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4wvh6"><acronym id="4wvh6"></acronym></li>

        1. <rp id="4wvh6"><acronym id="4wvh6"><u id="4wvh6"></u></acronym></rp>

            1. 判例東莞市天沃精密模具有限公司、劉春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9)粵1972刑初427號

              公訴機關廣東省東莞市第二市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單位東莞市天沃精密模具有限公司,統一社會信用代碼9144190031497844XJ,單位住所地東莞市長安鎮廈崗社區福蔭路**永利達科技園****B,法定代表人劉春華。

              訴訟代表人冷武明,男,1983年11月4日出生,系東莞市天沃精密模具有限公司員工。

              被告人劉春華,男,1974年2月16日出生,漢族,江西省樟樹市人,初中文化,系東莞市天沃精密模具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兼實際經營者,住,住樟樹市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8年9月14日被東莞市公安局取保候審,同年12月25日被東莞市第二市區人民檢察院取保候審,2019年2月2日被本院取保候審。

              東莞市第二市區人民檢察院以東二區檢刑訴〔2019〕402號起訴書指控被告單位東莞市天沃精密模具有限公司、被告人劉春華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1月31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適用簡易程序,實行獨任審判,于2019年2月18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東莞市第二市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符策榕出庭支持公訴,被告單位訴訟代表人冷武明、被告人劉春華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公訴機關指控并經本院審理查明,被告單位東莞市天沃精密模具有限公司(下簡稱天沃公司)成立于2014年8月22日,被告人劉春華系天沃公司法定代表人兼實際經營者。2015年,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劉春華決定支付34000元的好處費,以天沃公司的名義購買增值稅專用發票3張。后天沃公司持買來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向稅務部門抵扣稅款50564.1元。事后,天沃公司已補繳稅款50564.1元及滯納金2443.51元。2018年9月13日11時許,經電話傳喚后,劉春華主動到公安機關接受調查。

              以上事實,被告單位東莞市天沃精密模具有限公司、被告人劉春華在開庭審理的過程中沒有異議,且有公訴機關當庭提交并經過質證確認的相關證據予以證實,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單位東莞市天沃精密模具有限公司在無實際交易的情況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抵扣稅款,被告人劉春華作為被告單位法定代表人、實際經營者,決定讓他人為被告單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是被告單位犯罪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直接責任人員,其行為均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依法應予懲處。公訴機關指控被告單位及被告人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鑒于被告單位及被告人系自首,已補繳相應稅款,依法可以從輕處罰。綜合被告人劉春華的犯罪情節及悔罪表現,對其適用緩刑不至于危害社會且足以達到懲罰和教育的目的,本院依法決定對劉春華適用緩刑。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七十三條第二款、第三款、第五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單位東莞市天沃精密模具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2萬元。

              二、被告人劉春華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拘役六個月,緩刑六個月。

              緩刑考驗期限,從本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員?沈?陽

              二〇一九年二月十九日

              書記員?鐘占芳

              (附頁)

              本案適用的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單位犯本條規定之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是指有為他人虛開、為自己虛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介紹他人虛開行為之一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十條公司、企業、事業單位、機關、團體實施的危害社會的行為,法律規定為單位犯罪的,應當負刑事責任。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十一條單位犯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判處刑罰。本法分則和其他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十七條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

              被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論。

              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因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別嚴重后果發生的,可以減輕處罰。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七十二條對于被判處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可以宣告緩刑,對其中不滿十八周歲的人、懷孕的婦女和已滿七十五周歲的人,應當宣告緩刑:

              (一)犯罪情節較輕;

              (二)有悔罪表現;

              (三)沒有再犯罪的危險;

              (四)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

              宣告緩刑,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同時禁止犯罪分子在緩刑考驗期限內從事特定活動,進入特定區域、場所,接觸特定的人。

              被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處附加刑,附加刑仍須執行。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七十三條拘役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個月。

              有期徒刑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五十三條罰金在判決指定的期限內一次或者分期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對于不能全部繳納罰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時候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以執行的財產,應當隨時追繳。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災禍等原因繳納確實有困難的,經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繳納、酌情減少或者免除。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5
              來源:廣東省東莞市第二人民法院

              判例王建瑩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9)豫0105刑初805號


              公訴機關河南省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王建瑩,女,1981年12月2日出生于河南省許昌市,漢族,??莆幕潭?,鄭州景暉辦公用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住鄭州市惠濟區,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5月29日被鄭州市公安局金水路分局刑事拘留,于同年6月21日被取保候審。


              辯護人李超,河南世紀風律師事務所律師。


              河南省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檢察院以鄭金檢二部刑訴(2019)12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王建瑩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7月26日向本院提起公訴,并建議適用速裁程序。本院受理后,依法適用速裁程序,實行獨任審判,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河南省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檢察院檢察員高陽,被告人王建瑩到庭參加了訴訟,現已審理終結。


              河南省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王建瑩系鄭州景暉文化用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股東,2014年5月至2016年2月在沒有真實交易情況下,為中國郵政速遞物流股份有限公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129份,金額907959.30元,稅額154353.20元,用于抵扣稅款,中國郵政速遞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實際使用鄭州景暉文化用品公司增值稅專用發票122份,金額856844.79元,稅145663.71元,合計1002508.50元,認證抵扣進稅項稅145663.71元。


              2019年5月29日,王建瑩接民警電話通知后到鄭州市公安局金水路分局投案。


              為證明上述指控事實,公訴機關向本院提交了被告人王建瑩的供述,鄭州市國家稅務局行政處罰決定書,完稅憑證,鄭州市國家稅務局案件移送材料,受案經過、到案經過,戶籍證明等證據,據此認為被告人王建瑩的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且具有認罪認罰情節,建議判處被告人王建瑩有期徒刑六個月,適用緩刑,并處罰金。


              經法庭審理,查明的事實、證據與指控事實、證據相同,被告人王建瑩對起訴書指控的事實、證據及量刑建議均不持異議,且被告人簽字具結。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被告人王建瑩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抵扣稅款,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王建瑩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罪名及提出的量刑建議成立,依法予以支持。


              被告人王建瑩主動投案,自愿認罪認罰,具有自首情節,可從輕或者減輕處罰,綜合全案量刑情節,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一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人王建瑩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已繳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南省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八份。


              審判員?呂?晗


              二〇一九年七月三十日


              書記員?劉卓然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5
              來源: 河南省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法院

              判例昆山臻富榮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王新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9)蘇0583刑初784號


              公訴機關江蘇省昆山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單位昆山臻富榮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郭君,公司住所地昆山市周市鎮宇龍路****房。


              訴訟代表人郭孝軍,系被告單位昆山臻富榮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員工。


              被告人王新穎,男,1972年10月8日出生于湖南省華容縣,漢族,中專文化,系昆山臻富榮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實際經營負責人,住湖南省岳陽市。2018年11月16日因本案被昆山市公安局取保候審。


              江蘇省昆山市人民檢察院以昆檢訴刑訴〔2019〕756號起訴書指控被告單位昆山臻富榮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被告人王新穎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4月22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受理后適用簡易程序,于2019年5月12日轉為普通程序,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江蘇省昆山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沈志平出庭支持公訴。被告單位昆山臻富榮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訴訟代表人郭孝軍、被告人王新穎到庭參加了訴訟?,F已審理終結。


              江蘇省昆山市人民檢察院指控,2015年3月至2016年7月期間,被告單位昆山臻富榮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及該公司實際經營負責人王新穎,在沒有發生真實業務的情況下,非法以發票價稅合計金額的8%為開票費,通過王某(另案處理)購買南昌榮凱實業有限公司、江陰雄輝金屬材料有限公司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計6份,增值稅稅額合計人民幣77163.73元。后交由被告單位昆山臻富榮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向主管稅務機關申報抵扣,騙取國家稅款77163.73元。2018年9月7日,被告人王新穎接到公安機關電話后主動向昆山警方投案,如實供述了自己和單位的犯罪事實。案發后,被告單位昆山臻富榮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補繳了騙取的增值稅稅款人民幣77163.73元。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單位昆山臻富榮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及該公司實際經營負責人被告人王新穎讓他人為其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6份,騙取國家增值稅稅款人民幣77163.73元,其行為均已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二、三款的規定,均應當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單位昆山臻富榮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被告人王新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均系自首,均可以從輕處罰。被告單位昆山臻富榮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被告人王新穎認罪認罰,可以依法從寬處理。提請本院依法判處。


              被告單位昆山臻富榮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被告人王新穎對被指控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事實未提出異議。


              經審理查明,2015年3月至2016年7月期間,被告單位昆山臻富榮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及該公司實際經營負責人王新穎,在沒有發生真實業務的情況下,非法以發票價稅合計金額的8%為開票費,通過王某(另案處理)購買南昌榮凱實業有限公司、江陰雄輝金屬材料有限公司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計6份,增值稅稅額合計人民幣77163.73元。后交由被告單位昆山臻富榮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向主管稅務機關申報抵扣,騙取國家稅款77163.73元。2018年9月7日,被告人王新穎接到公安機關電話后主動向昆山警方投案,如實供述了自己和單位的犯罪事實。案發后,被告單位昆山臻富榮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補繳了騙取的增值稅稅款人民幣77163.73元。


