的下列證據予以證明,本院予以確認。


              1.書證


              (1)關于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一案的稽查報告


              2014年3月至6月,碧云公司銷售貨物沒有對應的運輸合同;銷售產品大部分沒有收到貨款;銷售產品沒有購進;賬面銷售雖有相應成本結轉,但與相應購進產品貨物不符。


              2014年3月至7月,碧云公司購進貨物沒有對應的運輸合同;購進產品大部分沒有支付貨款;購進的產品沒有銷售;購進產品沒有庫存;賬面雖有相應成本的結轉,但與相應銷售產品貨物不符。


              碧云公司無貨物購進的銷售,開具增值稅發票91份,金額70656381.73元,增值稅銷項稅金12011584.83元,無貨物銷售的購進,取得增值稅專業發票698份,金額68449253.23元,增值稅進項稅11636373.40元。合計虛開789份,金額139105634.96元,稅額23647958.23元。


              (2)碧云煤業公司案件移送書


              (3)關于碧云煤業公司的調查報告


              (4)2014年2月1日、2014年1月27日,王濤與南陽碧云煤制品有限公司余洋、安國生簽訂的承包合同。


              2014年2月,王濤承包經營南陽碧云煤制品有限公司,南陽碧云煤制品派會計張某一名。


              (5)南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宛城分局變更法人信息


              2014年12月9日,法人由余洋變更為董某、管理人員由余洋、安國生變更為董某、王濤。


              (6)增值稅一般納稅人申請認定表


              證實2010年5月24日,南陽市碧云煤制品有限公司取得一般納稅人資格。


              (7)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證


              證實2014年12月9日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的董某任法人,2014年12月15日,稅務登記證變更法人為董某。


              (8)私營企業基本注冊信息查詢單


              證實董某為法人,董某、王蛟為股東,出資為O。


              (9)天津長運生物碳寶科技有限公司稅務登記證、營業執照等


              (10)天津長運生物碳寶科技有限公司給碧云公司開具的增值稅發票


              (11)天津合眾秸稈加工專業合作社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證等


              (12)天津合眾秸稈加工專業合作社給碧云公司開具的增值稅發票


              (13)被告人的常住人口基本信息


              證實被告人的刑事責任年齡


              (14)抓獲經過


              證實被告人趙向峰于2016年5月10日被依法傳喚至公安機關


              (15)刑事判決書


              2002-12-12趙向峰被新野縣人民法院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5萬,以挪用資金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合并執行二年有期徒刑,并處罰金5萬。


              (16)碧云煤業公司從新野縣第一汽車運輸公司購進增值稅發片21份,代碼4100134730,發票號碼004××××5164---405184,共計抵扣增值稅218018.01元。


              (17)收貨人為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承運人為新野縣第一汽車運輸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21份及收據、財務報表


              (18)喬建華農行卡交易明細


              (19)王濤在逃人員信息


              (20)南陽市國稅局稽查局出具購方為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的增值稅發票列表共57張,開票日期為2014.4.17-2015.2.12,稅額共計921.0603萬元。


              (21)洛陽市澗西區國家稅務局認證結果通知書、認證結果清單


              證實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報送的由銷貨方納稅人識別號為411303782206192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抵扣聯共計57份。認證相符的增值稅專用發票57份,稅額921.06038元。


              (22)銷貨單位為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購貨單位為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57份


              (23)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證


              (24)河南龍泉金亨電力有限公司煤炭買賣合同及結算單


              (25)在逃人員登記信息表


              2016年5月17日,蒲山分局上網追逃王濤,2016年7月23日,蒲山分局上網追逃喬學敏。


              (26)董某、郝某逮捕證


              (27)郝某案件移送洛陽市公安局長安路分局回執


              (28)南陽碧云煤業有限公司尾號為8521的銀行明細


              (29)畢亮9371銀行明細


              2014年10月9日,畢亮將董某打給其賬戶的錢全額打給洛陽成菲公司7767賬戶。


              2014年11月3日,畢亮將董某打給其賬戶的錢部分打給洛陽成菲公司7767賬戶。


              2015年1月16,畢亮將董某給其的錢款全部打給洛陽成菲公司7767賬戶。


              (30)洛陽成菲公司公戶2139的銀行明細


              (31)王濤尾號為5515的銀行明細


              (32)董某尾號為1935的銀行明細


              (33)南陽碧云煤業有限公司尾號為7506的銀行明細


              2016年10月9日,碧云煤業公司收到洛陽成菲公司錢款后,1050萬元全款打入董某個人的尾號為7772賬戶。


              2014年11月3日,碧云煤業公司收到洛陽成菲公司錢款后,975萬元全款打入董某個人的尾號為7772賬戶,100萬打入王濤尾號為9421賬戶。


              2015年1月16日,碧云煤業公司收到洛陽成菲商貿公司錢款后,全額打給董某、王濤。


              (34)洛陽成菲貿易有限公司4076賬戶明細


              蒲山分局情況說明、畢亮9371銀行明細


              2014年11月28日,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向洛陽成菲公司虛開10份增值稅發票,11408906.2乘以9.5%等于1083846.089元,畢亮通過9371賬戶打給董某7912,83846元,打給8521公戶100萬。


              2、證人證言:


              (1))張某證言


              證人張某證言證實2010年安國生從別人接手了南陽市碧云煤制品有限公司,接手后的法人是余洋、實際經營人是安國生和黨麗、業務范圍是銷售煤制品、注冊地址南陽市臥龍區七里園鄉十王店,實際上就是一個空殼公司。后來安國生將公司轉讓給王濤,張某負責監管王濤銷售、監督開票、指導王濤公司人員和稅務部門的聯系溝通。王濤他們自己開票,張某查看發現兩三月的時間內開票金額達兩千多萬很不正常,存在虛進虛開發票的行為,后來被稅務部門發現的事實。


              (2)楊蘭生證言


              我自幼上學,1988年開始在新野縣第一汽車運輸公司上班,2012年至2016年3月16日我擔任客運隊副經理(主持工作),2016年3月至今主持新野縣第一汽車運輸公司工作。公司是新野縣交通局的二級企業,是國有企業、2011年至今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魯天偉,2016年3月份我主持公司工作后魯天偉內退了,由于我才接手公司的全面工作,三證(稅務登記證、組織機構代碼證、經營許可證)合一沒有辦下來,我主持工作后法定代表人還是魯天偉;公司的業務主要是客運隊和貨運隊??瓦\這方面:2014年至2016年3月我擔任客運隊副經理(主持工作),共68臺小型客車,這些車是通過競標于2010年購買的,由車主自己出資購買,只是掛靠在公司名下,公司和車主簽訂掛靠協議,每臺車每月給公司1480多元的管理費,車主自己支付各方面開支,自負盈虧;貨運隊:大概有兩百多輛車、我說不清這些車和公司的關系,這些情況魯天偉知道。公司什么時間成為自開票企業我不知道,魯天偉應該知道。公司什么時間成為一般納稅人不是我辦理的,我也不知道具體時間。


              公司財務部門共三人,分別是喬建華,公司出納、胡曉玉公司會計、財務科長)、李玲一般工作人員,涉及公司的賬務由財務科長胡曉玉負責,在公司檔案室存著。公司的稅控系統2013以后由閃峰(男、身份證號)和陳偉(女、四十多歲)負責。公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流程由閃峰負責,我對這情況不了解。


              (3)魯天偉證言


              2013年8月份公司成為一般納稅人后,這項業務稅收全額留在地方財政,政府為增加收入鼓勵企業多繳稅收,稅收達到一定金額,給企業一定比例的提成,從而激勵企業多開票。


              公司開具貨運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時存在沒有真實貨物運輸的情況,開具貨運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時只需要給公司提供和對方簽訂的運輸協議,至于是否存在真實的貨物運輸,公司也沒有具體落實。以票面運費金額百分之五左右的比例收取。


              如果對方公司是一般納稅人的話,可以用這發票折抵百分之11的稅,有時還是結算運費的憑證。


              一般的客戶直接到圓票辦公室,閃峰按照國稅局的要求,審核運輸協議、運費匯入公司對公賬戶,符合條件的話閃峰負責開票,按照票面運費金額百分之五左右的比例收費,如果是現金的話陳偉直接收錢,然后轉交給喬建華;如果是轉賬的話,先把錢匯到公司的賬戶上,喬建華收到錢后,通知閃峰開票。


              我認識我認識趙向鋒,三四十歲、我現在還存有他手機號碼,2014年年底的一天,小趙主動給我打電話,說要從公司圓票,我同意了,我還給他說收取一定比例的費用,大概是百分之五左右,具體數字我記不清了。


