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4wvh6"><acronym id="4wvh6"></acronym></li>

        1. <rp id="4wvh6"><acronym id="4wvh6"><u id="4wvh6"></u></acronym></rp>

            1. 判例1900南京萊克曼電子技術有限公司與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溧水區稅務局行政處罰一審行政裁定書

              行 政 裁 定 書

              (2018)蘇8602行初1900號

              原告南京萊克曼電子技術有限公司,住所地南京市溧水區永陽鎮沙河村。

              法定代表人楊誠,南京萊克曼電子技術有限公司經理。

              被告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溧水區稅務局,住所地南京市溧水區永陽鎮中山西路**。

              法定代表人王擁軍,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溧水區稅務局局長。

              原告南京萊克曼電子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萊克曼公司)訴被告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溧水區稅務局稅務行政管理行政處理一案,于2018年11月5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本院于2018年11月9日立案受理后,在法定期限內向被告送達了起訴狀副本及應訴通知書。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萊克曼公司訴稱,原告法定代表人楊誠在工作中發現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的防偽標識與國家公示的防偽標識不符,立即向原南京市溧水區國家稅務局(以下簡稱原溧水區國稅局)進行了舉報,申請對涉嫌偽造的發票進行真偽鑒定。被告在收到原告舉報材料后,怠于對涉嫌偽造的發票進行真假鑒定,拒不向原告告知鑒定機關的具體名稱,僅向原告發出一份被告自行制作的溧國稅舉告字【2016】01號《南京市溧水區國家稅務局檢舉納稅人稅收違法行為案件告知書》(以下簡稱01號告知書),同時,被告對原告舉報發票狀態異常的問題亦怠于認真核查。綜上,被告的前述行為系在稅務執法過程中未依法履行法定職責,同時也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權益,故請求法院:1、判令撤銷被告于2016年12月12日作出的01號告知書;2、判決被告對萊克曼公司出現的涉嫌偽造的增值稅專用發票進行真假鑒定并依法處罰相關責任人;3、本案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

              被告溧水區稅務局辯稱,原告不具備提起本案訴訟的主體資格。檢舉人楊誠于2016年2月22日起多次對萊克曼公司的稅務違法問題進行舉報。原溧水區國稅局依法受理楊誠的檢舉事項,在檢查后依法向檢舉人楊誠發出01號告知書,將檢舉案件結果予以簡要告知。檢舉人楊誠與被檢舉人萊克曼公司系不同的法律主體。上述告知行為并未對原告課以任何義務,對其權利義務均未產生實際影響。綜上,萊克曼公司并非本案檢舉人,與本案告知行為不具有利害關系,不具備本案訴訟主體資格,請求法院依法駁回原告的起訴。

              經審理查明,2016年12月12日,原溧水區國稅局作出01號告知書,告知楊誠:經檢查,未發現萊克曼公司存在虛開發票、偷稅行為。2016年12月23日,原溧水區國稅局向楊誠送達01號告知書。

              另查明,2017年12月6日,萊克曼公司法定代表人楊誠曾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要求撤銷被告于2016年12月12日作出的01號告知書。本院于2018年6月5日作出(2017)蘇8602行初1954號行政裁定書,認為楊誠向稅務主管部門檢舉萊克曼公司稅收違法行為,其性質屬于舉報,楊誠與被訴行為之間不存在利害關系,其不具備原告主體資格,故裁定駁回楊誠的起訴。楊誠不服,向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查明,南京市國家稅務局轉交原溧水區國稅局辦理的檢舉萊克曼公司稅收違法行為的登記材料中均明確認定楊誠個人,且部分材料中楊誠對將其個人列為檢舉人的登記予以簽名確認。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原溧水區國稅局將楊誠個人列為檢舉人并對其個人作出01號告知書并無不當,楊誠稱其是以萊克曼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代表萊克曼公司進行的檢舉依據不足,楊誠個人向稅務主管部門檢舉萊克曼公司稅收違法行為,其性質屬于舉報,楊誠個人與稅務主管部門查處萊克曼公司的稅收違法行為之間不存在利害關系,故于2018年11月20日作出(2018)蘇01行終564號行政裁定書,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

              再查明,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溧水區稅務局于2018年7月20日發布關于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溧水區稅務局掛牌成立的公告,原溧水區國稅局和南京溧水區地方稅務局于2018年7月20日正式合并成立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溧水區稅務局。

              本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十六條第六款規定,“行政機關被撤銷或者職權變更的,繼續行使其職權的行政機關是被告?!币蛟嗨畢^國稅局和南京市溧水地方稅務局合并成立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溧水區稅務局,原告對合并之前原溧水區國稅局的行政行為不服提起訴訟,應當以國家稅務總局南京市溧水區稅務局作為本案被告。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應當符合行政訴訟法規定的起訴條件?!吨腥A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十五條第一款規定,“行政行為的相對人以及其他與行政行為有利害關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有權提起訴訟?!薄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十二條第(五)項規定,為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向行政機關投訴,具有處理投訴職責的行政機關作出或者未作出處理的,屬于行政訴訟法第二十五條第一款規定的“與行政行為有利害關系”。本案中,生效判決已查明,原溧水區國稅局作出01號告知書系根據楊誠個人的檢舉并向楊誠個人作出,并非基于萊克曼公司的檢舉,楊誠個人與萊克曼公司是不同的主體,因此,萊克曼公司與01號告知書之間不存在法律上的利害關系,萊克曼公司不具備本案原告主體資格。

              據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九條第(一)項、第二十五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六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三款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原告南京萊克曼電子技術有限公司的起訴。

              如不服本裁定,可以在裁定書送達之日起十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 判 長??潘?偉

              審 判 員??洪?彥

              審 判 員??程?媛

              二〇一九年一月三日

              法官助理??趙?偉

              書 記 員??馬若艷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31
              來源: 南京鐵路運輸法院

              判例合山市天子山泉水有限責任公司訴國家稅務總局來賓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等其他二審行政裁定書

              行 政 裁 定 書


              (2019)桂13行終66號


              上訴人(原審起訴人):合山市天子山泉水有限責任公司,住所地:合山市北泗鎮靈臺村北恒橋邊,統一社會信用代碼:91451381070601565G。


              法定代表人:黃仕桃。


              委托訴訟代理人:黃仕松,男,1965年9月11日出生,壯族,住來賓市興賓區,該公司員工。


              被上訴人(原審被起訴人):國家稅務總局來賓市稅務局,住所地:來賓市興賓區人民路**。


              法定代表人:黃家勇,局長。


              被上訴人(原審被起訴人):國家稅務總局來賓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住,住所地:來賓市興賓區大橋路**/div>


              上訴人合山市天子山泉水有限責任公司因要求撤銷國家稅務總局來賓市稅務局(以下簡稱來賓市稅務局)、國家稅務總局來賓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以下簡稱來賓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處理決定一案,不服來賓市興賓區人民法院(2019)桂1302行初40號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F已審理終結。


              上訴人合山市天子山泉水有限責任公司不服一審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訴稱,請求撤銷(2019)桂1302行初40號行政裁定。事實和理由:一審法院枉法作出裁定。1.被上訴人來賓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損害了上訴人的合法權益,上訴人在法律規定的訴訟期限內依法維權是法律賦予的權利。2.行政復議和行政訴訟兩條維權之路并不沖突,行政復議并非是行政訴訟的必經之路,上訴人未向國家稅務總局來賓市稅務局申請復議,并未喪失提起行政訴訟的權利。3.來賓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系來賓市稅務局的下屬機構,不具備訴訟主體資格,把來賓市稅務局列為被告是符合法律規定的。4.被上訴人來賓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利用公權力打壓民營企業,其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嚴重損害了上訴人的合法權益,應向向上訴人公開賠禮道歉。綜上所述,請求來賓市中級人民法院支持上訴人的上訴請求。


              本院經審查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十六條規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作出行政行為的行政機關是被告。經復議的案件,復議機關決定維持原行政行為的,作出原行政行為的行政機關和復議機關是共同被告;復議機關改變原行政行為的,復議機關是被告……”。本案中,一審起訴人即上訴人合山市天子山泉水有限責任公司未經復議程序,卻將復議機關來賓市稅務局列為共同被告,不符合法律規定。一審法院對上訴人的起訴裁定不予立案正確,本院予以維持。上訴人合山市天子山泉水有限責任公司的上訴理由不成立,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審判長??黃啟鋒


              審判員??張克偉


              審判員??藍東桃


              二〇一九年十月八日


                                                                                                                                                                      法官助理  盧小敏


                                                                                                                                                                      書記員    江淵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


              第八十九條人民法院審理上訴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


              (一)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的,判決或者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裁定;


              (二)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錯誤或者適用法律、法規錯誤的,依法改判、撤銷或者變更;


              (三)原判決認定基本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審,或者查清事實后改判;


              (四)原判決遺漏當事人或者違法缺席判決等嚴重違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銷原判決,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審。


              原審人民法院對發回重審的案件作出判決后,當事人提起上訴的,第二審人民法院不得再次發回重審。


              人民法院審理上訴案件,需要改變原審判決的,應當同時對被訴行政行為作出判決。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31
              來源:廣西壯族自治區來賓市中級人民法院

              判例付東與國家稅務總局石家莊市欒城區稅務局稅務行政管理(稅務)一審行政裁定書

              行 政 裁 定 書


              (2019)冀0111行初15號


              原告付東,男,1958年12月30日出生,漢族,現住石家莊市橋**。


              被告國家稅務總局石家莊市欒城區稅務局,住所地欒城區惠源路**,統一社會信用代碼:11130124MB1640448A。


              法定代表人劉月民,該局局長。


              委托代理人趙穎鋒,河北侯鳳梅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張治銀,國家稅務總局石家莊市欒城區稅務局工作人員。


              原告付東訴被告國家稅務總局石家莊市欒城區稅務局(以下簡稱欒城區稅務局)行政不作為一案,本院依法進行了審理,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付東訴稱:請求判令被告依法行政,撤銷(注銷)石家莊市宏茂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宏茂化工有限公司)稅務登記并承擔訴訟費用。事實和理由:宏茂化工有限公司于2015年8月11日開始冒用原告付東名字注冊為該公司法定代表人,常年不斷的司法訴訟,法院文書上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是付東的名字,該公司拒不執行法院判決,付東作為法定代表人被限制了“高消費”影響極其惡劣。付東于2019年7月19日向石家莊市欒城區公安部門報了案,持公安部門的“受案回執”多次前往被告處,要求注銷宏茂化工有限公司營業執照,被告行政不作為,不予辦理,故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被告欒城區稅務局辯稱:一、本次訴訟原告主體不適格。宏茂化工有限公司的稅務登記,系被告為宏茂化工有限公司辦理的,原告付東并非該稅務登記行為的行政相對人,因此原告無權起訴要求撤銷或者注銷該稅務登記。二、原告付東訴稱,其多次前往被告處要求注銷宏茂化工有限公司稅務登記,與事實不符。付東在起訴書中稱“持公安部門的受案回執,多次前往被告處,要求注銷宏茂化工有限公司稅務登記”。然而經被告了解,原告上述陳述并不屬實,欒城區稅務局各科室在本次原告起訴前并未接到過原告的上述請求。三、付東起訴要求被告撤銷(注銷)宏茂化工有限公司稅務登記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首先,原告沒有證據證明宏茂化工有限公司的稅務登記存在應予以撤銷的法定情形;其次,只有納稅人發生解散、撤銷以及其他情形時,才能辦理注銷登記。而原告也沒有證據證明宏茂化工有限公司存在上述情形;再次,依據國家有關法律,納稅人辦理注銷登記,必須先結清應納稅款、滯納金和罰款,繳銷發票、稅務登記證件和其他稅務證件,經稅務機關核準后,才能辦理注銷稅務登記手續。而宏茂化工有限公司并未履行前述手續,因此被告當然不能辦理該公司的稅務登記注銷手續。四、付東直接起訴要求被告撤銷(注銷)宏茂化工有限公司稅務登記,也不符合法定程序。宏茂化工有限公司的稅務登記是否應當撤銷或注銷,需要稅務機關執法調查之后,根據所調查的案件事實才能做出具體決定。原告要求司法機關直接判決被告撤銷(注銷)稅務登記,實際是讓司法權直接行使行政機關撤銷或者注銷稅務登記的權利,這不符合法律規定的程序。綜上,付東作為原告提起本次訴訟,其原告主體并不適格,而且其訴請亦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


              經審理查明,宏茂化工有限公司曾在工商登記中將原告付東登記為公司法定代表人(經理)。2019年6月27日經宏茂化工有限公司股東會決議免去付東宏茂化工有限公司經理職務,聘任王嘉瑞為公司經理。2019年7月1日宏茂化工有限公司在被告處變更法定代表人為王嘉瑞。原告付東不是宏茂化工有限公司的股東、投資人。


              本院認為,原告付東在2019年8月21日起訴時已不是宏茂化工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經理),其未在該公司投資又不是該公司股東,故其已沒有提出撤銷宏茂化工有限公司稅務登記的主體資格。因此,原告付東不具有提起該案行政訴訟的原告資格,應駁回其起訴。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六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三款的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原告付東的起訴。


              案件受理費50.0元,予以退回。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書送達之日起十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河北省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李榮海


              人民陪審員??劉俊麗


              人民陪審員??孫文璇


              二〇一九年十月八日


              書?記?員??聶曉陽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31
              來源: 石家莊市欒城區人民法院

              判例徐煒強、被告國家稅務總局南昌市稅務局二審行政判決書

              行 政 判 決 書


              (2019)贛71行終597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徐煒強,男,1974年12月26日出生,漢族,住深圳市羅湖區。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被告國家稅務總局南昌市稅務局,住所地南昌市紅谷灘新區春暉路**。


              負責人龔云斌,該局局長。


              委托代理人徐勇,公職律師。


              委托代理人李靚,公職律師。


              上訴人徐煒強與被上訴人國家稅務總局南昌市稅務局(以下簡稱南昌市稅務局)行政復議不予受理一案,不服南昌鐵路運輸法院(2019)贛7101行初327號行政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查明,原告徐煒強向被告市稅務局提交落款時間為2018年9月28日的《行政復議申請》,請求市稅務局指令南昌縣稅務局按購車款繳納車輛購置稅款和糾正《車輛登記證》的出廠日期。被告于2018年10月10日收到《行政復議申請》。被告經審查,于2018年10月11日,以《行政復議申請》的申請日期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九條規定的法定期限為由,作出《不予受理決定書》,送達原告。原告不服,訴至本院,請求判如所請。


              另查明,原告于2018年3月7日繳納車輛購置稅6700元后,就購置稅損失提起民事訴訟。2018年6月27日,南昌縣人民法院作出(2018)贛0121民初1336號民事判決書,7月8日,原告收到該民事判決書。


              原審法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九條規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認為具體行政行為侵犯其合法權益的,可以自知道該具體行政行為之日起六十日內提出行政復議申請;但是法律規定的申請期限超過六十日的除外。因不可抗力或者其他正當理由耽誤法定申請期限的,申請期限自障礙消除之日起繼續計算。本案中,原告于2018年3月7日繳納車輛購置稅,可以自完稅之日起六十日內向被告提起行政復議。即便原告因民事訴訟耽誤申請,亦應當自7月8日收到民事判決書后及時提起行政復議。原告提交落款為2018年9月28日《行政復議申請》,已超過法定六十日的復議申請期限,被告據此作出《不予受理決定書》,并無不當。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的規定,判決駁回徐煒強訴訟請求。


              上訴人徐煒強上訴稱:1.上訴人的起訴未超過行政訴訟時效。上訴人一開始不知道找誰去維權,從2018年3月28日開始通過民事途徑進行維權后才得知要去找稅務部門進行復議,屬于行政復議法規定其他正當理由耽誤法定申請期限。上訴人應當知道案涉行政行為之日是申請復議的2018年10月5日。2.原審法院允許被上訴人委托律師開庭屬于程序違法。綜上,一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撤銷(2019)贛7101行初327號行政判決,并依法改判支持上訴人的原審訴訟請求。


              被上訴人南昌市稅務局答辯稱:1.被答辯人2018年3月7日知曉被訴行政行為,至其2018年9月28日提出行政復議申請時,已經超過行政復議法第九條規定的“六十日”的復議申請期限。即便被答辯人因民事訴訟耽誤對行政復議的申請,其也應當自2018年7月8日收到民事判決書后及時提起行政復議。被答辯人提交落款時間為2018年9月28日《行政復議申請》已超過法定六十日的復議申請期限,答辯人據此作出案涉《不予受理決定》并無不當。同時需要指出的是,被答辯人主張因民事訴訟耽誤對行政復議的申請也是在答辯人作出行政復議不予受理決定書后提出的。2.被答辯人提出的答辯人只能委托工作人員出庭,而不能委托律師出庭的說法沒有法律依據。綜上,一審判決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希望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原審法院已將雙方當事人提交的證據材料隨案移送本院。本院審理查明的事實與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一致,本院依法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上訴人2018年3月7日繳納車輛購置稅后,就已經知曉案涉行政行為。其提交落款時間為2018年9月28日《行政復議申請》已超過《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九條規定的六十日的復議申請期限。上訴人主張的因民事訴訟程序而耽誤行政復議期限的理由,不屬于上述條文規定的耽誤申請期限的正當理由。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三十一條的規定,行政機關可以委托律師作為其訴訟代理人參加訴訟。原審法院允許被上訴人委托律師參加庭審符合法律規定。


              綜上,徐煒強的上訴請求及理由缺乏相應的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審判程序合法,本院予以維持。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50元,由上訴人徐煒強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肖?康


              審 判 員??胡少林


              審 判 員??張慶文


              二〇一九年十月十七日


              法官助理??陳?安


              書 記 員??高煜格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31
              來源:南昌鐵路運輸中級法院

              判例明光市世佳礦品有限公司與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一審行政判決書

              行 政 判 決 書


              (2019)皖1103行初41號


              原告:明光市世佳礦品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明光市包集街,統一社會信用代碼91341182758530718K(1-1)。


              法定代表人:徐開昌,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徐玲,江蘇藍之天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住所地安徽省滁州市花園西路**。


              法定代表人:雍澤平,該局局長。


              出庭負責人:雍澤平,該局局長。


              委托代理人:梁義生,該局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馬小,安徽江安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住所地安徽省滁州市花園西路**統一社會信用代碼11341100MB15079707。


              法定代表人:張昌德,該局局長。


              出庭負責人:甄煜,該局副局長。


              委托代理人:常春,該局法制科科員。


              委托代理人:馬小,安徽江安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明光市世佳礦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世佳礦品公司)與被告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以下簡稱第一稽查局)、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以下簡稱市稅務局)不服稅務行政管理糾紛一案,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本院于2019年8月1日立案后,向被告第一稽查局和市稅務局送達訴狀副本、應訴通知書及舉證通知書。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9年9月24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世佳礦品公司法定代表人徐開昌及委托代理人徐玲,被告第一稽查局負責人雍澤平以及委托代理人梁義生、馬小,被告市稅務局負責人甄煜及委托代理人常春、馬小到庭參加訴訟。本案已審理終結。


              原國家稅務總局明光市稅務局稽查局于2018年9月12日作出編號:明稅稽處[2018]7號《稅務處理決定書》,追繳世佳礦品公司印花稅2007.6元、城市維護建設稅3186.4元、教育費附加272.93元、地、地方教育附加1816元、車船稅6348元、資源稅55758元、企業所得稅123804.04元。原告世佳礦品公司對此不服,向被告市稅務局申請行政復議,被告市稅務局于2019年1月3日作出滁稅復決字[2019]1號《行政復議決定書》:維持國家稅務總局明光市稅務局稽查局《稅務處理決定書》(明稅稽處[2018]7號)作出的處理決定。被告第一稽查局和被告市稅務局在法定期間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被訴行政行為的證據、依據。


              被告第一稽查局為支持自己的主張,其提供如下證據:


              證據一、1、稅務檢查通知書及送達回證2、稅務行政執法審批表3、調取賬簿資料通知書及送達回證、調取賬簿資料清單4、稅務稽查告知書及送達回證5、稅務稽查案件稽查所屬期間變更審批表6、延長稅收違法案件檢查時限間審批表、7明稅稽處(2018)7號稅務處理決定書及稅務文書送法回證;


              證明目的:證實被告作出的稅務處理決定書程序合法。


              證據二、1、原告營業執照副本、稅務登記證2、詢問筆錄(兩次)、3、原告工資表、4、稅務稽查工作底稿(8頁)5、授權委托書、張偉國身份證復印件6、2011年、2012年、2013年、2014年、2015年原告賬簿7、增值稅納稅申報表8、原告單位2011年度-2014年度賬面計提附加統計表9、原告單位固定資產明細表10、記賬憑證、發票、11、匯款繳納憑證12、申報繳款查詢清冊13、原告2011年至2014年納稅統計表14、車輛登記證15原告2013-2015棒土購進統計表;


              證明目的:1、原告為涉案法定納稅義務主體2、原告不繳、少繳稅款的客觀事實。


              被告市稅務局為支持自己的主張,其提供如下證據:


              證據一、《重大稅務案件審理意見書》(明地稅重審決字〔2018〕2號)、《稅務處理決定書》(明稅稽處〔2018〕7號),證明該案經原安徽省明光市地方稅務局重大稅務案件審理委員會審理,原國家稅務總局明光市稅務局稽查局根據《重大稅務案件審理意見書》(明地稅重審決字〔2018〕2號)作出稅務處理決定,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是法定復議機關。


              證據二、《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受理行政復議申請通知書》(滁稅復受字第〔2018〕4號)及回證,證明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依法受理明光市世佳礦品有限公司稅務處理行政復議。


              證據三、《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行政復議答復通知書》(滁稅復答字第〔2018〕4號)及回證,證明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依法要求被申請人限期提交書面答復。


              證據四、國家稅務總局明光市稅務局《行政復議答復書》,證明被申請人按期提供書面答復及相關證據。


              證據五、《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行政復議決定書》(滁稅復決字第〔2019〕1號)及回證,證明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依法作出行政復議決定并送達。


              原告世佳礦品公司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1、請求依法判令被告一撤銷被告一作出的《稅務處理決定書》(明稅稽處【2018】7號)第四項、第五項內容;2、請求依法判令被告二撤銷被告二作出的《行政復議決定書》(滁稅復決字【2019】1號)(原訴訟請求4號是筆誤);3、本案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事實與理由:原告不服被告一作出的《稅務處理決定書》(明稅稽處【2018】7號)第四項、第五項內容。理由如下:


              一、資源稅


              原告曾提供過一份凹凸棒粘土原礦稅費征收專用憑證,以及采購凹凸棒土分戶明細,但未被被告一采納。該憑證可證明原告在收購礦產品時,該礦產品在出賣人開采時已由明光市凹凸棒粘土原礦“一票制”稅費征管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征收過相關的稅費,所以不存在兩被告所說的未稅礦產品。


              二、企業所得稅


              1、原告成立于2001年,2006年建賬,但石壩分局一直都是定稅,并沒有對原告的賬務進行規范。自陳傳第一次擔任局長開始,給原告定稅是每月800元,并以辦公經費緊張為由,要原告每月交稅400元,每年付4000元作為辦公經費,并且指定協管員劉文舉分批來收。后換,幾任局長(先是陳傳局長,而后周正坤、陳傳、屈秀山)都是這樣操作,長達十幾年。直到2014年上半年原告還交了2000元。2014年9月石壩分局發現原告賬務很亂,對原告賬務進行檢查,要求原告賬務要規范,并對2013年全年的應稅款進行了收補和罰款,共計40328.97元。根據一事不再理原則,2014年9月石壩分局己針對2013年全年的應稅款對原告進行了收繳和罰款,共計扣328,97元。被告一不應再次追繳原告2013年度的企業所得稅。且該項稅款未扣除成本、工人工資、職工福利、損失等應扣除的項目。


              2、該項稅款已過三年的追繳時效。根據《征管法》第五十二條第一款的規定,因稅務機關的責任,致使納稅人、扣繳義務人未繳或少繳稅款的,稅務機關在三年內可以要求納稅人,扣繳義務人補繳稅款,但不得加收滯納金。因石壩分局的監管混亂,使原告的稅收一直處于少收狀態,因此被告一不應在三年后仍追繳該筆稅款。


              為支持自己的主張,其提供如下證據:


              證據一、明光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稽查意見反饋書明稅稽通(2016)7號,證明原告2016年被明光市稅務局稽查局檢查及處理;


              證據二、明光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稅務事項通知書明稅稽通(2017)10號,證明2017年明光市稅務局稽查局限原告15日內提交資源稅管理證明;


              證據三、國家稅務總局明光市稅務局稽查局稅務事項通知書明稅稽通(2018)1號,證明執法主體變更;


              證據四、國家稅務總局明光市稅務局稽查局稅務處理決定書明稅稽處(2018)7號,證明原告2018年再次被明光市稅務局稽查局檢查及處理;


              證據五、國家稅務總局明光市稅務局稽查局稅務事項通知書明稅稽通(2018)7號,證明原告2018年再次被明光市稅務局稽查局檢查及處理;


              證據六、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行政復議決定書滁稅復決字(2018)4號,證明復議維持了原處理決定;


              證明目的:被告作出(2018)7號行政處罰決定以及被告二作出的(2019)1號行政復議決定書違反為了規定,未尊重客觀事實,侵犯原告合法權益。


              證據七、凹凸棒黏土原礦稅費征收專用憑證2份,證明原告在開采礦產品時,開采人出具的由明光市凹凸棒黏土原礦一票字稅收征管小組開具的稅收證明,證明開采人在開采時即有當地稅務部門已經征收相關稅費,根據提供線索,該凹凸棒開采均受政府部門收取稅費;


              證據八、采購凹凸棒土分戶明細,證明原告合法從開采人處采購;


              證據九、安徽省地方稅務局稅款繳納憑證復印件,證明原告已繳納稅款,2014年原告的當地主觀稅務機關,針對原告之前的稅務問題已經做出相應的補繳和處罰的決定,原告認為被告作出的行政處罰有悖行政法的規定,違反了一事無二罰的原則。


              被告第一稽查局辯稱:關于資源稅。原告2011至2015年購進應稅礦產品凹凸棒土時,未依法代扣代繳資源稅,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資源稅暫行條例》第十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資源稅代扣代繳管理辦法》第二條、第三條、第五條、第七條的規定,收購未稅礦產品的單位為資源稅的扣繳義務人,應依法履行資源稅代扣代繳義務。2017年4月17日明光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檢查部門對原告下達《稅務事項通知書》(明地稅稽通【2017】10號)要求其提供2011年至2015年度收購凹凸棒土24306噸已代扣資源稅的資源稅管理證明,該納稅人于2017年6月7日申請行政復議,明光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于2017年6月20日書面給明光市地方稅務局答復,詳細說明要求其提供資源稅管理證明的行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鑿,適用依據正確,程序合法,內容適當的理由及依據,明光市地方稅務局于2017年7月25日作出駁回復議申請的決定。該納稅人至今仍未能提供已代扣資源稅的資源稅管理證明。原告提出其已提供凹凸棒粘土原礦稅費征收專用憑證以及采購凹凸棒土分戶明細,能證明其收購的凹凸棒土已繳納了資源稅,但未被采納。故對其稱其收購的凹凸棒粘土已繳納資源稅理由不能成立。


              二、關于企業所得稅。1.2013年度企業所得稅未按規定申報繳納,明光市地方稅務局石壩分局未對其處罰;2014年9月份原告自查補交2013年度城市維護建設稅31082.10元、教育費附加20288.17元、地、地方教育附加135254元及滯納金未對其處罰;本次稅務處理決定也未對原告作出行政處罰。故不存在同一事由作兩次處罰一說。2.原告自查補交行為及稅務機關以前年度對其核定稅費行為,沒有改變稅收管理范圍和稅款入庫預算級次,此次稅務稽查只要求申請人補交三年稅款,并未對其處罰和加收滯納金。3.原告提出由于石壩分局監管混亂,致使好多原材料和工人工資沒有入賬,理由不成立,申請人自2006年建賬,國稅部門按企業一般納稅人管理,此次檢查是基于申請人財務核算的基礎上,根據稅法相關規定進行調整,完全符合稅收相關政策要求。綜上,被告作出的(2018)7號稅務處理決定書程序合法,認定事實清楚、證據充分;適用法律法規正確,請人民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被告市稅務局辯稱:一、主體合法


              (一)執法主體合法。根據《國稅地稅征管體制改革方案》要求,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和國家稅務總局明光市稅務局先后于2018年7月5日和2018年7月20日正式掛牌成立。根據《國家稅務總局安徽省稅務局辦公室關于做好新稅務機構掛牌工作的通知》(皖稅辦發〔2018〕2號)、《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關于稅務機構改革有關事項的公告》(2018年第1號)和《國家稅務總局明光市稅務局關于稅務機構改革有關事項的公告》(2018年第1號)的有關要求,現行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原明光市國家稅務局和原明光市地方稅務局職責和工作,由國家稅務總局明光市稅務局繼續承繼。原國家稅務總局明光市稅務局稽查局于2018年7月20日掛牌,承繼原明光市國家稅務局稽查局、明光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的工作職責和權利義務。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實施細則》第九條的規定,原國家稅務總局明光市稅務局稽查局有權對原告的納稅情況進行檢查。