              上述事實,被告人王新穎在開庭審理過程中亦無異議,證人王某、詹某、熊某、李某的證言,開票明細,工商登記查詢信息,移送案件線索函,進項稅額申報抵扣證明,增值稅專用發票、公司明細賬、記賬憑證,稅務登記表、稅種認定信息表,接受證據清單、電子繳款憑證、民生銀行電子憑證,協助查詢財產通知書、銀行交易明細,到案經過,身份信息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單位昆山臻富榮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被告人王新穎違反國家發票管理制度,讓他人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騙取國家增值稅款人民幣77163.73元,被告單位昆山臻富榮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被告人王新穎的行為均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告單位昆山臻富榮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被告人王新穎均自動投案,歸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均系自首,均依法予以從輕處罰。被告單位昆山臻富榮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被告人王新穎均自愿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認指控的犯罪事實,愿意接受處罰,均依法予以從寬處理。公訴機關指控被告單位昆山臻富榮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被告人王新穎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罪名正確。為維護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保障國家的發票管理制度及稅收征管活動不受侵犯,對被告單位昆山臻富榮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六十四條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之規定;對被告人王新穎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七十三條第二款、第三款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單位昆山臻富榮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


              (罰金在判決生效后第二日起三十日內交納。)


              二、被告人王新穎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自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周蓉仙


              人民陪審員??劉華芳


              人民陪審員??祁?金


              二〇一九年七月二十六日


              書?記?員??孫雅雯


              附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零五條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單位犯本條規定之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是指有為他人虛開、為自己虛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介紹他人虛開行為之一的。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5
              來源:江蘇省昆山市人民法院

              判例肖陳喜、象山辰洪服飾有限公司等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9)蘇0322刑初327號


              公訴機關江蘇省沛縣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肖陳喜,男,1992年9月26日生,漢族,初中文化,沛縣泰利紡織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住安徽省阜陽市界首市。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6年7月13日被沛縣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8日變更為取保候審,2018年7月12日變更為刑事拘留,同年8月16日經沛縣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次日由沛縣公安局執行逮捕?,F羈押于沛縣看守所。


              辯護人趙廣新,江蘇泰信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單位象山辰洪服飾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孔月紅,住所地浙江省象山縣丹東街道橋頭村**。


              訴訟代表人孔月紅,女,1979年7月3日生,住浙江省寧波市象山縣。


              被告人林熔,男,1977年3月27日生,漢族,中專文化,象山辰洪服飾有限公司實際經營人,住浙江省寧波市象山縣。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8年8月21日被沛縣公安局取保候審。


              辯護人徐憲龍,江蘇紫羅蘭律師事務所律師。


              江蘇省沛縣人民檢察院以沛檢訴刑訴(2019)92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肖陳喜、被告單位象山辰洪服飾有限公司、被告人林熔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5月14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受理后依法適用普通程序,組成合議庭,于2019年7月23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江蘇省沛縣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張建華、助理檢察員王飛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肖陳喜及其辯護人趙廣新、被告單位象山辰洪服飾有限公司訴訟代表人孔月紅、被告人林熔及其辯護人徐憲龍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經審理查明:


              2016年1月份,被告人肖陳喜和肖峰、馬沿(均另案處理)預謀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營利后,在沛縣注冊了沛縣泰利紡織有限公司、沛縣富山紡織有限公司、沛縣萬澤有限公司,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經李某乙、楊某乙(均已判刑)等人介紹,向被告人林熔經營的被告單位象山辰洪服飾有限公司以及董某經營的紹興柯橋針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5份,稅款合計人民幣759267.08元。具體分述如下:


              1、2016年4月20日,被告人肖陳喜等人經李某乙介紹,從沛縣泰利紡織有限公司虛開給被告人林熔經營的象山辰洪服飾有限公司增值稅專用發票5份,稅款合計人民幣84564.1元。受票公司將上述發票至稅務局認證抵扣稅款。


              2、2016年4月28日,被告人肖陳喜等人經楊某乙介紹,從沛縣萬澤紡織有限公司為董某(已判刑)經營的紹興柯橋針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0份,稅款合計人民幣338518元。受票公司將上述發票至稅務局認證抵扣稅款。


              3、2016年4月28日,被告人肖陳喜等人經楊某乙介紹,從沛縣富山紡織有限公司為董某經營的紹興柯橋和碩針紡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0份,稅款合計人民幣336544.98元。受票公司將上述發票至稅務局認證抵扣稅款。


              案發后,被告人肖陳喜于2018年7月13日被抓獲歸案,退繳稅款人民幣240000元;被告人林熔于2018年8月21日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退繳稅款人民幣85000元。


              上述事實,被告人肖陳喜、被告單位象山辰洪服飾有限公司訴訟代表人、被告人林熔在開庭審理過程中亦無異議,并有案發經過、抓獲經過、到案經過,戶籍證明及照片,象山辰洪服飾有限公司營業執照、記賬憑證、銀行賬戶流水,沛縣泰利紡織有限公司、沛縣萬澤紡織有限公司、沛縣富山紡織有限公司增值稅專用發票下游信息、銀行流水、稅務登記表、工商登記資料,馬巖、肖陳喜、李某乙銀行卡交易明細,增值稅專用發票復印件、抵扣證明,辨認筆錄及照片,國家稅務總局紹興市稅務局第一稽查局出具的證明,房屋租賃合同,證人楊某甲、李某甲、高某、任某、董某、李某乙、楊某乙的證言,被告人肖陳喜、林熔的供述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庭審中,公訴人、辯護人提出被告人林熔案發后自動向公安機關投案,并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系自首,被告人肖陳喜歸案后如實供述犯罪事實,系坦白,具有從輕或者減輕處罰情節。以上量刑情節,經查屬實,本院予以確認。


              對辯護人提出“被告人肖陳喜幫助肖峰、馬沿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按月領取工資,受票公司均由肖峰、馬沿聯系,被告人肖陳喜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從犯”的辯護意見,經查認為,被告人肖陳喜與肖峰等人共同預謀成立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在共同犯罪中積極實施虛開增值稅發票的犯罪行為,其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雖然相對較小但不宜區分主從犯,但在量刑時予以考慮。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本院認為,被告肖陳喜為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被告單位象山辰洪服飾有限公司、被告人林熔讓他人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其行為均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肖陳喜、被告單位象山辰洪服飾有限公司、被告人林熔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肖陳喜與他人共同故意實施犯罪行為,系共同犯罪。


              被告人肖陳喜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依法應當判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鑒于其系坦白,退繳部分稅款,本院決定對其從輕處罰。


              被告單位象山辰洪服飾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依法應當判處罰金。被告人林熔作為被告單位象山辰洪服飾有限公司的實際經營人,應當承擔與被告單位犯罪相適應的刑事責任,依法應當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鑒于被告人林熔系自首,象山縣司法局出具社區矯正評估意見,表示被告人林熔平時表現較好,有悔罪表現,沒有再犯罪危險,判處非監禁刑對其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符合社區矯正條件,并同意監管,本院決定對其從輕處罰并判處非監禁刑。


              根據被告人肖陳喜、被告單位象山辰洪服飾有限公司、被告人林熔的犯罪事實、犯罪性質、犯罪情節和對于社會的危害程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肖陳喜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之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7月12日起至2021年6月14日止。罰金于本判決生效后三十日內一次性繳納。)


              二、被告單位象山辰洪服飾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


              (罰金已繳納。)


              三、被告人林熔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四、被告人肖陳喜退繳的稅款人民幣二十四萬元、被告人林熔退繳的稅款人民幣八萬五千元,依法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蘇省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趙新沛


              審?判?員??陳兆霞


              人民陪審員??郝敬利


              二〇一九年七月三十一日


              書?記?員??魏?源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5
              來源:江蘇省沛縣人民法院

              判例李盛波挪用資金罪、隱匿、故意銷毀會計憑證、會計賬簿、財務會計報告罪、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減刑刑事裁定書

              刑 事 裁 定 書

              (2019)吉24刑更188號

              罪犯李盛波,男,1962年10月28日生,漢族,山東省昌邑市人,大學??莆幕?,現在吉林省延吉監獄服刑。

              2016年11月24日,敦化市林區基層法院(2016)吉7504刑初60號刑事判決,認定李盛波犯挪用資金罪、隱匿、故意銷毀會計憑證、會計賬簿、財務會計報告罪、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30000元人民幣。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后,交付執行。

              執行機關吉林省延吉監獄于2019年4月26日以該犯在服刑期間確有悔改表現,提出減刑建議書,報送本院審理。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該犯在服刑期間的表現進行了審核,現已審理終結。

              經審理查明,罪犯李盛波在延吉監獄服刑期間,認真遵守法律法規及監規,接受教育改造;積極參加思想、文化、職業技術教育;積極參加勞動,愛護公物,努力完成生產任務,全部繳納罰金30000元,經監獄考核累計獲3個表揚。上記事實,有執行機關延吉監獄的罪犯計分考核表、罪犯評審鑒定表、獎懲審批表等材料予以佐證,罪犯李盛波確有悔改表現。

              本院認為,該犯在服刑期間能夠認罪服法,遵守罪犯改造行為規范,積極參加思想、文化、職業技術教育,積極參加勞動,努力完成勞動任務,符合減刑條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六十二條第二款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七十八條、第七十九條之規定,裁定如下:

              將罪犯李盛波的刑罰減去有期徒刑九個月。

              本裁定送達后即發生法律效力。

              審判長??金東弼

              審判員??鄧?艷

              審判員??李龍俊

              二〇一九年五月二十九日

              書記員??許香蓮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4
              來源:吉林省延邊朝鮮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