              所說的“圓票”是以票面運費金額百分之五左右的比例從公司購買運輸發票。趙向鋒他是社會上人員,不是公司的車主。給趙向鋒開具了多少張發票具體張數,時間長了記不清了,每張票面金額一般接近十萬元。受票方是誰不是我經辦的,我不知道。


              趙向鋒沒有給一運公司支付運費,趙向鋒和一運公司是不存在真實的貨物運輸關系,他只是圓票而已。


              票號為4100134730貨物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編號分別為004××××5164-00405184,承運人是新野縣第一汽車運輸公司,受票方是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發貨人是武漢利多寶燃料有限公司,共21份,其中,編號為004××××5164發票稅價合計100040.00元;編號為00405165發票稅價合計100368.00元;編號為00405166發票,稅價合計100860.00元;編號為00405167發票,稅價合計102500.00元;編號為00405168發票,稅價合計103320.00元;編號為00405169發票,稅價合計106600.00元;編號為00405170發票,稅價合計106928.00元;編號為00405171發票,稅價合計107092.00元;編號為00405172發票,稅價合計107420.00元;編號為00405173發票,稅價合計107584.00元;編號為00405174發票,稅價合計107748.00元;編號為00405175發票,稅價合計107912.00元;編號為00405176發票,稅價合計108076.00元;編號為00405177發票,稅價合計108240.00元;編號為00405178發票,稅價合計108568.00元;編號為00405179發票,稅價合計108732.00元;編號為00405180發票,稅價合計109060.00元;編號為00405181發票,稅價合計107912.00元;編號為00405182發票,稅價合計108076.00元;編號為00405183發票,稅價合計105780.00元;編號為00405184發票,稅價合計77184.00元;稅價合計共2200000.00元。上述發票是我公司向趙向鋒開具的。


              趙向鋒從一運公司圓票就這一次。


              (4)喬建華證言


              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在我公司購買有貨運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客戶到一運公司原票時,原票辦公室留有公司對公賬戶全稱、對公賬號;一般都要求客戶先把運費匯到一運公司的對公賬戶上,然后我再按照對方提供的對公賬戶信息,把這些錢再匯到對方公司的賬戶上,這樣就形成了虛假的運費交易。如果客戶沒有繳納百分之五原票費用,我就扣除這部分錢后,把剩下的錢匯入對方公司對公賬戶。有的客戶,拿來的是銀行承兌匯票,我只是在承兌匯票加蓋一運公司的財務章,我給對方寫張收據(一式三份,第一聯存根、第二聯交給會計記賬、第三聯給原票客戶),然后他直接把承兌匯票拿走了,實際上一運公司并沒有收到這筆運費。


              票號為4100134730貨物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編號分別為004××××5164-00405184,承運人是新野縣第一汽車運輸公司,受票方是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發貨人是武漢利多寶燃料有限公司,共21份,其中,編號為004××××5164發票稅價合計100040.00元;編號為00405165發票稅價合計100368.00元;編號為00405166發票,稅價合計100860.00元;編號為00405167發票,稅價合計102500.00元;編號為00405168發票,稅價合計103320.00元;編號為00405169發票,稅價合計106600.00元;編號為00405170發票,稅價合計106928.00元;編號為00405171發票,稅價合計107092.00元;編號為00405172發票,稅價合計107420.00元;編號為00405173發票,稅價合計107584.00元;編號為00405174發票,稅價合計107748.00元;編號為00405175發票,稅價合計107912.00元;編號為00405176發票,稅價合計108076.00元;編號為00405177發票,稅價合計108240.00元;編號為00405178發票,稅價合計108568.00元;編號為00405179發票,稅價合計108732.00元;編號為00405180發票,稅價合計109060.00元;編號為00405181發票,稅價合計107912.00元;編號為00405182發票,稅價合計108076.00元;編號為00405183發票,稅價合計105780.00元;編號為00405184發票,稅價合計77184.00元;稅價合計共2200000.00元。上述發票是我公司開具的。


              編號是0015022,內容為“2014年12月31日今收到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交來運費款項貳佰貳拾萬整備注(承兌匯票)出納喬建華”,此收據是我開具的。這是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原票時我開具的。承兌匯票我復印后交給了胡曉玉入賬了。


              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經辦人給我了220萬(承兌匯票)的運費,我在承兌匯票“被背書人”欄加蓋一運公司的財務章,并給他寫張收據,然后他直接把承兌匯票拿著了。這樣,表面上就形成了運費的交易,實際上一運公司并沒有收到這筆運費。


              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和一運公司不存在真實的運輸交易,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只是來原票的。


              按照運費金額的百分之五交的,共11萬元,匯入我62×××79銀行卡上。


              (5)閃峰證言


              票號為4100134730貨物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編號分別為004××××5164-00405184,承運人是新野縣第一汽車運輸公司,受票方是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發貨人是武漢利多寶燃料有限公司,共21份,其中,編號為004××××5164發票稅價合計100040.00元;編號為00405165發票稅價合計100368.00元;編號為00405166發票,稅價合計100860.00元;編號為00405167發票,稅價合計102500.00元;編號為00405168發票,稅價合計103320.00元;編號為00405169發票,稅價合計106600.00元;編號為00405170發票,稅價合計106928.00元;編號為00405171發票,稅價合計107092.00元;編號為00405172發票,稅價合計107420.00元;編號為00405173發票,稅價合計107584.00元;編號為00405174發票,稅價合計107748.00元;編號為00405175發票,稅價合計107912.00元;編號為00405176發票,稅價合計108076.00元;編號為00405177發票,稅價合計108240.00元;編號為00405178發票,稅價合計108568.00元;編號為00405179發票,稅價合計108732.00元;編號為00405180發票,稅價合計109060.00元;編號為00405181發票,稅價合計107912.00元;編號為00405182發票,稅價合計108076.00元;編號為00405183發票,稅價合計105780.00元;編號為00405184發票,稅價合計77184.00元;稅價合計共2200000.00元。上述發票是我公司開出來的,我本人開具的發票。


              大概是2014年底,具體時間我記不清了,當時公司經理是魯天偉,他給我打電話說有人去原票,讓我辦理。對方經辦人是個男的,他只給我提供了一張運輸協議書,運費百分之五的費用匯入公司賬戶后,喬建華給我打電話,說錢收到了,然后我就按照對方經辦人提供的受票方、發貨方等信息,我有編造了些車種車號等信息,使之符合開票要求,最后發票就打印出來了。


              對方經辦人我記得他帶眼睛,瘦瘦的,其他我就不清了。


              具體張數,時間長記不清了,我記得開的不少,有二十多張。對方沒有給一運公司支付運費,對方和一運公司不存在真實的貨物運輸關系,他只是原票而已。


              (6)胡曉玉證言


              魯天偉開會時要求原票前應該有運輸協議,如果和一運公司簽訂有運輸協議書,無論是否履行協議,只要有協議書,就符合原票條件。原票時繳納運費百分之五的費用也是公司規定的。


              如果有和一運簽訂有運輸協議書,就讓前來開票的人繳納運費百分之五的費用,現金的話先交給陳偉,陳偉再交給喬建華;轉賬的話,錢匯入公司賬戶后,喬建華收到短消息提醒,給閃峰打電話,閃峰才開始用稅控系統打印發票。


              每到月底時,陳偉把原票時開具的發票記賬聯、涉及每個車的單車核算表、原票收入先交到出納喬建華那里,喬建華再把運費、發票記賬聯、單車核算表、原票收入等相關票據交給我,我整理記賬憑證,下總賬,制作資產負債表、納稅申報表。


              票號為4100134730貨物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編號分別為004××××5164-00405184,承運人是新野縣第一汽車運輸公司,受票方是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發貨人是武漢利多寶燃料有限公司,共21份,其中,編號為004××××5164發票稅價合計100040.00元;編號為00405165發票稅價合計100368.00元;編號為00405166發票,稅價合計100860.00元;編號為00405167發票,稅價合計102500.00元;編號為00405168發票,稅價合計103320.00元;編號為00405169發票,稅價合計106600.00元;編號為00405170發票,稅價合計106928.00元;編號為00405171發票,稅價合計107092.00元;編號為00405172發票,稅價合計107420.00元;編號為00405173發票,稅價合計107584.00元;編號為00405174發票,稅價合計107748.00元;編號為00405175發票,稅價合計107912.00元;編號為00405176發票,稅價合計108076.00元;編號為00405177發票,稅價合計108240.00元;編號為00405178發票,稅價合計108568.00元;編號為00405179發票,稅價合計108732.00元;編號為00405180發票,稅價合計109060.00元;編號為00405181發票,稅價合計107912.00元;編號為00405182發票,稅價合計108076.00元;編號為00405183發票,稅價合計105780.00元;編號為00405184發票,稅價合計77184.00元;稅價合計共2200000.00元。上述發票是我公司開出來的,這些票在我整理的2014年12月記賬憑證中。