              (二)復議機關主體合法。2018年7月18日,經原安徽省明光市地方稅務局重大稅務案件審理委員會進行審理,由原國家稅務總局明光市稅務局稽查局根據《重大稅務案件審理委員會審理意見書》制作《稅務處理決定書》。根據《稅務行政復議規則》(國家稅務總局令第21號公布,國家稅務總局令第39號修改并公布)第二十九條第二款規定:“申請人對經重大稅務案件審理程序作出的決定不服的,審理委員會所在稅務機關為被申請人?!本C上,原國家稅務總局明光市稅務局稽查局根據《重大稅務案件審理委員會審理意見書》作出的《稅務處理決定書》(明稅稽處〔2018〕7號),告知復議機關為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是正確的,我局是適格的復議機關。


              二、程序合法


              (一)執法程序合法。該案由原安徽省明光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于2016年4月依法立案檢查,在作出涉案稅務處理決定前進行了合法調查,告知了其存在的違法事實、理由、依據及其享有的陳述與申辯的權利。該案經原安徽省明光市地方稅務局重大稅務案件審理委員會審理并由國家稅務總局明光市稅務局稽查局作出稅務處理決定,依法向原告送達《稅務處理決定書》(明稅稽處〔2018〕7號)并告知其享有申請行政復議的權利。


              (二)復議程序合法。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等規定,我局依法受理原告不服原國家稅務總局明光市稅務局稽查局作出的《稅務處理決定書》(明稅稽處〔2018〕7號)復議申請,并按法律規定的期限和程序進行審查和作出行政復議決定,依法向申請人和被申請人進行了送達,復議程序合法。


              三、違法事實清楚,證據確鑿


              (一)資源稅。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資源稅暫行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令第605號)第十一條規定:“收購未稅礦產品的單位為資源稅的扣繳義務人?!备鶕吨腥A人民共和國資源稅代扣代繳管理辦法》(國稅發〔1998〕49號)第五條規定:“本辦法第四條所稱‘未稅礦產品’是指資源稅納稅人在銷售其礦產品時不能向扣繳義務人提供資源稅管理證明的礦產品?!?/p>


              2017年4月17日,原安徽省明光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向明光市世佳礦品有限公司送達《稅務事項通知書》(明地稅稽通〔2017〕10號)要求其限期提供2011年至2015年度收購凹凸棒土已代扣資源稅的資源稅管理證明,原告未能提供已代扣資源稅的資源稅管理證明。


              (二)企業所得稅。2014年9月,原告自行補充申報補交2013年度城市維護建設稅、教育費附加元、地、地方教育附加等稅費及滯納金按規定申報繳納2013年度企業所得稅,原明光市地方稅務局石壩分局也未對其處罰,故不存在同一事由作兩次處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十九條規定:“納稅人、扣繳義務人按照有關法律、行政法規和國務院財政、稅務主管部門的規定設置賬簿,根據合法、有效憑證記賬,進行核算”。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所得稅法》第八條規定:“企業實際發生的與取得收入有關的、合理的支出,包括成本、費用、稅金、損失和其他支出,準予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扣除?!痹妗镀鹪V狀》中提出的工資、職工福利、損失等,因原告未提供合法、有效憑證,無法證實費用發生的真實性和合法性。


              四、法律適用正確,內容適當。根據《國家稅務總局關于貫徹<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及其實施細則若干具體問題的通知》(國稅發〔2003〕47號)第二條第三款規定:“扣繳義務人違反征管法及其實施細則規定應扣未扣、應收未收稅款的,稅務機關除按征管法及其實施細則的有關規定對其給予處罰外,應當責成扣繳義務人限期將應扣未扣、應收未收的稅款補扣或補收?!?/p>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所得稅法》第一條、第三條、第四條、第五條、第八條、第十條、第十八條、第二十八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所得稅法實施條例》第九條、第四十三條規定,對原告2013年少繳的企業所得稅123804.04元(2014年多繳部分用2013年度欠繳稅款年多繳后),予以追繳。


              綜上所述,我局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等法律規定,依法受理后對被訴征稅行為依法進行審查,在法定期限內作出復議決定,并依法向申請人與被申請人進行了送達,程序合法。我局作出的復議決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原告要求撤銷《行政復議決定書》的訴訟請求,無事實和法律依據,請求人民法院依法駁回原告訴訟請求。


              經庭審質證,本院對當事人證據作如下確認:世佳礦品公司對第一稽查局提供的證據予以認可。經審查,本院對此予以采納;世佳礦品公司對市稅務局提供的證據的真實性無異議,經審查,本院對該組證據的真實性予以認可;第一稽查局、市稅務局對世佳礦品公司提供的證據一至證據七的真實性予以認可,其他證據不予認可,經審查,證據八因無證據證明與本案存在關聯性,證據九因第一稽查局已提供同樣證據,并予以了處理,故本院對該證據八不予采納。


              經審理查明:2016年4月18日,原明光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向世佳礦品公司作出明地稅稽檢通一[2016]6號《稅務檢查通知書》,告知自2016年4月18日起對你單位2013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間(如檢查發現此期間以外明顯的稅收違法嫌疑或線索不受此限)涉稅情況進行檢查;2016年4月19日,該稽查局向世佳礦品公司作出明地稅稽調[2016]5號《調取賬簿資料通知書》:決定調取你單位2013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的賬簿、記賬憑證、報表和其他有關資料到稅務機關進行檢查,當天,雙方辦理了《調取賬簿資料清單》的交接;同日,該稽查局向世佳礦品公司送達了《稅務稽查告知書》和《廉政監督卡》;2016年6月14日與2016年7月20日,該稽查局先后兩次向世佳礦品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徐開昌制作了詢問筆錄,其中徐開昌陳述世佳礦品公司收購的凹凸棒土沒有資源稅已稅證明,并且未對沒申報繳納2013年度賬面上實現的利潤應繳納的企業所得稅等提出異議;2016年7月20日,該稽查局決定將稽查所屬期間變更為2011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2016年6月16日與2016年8月16日決定將檢查完成時間延長至2016年10月20日;2016年9月30日,原明光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作出明地稅稽意[2016]7號《稽查意見反饋書》,告知世佳礦品公司對其中載明的涉稅問題進行認真核實,對涉稅問題及擬作的處理決定有何意見,請在接到本意見書之日起三日內到我局書面反饋意見;2017年4月10日,原明光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作出明地稅稽通[2017]10號《稅務事項通知書》:限你單位在收到本通知書之日起15日內提供2011年至2015年度收購凹凸棒土24306噸已代扣資源稅的資源稅管理證明;2018年9月12日,原國家稅務局明光市稅務局稽查局作出明稅稽處[2018]7號《稅務處理決定書》:追繳世佳礦品公司印花稅2007.6元、城市維護建設稅3186.4元、教育費附加272.93元、地、地方教育附加1816元、車船稅6348元、補扣資源稅55758元、追繳2013年度少繳納的企業所得稅123804.04元(2014年度多繳部分用2013年度欠繳稅款抵繳后);原告世佳礦品公司對此不服,向市稅務局申請行政復議,2018年11月8日,市稅務局決定予以受理;2018年11月9日,市稅務局向國家稅務總局明光市稅務局作出滁稅復答字[2018]4號《行政復議答復通知書》;2018年11月16日,國家稅務總局明光市稅務局作出《行政復議答復書》;2019年1月3日,市稅務局作出滁稅復決字[2019]1號《行政復議決定書》:維持國家稅務總局明光市稅務局稽查局《稅務處理決定書》(明稅稽處[2018]7號)作出的處理決定。


              另查明:2018年7月20日,原國家稅務總局明光市稅務局稽查局掛牌,承繼了原明光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的工作職責;后國家稅務總局滁州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承繼了原國家稅務總局明光市稅務局稽查局的工作職責。


              本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四條第三款的規定,納稅人、扣繳義務人必須按照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繳納稅款、代扣代繳、代收代繳稅款。本案中,當事人針對稅務處理決定存在的爭議焦點:1.資源稅是否存在重復征收,2.企業所得稅的征收有無事實依據。針對焦點一,世佳礦品公司主張凹凸棒土在開采時已由相關部門征收過稅費,但其提供的專用憑證無證據證明與本案存在關聯性,且憑證上也未載明繳納的系資源稅,世佳礦品公司在收購該礦產品后已成為法定的扣繳義務人,依法應當繳納相關稅款,故本院對世佳礦品公司的主張不予支持。針對焦點二,一是世佳礦品公司主張稅務機關在2014年已經對其進行了處理,不應再次追繳,但本案系行政征收,并非行政處罰,稅務機關在發現納稅人、扣繳義務人仍有稅款未繳納的,當然要履行法定職責,對未繳稅款予以追繳,且稅務機關對其2014年多繳部分已經用于抵繳2013年度欠繳稅款;二是世佳礦品公司主張企業所得稅未扣除工人工資等成本,經審查,該公司承認由于財務制度不完善,導致其所謂的成本無法在賬簿里明確載明,這是由其自身過錯導致的,且也未提供證據證明具體成本的內容以及金額等,稅務機關按照賬簿內容核定企業所得稅并無過錯,世佳礦品公司要求參照同行業、同地區、同規模的其他企業合理性支出扣減無法律以及。另市稅務局依據法律規定對世佳礦品公司的行政復議申請予以了受理、審查并作出決定。綜上,第一稽查局作出的明稅稽處[2018]7號《稅務處理決定書》事實清楚、程序正當、適用法律正確;市稅務局作出的滁稅復決字[2019]1號《行政復議決定書》事實清楚,程序合法,適用法律正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明光市世佳礦品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50元,由原告明光市世佳礦品有限公司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后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交副本,上訴于安徽省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顏林人民陪審員陸惠文人民陪審員王彩霞


              二〇一九年十月八日


              書記員?徐??芮


              附本案適用的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行政行為證據確鑿,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請被告履行法定職責或者給付義務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31
              來源:安徽省滁州市南譙區人民法院

              判例趙寧與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豐臺區稅務局第三稅務所等一審行政判決書

              行 政 判 決 書


              (2019)京0106行初110號


              原告趙寧,女,1981年3月24日出生,漢族,戶籍所在地廣東省廣州市荔灣區。


              委托代理人劉鑫,北京華標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韓巧玲,北京華標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


              被告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豐臺區稅務局第三稅務所,住所地北京市豐臺區豐體南路豐體時代大廈**稅務大廳。


              負責人李旭東,所長。


              委托代理人白天,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豐臺區稅務局第三稅務所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焦鐵燁,北京天馳君泰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豐臺區稅務局,住所地北京市豐臺區泥洼路**。


              法定代表人金志雄,局長。


              出庭負責人陳棟,副局長。


              委托代理人陳茜,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豐臺區稅務局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王家本,北京天馳君泰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趙寧不服原北京市豐臺區地方稅務局第二稅務所(以下簡稱原第二稅務所,因機構調整,原第二稅務所相關職能現由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豐臺區稅務局第三稅務所承擔,以下簡稱第三稅務所)作出的征稅行為和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豐臺區稅務局(以下簡稱豐臺稅務局)作出的行政復議決定,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本院立案后,依法向被告送達了起訴狀副本及應訴通知書,并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9年4月25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原告趙寧的委托代理人劉鑫、韓巧玲,被告第三稅務所的委托代理人白天、焦鐵燁,被告豐臺稅務局的委托代理人陳茜、王家本,到庭參加訴訟。被告第三稅務所所長李旭東、被告豐臺稅務局副局長陳棟作為單位負責人出庭應訴。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2018年8月7日,原第二稅務所向趙寧作出京豐稅通[2018]2-359號《稅務事項通知書》(以下簡稱被訴通知書),通知趙寧申報繳納北京市豐臺區西羅園四區×號樓×層×號房屋(以下簡稱×號房屋)于2012年3月26日交易的個人所得稅12200元、營業稅61000元、城市維護建設稅4270元、教育費附加1830元、、地方教育費附加1220元及滯納金趙寧于2018年9月21日向豐臺稅務局提起行政復議,豐臺稅務局于2018年12月17日作出豐稅復字[2018]3號《行政復議決定書》(以下簡稱被訴復議決定書),維持了被訴通知書。


              原告趙寧訴稱,原告于2018年8月7日收到原第二稅務所作出的被訴通知書,通知原告申報繳納稅款及滯納金,理由是原告轉讓×號房屋時未如實申報繳納稅款。原告對通知內容有異議,但仍及時繳納了稅款,并向豐臺稅務局提起行政復議。豐臺稅務局作出被訴復議決定書,維持了被訴通知書。原告認為,二被告對事實認定存在嚴重錯誤。原告與買方王某某2012年3月26日進行房屋交易時約定由買方王某某承擔稅款繳納義務,相應的稅款繳納事宜由王某某辦理。稅務機關工作人員在收取×號房屋稅款時,將房屋偽造為“滿五唯一”住房,符合個人所得稅和營業稅免稅條件,讓王某某免于繳納上述稅款。事實是王某某不如實申報繳納稅款的情況,原告對稅款未足額繳納一事并不知曉,最終導致原告額外支付不合理的稅款。另外,×號房屋交易時間為2012年3月26日,原第二稅務所通知原告繳納稅款的時間為2018年8月7日,已經超過三年追征期,原告不再負有補繳稅款的義務。二被告的行政行為違法,嚴重侵害原告利益。請求法院撤銷被訴通知書,撤銷被訴復議決定書,訴訟費用由二被告承擔。


              被告第三稅務所辯稱,第三稅務所向原告征收稅款及滯納金的行政行為事實清楚,證據確鑿,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符合法定程序,原告訴訟請求沒有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請求法院依法駁回。被告第三稅務所在法定期限內提交并在庭審中出示以下證據,證明被訴征稅行為的合法性:1、個人銷售已購住房涉稅申報核定表(代開發票申請表),2、存量房買賣合同信息表(納稅),3、偽造的X京房權證豐字第XX**《房屋所有權證》,4、售房人家庭唯一住房承諾表及信息查詢,5、稅務機關代開統一發票存根聯,6、北京市地方稅務局契稅納稅申報表—個人,7、不滿五、不唯一情況名單,8、稅務部門與趙寧聯系情況及聯系、約談記錄,9、詢問通知書、EMS郵寄單、郵件查詢結果,10、京豐稅通[2018]2-157號《稅務事項通知書》、EMS郵寄單、郵件查詢結果,11、被訴通知書、EMS郵寄單、郵件查詢結果,12、詢問(調查)筆錄,13、存量房屋買賣合同,14、X京房房權證豐字第XX**房屋所有權證》,15、房產原值查詢結果,16、稅收完稅證明2份,17、國家稅務總局北京市豐臺區稅務局關于稅務機構改革有關事項的公告。被告第三稅務所的法律依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十四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三十一條第一款、第三十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實施細則》第七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營業稅暫行條例》第一條、第二條、第三條、第四條、第五條、第八條,《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關于調整個人住房轉讓營業稅政策的通知》第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維護建設稅暫行條例》第二條、第三條、第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征收教育費附加的暫行規定》第二條、第三條,《北京市地方教育附加征收使用管理辦法》第二條、第三條,《北京市地方稅務局北京市財政局北京市國家稅務局關于地方教育附加征收管理若干問題的公告》第一條、第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第二條、第三條、第六條,《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建設部關于個人出售住房所得征收個人所得稅有關問題的通知》第四條,《北京市地方稅務局轉發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個人住房轉讓所得征收個人所得稅有關問題的通知》第一條、第三條,《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實施房地產稅收一體化管理若干具體問題的通知》第一條。


              被告豐臺稅務局辯稱,豐臺稅務局依法受理原告的行政復議申請,并作出被訴復議決定書,履行了行政復議的法定職責,程序合法。原告的訴訟請求沒有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請求法院依法駁回。被告豐臺稅務局在法定期限內提交并在庭審中出示以下證據,證明復議行為的合法性:1、行政復議申請書、授權委托書、行政復議接待筆錄、接收行政復議申請材料收據、行政復議申請受理通知書、EMS郵寄單、郵件查詢結果,2、行政復議答復通知書及送達回證,3、行政復議答復書、證據清單及相關證據、法律依據清單,4、補充事實與理由、EMS郵寄單、郵件查詢結果,5、行政復議延期通知書、EMS郵寄單、郵件查詢結果、送達回證,6、被訴復議決定書、EMS郵寄單、郵件查詢結果、送達回證。被告豐臺稅務局以《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二十八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三十一條第一款第(一)項,《稅務行政復議規則》第七十五條第(一)項、《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實施條例》第四十八條第一款第(二)項作為法律依據。


              上述證據經過庭審質證,本院認為,被告第三稅務所和被告豐臺稅務局的證據,具備真實性、合法性及與本案的關聯性,證明目的成立,予以采信。


              經審理查明,2012年3月26日,趙寧與王某某簽訂存量房屋買賣合同,約定趙寧將×號房屋轉讓給王某某,該合同載明房屋建筑面積68.07平方米,成交價格1220000元,并于2012年4月9日辦理×號房屋符合“滿五唯一”條件的納稅申報繳納手續。2016年,北京市豐臺區人民檢察院向原北京市豐臺區地方稅務局提供趙寧轉讓×號房屋時未依法納稅的案件信息。經稅務機關核查,趙寧于2009年6月22日購買×號房屋,距離其2012年轉讓房屋時不滿五年。原第二稅務所多次聯系趙寧,通知其依法補繳稅款。2018年7月10日,原第二稅務所向趙寧作出京豐稅通[2018]2-157號《稅務事項通知書》,通知其如實辦理轉讓×號房屋的納稅申報手續。2018年7月14日,趙寧收到該通知書。2018年8月7日,原第二稅務所向趙寧作出被訴通知書,再次通知其如實申報繳納受讓×號房屋的稅款及滯納金。2018年8月9日,趙寧收到該通知書。2018年8月21日,原第二稅務所向趙寧詢問調查并制作筆錄,趙寧在詢問中陳述其房屋所有權證登記時間為2009年6月22日,轉讓時不符合減免營業稅、個人所得稅的條件。2018年8月21日,趙寧向豐臺稅務局繳納×號房屋買賣應繳的個人所得稅12200元、營業稅61000元、城市維護建設稅4270元、教育費附加1830元、、地方教育費附加1220元及滯納金9005888元,共計170578.88元。趙寧不服被訴通知書,向豐臺稅務局提出行政復議申請,豐臺稅務局于2018年12月17日作出被訴復議決定書,維持了被訴通知書。趙寧仍不服,提起本訴訟。


              本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十四條規定,本法所稱稅務機關是指各級稅務局、稅務分局、稅務所和按照國務院規定設立的并向社會公告的稅務機構。據此,原第二稅務所具有征稅的法定職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四條第一款規定,法律、行政法規規定負有納稅義務的單位和個人為納稅人?!吨腥A人民共和國營業稅暫行條例》第一條規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提供本條例規定的勞務、轉讓無形資產或者銷售不動產的單位和個人,為營業稅的納稅人,應當依照本條例繳納營業稅?!吨腥A人民共和國城市維護建設稅暫行條例》第二條規定,凡繳納產品稅、增值稅、營業稅的單位和個人,都是城市維護建設稅的納稅義務人,都應當依照本條例的規定繳納城市維護建設稅?!墩魇战逃M附加的暫行規定》第二條規定,凡繳納產品稅、增值稅、營業稅的單位和個人,除按照《國務院關于籌措農村學校辦學經費的通知》的規定,繳納農村教育事業費附加的單位外,都應當依照本規定繳納教育費附加?!侗本┦械胤浇逃郊诱魇帐褂霉芾磙k法》第二條規定,凡在本市行政區域內繳納增值稅、消費稅、營業稅的單位和個人,除仍按國家規定繳納教育費附加外,應當依照本辦法規定繳納地方教育附加?!吨腥A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第一條第一款規定,在中國境內有住所,或者無住所而在境內居住滿一年的個人,從中國境內和境外取得的所得,依照本法規定繳納個人所得稅。第二條規定,下列各項個人所得,應納個人所得稅:……九、財產轉讓所得……?!吨腥A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納稅人未按照規定期限繳納稅款的,扣繳義務人未按照規定期限解繳稅款的,稅務機關除責令限期繳納外,從滯納稅款之日起,按日加收滯納稅款萬分之五的滯納金?!吨腥A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實施細則》第七十五條規定,稅收征管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的加收滯納金的起止時間,為法律、行政法規規定或者稅務機關依照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確定的稅款繳納期限屆滿次日起至納稅人、扣繳義務人實際繳納或者解繳稅款之日止?!吨腥A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五十二條規定,因稅務機關的責任,致使納稅人、扣繳義務人未繳或者少繳稅款的,稅務機關在三年內可以要求納稅人、扣繳義務人補繳稅款,但是不得加收滯納金。因納稅人、扣繳義務人計算錯誤等失誤,未繳或者少繳稅款的,稅務機關在三年內可以追征稅款、滯納金;有特殊情況的,追征期可以延長到五年。對偷稅、抗稅、騙稅的,稅務機關追征其未繳或者少繳的稅款、滯納金或者所騙取的稅款,不受前款規定期限的限制?!吨腥A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實施細則》第八十條規定,稅收征管法第五十二條所稱稅務機關的責任,是指稅務機關適用稅收法律、行政法規不當或者執法行為違法。第八十一條規定,稅收征管法第五十二條所稱納稅人、扣繳義務人計算錯誤等失誤,是指非主觀故意的計算公式運用錯誤以及明顯的筆誤。


              本案中,原告趙寧于2012年4月9日辦理轉讓×號房屋的納稅申報繳納手續,應當進行納稅申報,并繳納營業稅、城市維護建設稅、教育費附加、、地方教育費附加以及個人所得稅等稅費但未按照法律規定申報繳納上述稅費。原第二稅務所認定趙寧為上述稅費申報及繳納義務人,依據相關法律法規,作出被訴通知書,追征原告趙寧轉讓×號房屋的個人所得稅12200元、營業稅61000元、城市維護建設稅4270元、教育費附加1830元、、地方教育費附加1220元及滯納金9005888元,并無不當。豐臺稅務局接到趙寧的復議申請后,履行了受理、調查、送達等程序,作出被訴復議決定書,并無不當。趙寧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趙寧的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五十元,由原告趙寧負擔(已交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同時交納上訴案件受理費五十元,上訴于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閻雪蓮


              人民陪審員??梁京聯


              人民陪審員??李文革


              二〇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


              法官?助理??王?悅


              書?記?員??胡一兵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30
              來源:北京市豐臺區人民法院

              判例蚌埠市愷利制衣有限公司、蔡紅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8)皖0304刑初349號

              公訴機關蚌埠市禹會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單位蚌埠市愷利制衣有限公司,統一社會信用代碼91340300MA2MQWDF5A,住所地安徽省蚌埠市嘉和路**,公司法定代表人郭青英。

              訴訟代表人梁作品,男,1969年5月5日出生于安徽省五河縣,漢族,高中文化,蚌埠市愷利制衣有限公司實際經營人。

              被告人蔡紅旭,女,1971年12月25日出生于安徽省五河縣,漢族,中專文化,蚌埠市愷利制衣有限公司會計,住安徽省蚌埠市。被告人蔡紅旭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7年9月28日被蚌埠市公安局取保候審。

              指派辯護人朱丙元,安徽國夢律師事務所律師。

              指派辯護人朱長娥,安徽國夢律師事務所律師。

              蚌埠市禹會區人民檢察院以禹檢刑訴〔2018〕343號起訴書指控被告單位蚌埠市愷利制衣有限公司、被告人蔡紅旭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8年10月26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適用簡易程序,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蚌埠市禹會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漸某出庭支持公訴,被告單位蚌埠市愷利制衣有限公司的訴訟代表人梁作品、被告人蔡紅旭及指派辯護人朱長娥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蚌埠市禹會區人民檢察院指控:2015年11月20日,被告人蔡紅旭及其丈夫梁作品注冊成立蚌埠市愷利制衣有限公司,該公司的實際經營者系蔡紅旭及梁作品,其中蔡紅旭擔任會計工作,在此期間,被告人蔡紅旭從上海西具貿易有限公司、上海故田貿易有限公司、魯泰紡織股份有限公司共計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7張,價稅合計人民幣737830元(以下幣種相同),向蚌埠市國家稅務局抵扣稅款106624.87元。公訴機關認為,被告單位蚌埠市愷利制衣有限公司、被告人蔡紅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追究其刑事責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規定,提起公訴,請依法判處。

              被告單位蚌埠市愷利制衣有限公司訴訟代表人對起訴書指控的事實和罪名均無異議,并且自愿認罪,且同意適用簡易程序審理。

              被告人蔡紅旭對起訴書指控的事實和罪名均無異議,并且自愿認罪,且同意適用簡易程序審理。指派辯護人對指控的事實和罪名亦無異議,同時認為蔡紅旭系初犯、偶犯,主觀惡性較小,具有自首情節,已向稅務部門補繳稅款,悔罪態度較好,請求法院對其從輕處罰。

              經審理查明:蚌埠市愷利制衣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1月20日,法定代表人為郭青英,但實際經營人為被告人蔡紅旭及其丈夫梁作品,其中蔡紅旭主管會計等工作。2016年10月至12月期間,在無實際貨物交易的情況下,蔡紅旭分別從上海西具貿易有限公司、上海故田貿易有限公司、魯泰紡織股份有限公司共計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7張,價稅合計737830元,向蚌埠市國家稅務局抵扣稅款106624.87元。2017年1月期間,蚌埠市愷利制衣有限公司進項稅額轉出44586.49元。2018年5月18日,蚌埠市愷利制衣有限公司分別向國家稅務總局蚌埠市稅務局實繳(退)稅額62038.38元。

              另查明:2017年9月28日,被告人蔡紅旭經公安機關電話通知到公安機關接受調查;2018年3月6日,梁作品經公安機關通知到案接受調查。

              上述事實,有公訴機關提交并經庭審質證、認證的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歸案經過及情況說明,戶籍、身份信息,無前科證明,營業執照、私營企業基本注冊信息查詢單,會計憑證若干張,蚌埠市國稅局稽查局出具的蚌埠市愷利制衣有限公司抵扣稅款證明,金華市公安局金東分局立案偵查金華市精益健身休閑用品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的基本案情說明及立案決定書,稅收完稅證明,增值稅納稅申報表,情況說明,證人劉某的證言,被告人蔡紅旭的供述與辯解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單位蚌埠市愷利制衣有限公司違反國家增值稅專用發票管理法規,讓他人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告人蔡紅旭作為被告單位蚌埠市愷利制衣有限公司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決定讓他人為單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其行為均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告單位蚌埠市愷利制衣有限公司、被告人蔡紅旭具有自首情節,依法可以從輕處罰。被告單位蚌埠市愷利制衣有限公司、被告人蔡紅旭退繳了全部抵扣稅款,可以酌情從輕處罰。鑒于被告人蔡紅旭犯罪情節較輕,確有悔改表現,且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七十二條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條第二、三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六十四條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一四條、第二百一十六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單位蚌埠市愷利制衣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

              (罰金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一次性向本院繳納。)

              二、被告人蔡紅旭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年六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已繳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蚌埠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周?平

              審?判?員??殷凌云

              人民陪審員??王守廠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書?記?員??王?樂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零五條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單位犯本條規定之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是指有為他人虛開、為自己虛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介紹他人虛開行為之一的。

              第六十七條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

              被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論。

              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因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別嚴重后果發生的,可以減輕處罰。

              第七十二條對于被判處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可以宣告緩刑,對其中不滿十八周歲的人、懷孕的婦女和已滿七十五周歲的人,應當宣告緩刑:

              (一)犯罪情節較輕;

              (二)有悔罪表現;

              (三)沒有再犯罪的危險;

              (四)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

              宣告緩刑,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同時禁止犯罪分子在緩刑考驗期限內從事特定活動,進入特定區域、場所,接觸特定的人。

              被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處附加刑,附加刑仍須執行。

              第七十三條拘役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個月。

              有期徒刑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第五十二條判處罰金,應當根據犯罪情節決定罰金數額。

              第五十三條罰金在判決指定的期限內一次或者分期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對于不能全部繳納罰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時候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以執行的財產,應當隨時追繳。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災禍等原因繳納確實有困難的,經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繳納、酌情減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四條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

              第二百一十四條基層人民法院管轄的案件,符合下列條件的,可以適用簡易程序審判:

              (一)案件事實清楚、證據充分的;

              (二)被告人承認自己所犯罪行,對指控的犯罪事實沒有異議的;