              判例邵陽市車市通二手車交易市場有限公司與國家稅務總局邵陽市雙清區稅務局稅務票據管理二審行政判決書

              行 政 判 決 書


              (2019)湘05行終181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邵陽市車市通二手車交易市場有限公司,住所地邵陽市雙清區興隆辦事處紫薇社區道子坪興居。


              法定代表人劉建華,該公司經理。


              委托代理人陳錫中,男,1974年9月19日出生,黃平縣二手汽車交易市場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住貴州省甕安縣。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國家稅務總局邵陽市雙清區稅務局,住所地湖南省邵陽市雙清區涂家沖。


              法定代表人王書堂,該局局長。


              委托代理人周小華,男,該局副局長。


              委托代理人石世黎,湖南天潤人合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邵陽市車市通二手車交易市場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車市通二手車交易市場有限公司)與被上訴人國家稅務總局邵陽市雙清區稅務局(以下簡稱雙清區稅務局)稅務票據管理一案,不服湖南省邵陽市雙清區人民法院(2019)湘0502行初12號行政判決,向本院提出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理。上訴人的法定代表人劉建華及委托代理人陳錫中,被上訴人的委托代理人周小華、石世黎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查明,原告車市通二手車交易市場有限公司于2018年7月4日在邵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辦理了營業執照,類型登記為有限責任公司(自然人投資或控股的法人獨資);法定代表人劉建華;營業場所為邵陽市雙清區興隆辦事處紫薇社區道子坪興居;經營范圍為二手車交易服務,二手車經紀,代辦車輛轉移登記相關手續(依法須經批準的項目,經相關部門批準后方可開展經營活動)。2018年8月7日,邵陽市商務局在審核原告車市通二手車交易市場有限公司備案材料時,認為該單位不具有與經營范圍相適應的經營場所和設施(該公司的營業執照上登記的住所地與實際經營地址不同,實際經營地址為邵陽市雙清區寶慶東路三一重工對面,系臨時租用的一間臨街門面),無二手車交易市場,也未辦理商品交易市場建設相關手續,不符合邵陽市人民政府關于二手車交易市場的設立應符合我市二手車流通行業發展規劃和城市商業發展的有關規定以及交易市場應具有的場地和服務設施、服務功能等建設要求,且存在未通過二手車交易市場為二手車直接交易和經紀交易開具發票等問題,據此,邵陽市商務局決定不予備案,同時作出邵商函(2018)55號《關于對邵陽市車市通二手車交易市場有限公司二手車交易等問題的行政建議函》:1、建議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對該公司以及其他同類企業違反《二手車流通管理辦法》規定以及其他違規經營行為依法查處;2、建議稅務部門對該公司以及其他同類企業在未達到二手車交易市場設立條件前,暫停發放《二手車銷售統一發票》,并對其違反二手車銷售發票使用管理規定的行為依法查處;3、建議公安交警部門對該公司以及其他同類企業不具備二手車交易市場條件卻以二手車市場名義違規開具的《二手車銷售統一發票》,在辦理轉移登記手續時不予采信。2018年9月17日,雙清區稅務局根據該建議函,經審查后,對原告作出邵雙稅限改(2018)200號《國家稅務總局邵陽市雙清區稅務局責令限期改正通知書》:限你公司于2018年9月25日前到我局繳銷領購的《二手車銷售統一發票》并取消《二手車銷售統一發票》票種核定。原告未接受處理,雙清區稅務局于2018年9月28日作出邵雙稅停票(2018)001號《國家稅務總局邵陽市雙清區稅務局收繳、停止發售發票決定書》。原告不服,遂向雙清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原判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二十一條規定了稅務機關是發票的主管機關,負責發票印制、領購、開具、取得、保管、繳銷的管理和監督?!吨腥A人民共和國發票管理辦法》第十五條規定了主管稅務機關根據領購單位和個人的經營范圍和規模,確認領購發票的種類、數量以及領購方式。單位和個人領購發票時,應當按照稅務機關的規定報告發票使用情況,稅務機關應當按照規定進行查驗。被告雙清區稅務局在核實原告車市通二手車交易市場有限公司不具備領用《二手車銷售統一發票》資格及存在為他人、為自己開具與實際經營業務情況不符的發票后,對其作出了《收繳、停止發售發票決定書》的行為屬依法履職行為。此外,依據《二手車流通管理辦法》第三條、第四條、第五條的規定,對什么是二手車交易市場、二手車經營主體和二手車經營行為都作了明確規定。該辦法第八條、第三十三條也明確了二手車交易市場經營者、二手車經銷企業和經紀機構應當具備企業法人條件,并依法到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辦理登記及到省級商務主管部門備案。另根據湘商建設[2005]67號《關于貫徹〈二手車流通管理辦法〉的實施意見》第四條及市政辦發[2015]10號《邵陽市人民政府辦公室關于規范二手車市場管理的通知》第一條、第二條的規定,領用二手車銷售統一發票必須是依法到工商部門注冊登記并具有企業法人資格的二手車交易市場、二手車經銷企業、二手車拍賣企業,并經當地商務主管部門備案的企業,以及對經營場所面積及所具備的經營條件作出了明確規定。故《二手車銷售統一發票》屬于特殊發票,雖然原告車市通二手車交易市場有限公司在邵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辦理了營業執照,但其執照上核準的經營范圍是二手車交易服務,二手車經紀,代辦車輛轉移登記相關手續(依法須經批準的項目,經相關部門批準后方可開展經營活動),該核準范圍確定原告不屬于二手車經銷企業和拍賣企業,且其不具有開辦二手車交易市場應具有的與經營范圍相適應的經營場所和設施,無二手車交易市場,也未辦理商品交易市場建設相關手續,不具有使用《二手車銷售統一發票》的主體資格,不符合邵陽市人民政府關于二手車交易市場的設立應符合我市二手車流通行業發展規劃和城市商業發展的有關規定以及交易市場應具有的場地和服務設施、服務功能等建設要求,且存在未通過二手車交易市場為二手車直接交易和經紀交易開具交易發票的問題,故邵陽市商務局作出了不予備案的決定。被告雙清區稅務局經核查后,認為原告不具備領用《二手車銷售統一發票》的資格,且拒不接受稅務機關處理,故對其作出了邵雙稅停票(2018)001號《國家稅務總局邵陽市雙清區稅務局收繳、停止發售發票決定書》。該決定書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鑿,程序合法,適用法律正確,應予支持。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的規定,判決駁回原告車市通二手車交易市場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


              上訴人車市通二手車交易市場有限公司上訴稱,1、上訴人取得營業執照,具有領取和使用《二手車銷售統一發票》的權利。2、上訴人在向邵陽市商務局申請備案時,邵陽市商務局作出不予備案,并向區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稅務部門、公安交警部門提出行政建議,該建議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3、上訴人即使違反行政法的相關規定,也是屬于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的職權管理范圍內,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責令整改,不應由被上訴人作出行政處罰。被上訴人作出的行政處罰不具有事實依據,適用法律錯誤。請求二審撤銷原判,依法改判。


              被上訴人雙清區稅務局答辯稱,1、被上訴人的行政行為沒有超越職權。上訴人不具備二手車交易市場主體資格,被上訴人作出繳銷和停供發票的行為屬于依法履行職權,沒有超越法定職權。2、商務主管部門的行政建議函可以作為被上訴人作出行政行為的事實依據。邵陽市商務局邵商函(2018)55號文件證明上訴人不具備二手車交易市場主體資格的事實,認為其無開展經營活動的二手車交易市場,也未辦理交易市場建設相關手續,沒有與經營范圍相適應的經營場所和設施,且存在未通過二手車交易市場為二手車直接交易和經紀交易開具交易發票問題,故作出不予備案的行政決定。上訴人不屬于從事二手車交易活動的經銷企業,也不屬于從事二手車拍賣活動的拍賣公司。邵陽市商務局邵商函(2018)55號《行政建議函》建議被上訴人對上訴人在未達到二手車交易市場設立條件前暫停發放《二手車銷售統一發票》,并對其違反二手車銷售發票使用管理規定的行為依法查處。3、被上訴人作出繳銷和停供發票的決定符合法律規定。被上訴人行政行為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程序合法。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院二審查明的事實與一審認定的事實一致,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發票管理辦法》第十五條規定了主管稅務機關根據領購單位和個人的經營范圍和規模,確認領購發票的種類、數量以及領購方式?!秶叶悇湛偩株P于統一二手車銷售發票式樣問題的通知》(國稅函[2005]693號)第二條規定:“二手車發票有以下用票人開具:(一)從事二手車交易的市場,包括二手車經紀機構和消費者個人之間二手車交易需要開具發票的,由二手車交易市場統一開票。(二)從事二手車交易活動的經銷企業,包括從事二手車交易的汽車生產和銷售企業。(三)從事二手車拍賣活動的拍賣公司?!北景钢?,邵陽市商務局在審核上訴人車市通二手車交易市場有限公司備案材料時,認為該單位不具有與經營范圍相適應的經營場所和設施,無二手車交易市場,也未辦理商品交易市場建設相關手續。該公司不具備二手車市場的主體資格,存在未通過二手車交易市場為二手車直接交易和經紀交易開具發票等問題,據此,邵陽市商務局決定不予備案,同時作出邵商函(2018)55號《關于對邵陽市車市通二手車交易市場有限公司二手車交易等問題的行政建議函》,建議稅務部門對該公司以及其他同類企業在未達到二手車交易市場設立條件前,暫停發放《二手車銷售統一發票》,并對其違反二手車銷售發票使用管理規定的行為依法查處。本院審查認為,上訴人主體資格不符合《二手車流通管理辦法》第八條的規定,不具有二手車市場的主體資格,不符合使用《二手車銷售統一發票》規定的條件。被上訴人雙清區稅務局依據上述法律、法規規定,參考規章作出的邵雙稅停票(2018)001號《國家稅務總局邵陽市雙清區稅務局收繳、停止發售發票決定書》事實清楚,程序合法、適用法律正確。原審判決并無不當,上訴人車市通二手車交易市場有限公司的上訴理由與事實不符,于法無據,本院不予采納。原判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法規正確。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案受理費50元,由上訴人邵陽市車市通二手車交易市場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劉朝暉