              開具這些票時有運輸協議、喬建華開具的220萬(承兌匯票)


              原票時繳納的費用流程,現金的話由陳偉收,月底交給喬建華;轉賬的話至今匯入銀行賬戶(如果轉入公司對公賬戶,我按公司存款下賬;如果轉入喬建華辦公用的個人賬戶,我按現金下賬。),現金和賬戶上的錢都由喬建華保管。


              (7)證人郝某證言


              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洛陽成菲公司”)成立于2007年,成立時就是一般納稅人;公司名稱為: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經營范圍是電料、電纜、煤炭、機電產品等產品的銷售;法定代表人是韓淑萍,股東是韓淑萍和畢亮,韓淑萍占九成、畢亮占一成;辦公地點在洛陽市洛龍區雅香金陵商務樓****。董事長是韓淑萍,她是老板,負責公司全面工作;總經理是畢亮,主要負責公司銷售、采購等業務;公司下設財務、業務、辦公室三個部門;財務部門有我和左雙雙、黃靜芳(五十多歲、家是洛陽的,手機號記不清了,后四位是6180);辦公室有王麗莎;業務部門二十多人,負責人是畢亮。黃靜芳是財務部門主管、負責財務部門全面工作;我是會計,負責公司稅務申報、開票(操作稅控系統)、現金賬、會計憑證等賬務的處理、整理、歸檔;


              因為洛陽成菲公司賣給伊川電廠有煤,同時要給伊川電廠開具銷項增值稅專用發票;而洛陽成菲公司賣給伊川電廠的煤是從小煤窯購買的,小煤窯不能給洛陽成菲公司開票,洛陽成菲公司沒辦法獲得進項稅票,為了抵扣稅款,就想法從南陽碧云公司買增值稅專用發票。


              2014年上半年的一天,韓淑萍、畢亮安排我、業務部門的小尚和中間人時占輝(音、新密人、三十多歲)等人到南陽,找南陽碧云公司協商購買增值稅發票的事。南陽碧云公司的董某、趙會計和我協商的,經中間人從中協商,碧云公司以價稅合計9.5%賣給我們發票,我給韓淑萍、畢亮、黃靜芳匯報后,她們都同意按這個點數。當時,雙方沒有簽訂貨物購銷合同,也沒有走資金流,直接就開了七八百萬的發票,購買發票的貨款匯到中間人提供的一個銀行賬戶上,具體是賬戶我記不清了。中間有幾個月,沒有購買南陽碧云公司的發票,南陽碧云公司的董某、趙會計到洛陽找到我,他倆說有業務的話從他們公司走(買)點票,還主動提出把點數降到9.3,并給我千分之一的提成,我答應了。后來就連續從南陽碧云公司買票,一直到2015年初。我對南陽碧云公司不很了解,我知道公司有董某和趙會計(三四十歲、帶眼鏡),其中董某應該是老板。我公司需要購買進項稅發票時,我先給韓淑萍、黃靜芳匯報,她們同意后,我再給南陽碧云公司的董某打電話聯系,讓他開一定金額的發票,票開好后再把票送到洛陽交給我(大部分是董某和趙向鋒一塊去的,有時他倆中一人單獨去的),我用這些票申報抵扣;購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受票方名稱是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貨物名稱是煤,開票公司名稱是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每張票金額約一百多萬。向我出示發票代碼為4100131140河南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號碼分別為01974572-01974577,受票方是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開票方是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共6份,其中,編號為01974572發票稅價合計1167600.00元;編號為01974573發票稅價合計1167600.00元;編號為01974574發票稅價合計1167600.00元;編號為01974575發票稅價合計1167600.00元;編號為01974576發票稅價合計1167600.00元;編號為01974577發票稅價合計1167600.00元;向我出示發票代碼為4100141140河南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號碼分別為01498776-01498784,受票方是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開票方是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共9份,其中,編號為01498776發票稅價合計1167600.00元;編號為01498777發票稅價合計1167600.00元;編號為01498778發票稅價合計1167600.00元;編號為01498779發票稅價合計1167600.00元;編號為01498780發票稅價合計1167600.00元;編號為01498781發票稅價合計1167600.00元;編號為01498782發票稅價合計1167600.00元;編號為01498783發票稅價合計1167600.00元;編號為01498784發票稅價合計1159200.00元;現向我出示發票代碼為4100131140河南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號碼分別為01498795-01498798,01562746-01562748,01562750-01562752受票方是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開票方是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共10份,其中,編號為01498795發票稅價合計1075000.00元;編號為01498796發票稅價合計1075000.00元;編號為01498797發票稅價合計1075000.00元;編號為01498798發票稅價合計1075000.00元;編號為01562746發票稅價合計1075000.00元;編號為01562747發票稅價合計1075000.00元;編號為01562748發票稅價合計1075000.00元;編號為01562750發票稅價合計1075000.00元;編號為01562751發票稅價合計1075000.00元;編號為01562752發票稅價合計1075000.00元;現向我出示發票代碼為4100141140河南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號碼分別為01518566-01518575,受票方是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開票方是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共10份,其中,編號為01518566發票稅價合計1140890.62元;編號為01518567發票稅價合計1140890.62元;編號為01518568發票稅價合計1140890.62元;編號為01518569發票稅價合計1140890.62元;編號為01518570發票稅價合計1140890.62元;編號為01518571發票稅價合計1140890.62元;編號為01518572發票稅價合計1140890.62元;編號為01518573發票稅價合計1140890.62元;編號為01518574發票稅價合計1140890.62元;編號為01518575發票稅價合計1140890.62元;現向我出示發票代碼為4100141140河南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號碼分別為01349327-01349330,01359987-01359995,受票方是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開票方是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共13份,其中,編號為01349327發票稅價合計1078000.00元;編號為01349328發票稅價合計1078000.00元;編號為01349329發票稅價合計1078000.00元;編號為01349330發票稅價合計264440.00元;編號為01359987發票稅價合計1078000.00元;編號為01359988發票稅價合計1078000.00元;編號為01359989發票稅價合計1078000.00元;編號為01359990發票稅價合計1078000.00元;編號為01359991發票稅價合計1078000.00元;編號為01359992發票稅價合計1078000.00元;編號為01359993發票稅價合計1078000.00元;編號為01359994發票稅價合計1078000.00元;編號為01359995發票稅價合計1078000.00元;現向我出示發票代碼為4100141140河南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號碼分別為01330221-01330228,01332124受票方是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開票方是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共9份,其中,編號為01330221發票稅價合計1169520.00元;編號為01330222發票稅價合計1169520.00元;編號為01330223發票稅價合計1169520.00元;編號為01330224發票稅價合計1169520.00元;編號為01330225發票稅價合計1169520.00元;編號為01330226發票稅價合計1169520.00元;編號為01330227發票稅價合計1169520.00元;編號為01330228發票稅價合計1169520.00元;編號為01332124發票稅價合計1169520.00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是南陽碧云公司開給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的。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按照一定點數從南陽碧云公司購買的,雙方沒有真實的貨物交易,上述發票已全部抵扣稅款。


              為了應對稅務部門的檢查,購買的發票帶到洛陽后,補辦的購銷煤合同,實際上這些合同都沒有落實。南陽碧云公司把發票送到洛陽后一段時間,趙會計帶上他公司的兩個女孩,拿著他公司開戶行銀行網銀到洛陽走賬,我和左雙雙先用洛陽成菲公司的公戶往南陽碧云公司公戶上匯錢,然后趙會計和公司的員工扣除購買發票的錢,剩余的錢再匯到韓淑萍個人賬戶上,這樣就把賬走平了。購買發票的錢一般是銀行匯款,韓淑萍同意后,由左雙雙用洛陽成菲公司公戶轉入碧云煤業公戶上,少部分用韓淑萍的個人銀行卡匯到董某個人卡上,具體用哪個銀行卡我都不清楚。南陽碧云公司給我提成大概有十幾萬,給我的都是現金,一般在支付給南陽碧云公司購買發票的貨款后,趙會計到洛陽給我這部分提成。董某主要和我協調從南陽碧云公司購買發票,趙會計負責往洛陽送發票,送購銷合同、給我送提成、平賬等具體的事。