              (三)被告人對適用簡易程序沒有異議的。

              人民檢察院在提起公訴的時候,可以建議人民法院適用簡易程序。

              第二百一十六條適用簡易程序審理案件,對可能判處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的,可以組成合議庭進行審判,也可以由審判員一人獨任審判;對可能判處的有期徒刑超過三年的,應當組成合議庭進行審判。

              適用簡易程序審理公訴案件,人民檢察院應當派員出席法庭。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9
              來源: 安徽省蚌埠市禹會區人民法院

              判例大連遼漁國際水產品市場有限公司與國家稅務局大連市稅務局稅務行政管理(稅務)一審行政裁定書

              行 政 裁 定 書


              (2019)遼0203行初10號


              原告大連遼漁國際水產品市場有限公司,住所地遼寧省大連市甘井子區大連灣街**。


              法定代表人趙輝,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李升斌,上海市協力(大連)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國家稅務局大連市稅務局,住所地,住所地大連市沙河口區高爾基路**iv>


              法定代表人趙福增,局長。


              委托代理人張科、安慧中,遼寧法大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大連遼漁國際水產品市場有限公司訴被告國家稅務局大連市稅務局撤銷復議告知書一案,原告于2018年12月4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本院受理后,于2019年3月21日向被告送達了起訴狀副本、應訴通知書、舉證通知書,被告于2019年4月2日向本院遞交了答辯狀及證據材料。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審理,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訴稱,關于原告“遼漁國際水產品市場”項目收取的銷售意向金2013-2014年度所得稅納稅事宜,原大連市地方稅務局第四稽查局于2017年2月3日作出了大地稅稽查四處[2017]第4號《稅務處理決定書》,后于2017年3月2日出具大地稅稽查四通[2017]第9號《稅務事項通知書》,將行政復議機關更改為“遼寧省地方稅務局或大連市人民政府”。原告在法定期限內,于2017年4月6日向大連市人民起訴申請行政復議。大連市人民政府以案涉行政復議事項應當向大連市地稅局申請行政復議為由,于2017年4月11日作出大政行復不字[2017]14號《不予受理行政復議申請決定書》。后我公司又以大連市人民政府為被告向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要求大連市政府受理我公司的行政復議,但大連中級人民法院于2017年11月3日做出(2017)遼02行初字85號行政判決書,認定應由大連市地稅局受理行政復議,為此,我公司又依法向原大連市地稅局提出行政復議,以求問題得到客觀、公正的解決,但原大連市地稅局未理會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的生效判決,于2017年12月14日作出《行政復議告知書》(大地稅復告[2017]1號),告知應當向遼寧省地方稅務局或大連市人民政府提出復議申請,未受理原告的復議決定?,F原告不服大連市地稅局該《行政復議告知書》,認為案涉行政復議事項應當由被告受理,具體理由如下:一、案涉行政復議應由原大連市地稅局受理,已經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生效判決確認大連中級人民法院于2017年11月3日做出(2017)遼02行初字85號作出的生效行政判決書,已認定應由大連市地稅局受理行政復議,我公司依據生效判決向原大連市地稅局提出行政復議,以求問題得到客觀、公正的解決,符合法律規定,原大連市地稅局應當依據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的生效判決,受理本案行政政復議。二、原大連市地稅局的《行政復議告知書》未告知原告起訴期限,原告可以向法院提起本案的訴訟。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六十四條規定“行政機關作出行政行為時,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起訴期限,起訴期限從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起訴期限之日起計算,但從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行政行為內容之日起最長不得超過一年。復議決定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起訴期限的,適用前款規定”。原大連地稅局所作出的《行政復議告知書》(大地稅復告[2017]1號)未告知原告起訴起限,原告現起訴符合前述法律規定,法院應當受理本案。因原大連地稅局己與本案被告合并,本案被告應當對原大連地稅局的行為承擔責任。綜上所述,原告認為,原告的行政復議事項應當由被告受理,現特依法提起訴訟,訴訟請求:請求依法撤銷原大連市地稅局于2017年12月14日作出的《復議告知書》(大地稅復告[2017]1號),依法受理原告的行政復議申請。


              被告辯稱,本案已經超過起訴期限,原告起訴應被駁回。原告對大地稅復告[2017]1號《行政復議告知書》(下稱《告知書》)。不服而提起本次訴訟,但由于案涉《告知書》作出于2017年12月14日,故原告于2018年12月對《告知書》提起訴訟,顯然已經超過法律規定的起訴期。與此同時,原告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下稱《司法解釋》)第六十四條為依據,認為案涉《告知書》的起訴期限應為一年,該種主張不能成立,具體理由闡述于下。(一)《告知書》不屬于“復議決定”,對告知行為的起訴期限不受《司法解釋》第六十四條的調整與規范?!端痉ń忉尅返诹臈l規定,“未告知起訴期限”的行政復議決定,適用一年起訴期限。由于被告作出的是“行政復議告知”行為,而非《司法解釋》第六十四條規定的“行政復議決定”行為,故《司法解釋》第六十四條在本案中沒有適用的余地?!缎姓妥h法》第十七條規定:“行政復議機關收到行政復議申請后,應當在五日內進行審查,對不符合本法規定的行政復議申請,決定不予受理,并書面告知申請人;對符合本法規定,但是不屬于本機關受理的行政復議申請,應當告知申請人向有關行政復議機關提出?!备鶕摋l規定,對于不符合受理條件的復議申請,復議機關應不予受理,但對于“不屬于本機關復議職權范圍內的復議申請”,復議機關應作出“告知行為”,而不能作出《不予受理決定》。具體到本案,我局在審查原告提出的復議申請時,基于原大連市地方稅務局第四稽查局作出的[2017]第4號《稅務處理決定書》經過重大稅務案件審理程序之事實,以《行政復議法實施條例》第十三條、《稅務行政復議規則》第二十九條為依據,認定被告對原告的復議申請不具有受理、審查等職權。在此情形下,被告依據《行政復議法》第十七條之規定,作出《行政復議告知書》,而沒有作出《不予受理行政復議申請決定書》。如前所述,被告所作“告知”行為,符合法律規定;該“告知”行為不屬于“復議決定”行為,故不適用《司法解釋》第六十四條的調整。(二)如對本案適用最長起訴期限,與法理相悖?!缎姓V訟法》第四十五條規定,復議機關逾期不作決定的,申請人可在復議期滿之日起十五日內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即至多為提出復議申請后的一百零五日內。相較于“復議機關逾期不作決定”的消極不作為,告知復議申請人向有權受理的機關申請復議應屬恪盡指引之責的積極表現。如果復議申請人對復議機關的消極怠工”僅有一百余日的救濟期間,卻可針對告知之積極舉措享有一年的最長起訴期限,顯然不合法理和基本邏輯。綜上,答辯人作出《告知書》的行為不受《司法解釋》第六十四條的調整,原告無權以該條規定為依據取得訴權,其針對案涉告知行為之起訴已經超期,應被依法回。二、被告所作告知行為合法。(一)《告知書》之內容與形式均于法有據。本案所涉《稅務處理決定書》,系經重大稅務案件審理程序后所作之決定,此類案件的行政復議規則,體現在下述法律法規中—《行政復議法實施條例》第十三條:“下級行政機關依照法律、法規、規章規定,經上級行政機關批準作出具體行政行為的,批準機關為被申請人”;《稅務行政復議規則》第二十九條第二款:“申請人對經重大稅務案件審理程序作出的決定不服的,審理委員會所在稅務機關為被申請人”。據此,針對案涉《稅務處理決定書》申請復議,原告為復議案件的被申請人,有權受理該復議案件的機關應為原遼寧省地方稅務局或大連市人民政府。原告向被告申請行政復議時,因被告并非受理該復議申請的有權機關,故以《行政復議法》第十七條為依據,出具了案涉《告知書》,向原告告知了正確的行政復議機關。該告知行為之內容有法可依,采用的文書形式有據可查,并無任何違法或不當之處。另,因該《稅務處理決定書》系經重大稅務案件審理程序之決策,體現被告的行政意志,如對此進行的行政復議仍以被告為復議機關,顯然不利于保護行政相對人的復議權益,亦違背行政復議制度設立之初衷。(二)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遼02行初字85號行政判決書,對本案不應產生影響。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遼02行初字85號行政判決書系針對原告與大連市人民政府間行政爭議所作裁判文書。原告援引該份判決作為判斷案涉《稅務處理決定書》復議機關的依據,認為告知行為有誤,被告不認可其該種觀點,理由如下:1、首先,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判決,在本案中僅屬于證據而非法律依據,應經過質證加以判斷,在其與法律、法規、規范性文件明顯相悖時,仍應以后者為依據一一對復議機關進行認定、對案涉《告知書》的合法性進行判斷。另一方面,生效裁判文書所具備的既判力僅限于判項部分,用于約束當事人對同一訴訟標的的重復起訴行為,但裁判文書中所記載的事實與法律適用內容卻不具備與法律法規一般的、當然的羈束力。2、其二,該判決以原告和大連市人民政府為當事人,以大連市人民政府作出的不予受理復議決定為訴訟標的,對作為案外人的被告并無法律拘束力;尤其,該判決并無責成被告受理行政復議申請之判項,故對我局根本不具有執行效力;另,被告作為該判決之案外人,對判決內容無從知曉,更無法將其用作復議行為之依據。3、其三,需要特別說明的是,案涉《告知書》是否存在錯誤、應否被撤銷,均屬于對被告告知行為的實體審理。而基于前述理由,原告起訴已經超過起訴期限,故即使該判決結果正確、即使《告知書》確實錯誤,人民法院亦不應使超過起訴期限的訴訟進入到實體審查的階段,更不應對《告知書》的合法性進行審查與判決。綜上所述,被告所作告知行為合法;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遼02行初字85號行政判決書對本案不具有實質性的影響,人民法院不應對《告知書》進行合法性審查。三、原告喪失訴權與被告無關。原告對《告知書》不服之初,即向大連市旅順口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但因其對法律理解錯誤,未將《告知書》作為起訴對象,而對原稅務稽查行為提出異議,后因違反復議前置規則而被駁回。原告因訴訟策略不當,貽誤了針對《告知書》的起訴期限,致使其本訴亦應被駁回而無權進入實體審理,但該種不良后果系因其自身行為所致,被告不應為此擔責。綜上所述,本案已經超過起訴期限,為節約司法資源,懇請貴院依法不經開庭審理而還行駁回原告之起訴。


              經審理查明,大連市地方稅務局于2017年12月14日對原告大連遼漁國際水產品市場有限公司做出大地稅復告[2017]1號《行政復議告知書》,告知其不服大連市地方稅務局第四稽查局2017年2月3日作出的《稅務處理決定書》向大連市地方稅務局提出的復議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復議法實施條例》及《稅務行政復議規則》相關規定,大連市地方稅務局為該復議的被申請人,原告應向遼寧省地方稅務局或大連市人民政府提出復議申請。該通知書于2017年12月15日送達給原告。


              另查,原告接到上述復議告知書后,并未向被告告知的復議機關申請行政復議。2018年,原告向大連市旅順口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起訴大連市地方稅務局第四稽查局,起訴理由是大連市地稅局不受理其復議申請,因此,就大連市地方稅務局第四稽查局作出的[2017]第4號稅務通知決定行為,直接起訴,請求撤銷。該院于2018年6月12日作出(2018)遼0212行初2號行政裁定,以“未按照法律、法規規定先向行政機關申請復議”為由,裁定駁回原告大連市遼漁國際水產品市場有限公司的起訴。原告不服,上訴至遼寧省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該院作出(2018)遼02行終624號行政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


              再查,依據《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稅務機構改革有關事項的公告》,大連市稅務機構也作出了改革,被告國家稅務局大連市稅務局于2018年6月15日掛牌,承繼原大連市國家稅務局、大連市地方稅務局稅費征管的職責和工作,啟用新的行政、業務印章,以新稅務機構的名稱開展工作。


              本院認為,公民、法人提起行政訴訟的權利受法律保護,也受法律的約束?!吨腥A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十七條第一款規定:“行政復議機關收到行政復議申請后,應當在五日內進行審查,對不符合本法規定的行政復議申請,決定不予受理,并書面告知申請人;對符合本法規定,但是不屬于本機關受理的行政復議申請,應當告知申請人向有關行政復議機關提出?!北景钢?,《行政復議告知書》不是復議決定,也不是不予受理決定,而是向原告告知復議機關的行為,這一告知行為不單獨對原告的權利和義務造成影響,不是可訴的行政行為,原告如按告知內容到相應機關申請復議不被受理,屆時,可就不予受理行為提起訴訟。原告在近一年的時間內未按告知內容申請復議,由此可能導致的不利后果應由其自身承擔,原告不能也無法通過起訴被告的告知行為獲得中斷或延長申請復議期限等作用,而對本次起訴進行實體審理將導致行政法上權利義務關系長期處于不穩定狀態,顯然違反行政復議及行政訴訟的根本原則,因此,原告在本案中沒有無正當的訴的利益,其起訴應被駁回。綜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六十九第一款第(十)項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原告大連遼漁國際水產品市場有限公司的起訴。


              案件受理費50元(原告已預交),全部退還原告。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書送達之日起十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遼寧省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唐威巖


              人民陪審員??廣?莉


              人民陪審員??劉曉虹


              二〇一九年五月二十二日


              書?記?員??張?穎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9
              來源: 大連市西崗區人民法院

              判例蚌埠舜元置業有限公司、陳某逃稅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9)皖0304刑初111號


              公訴機關蚌埠市禹會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單位蚌埠舜元置業有限公司,統一社會信用代碼913403006989621639,單位地址安徽省蚌埠市秦集鎮鎮政府內辦公樓一層101-104室,法定代表人黎達峰。


              訴訟代表人鄭陸,男,1983年9月14日出生于安徽省蚌埠市,漢族,初中文化,蚌埠舜元置業有限公司員工。


              被告人陳某,男,1975年6月5日出生于浙江省上虞縣,漢族,初中文化,蚌埠舜元置業有限公司主管人員,住浙江省紹興市上虞區。被告人陳某因涉嫌逃稅罪,于2018年11月22日被蚌埠市公安局高新區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27日經蚌埠市禹會區人民檢察院批準,于次日被蚌埠市公安局高新區分局逮捕,現羈押于蚌埠市看守所。


              辯護人張衛星,安徽元方圓律師事務所律師。


              蚌埠市禹會區人民檢察院以禹檢一部刑訴〔2019〕46號起訴書及禹檢一部刑變訴〔2019〕1號變更起訴決定書指控被告單位蚌埠舜元置業有限公司、被告人陳某犯逃稅罪,于2019年4月12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適用簡易程序,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蚌埠市禹會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于某出庭支持公訴,被告單位蚌埠舜元置業有限公司的訴訟代表人鄭陸、被告人陳某及辯護人張衛星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蚌埠市禹會區人民檢察院指控:蚌埠舜元置業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12月28日,原名蚌埠舜元農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黎達峰,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陳某。該公司自2010年開始至2014年間(除2011年),因不申報繳納稅款,累計欠營業稅1047101.88元、城市維護建設稅73297.14元、教育費附加31413.06元、印花稅18814.2元、土地使用稅105348.64元、企業所得稅696921.26元、未按規定代扣代繳“利息、股息、紅利”所得個人所得稅32262.2元共計2005158.38元以及對以上應補繳稅款從滯納稅款之日起按日加收萬分之五的滯納金。經蚌埠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依法下達追繳通知后仍不繳納。蚌埠市公安局高新區分局于2017年12月28日立案。后被告人陳某陸續向蚌埠市地方稅務局繳款,至2018年8月23日,被告人陳某已將所欠稅款及滯納金全部繳清。蚌埠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于2017年6月2日對蚌埠舜元置業有限公司作出稅務行政處罰決定,對少申報納繳的營業稅、城市維護建設稅、印花稅、土地使用稅處以50%計616652.88的罰款及對未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處以50%計16131.1元罰款。上述兩項罰款于2019年3月11日由被告人陳某親屬代為繳清。2018年11月13日,被告人陳某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公訴機關認為,被告單位蚌埠舜元置業有限公司、被告人陳某不申報、逃避繳納稅款數額巨大且占應納稅額30%以上,經稅務機關依法下達追繳通知后,不補繳應納稅款、不繳納滯納金、不接受行政處罰,其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一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以逃稅罪追究其刑事責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六條的規定,提起公訴,請依法判處。


              被告單位蚌埠舜元置業有限公司訴訟代表人對起訴書指控的事實和罪名均無異議,并且自愿認罪,且同意適用簡易程序審理。


              被告人陳某對起訴書指控的事實和罪名均無異議,并且自愿認罪,且同意適用簡易程序審理。其辯護人對指控的事實和罪名亦無異議,同時認為本案是單位犯罪,陳某承擔的是分管領導的法律責任,區別于個人逃避繳納稅款;陳某在稅務機關通知后在公安機關立案前,自籌資金為公司繳納稅款675619元,并在投案自首前為公司繳納了拖欠的全部稅款及滯納金,投案后其親屬又為公司繳納了欠稅罰款,挽回了對國家造成的經濟損失;其具有自首情節,系初犯、偶犯,主觀惡性不深。綜上,請求法院對陳某減輕處罰,適用緩刑。


              經審理查明:2009年12月28日,被告人陳某與他人共同出資成立了蚌埠舜元農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為黎達峰,陳某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后該公司于2011年11月3日更名為蚌埠舜元置業有限公司。2009年12月30日,原蚌埠市禹會區秦集鎮人民政府與蚌埠舜元置業有限公司簽訂秦集鎮新農村項目建設合作投資協議書,由該公司承建秦集鎮新農村建設項目。


              蚌埠舜元置業有限公司自2010年開始至2014年期間,因不申報繳納稅款,累計欠繳營業稅1047101.88元、城市維護建設稅73297.14元、教育費附加31413.06元、印花稅18814.2元、土地使用稅105348.64元、企業所得稅696921.26元、未按規定代扣代繳“利息、股息、紅利”所得個人所得稅32262.2元共計2005158.38元,以及對以上應補繳稅款從滯納稅款之日起按日加收萬分之五的滯納金,其中該公司2010年、2012年、2013年、2014年逃避繳納稅款總額均占當年各稅種應納稅總額百分之百。2017年5月25日,蚌埠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對該公司下達了限期繳納稅款及滯納金稅務處理決定書,該公司仍未繳納。2017年6月2日,蚌埠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對蚌埠舜元置業有限公司作出稅務行政處罰決定,對少申報納繳的營業稅、城市維護建設稅、印花稅、土地使用稅處以50%計616652.88元的罰款及對未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處以50%計16131.1元罰款。


              2017年7月6日,陳某向蚌埠市地方稅務局補繳該公司2011年度企業所得稅及滯納金、罰款、加收利息收入共計20萬元;于2017年9月1日補繳稅款及滯納金共計475619.64元。2017年12月28日,蚌埠市公安局高新區分局決定對蚌埠舜元置業有限公司逃稅案立案偵查。2018年8月23日,陳某向蚌埠市地方稅務局補繳該公司稅款及滯納金共計2729129.99元,上述所欠稅款及滯納金已全部繳清。2019年3月11日,陳某親屬代其繳納了該公司上述罰款616652.88元和16131.1元。


              另查明:2018年11月13日,被告人陳某主動到紹興市公安局上虞區分局曹娥派出所投案,當日被臨時羈押于紹興市上虞區看守所,臨時羈押期限自2018年11月13日至11月22日。


              上述事實,有公訴機關提交并經庭審質證、認證的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歸案經過,臨時羈押證明,戶籍證明,前科情況證明,私營企業基本注冊信息查詢單、公司設立登記申請書、公司(企業)設立登記注冊資本驗資報告、注冊資本實收情況明細表、公司變更登記申請書、蚌埠舜元農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章程修正案、企業名稱變更核準通知書、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證、2010年至2014年《資產負債表》、《利潤表》等材料,項目土地占地面積情況說明,建筑工程施工合同,房屋銷售交付情況統計表及總類分賬,支付利息憑證,稅收通用繳款書,國有土地使用證,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及附圖,秦集鎮新農村項目建設合作投資協議,秦集鎮農民新村項目(一期)銷售管理協議,禹發改字[2009]35號關于同意秦集鎮農民新村一期項目備案的通知,蚌埠市禹會區秦集鎮人民政府通知,蚌埠市高新區管委會會議紀要,收繳停供發票通知書,2010年簽訂建安合同、技術合同情況,系統申報情況查詢統計,蚌埠市高新區稅務局關于蚌埠舜元置業有限公司發票問題情況說明,蚌埠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局出具的關于蚌埠舜元置業有限公司逃避繳納稅款案件的調查報告、蚌地稅稽處[2017]15號稅務處理決定書和蚌地稅稽罰[2017]16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蚌埠市稅務局稽查局出具關于蚌埠舜元置業有限公司稅款繳納情況的說明,稅收完稅證明,稅收繳款書,證人翟某證言及被告人陳某的供述與辯解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單位蚌埠舜元置業有限公司違反國家的稅收管理制度,采取不申報的手段,逃避繳納稅款數額巨大并且占應納稅額百分之三十以上,其行為已構成逃稅罪。被告人陳某作為被告單位蚌埠舜元置業有限公司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采取不申報的手段,逃避繳納稅款數額巨大并且占應納稅額百分之三十以上,其行為已構成逃稅罪。經稅務機關追繳后,仍未補繳稅款和繳納滯納金,應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陳某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后如實供述了犯罪事實,系自首,依法可以從輕處罰。被告單位蚌埠舜元置業有限公司、被告人陳某在公安機關立案前后全額補繳應納稅款、滯納金及罰款,可酌情從輕處罰。鑒于被告人陳某已全額補繳應納稅款,系積極挽回國家損失,確有悔改表現,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一條、第二百一十一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七十二條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條第二、三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六十四條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一十四條、第二百一十六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單位蚌埠舜元置業有限公司犯逃稅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


              (以行政罰款折抵罰金)


              二、被告人陳某犯逃稅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以行政罰款折抵罰金)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蚌埠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吳文利


              審?判?員??殷凌云


              人民陪審員??王守廠


              二〇一九年五月二十四日


              書?記?員??荊秋生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零一條納稅人采取欺騙、隱瞞手段進行虛假納稅申報或者不申報,逃避繳納稅款數額較大并且占應納稅額百分之十以上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數額巨大并且占應納稅額百分之三十以上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扣繳義務人采取前款所列手段,不繳或者少繳已扣、已收稅款,數額較大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對多次實施前兩款行為,未經處理的,按照累計數額計算。


              有第一款行為,經稅務機關依法下達追繳通知后,補繳應納稅款,繳納滯納金,已受行政處罰的,不予追究刑事責任;但是,五年內因逃避繳納稅款受過刑事處罰或者被稅務機關給予二次以上行政處罰的除外。


              第二百一十一條單位犯本節第二百零一條、第二百零三條、第二百零四條、第二百零七條、第二百零八條、第二百零九條規定之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各該條的規定處罰。


              第六十七條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


              被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論。


              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因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別嚴重后果發生的,可以減輕處罰。


              第七十二條對于被判處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可以宣告緩刑,對其中不滿十八周歲的人、懷孕的婦女和已滿七十五周歲的人,應當宣告緩刑:


              (一)犯罪情節較輕;


              (二)有悔罪表現;


              (三)沒有再犯罪的危險;


              (四)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


              宣告緩刑,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同時禁止犯罪分子在緩刑考驗期限內從事特定活動,進入特定區域、場所,接觸特定的人。


              被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處附加刑,附加刑仍須執行。


              第七十三條拘役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個月。


              有期徒刑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第五十二條判處罰金,應當根據犯罪情節決定罰金數額。


              第五十三條罰金在判決指定的期限內一次或者分期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對于不能全部繳納罰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時候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以執行的財產,應當隨時追繳。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災禍等原因繳納確實有困難的,經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繳納、酌情減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四條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


              第二百一十四條基層人民法院管轄的案件,符合下列條件的,可以適用簡易程序審判:


              (一)案件事實清楚、證據充分的;


              (二)被告人承認自己所犯罪行,對指控的犯罪事實沒有異議的;


              (三)被告人對適用簡易程序沒有異議的。


              人民檢察院在提起公訴的時候,可以建議人民法院適用簡易程序。


              第二百一十六條適用簡易程序審理案件,對可能判處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的,可以組成合議庭進行審判,也可以由審判員一人獨任審判;對可能判處的有期徒刑超過三年的,應當組成合議庭進行審判。


              適用簡易程序審理公訴案件,人民檢察院應當派員出席法庭。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9
              來源:安徽省蚌埠市禹會區人民法院

              判例李天水、國家稅務總局安陽市文峰區稅務局稅務行政管理(稅務)二審行政裁定書

              行 政 裁 定 書


              (2019)豫05行終132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李天水,男,漢族,1967年6月6日出生,住安陽市。


              委托代理人喬秀萍,河南彪炳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國家稅務總局安陽市文峰區稅務局,住所地安陽市東工路**。


              法定代表人倫朝陽,局長。


              出庭副職負責人楊思璽,副局長。


              委托代理人吳汝梁,河南正義彰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國家稅務總局安陽市稅務局,,住所地安陽市文峰區文峰大道東段


              法定代表人曹思陽,局長。


              出庭副職負責人賈海燕,副局長。


              委托代理人梁守信,國家稅務總局安陽市稅務局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郭銀昌,河南興亞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第三人安陽市興稅印刷廠,,住所地安陽市文峰區東大街**


              法定代表人王克儉,廠長。


              上訴人李天水因訴被上訴人國家稅務總局安陽市文峰區稅務局(以下簡稱文峰區稅務局)、國家稅務總局安陽市稅務局(以下簡稱安陽市稅務局)及原審第三人安陽市興稅印刷廠(以下簡稱興稅印刷廠)履行法定職責一案,不服安陽縣人民法院(2018)豫0522行初145號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


              原審法院查明:2018年9月17日李天水以“2017年5月15日,李天水以掛號信方式向文峰區稅務局舉報安陽市稅務局內設機構‘興稅印刷廠’不給李天水繳納及少繳拖欠綜合社會保險事項,文峰區稅務局于2017年5月16日簽收后,至今不立案查處追繳拖欠李天水綜合社會保險事項,拒不履行法定職責義務,屬于行政不作為,故向貴院提起訴訟。在訴訟中,文峰區稅務局主動要求履行追繳社會綜合保險法定義務。文峰區稅務局2017年9月13日同時向安陽市稅務局和興稅印刷廠作出限期強制執行社會保險征收決定書,并由安陽市稅務局簽收??晌姆鍏^稅務局至今亦未強制執行社會綜合保險,經李天水多次與文峰區稅務局溝通未果。李天水認為,文峰區稅務局懶政怠政拒不履行法定職責致使國家的法律法規變的無效,其影響黨的事業,妨礙李天水合法權益”為由起訴至原審法院,要求依法判決:1、確認文峰區稅務局不履行法定執行職責違法;2、確認安陽市稅務局和興稅印刷廠不給李天水繳納、少繳社會綜合保險違法;3、判決文峰區稅務局、安陽市稅務局和興稅印刷廠限期內連帶給李天水繳納社會綜合保險。另查明,2017年李天水以“2017年5月15日,申請人以掛號信方式向被申請人(本案文峰區稅務局)舉報了申請人用人單位興稅印刷廠不給申請人繳納及少繳拖欠綜合社會保險事項,被申請人于2017年5月16日簽收后,至今不立案查處追繳拖欠申請人綜合社會保險事項,也不給予答復,屬于行政不作為。要求責令被申請人履行法定職責,依法查處追繳拖欠申請人綜合社會保險?!睘橛?,向安陽市人民政府提出復議申請。安陽市人民政府于2017年10月16日作出安政復決〔2017〕421號行政復議決定,駁回其行政復議申請。李天水不服,以安陽市人民政府和原安陽市文峰區地方稅務局(以下簡稱文峰區地稅局)為被告,原安陽市文峰區國家稅務局(以下簡稱文峰區國稅局)和興稅印刷廠為第三人向原審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要求:1、撤銷安陽市人民政府作出的上述復議決定;2、確認文峰區地稅局未對李天水舉報事項進行執法答復違法;3、判令文峰區地稅局履行法定職責;4、判令文峰區國稅局和興稅印刷廠共同給李天水繳納應繳未繳、少繳綜合社會保險。該案受理后,審理過程中李天水撤回起訴,原審法院于2017年11月29日作出(2017)豫0522行初129號行政裁定,準許其撤回起訴。