              審 判 員?尹東初


              審 判 員?楊皞陟


              二〇一九年七月二十四日


              法官助理?劉文彬


              書 記 員?成?慶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


              第八十九條人民法院審理上訴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


              (一)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的,判決或者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裁定;


              ……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4
              來源: 湖南省邵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判例趙曉峰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9)浙0191刑初160號


              公訴機關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趙曉峰,男,1964年12月29日出生,漢族。


              辯護人朋志超,浙江泰杭律師事務所律師。


              公訴機關以杭經開檢公訴刑訴[2019]146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趙曉峰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本院依法適用簡易程序,實行獨任審判,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


              公訴機關指派公訴人陳倩倩出庭,指控:被告人趙曉峰系杭州韶華機電設備有限公司(另行處理)法定代表人。2016年12月至2017年3月期間,為抵扣稅款,被告人趙曉峰經俞某(已判決)介紹,在沒有實際業務往來的情況下,以支付發票面額一定比例開票費的方式,從杭州琦寶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琦寶公司)為杭州韶華機電設備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張,票面金額共計359794.93元,稅額共計61165.07元。


              2016年3月至2017年3月期間,經被告人趙曉峰及俞某居間介紹,在沒有實際業務往來的情況下,為杭州鑫銳鍶精密五金有限公司從琦寶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8張,票面金額共計1279066.79元,稅額共計217441.21元。在開票過程中,趙曉峰收取一定的開票費,并提供自己的銀行賬號用于開票對應的資金流轉。


              2016年4月至2016年10月期間,被告人趙曉峰及俞某采用相同手段,為寧波天晶機械有限公司從琦寶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3張,票面金額共計1956258.08元,稅額共計332563.97元。


              2016年8月至2017年1月期間,被告人趙曉峰及俞某采用相同手段,為杭州賽卓機械有限公司從琦寶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8張,票面金額共計640658.14元,稅額共計108911.86元。


              2016年8月期間,被告人趙曉峰及俞某采用相同手段,為杭州盈光精密機械有限公司從琦寶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張,票面金額94478.63元,稅額為16061.37元。


              2016年11月期間,被告人趙曉峰及俞某采用相同手段,為臨安市涌鑫精密元件有限公司從琦寶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張,票面金額共計129316.26元,稅額共計21983.74元。


              另經查明,上述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均已認證抵扣。


              2017年12月8日,被告人趙曉峰經公安機關電話傳喚到案。


              案發后,杭州韶華機電設備有限公司等6家涉案公司均已補繳全部稅款。


              被告人趙曉峰的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其在偵查階段認罪認罰,并具有自首情節,建議判處被告人趙曉峰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至二年六個月,適用緩刑,并處罰金10萬元至20萬元。


              被告人趙曉峰對指控事實、罪名及量刑建議沒有異議且簽字具結,在開庭審理過程中亦無異議,并有證人毛某、俞某、姜某、朱某的證言,電子數據勘驗提取筆錄及數據光盤,戶籍證明、到案經過、調取證據清單、手機照片、納稅人信息、營業執照、銀行交易憑證、增值稅專用發票及抵扣材料、稅收繳納書、筆記本封皮及記錄、短信照片、銀行開戶信息、交易明細、對手信息、稅款補繳材料、刑事判決書、不起訴決定書及被告人趙曉峰的供述等證據證明。


              本院認為,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趙曉峰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罪名成立。被告人趙曉峰自偵查階段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自愿認罪認罰,本院予以從寬處罰。公訴機關量刑建議適當,應予采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條第二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趙曉峰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50000元(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在判決生效后五日內繳納)。


              二、暫扣于本院被告人趙曉峰的違法所得人民幣20000元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員??許???/p>


              二〇一九年七月十七日


              書記員??李宗程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4
              來源: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

              判例冉虹、國家稅務總局南寧市稅務局其他一審行政裁定書

              行 政 裁 定 書


              (2019)桂7102行初298號


              起訴人冉虹,女,1975年3月8日出生,漢族,住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邕寧區。


              2019年7月12日,本院收到冉虹的起訴狀,起訴人以國家稅務總局南寧市稅務局(以下簡稱南寧稅務局)為被告。起訴人訴稱,2018年8月7日起訴人到南寧稅務局窗口繳納萬達茂御峰國際小區D4棟2單元805室面積差稅金時,得知南寧稅務局電腦金山系統內要繳納起訴人的房產稅除了起訴人實名登記的自然人以外還有8個不同名字套用起訴人身份證號登記的自然人。起訴人隨后在萬達茂售樓部、客服財務部交回稅票憑證辦理房產證的登記薄和物業貼在門上的催費單上發現D4棟2單元802號房登記的業主名字“田杰”與南寧稅務局金山系統8個套用起訴人身份證號中的一個“田杰”同名。起訴人的身份證號被多人套用辦理了違法的事情在稅局登記,起訴人于2018年8月14日就此事向南寧市江灣派出所報警,派出所告知起訴人應向南寧稅務局提出申請要求查明和解釋身份證被套用登記的具體情況和原因。起訴人于2018年8月15日向南寧稅務局提出書面申請政府信息公開,之后并多次電話詢問,但至今未有任何信息。南寧稅務局的不作為,侵犯了起訴人的合法權益。起訴人訴至法院,請求:1.確認南寧稅務局未在法定期間內答復政府信息公開申請的行為違法;2.判令南寧稅務局依法對起訴人的政府信息公開申請作出答復;3.訴訟費由南寧稅務局承擔。


              本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令第492號)第二十四條第二款規定:“行政機關不能當場答復的,應當自收到申請之日起15個工作日內予以答復;如需延長答復期限的,應當經政府信息公開工作機構負責人同意,并告知申請人,延長答復的期限最長不得超過15個工作日?!奔啊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六十六條規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依照行政訴訟法第四十七條第一款的規定,對行政機關不履行法定職責提起訴訟的,應當在行政機關履行法定職責期限屆滿之日起六個月內提出?!眲t本案中,起訴人關于南寧稅務局被訴不履行信息公開法定職責的起訴期限應自其履行期限屆滿起六個月內提出,從起訴人提交的證據反映,南寧稅務局于2018年8月15日受理起訴人的申請,則其自該日起至遲應當在30個工作日內書面答復起訴人。南寧稅務局至履行期限屆滿仍未予以書面答復,起訴人應在六個月內向法院提起訴訟,但至2019年7月12日起訴人向本院提交起訴材料時,已超過法定的六個月起訴期限。因此,本院不予受理。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五十一條第二款之規定,裁定如下:


              對冉虹的起訴,本院不予立案。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書送達之日起十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南寧鐵路運輸中級法院。


              審判長??李向華


              審判員??江宛容


              審判員??劉東海


              二〇一九年七月十九日


              法官助理劉媛


              書記員鄧新帶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


              第五十一條第二款對當場不能判定是否符合本法規定的起訴條件的,應當接收起訴狀,出具注明收到日期的書面憑證,并在七日內決定是否立案。不符合起訴條件的,作出不予立案的裁定。裁定書應當載明不予立案的理由。原告對裁定不服的,可以提起上訴。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4
              來源: 南寧鐵路運輸法院

              判例范云鵬與國家稅務總局上海市稅務局稅務一審行政裁定書

              行 政 裁 定 書


              (2019)滬7101行初413號


              原告范云鵬,男,1965年11月1日出生,漢族,住上海市奉賢區。


              被告國家稅務總局上海市稅務局,住所地上海市徐匯區。


              法定代表人馬正文。


              委托代理人郭穎,女。


              委托代理人韓晉,男。


              原告范云鵬訴被告國家稅務總局上海市稅務局(以下簡稱市稅務局)行政復議申請不予受理告知一案,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本院于2019年4月19日立案后,于法定期限內向被告送達了起訴狀副本、應訴通知書和舉證通知書。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9年6月4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范云鵬,被告市稅務局的委托代理人郭穎、韓晉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2018年12月25日,被告市稅務局作出告知書,告知原告,原告認為國家稅務總局上海市楊浦區稅務局(以下簡稱楊浦稅務局)對你退稅的行政行為違法,于2018年12月18日向市稅務局提出行政復議申請收悉。經審查,原告提出的復議申請事項,市稅務局已經過行政復議審理并已作出行政復議決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第十七條第一款、《稅務行政復議規則》第四十五條第一款決定不予受理。


              原告范云鵬訴稱,其提出的行政復議申請符合法律規定,屬于被告管轄、在法定期限內提出、有合法的申請人和被申請人、其與復議事項有利害關系,符合法定受理條件,被告應當受理,被告作出不予受理的告知書無事實及法律依據,程序嚴重違法,故請求撤銷被告于2018年12月25日作出的告知書(以下簡稱被訴告知書)。