              購買發票的錢一般是銀行匯款,韓淑萍同意后由黃靜芳安排左雙雙用洛陽成菲公司公戶轉入南陽碧云公司公戶上時,南陽碧云公司扣除購買發票的錢剩余部分再轉回洛陽成菲公司個人賬戶上,少部分用韓淑萍的個人銀行卡匯到董某個人卡(具體用哪個銀行卡我都不清楚)上;有時,公司資金緊張,先支付一部分錢,剩余部分隨后再給。涉及銀行賬由公司的黃靜芳和左雙雙具體經辦的,她倆最清楚。我知道南陽碧云公司有董某和趙向鋒,還有兩個女員工。我認為董某是老板,因為購買發票的點數、給我的提成都是董某提出的,也是他定下的;購買發票的錢有些也直接打到他銀行賬戶上;趙向鋒負責送發票、送合同、平賬等具體的工作。經翻看我公司2014年11月1日至2014年11月30日會計憑證中發票號碼為01518566-01518575共10份發票,總金額為11408906.20元,購買發票的錢共1083846元,其中100萬用洛陽成菲公司農行公戶(尾數24076)匯入南陽碧云公司公戶(記不起賬戶)上,另外83846元用畢亮尾數為9371農行卡匯入董某的卡上。


              (8)證人董某證言


              董某供述證實其將身份證借給王濤,王濤讓董某做了法人,王濤是南陽碧云公司的實際經營人;董某是給王濤打工的,負責購買辦公用品、伙食等后勤工作;2014年的一天,王濤讓董某跟著趙向鋒安排洛陽成菲公司的郝某等人吃飯,第二天,董某知道賣給洛陽成菲公司有發票,但具體點數、金額等我都不知道。后來王濤安排董某、趙向鋒到洛陽找郝某協商賣發票的事,具體事項是趙向鋒和郝會計談的,董某把商量的購買發票按9.3%的金額給王濤匯報,王濤同意了,還提出給郝會計一個點的提成。董明君和趙向鋒去洛陽送過2次購買的發票,有一次去給郝會計送過提成,資金流董俊明說不清楚時趙向鋒和王濤經辦的,具體洛陽成菲公司買了多少發票也不知道。


              (9)李某證言


              證人李某證言證實其在碧云公司做兼職會計,根據趙向鋒發送的短信、趙向鋒、董、喬、李文等人送的材料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張向峰給其有新野縣第一汽車運輸公司給南陽市碧云公司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不知道碧云公司與洛陽成菲公司是否有真實貨物交易。


              3、被告人趙向峰供述與辯解


              2014年四五月一天晚上,蔣紅約我和公司的人一起吃飯,當時有蔣紅、董某和洛陽公司人(一個女會計姓郝),吃飯時沒有具體說啥事,第二天我見到開給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的存根聯,才知道當晚賣給洛陽成菲商貿有發票。等了一段時間,沒有賣給洛陽成菲商貿發票。王濤安排我和董某到洛陽見郝會計協商購買碧云公司發票的事,郝會計說我們公司煤場太小,放不了太多煤,容易引起職能部門的懷疑,董某答應給郝會計一定的提成(總貨款的千分之六),郝會計請示公司后就答應了,最后商定按總貨款金額的百分之九(具體數字記不清了)的比例購買碧云公司發票。以后就按照商定的標準賣給洛陽成菲商貿發票。賣發票的錢,一般匯到董某的農行卡或王濤的銀行卡上。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位于洛陽雅香金凌酒店附近的一棟寫字樓上辦公,經營的種類很多,還往伊川電廠送煤。我認為洛陽成菲商貿往伊川電廠銷售有煤炭,而洛陽成菲商貿購進煤炭的時候開不出進項稅發票,就從碧云公司購買發票,用以折抵稅款。郝會計女、三四十歲、身高1.65米左右、較瘦、瓜子臉、電話是187××******,在公司的四樓辦公。碧云公司和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簽訂購銷合同的目的是為了防止國稅部門檢查,表面上簽訂了購銷合同,實際上根本就沒有履行。上面一般只加蓋公司合同章,沒有經辦人簽名,通過郵寄等方式發給對方。也是為了國稅部門檢查,通過銀行承兌匯票和匯款的方式支付。實際上,碧云公司把開戶行的網銀寄給郝會計,她用網銀又把錢轉到她們自己公司的賬戶上,這樣就把賬走平,造成有資金流的假象,實際上還是沒有資金往來。碧云公司和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沒有真實的貨物交易。碧云公司賣給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有多少發票記不清了,喬學敏登記的比較仔細,他那里有記錄。


              洛陽城菲商貿有限公司的錢匯入王濤、董某兩人的銀行卡上,具體那個卡上我不清楚;


              2014年從安國生處購買南陽市碧云煤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余洋、后變更為董某)、南陽市潤匯實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濤、2015年申報為一般納稅人)、南召縣科邦煤炭有限公司(2016年成立、法定代表人王玉姣、系王濤兄弟)。這三個公司的員工都是一套人員,只是掛這個三個公司的名義而已。這三個公司的老板都是王濤,主要以碧云公司開展業務。王濤名義上是銷售煤炭,實際上主要以低價購進進項稅增值稅專用發票,再以碧云公司、潤匯公司、科邦公司高價銷售銷項稅增值稅專用發票,用進項稅抵扣后從中賺取差價、牟利。另外,王濤也往蒲山電廠銷售了很少一部分煤炭。


              大概是六七月份,我到新野后和一運的魯經理(不知道名字、電話139××******)聯系,他讓我和一個女(不知道名字、電話159××******)開票的聯系,我給她提供了碧云公司的企業名稱和稅務登記號,她給我開了大概五張,總金額約50萬,王濤按照總金額的百分之五或百分之三匯給了一運公司喬建華(137××××****)指定的賬戶,收到款后喬建華才通知開票那人把發票給我。我把發票拿回公司,讓李某抵扣、報稅。


              2014年的一天,具體月份我記不清了,王濤安排我到新野縣第一汽車運輸公司買運輸發票,他給我了魯經理的電話號碼,我和魯經理電話聯系,我說去原票的,他就讓我去了,在新野縣人民路南頭公司的原票辦公室見到了魯經理,他領著我到原票辦公室,辦公室有一男一女,魯經理給他們說我是來原票的,那男的讓我提供發票上面要填寫的收貨、發貨公司信息及開票金額,還給我了喬建華的銀行賬戶,讓我支付原票的費用,我把喬建華的銀行卡號發給了王濤,女工作人員根據總金額結合里程、噸位計算出合乎邏輯、接近事實的票面信息,然后我一般等著王濤往卡上匯錢,一邊等打印的發票。喬建華收到原票的錢后,才給我發票。我拿著這些發票回南陽了,交給李瑞熙申報抵扣稅款。所開發票的金額時間長了,我記不清了。當時我給喬建華有承兌匯票,他復印后,讓我把原件拿走了,實際上沒有給運輸公司支付運費,只是走個形式。實際也沒有真實的運輸交易。


              本院認為,被告人趙向峰違反國家稅收征管和發票管理規定,在明知沒有貨物購銷的情況下,伙同他人為洛陽成菲商貿有限公司虛開以及讓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稅款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系共同犯罪。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趙向峰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對于被告人趙向峰辯護人辯解稱趙向峰是公司員工是為公司虛開,是單位犯罪的辯護意見,經查,被告人趙向峰作為碧云公司員財物負責人,在明知公司沒有貨物購銷及無實際經營的情況下,伙同王濤等人為他人虛開和讓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故不能以單位犯罪處理。被告人趙向峰在共同犯罪過程中起次要作用,對其辯護人辯稱被告人趙向峰是從犯,應當從輕、減輕處罰的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信。綜合考慮被告人趙向峰的犯罪性質、犯罪數額、犯罪動機、社會危害后果、前科、庭審中的認罪態度、前科及從犯等量刑情節,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七條、第五十二條、五十三條、第二十七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人趙向峰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人民幣50000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4月23日起至2026年4月22日止。罰金50000元,限判決確定后十日內繳納,逾期強制繳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直接向河南省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六份。


              審?判?長??楊相全


              審?判?員??姜?南


              人民陪審員??王宏偉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


              書?記?員??解盈盈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1-20
              來源: 河南省南陽市臥龍區人民法院

              判例蘇州工業園區中辰進出口有限公司與國家稅務總局蘇州工業園區稅務局稽查局行政處罰一審行政判決書

              行 政 判 決 書


              (2017)蘇0508行初180號


              原告蘇州工業園區中辰進出口有限公司,住所地蘇州工業園區蘇州大道**嘉實大廈**。


              法定代表人盛清平,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張林華,上海小城(蘇州)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國家稅務總局蘇州工業園區稅務局稽查局,住所,住所地蘇州工業園區萬盛街**圓融大廈**div>