              原審法院認為:根據李天水、文峰區稅務局提供的(2017)豫0522行初129號行政裁定書、安政復決〔2017〕421號行政復議決定書可知,李天水本次的訴訟主張與上述行政復議及行政訴訟的主張實質為同一主張即均是要求:“1、確認文峰區稅務局不履行法定執行職責違法;2、確認安陽市稅務局和興稅印刷廠不給其繳納、少繳社會綜合保險違法;3、判決文峰區稅務局、安陽市稅務局和興稅印刷廠限期內連帶給李天水繳納社會綜合保險?!睂ι鲜鲋鲝埨钐焖烟崞疬^行政訴訟,并撤回起訴?,F李天水無正當理由再次提起訴訟,其起訴不符合法律規定不予支持。原審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六十九條第七項之規定,裁定駁回李天水的起訴。


              上訴人李天水上訴稱:原審裁定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錯誤。


              李天水提起的前訴(2017)豫0522行初129號案件是因文峰區地稅局對李天水舉報的興稅印刷廠拖欠李天水社會保險費,要求文峰區地稅局追繳查處一事,未作出書面答復或執法決定,不履行征收社會保險費法定職責,因此李天水提起訴訟要求撤銷安陽市人民政府作出的安政復決〔2017〕421號行政復議決定和確認文峰區地稅局未對李天水舉報事項進行執法答復違法。而李天水提起本次訴訟是因文峰區稅務局對興稅印刷廠作出并送達《社會保險費征收決定書》等相關文書后,興稅印刷廠拒不履行繳納社會保險費的義務,文峰區稅務局亦不履行強制執行社會保險費法定職責,李天水提起本次訴訟主要是要求確認文峰區稅務局不履行強制執行社會保險費的法定職責違法。征收社會保險費和強制執行社會保險費是兩個不同的法律概念和性質,前訴與本次訴訟有實質性區別,不屬于重復起訴。二、原審裁定認定文峰區稅務局和安陽市稅務局主體身份及委托代理人身份錯誤。請求:一、撤銷原審裁定;二、查清事實、指定其他法院審理。


              被上訴人文峰區稅務局答辯稱:原審裁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程序合法,應予維持。主要理由:一、本案的訴訟請求和(2017)豫0522行初129號案件的訴訟請求實質相同,均是要求確認文峰區稅務局不履行法定職責違法,判令文峰區稅務局準確、完整履行法定職責。雖然本案訴訟請求第一項表述為履行法定執行職責,但前訴訴訟請求之一要求“準確、完整履行法定職責”即包含了履行法定執行職責。兩次訴訟是同一個訴,李天水屬于撤訴后無正當理由再次起訴,應當駁回起訴。二、李天水訴訟請求的第二項、第三項要求確認文峰區稅務局、安陽市稅務局及興稅印刷廠不給其繳納社會保險費違法及判令文峰區稅務局、安陽市稅務局及興稅印刷廠限期連帶為其繳納綜合社會保險,不屬于行政訴訟受理范圍,且稅務機關沒有為征收對象繳納應征收款項的義務,人民法院依法應不予審理。另外,李天水所主張的社會保險費基本屬于歷年欠費,根據《國家稅務總局<關于進一步落實好簡政減稅降負措施更好服務經濟社會發展有關工作>的通知》(稅總發〔2018〕150號)第四條的規定,該類歷年欠費目前不宜追繳。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


              被上訴人安陽市稅務局答辯稱:原審裁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程序合法,應予維持。主要理由:一、安陽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豫05行終4329號民事判決已經確認安陽市稅務局與李天水之間不存在勞動關系,安陽市稅務局亦未收到李天水述稱的《社會保險費征收決定書》,且社會保險繳納不屬于人民法院行政訴訟的受理范圍,李天水要求安陽市稅務局連帶為其繳納社會綜合保險費無事實和法律依據。二、李天水訴稱原審裁定認定安陽市稅務局和文峰區稅務局主體身份錯誤系筆誤,已經原審法院作出補正裁定予以更正,不存在主體混淆錯誤的情形。三、李天水提起本次訴訟的主張與(2017)豫0522行初129號案件的主張實質相同,原審法院裁定駁回其起訴符合法律規定。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


              原審第三人京城物業未到庭參加訴訟亦未提交書面陳述意見。


              經審理查明的事實與原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一致,本院予以確認。另查明,2017年5月15日,李天水以掛號信郵寄方式向原文峰區地稅局舉報興稅印刷廠拖欠其各項社會保險(養老、醫療、工傷、失業、生育等保險),要求文峰區地稅局依法追繳及查處。文峰區地稅局在法定期限內未作出答復。李天水于2017年8月16日向安陽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復議,請求責令文峰區地稅局履行法定職責,依法查處追繳拖欠李天水的綜合社會保險。安陽市人民政府于2017年10月16日作出安政復決〔2017〕421號行政復議決定,駁回李天水的行政復議申請。李天水不服,于2017年11月以安陽市人民政府、文峰區地稅局為被告,以文峰區國稅局、興稅印刷廠為第三人提起行政訴訟,訴訟請求為:1.撤銷安陽市人民政府安政復決〔2017〕421號行政復議決定;2.確認安陽市地稅局未對李天水舉報事項進行執法答復違法;3.判令文峰區地稅局準確、完整履行法定職責;4.判令文峰區國稅局、興稅印刷廠共同給李天水繳納應繳未繳的綜合社會保險;5.訴訟費由安陽市人民政府和文峰區地稅局承擔。該案審理過程中,李天水撤回起訴。


              本院認為:本案中,李天水以文峰區稅務局、安陽市稅務局為被告,興稅印刷廠為第三人提起本次訴訟,訴訟請求有三項:一、確認文峰區稅務局不履行法定執行職責違法;二、確認安陽市稅務局和興稅印刷廠不給其繳納、少繳社會綜合保險違法;三、判決文峰區稅務局、安陽市稅務局和興稅印刷廠限期內連帶給李天水繳納社會綜合保險。從上述內容看,首先,李天水訴訟請求的第二項、第三項涉及社會保險繳納行為,該行為屬于用人單位內部管理行為,不屬于行政訴訟受案范圍。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九條規定:“提起訴訟應當符合下列條件:(三)有具體的訴訟請求和事實根據;(四)屬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圍和受訴人民法院管轄?!崩钐焖V訟請求的第二項、第三項不符合法定起訴條件,已經立案受理的,應當駁回其就該兩項的起訴。其次,(2017)豫0522行初129號案件訴的標的是文峰區地稅局不予答復的行為和安陽市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復議決定,與本次訴訟的訴訟標的及當事人并不相同。因此李天水在撤回對(2017)豫0522行初129號案件的起訴后,提起本次訴訟不屬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六十九條第七項規定的情形。原審法院以李天水撤回起訴后無正當理由再行起訴為由駁回李天水的起訴不當,應當對李天水的第一項訴訟請求繼續審理,同時對其第二項、第三項訴訟請求依法作出相應處理。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裁定如下:


              一、撤銷河南省安陽縣人民法院(2018)豫0522行初145號行政裁定;


              二、本案指令河南省安陽縣人民法院繼續審理。


              審判長??崔永清


              審判員??袁武明


              審判員??段?新


              二〇一九年五月二十七日


              書記員??李小依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9
              來源: 河南省安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判例劉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9)豫0526刑初145號


              公訴機關滑縣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劉軍,男,1978年3月11日出生,漢族,初中文化程度,河南省湯陰縣人,住湯陰縣。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8年6月8日被滑縣公安局刑事拘留,經滑縣人民檢察院批準,同年7月10日被滑縣公安局執行逮捕。


              辯護人王云峰,河南岳都律師事務所律師。


              滑縣人民檢察院以安滑檢公訴刑訴(2018)930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劉軍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1月23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適用普通程序,于2019年2月21日、2019年4月25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h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李穎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劉軍及其辯護人王云峰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滑縣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劉軍介紹滑縣博雅紡織有限公司、滑縣上官鎮恒安棉紗加工廠、河南省青山紡織有限公司、滑縣龍騰紡織有限公司、滑縣宏發紡織有限公司、滑縣順心紡織有限公司、滑縣云朵紡織有限公司、滑縣錦鵬紡織有限公司、滑縣錦森紡織有限公司、滑縣恒鑫棉紗廠等十家棉紡企業,在無實際貨物交易的情況下,通過劉軍控制的銀行卡實施資金回流偽造收到交易貨款,營造出銷售棉紗的假象,向浙江象山多家針織、制衣類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抵扣稅款,造成國家稅收損失14119188元,被告人劉軍作為中間介紹人以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的0.2%收取好處費。


              公訴機關為證實上述事實,向法庭提供了被告人供述與辯解、證人證言、書證等證據,認為被告人劉軍的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三款之規定,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且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提請依法判處。


              被告人劉軍對公訴機關指控其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沒有異議,辯稱自己虛開的稅款數額價稅合計僅有四百多萬。


              辯護人認為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劉軍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被告人劉軍不具備騙取國家稅款的主觀故意,應宣告劉軍無罪。


              經審理查明:2013年12月18日至2016年5月27日,被告人劉軍介紹滑縣博雅紡織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博雅公司)、滑縣上官鎮恒安棉紗加工廠(以下簡稱恒安紗廠)、河南省青山紡織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青山公司)、滑縣龍騰紡織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龍騰公司)、滑縣宏發紡織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宏發公司)、滑縣順心紡織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順心公司)、滑縣云朵紡織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云朵公司)、滑縣錦鵬紡織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錦鵬公司)、滑縣錦森紡織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錦森公司)、滑縣恒鑫棉紗廠(以下簡稱恒鑫紗廠)等十家棉紡企業,在無實際貨物交易的情況下,通過劉軍控制的銀行卡實施資金回流偽造收到交易貨款,營造出銷售面紗的假象,向浙江省二十六家針織、制衣類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抵扣稅款,具體事實如下:


              一、被告人劉軍介紹博雅公司向浙江省22家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實。


              1、2016年3月22日、23日博雅公司向象山縣博涯針織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博涯公司)虛開7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699103元,稅額118848元,價稅合計817950元。博涯公司已認證抵扣。博涯公司通過劉軍控制的銀行卡回流資金815920元。綜合本案證據,認定劉軍介紹博雅公司向博涯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815920元,金額697368元,稅額118552元。


              2、2015年5月28日至10月28日博雅公司向寧波金乾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乾公司)虛開46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4591846元,稅額780614元,價稅合計5372460元。金乾公司已認證抵扣。金乾公司過劉軍控制卡回流資金3258600元。綜合本案證據,認定劉軍介紹博雅公司向金乾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3258600元,金額2785128元,稅額473472元。


              3、2015年2月9日至2016年3月22日博雅公司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象山縣宏澤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宏澤公司)虛開34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3392350元,稅額576700元,價稅合計3969050元。宏澤公司已認證抵扣。


              4、2015年3月27日、30日博雅公司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寧波步達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步達公司)虛開11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1098590元,稅額186760元,價稅合計1285350元。步達公司已認證抵扣。


              5、2015年7月27日至2016年1月25日博雅公司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寧波金卓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卓公司)虛開49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4889521元,稅額831219元,價稅合計5720740元。金卓公司已認證抵扣。


              6、2015年1月29日至2015年1月31日博雅公司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寧波康聯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康聯公司)虛開114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998718元,稅額169782元,價稅合計1168500元??德摴疽颜J證抵扣。


              7、2015年11月27日、28日博雅公司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寧波申迪諾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申迪諾公司)虛開22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2197179元,稅額373521元,價稅合計2570700元。申迪諾公司已認證抵扣。


              8、2015年8月21日至2015年12月26日博雅公司向象山豐隆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豐隆公司)虛開22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2196282元,稅額373368元,價稅合計2569650元。豐隆公司已認證抵扣。豐隆公司通過劉軍控制的銀行卡回流資金2283500元。綜合本案證據,認定劉軍介紹博雅公司向豐隆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2283500元,金額1951709元,稅額331791元。


              9、2015年5月27日、28日博雅公司向象山根本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根本公司)虛開13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1298333元,稅額220717元,價稅合計1519050元。根本公司已認證抵扣。根本公司通過劉軍控制的銀行卡回流資金1410000元。綜合本案證據,認定劉軍介紹博雅公司向根本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410000元,金額1205128元,稅額204872元。


              10、2015年6月23日至2016年5月25日博雅公司向象山錦善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錦善公司)虛開58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5782944元,稅額983101元,價稅合計6766045元。錦善公司已認證抵扣。錦善公司通過劉軍控制的銀行卡回流資金1867000元。綜合本案證據,認定劉軍介紹博雅公司向錦善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867000元,金額1595726元,稅額271274元。


              11、2015年1月29日、31日博雅公司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象山鵬弘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鵬弘公司)虛開80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690342元,稅額117358元,價稅合計807700元。鵬弘公司已認證抵扣。


              12、2016年1月19日、3月24日博雅公司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象山日興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日興公司)虛開20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1995658元,稅額339262元,價稅合計2334920元。日興公司已認證抵扣。


              13、2015年8月31日博雅公司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象山潤發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潤發公司)虛開5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499231元,稅額84869元,價稅合計584100元。潤發公司已認證抵扣。


              14、2015年9月25日、12月30日博雅公司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象山三宇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宇公司)虛開16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1597949元,稅額271651元,價稅合計1869600元。三宇公司已認證抵扣。


              15、2015年6月26日至10月27日博雅公司向象山森田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森田公司)虛開17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1679915元,稅額285585元,價稅合計1965500元。森田公司已認證抵扣。森田公司通過劉軍控制的銀行卡回流資金1749500元。綜合本案證據,認定劉軍介紹博雅公司向森田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749500元,金額1495299元,稅額254201元。


              16、2015年7月27日博雅公司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象山天時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時公司)虛開5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497363元,稅額84637元,價稅合計582500元。天時公司已認證抵扣。


              17、2016年1月25日、26日博雅公司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象山致宇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致宇公司)虛開9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898846元,稅額152804元,價稅合計1051650元。致宇公司已認證抵扣。


              18、2016年1月25日博雅公司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象山子楨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子楨公司)虛開3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299615元,稅額50935元,價稅合計350550元。子楨公司已認證抵扣。


              19、2015年4月25日至9月26日博雅公司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寧波卓遠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卓遠公司)虛開18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1787094元,稅額303806元,價稅合計2090900元。卓遠公司已認證抵扣。


              20、2015年2月13日博雅公司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象山謙潤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謙潤公司)虛開6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599231元,稅額101869元,價稅合計701100元。謙潤公司已認證抵扣。


              21、2015年1月30日至8月28日博雅公司向寧波鉅億利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鉅億利公司)虛開75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2247846元,稅額382134元,價稅合計2629980元。鉅億利公司已認證抵扣。鉅億利公司通過劉軍控制的銀行卡回流資金1900000元。綜合本案證據,認定劉軍介紹博雅公司向鉅億利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900000元,金額1623932元,稅額276068元。


              22、2015年2月13日至10月20日博雅公司向象山浩諾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浩諾公司)虛開58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5792564元,稅額984736元,價稅合計6777300元。浩諾公司已認證抵扣。浩諾公司通過劉軍控制的銀行卡回流資金2858400元。綜合本案證據,認定劉軍介紹博雅公司向浩諾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2858400元,金額2443077元,稅額415323元。


              綜上,2015年1月29日至2016年5月25日,被告人劉軍介紹博雅公司向浙江省象山縣博涯公司等22家針織制衣類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35239556元,稅額5990724元,價稅合計41850280元。所需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均已被接受票據企業認證抵扣。


              二、被告人劉軍介紹恒安紗廠向浙江省14家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實。


              1、2016年2月26日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步達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0份,金額1992479元,稅額338721元,價稅合計2331200元。步達公司已認證抵扣。


              2、2015年5月27日至2015年10月30日向金乾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6份,金額2588650元,稅額440070元,價稅合計3028720元。金乾公司已認證抵扣。金乾公司通過劉軍控制的銀行卡回流資金3017120元。綜合本案證據,認定劉軍介紹恒安紗廠向金乾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3017120元,金額2578735元,稅額438385元。


              3、2015年7月28日、11月26日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金卓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7份,金額1693607元,稅額287913元,價稅合計1981520元。金卓公司已認證抵扣。


              4、2015年12月28日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天時公司虛開15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1494359元,稅額254041元,價稅合計1748400元。天時公司已認證抵扣。


              5、2015年6月27日、10月30日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森田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8份,金額786188元,稅額133652元,價稅合計919840元。森田公司已認證抵扣。


              6、2016年2月26日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三宇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2份,金額1195487元,稅額203233元,價稅合計1398720元。三宇公司已認證抵扣。


              7、2015年7月27日、28日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潤發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9份,金額896615元,稅額152425元,價稅合計1049040元。潤發公司已認證抵扣。


              8、2015年12月30日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日興公司虛開13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1295111元,稅額220169元,價稅合計1515280元(其中發票號碼為00372416的一份增值稅專用發票作廢)。日興公司已認證抵扣12份,金額1195487元,抵扣稅款203233元,價稅合計1398720元。


              9、2015年10月30日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謙潤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2份,金額1190769元,稅額202431元,價稅合計1393200元。謙潤公司已認證抵扣。


              10、2015年8月27日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浙江象山廣潤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潤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份,金額498120元,稅額84680元,價稅合計582800元。廣潤公司已認證抵扣。


              11、2015年11月26日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浙江象山富士達針織制衣廠(以下簡稱富士達制衣廠)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3份,金額298872元,稅額50808元,價稅合計349680元。富士達制衣廠已認證抵扣。


              12、2015年10月30日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浙江象山呈偉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呈偉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1份,金額1091538元,稅額185562元,價稅合計1277100元。呈偉公司已認證抵扣。


              13、2015年6月27日至2015年7月30日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卓遠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2份,金額1195487元,稅額203233元,價稅合計1398720元。卓遠公司已認證抵扣。


              14、2015年5月26日至2015年7月30日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鉅億利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2份,金額2191726元,稅額372594元,價稅合計2564320元。鉅億利公司已認證抵扣。


              綜上,2015年5月26日至2016年2月26日,被告人劉軍介紹恒安紗廠向浙江步達公司等14家針織制衣類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18299470元,稅額3110910元,價稅合計21410380元。


              三、被告人劉軍介紹青山公司向浙江省4家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實


              1、2016年3月23日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三宇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8份,金額792308元,稅額134692元,價稅合計927000元。三宇公司已認證抵扣。


              2、2015年5月27日向浙江卓遠服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卓遠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9份,金額891538元,稅額151562元,價稅合計1043100元(其中發票號碼為00084395、04541341的二份增值稅專用發票作廢)。卓遠公司已認證抵扣7份,認證金額693419元,抵扣稅額117881元,認證后價稅合計811300元。卓遠公司通過劉軍控制的銀行卡回流資金241300元。綜合本案證據,認定劉軍介紹青山公司向卓遠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241300元,金額206239元,稅額35061元。


              3、2015年7月28日向鉅億利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7份,金額693419元,稅額117881元,價稅合計811300元。鉅億利公司已認證抵扣。鉅億利公司通過劉軍控制的銀行卡回流資金670000元。綜合本案證據,認定了劉軍介紹青山公司向鉅億利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670000元,金額572650元,稅額97350元。


              4、2015年5月27日至2015年7月27日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金乾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37份,金額3645727元,稅額619773元,價稅合計4265500元(其中發票號碼為04541352的一份增值稅專用發票作廢)。金乾公司已認證抵扣36份,認證金額3546667元,抵扣稅額602933元,認證后價稅合計4149600元。


              綜上,2015年5月27日至2016年3月23日,被告人劉軍介紹青山公司向浙江省4家針織制衣類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5117863元,稅額870037元,價稅合計5987900元。


              四、被告人劉軍介紹龍騰公司向浙江省4家針織制衣類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實。


              1、2014年1月25日至2015年7月28日向卓遠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4份,金額2366197元,稅額402253元,價稅合計2768450元。卓遠公司已認證抵扣。卓遠公司通過劉軍控制的銀行卡回流資金2542010元。綜合本案證據,認定劉軍介紹龍騰公司向卓遠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2542010元,金額2172658元,稅額369352元。


              2、2014年10月29日至2014年12月27日向浩諾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5份,金額1468325元,稅額249615元,價稅合計1717940元。浩諾公司已認證抵扣。浩諾公司通過劉軍控制的銀行卡回流資金1404740元。綜合本案證據,認定劉軍介紹龍騰公司向浩諾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404740元,金額1200632元,稅額204108元。


              3、2013年12月18日至2015年1月29日向鵬弘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9份,金額1869982.92元,稅額317897.08元,價稅合計2187880元(其中發票號碼為01371659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作廢)。鵬弘公司已認證抵扣18份,認證金額為1771230.78元,抵扣稅額301109.22元,認證后價稅合計2072340元。鵬弘公司通過劉軍控制的銀行卡回流資金1033200元。綜合本案證據,認定劉軍介紹龍騰公司向浩諾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033200元,金額883077元,稅額150123元。


              4、2015年7月28日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鉅億利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份,金額398889元,稅額67811元,價稅合計466700元。鉅億利公司已認證抵扣。


              綜上,2013年12月18日至2015年7月28日,被告人劉軍介紹龍騰公司向浙江省4家針織制衣類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4655256元,稅額791394元,價稅合計5446650元。


              五、被告人劉軍介紹宏發公司向浙江象山2家針織、制衣類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實。


              1、2015年2月15日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浩諾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0份,金額998633元,稅額169767元,價稅合計1168400元。浩諾公司已認證抵扣。


              2、2015年7月27日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卓遠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0份,金額999818元,稅額169969元,價稅合計1169787元。卓遠公司已認證抵扣。


              綜上,2015年2月15日、7月27日,被告人劉軍介紹宏發公司向浙江省2家針織制衣類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1998451元,稅額339736元,價稅合計2338187元。


              六、被告人劉軍介紹順心公司向浙江象山2家針織、制衣類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實。


              1、2016年1月23日、5月27日向子楨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0份,金額1691812元,稅額287608元,價稅合計1979420元。子楨公司已認證抵扣。子楨公司通過劉軍控制的銀行卡回流資金912170元。綜合本案證據,認定劉軍介紹順心公司向子楨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912170元,金額779633元,稅額132537元。


              2、2016年1月24日向金卓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0份,金額994444元,稅額169056元,價稅合計1163500元。金卓公司已認證抵扣。金卓公司通過劉軍控制的銀行卡回流資金889500元。綜合本案證據,認定劉軍介紹順心公司向金卓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889500元,金額760256元,稅額129244元。


              綜上,2016年1月23日至5月27日,被告人劉軍介紹順心公司向浙江省2家針織制衣類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1539889元,稅額261781元,價稅合計1801670元。


              七、被告人劉軍介紹云朵公司向浙江象山2家針織、制衣類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實。


              1、2015年4月24日向根本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6份,金額596923元,稅額101477元,價稅合計698400元。根本公司已認證抵扣。根本公司通過劉軍控制的銀行卡回流資金459900元。綜合本案證據,認定劉軍介紹云朵公司向根本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459900元,金額393077元,稅額66823元。


              2、2015年4月24日經被告人劉軍介紹向卓遠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8份,金額796991元,稅額135489元,價稅合計932480元。卓遠公司已認證抵扣。


              綜上,2015年4月24日,被告人劉軍介紹云朵公司向浙江省2家針織制衣類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1190068元,稅額202312元,價稅合計1392380元。


              八、被告人劉軍介紹錦鵬公司向浙江象山2家針織、制衣類企業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實。


              1、2015年5月28日、7月28日被告人劉軍介紹錦鵬公司向鉅億利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5份,金額1492308元,稅額253692元,價稅合計1746000元。鉅億利公司已認證抵扣。


              2、2015年5月27日、6月29日錦鵬公司向金乾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2份,金額2188718元,稅額372082元,價稅合計2560800元。金乾公司已認證抵扣。金乾公司通過劉軍控制的銀行卡回流資金2538000元。綜合本案證據,認定劉軍介紹錦鵬公司向金乾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2538000元,金額2169231元,稅額368769元。


              綜上,2015年5月27日至7月28日,被告人劉軍介紹錦鵬公司向浙江省2家針織制衣類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3661539元,稅額622461元,價稅合計4284000元。


              九、2015年8月28日被告人劉軍介紹錦森公司向金卓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8份,金額1793231元,稅額304849元,價稅合計2098080元(其中發票號碼為23820-23828的9份增值稅專用發票及發票號碼為23823的一份增值稅專用發票作廢)。金卓公司已認證抵扣8份,認證金額為796992元,抵扣稅額135488元,認證后價稅合計932480元。


              十、被告人劉軍介紹恒鑫紗廠向浙江象山6家針織、制衣類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實。


              1、2016年4月25日、5月24日恒鑫紗廠向致宇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2份,金額1193350元,稅額202870元,價稅合計1396220元。致宇公司已認證抵扣。致宇公司通過劉軍控制的銀行卡回流資金673847元。綜合本案證據,認定被告人劉軍介紹恒鑫紗廠向致宇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673847元,金額575938元,稅額97909元。


              2、2016年1月23日至5月24日被告人劉軍介紹恒鑫紗廠向三宇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1份,金額5039556元,稅額856724元,價稅合計5896280元(其中發票號碼為407044-407047的四份增值稅專用發票未認證)。三宇公司已認證抵扣47份,認證金額4645573元,抵扣稅額789747元,認證后價稅合計5435320元。


              3、2016年3月24日、5月24日恒鑫紗廠向日興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2份,金額2169350元,稅額368790元,價稅合計2538140元。日興公司已認證抵扣。日興公司通過劉軍控制的銀行卡回流資金2537640元。綜合本案證據,認定被告人劉軍介紹恒鑫紗廠向日興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2537640元,金額2168923元,稅額368717元。


              4、2016年5月24日被告人劉軍介紹恒鑫紗廠向象山海藝制衣廠(以下簡稱海藝制衣廠)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份,金額492479元,稅額83721元,價稅合計576200元。海藝制衣廠已認證抵扣。


              5、2016年1月25日被告人劉軍介紹恒鑫紗廠向鉅億利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5份,金額1488462元,稅額253038元,價稅合計1741500元。鉅億利公司已認證抵扣。


              6、2016年1月25日、3月24日恒鑫紗廠向金卓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4份,金額1386154元,稅額235646元,價稅合計1621800元(其中發票號碼為400546、400547的二份增值稅專用發票作廢)。金卓公司已認證抵扣12份,認證金額1188718元,抵扣稅額202082元,認證后價稅合計1390800元。金卓公司通過劉軍控制的銀行卡回流資金1384820元。綜合本案證據,認定被告人劉軍介紹恒鑫紗廠向金卓公司虛開增值稅發票,價稅合計1384820元,金額1183607元,稅額201213元。


              綜上,2016年1月25日至5月24日,被告人劉軍介紹恒鑫紗廠向浙江省6家針織制衣類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10554980元,稅額1794347元,價稅合計12349327元。


              綜合以上,被告人劉軍共介紹滑縣十家企業向浙江省二十六家針織、制衣類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83054064元,稅額14119190元,價稅合計97173254元,其中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劉軍介紹博雅公司向博涯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稅額為118550元,與本院查明的118552元不符,故本院認定被告人劉軍介紹博雅公司向博涯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稅額118550元,被告人劉軍介紹滑縣十家企業向浙江省二十六家針織、制衣類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稅額14119188元。


              上述事實,有經過庭審質證的如下證據予以證實:


              一、被告人劉軍在偵查階段的供述與辯解:金某是寧波象山人,是專門做買賣增值稅專用發票生意的。金某算是我的上家,我幫助金某找進項票,金某許諾給我的費用為票面額的0.2%,最后將票郵寄給金某,金某再將滑縣棉紗企業所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提供給浙江企業。從滑縣棉紗企業虛開給浙江企業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有無貨物交易,可以從資金走向上看出來,有實際貨物交易的,浙江企業將貨款直接打到滑縣企業的對公賬戶上,交易就結束了。如果沒有實際貨物交易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就不可能有真實的付款,資金會形成回流。一般由浙江針織、服裝企業將貨款打到滑縣棉紗企業的對公賬戶上,滑縣棉紗企業又將收到的貨款轉到我名下銀行卡或者我控制的我妻子的農業銀行卡上,我收到貨款后按照金某的要求,再將貨款轉到金某指定的銀行卡上。因為回流資金是金某提供的,所以我得按金某的要求轉到金某指定的銀行卡上。除了金某以外,我還通過錢某、周剛向浙江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合作模式和金某一樣。河南這邊的發票都是我開來的。我給金某、錢某、周剛提供的進項票,我印象中有滑縣的博雅公司、恒安紗廠、龍騰公司、宏發公司、青山公司等,這些都沒有實際貨物交易。我去過博雅公司,見過吳某和李軍,需要開票時,我將開票信息通過微信或者短信的方式發給吳某。我從青山公司、恒安紗廠開票都是電話聯系的,具體聯系的誰我沒見過人,這兩家公司我都沒去過,也沒見過他們的老板。