              被告市稅務局辯稱,原告提起的行政復議申請事項,原上海市地方稅務局(以下簡稱原市地稅局)已于2018年5月25日作出滬地稅復決﹝2018﹞2號稅務行政復議決定書,撤銷了原上海市地方稅務局楊浦區分局(以下簡稱原楊浦地稅局)作出的編號:滬國稅楊一通﹝2017﹞8896號《稅務事項通知書》,原告對此不服,于2018年6月、8月反復提起行政復議,被告均決定不予受理,原告也就此提起行政訴訟,上海鐵路運輸法院也就該事項作出了裁定;被告作出的被訴告知書認定事實清楚,程序合法,適用法律正確,原告提出的復議申請不符合復議受理條件,請求駁回原告的起訴。


              經審理查明,2018年3月20日,原告向原楊浦地稅局遞交“申請”,內容為:2015年12月16日,原楊浦地稅局在查明沒有工薪稅款的情況下,錯誤收取款項9,785.71元,故請求原楊浦地稅局返還款項9,785.71元及利息。針對上述申請事項,原告于2018年6月10日向原市地稅局提出行政復議申請,稱2015年12月,原告向原楊浦地稅局申報稅款9,785.71元,后多次多方式要求原楊浦地稅局查明事實,懲處上海復旦規劃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的違法行為,但原楊浦地稅局拒不履行法定職責。為促使原楊浦地稅局履行法定職責,原告于2018年3月要求原楊浦地稅局返還上述款項,原楊浦地稅局繼續不履行法定職責,隨意退回本金和活期利息,致使違法企業的違法行為在原楊浦地稅局的庇護下繼續泛濫,故請求:確立原楊浦地稅局不履行法定職責的行為違法。2018年6月14日,原市地稅局作出告知書,決定不予受理原告提出的行政復議申請。2018年12月14日,原告針對上述申請事項再次向被告提出行政復議申請,申請所依據的事實及理由與2018年6月10日的行政復議申請內容基本一致。請求:確立原楊浦地稅局的退稅行為違法。2018年12月25日,被告作出被訴告知書,決定不予受理原告提出的行政復議申請。原告收到該告知書后不服,起訴至本院。


              另查明,因機構改革,原上海市國家稅務局、原市地稅局于2018年6月15日合并成立市稅務局。2018年7月5日,楊浦稅務局掛牌成立,原楊浦地稅局職能由其承繼。


              以上事實,由原告范云鵬提交的被訴告知書、2018年3月20日申請,被告市稅務局提交的落款為2018年12月14日行政復議申請書、被訴告知書等證據,以及雙方當事人當庭陳述予以證明。


              本院認為,當事人提起行政訴訟應該符合起訴條件。本案中,原告于2018年3月20日向原楊浦地稅局提出履職申請,請求原楊浦地稅局返還款項9,785.71元及利息。原告針對同一事項于2018年6月10日向原市地稅局申請行政復議,請求:確立原楊浦地稅局不履行法定職責的行為違法;于2018年12月14日再次向市稅務局申請行政復議,請求:確立原楊浦地稅局的退稅行為違法。原告的行政復議請求雖表述上有不一致之處,但其所依據的事實及理由相同,實質均是對楊浦稅務局向原告退還稅款、滯納金及利息合計9,865.75元不服,進而要求楊浦稅務局調查其所申報稅款的性質。故,原告于2018年12月14日提出的行政復議申請系屬重復申請,被告針對該次重復申請作出的不予受理告知,對原告的合法權益明顯不產生實際影響。原告請求撤銷被告所作的被訴告知書,不符合行政訴訟的起訴條件。據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六十九條第一款第(八)項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原告范云鵬的起訴。


              本案受理費人民幣50元,退還原告范云鵬。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書送達之日起十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上海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唐杰英


              審?判?員??袁蕾蕾


              人民陪審員??胡官友


              二〇一九年七月十二日


              書?記?員??劉?江


              附:相關法律條文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


              第六十九條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經立案的,應當裁定駁回起訴:


              ……;


              (八)行政行為對其合法權益明顯不產生實際影響的;


              ……。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3
              來源:上海鐵路運輸法院

              判例罪犯萬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刑罰變更刑事裁定書

              刑 事 裁 定 書


              (2019)贛08刑更415號


              罪犯萬軍,男,1969年10月18日出生,漢族,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區人,高中文化?,F在吉安監獄服刑。


              江西省吉安縣人民法院于2016年4月28日作出(2016)贛0821刑初23號刑事判決,認定被告人萬軍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并處罰金200000元。宣判后,被告人萬軍不服,提出上訴。本院于2016年12月28日作出(2016)贛08刑終153號刑事判決,維持對被告人萬軍的定罪及附加刑部分,改判有期徒刑八年。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后交付執行。


              執行機關吉安監獄認為該犯在服刑期間,確有悔改表現,于2019年6月10日提出減刑建議書,報送本院審理,建議本院對該犯減去有期徒刑九個月。本院于2019年6月12日受理后依法公示,公示期間沒有收到異議,經組成合議庭進行審理,現已審理終結。


              經審理查明,罪犯萬軍在服刑期間,能認罪悔罪,安心改造,自覺遵守法律法規及監規,積極參加監獄組織的政治、文化、技術學習。在勞動中服從分工,積極肯干,較好地完成了勞動任務,2017年1月至2019年1月,先后獲得監獄計分考核表揚4次。上述事實,有執行機關提交的罪犯悔罪書、罪犯獎懲審批表、罪犯評審鑒定表及罪犯改造的日??己速Y料等證據證實,本院予以確認。經委托吉安監獄將該犯的改造表現和擬減刑情況公示,無異議。


              本院認為,罪犯萬軍在服刑期間,確有悔改表現,符合減刑的法定條件。鑒于該犯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且系累犯,亦未履行原判財產性判項,依法應從嚴掌握其減刑幅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七十八條、第七十九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三條第二款之規定,裁定如下:


              對罪犯萬軍減去有期徒刑六個月。


              (減刑后刑期:自2015年3月23日起至2022年8月21日止)


              本裁定送達后即發生法律效力。


              審判長??賴蘇平


              審判員??王東平


              審判員??涂?強


              二〇一九年七月三日


              書記員??劉陽秀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2
              來源:江西省吉安市中級人民法院

              判例高法長、張海洋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一審刑事判決書

              刑 事 判 決 書


              (2019)贛0681刑初61號


              公訴機關貴溪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高某長,男,1975年11月20日出生于河南省尉氏縣,漢族,初中文化,公司實際控制人,家住河南省尉氏縣。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7年12月11日被鷹潭市公安局取保候審。2019年2月11日經本院決定逮捕,2019年2月13日由鷹潭市公安局執行逮捕?,F羈押于鷹潭市看守所。


              辯護人姚志剛,江西信江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張某洋,男,1979年4月12日出生于河南省尉氏縣,漢族,初中文化,公司股東,家住河南省尉氏縣。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7年5月16日被鷹潭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7年6月5日被鷹潭市公安局變更為取保候審。2019年2月11日經本院決定逮捕,2019年2月13日由鷹潭市公安局執行逮捕?,F羈押于鷹潭市看守所。


              辯護人黃濤,江西信江律師事務所律師。


              貴溪市人民檢察院以貴溪檢察公訴刑訴[2018]377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高某長、張某洋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9年2月11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于2019年2月11日立案,貴溪市人民檢察院于2019年4月2日建議本院延期審理,并于2019年4月20日補充偵查完畢,建議本院恢復庭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貴溪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曾某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高某長及其辯護人姚志剛、被告人張某洋及其辯護人黃濤均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貴溪市人民檢察院指控,2014年6月,被告人高某長、張某洋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賺取開票費,利用他人身份在貴溪市注冊成立貴溪市鴻達棉業有限公司和貴溪市勝達棉業有限公司。2014年6月至2014年9月,被告人高某長、張某洋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上述公司為天水麗美紡織有限公司等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共計46859901.25元,稅額6091788.25元,價稅合計52951689.5元。具體如下:


              1、2014年7月25日,被告人張某洋、高某長通過鄭某(另案處理)的介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貴溪勝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天水麗美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33份,金額共計3274418元,稅額425674.5元,價稅合計3700092.5元。


              2、2014年6月至2014年8月,被告人張某洋、高某長通過鄭某的介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貴溪鴻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廣鑫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22份,金額共計12073846.56元,稅額1569600.44元,價稅合計13643447元。


              3、2014年7月至2014年8月,被告人張某洋、高某長通過鄭某的介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貴溪鴻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源弘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31份,金額共計23009424.21元,稅額2991225.79元,價稅合計26000650元。


              4、2014年9月20日,被告人張某洋、高某長通過鄭某的介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貴溪勝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源弘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32份,金額共計3185495.61元,稅額414114.39元,價稅合計3599610元。


              5、2014年9月20日,被告人張某洋、高某長通過鄭某的介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貴溪勝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廣鑫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4份,金額共計5316716.87元,稅額691173.13元,價稅合計6007890元。


              2015年4月,被告人高某長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賺取開票費,利用他人身份在貴溪市注冊成立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和貴溪市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2015年10月至12月期間,被告人高某長利用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和貴溪市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向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共計26906554.61元,稅額4574114.39元,價稅合計31480669元。具體如下:


              1、2015年10月26日,被告人高某長通過他人介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貴溪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55份,金額5436276.79元,稅額924167.21元,價稅合計6360444元。


              2、2015年10月26日,被告人高某長通過他人介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8份,金額4766123.82元,稅額810241.18元,價稅合計5576365元。


              3、2015年10月28日,被告人高某長通過他人介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四海通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2份,金額2192700.82元,稅額372759.18元,價稅合計2565460元。