              法定代表人嚴軍,局長。


              出庭負責人沈驍冬,該局副局長。


              委托代理人錢佳,該局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姚明,江蘇劍橋人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蘇州工業園區中辰進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辰公司)不服被告國家稅務總局蘇州工業園區稅務局稽查局稅務行政處罰決定,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本院于2017年5月1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同年5月16日向被告寄送起訴狀副本及應訴通知書。訴訟過程中,因原告就被告作出的關聯稅務處理決定提起行政復議及行政訴訟,本院于2017年8月1日裁定中止本案訴訟,后于2018年10月8日恢復審理。本院于2018年10月29日組織原、被告雙方進行庭前證據交換,并于同年11月28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原告法定代表人盛清平及委托代理人張林華,被告出庭負責人沈驍冬及委托代理人錢佳、姚明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2017年2月14日,原江蘇省蘇州工業園區國家稅務局稽查局(以下簡稱園區稽查局)作出蘇園國稅稽罰[2017]200號行政處罰決定,查明以下事實:中辰公司從無錫亞紹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亞紹公司)進貨并出口的91筆業務虛假,合計出口額12658228.88美元,其中73筆業務已經辦理退稅申報并已退稅,退稅額人民幣10746699.37元;2筆業務已辦理退稅申報但尚未退稅,申報退稅額人民幣366522.83元;16筆業務因未收齊退稅申報資料暫未申報退稅,涉及退稅額人民幣2301818.80元。中辰公司取得的亞紹公司開具的696份增值稅專用發票,合計金額人民幣65371894.94元,稅額11113221.20元,均為虛開發票。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以下簡稱《稅收征管法》)第六十六條、《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出口貨物勞務增值稅和消費稅政策的通知》(財稅[2012]39號)第九條第(一)款第3項、《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發布<出口貨物勞務增值稅和消費稅管理辦法>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2年第24號)第十三條第(六)款之規定,認定中辰公司的行為屬于騙稅,決定自2017年2月14日起停止該公司出口退(免)稅資格兩年。


              原告訴稱:1.原告從亞紹公司采購貨物業務真實,每筆業務均由集裝箱公司到亞紹公司指定倉庫裝貨,每次裝貨后集裝箱公司均出具司機簽名、載有集裝箱封條號碼的《裝箱單》,證實已發貨。每次發貨后,均有港口信息網站查詢確定的貨物進港信息證明集裝箱已實際進港,海關審核通過的《報關單》也證明原告是相應貨物的發貨人。原告主觀上絲毫沒有實施無貨出口、騙取退稅的故意。2.根據《2010年國際貿易術語解釋通則》的規定,FOB價格條款下由買方訂艙、支付海運費、保險費等。原告作為賣方,不負責訂艙,不承擔海運費、保險費等費用具有依據。原告與上海景合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景合公司)簽訂協議,約定運輸費用、保管費、海關報關及查驗費用由景合公司承擔,原告未承擔費用,不能據此認定原告不是發貨人。3.亞紹公司向原告供貨環節系票、貨一致,不屬于虛開。原告與亞紹公司之間從未簽訂代理合同,不存在代理關系,不構成“名為自營實為代理”。原告出口交易真實,符合退稅條件,國家沒有因退稅產生任何稅款損失(退稅額對應亞紹公司銷項稅額)。4.原告客觀上并未非法占有退稅款。原告在確認亞紹公司貨物已報關出口、收到外匯的情況下申請退稅,并依據與景合公司所簽協議將包括退稅款在內的全部貨款支付給亞紹公司,僅按出口貨物合同總額1.8%收取服務費,屬于正常的商業服務費用。原告不構成騙取出口退稅,不是騙稅主體。5.2017年1月19日,被告向原告送達稅務處罰事項告知書,但未告知原告有要求聽證的權利,且處罰決定書告知復議機關錯誤,均屬于程序違法。綜上,被告認定原告騙取退稅,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適用法律錯誤,違反法定程序,請求撤銷蘇園國稅稽罰[2017]200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


              原告向本院提交如下證據:1.報關單(申報日期2015年10月23日),證明原告出口貨物經海關查驗審核;2.貨運公司出具的提單,證明與提單對應的貨物已出口,發貨人為原告;3.INVOICE(商業發票,日期2015年10月23日);4.PACKINGLIST(裝箱單,日期2015年10月23日),證據3-4證明原告出口貨物相關信息與報關單內容一致;5.亞紹公司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8張(開票日期2015年12月29日);6.中辰公司開具給外方的增值稅普通發票1張,證據5-6證明發票信息與原告購銷合同內容一致;7.原告與亞紹公司的購銷合同,證明原告與亞紹公司存在買賣合同關系;8.外銷合同,證明原告與外商存在買賣合同關系;9.集裝箱公司出具的裝箱單,單據上有司機簽名、封條號碼,證明貨物已裝箱;10.集裝箱進港信息網頁截圖,證明貨物已進港;11.原告與景合公司《代理出口協議》,證明景合公司負責對外交涉及組織貨源。


              被告辯稱:1.原告與亞紹公司之間無真實進貨交易,原告從亞紹公司取得的696份發票均為無貨虛開,并無真實的貨物交易,巴基斯坦人是涉案出口貨物的實際發貨人。通過對AMIR等巴基斯坦人進行調查,AMIR、MQRM、HD、SR和NER等人在浙江柯橋等市場自行采購涉案出口貨物,由于這些巴基斯坦人無出口經營權,不能以自己名義報關出口,中間人韓城峰利用巴基斯坦人購買的上述出口貨物信息,通過寧波盈遠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盈遠公司)以及寧波弗然得國際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弗然得公司)以原告名義將貨物報關出口。上述兩家貨代公司根據巴基斯坦人提供的裝箱地址對出口貨物進行裝箱,有關出口貨物的訂艙費、報關費、內陸運雜費和海運費等費用均由巴基斯坦人自行承擔。通過對結匯資金流向進行梳理,發現結匯資金先流向亞紹公司的對公賬戶,然后以支付貨款的名義,流向徐州盧茂商貿有限公司等上游企業賬戶,再通過張慶、戴漢木等人賬戶,回流至KHANTAEB、HIDAYATULLAH等外籍人員賬戶,進一步說明巴基斯坦人才是涉案出口貨物的實際發貨人。2.原告與外商的合同、訂單等詳情均是根據韓城峰提供的內容填制,并由韓城峰負責辦理訂艙報關等手續,再從韓城峰處取得海運提單。原告將收到的外匯折合成人民幣加上退稅款減去代理費后(退稅款由原告先行墊付),再支付給亞紹公司,亞紹公司根據收款金額開具增值稅專用票,原告收齊退稅申報單證后,向國稅部門申報出口退稅。原告在整個交易過程中收取1.8%的代理費。雖然有關裝箱單、報關單、提單等單證符合形式要件要求,且上面均載明發貨人為原告,但原告購進貨物與出口貨物的貨物流與涉案出口貨物的資金流不相匹配,貨物由巴基斯坦人購進,再由其以原告名義出口,出口后的資金亦流向巴基斯坦人賬戶。由此可以認定,原告并非出口貨物的實際發貨人。3.原告具有明顯的騙取出口退稅的主觀故意?!秶叶悇湛偩稚虅詹筷P于進一步規范外貿出口經營秩序切實加強出口貨物退(免)稅管理的通知》(國稅發[2006]24號)規定,“凡自營或委托出口業務具有以下情況之一者,出口企業不得將該業務向稅務機關申報辦理出口貨物退(免)稅:……(二)出口企業以自營名義出口,其出口業務實質上是由本企業及其投資的企業以外的其他經營者(或企業、個體經營者及其他個人)假借該出口企業名義操作完成的;……”原告1999年即開始進出口代理業務,對于上述規定應當是明知的,但其置相關規定于不顧,仍申報出口退稅,足以證明其主觀可歸責性。4.根據《稅收征管法》第六十六條第二款、《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出口貨物勞務增值稅和消費稅政策的通知》(財稅[2012]39號)第九條第(一)款第3項以及《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發布<出口貨物勞務增值稅和消費稅管理辦法>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2年第24號)第十三條第(六)款的規定,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250萬元以上的,由省級以上(含本級)稅務機關批準,可以停止為出口企業辦理出口退稅兩年以上三年以下。本案中,原告共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10746699.37元,已遠遠超過250萬元,被告據此報經江蘇省國家稅務局批準,對其作出停止出口退(免)稅資格兩年的行政處罰決定,符合上述法律規定,且罰責相當。5.《稅務行政處罰聽證程序實施辦法(試行)》第三條僅規定稅務機關對公民作出2000元以上(含本數)罰款或者對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作出1萬元以上(含本數)罰款的行政處罰之前,需要告知當事人有要求舉行聽證的權利,并未對涉案行政處罰應當進行聽證作出規定,因此,被告未告知聽證權利并不違反法律規定。6.處罰決定書因筆誤將復議機關告知錯誤,被告發現后及時更正,并于2017年4月21日向原告送達了稅務事項通知書,原告申請行政復議的權利并不因此受到影響,故告知復議機關錯誤不屬于程序違法。綜上,被告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適用法律正確,程序合法,罰責相當,請求依法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被告于2017年5月30日向本院提交如下九組證據:1.企業基礎資料,證明原告主體資格;2.與上游交易相關資料,證明原告進行虛假交易的事實;3.出口退稅備案單,證明原告提交退稅資料用于騙取退稅的事實;4.退稅審批資料,證明原告騙取出口退稅的事實;5.已證實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清單,證明案涉增值稅發票均為虛開;6.已退稅出口環節證據資料,證明原告取得退稅的事實;7.未退稅出口環節證據資料,證明原告擬騙取退稅;8.結匯資金流向梳理情況,證明案涉發票為虛開,原告不是貨物的真實所有權人,與亞紹公司交易虛假;9.稅務稽查立案審批表、稅務稽查任務通知書、稅務檢查通知書及送達回證、調取賬簿資料通知書及送達回證、蘇園國稅稽稅通[2016]600001號稅務事項通知書及送達回證、稅務稽查工作底稿、《重大稅務案件審理委員會審理會議情況》、稅務行政處罰事項告知書及送達回證、原告陳述申辯意見、江蘇省國家稅務局蘇國稅函[2017]28號批復、稅務處罰決定書及送達回證、蘇園國稅稽通[2017]1號稅務事項通知書及送達回證,該組證據證明被告稅務處罰程序合法。