              二、證人證言


              1.證人金某證明:我在象山聯系根本公司、浩諾公司、日興公司、天時公司等十多家公司在無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向下游進出口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讓象山的企業向進出口公司虛開銷項增值稅專用發票,需向象山的這些企業提供進項票據,上游棉紗企業開好票后,同時將與象山企業的購銷合同給我,由我將購銷合同及開票所需的流轉資金提供給我聯系的這些象山企業。開票所需的流轉資金是為了應付稅務機關稽查,做賬使用的銀行轉賬資金,該資金通過我聯系的象山針織、服飾企業的對公賬戶轉給上游棉紗企業,從對公賬戶上看已經支付了貨款,實際上上游的棉紗企業收到貨款后再將資金回流過來。我和滑縣的棉紗企業并不直接聯系,是劉軍和滑縣的棉紗企業直接接觸的,象山這邊的企業所取得滑縣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源頭都是劉軍提供的,有的是通過我從劉軍手中取得的,有的是通過其他人從劉軍手中取得的,有的是直接從劉軍手中取得的滑縣棉紗企業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劉軍就是做發票生意的,劉軍還通過周剛他們聯系著象山的企業,劉軍向象山這些企業提供的滑縣增值稅專用發票都沒有實際貨物交易。我可以確定的是天時公司所收到滑縣棉紗企業所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不僅僅有恒安紗廠,還有博雅公司的,都是我通過劉軍取得并提供給天時制衣公司的。


              2.證人錢某證明:我在象山實際控制了四家公司,分別是寧波德立服飾有限公司、康聯公司、鉅億利公司、卓遠公司。我以這些公司的抬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給外貿公司,收取開票費用。劉軍在象山做了很久的棉紗買賣生意,我是去向他買棉紗時認識他的?;h的青山公司、博雅公司、龍騰公司、恒安紗廠向我控制的公司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是從劉軍處買來的,沒有貨物交易,都是虛開進來的,有時候快遞到我的公司,有時候直接當面給我或者放到我廠區的門衛室,資金是通過公對公的形式支付對方企業貨款,然后通過個人賬戶回流到我控制的張某和王根梅的寧波銀行賬戶上。


              3.證人胡某證明:我是日興制衣廠的法人代表,也是日興制衣廠的實際經營人。我認識金某。2015年下半年快過年的時候,我認識一個叫劉軍的河南棉紡廠的人,劉軍經常來我廠里玩,金某我是通過劉軍認識的。金某、劉軍、薛瑞群這幾個人是一起做發票生意的。金某給我說有貨源,讓我的日興廠幫他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他提供貨源、進項票據、棉紡廠的購銷合同、外貿公司的購銷合同、開票所需流轉的資金,交國地稅部門的開票費用等,我只負責按照他提供的購銷合同讓我廠里的會計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金某給我的進項發票,有博雅公司的20份,恒安紗廠的12份,恒鑫棉紗廠的22份,均沒有實際貨物交易。


              4.證人侯某證明:我是天時公司的法人代表,全面負責公司的生產經營工作。我認識金某,金某是做發票生意的。2015年5月份,金某通過我的一個熟人陳某先后三次找到我,說要借用我的兩個公司(象山天時制衣有限公司、象山紫荊服飾有限公司)為平臺,與我合作做發票生意,他有進項票、出口貨物、報關資料、受票的進出口公司等渠道,需要我的公司虛開與每單報關資料相應的增值稅專用發票。金某給我的天時制衣公司的進項發票,有恒安紗廠15份,博雅公司5份,均沒有實際購買貨物,都是金某拿我交給他的兩個銀行交易的U盾進行資金轉賬的。


              5.證人陳某證明:我是潤發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實際經營人。我通過金某從恒安紗廠開來的9張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1049040元,金某開好直接拿到我公司,我就叫會計入賬了,沒有真實的貨物交易。


              6.證人包敏良證明:我是浩諾公司的法人代表,2015年2月左右周剛讓我給他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進項發票也由他提供,資金都是他出的,每次資金一到,就讓我把浩諾服飾的工商銀行網銀交給他,由他去操作。讓我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還有金某、王樹飛、沙發明,我聽周剛說這些進項票都是向劉軍、小薛、王保振、小郭拿來的,周剛提供給我的博雅公司的58份進項票,宏發公司10份進項票,均沒有實物交易。


              7.證人李某證明:我是根本公司的法人代表,2015年的時候,周剛讓我給他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給我4%的開票費,并提供資金、進項票,周剛告訴我這些進項票都是以6%的開票費從外地企業買來的,周剛提供給我的博雅公司的13份進項票,云朵公司的6份進項票,均沒有實物交易。


              8.證人王某證明:我是金乾公司和金卓公司的法人代表,2015年的時候,我通過劉軍認識了金某,劉軍說金某可以虛開點增值稅專用發票,當時我企業比較緊張就同意做了,金某和劉軍通過我的金乾公司和金卓公司從外地開具進項票的開票費是6.5%,通過我兩家公司開給外貿公司的銷項票的開票費是9.5%,從中就有3%的差價,我自己公司支付地稅的稅費1.5%,剩下的1.5%是我賺的錢。每次金某和劉軍要通過我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我就把我公司對公賬戶的網銀和個人的網銀交給他們操作,每次他們操作完走賬,就把剩下的1.5%的錢打到我卡上,有時候是現金給我,我就賺點中間差價,其他的都是金某和劉軍操作的。金乾公司的進項票包括博雅公司開具46份,青山公司開具的36份,宏發公司開具的10份,恒安紗廠開具的26份均是無貨虛開來的。金卓公司的進項票包括博雅公司開具的49份,恒鑫紗廠開具的12份,錦森公司開具的8份,恒安紗廠開具的17份,順心公司開具的10份,均是無貨虛開的。


              9.證人林某證明:我是子楨公司的法定代表,全面負責子楨公司的經營工作,子楨公司從博雅公司和順心公司取得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是通過劉軍無貨虛開的。


              10.證人吳某證明:博雅公司與浙江二十多家企業都沒有實物交易,浙江企業將貨款打到博雅公司對公賬戶上,李國英讓我將博雅公司對公賬戶上的錢轉到吳紅偉個人賬戶上,再從吳紅偉個人賬戶上轉到劉軍賬戶中,劉軍轉到我農行卡上的錢是開票費。李國英是博雅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總指揮,平時都是李國英給我發工資,李軍在我不在的時候操作對公賬戶。


              11、證人張某證明:我和我母親王根梅的寧波銀行卡借給錢某使用了。


              三、書證


              1.被告人劉軍戶籍證明、無前科證明、非黨員證明、到案經過;


              證實被告人劉軍的身份情況、無前科情況及2018年6月8日在自己家門口被抓獲情況。


              2.博雅公司、恒安紗廠、青山公司、龍騰公司、宏發公司、順心公司、云朵公司、錦鵬公司、錦森公司、恒鑫棉紡廠等十家企業向浙江省博涯公司等26家針織、制衣類企業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存根聯明細、認證聯明細、浙江省象山縣國家稅務局相關稅務分局出具的認證抵扣證明;


              證實上述滑縣十家企業向浙江省26家企業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清單及接受票據的浙江26家企業認證抵扣的情況。


              3.博雅公司、恒安紗廠、青山公司、龍騰公司、宏發公司、順心公司、云朵公司、錦鵬公司、錦森公司、恒鑫棉紡廠等十家企業銀行對公賬戶明細,劉軍、華麗紅、吳紅偉、趙建軍、崔挽玲、吳某、孫鳳霞、張志強、杜玉、武照輝、劉建闖、張自剛、熊平、胡靜、李敏、劉宏偉、劉建勛、劉國亮、劉小慧、段慧娟、蔣劍杰、夏三宴、王樹飛、錢席、王樹琴、王某、鮑康金、周剛、張林、丁歐葉、李軍等人的銀行個人賬戶明細,滑縣博涯公司等十家企業與浙江省博涯公司等26家企業的資金回流圖;


              證實滑縣博雅公司等十家企業向浙江省博涯公司等26家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過程中資金回流情況及資金回流均通過劉軍控制卡情況。


              4.河南省滑縣人民法院(2018)豫0526刑初733號刑事判決書;


              證實恒安紗廠向浙江14家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情況及恒安紗廠實際控制人鄧忠杰判決情況。


              5.鉅億利公司、卓遠公司、金乾公司、浩諾公司、鵬弘公司、根本公司、金卓公司、致宇公司、三宇公司、子楨針織廠、紫荊公司、日興針織廠、海藝制衣廠、申迪諾公司企業認證情況、稅務登記表,國家稅務總局象山縣稅務局對紫荊公司、子楨針織廠、根本公司、浩諾公司、日興針織廠的稅務處理決定書,浙江相關企業狀態證明;


              證實浙江相關企業稅務登記情況及增值稅專用發票認證情況,五家涉案企業稅務處理情況,浙江部分涉案企業已不存在或者存在無人。


              6.博雅公司明細賬;


              證實博雅公司與浙江企業掛賬情況。


              7.博雅公司工商注冊資料、稅務登記資料及發票領用情況;


              證實博雅公司稅務登記情況及相關涉案增值稅專用發票領用情況。


              8.辨認筆錄


              證實胡某、包敏良等辨認劉軍的情況。


              本案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人劉軍介紹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稅款數額14119188元,數額巨大,核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關于被告人劉軍辯解其介紹虛開的稅款數額價稅合計只有四百多萬及其辯護人所辯稱的劉軍不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辯解意見,經查,被告人劉軍在偵查階段供述其為金某、錢某、周剛找進項票,這些增值稅專用發票有無貨物交易,可以從資金走向上看出來,有實際貨物交易的,浙江企業將貨款直接打到滑縣企業的對公賬戶上,交易結束,如果沒有實際貨物交易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雖有真實的付款,但資金會以回流的形式予以返還,金某、錢某均能證實其二人控制及聯系的根本公司、浩諾公司、日興公司、天時公司、康聯公司、鉅億利公司、卓遠公司等多家浙江省針織、制衣類企業均是通過劉軍取得的進項票,且均沒有實物交易,另有證人胡某、侯某、陳某、包敏良、李某、王某均證實其控制的浙江省針織、制衣類企業通過金某、周剛在無實際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取得進項票,書證增值稅專用發票存根聯明細、認證抵扣證明證實滑縣博雅等十家企業向浙江省博涯公司等二十六家針織、制衣類企業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實,另有銀行賬戶交易明細、資金回流圖證實資金回流情況,以上證據相互印證足以證實被告人劉軍介紹滑縣博雅等十家企業向浙江省博涯等二十六針織、制衣類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實,銀行賬戶交易明細及資金回流圖中顯示部分交易按照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數額全部回流資金,部分交易回流資金數額較價稅合計數額少,且被告人劉軍辯解存在部分交易,故本院按照有利于被告人原則,資金回流較價稅合計數額少的,本院均按照資金回流數額認定銷售額,通過稅率為17%的標準計算稅額,以此認定被告人劉軍介紹滑縣博雅公司等十家棉紡企業在無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向浙江省二十六家針織制衣類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稅額14119188元。


              為保護國家對增值稅發票的管理制度,打擊犯罪,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三款,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劉軍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500000元;


              (刑期自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6月8日起至2031年12月7日止;罰金限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繳納。)


              二、對被告人劉軍的非法所得繼續追繳。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安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李紅偉


              審判員??劉定偉


              審判員??張翠麗


              二〇一九年五月二十日


              書記員??郭?楓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9
              來源: 河南省滑縣人民法院

              判例林愛花、黃素明稅務行政管理(稅務)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行政裁定書

              行 政 裁 定 書


              (2019)最高法行申2290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林愛花,女,1949年10月14日出生,漢族,住福建省安溪縣。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福建省安溪縣人民政府。住所地:福建省安溪縣鳳城鎮大同路**。


              法定代表人:劉林霜,該縣人民政府縣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翁財能,福建省安溪縣司法局副局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胡金寶,福建銘群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國家稅務總局安溪縣稅務局。住所地:福建省安溪縣城廂鎮河濱南路**。


              法定代表人:黃炳昌,該局局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林明星,該局工作人員。


              委托訴訟代理人:吳美蓉,北京盈科(泉州)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原審第三人、二審被上訴人):福建省安溪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住。住所地:福建省安溪縣鳳城鎮大同路**/div>


              法定代表人:林志平,該局局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孫東水,該局工作人員。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春明,福建安榮律師事務所律師。


              一審原告:黃素明,女,1948年7月11日出生,漢族,住福建省安溪縣。


              一審原告:黃素秋,女,1951年6月25日出生,漢族,住福建省安溪縣。


              一審原告:陳美霞,女,1949年5月29日出生,漢族,住福建省安溪縣。


              再審申請人林愛花訴被申請人福建省安溪縣人民政府(以下簡稱“安溪縣政府”)、被申請人國家稅務總局安溪縣稅務局(以下簡稱“安溪縣稅務局”)、被申請人福建省安溪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以下簡稱“安溪縣人保局”)不履行法定職責及行政復議一案,不服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2018)閩行終486號行政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林愛花于2017年10月19日以安溪縣政府作出的安政行復駁[2017]8號《駁回行政復議申請決定書》違法為由,向福建省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請求判決確認上述行政復議決定違法。


              一審法院查明:2017年5月2日,林愛花等人向安溪縣政府申請行政復議,認為福建省安溪茶廠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溪茶廠”)的前身是國營福建省安溪茶廠,系法定的社保單位,黃素秋等人作為安溪茶廠的一線揀茶工,工齡分別有幾年至40余年不等,為安溪茶廠的發展作出了貢獻,依法享有社保權益,應當征繳社會保險費,然而從1989年1月至2006年12月止,原安溪縣地稅局(現為安溪縣稅務局)沒有依法征收申請人的社會保險費,不履行法定職責,請求安溪縣政府依法確認原安溪縣地稅局不履行法定職責的行為違法。安溪縣政府經審查認為,勞動保障行政部門作為社會保險管理的法定機關,負責社會保險登記等工作,用人單位應當在代扣代繳社會保險費前向勞動保障部門進行社會保險登記,地,地稅機關根據用人單位向勞動保障部門登記的情況征收社會保險費安溪縣地稅局在未收到勞動保障部門所登記的關于林愛花等人申請辦理社會保險登記材料的前提下,無法進行社會保險費征收工作。因此,原安溪縣地稅局不存在不履行法定職責的行政不作為,林愛花等人要求確認原安溪縣地稅局不作為的行為違法,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遂作出被訴駁回行政復議申請決定。林愛花等人不服,向原審提起本案訴訟。


              一審法院認為:根據查明事實及庭審調查情況,安溪茶廠在2006年9月26日完成改制,林愛花等人沒有證據證明用人單位向勞動保障部門進行社會保險登記,原安溪縣地稅局在未收到勞動保障部門所登記的關于林愛花等人申請辦理社會保險登記材料的前提下,無法進行社會保險費的征收。安溪縣政府認定原安溪縣地稅局不存在不履行法定職責的行政行為,作出被訴駁回行政復議申請決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行政程序合法。據此,一審法院于2018年2月24日作出(2017)閩02行初132號行政判決:駁回林愛花等人的訴訟請求。


              林愛花不服一審判決,向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上訴,請求撤銷原審判決和被訴駁回行政復議申請決定。二審法院對一審法院認定的事實予以確認。


              二審法院認為:林愛花認為原安溪縣地稅局未向安溪茶廠依法征收上訴人及有關人員的社會保險費(1989年1月1日至2006年12月30日止)的行為違法,向安溪縣政府申請行政復議,要求確認原安溪縣地稅局不作為的行為違法并責令其依法征收社會保險費。對此,根據國家和福建省的社會保險費征繳的相關規定,2001年1月1日之后,福建省稅務機關才負有征收社會保險費的相關職責,而稅務機關是根據勞動保障部門提供的繳費單位社會保險相關登記及繳費申報材料進行社會保險費的征收。由于林愛花未能提供繳費單位安溪茶廠進行涉及其社會保險登記及繳費申報的相關證據,故林愛花認為原安溪縣地稅局未履行相關征收社會保險費法定職責,缺乏事實根據。安溪縣政府對林愛花提出的行政復議申請,經審查后認為原安溪縣地稅局不存在不履行法定職責的事實,作出被訴駁回行政復議申請決定,并無不當。據此,二審法院于2018年10月15日作出(2018)閩行終486號行政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林愛花仍不服,向本院申請再審,請求依法撤銷一、二審判決和被訴駁回行政復議申請決定,確認安溪縣稅務局和安溪縣人保局不作為的行為無效,要求安溪縣人保局責令安溪茶廠為其等揀茶職工補辦退休手續、補發養老金及退休證、解除勞動關系。


              再審申請人林愛花申請再審稱,其作為安溪茶廠的一線揀茶工,為安溪茶廠的發展作出了貢獻,依法享有社保權益,然而從1989年1月至2006年12月止,被申請人安溪縣稅務局未履行向其征收社會保險費的法定職責;被申請人安溪縣政府作出的被訴駁回行政復議申請決定書無效。


              被申請人安溪縣政府辯稱,2001年之前被申請人安溪縣稅務局沒有征收社會保險費的職責,2001年之后被申請人安溪縣稅務局也不存在不履行法定職責的行為;因再審申請人林愛花不是參保對象,用人單位沒有為其進行社會保險登記,稅務部門無法征收社會保險費,請求駁回再審申請人的再審申請。


              被申請人安溪縣人保局辯稱,社會保險費的征繳對象是國有企業的正式職工,再審申請人林愛花等人是臨時工,不享受勞動保險待遇;而且享受勞動保險待遇也需要企業為員工申報為前提,請求駁回再審申請人的再審申請。


              被申請人安溪縣稅務局辯稱,再審申請人林愛花沒有向原安溪縣地稅局提出履責申請,只是郵寄了一個投訴狀,故按照信訪件來做了處理和答復;再審申請人不符合辦理社會保險的條件,請求駁回再審申請人的再審申請。


              本院認為:根據國家和福建省社會保險費征繳的相關規定,2001年1月1日之后,由福建省的稅務機關承擔征收社會保險費的相關職責。而稅務機關履行社會保險費征收職責的前提是用人單位向勞動保障部門進行社會保險登記及申報。本案中,再審申請人林愛花等人向被申請人安溪縣政府申請行政復議所提出的請求是確認被申請人安溪縣稅務局不履行向安溪茶廠依法征收社會保險費(1989年1月1日至2006年12月30日)職責的行為違法,并責令被申請人安溪縣稅務局依法征收社會保險費。因再審申請人林愛花未能提供繳費單位安溪茶廠對其進行社會保險登記及繳費申報的相關證據,故其認為被申請人安溪縣稅務局未履行社會保險費征收的法定職責,缺乏事實根據。被申請人安溪縣政府收到再審申請人的行政復議申請后,經審查認為被申請人安溪縣稅務局不存在不履行法定職責的事實,作出被訴駁回行政復議申請決定,并無不當。因此,一審法院判決駁回林愛花、黃素明、黃素秋、陳美霞的訴訟請求,二審法院判決駁回林愛花的上訴、維持原判,均無不當。再審申請人提出的申請再審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林愛花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一條規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一十六條第二款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再審申請人林愛花的再審申請。


              審判長?王?巖


              審判員?蔚?強


              審判員?何?君


              二〇一九年五月二十九日


              書記員?羅夢娟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9
              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判例丁瑛瓊、包成松等騙取出口退稅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8)滬0105刑初366號


              公訴機關上海市長寧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自報丁瑛瓊,女,1980年10月8日出生,漢族,住上海市寶山區。


              辯護人孫玉鋒、譚斌,上海匯業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自報包成松,男,1983年9月21日出生,漢族,戶籍地浙江省,住浙江省義烏市。


              辯護人王凌坤,上海艾帝爾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王青松,京衡律師集團上海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自報余偉明,男,1969年2月8日出生,漢族,戶籍地廣東省潮州市,住廣東省梅州市。


              辯護人馮洽文,廣東道恰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傅天華,上海欣尚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海市長寧區人民檢察院以滬長檢訴刑訴[2018]368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丁瑛瓊、包成松、余偉明犯騙取出口退稅罪,于2018年4月28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根據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指定管轄的決定,本院依法受理后,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海市長寧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朱某某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丁瑛瓊及其辯護人孫玉鋒、譚斌,被告人包成松及其辯護人王青松、王凌坤,被告人余偉明及其辯護人馮洽文、傅天華到庭參加訴訟。在審理期間,經公訴機關建議補充偵查,本院決定延期審理二次;經本院報請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延長審理期限一次?,F已審理終結。


              上海市長寧區人民檢察院指控:2014年1月至2015年12月,被告人丁瑛瓊、包成松、余偉明為謀取非法利益共同實施騙取出口退稅行為。由被告人包成松組織貨源,匹配被告人余偉明實際控制的江西省會昌縣誠源電器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誠源公司)、會昌縣匯亨電器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匯亨公司)、會昌縣潤鑫電器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潤鑫公司)、廣東省梅州市匯鑫電器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匯鑫公司)等單位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通過被告人丁瑛瓊控制或掛靠的上海趣鈷裝飾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趣鈷公司)、恰茲國際貿易(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恰茲公司)、上海紐坤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紐坤公司)等單位高報貨物出口價格,從而騙取國家出口退稅。其中,被告人丁瑛瓊涉及騙稅人民幣(以下幣種均同)2,100余萬元,被告人包成松涉及騙稅1,800余萬元,被告人余偉明涉及騙稅1,700余萬元。


              為證明上述事實,公訴人當庭宣讀出示了證人孫某某、詹某某、余某某、陳某某、曾某某、潘某某、夏某某、譚某某等人的證言、搜查筆錄和扣押清單、會計帳簿、工商登記資料、稅務機關核查材料、案發經過,司法會計鑒定意見書,被告人的供述和辯解等證據。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丁瑛瓊、包成松、余偉明通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等手段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數額特別巨大且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其行為應當以騙取出口騙稅罪追究刑事責任。本案系共同犯罪。被告人丁瑛瓊、包成松到案后能如實供述,系坦白,可以從輕處罰。被告人余偉明當庭翻供,不能認定為坦白。建議依法判決。


              被告人丁瑛瓊辯解稱,虛開發票不是其提出,其只是幫包成松、余偉明做報關和出口代理,收取傭金和代理費,在2015年7月發現資金及開票不正常,才知道他們高報價格,虛開發票。愿意退賠違法所得。請求從輕處罰。


              被告人丁瑛瓊辯護人的辯護意見是,本案是一起由包成松組織貨源,匹配余偉明虛開的增值稅發票,通過丁瑛瓊公司代理出口的騙取出口退稅的犯罪行為。被告人丁瑛瓊不構成犯罪。1、主觀上沒有犯罪故意。根據現有證據無法證明丁瑛瓊明知包成松虛開發票騙取出口退稅。2、客觀上,丁瑛瓊從事的是合法的外貿代理出口行為,獲取的是合法勞動報酬。3、即使認定丁瑛瓊構成犯罪,因是按照正常外貿代理和正常市場價格收費,履行正常的報關業務和出口退稅行為,關鍵環節都是由包成松等人完成,對其應認定為從犯,同時相應減少義烏歐陸公司的犯罪金額1,092,986.22元和梅州匯鑫公司的1,315,636.58元,犯罪金額應為16,051,953元。在犯罪過程中丁瑛瓊作用很小,獲利最少。有坦白情節,且系初犯偶犯,家庭困難,愿意退賠。建議減輕判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適用緩刑之刑罰。


              被告人包成松辯解稱,其知道在余偉明處有部分發票是高報價格,價格是其和余偉明商量后由其確定,其再報給丁瑛瓊,丁瑛瓊表示只要貨物真實即可。丁瑛瓊拿的是傭金。其目的不是為了騙稅,請求從輕處罰。


              被告人包成松辯護人的辯護意見是,1、在定罪方面。被告人包成松虛開發票的行為不應當以騙取出口退稅罪認定。指控犯罪金額有誤,只有騙取稅款超過所繳納的稅款部分才能認定為騙取出口退稅,未超過的部分應當依照逃稅罪處理。2、在量刑方面,起訴書指控的犯罪金額有誤。包成松有坦白同種較重罪行情節,認罪態度好,欺騙性程度低,獲利較少,家庭困難,初犯偶犯,建議判處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被告人余偉明辯解稱,其和包成松有真實交易,其向包成松銷售的手電筒開票價格會高10%-20%。開的發票有部分沒有真實業務,包成松給其10個點的好處。其自己的公司有手電筒生產能力。高開的價格是包成松決定的。


              被告人余偉明辯護人的辯護意見是,1、本案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余偉明的匯亨公司、誠源公司、潤鑫公司和匯鑫公司具有生產涉案手電筒的能力。匯鑫公司不存在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情形。稅務機關的稽查報告不能作為定案依據。三個地方均有手電筒實際報關出口。貨源地來自潮州的均有相對應的手電筒生產商都已開具發票報關出口并取得退稅。涉案出口退稅有1,161萬余支的手電筒來源不明。包成松與余偉明之間存在真實的手電筒交易。2、即使存在包成松組織貨源匹配余偉明虛開的發票的事實,也應當以包成松組織的貨源價格與余偉明虛開的價格之間的差價認定涉案的數額,該部分同樣事實不清,證據不足。3、所有貿易真實存在,有貨物出口,退稅是應該的。


              經審理查明:2014年1月至2016年初,被告人丁瑛瓊、包成松、余偉明為謀取非法利益,經預謀共同實施騙取出口退稅行為。其中由被告人包成松組織貨源,并向被告人余偉明支付開票費,匹配余偉明實際控制的誠源公司、匯亨公司、潤鑫公司、匯鑫公司等單位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通過被告人丁瑛瓊控制或掛靠的趣鈷公司、恰茲公司、紐坤公司等單位以高報貨物出口價格代理出口、解決部分外匯并收取代理費,嗣后由丁瑛瓊辦理出口退稅手續,從而騙取國家出口退稅1,700余萬元。另,2013年3月至2015年11月,丁瑛瓊控制的上海哲丞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哲丞公司),經被告人包成松支付開票費,收受義烏歐陸硅膠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歐陸公司)品名為“手電筒(硅膠)”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轉開品名為“手電筒”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給紐坤公司,用于騙取出口退稅100余萬元。被告人丁瑛瓊、包成松涉及騙取出口退稅1,800余萬元,被告人余偉明涉及騙取出口退稅1,700余萬元。其中部分騙取出口退稅款已申報未退還。


              2017年8月30日,被告人丁瑛瓊、包成松、余偉明被公安機關抓獲。


              在審理期間,被告人丁瑛瓊向本院退賠違法所得人民幣40萬元;被告人包成松在家屬幫助下退賠違法所得人民幣5萬元。


              證明上述事實的證據有:


              1、公安機關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案發經過等,證實上海市公安局和長寧公安分局分別于2016年12月1日、2017年8月24日對趣鈷公司涉嫌騙取出口退稅罪立案,2017年8月30日公安機關分別抓獲被告人丁瑛瓊、包成松、余偉明。


              2、公安機關搜查證、搜查筆錄、扣押決定書、扣押清單等,證實2017年9月13日,公安機關在被告人包成松住處及經營商鋪進行搜查,查獲包成松本人持有手機、涉案文件三套、各型號手電筒10個等涉案物品;2017年8月30日、2017年9月13日,公安機關在被告人丁瑛瓊住所及辦公地進行搜索,扣押會計賬薄、印章、電腦、U盤、銀行卡、手機、筆記簿等涉案物品;2017年8月31日,公安機關在被告人余偉明處扣押會計憑證、偽造的公章7枚、電腦硬盤4個等涉案物品。


              3、涉案公司工商登記資料,證實趣鈷公司、哲丞公司、恰茲公司、紐坤公司、匯亨公司、誠源公司、潤鑫公司和匯鑫公司等涉案公司工商登記情況。


              4、相關公司的退稅資料,證實涉案公司出口退稅情況。


              5、證人孫某某的證言及辨認筆錄,證實其是恰茲公司、趣鈷公司、哲丞公司的財務。趣鈷公司、恰茲公司及哲丞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均是丁瑛瓊和Charles。恰茲公司、趣鈷公司主要出口生意,哲丞公司主要做國內貿易。恰茲公司、趣鈷公司主要是采購國內貨物手電筒,出口到非洲。手電筒主要供應商是廣東以及深圳的廠商,相關出口業務、開具發票、后續退稅及外匯結匯工作都是由丁瑛瓊一人辦理,來自江西會昌的發票其不清楚如何取得。其辨認出了丁瑛瓊。


              6、證人詹某某的證言,證實其是潮州錦銘手電筒制造加工廠的負責人之一。其在2013年認識包成松,當時他稱自己是丁瑛瓊開的趣鈷公司、恰茲公司的員工,負責采購、驗貨和談價格,向該公司購買手電筒產品。在2014-2016年間,雙方一直保持業務往來。結算貨款通常由丁瑛瓊與其聯系并銀行轉帳,其開具相應金額的增值稅發票給趣鈷公司或恰茲公司。每個手電筒價格在4元左右,商標是Thetigershark。發貨由包成松聯系,派貨車來裝貨。余偉明曾經購買過手電筒配件,有5-6個月業務往來,每個月往來金額在五六萬,均開具增值稅發票給余偉明在梅州的博高琪電器公司。