              4、2015年10月28日,被告人高某長通過他人介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貴溪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四海通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5份,金額2488888.94元,稅額423111.06元,價稅合計2912000元。


              5、2015年12月至2016年2月,被告人高某長通過許某(另案處理)的介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福高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21份,金額12022564.24元,稅額2043835.76元,價稅合計14066400元。


              2017年5月16日,被告人張某洋被抓獲歸案,2017年12月11日,被告人高某長到公安機關投案。歸案后,張某洋上繳非法所得61萬元,高某長上交非法所得70萬元。


              針對上述指控,公訴人當庭宣讀或出示的證據有: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戶籍證明、發票、財物憑證、銀行流水、稅務局證明等書證;證人鄭某、許某等人的證言;被告人高某長、張某洋的供述與辯解;鑒定意見。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高某長、張某洋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其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高某長同時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規定之情節;被告人張某洋同時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十五條第一款規定之情節;提請本院依法判處。


              被告人高某長對公訴機關指控其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沒有異議。


              被告人高某長的辯護人對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高某長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沒有異議。辯護人認為被告人高某長應當認定為立功情節。被告人高某長及其家屬愿意繳納罰金。


              被告人張某洋對公訴機關指控其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沒有異議。


              被告人張某洋的辯護人對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張某洋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沒有異議。辯護人認為被告人張某洋規勸了同案犯高某長投案自首,可認定為其具有立功情節。被告人張某洋當庭認罪悔罪,希望法庭能夠對其從輕處罰。


              經審理查明:2014年6月,被告人高某長、張某洋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賺取開票費,利用他人身份在貴溪市注冊成立貴溪市鴻達棉業有限公司和貴溪市勝達棉業有限公司。2014年6月至2014年9月,被告人高某長、張某洋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上述公司為天水麗美紡織有限公司等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共計46859901.25元,稅額6091788.25元,價稅合計52951689.5元。具體如下:


              1、2014年7月25日,被告人張某洋、高某長通過鄭某(另案處理)的介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貴溪勝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天水麗美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33份,金額共計3274418元,稅額425674.5元,價稅合計3700092.5元。


              2、2014年6月至2014年8月,被告人張某洋、高某長通過鄭某的介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貴溪鴻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廣鑫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22份,金額共計12073846.56元,稅額1569600.44元,價稅合計13643447元。


              3、2014年7月至2014年8月,被告人張某洋、高某長通過鄭某的介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貴溪鴻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源弘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31份,金額共計23009424.21元,稅額2991225.79元,價稅合計26000650元。


              4、2014年9月20日,被告人張某洋、高某長通過鄭某的介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貴溪勝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源弘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32份,金額共計3185495.61元,稅額414114.39元,價稅合計3599610元。


              5、2014年9月20日,被告人張某洋、高某長通過鄭某的介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貴溪勝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廣鑫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4份,金額共計5316716.87元,稅額691173.13元,價稅合計6007890元。


              2015年4月,被告人高某長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賺取開票費,利用他人身份在貴溪市注冊成立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和貴溪市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2015年10月至12月期間,被告人高某長利用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和貴溪市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向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共計26906554.61元,稅額4574114.39元,價稅合計31480669元。具體如下:


              1、2015年10月26日,被告人高某長通過他人介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貴溪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55份,金額5436276.79元,稅額924167.21元,價稅合計6360444元。


              2、2015年10月26日,被告人高某長通過他人介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8份,金額4766123.82元,稅額810241.18元,價稅合計5576365元。


              3、2015年10月28日,被告人高某長通過他人介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四海通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2份,金額2192700.82元,稅額372759.18元,價稅合計2565460元。


              4、2015年10月28日,被告人高某長通過他人介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貴溪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四海通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5份,金額2488888.94元,稅額423111.06元,價稅合計2912000元。


              5、2015年12月至2016年2月,被告人高某長通過許某(另案處理)的介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福高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21份,金額12022564.24元,稅額2043835.76元,價稅合計14066400元。


              2017年5月16日,被告人張某洋被抓獲歸案,被告人張某洋在審訊期間、取保候審期間勸說被告人高某長投案;被告人高某長于2017年12月11日到公安機關投案。歸案后,張某洋上繳非法所得61萬元,高某長上交非法所得70萬元。被告人高某長案發后檢舉揭發他人犯罪,查證屬實。


              上述事實,有下列經當庭舉證、質證的證據予以證實:


              1、鷹潭市公安局出具的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各一份,證實本案系接舉報至鷹潭市公安局,鷹潭市公安局于2017年2月23日受理此案,于2017年3月10日立案偵查。


              2、被告人高某長的供述:在2013年至2016年期間,我在鷹潭、貴溪開了5家公司,分別是貴溪市偉達棉業有限公司、貴溪市鴻達棉業有限公司、貴溪市勝達棉業有限公司、貴溪市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和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份我來到鷹潭做棉花生意,于是就開辦了貴溪市偉達棉業有限公司,這家公司是有實際經營的,但是由于棉花行業不景氣,導致虧損。于是在2014年下半年我在貴溪和張某洋合伙開辦了貴溪市鴻達棉業有限公司、貴溪市勝達棉業有限公司,通過這兩家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賺錢,這兩家公司是沒有任何貨物交易的,分別開了三個月之后就沒開了,在2015年4月份,我自己又在鷹潭和貴溪分別開了兩家藥材公司,分別是貴溪市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和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這兩家公司也是專門通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獲利的,這兩家公司也是在2016年2月份之后就沒繼續開票了。


              其中:1、2014年7月25日,利用貴溪勝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天水麗美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33份,金額共計3274418元,稅額425674.5元,價稅合計3700092.5元;2、2014年6月至2014年8月,利用貴溪鴻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廣鑫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22份,金額共計12073846.56元,稅額1569600.44元,價稅合計13643447元;3、2014年7月至2014年8月,利用貴溪鴻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源弘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31份,金額共計23009424.21元,稅額2991225.79元,價稅合計26000650元;4、利用貴溪勝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源弘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32份,金額共計3185495.61元,稅額414114.39元,價稅合計3599610元;5、2014年9月20日,利用貴溪勝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廣鑫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4份,金額共計5316716.87元,稅額691173.13元,價稅合計6007890元。6、2015年12月至2016年2月,利用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福高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21份,金額12022564.24元,稅碩2043835.76元,價稅合計14066400元;7、2015年10月26日,利用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8份,金額4766123.82元,稅額810241.18元,價稅合計5576365元;8、2015年10月28日,利用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四海通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2份,金額2192700.82元,稅額372759.18元,價稅合計2565460元;9、2015年10月28日,利用貴溪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四海通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5份,金額2488888.94元,稅額423111.06元,價稅合計2912000元;10、2015年10月26日,利用貴溪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55份,金額5436276.79元,稅額924167.21元,價稅合計6360444元。


              3、被告人張某洋的供述:2014年5月份,高某長跟我說他在鷹潭那邊有熟人,我們一人出點錢,去鷹潭開幾家紡織公司,靠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賺點錢,我同意了,我和高某長一起到鷹潭,來鷹潭以后,我跟高某長一起到了貴溪市國稅局邊上的一家財務公司,我們給這家公司支付兩萬元錢的代辦費,讓他們幫忙去代辦注冊公司,我們注冊的第一家公司是貴溪市鴻達棉業有公司,法人代表是我弟弟何某,他只是我請來掛名擔任公司的法人代表,不參與公司的任何經營,每個月我給他2000塊錢。鴻達棉業的賬也是由那家財務公司負責做的,每個月支付2000元錢的工資,是高某長去跟財務公司談的,這家財務公司給鴻達棉業做了兩個月的賬,后面就讓一個叫楊某1的會計鴻達棉業成立以后,公司賺到了錢,高某長跟我商量,說想再成立一家公司,那樣賺的會多一點,于是高某長聯系楊某1會計,讓她去幫我們注冊了貴溪市勝達棉業有限公司,這家公司的代辦費也是兩萬元錢左右,這些都是高某長去談好的,并且勝達棉業的賬也由楊某1負責,每個月給一千多元錢的工資,勝達棉業的法人代表是一個叫李存良的人,這個人是高某長去找來掛名擔任勝達棉業的法人代表,我們經過商量也是每個月給他2000元錢的好處費,由高某長給他支付,他不參與勝達棉業的經營,我只見過這個人一次,也就是公司申請一般納稅人的時候,他到過貴溪,我也就是那個時候見過他。兩家公司注冊的時候,我擔任了這兩公司的監事,并且勝達棉業的經辦人也是用的我的信息,但是我不是用我自己的真實身份擔任的這兩家公司的監事和經辦人,而是用了一個叫張永杰的假身份擔任的,身份證上的信息只有照片是我,其他的信息不是我的。


              我們公司是沒有真實業務的,我們通常是支付票面金額的1.3%-1.4%個點從山西、陜西購買進項發票,我們通常是收取票面金額的2.5-2.8%點開票費將銷項票賣到江西南昌、江西宜春、甘肅、湖北等地,鴻達棉業、勝達棉業將銷項發票賣到下游江西南昌、江西宜春、甘肅、湖北等地的公司。經過核對。其中:1、2014年7月25日,利用貴溪勝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天水麗美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33份,金額共計3274418元,稅額425674.5元,價稅合計3700092.5元;2、2014年6月至2014年8月,利用貴溪鴻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廣鑫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22份,金額共計12073846.56元,稅額1569600.44元,價稅合計13643447元;3、2014年7月至2014年8月,利用貴溪鴻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源弘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31份,金額共計23009424.21元,稅額2991225.79元,價稅合計26000650元;4、利用貴溪勝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源弘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32份,金額共計3185495.61元,稅額414114.39元,價稅合計3599610元;5、2014年9月20日,利用貴溪勝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廣鑫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4份,金額共計5316716.87元,稅額691173.13元,價稅合計6007890元。