              經庭審質證,原告對被告舉證發表如下意見:


              認為證據1-4、7-8均為正常交易資料,退稅材料亦經被告審核、符合法律規定退稅條件,不能證明原告構成騙取出口退稅。


              證據5第一卷中無錫市錫山區國家稅務局稽查局(以下簡稱錫山稽查局)出具的《已證實虛開通知單》不具有行政訴訟證據資格,僅是稅務機關對亞紹公司開具發票行為的看法和觀點,錫山稽查局在認定前未告知原告有陳述申辯權,認定后也未向原告送達,程序違法,不能作為定案依據;第三卷中南京市六合區國家稅務局稽查局及四川省攀枝花市國家稅務局稽查局出具的《已證實虛開通知單》均不能證明亞紹公司未交付出口貨物;對該組其他證據無異議。


              證據6第一、第四、第五卷中AMIR、MQRM、NER等巴基斯坦人出具的《情況說明》用中文書寫、簽名為外文,無法認定是外籍人士的真實意思表示,且此類證據屬于證人證言,證人未到庭其證言不具有法律效力,僅憑外籍人士的說明也不能推翻海運提單的真實性;第四卷中2016年7月6日弗然得公司出具的《貨代流程》不能認定原告是相關提單的合法發貨人,根據FOB條款,本案海運費本應由外商支付;第四卷中巴基斯坦簡和桑公司紹興代表處出具的《情況說明》不具有證據形式和效力,對其真實性不予認可;第六卷中錢翠君、蔡瑩瑩、錢科輝等人出具的《情況說明》屬于證人證言,出具人未出庭質證,不具有證明效力,也不能據此認定原告不是提單的合法發貨人;第六卷中王彐峰的調查筆錄能夠證明原告是提單實際發貨人,每筆外銷業務均由亞紹公司實際控制人韓城峰提供并確認已實際出貨,不能據此認定涉案出口業務虛假;對該組其他證據無異議。


              證據9中稅務檢查通知書、稅務稽查工作底稿表明被告未分別實施稅務檢查、審理、執行工作,違反《稅務稽查工作規程》第五條規定;《重大稅務案件審理委員會審理會議情況》不屬于《重大稅務案件審理辦法》規定的會議紀要或審理意見書,且系原告起訴后被告補充制作,不能作為定案依據,該組證據表明被告處罰程序嚴重違法。


              被告對原告所舉證據1-10真實性、關聯性無異議,但認為上述證據只能證明原告是案涉貨物名義上的發貨人而非真正的所有權人;認為證據11反映了原告在整個出口交易以及騙稅流程中的作用和地位,該份協議的鑒于條款即明確景合公司委托原告代理出口,原告明知貨物(交易)不是自己所有、不符合出口退稅的條件,但仍然違反禁止退稅的規定、申報退稅,足以證明其主觀上具有騙稅的故意。


              本院對原、被告雙方所舉證據認證如下:被告所舉證據表明其立案受理、調查核實及作出處罰決定的事實經過,內容真實合法,其中錫山稽查局出具的《已證實虛開通知單》屬于稅務機關依職權制作的公文文書,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十三條第(一)項的規定,其證明效力優于其他書證,本院予以確認;AMIR、MQRM、NER等巴基斯坦外商出具的《情況說明》以及盈遠公司錢翠君、蔡瑩瑩、錢科輝等人出具的《情況說明》均系稅務稽查工作人員按照工作流程進行取證,證人未到庭接受質證并不必然影響其證言的效力,原告雖提出異議,但未能提供有效證據予以反駁,且以上各《情況說明》與被告提交的弗然得公司出具的《貨代流程》、提單統計表及相應的海運提單、貨代費結算賬戶資金往來信息、結匯資金流向統計表、相關人員賬戶信息等證據材料能夠相互印證,本院均予以認定;對于王彐峰的調查筆錄,因其系原告的業務經理且為案涉出口業務的具體經辦人,其所作陳述與本案待證事實密切相關,應予確認;結合被告所舉其他證據,可以證明案涉出口貨物是巴基斯坦外商在浙江柯橋等市場自行采購,隨后委托盈遠公司等貨代公司辦理訂艙報關等出口手續并向其支付了貨代費用,貨物與原告無關,原告與亞紹公司亦無真實貨物交易,實際情況是案外人韓城峰利用巴基斯坦外商購買出口貨物的信息,經貨代公司以原告名義將貨物報關出口等事實。原告所舉證據雖顯示其為案涉出口業務的發貨人,但被告提交的相互佐證的數個證據能夠推翻該事實,對原告證明目的,本院不予認可。


              經審理查明,原告中辰公司成立于1994年,經營范圍包括自營和代理各類商品和技術的進出口。2016年5月31日,園區稽查局對原告進行稅務稽查立案,并向其送達《稅務檢查通知書》及《調取賬簿資料通知書》,決定對原告2014年1月1日至2016年4月30日期間涉稅情況進行檢查。2016年6月1日,園區稽查局對原告業務經理、負責與亞紹公司案涉業務的經辦人員王彐峰進行了調查,詢問中,王彐峰稱原告與亞紹公司的業務系與案外人韓城峰(景合公司法定代表人)聯系,具體流程是韓城峰把出口貨物明細發給原告,原告根據該明細表填制出口發票、裝箱單和報關單,韓城峰再根據上述單據報關、訂艙,并于開船后將海運提單傳送原告。原告收到外匯后,按照出口美金金額1.8%的比例扣除代理費后支付給亞紹公司,亞紹公司按收匯金額加上退稅金額及扣除代理費后的金額向原告開具發票,原告再與其結清尾款,其中退稅款由原告先行墊付。原告取得發票、報關單、提單等單證后辦理退稅。原告與亞紹公司的采購合同、與巴基斯坦外商的外銷合同價格均由韓城峰確定,原告未見過外商,也未直接與外商簽訂過合同。


              2016年8月11日,AMIR等巴基斯坦外商向稅務調查部門出具《情況說明》,陳述案涉交易的貨物均系本人或其巴基斯坦客戶在中國浙江柯橋等市場采購,未索取銷售發票,后委托盈遠公司、弗然得公司等貨代公司進行報關和訂艙并支付了相應費用,巴基斯坦外商及其客戶均不知曉中辰公司,與韓城峰也無貿易往來。


              2016年10月14日,園區稽查局通知原告將本案稅務檢查所屬期間由2016年4月30日延長至2016年9月30日,后于同年10月18日調取了原告上述期間的相關賬簿資料。