              7、證人劉某的證言及華輝公司提供的關于將倉庫租借給包成松的情況說明,證實其是潮州華輝手電筒公司業務員。公司主要從事手電筒生產,不做出口業務的。從2014年年底開始,該公司與包成松、丁瑛瓊做業務。2015年采購金額為500萬元左右,2016年金額為200萬左右,從2016年年中開始就沒有做過業務了。他們是以洽茲公司和紐坤公司名義和該公司做生意的。其開具增值稅發票,賣給包成松他們的手電筒單價在2元到3元多不等,據包成松說是用于出口。


              8、證人譚某某的證言,證實其是廣州柏晟國際貨運代理公司的員工,其公司和上海趣鈷公司、紐坤公司和恰茲公司有業務往來,做代理運輸。聯系人有包成松,丁小姐等。包成松和老板盧伯強談妥柜子數量和價格后,其和丁小姐和TINA聯系,TINA告訴其具體取貨地址和時間,其通知司機取貨,送到深圳碼頭。丁小姐報關,通關成功后其將提單快遞給包成松。三家公司出口的都是手電筒,出口到非洲。三家公司的貨物都是到潮州取的,還有一次去中山取的。江西會昌、廣東梅州沒有去取過貨。2016年7、8月,包成松和老板盧伯強聯系要求將原來派車單從潮州取貨改到從江西的地址取貨,盧伯強沒有同意。


              9、證人余某某的證言及其提供的業務單據表格、包成松與華輝公司簽訂的場地借用協議、貨運單據,證實其在義烏國際商貿城包成松的攤位上當營業員,主要負責和客戶談生意,客戶都是外國人。主要是銷售手電筒和LED燈泡。簽好訂單后發到做手電筒的廠里。手電筒的價格從2元到20元不等。工廠做完產品交給順興貨運車隊運輸。包成松等人貨交承運人時,不簽外貿合同,只寫訂貨合同。2014年,包成松和廣州柏晟貨代公司合作出口至2016年下半年。在2016年以前都是通過丁瑛瓊報關的,由丁制作外貿合同,申報出口。其從來沒有發過貨物的單價給丁小姐。收到的貨款都是人民幣。和外國客戶是不簽訂外貿合同,只簽訂訂貨合同。外國客戶是不要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包成松是從潮州華輝手電筒有限公司、廣東金源照明科技有限公司、潮州市錦銘手電筒制造加工廠三家企業訂貨的。這三家企業是否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不清楚,其只記得讓金源公司或華輝公司開過一次增值稅發票。至少其是沒有從江西會昌或廣東梅州下過訂單。每次出口前包成松都讓其將報關的數據發給余偉明。包成松出口的手電筒能夠享受國家退稅政策,但退稅所用的發票哪里來其不清楚。業務資料及潮州市開發區順興貨運車隊貨運單據,證實相關貨物的集裝箱裝貨地址主要是潮州華輝公司、錦銘公司和金源公司。場所租賃協議證實,華輝公司從2012年12月起至2016年12月將場地租賃給包成松用于堆放和裝卸包成松安排進入該公司的貨物,包成松承諾給予該公司每年不低于一百萬元的訂單。


              10、證人陳某某的證言,證實其是梅州市邦威貿易有限公司翻譯、業務員,老板余偉明名下有梅州的匯鑫公司、博高琪公司、金沃公司、江西會昌的匯亨公司、潤鑫公司、誠源公司、尋烏縣的潮源公司、普珈琪公司。上述公司主要從事生產手電筒、電蚊拍、插座和出口業務。公司的外貿出口是余偉明負責。丁瑛瓊是余偉明的貿易客戶,余偉明通過電話告訴其型號、數量、價格等信息,讓其做訂單合同、發貨單通過郵件、快遞、傳遞給丁瑛瓊。丁瑛瓊名下有趣鈷公司、恰茲公司。合同、發貨單上有梅州的匯鑫公司、金沃公司、江西會昌的匯亨公司、潤鑫公司、誠源公司。其從未看過真實的相關生產產品或者工廠出單之類的憑證。很多時候都是先做發貨單,沒有合同,合同是后面補的。


              11、證人曾某某的證言,證實其是會昌縣匯亨公司、誠源公司、潤鑫公司的兼職會計。余偉明是這三家公司的實際控制人。2014年5月開始,其幫助會昌三家公司向稅務機關申領增值稅專用發票,并按照余偉明的要求開出。三家公司主要是生產手電筒,每家公司員工有六七十人,每年進來的原材料有2,000-3,000萬,基本上生產出來的手電筒賣掉了,但是基本都虧損,2015年下半年先后停產。匯亨公司與潤鑫公司都與上海趣鈷公司、恰茲公司、紐坤公司有業務往來,開具的增值稅發票總面額每年每家有2,000萬-3,000萬,但是否有真實交易不清楚。其與丁瑛瓊進行聯系,其快遞合同和發票給丁,丁瑛瓊將蓋好章的合同給其。對方公司貨款會打到會昌公司帳上。


              12、證人潘某某的證言,證實其是余偉明的員工,匯亨公司和潤鑫公司其法定代表人和股東均是掛名,實際負責人是余偉明。會昌三家公司有工廠,生產手電筒,但是有時開工有時停工。


              13、證人夏某某的證言及增值稅專用發票清單,證實其系義烏歐陸硅膠制品有限公司負責人,其2013-2015年底期間應包成松要求為上海哲丞貿易有限公司開具品名為手電筒(硅膠)的增值稅發票,并收取10個百分點的開票費。開票資料、合同均是包成松叫丁女士傳真給其,其根據合同上的金額來進行虛開的,當然這個合同也是虛假的。其從2013年開始到2015年年底一共幫包成松虛開了八九百萬元增值稅專用發票。這502份增值稅專用發票的確是在無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其以收取10個點的方式,包成松讓其以義烏歐陸公司的名義向丁小姐的哲丞公司虛開的。品名為手電筒(硅膠),虛開金額為7,743,713.38元,稅額是1,316,431.73元,價稅合計9,060,145.11元。


              14、證人周某某的證言,證實其是紐坤公司的法人和實際負責人。2014年,丁瑛瓊到其公司尋求合作,因為有規定不允許個人代理進出口業務,公司財務提出將丁瑛瓊變成公司的人,這樣丁瑛瓊出口業務就變成了紐坤公司的業務,丁瑛瓊表面上變成了公司的業務員,實質上她的業務還是由她自行處理。她主要出口的貨物有手電筒,具體情況不清楚。資金都是由丁瑛瓊自己解決的。包成松、余偉明其不認識。


              15、被告人丁瑛瓊的供述,證實其實際負責經營上海丁仕公司、趣鈷公司、恰茲公司、哲丞公司,其是紐坤公司的客戶。2009年其認識包成松,2010年其在溫州的瑞安新潮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上海辦事處工作,開始與包成松合作幫他代理出口手電筒到國外。當時包成松出口對應的增值稅專用發票開具的速度很慢,工廠都是潮州華輝、金源等手電筒加工工廠。出口手電筒的單價很低,價格均在6元人民幣以下,大部分在3元人民幣左右為主。出口的貨物品牌以Swordlion為主。到2013年5月份,其幫包成松走了3票的貨物,每票貨物價格20萬美元左右,配的發票公司有梅州亮亮電器有限公司等3家公司。后來還做了幾次以拼柜形式走了幾單貨,期間其還去梅州看過余偉明的工廠,其中一家有規模,但是只開過一次票,后面一家是個作坊,最后一家基本不具備生產能力,連機器也沒有,但是開票最多的。其就認為余偉明的發票有問題。并且其跟包成松打電話提出來余偉明不太靠譜,不具備生產能力,包成松也沒有表態。等其回到上海包成松還是繼續從余偉明這里開票。但是其發現新的問題,就是余偉明開票的公司變成了5家,其跟包成松打電話,包成松告訴其,余偉明跟當地稅務很熟悉,可以“搞定”稅務的事情,要其不要擔心。其當時認為余偉明做的沒有太大問題,就繼續跟他們合作了。2013年11月,包成松和其說,余偉明在江西開了工廠,那邊成本低,并且開票成本也低,按照其的意思理解,就是說生產的沒有發票的手電筒對應的需要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的稅點會低一點,包成松、余偉明要與其合作從其的公司出口貨物。其當時就答應了,于是就有了后來使用紐坤公司、恰茲公司和趣鈷公司幫包成松騙取出口退稅的事情。其幫包成松出口,算是其公司自營出口,主要是使用紐坤公司、恰茲公司和趣鈷公司來自營出口,在深圳報關出口并申請退稅。貨物實際是在異地出口,基本都是通過深圳蛇口和鹽田港出口,出口的目的國是西非各國,出口的貨物都是手電筒,手電筒的單價都在人民幣11-14元左右,品牌基本上都是Swordlion(中文名劍獅)。出口過程中的外匯基本上是其解決一部分,包成松解決大部分,退稅款都是支付給包成松,后期使用恰茲公司給余偉明出口的手電筒的退稅都是給余偉明的,退稅款都是用對公帳戶支付或者提現金支付給他們。其從中賺取的是1美元對應5分人民幣的傭金。整個出口的過程中其一共個人獲利40萬元左右。其中余偉明的部分其還分給了包成松一半,用于償還查明欠其的貨款大概9至10萬元。其認為包成松出口是有貨物的,但是貨物不是對應的開票公司生產的。另外其一直認為余偉明的工廠有問題,但是其自己沒有實際去江西會昌的工廠去看。其當時認為余偉明他們做這樣的事跟其沒有太大關系,就沒有再追問,還是繼續合作。后盧伯強告訴其包成松所有的貨都是從潮州發的,江西從來沒有去過。盧伯強是負責出口的貨代,所有出口的貨物都是從他那里走的。也就是說,包成松從其這里出口的所有貨物都是沒有增值稅發票,而是讓余偉明以江西會昌等工廠的名義虛開的。其就打電話給包成松是不是發票是虛開的,包成松就承認了。余偉明是使用江西會昌誠源電器有限公司、會昌縣匯亨電器有限公司、會昌縣潤鑫電器有限公司、梅州市匯鑫電器有限公司?!伤擅看纬隹诘呢浛?,都是先由他通過他的個人帳戶打到其農行的個人帳戶,其再轉入趣鈷公司帳戶,然后再由其從趣鈷公司帳戶轉入余偉明的會昌誠源公司及會昌匯亨公司帳戶內,這種虛開發票走帳的手法,從2015年初那次走帳其內心就確認了。也就是其幫包成松和余偉明代理出口的手電筒的發票中江西會昌的發票都是虛開的,但是這些票配在哪里的貨上其當時不清楚。每個手電筒的單價金額是約10-14元。將手電筒高報出口這樣做是可以拿到更多的退稅款,本來每個手電筒3.28元,高報到10-15元出口,就能賺取多報的6-12元的退稅款。包成松是其客戶,他讓其這么做就做了,而且其是收正常的代理出口費0.6%,沒有收取更多的利潤。其認可鑒定意見。報關行是其來聯系的,對方是深圳海之翔國際貨運有限公司的老板胡衛云,貨代是包成松找的柏晟公司。虛開的企業有會昌縣誠源公司、匯亨公司、潤鑫公司、梅州匯鑫公司,余偉明以上述四家公司的名義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給趣鈷、紐坤、恰茲公司。虛開的增票是沒有真實的貨物交易的。虛開了7,000-8,000余萬元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一共退了1,000-2,000余萬元的稅。其以為包成松給其的義烏歐陸硅膠制品有限公司的增值稅發票是正常貿易獲得的,其只是幫其把發票的品名由“手電筒(硅膠)”通過其的上海哲丞貿易有限公司修改成發票品名為手電筒,包成松只支付了銷項發票和進項發票差額稅款和附加稅,其他的其都沒收取。因為當時包成松給其的發票品名是手電筒(硅膠)或者硅膠手電筒,這類發票的品名和報關品名不一致,按照稅務退稅規定這類品名的發票是不能退稅的,之后其主動幫其解決了發票品名的問題,通過其的哲丞公司走了一下,將發票品名改成手電筒,其記得價稅合計是900多萬元人民幣。


              16、被告人包成松的供述,證實其主要是做手電筒出口生意的,其從手電筒工廠進貨,通過上海的丁瑛瓊控制的恰茲、趣鈷公司以及另外一家紐坤等外貿公司將這些手電筒出口到非洲去,從中賺取差價和出口退稅的利潤。其和丁瑛瓊從2013年認識后就開始合作了,當時其主要負責到全國各地的工廠采購手電筒,匹配從余偉明那里獲得的虛開發票,再通過丁瑛瓊的出口企業將這些手電筒出口到非洲多個國家。其主要是通過潮州的華輝手電筒公司、錦銘手電筒公司、金源手電筒公司處采購,另外其還從潮州當地很多個體戶那里采購手電筒。其出口手電筒的單價一般是3.28元人民幣。個體戶是全部不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三家企業有少部分的開票。不開票的貨物出口時所需要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其都是找余偉明幫其開具的。當時余偉明說要收取開票金額的11%-12%作為開票費。其當時是同意了的。每次其需要票時,會電話聯系余偉明,然后讓他將相應品名、金額的增值稅專用發票開給恰茲、趣鈷、紐坤等公司,然后通過快遞的方式直接寄到丁瑛瓊的公司,丁瑛瓊拿到發票后開始申報出口退稅。余偉明一般通過誠源公司、匯亨公司、潤鑫公司、匯鑫公司,開票的品名全都是手電筒。以上所說的虛開的公司之間沒有真實的貨物交易。余偉明控制的公司和丁瑛瓊控制的這些公司之間沒有業務往來,純粹是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因為貨都是其聯系的,和余偉明沒有關系。而且余偉明開具給丁瑛瓊控制公司的發票也是其付錢買的。除此之外,2014年的時候,其有時候也會從義烏歐陸硅膠制品廠買發票,他們無法出具品名為手電筒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只能打個擦邊球,開具品名為“手電筒(硅膠)”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其讓歐陸廠發票先開到丁瑛瓊控制的上海哲丞公司,然后再以哲丞公司的名義開具品名為手電筒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至丁瑛瓊控制的紐坤公司,這樣轉一下增值稅專用發票,就能騙取出口退稅了。其是通過其朋友夏某某開具歐陸廠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的,當時談好的買票價位是票面金額的10%。當時問過丁瑛瓊,丁瑛瓊告訴其這個品名屬于配件,不能出退稅,可以讓其朋友把票開給她名下的哲丞公司,然后她收取點手續費,幫其把票變成品名為“手電筒”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并且把票開具給她的紐坤公司,這樣就能辦理出口退稅手續了。余偉明是知道這些增值稅發票的用途的,因為在見面時告訴過他,其出口手電筒缺少增值稅專用發票,沒法退稅,要問他買票。丁瑛瓊肯定知道是虛開后用于騙稅的,因為一開始就告訴丁瑛瓊其的貨(手電筒)都是從潮州華輝、潮州個體戶購買的手電筒,加上其還通過丁瑛瓊介紹公司轉過票,所以她肯定知道。高報出口是因為其考慮從余偉明處購買發票收取的開票費那么高,為了能多退一點稅,所以其才采用高報出口的方式進行出口,而且其當時也問過丁瑛瓊高報出口有什么問題,她說沒問題,因為其是有實際貨物出口的。出口貨物及退稅流程基本如下:外商在其處訂貨,其聯系潮州華輝、錦銘工廠進行生產,產品統一放在華輝工廠場地內。之后其聯系廣州柏晟貨運盧先生到華輝裝貨,然后運到深圳港口。運到后盧先生會將集裝箱號、船公司名稱發給其和丁瑛瓊,由丁瑛瓊報關。后包成松的員工余某某將購貨外商的聯系方式、名稱、目的港告訴盧先生。貨代通過船公司出具海運提單,提單通過快遞等方式傳給外商。其負責確定報關美金單價,然后將單價及數量告訴丁瑛瓊,丁瑛瓊據此計算開具增值稅專用票的單價。丁瑛瓊將開票單價和開票金額告訴包成松,其聯系余偉明開票。余偉明將發票通過快遞交給丁瑛瓊,由丁瑛瓊全權負責辦理貨物出口退稅事宜。丁瑛瓊收取正常的出口代理費,以及支付結匯美元的手續費。出口退稅的錢其是不和丁瑛瓊分成的,都是其拿的,但是扣除費用,實際到手就是2%的稅款。除了從潮州發貨外,從來沒有從江西會昌或者廣東梅州發貨到國外。余偉明這里開給趣鈷公司的票基本都是高報的。由于2016年丁瑛瓊公司被稅務稽查,所以其2016年的很多退稅款都沒有拿到。


              17、被告人余偉明的供述,證實其實際控制了四家公司分別是會昌縣誠源電器有限公司、會昌縣匯亨電器有限公司、會昌縣潤鑫電器有限公司、梅州市匯鑫電器有限公司,應包成松的要求用其所控制的公司向丁瑛瓊的上海公司虛開了增值稅專用發票。2013年時,其和包成松認識后,包成松打電話給其稱其缺進項增值稅專用發票,問其是否可以幫忙虛開些增值稅專用發票給他。其要求虛開的點數為10%,包成松同意了。這樣其就開始以其控制的誠源公司、匯亨公司、潤鑫公司、匯鑫公司的名義為包成松指定的上海趣鈷公司、恰茲公司、上海紐坤公司虛開增值稅發票。虛開的時間段是2013年到2016年。包成松讓其虛開增票后,向其介紹他有一個合伙人叫丁瑛瓊,丁瑛瓊在2013年的時候到其工廠考察過,在虛開的時候,丁瑛瓊會通過電話的方式聯系其將合同通過郵件的方式發給其,其根據合同上的金額進行虛開增票,丁瑛瓊也會通過郵件的方式將合同發給其手下的陳某某,陳某某會將相關金額告訴其后其再進行虛開。其虛開好后會將相應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快遞到上海給丁瑛瓊。誠源公司、匯亨公司、潤鑫公司、匯鑫公司與上海趣鈷公司、恰茲公司、上海紐坤公司沒有真實的貨物交易。虛開的單價都是由丁瑛瓊決定,她將開票金額寫在購銷合同上的單價來確定。包成松讓其按照丁瑛瓊給其的合同上的單價和金額來虛開的。虛開的增票用途其不知道。品名是手電筒。其虛開了價稅合計1億余元,稅款1,800余萬元。包成松讓丁瑛瓊從上海外貿公司的對公帳戶匯入其控制的虛開公司的對公帳戶,到帳后其扣除相應開票費,剩余資金其通過自己的農業銀行帳戶、潘某某的農業銀行帳戶、翁培鑫的工商銀行帳戶匯到包成松的個人工商銀行、農業銀行帳戶。其一共收取了1,000萬元左右的開票費。其用潤鑫公司通過丁瑛瓊的恰茲公司代理出口,這一共有1,800余萬元,這個其沒有虛開和騙稅。


              18、江西省會昌縣國家稅務局稽查局協查報告、已證實虛開通知單,證明被告人余偉明實際控制的匯亨公司、誠源公司、潤鑫公司手電筒實際生產能力與對外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數量、金額不符,企業收到貨款后大量資金流入個人賬戶,資金交易明顯異常,涉案發票為虛開。其中匯亨公司開具給上海趣鈷公司的239份增值稅專用發票為虛開;誠源公司開具給上海趣估公司的451份增值稅專用發票為虛開;潤鑫公司開具給上海趣鈷公司的70份增值稅專用發票為虛開;潤鑫公司開具給恰茲公司的190份增值稅專用發票為虛開等。梅州市國家稅務局稽查局稅務稽查案件協查報告,證實梅州匯鑫電器有限公司開具給上海趣鈷公司簽訂的合同都是按雙方協議簽訂好準時出貨,上海方會安排相關車輛到公司倉庫提貨。經核對,梅州市匯鑫公司實際生產的產品品牌、型號與所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上的貨物名稱是相匹配的。初步判斷協查的交易業務尚未發現異常,暫以正?;貜蛥f查結果。上海市國家稅務局稽查局關于上海趣鈷裝飾材料有限公司出口退稅情況的說明,證實該公司2014-2016三年,退稅總額為1,297.75萬元,產品為手電筒的退稅額為1,282萬余元,已申報未退稅1,605,575.62元。上海市靜安區國家稅務局征管科出具的上海紐坤進出口貿易公司出口退稅情況表,證實紐坤公司2014年應退和實退稅6,321,600.62元,2015年應退和實退稅3,478,657.97元,2016年應退和實退稅1,148,434.02元;上海市長寧區國家稅務局出具的恰茲國際貿易(上海)有限公司出口退稅情況表,證實2014年應退和實退稅62,832.51元,2015年應退和實退稅3,834,835.8元。上海市嘉定區國家稅務局提供的抵扣證明,證實上海哲丞貿易有限公司在經營過程中收受義烏歐陸硅膠制品有限公司開具的增值稅發票502份,價稅9,060,145.11元,其中稅款1,316,431.73元已抵扣。


              19、關于丁瑛瓊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和騙取出口退稅款的司法會計鑒定意見書證實:(一)2014年1月至2015年12月,丁瑛瓊以個人注冊成立的上海趣鈷裝飾材料有限公司和控制的恰茲國際貿易(上海)有限公司,收受余偉明控制的江西省會昌縣誠源電器有限公司、江西省會昌縣匯亨電器有限公司和江西省會昌縣潤鑫電器有限公司虛開銷售手電筒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合計金額為84,259,859.52元,其中稅額14,324,176.54元。自營報關出口后,向稅務機關申報出口退稅,實際收到出口退稅款14,324,176.54元。(二)2013年至2015年11月丁瑛瓊以個人注冊成立的上海哲丞貿易有限公司,收受義烏歐陸硅膠制品有限公司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轉開給上海紐坤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并通過余偉明控制的江西省會昌縣誠源電器有限公司、江西省會昌縣匯亨電器有限公司和江西省會昌縣潤鑫電器有限公司向上海紐坤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虛開銷售手電筒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合計金額33,207,018.73元,其中稅額5,645,193.07元,通過上海紐坤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代理報關出口后,向稅務機關申報出口退稅,實際收到出口退稅款5,645,193.07元。上述2項,丁瑛瓊以上海趣鈷貿易有限公司和恰茲國際貿易(上海)有限公司,以及通過上海紐坤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合計收受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合計金額117,466,878.25元。然后以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自營報關和代理出口后,向稅務機關申報出口退稅,實際收到出口退稅款19,969,369.61元。


              另,審計反映,2014年12月至2015年11月,梅州匯鑫公司開給趣鈷公司銷售手電筒的89份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金額7,739,038.48元,稅額為1,315,636.58元,價稅合計9,054,675.06元。2014年1月和2016年1月,梅州匯鑫公司開給紐坤公司銷售手電筒的19份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金額1,511,294.22元,稅額256,919.97元,價稅合計1,768,214.19元,收到出口退稅款198,065.13元。


              20、關于包成松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和騙取出口退稅款的司法會計鑒定意見書,證實:(一)2014年1月至2015年11月,包成松通過丁瑛瓊個人注冊成立的上海趣鈷裝飾材料有限公司和控制的恰茲國際貿易(上海)有限公司,收受余偉明控制的江西省會昌縣誠源電器有限公司、江西省會昌縣匯亨電器有限公司和江西省會昌縣潤鑫電器有限公司虛開銷售手電筒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合計發票金額為67,645,546.16元,其中稅額11,499,746.26元。(其中誠源公司、匯亨公司、潤鑫公司發票金額67,200,977.48元,稅額11,424,166.53元;潤鑫公司發票金額444,586.67元,稅額75,579.73元)自營報關出口后,向稅務機關申報出口退稅,實際收到出口退稅款11,499,746.26元(其中經包成松經手,趣鈷公司已申報退稅款13,646,524.54元,收到退稅款12,822,213.79元,未退稅款824,310.75元,恰茲公司收到75,579.73元)。(二)2013年至2015年11月,包成松通過丁瑛瓊注冊成立的上海哲丞貿易有限公司,收受義烏歐陸硅膠制品有限公司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轉開給上海紐坤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并通過余偉明控制的江西省會昌縣誠源電器有限公司、江西省會昌縣匯亨電器有限公司和江西省會昌縣潤鑫電器有限公司向上海紐坤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虛開手電筒銷售的增值稅發票,合計金額33,207,018.73元,其中稅額5,645,193.07元,通過上海紐坤進出口貿易公司代理報關出口后,向稅務機關申報出口退稅,實際收到退稅款5,645,193.07元。


              上述2項,包成松通過丁瑛瓊的上海趣鈷裝飾材料有限公司和恰茲國際貿易(上海)有限公司,以及通過上海紐坤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合計收受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合計100,852,852.89元。然后以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自營報關和代理報關出口后,向稅務機關申報出口退稅,實際收到出口退稅款17,144,939.33元。


              21、關于余偉明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和騙取出口退稅款的司法會計鑒定意見書,證實:(一)2014年1月至2015年12月,余偉明控制的江西省會昌縣誠源電器有限公司、江西省會昌縣匯亨電器有限公司、江西省會昌縣潤鑫電器有限公司向丁瑛瓊個人注冊成立的上海趣鈷裝飾材料有限公司和控制的恰茲國際貿易(上海)有限公司虛開銷售手電筒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合計84,259,859.52元,稅額14,324,176.54元,價稅合計98,584,036.06元。(根據丁瑛瓊的司法會計鑒定意見書,趣鈷公司、恰茲公司收受誠源公司、匯亨公司、潤鑫公司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后,向稅務機關申報后取得退款稅合計14,324,176.54元,其中趣鈷公司收到出口退稅款11,424,166.53元,恰茲公司收到出口退稅款2,900,010.01元)。2013年1月至2015年11月,余偉明控制江西省會昌縣誠源電器有限公司、江西省會昌縣匯亨電器有限公司、江西省會昌縣潤鑫電器有限公司向上海紐坤進出口貿易有限公司虛開銷售手電筒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金額26,777,684.51元,稅額4,552,206.35元,價稅合計31,329,890.86元。(根據丁瑛瓊的司法會計鑒定意見書,已向稅務機關申報后收到退稅款4,552,206.35元)2項合計,虛開銷售手電筒的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111,037,544.03元,稅額18,876,382.89元,價稅合計129,913,926.92元。(以上收到出口退稅款共計18,876,382.89元)(二)2014年12月至2015年12月,余偉明控制的江西省會昌縣潤鑫電器有限公司虛開給恰茲國際貿易(上海)有限公司的185份增值稅專用發票,發票金額16,614,295.36元,稅額2,824,430.28元,系余偉明委托丁瑛瓊代理報關出口。已向稅務機關申報并收到出口退稅款2,824,430.28元。