              4、證人何某(貴溪市鴻達棉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證言,證實貴溪市鴻達棉業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是張某洋、高某長,其身份被二人利用注冊公司。


              5、證人楊某1(貴溪市鴻達棉業有限公司、貴溪市勝達棉業有限公司、貴溪市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會計)的證言,證實貴溪市鴻達棉業有限公司、貴溪市勝達棉業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是張某洋、高某長,貴溪市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和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是高某長,其在上述四公司做會計期間,幫四公司向其他公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但四家公司是否有真實的貨物交易不清楚,懷疑是皮包公司。


              6、證人盧某、黃某1、(貴溪市鴻達棉業有限公司會計)的證言,證實貴溪市鴻達棉業有限公司是高某長,其在公司做會計期間,幫公司向其他公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但公司是否有真實的貨物交易不清楚,懷疑是皮包公司。


              7、證人鄭某的證言,證實(1)2014年,鄭某幫張某洋介紹在山西、陜西購買棉花進項發票,聯系了兩個月左右,每個月600萬元左右,一共1200萬左右;(2)2014年7月,在張某洋的貴溪市勝達棉業有限公司與王某1的天水麗美紡織有限公司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鄭某介紹張某洋以貴溪市勝達棉業有限公司向王某1的天水麗美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王某1支付3%給鄭某,鄭某支付2.8%給張某洋,從中賺取差價,一共介紹虛開33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3274418元,稅額425674.5元。王某1以現金的形式給了我11萬元開票費,我以現金的形式給了張某洋10萬元。(3)2014年6月至2014年8月,鄭某介紹張某洋、高某長,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張某洋、高某長的貴溪鴻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廣鑫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22份,金額共計12073846.56元,稅額1569600.44元,價稅合計13643447元。(4)2014年7月至2014年8月,鄭某介紹張某洋、高某長,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張某洋、高某長的貴溪鴻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源弘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31份,金額共計23009424.21元,稅額2991225.79元,價稅合計26000650元。(5)2014年9月20日,鄭某介紹張某洋、高某長,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貴溪勝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源弘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32份,金額共計3185495.61元,稅額414114.39元,價稅合計3599610元。(6)2014年9月20日,鄭某介紹張某洋、高某長,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以收取開票費的形式,讓貴溪勝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廣鑫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4份,金額共計5316716.87元,稅額691173.13元,價稅合計6007890元。


              8、證人王某1(天水麗美紡織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的證言,證實其實際經營控制的天水麗美紡織有限公司與張某洋的貴溪市勝達棉業有限公司沒有真實貨物交易,2014年7月,在鄭某介紹下,王某1以支付開票費的形式,讓貴溪市勝達棉業有限公司向其實際控制經營的天水麗美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一共虛開了33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金額3274418元,稅額425674.5元,這些發票已經全部認證抵了,并且已經申報了抵扣。王某1按3%支付開票費給鄭某,一共支付開票費10余萬元,是通過現金的方式支付的。


              9、證人劉某1的證言:2015年10月,楊某2稱其可以開到中藥材的發票,讓其介紹人購買,后其找到孫某,問他是否能聯系到需要發票的公司,孫某后可以聯系到,之后通過三人介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2015年10月26日,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向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8份,金額4766123.82元,稅額810241.18元,貴溪市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向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5份,金額5436276.29元,稅額924167.21元。開票費是20萬是孫某轉到我賬戶,之后我將其中18萬轉給楊某2,另外20萬,我讓孫某直接轉給楊某2。


              10、證人楊某2的證言:2015年10月,劉中文說他有個河南的朋友在江西鷹潭開了藥材公司,能開出中藥材的增值稅發票,問其認不認識需要發票的公司,可以給其好處費,其系劉某1,后劉某1說孫某需要購買,之后,通過其等人的介紹,2015年10月26日,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向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8份,金額4766123.82元,稅額810241.18元,貴溪市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向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5份,金額5436276.29元,稅額924167.21元。開票費孫某、劉某1轉給其,其再轉給劉中文指定的賬戶。


              11、證人孫某的證言:2015年10月,劉某1找到其,問其是否能幫他賣出品名為中藥材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后其聯系王某2,王某2稱江西鴻驊需要增值稅專用發票,之后通過其介紹,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2015年10月26日,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向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8份,金額4766123.82元,稅額810241.18元,貴溪市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向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5份,金額5436276.29元,稅額924167.21元。開票費王某2轉到我老婆王芳的賬戶,之后我又將錢轉到劉某1指定的賬戶。


              12、證人王某2(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的證言,證實2015年5月左右,王某3賣了一批中藥材給我,大概1100多萬元,但沒有開發票給我。2015年10月,孫某聯系其,問其是否需要增值稅專用發票,4.5%的開票費,其稱需要,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2015年10月26日,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向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8份,金額4766123.82元,稅額810241.18元,貴溪市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向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5份,金額5436276.29元,稅額924167.21元。開票費其通過公司財物人員焦華平的賬戶轉到孫某老婆王芳的賬戶。這些發票全部進行了認證抵扣。


              13、證人劉某2(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經理)的證言,證實王某2是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2015年10月26日,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向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8份,金額4766123.82元,稅額810241.18元,貴溪市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向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5份,金額5436276.29元,稅額924167.21元。這些發票全部進行了認證抵扣。


              14、證人王某3的證言,證實2015年5月左右,其賣了一批中藥材給王某2,大概1100多萬元,但其沒有開發票給王某2。


              15、證人鄒某(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會計)的證言,證實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是王某2,2015年10月26日,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向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8份,金額4766123.82元,稅額810241.18元,貴溪市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向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5份,金額5436276.29元,稅額924167.21元。這些發票全部進行了認證抵扣。


              16、證人王某4的證言,證實2015年11月,羅聰說他有個朋友在鷹潭開了一家中藥公司,叫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可以開出品名為中藥材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問其是否知道有人需要,只需要支付一定的開票費,之后其找到江西福高醫藥有限公司的老板聶翠娥夫婦,聶翠娥夫婦稱她們公司需要發票,之后通過其介紹,在2015年12月至2016年2月間,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向江西福高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21份,金額12022564.24元,稅額2043835.76元,之后聶翠娥通過轉賬將開票費轉到我賬戶,我再將開票費轉給羅聰。


              17、證人黃某2(江西福高醫藥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的證言,證實2015年年底,王某4打其電話,說能開出品名為中藥材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問其是否需要,開票費4.5%,其同意后,由公司會計文某、袁某具體操作,在2015年12月至2016年2月間,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向江西福高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21份,金額12022564.24元,稅額2043835.76元,之后通過聶翠娥賬戶將開票費轉到王某4賬戶,為了應付檢查,還進行了走賬,并用其兒子黃蘢賬戶進行了資金回流,這些發票全部進行了認證抵扣。


              18、證人文某(江西福高醫藥有限公司財務主管)的證言,證實江西福高醫藥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是黃某2、聶翠娥夫婦,2015年12月至2016年2月間,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向江西福高醫藥有限公司虛開了增值稅專用發票,這些發票全部進行了認證抵扣。


              19、證人袁某(江西福高醫藥有限公司)的證言,證實江西福高醫藥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是黃某2、聶翠娥夫婦,2015年12月至2016年2月間,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向江西福高醫藥有限公司虛開了增值稅專用發票,這些發票全部進行了認證抵扣。


              20、證人壽某的證言,證實2015年9月,魏力帶一個叫“阿洪”人找到他,魏力說“阿洪”在鷹潭開了藥材公司,可以開出增值稅專用發票,問我能不能聯系到需要發票的醫藥企業,可以賺開票費差價,后我找到江西四海通醫藥公司老板張某,他說需要發票,并把開票信息發給我,我之后將開票信息轉發給魏力,通過我們的介紹,2015年10月28日,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向江西四海通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2份,金額2192700.82元,稅額372759.18元,貴溪市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向江西四海通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5份,金額2488888.94元,稅額423111.06元。四海通醫藥有限公司轉了26萬左右開票費到我賬戶,我轉了24萬多元到魏力。


              21、證人張某(江西四海通醫藥公司實際控制人)的證言,證實2015年10月,壽某找到我問我的江西四海通醫藥公司需不需要發票,剛好我從趙某處購進了一批中藥材,對方沒有開票給我,我就想到賣票些進項發票用來抵扣稅款,我和壽某談好開票費為4.8%,之后,通過壽某的介紹,江西四海通醫藥公司在與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貴溪市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2015年10月28日,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向江西四海通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2份,金額2192700.82元,稅額372759.18元,貴溪市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向江西四海通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5份,金額2488888.94元,稅額423111.06元。這些發票在2015年底額時候全部認證抵扣了,我們公司支付了26萬開票費,是轉到壽某賬戶的。


              22、證人趙某的證言,證實2015年9月,張某在其處購買了500萬元左右的中藥材,但沒有開發票給對方。


              23、證人許某的證言,證實其介紹高某長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實。


              24、鷹潭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察支隊出具的到案說明、到案經過各一份,證實被告人張某洋于2017年5月16日被抓獲歸案,被告人高某長于2017年12月11日到公安機關投案。