              2016年11月1日,錫山稽查局向園區稽查局出具《已證實虛開通知單》,查實案涉交易中,亞紹公司向原告開具的453份增值稅普通發票均為虛開,發票金額人民幣42571424.4元;后于同年11月25日查實另有243份發票虛開,發票金額人民幣22800470.54元。


              2016年12月7日,園區稽查局根據案件檢查情況,由稽查人員周建軍、田獻榮制作稅務稽查工作底稿。原告在“納稅人陳述意見”欄陳述對“出口業務虛假”、“無貨虛開”不知情,并附隨了相關說明材料。


              2016年12月23日,原蘇州工業園區國家稅務局就中辰公司騙稅一案進行重大稅務案件審理委員會集體討論,審理結論為“同意稽查局《稽查報告》中的處理意見,對停止出口退稅權的行政處罰按規定報省局審批”。


              2017年1月19日,園區稽查局作出蘇園國稅稽罰告[2017]200號稅務行政處罰事項告知書,告知原告擬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及相關事實、法律依據,并告知原告有陳述、申辯的權利。次日,原告提交了書面陳述申辯意見,認為其不構成騙取出口退稅,行政處罰應予撤銷。


              2017年2月4日,原江蘇省國家稅務局作出蘇國稅函[2017]28號批復,同意原蘇州工業園區國家稅務局的請示,停止中辰公司出口退(免)稅資格兩年。同年2月14日,園區稽查局作出蘇園國稅稽罰[2017]200號行政處罰決定,認定原告從亞紹公司進貨并出口的91筆業務虛假,其中73筆業務已辦理退稅申報并已退稅,退稅額人民幣10746699.37元,原告取得的由亞紹公司開具的696份增值稅專用發票均為虛開發票,原告行為屬于騙稅,決定自2017年2月14日起停止原告出口退(免)稅資格兩年。當日,稽查人員周建軍、田獻榮將處罰決定文書送達原告法定代表人簽收。同年4月21日,園區稽查局向原告發出蘇園國稅稽通[2017]1號稅務事項通知書,以停止出口退(免)稅資格兩年的處罰系經江蘇省國家稅務局批準為由,將蘇園國稅稽罰[2017]200號行政處罰決定書中的復議機關“蘇州工業園區國家稅務局”更改為國家稅務總局。原告對該稅務處罰決定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


              另查明,2017年1月13日,園區稽查局作出蘇園國稅稽處[2017]3號稅務處理決定,認定原告與亞紹公司案涉交易(與本案所涉交易行為一致)73筆業務購進和出口均為虛假,涉及已退稅款10746699.37元;2筆業務購進虛假,已申報尚未退稅,涉及未退稅款366522.83元;16筆業務未收齊退稅申報資料,尚未申報退稅,原告的行為構成騙稅,決定追繳原告騙取的退稅款10746699.37元,不予退稅366522.83元。原告不服,申請行政復議。原江蘇省國家稅務局于2017年8月29日作出蘇國稅復決字[2017]7號行政復議決定,維持園區稽查局所作稅務處理決定。原告仍不服,向南京市鐵路運輸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該院于2018年9月10日作出(2017)蘇8602行初1555號行政判決,認為被訴稅務處理決定及行政復議決定均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符合法定程序,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目前,該案正在二審審理過程中。


              再查明,原告曾于2015年與景合公司簽訂《代理出口協議》,該協議“甲方責任”部分約定:甲方(即景合公司)負責對外業務洽談,并承擔對外交易中的一切責任與風險;甲方負責自己生產或在中國國內各地組織貨源并與工廠簽訂合同,負責向乙方(即本案原告)提供真實的無瑕疵的增值稅發票;“乙方責任”部分則約定:乙方按甲方對外洽談的成交條件制作出口合同,經甲方確認后對外簽約;乙方按出口貨物合同總額的1.8%收取代理費,在收匯后按當日銀行買入價折算(按中國銀行當日17:00左右的即時匯率),扣除代理費和有關費用,加上退稅,在收到甲方或甲方指定的工廠提供的增值稅發票后,3日內向增值稅發票的開票方付款。經審查原告與亞紹公司案涉交易的資金流向發現,對于結匯資金,亞紹公司以支付貨款的名義流向徐州盧茂商貿有限公司等上游企業賬戶,再通過張慶、戴漢木等人賬戶,回流至KHANTAEB、HIDAYATULLAH等外籍人員賬戶,所有操作均在同一天完成。


              審理過程中,因國稅地稅征管體制改革,原江蘇省蘇州工業園區國家稅務局與原江蘇省蘇州工業園區地方稅務局合并成立國家稅務總局蘇州工業園區稅務局,并于2018年7月5日掛牌。同期,原江蘇省蘇州工業園區國家稅務局稽查局與原江蘇省蘇州工業園區地方稅務局稽查局合并成立國家稅務總局蘇州工業園區稅務局稽查局,故園區稽查局相應行政職能劃轉合并至國家稅務總局蘇州工業園區稅務局稽查局。


              本院認為,《稅收征管法》第十四條規定,本法所稱稅務機關是指各級稅務局、稅務分局、稅務所和按照國務院規定設立的并向社會公告的稅務機構?!吨腥A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實施細則》第九條規定,稅收征管法第十四條所稱按照國務院規定設立的并向社會公告的稅務機構,是指省以下稅務局的稽查局?;榫謱K就刀?、逃避追繳欠稅、騙稅、抗稅案件的查處?!抖悇栈楣ぷ饕幊獭返诙l第二款規定,稅務稽查由稅務局稽查局依法實施,稽查局主要職責是依法對納稅人、扣繳義務人和其他涉稅當事人履行納稅義務、扣繳義務情況及涉稅事項進行檢查處理,以及圍繞檢查處理開展的其他相關工作。本案中,園區稽查局作為法律規定的稅務機構,對轄區內企業中辰公司的涉稅事項具有進行查處的法定職權。


              (一)關于原告與亞紹公司案涉交易是否屬于真實的自營出口業務問題


              本案中,結合原告業務員、負責與亞紹公司案涉交易的經辦人王彐峰的調查詢問筆錄,原告與景合公司的《代理出口協議》,錫山稽查局《已證實虛開通知單》,AMIR等巴基斯坦外商出具的《情況說明》以及弗然得、盈遠等貨代公司提供的《貨代流程》、海運提單等在案證據可以相互印證:案涉出口貨物系AMIR等巴基斯坦外商及其客戶在浙江柯橋等市場自行采購,后委托弗然得、盈遠等貨代公司辦理訂艙報關等出口手續,并向貨代公司支付了貨代費用。景合公司法定代表人韓城峰利用巴基斯坦外商出口貨物的信息,經貨代公司以原告名義將貨物報關出口。案涉貨物與原告無關,原告與亞紹公司之間亦無真實的貨物交易,亞紹公司向其開具的增值稅發票均為無貨虛開。原告認為,其與亞紹公司交易的真實性有經海關、稅務等部門審核的報關單、提單、發票等單據予以證明,且屬于有貨出口,并非虛假交易。鑒于本案系韓城峰以“配單”的方式,通過原告及亞紹公司,將實為代理的出口業務包裝成自營業務向稅務機關申報出口退稅并取得退稅款,故所涉單據、票證具備必要的形式真實性,但該形式上的真實性已經被告提供的證據予以推翻。至于本案是否屬于有貨出口,并非判定案涉交易真實與否的關鍵,被告對“有貨出口”的事實亦未否認,由于出口貨物并非原告生產或實際購買,而其作為“自營出口商”與貨物的定價、質量、經營風險承擔等事項均無關聯,明顯有悖于正常的自營出口交易規則,被告據此認定其與亞紹公司案涉交易虛假,并無不當。原告上述異議,本院不予采納。