              22、本院代管款收據,證實被告人丁瑛瓊向本院退賠人民幣40萬元;被告人包成松向本院退賠人民幣5萬元。


              上述證據,均經當庭舉證、質證,查證屬實,足以認定本案事實。


              根據控辯雙方的意見,結合經舉證、質證的證據,歸納爭議焦點如下:1、關于被告人丁瑛瓊是否明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騙取出口退稅及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被告人丁瑛瓊作為一名多年從事外貿工作的從業人員,具有豐富的外貿出口代理經驗。其本人和被告人包成松的供述亦能印證,其在2013年即發現包成松讓余偉明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有高報價格、貨票不一等問題,但為收取出口代理費用,仍持續、積極予以配合,應當認定對于虛開發票、高報價格騙取出口退稅為明知。被告人丁瑛瓊在共同犯罪中有制定合同、開具發票、報關退稅、解決外匯等行為,作用積極明顯,分贓金額不影響對其作用的認定,不宜認定為從犯。辯護人的上述辯護意見不予采納。2、關于被告人包成松是構成逃稅罪還是構成騙取出口退稅罪,是否構成從犯。被告人包成松通過高報貨物價格,通過向余偉明等人支付開票費購買貨票不一且價格高開的增值稅發票等方式,屬于以其他欺騙手段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依法構成騙取出口退稅罪。被告人包成松在共同犯罪中,系起意者、實施者和主要獲利者,作用積極明顯,不宜認定為從犯,辯護人的相關辯護意見不予采納。3、關于被告人余偉明稱其和包成松有真實交易,不明知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及余偉明辯護人關于本案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辯護意見,鑒于被告人余偉明在明知包成松需要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出口退稅,在無真實交易情況下,為獲取開票費為其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等事實,有被告人余偉明本人的供述、被告人包成松、丁瑛瓊的供述及相關證人證言等證據證實,辯護人的上述辯護意見不予采納。4、關于本案各被告人的犯罪金額。辯護人關于在被告人丁瑛瓊犯罪金額中應當扣除義烏歐陸公司和梅州匯鑫公司的虛開金額的辯護意見,經查根據相關證據,上海哲丞公司收受義烏歐陸公司的502份增值稅專用發票,是在無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包成松讓義烏歐陸公司為丁瑛瓊控制的上海哲丞公司虛開的。嗣后被告人丁瑛瓊明知上述情況,仍更換品名,用其實際負責的上海哲丞公司為其所工作的上海紐坤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從而得以騙取出口退稅100萬余元。對該節犯罪被告人丁瑛瓊明知且積極配合,被告人丁瑛瓊和包成松對該涉案金額應當承擔刑事責任。關于梅州匯鑫公司向上海趣鈷、紐坤公司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騙取出口退稅的150余萬元,根據相關被告人的供述和證人證言等證據,余偉明應包成松要求,通過控制的誠源公司、匯亨公司、潤鑫公司、匯鑫公司開具給丁瑛瓊控制的上海趣鈷公司、恰茲公司、鈕坤公司的發票均為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不存在真實的貨物交易,該節犯罪金額應當認定為被告人丁瑛瓊、包成松、余偉明的犯罪金額。被告人丁瑛瓊辯護人的上述辯護意見均不予采納。但該涉案金額雖已申報退稅,但尚無充分證據證明已全部退稅,且現有證據證實趣鈷公司確有申報退稅款未實際退稅,從有利于被告人原則,該涉案金額中部分可作為犯罪未遂認定。但關于會昌潤鑫公司向上海恰茲公司開具的190份增值稅發票中,有185份涉及稅額282萬余元,因目前無充分證據證明是虛開,且公訴機關對起訴被告人余偉明的犯罪金額對此已經扣除,故在被告人丁瑛瓊犯罪金額中亦予以扣除。辯護人的相關辯護意見予以采納。包成松辯護人認為應當扣除梅州匯鑫公司虛開增值稅發票騙取退稅款的辯護意見,本院認為理由同上,不予采納;包成松辯護人認為應當扣除品名為非手電筒發票的退稅款的辯護意見,鑒于相關發票均經被告人辨認無誤,上述辯護意見不予采納。余偉明辯護人關于應當以包成松組織的貨源價格與余偉明虛開的價格之間的差價認定涉案數額的辯護意見,鑒于包成松組織的貨源實際未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不具有出口退稅資格,而是貨票不一,通過余偉明虛開且高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騙取出口退稅,應當以實際騙取的出口退稅款額予以全部認定,上述辯護意見不予采納。5、關于量刑。被告人丁瑛瓊、包成松、余偉明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數額特別巨大,應當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無期徒刑之刑罰。丁瑛瓊、包成松不具有減輕處罰情節,依法不能減輕處罰。故辯護人關于對被告人丁瑛瓊判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適用緩刑,關于對被告人包成松判處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辯護意見,于法無據,不予采納。


              綜上,本院認為,被告人丁瑛瓊、包成松、余偉明經共同預謀,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方式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均已構成騙取出口退稅罪,依法應當承擔刑事責任。公訴機關的指控,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本案系共同犯罪。被告人丁瑛瓊、包成松到案后能夠如實供述犯罪事實,系坦白,依法從輕處罰。被告人丁瑛瓊、包成松、余偉明部分犯罪系未遂,依法從輕處罰。被告人丁瑛瓊、包成松等當庭表示自愿認罪,且被告人丁瑛瓊、包成松能夠退賠部分違法所得,酌情從輕處罰。根據上述理由,辯護人關于對被告人丁瑛瓊、包成松從輕處罰的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為維護國家稅收管理秩序,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三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五十五條第一款、第五十六條第一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六十四條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騙取出口退稅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三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丁瑛瓊犯騙取出口退稅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百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8月30日起至2027年8月29日止。罰金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第二日起一個月內向本院繳納完畢。)


              二、被告人包成松犯騙取出口退稅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剝奪政治權利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七百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8月30日起至2028年8月29日止。罰金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第二日起一個月內向本院繳納完畢。)


              三、被告人余偉明犯騙取出口退稅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六個月,剝奪政治權利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六百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8月30日起至2029年2月28日止。罰金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第二日起一個月內向本院繳納完畢。)


              四、違法所得均予以沒收;扣押在案的作案工具予以沒收。


              如不服本判決,可于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審?判?長??錢曉峰


              人民陪審員??牟世榮


              人民陪審員??李安海


              二〇一九年五月二十四日


              書?記?員??陳?云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一、《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零四條以假報出口或者其他欺騙手段,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數額較大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騙取稅款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騙取稅款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騙取稅款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納稅人繳納稅款后,采取前款規定的欺騙方法,騙取所繳納的稅款的,依照本法第二百零一條的規定定罪處罰;騙取稅款超過所繳納的稅款部分,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第二十五條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犯罪犯罪。


              ……


              第二十三條已經著手實施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是犯罪未遂。


              對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第五十五條剝奪政治權利的期限,除本法第五十七條規定外,為一年以上五年以下。


              ……


              第五十六條對于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分子應當附加剝奪政治權利;對于故意殺人、強奸、放火、爆炸、投毒、搶劫等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的犯罪分子,可以附加剝奪政治權利。


              ……


              第五十二條判處罰金,應當根據犯罪情節決定罰金數額。


              第五十三條罰金在判決指定的期限內一次或者分期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對于不能全部繳納罰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時候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以執行的財產,應當隨時追繳。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災禍等原因繳納確實有困難的,經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繳納、酌情減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四條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第六十七條……


              犯罪嫌疑人雖不具備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因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別嚴重后果發生的,可以減輕處罰。


              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騙取出口退稅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一條刑法第二百零四條規定的“假報出口”,是指以虛構已稅貨物出口事實為目的,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行為:


              (一)偽造或者簽訂虛假的買賣合同;


              (二)以偽造、變造或者其他非法手段取得出口貨物報關單、出口收匯核銷單、出口貨物專用繳款書等有關出口退稅單據、憑證;


              (三)虛開、偽造、非法購買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其他可以用于出口退稅的發票;


              (四)其他虛構已稅貨物出口事實的行為。


              第三條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5萬元以上的,為刑法第二百零四條規定的“數額較大”;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50萬元以上,為刑法第二百零四條規定的“數額巨大”;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250萬元以上的,為刑法第二百零四條規定的“數額特別巨大”。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9
              來源:上海市長寧區人民法院

              判例雷英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刑罰變更刑事裁定書

              刑 事 裁 定 書

              (2019)冀07刑更280號

              罪犯雷英建,男,1958年7月11日出生,漢族,河北省晉州市人,高中文化,現在河北省張家口監獄服刑。

              河北省晉州市人民法院于2016年2月2日作出(2016)冀0183刑初17號刑事判,以雷英建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5萬元。判決生效后交付執行。執行機關張家口監獄于2019年5月21日向本院提出假釋建議,報送本院審理。本院依法予以公示,并組成合議庭于2019年5月29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執行機關代表梁某、張某,張家口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張建、代理檢察員李進元出庭履行職務?,F已審理終結。

              張家口監獄認為,罪犯雷英建在服刑期間,能認罪服法,認真遵守監規,接受教育,參加勞動,完成生產任務,服刑改造以來,累計獲獎勵記功1次,表揚3次,確有悔改表現,故建議對罪犯雷英建予以減刑假釋。

              經審理查明,執行機關認定的上述事實,有罪犯考核登記表、罪犯獎懲審批表、罪犯年度評審鑒定表、同監區服刑罪犯的證言、罪犯所在監區干警的證言等證據予以證實,在案佐證。本案由該犯居住地社區矯正機關做出社會調查,同意適用社區矯正,河北省張家口市人民檢察院出具了檢察意見,建議為該罪犯假釋。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罪犯雷英建在服刑期間,確有悔改表現,且其居住地社區矯正部門經假釋審前社會調查后同意接受,符合法定假釋條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八十一條、第八十二條、第八十三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辦理減刑、假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的規定》第三條、第二十三條之規定,裁定如下:

              對罪犯雷英建予以假釋(假釋考驗期限,從假釋之日起計算,即自2019年5月29日起至2020年10月5日止)。

              本裁定送達后即發生法律效力。

              審?判?長??牛?潔

              審?判?員??王?悅

              人民陪審員??郝亞輝

              二〇一九年五月二十九日

              書?記?員??趙宏偉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8
              來源:河北省張家口市中級人民法院

              判例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李江海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非法經營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8)黔0102刑初1183號

              公訴機關貴陽市南明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單位: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地址:貴州省貴陽市南明區營盤路**。

              法定代表人:李江海。

              訴訟代表人:李明生,系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副經理。

              被告人李江海,曾用名:李星,男,1967年10月14日生,漢族,大專文化,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戶籍地貴州省貴陽市南明區,現住貴陽市南明區。2017年11月29日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刑事拘留,2018年1月4日被逮捕,現押于貴陽市南明區看守所。

              辯護人周劍青,貴州黔信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李陽,女,1965年9月3日生,漢族,大專文化,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業務員,戶籍地貴州省貴陽市白云區。2018年1月26日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取保候審,2018年10月9日被逮捕,現押于貴陽市女子看守所。

              辯護人許勇,泰和泰(貴陽)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姚歡迎,女,1991年5月5日生,漢族,大專文化,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財務部主任兼出納,戶籍地湖南省邵陽市雙清區。2018年8月29日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刑事拘留,2018年9月5日被逮捕,現押于貴陽市女子看守所。

              辯護人:劉彪、尹毅,貴州華頓律師事務所律師。

              貴陽市南明區人民檢察院以南檢公訴刑訴(2018)1249號起訴書指控被告單位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被告人李江海、姚歡迎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非法經營罪,被告人李陽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8年10月31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貴陽市南明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李程出庭支持公訴,被告單位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訴訟代表人李明生,被告人李江海及其辯護人周劍青,被告人李陽及其辯護人許勇,被告人姚歡迎及其辯護人劉彪、尹毅均到庭參加了訴訟?,F已審理終結。

              貴陽市南明區人民檢察院指控:

              一、虛開增值稅發票專用部分:

              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系全民所有制企業,具有煤炭經營資格證,經營范圍為煤炭批發經營等。被告人李江海系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全面負責公司的日常經營、管理;被告人姚歡迎系該公司的財務部主任兼出納,負責公司的財務工作。2015年2月至2016年9月期間,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為了少繳納增值稅,李江海與掛靠該公司的業務員被告人李陽共謀后,安排姚歡迎與李陽對接,在沒有真實交易的情況下,為公司購買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姚歡迎每月對公司需避繳的增值稅進行核算,再將每月公司需要購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數量、發票金額、單價等信息通過電話、短信、微信等方式告訴李陽,向其購買增值稅專用發票。李陽根據姚歡迎提供的信息,先后多次通過“楊某”、“趙某1”(另處)等人為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姚歡迎在李陽處收到虛開的發票后再對增值稅專用發票進行收取、驗證,并進行稅務申報抵扣,然后在征得李江海的同意下,姚歡迎按照約定的點位費向李陽或者李陽指定的賬戶支付購票款。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按照上述方式通過李陽讓貴州黔輝盛達商貿有限公司等13家公司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597份,共計發票金額:71747038.88元,共計稅額:12196997.32元,價稅合計:83944036.20元。貴陽市國家稅務局對上述13家企業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全部認定為虛開。

              具體如下:1、貴州黔輝盛達商貿有限公司,共計6份(發票代碼:5200133140,發票號碼:01865772-01865777,發票金額:597269.22元,進項稅金額:101535.78元)。2、貴州恒隆達商貿有限公司,共計23份(發票代碼:5200141140,發票號碼:01492881-01492903,發票金額:2291094.86元,進項稅金額:389486.14元)。3、貴州鑫金百合商貿有限公司,共計46份(發票代碼:5200151130,發票號碼:00013195-00013237、00067031-00067033,發票金額:4532272.86元,進項稅金額:770486.54元)。4、貴州博義仁貿易有限公司,共計24份(發票代碼:5200143130,發票號碼:00119438-00119461,發票金額:2391907.68元,進項稅金額:406624.32元)。5、貴州捷馳商貿有限公司,共計46份(發票代碼:5200143130,發票號碼:00312520-0031256,發票金額:4480810.3元,進項稅金額:761737.7元)。6、貴州隆祥偉業礦業有限公司,共計70份(發票代碼:5200141140、5200143130、5200141141,發票號碼:00990724-00990735、00990737-00990745、01092401-01092423、00131310-00131334、00900736,發票金額:6354244.36元,進項稅金額:1080221.54元)。7、貴州恒隆祥偉業商貿有限公司,共計36份(發票代碼:5200133140,發票號碼:01862156-01862180、00996828-00996935、01097430-01097432,發票金額:3501487.29元,進項稅金額:508765.11元)。8、貴州喬云商貿有限公司,共計58份(發票代碼:5200141140,發票號碼:01093654-01093678、01106001-01106025、01107663-0117670,發票金額:5730822.9元,進項稅金額:974240.1元)。9、貴州迪雷商貿有限公司,共計23份(發票代碼:5200141140,發票號碼:01163835-01163842、01174841-01174844、01564961-01564967、01570955-01570958,發票金額:15754161.63元,進項稅金額:2678207.37元)。10、貴陽信發康貿易有限公司,共計60份(發票代碼:5200151130,發票號碼:01485426-01485475、02585716-02585725,發票金額:5980662.2元,進項稅金額:1016712.8元)。11、貴州瑞佳德達貿易有限公司,共計61份(發票代碼:5200143130、5200151130,發票號碼:00283906-00283910、00417138-00417142、00417146、01278251-01278275、01363971-01363995,發票金額:5916042.11元,進項稅金額:1005727.29元)。12、貴陽達東升商貿有限公司,共計119份(發票代碼:5200151130,發票號碼:00454594-00454600、00502401-00502417、00502425-00502450、01485500-01485523、00502444、02571637-02571648、01485508、01485524-01485525、02571626-02571636、02571649-02571668,發票金額:11724009.22元,進項稅金額:1993081.78元)。13、貴州濤順明企貿易有限公司,共計25份(發票代碼:5200153130,發票號碼:02589026-02589050,發票金額:2492254.25元,進項稅金額:423683.25元)。

              二、非法經營部分:

              2014年1月8日至2016年12月27日,被告人李江海在擔任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期間,為維系公司運營,歸還公司貸款,在沒有真實交易的情況下,安排被告人姚歡迎使用公司的POS機(編號:240202020014),利用本公司員工李某、王某、姚歡迎等人的信用卡,虛構真實交易,刷卡套取現金;同時公司還幫助掛靠業務員黃某2、李陽使用信用卡進行套現。一共使用公司的POS機刷卡179筆,金額共計4000375.15元,其中姚歡迎經手操作刷卡107筆,金額共計2838842.75元。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單位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被告人李江海、姚歡迎、李陽的行為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告單位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被告人李江海、姚歡迎的行為還構成非法經營罪,應數罪并罰。被告人姚歡迎是從犯,被告人姚歡迎、李陽有自首情節,被告人李陽有立功情節。建議對被告單位判處罰金;對被告人李江海數罪并罰綜合在有期徒刑10-12年期間量刑;對被告人李陽在有期徒刑5-9年期間量刑;對被告人姚歡迎在有期徒刑6-10年期間量刑。

              被告單位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對公訴機關指控事實及罪名無異議,認罪。

              被告人李江海對公訴機關指控事實及罪名無異議,認罪,但認為自己是為了單位,其并未在中間牟利,所得利益全部用于單位,公訴機關量刑過重,請求法院從輕處罰。其辯護人以被告人是延續原來公司的做法,對造成的損失不明知,主觀惡性小,其在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共同犯罪中是從犯,購買發票的上線均是李陽聯系,錢也是支付給李陽由李陽支付的,其無主觀故意,且應扣除其支付的700余萬元發票款為由,建議法院從輕處罰。

              被告人李陽對公訴機關指控事實及罪名無異議,認罪。但認為其是受李江海指示購買的發票,也是李江海與上線聯系再讓其去購買的,認為公訴機關量刑意見過重,請求法院從輕處罰。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為:對公訴機關指控事實及罪名無意見,但認為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是從犯,其只是在李江海的指示下與出售發票的人聯系、跑腿;其本身是掛靠在被告單位的業務員,對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指示不敢違逆。被告人法律意識淡薄,不知道該行為構成犯罪,在主觀上無故意。被告人有自首和立功情節,懇請法院對其從輕處罰。

              被告人姚歡迎對公訴機關指控事實及罪名無意見,但認為自己只是聽從單位領導的話,且其并不知道發票是虛開的,其不是財務部主任,僅是出納。其不可能知道開具的發票是否有真實交易。對于無交易刷POS機的行為也僅是為了單位歸還貸款及使用,也是領導安排的,其并未從中謀取利益。公訴機關量刑意見過重,請求法院從輕處罰。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為,對公訴機關指控的非法經營罪不持異議,但被告人主觀惡性不大,有自首情節,是初犯,建議法院從輕減輕或免除處罰。對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的行為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有異議,認為被告人不是單位的直接責任人員,其只是履行自己的本職工作,其并未謀取非法所得,也沒有直接參與,其并不知道發票是虛開的,故其行為不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

              經審理查明,一、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部分:

              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系全民所有制企業,具有煤炭經營資格證,經營范圍為煤炭批發經營等。被告人李江海于2014年經中共貴陽市工業和信息化委員會任命為該公司經理,系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全面負責公司的日常經營、管理;被告人姚歡迎于2014年經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任命為公司財務部主任,負責公司財務全面工作。2015年2月至2016年9月期間,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為了少繳納增值稅,李江海與掛靠該公司的業務員被告人李陽共謀后,安排姚歡迎與李陽對接,在沒有真實交易的情況下,為公司購買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姚歡迎每月對公司需避繳的增值稅進行核算,再將每月公司需要購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數量、發票金額、單價等信息通過電話、短信、微信等方式告訴李陽,向其購買增值稅專用發票。李陽根據姚歡迎提供的信息,先后多次通過“楊某”、“趙某1”(另處)等人為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姚歡迎在李陽處收到虛開的發票后再對增值稅專用發票進行收取、驗證,并進行稅務申報抵扣,然后在征得李江海的同意下,姚歡迎按照約定的點位費向李陽或者李陽指定的賬戶支付購票款。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按照上述方式通過李陽讓貴州黔輝盛達商貿有限公司等13家公司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597份,共計發票金額:71747038.88元,共計稅額:12196997.32元,價稅合計:83944036.20元。貴陽市國家稅務局對上述13家企業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全部認定為虛開。

              具體如下:1、貴州黔輝盛達商貿有限公司,共計6份(發票代碼:5200133140,發票號碼:01865772-01865777,發票金額:597269.22元,進項稅金額:101535.78元)。2、貴州恒隆達商貿有限公司,共計23份(發票代碼:5200141140,發票號碼:01492881-01492903,發票金額:2291094.86元,進項稅金額:389486.14元)。3、貴州鑫金百合商貿有限公司,共計46份(發票代碼:5200151130,發票號碼:00013195-00013237、00067031-00067033,發票金額:4532272.86元,進項稅金額:770486.54元)。4、貴州博義仁貿易有限公司,共計24份(發票代碼:5200143130,發票號碼:00119438-00119461,發票金額:2391907.68元,進項稅金額:406624.32元)。5、貴州捷馳商貿有限公司,共計46份(發票代碼:5200143130,發票號碼:00312520-0031256,發票金額:4480810.3元,進項稅金額:761737.7元)。6、貴州隆祥偉業礦業有限公司,共計70份(發票代碼:5200141140、5200143130、5200141141,發票號碼:00990724-00990735、00990737-00990745、01092401-01092423、00131310-00131334、00900736,發票金額:6354244.36元,進項稅金額:1080221.54元)。7、貴州恒隆祥偉業商貿有限公司,共計36份(發票代碼:5200133140,發票號碼:01862156-01862180、00996828-00996935、01097430-01097432,發票金額:3501487.29元,進項稅金額:508765.11元)。8、貴州喬云商貿有限公司,共計58份(發票代碼:5200141140,發票號碼:01093654-01093678、01106001-01106025、01107663-0117670,發票金額:5730822.9元,進項稅金額:974240.1元)。9、貴州迪雷商貿有限公司,共計23份(發票代碼:5200141140,發票號碼:01163835-01163842、01174841-01174844、01564961-01564967、01570955-01570958,發票金額:15754161.63元,進項稅金額:2678207.37元)。10、貴陽信發康貿易有限公司,共計60份(發票代碼:5200151130,發票號碼:01485426-01485475、02585716-02585725,發票金額:5980662.2元,進項稅金額:1016712.8元)。11、貴州瑞佳德達貿易有限公司,共計61份(發票代碼:5200143130、5200151130,發票號碼:00283906-00283910、00417138-00417142、00417146、01278251-01278275、01363971-01363995,發票金額:5916042.11元,進項稅金額:1005727.29元)。12、貴陽達東升商貿有限公司,共計119份(發票代碼:5200151130,發票號碼:00454594-00454600、00502401-00502417、00502425-00502450、01485500-01485523、00502444、02571637-02571648、01485508、01485524-01485525、02571626-02571636、02571649-02571668,發票金額:11724009.22元,進項稅金額:1993081.78元)。13、貴州濤順明企貿易有限公司,共計25份(發票代碼:5200153130,發票號碼:02589026-02589050,發票金額:2492254.25元,進項稅金額:423683.25元)。

              二、非法經營部分:

              2014年1月8日至2016年12月27日,被告人李江海在擔任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期間,為維系公司運營,歸還公司貸款,在沒有真實交易的情況下,安排被告人姚歡迎使用公司的POS機(編號:240202020014),利用本公司員工李某、王某、姚歡迎等人的信用卡,虛構真實交易,刷卡套取現金;同時公司還幫助掛靠業務員黃某2、李陽使用信用卡進行套現。一共使用公司的POS機刷卡179筆,金額共計4000375.15元,其中姚歡迎經手操作刷卡107筆,金額共計2838842.75元。

              2017年11月28日,公安機關在貴陽市南明區星月灣小區抓獲被告人李江海;2018年1月26日,被告人李陽主動到公安機關自首;2018年8月28日,姚歡迎主動到邵陽市公安局雙清分局石橋派出所協助調查。

              上述事實,有公訴機關提交并經庭審質證的情況說明、證人陳某、李某、黃某1、黃某2、王某、茍某、孫某、趙某1、趙某2陳述、被告人李江海、李陽、姚歡迎供述、三被告人戶籍證明、抓獲經過、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營業執照、工商登記、經營資質、發展及變更情況、被告人李江海、姚歡迎的任職資料、崗位職責、委托書、李陽與姚歡迎的短信截圖、開票所需材料復印件、姚歡迎筆記復印件、稅務機關調查報告、貴陽市國稅局第二稽查局《筑國稅二稽處(2018)198號稅務處理決定書》、涉嫌犯罪案件移送書、轉賬記錄、匯款憑證及銀行流水、貴州中恒信司法鑒定所(2018)鑒字第007、008號司法鑒定意見書、伍某、趙某1、趙某2戶籍信息、“楊某”身份證照片、POS機刷卡流水、轉賬流水、記賬憑證、補充說明、鑒定意見通知書、貴陽市工業和信息化委員會文件筑工信函(2018)29號、(2014)2號、(2018)30號、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文件筑鄉企司(2014)28號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單位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為謀取非法利益,違反國家稅收制度,在沒有真實交易的情況下,讓他人為其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97份,發票金額71747038.88元,稅額共計12196997.32元,價稅合計83944036.2元。數額巨大。被告人李江海作為公司法定代表人、姚歡迎作為公司財務部主任兼出納,李陽作為公司業務員、主要經辦人,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李江海、姚歡迎、李陽的行為均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依法應對單位判處罰金,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公訴機關的指控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確認。被告單位還違反國家規定,使用POS機虛構交易刷信用卡套現179筆,交易數額4000375.15元,被告單位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及其主管人員、直接責任人員李江海、姚歡迎的行為還構成非法經營罪,依法應對單位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對其主管人員及直接責任人員處以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其中被告人姚歡迎在離職之前經手交易的金額為2838842.75元。被告人李陽及被告人李江海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被告人姚歡迎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從犯,應當從輕減輕或免除處罰。被告人李陽、姚歡迎主動投案,并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被告人李陽檢舉揭發被告單位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的非法經營行為,并查證屬實,是立功,依法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被告人李江海、姚歡迎作為被告單位的主管人員及直接責任人員,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和非法經營罪,依法應數罪并罰。公訴機關指控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罪名確實,本院予以確認。被告人李江海辯護人關于被告人主觀惡性小的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對辯護人在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一案中應在稅額中減扣的辯護意見,辯護人所稱的支付給上游公司的發票款是其未扣減稅款所支付的違法支出,并非是向國家繳納了稅款,故其辯解本院不予支持。對被告人李陽辯護人關于被告人有自首、立功情節,是初犯、偶犯,建議從輕處罰的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對于被告人李江海及李陽的辯護人均認為被告人李江海、李陽在共同犯罪中是從犯的辯護意見,現有證據已查明被告人李江海與李陽協商購買發票抵扣,并由李江海指使被告人姚歡迎與李陽對接需要的金額及發票數、單價等,由李陽與上游公司直接聯系購買并支付發票款,李江海、李陽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相當,不能認定為從犯,故對二被告人辯護人的該辯護意見不予采納。被告人姚歡迎辯護人關于姚歡迎是從犯,有自首情節的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對辯護人認為其行為不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辯護意見,被告人雖是受被告人李江海指使,但其在與李陽的接觸中聯系告知其購買發票的金額、數量及單價,其均是知道發票是無真實交易的,其現稱其不明知虛開發票的金額無真實交易的理由無證據支撐,本院不予采納。鑒于被告人李江海認罪態度較好,有坦白情節,本院對其從輕處罰;被告人李陽有自首、立功情節;姚歡迎是從犯、有自首情節,本院對被告人李陽、姚歡迎均減輕處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三十一條、第二十五條、第二十六條、第二十七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八條、第六十九條第一款、第六十四條、第五十二條、《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第八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定罪量刑標準有關問題的通知》第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單位貴陽市鄉鎮企業礦產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犯非法經營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合并執行罰金人民幣二十五萬。

              二、被告人李江海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犯非法經營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六個月。(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11月29日起至2030年5月28日止)。

              三、被告人李陽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0月9日起至2023年10月8日止)。

              四、被告人姚歡迎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犯非法經營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六年。(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8月29日起至2024年8月28日止)。

              五、作案工具POS機一臺予以沒收。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貴州省貴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

              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劉?寧

              審?判?員??洪?莉

              人民陪審員??唐寅森

              二〇一九年一月二十三日

              書?記?員??呂歡歡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8
              來源:貴州省貴陽市南明區人民法院

              判例范某某、施某等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8)滬0113刑初996號


              公訴機關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范某某,男,1987年2月5日出生,漢族,戶籍地湖南省,暫住上海市。


              辯護人王晨,上海瀛泰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施某,男,1988年10月13日出生,漢族,戶籍地江蘇省張家港市。


              辯護人蘇赟春,上海首倫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袁某某,男,1980年11月11日出生,漢族,戶籍在安徽省。


              辯護人陳應東,上海市協力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張2,男,1984年6月22日出生,漢族,戶籍地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


              辯護人黃家勇,上海瀛泰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檢察院以滬寶檢訴刑訴(2018)1004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范某某、施某、袁某某、張2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8年6月12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李某4出庭支持公訴,上列被告人及其辯護人均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檢察院指控:2015年7月至12月間,被告人范某某通過被告人施某的介紹,讓他人為其經營的上海大集鋼材貿易有限公司虛開上海文沙實業有限公司、上海寬和貿易有限公司等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稅款額共計人民幣804,325.37元(以下幣種均為人民幣)。


              2013年2月至2015年12月間,被告人范某某通過被告人袁某某、張2等人的介紹,為上?;珍J機械有限公司、上海人本旭川自動化機械有限公司等公司虛開上海大集鋼材貿易有限公司等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稅款額為共計2,225,288.89元,其中被告人袁某某介紹的金額為1,544,181.1元,被告人張2介紹的金額為42,153.7元。被告人范某某為被告人袁某某經營的上海路喆實業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發票,稅款額為208,083.46元,為被告人張2經營的上海蒙鑫實業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稅款額為90,558.9元。


              2015年6月至2016年1月間,被告人張2讓他人為河南施克塞斯自動化系統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上海堯發工貿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稅款額共計263,777.73元,且均已申報抵扣。


              2015年9月至2016年1月間,被告人施某讓李某1為南通興安源金屬制品有限公司、江蘇泰美環保機械有限公司、南通升輝建材科技有限公司虛開上海博曠金屬材料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稅款額共計1,081,391.21元。


              被告人范某某接電話通知后主動至公安機關投案,被告人施某、袁某某、張2系被公安人員抓獲,被告人袁某某到案后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罪行。


              公訴機關當庭出示了證人證言、營業執照副本、賬戶明細、增值稅專用發票、會計賬簿、稅務機關出具的抵扣證明、司法會計鑒定意見書、到案經過、被告人的供述等證據,指控被告人范某某、施某、袁某某、張2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提請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之規定,追究上列被告人的刑事責任。


              被告人范某某對指控其讓他人為自己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實表示認可,辯解其與袁某某系合作關系,對袁某某借用其公司名義對外虛開發票情況不知情,因此對指控其與袁某某結伙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提出異議。其辯護人提出:1、指控被告人范某某通過袁某某介紹虛開154萬余元的證據不足;2、應以被告人虛開進項或銷項中較大的數額認定虛開的數額,根據本案事實及證據,應認定虛開發票數額為80萬元;3、被告人范某某到案后對于虛開進項發票80萬元的事實做了如實供述,應認定自首。


              被告人袁某某對公訴機關的指控不持異議。其辯護人提出:1、被告人袁某某系介紹人,僅賺取介紹費,系幫助犯、從犯;2、到案后如實供述罪行,認罪態度較好;3、系初犯,主觀惡性不大,犯罪情節較輕,部分受票單位已補繳稅款,建議從輕處罰。


              被告人施某對公訴機關的指控不持異議。其辯護人提出:1、被告人施某虛開的目的是為了維護與客戶的關系,在介紹虛開發票過程中獲利較少,主觀惡性較輕;2、案發前與范某某就虛開的部分稅款進行了補繳;3、認罪態度較好,建議減輕或從輕處罰。


              被告人張2對公訴機關的指控不持異議。其辯護人提出受票公司已補繳稅款,建議對其從輕處罰。


              經審理查明:


              2015年7月至12月間,被告人范某某通過被告人施某的介紹,讓他人為其經營的上海大集鋼材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集公司”)虛開上海文沙實業有限公司、上海寬和貿易有限公司等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稅款共計80萬余元。


              2013年2月至2015年12月間,被告人范某某通過被告人袁某某、張2等人的介紹,為上?;珍J機械有限公司、上海人本旭川自動化機械有限公司等公司虛開大集公司、上海鴻燁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鴻燁公司”)等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稅款共計220萬余元,其中2015年7月后以大集公司名義對外虛開增值稅發票涉及稅款額68萬余元。案發后受票單位已補繳大部分稅款。


              在上述被告人范某某對外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中,被告人袁某某介紹虛開的金額為150萬余元,被告人張2介紹虛開的金額為42,153.7元。被告人范某某為被告人袁某某經營的上海路喆實業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發票,稅款額為208,083.46元,為被告人張2經營的上海蒙鑫實業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稅款額為90,558.9元。


              2015年6月至2016年1月間,被告人張2讓他人為河南施克塞斯自動化系統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上海堯發工貿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稅款額共計263,777.73元,且均已申報抵扣。案發后受票公司已補繳全部稅款。


              2015年9月至2016年1月間,被告人施某讓李某1(已判刑)為南通興安源金屬制品有限公司、江蘇泰美環保機械有限公司、南通升輝建材科技有限公司虛開上海博曠金屬材料有限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稅款額共計1,081,391.21元。


              2017年5月3日,被告人范某某接電話通知后主動至公安機關投案,被告人施某、袁某某、張2分別于5月12日、5月22日、7月31日在住處被公安人員抓獲,被告人袁某某到案后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罪行。


              審理中,被告人袁某某退繳稅款208,083.46元。


              上述事實,有下列經庭審舉證、質證的證據證實,本院予以確認:


              1、被告人范某某的供述、大集公司的工商資料、上海司法會計中心有限公司司法鑒定意見書的等證據證實,被告人范某某經營大集公司,在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中使用了大集、鴻燁、中鈞礦業等公司抬頭。中鈞、鴻燁兩家公司在對外虛開資金走賬過程中通過范某某銀行卡走賬。


              2、被告人范某某、施某的供述、上海市寶山區國家稅務局證明、上海增值稅專用發票、上海司法會計中心有限公司司法鑒定意見書等證據證實,范某某經施某介紹,通過李某1等人為大集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開票公司有文沙公司、睿彭公司等。開票所需資金均通過范某某、施某銀行卡走賬。


              3、被告人袁某某、張2、范某某的供述、證人肖某、朱某某、張某1、蔣某某、裘某、何某某、陳某1、王某1、陳某2、段某某、余某某、楊某某的證言、上海增值稅專用發票、抵扣證明、上海司法會計中心有限公司司法鑒定意見書等證據證實,被告人范某某通過袁某某、張2等人介紹,為上?;珍J機械有限公司、上海嘉美機械設備有限公司、上??▋|切削工具有限公司、上海江畔實業有限公司、宜興市創安暖通裝備有限公司、廈門奔達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資金通過范某某、袁某某、張2等人賬戶流轉。


              4、證人李某1、王2、李某2、姚某某的證言、上海增值稅專用發票、上海司法會計中心有限公司司法鑒定意見書等證據證實,被告人施某通過李某1為南通興安源金屬制品有限公司、江蘇泰美環保機械有限公司、南通升輝建材科技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發票的事實,通過施某的銀行卡進行資金回流。


              5、證人李某3、黃某某、饒某的證言、上海增值稅專用發票、抵扣證明、上海司法會計中心有限公司司法鑒定意見書等證據證實,張2介紹他人為河南施克塞斯公司上海分公司、上海堯發工貿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


              6、上海市公安局寶山分局出具的工作情況證實四名被告人的到案經過。


              本院認為,被告人范某某、施某、袁某某、張2為他人虛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介紹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均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其中被告人范某某、施某、袁某某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分別應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關于被告人范某某及其辯護人針對指控事實提出的意見,本院經審查認為,審計報告及相應賬戶明細顯示上述虛開過程中通過范某某名下的銀行卡進行了資金走賬、回流,且被告人袁某某以及部分受票單位人員指證通過被告人范某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公訴機關指控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事實可予確認;被告人范某某到案后未如實供述主要犯罪事實,不能認定自首。關于被告人袁某某的辯護人提出被告人袁某某系從犯的意見,本院認為,介紹他人虛開系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的主要表現形式之一,袁某某為受票單位與開票單位牽線搭橋,通過個人賬戶為受票單位流轉資金并收取手續費用,在虛開過程中起到重要作用,不應認定從犯。被告人袁某某到案后能如實供述罪行,可依法從輕處罰;被告人施某能當庭認罪,可酌情從輕處罰。關于辯護人提出已補繳稅款的意見,本院在量刑時予以從輕考慮。為維護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四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范某某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六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5月3日起至2023年5月2日止。罰金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繳納。)


              二、被告人施某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5月12日起至2021年5月11日止。罰金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繳納。)


              三、被告人袁某某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三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5月22日起至2020年8月21日止。罰金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繳納。)


              四、被告人張2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7月31日起至2019年5月30日止。罰金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繳納。)


              五、責令被告人范某某、施某、袁某某、張2退賠國家稅款損失。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審?判?長??董?翠


              審?判?員??張?凱


              人民陪審員??周月霞


              二〇一九年五月十日


              書?記?員??范楠楠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零五條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是指有為他人虛開、為自己虛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介紹他人虛開行為之一的。


              第二十五條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


              第六十七條……


              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因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別嚴重后果發生的,可以減輕處罰。


              第六十四條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第五十二條判處罰金,應當根據犯罪情節決定罰金數額。


              第五十三條罰金在判決指定的期限內一次或者分期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對于不能全部繳納罰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時候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以執行的財產,應當隨時追繳。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災禍等原因繳納確實有困難的,經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繳納、酌情減少或者免除。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8
              來源: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

              判例丁娜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9)贛0727刑初80號


              公訴機關龍南縣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丁娜,女,1980年1月21日出生,漢族,中專文化,經商,家住河北省保定市雄縣。因本案于2019年2月25日至2019年3月2日被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臨時寄押于北京市通州區看守所,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3月3日被龍南縣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22日被龍南縣公安局執行逮捕,現羈押于安遠縣看守所。


              辯護人楊冰,北京銀雷律師事務所律師。


              龍南縣人民檢察院以龍檢公訴刑訴[2019]49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丁娜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4月29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于當日審查立案后,依法適用普通程序,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龍南縣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王紅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丁娜及其辯護人楊冰到庭參加了訴訟?,F已審理終結。


              公訴機關指控,2016年3月,被告人丁娜同彭某(另案處理)在與廣東金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無實際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向廣東金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開具了50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4944444.5元,稅額840555.5元,價稅合計5785000元。


              公訴機關為證實起訴指控的事實,當庭宣讀和出示了書證、證人證言、被告人丁娜供述和辯解、辨認筆錄等證據。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丁娜違反發票管理法規,為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數額較大,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同時被告人丁娜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十七條第三款規定處罰之情節。公訴機關建議判處被告人丁娜有期徒刑三年至三年六個月。


              被告人丁娜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沒有異議,且當庭自愿認罪、認罰。


              辯護人的辯護意見,被告人丁娜存在以下從寬處罰情節:1、如實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實,屬于坦白;2、認罪認罰,也愿意退贓退賠,被告人表示愿意退還全部司法機關認定的違法所得,并賠償所有造成的損失;3、在偵查起訴階段提供了劉某的線索,并表示積極配合公安機關抓捕劉某,具有立功的要素和可能性;4、被告人丁娜系初犯、偶犯,文化水平較低,輕信他人;5、被告人丁娜從事實體經濟,是受同案犯彭某的利誘教唆,主要是為了幫朋友忙,是從犯;6、被告人丁娜出身農民家庭,門風正派,一向表現良好;7、被告人丁娜確實無法確定自己違法所得金額,即便這樣,被告人也愿意積極按照司法機關認定的金額退贓;8、被告人丁娜已經認識到錯誤,向檢察機關提交了具結悔過書;9、刑事傳喚后沒有拒絕、抗拒、阻礙、逃跑并如實交代自己的犯罪行為,從立法本意上可以認定積極歸案,具有自首的情節。建議法庭綜合考慮犯罪事實及被告人丁娜的家庭情況,建議判決被告人丁娜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適用緩刑。


              經審理查明,2016年3月,被告人丁娜通過彭某(另案處理)在龍南縣鑫富銘化工有限公司與廣東金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無實際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向廣東金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提供了由龍南縣鑫富銘化工有限公司開具的50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4944444.5元,稅額840555.5元,價稅合計5785000元。被告人丁娜認可其違法所得金額為人民幣三萬余元。


              2019年2月25日,被告人丁娜途徑北京市通州區宋莊鎮通燕高速白廟檢查站進京方向時被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民警抓獲,歸案后如實供述了其主要犯罪事實。


              另查明,2018年8月28日,廣東金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向龍南縣財政局補繳稅款人民幣840555.5元。


              上述事實,被告人丁娜在開庭審理過程中亦無異議,并有書證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到案經過、犯罪嫌疑人基本信息、臨時寄押證明書、銀行流水明細,被告人丁娜和同案犯供述和辯解,辨認筆錄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人丁娜違反發票管理法規,介紹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數額較大,其行為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丁娜歸案后能如實供述其主要犯罪事實,屬于坦白,且當庭自愿認罪、認罰,依法可對其從輕處罰。被告人丁娜系初犯、偶犯,且偷逃的稅款已補繳,可酌情從輕處罰。辯護人提出被告人具有自首、立功情節,以及被告人系從犯的意思與事實及法律規定不符,本院不予采納。綜上,根據被告人的犯罪事實、犯罪性質、情節和對于社會的危害程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定罪量刑標準有關問題的通知》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丁娜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被告人丁娜的刑期自2019年2月25日起至2022年8月24日止。罰金限判決生效后立即繳清。)


              二、追繳被告人丁娜違法所得人民幣三萬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直接向江西省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李華生


              人民陪審員??謝遠明


              人民陪審員??徐明良


              二〇一九年六月十八日


              代理書記員??蘭?嫣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7
              來源:江西省龍南縣人民法院

              判例被告單位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被告人李某甲等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罪一案的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8)蘇0111刑初731號

              公訴機關江蘇省南京市浦口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單位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住所地南京市浦口區江浦街道五里工業區**,投資人李某甲。

              訴訟代表人陳琴,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職工。

              辯護人鄧子詣,江蘇天熙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李某甲,男,1982年4月8日生,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投資人,住南京市浦口區。被告人李某甲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7年9月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30日被取保候審,2018年9月28日被取保候審。

              辯護人周小迪,江蘇天熙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林某甲,男,1983年3月28日生,無業,住南京市浦口區。被告人林某甲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7年9月27日被取保候審,2018年9月28日被取保候審。

              辯護人薛昇,江蘇天九律師事務所律師。南京市浦口區法律援助中心指派。

              江蘇省南京市浦口區人民檢察院以寧浦檢訴刑訴[2018]741號起訴書指控被告單位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被告人李某甲、林某甲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8年11月9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受理后,依法適用簡易程序,實行獨任審判,于2018年11月23日公開開庭;依法組成合議庭,適用普通程序,于2019年1月18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江蘇省南京市浦口區人民檢察院檢察員李寒、被告單位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的訴訟代表人陳琴、辯護人鄧子詣,被告人李某甲及其辯護人周小迪,被告人林某甲及其辯護人薛昇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公訴機關指控,被告單位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為增加進項發票金額,降低辛克斯廠的增值稅納稅額,由被告人李某甲找人為辛克斯廠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抵扣增值稅,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合計1155468.13元,稅額合計196429.57元。其中犯罪嫌疑人林某甲幫助李某甲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合計856322.84元,稅額合計145574.86元。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單位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通過被告人林某甲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被告人李某甲作為被告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其行為均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第二款、第三款的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被告人李某甲、林某甲具有自首的法定從輕處罰情節。建議判處被告單位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罰金十萬元;被告人李某甲有期徒刑六個月至八個月,可以適用緩刑;被告人林某甲拘役四個月至六個月,并處罰金三萬元,可以適用緩刑。提請依法判處。

              被告單位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被告人李某甲、林某甲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實無異議。

              被告單位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的辯護人提出的意見是:本案系單位犯罪;被告單位認罪認罰,繳納了罰金并補繳了部分稅款,并向稅務部門表示愿意補繳全部稅款。

              被告人李某甲的辯護人提出的意見是:李某甲認罪認罰,系自首,建議對被告人從輕處罰適用緩刑。

              被告人林某甲的辯護人提出的意見是:林某甲系自首、初犯、偶犯,沒有前科、劣跡,存在退贓退賠的行為,主觀惡性較小,悔罪態度較好。

              經審理查明,被告單位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系個人獨資企業,被告人李某甲系該企業投資人。被告單位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為增加進項發票金額,降低辛克斯廠的增值稅納稅額,由被告人李某甲找人為辛克斯廠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抵扣增值稅,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合計1155468.13元,稅額合計196429.57元。其中被告人林某甲幫助李某甲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合計856322.84元,稅額合計145574.86元。具體分述如下:

              1.2016年1月,被告人李某甲找到被告人林某甲幫忙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抵扣,林某甲通過代開發票小廣告找到他人,在沒有真實業務發生的情況下,購買稅率17%、受票單位為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的增值稅發票5張,開票單位分別為沛縣愛芳商貿有限公司和沛縣旭輝商貿有限公司,開票日期均為2016年1月18日,總金額:428972.39元(不含稅),總稅額:72925.31元。李某甲將上述發票進行了認證抵扣。

              2.2016年7月,被告人李某甲找到被告人林某甲采取相同手段,購買稅率17%、受票單位為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的增值稅發票5張,開票單位為北京葉子順商貿有限公司,開票日期2016年7月21日,總金額:427350.45元(不含稅),總稅額:72649.55元。李某甲將上述發票進行了認證抵扣。

              3.2016年5月,被告人李某甲自己通過代開發票小廣告聯系虛開人員,購買稅率17%、受票單位為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的增值稅發票3張,開票單位為南京洪聃機電貿易有限公司,開票日期2016年5月18日,總金額:299145.29元(不含稅),總稅額:50854.71元。李某甲將上述發票進行了認證抵扣。

              另查明,2016年8月23日,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將沛縣旭輝商貿有限公司開具的2張發票辦理了進項稅額轉出,轉出稅額32096.65元。2017年1月13日,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將北京葉子順商貿有限公司開具的5張發票辦理了進項稅額轉出,轉出稅額72649.55元。被告人李某甲、林某甲分別于2017年9月30日、28日上交暫扣款10萬元、7萬元。

              2017年9月6日、21日,被告人李某甲、林某甲主動投案,到案后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罪行。

              上述事實,被告單位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被告人李某甲、林某甲在開庭審理過程中無異議,且有證人李某乙、韓某、林某乙的證言,案件移送書、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發破案經過、到案經過、案件情況調查報告、扣押決定書、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證等注冊材料、情況說明、增值稅納稅申報表、認證結果清單、認證結果通知書、增值稅專用發票復印件、記賬憑證、票流、開票清單、資金流清單、銀行流水、稅收完稅證明,被告人李某甲、林某甲的戶籍證明等證據證實。上述證據經當庭質證,能相互印證,且查證屬實,均具有證明效力,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認為,被告單位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伙同被告人林某甲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其行為均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告人李某甲作為被告單位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其行為依法亦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告單位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與被告人林某甲共同實施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犯罪行為,系共同犯罪。被告人李某甲、林某甲,系自首,依法可以從輕處罰。江蘇省南京市浦口區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單位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被告人李某甲、林某甲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罪名成立,予以支持。公訴機關對被告單位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與被告人李某甲構成共同犯罪未予指控,本院予以糾正。公訴機對被告單位及被告人的量刑建議不當,經本院建議調整后,未予調整,故本院依法對公訴機關量刑建議中罰金刑部分不予采納。關于被告單位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被告人李某甲、林某甲的辯護人提出的辯護意見,經查,與庭審查明的事實相符,本院予以采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單位南京辛克斯電氣設備廠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十五萬元。

              (罰金已預繳納。)

              被告人李某甲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被告人林某甲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拘役四個月,緩刑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已預繳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陳?安

              人民陪審員?喬?治

              人民陪審員?云守福

              二〇一九年五月十四日

              書?記?員?馬昌宇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6
              來源:江蘇省南京市浦口區人民法院

              判例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無錫市某綠色包裝有限公司、張某某、李某某、王某某、夏某某、胡某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6)蘇0211刑初534號

              公訴機關無錫市濱湖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單位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組織機構代碼:76589152-X,住所地無錫市濱湖區梁清路49號。

              訴訟代表人鄒某,男,1981年2月18日出生,系被告單位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員工。

              被告單位無錫市某綠色包裝有限公司,組織機構代碼:74873657-9,住所地無錫市新吳區碩放工業園五期。

              訴訟代表人蔡某某,男,1967年1月16日出生,系被告單位無錫市某綠色包裝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被告人張某某,男,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戶籍在無錫市濱湖區,住無錫市梁溪區。2014年8月2日因犯故意傷害罪被原江蘇省無錫市南長區人民法院判處拘役三個月。2016年11月9日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取保候審。

              辯護人楊曉江,江蘇景明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李某某,男,原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業務員,住無錫市梁溪區。2016年11月9日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取保候審。

              被告人王某某,男,無錫市某綠色包裝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住無錫市梁溪區。2016年11月9日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取保候審。

              被告人夏某某,男,原無錫市某綠色包裝有限公司員工,住無錫市濱湖區。2016年11月9日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取保候審。

              被告人胡某某,男,無錫市某物資有限公司、無錫某儲運有限公司、無錫市某鋼鐵貿易有限公司實際經營者。2016年11月9日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取保候審。

              無錫市濱湖區人民檢察院以錫濱檢訴刑訴(2016)513號起訴書指控被告單位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無錫市某綠色包裝有限公司及被告人張某某、李某某、王某某、夏某某、胡某某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于2016年11月28日以簡易程序立案后,于2016年12月16日轉為普通程序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無錫市濱湖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袁儉根出庭支持公訴,上列被告單位訴訟代表人及被告人和辯護人均到庭參加訴訟。在審理過程中,公訴機關發現該案需要補充偵查,于2017年3月14日建議本院對該案延期審理,本院決定延期審理后,公訴機關于同年4月14日提請本院恢復審理,現已審理終結。

              無錫市濱湖區人民檢察院指控稱,2012年11月至2013年11月間,被告單位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在與被告單位無錫市某綠色包裝有限公司及無錫市某物資有限公司、無錫市某鋼鐵貿易有限公司、無錫某儲運有限公司、無錫市某液壓氣動機械有限公司、無錫市某通用設備有限公司、無錫市某紡織品工貿有限公司沒有真實運輸業務往來的情況下,為上述7家公司虛開貨物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70份,稅額共計人民幣345872.9元。被告人張某某作為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經營者,本人或指使該公司業務員被告人李某某及徐某,為上述7家公司虛開貨物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70份,稅額共計人民幣345872.9元,被告人李某某參與虛開貨物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24份給被告單位無錫市某綠色包裝有限公司及無錫市某紡織品工貿有限公司,稅額共計139630.61元。無錫市某綠色包裝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經營者被告人王某某指使該公司駕駛員被告人夏某某從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虛開貨物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22份,稅額共計133684.67元。無錫市某物資有限公司、無錫市某鋼鐵貿易有限公司、無錫某儲運有限公司經營者被告人胡某某從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虛開貨物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22份,稅額共計139949.94元。事后,上述7家受票單位將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入賬并向無錫市國稅局申報抵扣稅款。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單位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無錫市某綠色包裝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抵扣稅款,被告人張某某、王某某分別作為該2家公司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分別伙同該2家公司直接責任人員被告人李某某、夏某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抵扣稅款,被告人胡某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抵扣稅款,其行為分別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均應當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張某某、王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六條第一、四款的規定,系主犯,被告人李某某、夏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七條的規定,系從犯,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被告人張某某歸案后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的規定,可以從輕處罰;被告單位無錫市某綠色包裝有限公司及被告人李某某、王某某、夏某某、胡某某犯罪后有自首情節,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的規定,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被告單位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無錫市某綠色包裝有限公司及被告人張某某、李某某、王某某、夏某某、胡某某對指控的事實均未提出異議。

              被告人張某某的辯護人提出的辯護意見是:1、本案不宜區分主從犯,不宜認定被告人張某某系主犯;2、本案虛開的稅額在案發后均已補繳,請求從寬處罰。

              經審理查明:被告單位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于2012年11月至2013年10月間,在與被告單位無錫市某綠色包裝有限公司沒有真實運輸業務往來的情況下,為該公司虛開貨物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22份并收取票面金額的13%作為開票費,稅額共計人民幣133684.67元,價稅合計共計人民幣1349000元。被告人張某某作為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經營者,指使該公司業務員被告人李某某為無錫市某綠色包裝有限公司虛開上述22份增值稅專用發票。無錫市某綠色包裝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經營者被告人王某某指使該公司駕駛員被告人夏某某從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虛開上述22份增值稅專用發票。

              被告單位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于2013年7月至11月間,在與無錫市某物資有限公司、無錫市某鋼鐵貿易有限公司、無錫某儲運有限公司沒有真實運輸業務往來的情況下,為該3家公司虛開貨物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22份并收取票面金額的11%作為開票費,稅額共計人民幣139949.94元,價稅合計共計人民幣1412222.15元。被告人張某某作為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經營者,其本人為上述3家公司虛開上述22份增值稅專用發票,上述3家公司經營者被告人胡某某本人從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虛開上述22份增值稅專用發票。

              被告單位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于2013年8月至9月間,在與無錫市某紡織品工貿有限公司沒有真實運輸業務往來的情況下,為該公司虛開貨物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2份并收取票面金額的13%作為開票費,稅額共計人民幣5945.94元,價稅合計共計人民幣60000元。被告人張某某作為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經營者,指使該公司業務員被告人李某某為無錫市新開元紡織品工貿有限公司虛開上述2份增值稅專用發票。

              被告單位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于2012年12月至2013年11月間,在與無錫市某液壓氣動機械有限公司沒有真實運輸業務往來的情況下,為該公司虛開貨物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14份并收取票面金額的11%作為開票費,稅額共計人民幣26880.63元,價稅合計共計人民幣271250元。被告人張某某作為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經營者,指使該公司業務員徐某為無錫市某液壓氣動機械有限公司虛開上述15份增值稅專用發票。

              被告單位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于2013年2月至11月間,在與無錫市某通用設備有限公司沒有真實運輸業務往來的情況下,為該公司虛開貨物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10份并收取票面金額的11%作為開票費,稅額共計人民幣39411.72元,價稅合計共計人民幣397700元。被告人張某某作為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經營者,其本人為無錫市某通用設備有限公司虛開上述10份增值稅專用發票。

              被告人張某某歸案后如實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實;被告人李某某、王某某、夏某某、胡某某先后主動至公安機關投案并如實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實。

              案發后,上述7家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受票公司均已向無錫市國稅局補繳了全部稅款共計人民幣345872.9元。

              上述事實,被告單位訴訟代表人鄒楊、蔡立新及被告人張某某、李某某、王某某、夏某某、胡某某在庭審中均未提出異議,并有證人徐某、徐某2、吳某、楊某等人的證言,涉案70份貨物運輸業增值稅專用發票及相應的記賬憑證、銀行轉賬憑證和無錫市國家稅務局稽查局出具的抵扣證明、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銀行交易記錄,無錫市公安局出具的案發經過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單位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違反發票管理法規的規定,在沒有真實交易的情況下,為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致使國家稅款被騙取34萬余元,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依法應判處罰金;被告人張某某作為被告單位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的經營者,系被告單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稅額34萬余元的犯罪中負有直接責任的主管人員,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告人李某某作為被告單位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的業務員,系被告單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稅額13萬余元的犯罪直接責任人員,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

              被告單位無錫市某綠色包裝有限公司在沒有真實交易的情況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抵扣國家稅款13萬余元,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依法應判處罰金;被告人王某某、夏某某作為被告單位無錫市某綠色包裝有限公司的經營者和員工,分別系被告單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中負有直接責任的主管人員和直接責任人員,其行為均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

              被告人胡某某在經營活動中,違反發票管理法規的規定,在沒有真實交易的情況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抵扣國家稅款13萬余元,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

              無錫市濱湖區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單位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無錫市某綠色包裝有限公司及被告人張某某、李某某、王某某、夏某某、胡某某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適用法律正確,指控成立。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張某某、王某某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李某某、夏某某起次要作用,系從犯,依法予以從輕處罰。被告人李某某、王某某、夏某某、胡某某均具有自首情節,依法予以從輕處罰。被告人張某某雖沒有自動投案,但到案后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從輕處罰。關于被告人張某某的辯護人提出的“不宜認定被告人張某某系主犯”辯護意見,經查,被告人張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導作用,應當認定為主犯,故該辯護意見不予采納。關于被告人張某某的辯護人提出的“請求對被告人張某某從寬處罰”辯護意見,經查,被告人張某某具有坦白情節,本案中騙取的國家稅款已經在一審判決前追回,符合法律規定從輕處罰的情形,該辯護意見予以采納。

              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六條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條,第六十七條,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條第二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單位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罰金于本判決生效次日起十日內繳納。

              二、被告人張某某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三、被告人李某某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個月,緩刑一年。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四、被告單位無錫市某綠色包裝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八萬元。罰金于本判決生效次日起十日內繳納。

              五、被告人王某某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一年。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六、被告人夏某某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七、被告人胡某某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八萬元。(罰金于本判決生效次日起十日內繳納;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八、被告單位無錫某物流有限公司犯罪所得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本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蘇省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丁?炯

              人民陪審員??張素琴

              人民陪審員??保麗君

              二〇一七年五月十一日

              書?記?員??范?俊

              本案援引法律條款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零五條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單位犯本條規定之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是指有為他人虛開、為自己虛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介紹他人虛開行為之一的。

              第二十五條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過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論處;應當負刑事責任的,按照他們所犯的罪分別處罰。

              第二十六條組織、領導犯罪集團進行犯罪活動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三人以上為共同實施犯罪而組成的較為固定的犯罪組織,是犯罪集團。

              對組織、領導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團所犯的全部罪行處罰。

              對于第三款規定以外的主犯,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或者組織、指揮的全部犯罪處罰。

              第二十七條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輔助作用的,是從犯。

              對于從犯,應當從輕、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

              第六十七條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

              被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論。

              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因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別嚴重后果發生的,可以減輕處罰。

              第七十二條對于被判處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可以宣告緩刑,對其中不滿十八周歲的人、懷孕的婦女和已滿七十五周歲的人,應當宣告緩刑:

              (一)犯罪情節較輕;

              (二)有悔罪表現;

              (三)沒有再犯罪的危險;

              (四)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

              宣告緩刑,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同時禁止犯罪分子在緩刑考驗期限內從事特定活動,進入特定區域、場所,接觸特定的人。

              被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處附加刑,附加刑仍須執行。

              第七十三條拘役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個月。

              有期徒刑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第六十四條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5
              來源:江蘇省無錫市濱湖區人民法院
              1... 345678910111213
              小程序 掃碼進入小程序版
              小程序 掃碼進入學習更多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