              (二)關于原告行為是否構成騙取出口退稅問題


              《稅收征管法》第六十六條第一款規定,以假報出口或者其他欺騙手段,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的,由稅務機關追繳其騙取的退稅款,并處騙取稅款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秶叶悇湛偩稚虅詹筷P于進一步規范外貿出口經營秩序切實加強出口貨物退(免)稅管理的通知》(國稅發[2006]24號)第二條規定,“為維護我國正常外貿經營秩序,確保國家出口退稅機制的平穩運行,避免國家財產損失,凡自營或委托出口業務具有以下情況之一者,出口企業不得將該業務向稅務機關申報辦理出口貨物退(免)稅:……(二)出口企業以自營名義出口,其出口業務實質上是由本企業及其投資的企業以外的其他經營者(或企業、個體經營者及其他個人)假借該出口企業名義操作完成的;(三)出口企業以自營名義出口,其出口的同一批貨物既簽訂購貨合同,又簽訂代理出口合同(或協議)的;……(五)出口企業以自營名義出口,但不承擔出口貨物的質量、結匯或退稅風險的,即出口貨物發生質量問題不承擔外方的索賠責任(合同中有約定質量責任承擔者除外);不承擔未按期結匯導致不能核銷的責任(合同中有約定結匯責任承擔者除外);不承擔因申報出口退稅的資料、單證等出現問題造成不退稅責任的;(六)出口企業未實質參與出口經營活動、接受并從事由中間人介紹的其他出口業務,但仍以自營名義出口的;……?!北景钢?,原告將其代理出口的業務包裝成自營業務出口并取得出口退稅款,但出口貨物與其并無關聯,原告與亞紹公司之間也無真實貨物交易,雙方進行的業務中有73筆已證實購進和出口均為虛假,涉及已退稅款10746699.37元;2筆已申報尚未退稅,已全部證實購進虛假,涉及未退稅款366522.83元。依據上述法律規定,以“真代理假自營”方式假報出口,屬于騙取出口退稅的行為。原告認為其主觀上不具有騙取出口退稅的故意,客觀上無騙稅行為,不構成騙取出口退稅。根據《稅收征管法》第六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騙取出口退稅具有以下行為特征:一是違法行為人不限于納稅人,而是包括所有實施欺騙手段、騙取出口退稅款的行為人;二是行為人在主觀上具有騙取出口退稅款的故意;三是行為人實施了以假報出口或者其他欺騙手段,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的行為。本案原告作為一家有著二十余年出口代理業務經驗的外貿公司,對“真代理假自營”業務不能申報辦理出口退稅的情況理應清楚,但其客觀上仍然使用韓城峰及亞紹公司提供的虛開增值稅發票、報關單等材料以自己名義申報辦理出口退稅并取得了退稅款,該行為能夠反映其主觀上具有騙取出口退稅的故意,存在稅收征管規范上的違法性及可責罰性,被告認定其構成騙取出口退稅,符合客觀實際。


              (三)關于被訴稅務處罰決定的法律適用問題


              《稅收征管法》第六十六條第二款規定,對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的,稅務機關可以在規定期間內停止為其辦理出口退稅?!秶叶悇湛偩株P于停止為騙取出口退稅企業辦理出口退稅有關問題的通知》(國稅發[2008]32號)第一條第(四)款規定,出口企業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250萬元以上,或因騙取出口退稅行為受過行政處罰、兩年內又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數額在150萬元以上的,停止為其辦理出口退稅兩年以上三年以下?!敦斦繃叶悇湛偩株P于出口貨物勞務增值稅和消費稅政策的通知》(財稅[2012]39號)第九條第(一)款第3項規定,出口企業或其他單位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的,經省級以上稅務機關批準可以停止其退(免)稅資格?!秶叶悇湛偩株P于發布<出口貨物勞務增值稅和消費稅管理辦法>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2012年第24號)第十三條第(六)款規定,出口企業和其他單位以假報出口或者其他欺騙手段,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由主管稅務機關追繳其騙取的退稅款,并處騙取稅款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對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的,由省級以上(含本級)稅務機關批準,按下列規定停止其出口退(免)稅資格:……4.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250萬元以上,或因騙取出口退稅行為受過行政處罰、兩年內又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數額在150萬元以上的,停止為其辦理出口退稅兩年以上三年以下。本案經認定,原告已申報出口退稅并取得退稅款金額高達10746699.37元,遠超過上述所規定的250萬元。經原江蘇省國家稅務局批準,被告決定停止原告出口退稅資格兩年,符合法律規定,處罰幅度適當。


              (四)關于被訴稅務處罰決定的程序問題


              1.聽證權利告知程序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四十二條第一款的規定,行政機關作出責令停產停業、吊銷許可證或者執照、較大數額罰款等行政處罰決定之前,應當告知當事人有要求舉行聽證的權利;當事人要求聽證的,行政機關應當組織聽證。該條以列舉方式對行政處罰中聽證程序的適用范圍作出了規定。聽證是較為正規的聽取行政相對人意見的程序,如果行政機關的決定可能對相對人的權利義務產生重大影響,行政機關則應當告知當事人有申請聽證的權利,進一步聽取相對人的陳述、申辯和質證意見,然后根據雙方質證、核實的材料作出行政決定。由此可見,擬作出的行政決定會對相對人權利義務產生重大影響是適用聽證程序的前提。在行政處罰領域,對相對人產生重大影響的決定當然不僅限于責令停產停業、吊銷許可證或者執照、較大數額罰款三個處罰種類,故上述法律條文對聽證范圍應屬不完全列舉。本案中,“停止出口退(免)稅資格兩年”是對原告出口退稅資質的暫時取消,顯然將對該企業正常的出口經營造成嚴重影響,被告在作出處罰決定前應當告知原告有要求聽證的權利。被告雖在稅務行政處罰事項告知書中載明原告有陳述、申辯的權利,但未告知聽證權,有違正當程序原則,構成程序違法。


              2.重大稅務案件審理程序


              《稅務稽查工作規程》第四十六條第三款規定,案情復雜的,稽查局應當集體審理;案情重大的,稽查局應當依照國家稅務總局有關規定報請所屬稅務局集體審理?!吨卮蠖悇瞻讣徖磙k法》(國家稅務總局令第34號)第十四條第一款規定,稽查局應當在內部審理程序終結后5日內,將重大稅務案件提請審理委員會審理;第二十一條規定,重大稅務案件審理采取書面審理和會議審理相結合的方式。本案系“四部委”督辦的重大稅務案件,在案證據表明原蘇州工業園區國家稅務局重大稅務案件審理委員會于2016年12月23日召開會議進行了集體審理,后按審理結論將停止出口退稅權問題向原江蘇省國家稅務局進行了請示,在得到書面同意批復后作出案涉行政處罰決定,辦理程序未違反上述規定。有關會議記錄及參會人員意見,被告以內部材料不宜公開為由未作為證據提交,并無不當。原告據此認為被告提交的《重大稅務案件審理委員會審理會議情況》系事后補做、程序違法,缺乏證據支持,本院不予認可。


              至于原告提出的園區稽查局未分別實施稅務檢查、審理、執行工作,且復議機關告知錯誤,構成程序違法的意見,根據《稅務稽查工作規程》第五條規定的選案、檢查、審理、執行分工制約原則,送達稅務文書的執行工作不應再由案件的檢查人員負責。但需注意的是,稅務處罰決定書送達時稅務部門經過檢查、審理已作出了處罰決定,案件定性及處理意見也已明確,文書由誰送達對此并無實質影響,且本案系停止出口退稅權的處罰,并不涉及追繳稅款或罰款等具體執行工作,文書送達人員雖與檢查階段人員相同,對原告權利并無損害,不宜認定為程序違法。另外,被告雖在處罰決定書中告知復議機關錯誤,但在發現后及時以書面方式向原告進行了更正,對原告申請行政復議及訴訟的權利亦未產生實質減損,故原告上述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綜上,經對被訴行政行為全面審查,被告所作蘇園國稅稽罰[2017]200號行政處罰決定認定事實清楚,證據充分,適用法律正確,實體處理亦無不當,但在處罰前未告知原告有要求聽證的權利,違反法定程序,依法應當撤銷。鑒于本案訴訟過程中已經通過公開開庭審理,給予原告充分的陳述、申辯、舉證、質證權利,原告在行政程序及本案訴訟過程中均未能提供有效證據推翻被訴處罰決定所認定的事實,對處罰結果的合法性也無實質影響,若僅以被告未告知聽證、侵犯原告程序性權利為由判決撤銷并重作,只是增加訴累,造成行政和訴訟程序空轉,有損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故本院對于被訴處罰決定予以確認違法。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七十四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確認被告國家稅務總局蘇州工業園區稅務局稽查局于2017年2月14日作出的蘇園國稅稽罰[2017]200號行政處罰決定違法。


              案件受理費人民幣50元,由被告國家稅務總局蘇州工業園區稅務局稽查局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同時按照國務院《訴訟費用交納辦法》的規定向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預交上訴案件受理費人民幣50元。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開戶行:中國農業銀行蘇福路支行,帳號:10×××76。


              (此頁無正文)


              審?判?長??馬文立


              審?判?員??許林華


              人民陪審員??謝建國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十八日


              書?記?員??張瀕勻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1-20
              來源:蘇州市姑蘇區人民法院
              1234567891011 13
              小程序 掃碼進入小程序版
              小程序 掃碼進入學習更多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