              25、鷹潭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察支隊出具的戶籍證明二份,證實被告人高某長出于1975年11月20日,被告人張某洋出生于1979年4月12日,均已達刑事責任年齡,無犯罪前科。


              26、鷹潭市公安局出具的調取證據材料通知書、材料清單、貴溪市國家稅務局稽查局出具的材料,證實貴溪市鴻達棉業有限公司、貴溪市勝達棉業有限公司、貴溪市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設立、注銷情況。


              27、鷹潭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察支隊出具的云端協查,證實公安機關就本案涉嫌其他事實發出云端協查。


              28、鷹潭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察支隊出具的非法所得暫扣清單二份,證實被告人張某洋上繳非法所得61萬元,被告人高某長上交非法所得70萬元。


              29、鷹潭市稅務局稽查局出具的稅務登記表、貴溪市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明細,證實貴溪市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明細情況。


              30、天水麗美紡織有限公司稅務登記資料及公司注冊資料,證實天水麗美紡織有限公司稅務登記及公司注冊登記情況。


              31、天水市秦州區國家稅務局出具的天水麗美紡織有限公司進項發票認證清單,證實天水麗美紡織有限公司對貴溪勝達棉業有限公司向天水麗美紡織有限公司虛開的33份增值稅專用發票進行了認證,金額共計3274418元,稅額425674.5元,價稅合計3700092.5元。


              32、江西福高醫藥有限公司稅務登記資料及公司注冊資料、財物憑證、發票,證實江西福高醫藥有限公司稅務登記及公司注冊登記情況;2015年12月至2016年2月,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福高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21份,金額12022564.24元,稅碩2043835.76元,價稅合計14066400元。


              33、上高縣國家稅務局出具的江西福高醫藥有限公司進項發票認證抵扣情況,證明江西福高醫藥有限公司對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福高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21份進行了認證抵扣,金額12022564.24元,稅碩2043835.76元,價稅合計14066400元。


              34、江西四海通醫藥有限公司稅務登記資料及公司注冊資料、財物憑證、發票,證實江西四海通醫藥有限公司稅務登記及公司注冊登記情況;2015年10月28日,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四海通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2份,金額2192700.82元,稅額372759.18元,價稅合計2565460元,貴溪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四海通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5份,金額2488888.94元,稅額423111.06元,價稅合計2912000元。


              35、宜豐縣國家稅務局出具的江西四海通醫藥有限公司進項發票比對情況,證明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四海通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2份進行了比對,結果相符,金額2192700.82元,稅額372759.18元。


              36、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稅務登記資料及公司注冊資料、財物憑證、發票,證實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稅務登記及公司注冊登記情況;2015年10月26日,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8份,金額4766123.82元,稅額810241.18元,價稅合計5576365元,貴溪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55份,金額5436276.79元,稅額924167.21元,價稅合計6360444元。


              37、上高縣國家稅務局出具的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增值稅專用發票抵扣情況,證實2015年10月26日,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8份進行了認證抵扣,金額4766123.82元,稅額810241.18元,價稅合計5576365元;貴溪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55份進行了認證抵扣,金額5436276.79元,稅額924167.21元,價稅合計6360444元。


              38、銀行流水,證實高某長、張某洋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走賬,資金回流,及收取開票費的情況。


              39、鷹潭翔鷹司法鑒定中心司法鑒定意見書,證明1、2014年7月25日,貴溪勝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天水麗美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33份,金額共計3274418元,稅額425674.5元,價稅合計3700092.5元;2、2014年6月至2014年8月,貴溪鴻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廣鑫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22份,金額共計12073846.56元,稅額1569600.44元,價稅合計13643447元;3、2014年7月至2014年8月,貴溪鴻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源弘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31份,金額共計23009424.21元,稅額2991225.79元,價稅合計26000650元;4、貴溪勝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源弘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32份,金額共計3185495.61元,稅額414114.39元,價稅合計3599610元;5、2014年9月20日,貴溪勝達棉業有限公司為宜豐縣廣鑫紡織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4份,金額共計5316716.87元,稅額691173.13元,價稅合計6007890元;6、2015年12月至2016年2月,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福高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21份,金額12022564.24元,稅碩2043835.76元,價稅合計14066400元;7、2015年10月26日,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8份,金額4766123.82元,稅額810241.18元,價稅合計5576365元;8、2015年10月28日,鷹潭市康仁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四海通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2份,金額2192700.82元,稅額372759.18元,價稅合計2565460元;9、2015年10月28日,貴溪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四海通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5份,金額2488888.94元,稅額423111.06元,價稅合計2912000元;10、2015年10月26日,貴溪盛祥中藥材有限公司為江西鴻驊醫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55份,金額5436276.79元,稅額924167.21元,價稅合計6360444元。


              40、黃某2的辨認筆錄一份,證實黃某2辨認出王某4。


              41、鄭某的辨認筆錄二份,證實鄭某辨認出張某洋,辨認出王某1。


              42、王某1的辨認筆錄一份,證實王某1辨認出幫其介紹開票的鄭某。


              43、劉某1的辨認筆錄一份,證實劉某1辨認出楊某2。


              44、楊某2的辨認筆錄一份,證實楊某2辨認出劉中文。


              45、孫某的辨認筆錄一份,證實孫某辨認出劉某1。


              46、王某2的辨認筆錄一份,證實王某2辨認出孫某。


              47、壽某的辨認筆錄一份,證實壽某辨認出魏力。


              48、張某的辨認筆錄一份,證實張某辨認出壽某。


              以上證據均能相互印證,并經庭審質證,予以認定。


              被告人高某長的辯護人在庭審質證過程中提交下列證據:鷹潭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察支隊出具的關于高某長檢舉的說明、在逃人員登記表各一份、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各三份、取保候審決定書四份,證實被告人高某長檢舉揭發符合法律規定,具有立功情節。


              被告人張某洋的辯護人在庭審質證過程中提交下列證據:鷹潭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察支隊出具的說明一份,證實被告人張某洋在審訊期間、取保候審期間勸說被告人高某長投案,具有立功情節。


              公訴人對被告人高某長、張某洋提交的用于證明具有立功情節的證據無異議,可認定為立功的情節,依法可對其從輕處罰。


              以上證據均能相互印證,并經庭審質證,予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人高某長、張某洋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罪名成立。被告人高某長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實且當庭認罪,可認定為自首,依法可對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被告人張某洋歸案后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實且當庭認罪,可認定為坦白,依法可對其從輕處罰。被告人高某長的辯護人認為被告人高某長檢舉揭發符合法律規定,具有立功情節;被告人張某洋的辯護人認為被告人張某洋在審訊期間、取保候審期間勸說被告人高某長投案,具有立功情節;公訴機關對二被告人具有立功情節均無異議,本院對此項意見予以采納;依法可對二被告人從輕或者減輕處罰。二被告人歸案后上交了部分非法所得,可對其酌情從輕處罰。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八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高某長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年零三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之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2月13日起至2028年5月12日止。罰金限本判決生效后一個月內繳納。)


              二、被告人張某洋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零三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之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2月13日起至2025年4月21日止。罰金已繳納十萬元,剩余罰金限本判決生效后一個月內繳納。)


              三、依法追繳被告人高某長、張某洋的違法所得,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本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西省鷹潭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判?長??李?進


              人民陪審員??黃華成


              人民陪審員??葛玲花


              二〇一九年七月三日


              書?記?員??何?甜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2
              來源:江西省貴溪市人民法院

              判例武作熊犯虛開增值稅發票罪一案執行裁定書

              執 行 裁 定 書


              (2019)晉05執212號


              被執行人:武作熊,男,1983年出生,漢族,河北省曲陽縣人。


              被執行人武作熊犯虛開增值稅發票罪一案,山西省晉城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8年12月25日作出(2018)晉05刑初12號刑事判決書,已經發生法律效力。判決被告人武作熊犯犯虛開增值稅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經本院刑事審判庭移送執行,本院執行局依法立案執行。


              本案在執行過程中,本院依法采取了下列措施:


              依法向本案被執行人武作熊發出執行通知書、報告財產令、財產申報表等法律文書,限其在規定的時間內自動履行法律文書所確定的義務,但被執行人未實際履行。


              本院于2019年6月14日起多次通過網絡執行查控系統對被執行人武作熊的銀行存款、車輛、工商企業信息等及通過不動產登記交易中心、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進行調查,被執行人僅有零星銀行存款,查明執行人武作熊名下登記有號牌為冀F201**大眾汽車牌,針對該車輛本院已向車管部門送達查封手續,但因該車輛去向不明,暫時未能實際扣押。


              經本院到被執行人戶籍地調查,也未能查到可供執行的其他財產線索。


              本院在執行過程中,依法對被執行人武作熊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并對其適用限制高消費措施,并在中國執行信息網上進行了公布。因被執行人現暫無收入,無履行能力,也無可供執行的財產,致使本案無法繼續執行。


              本院認為,經依法調查,本案被執行人武作熊暫無可供執行財產,且未發現有其它財產線索,符合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的條件。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七條第(六)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五百一十九條的規定,裁定如下:


              終結山西省晉城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晉05刑初12號刑事判決書中關于武作熊罰金財產刑部分的本次執行程序。


              終結本次執行程序后,本院將依法定期對被執行人財產進行網絡查控,發現有可供執行財產時將恢復執行。


              本裁定送達后立即生效。


              審判長??馮沁崢


              審判員??張福祥


              審判員??張海寧


              二〇一九年八月十二日


              書記員??陳偉棟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1
              來源: 山西省晉城市中級人民法院

              判例劉海明犯虛開增值稅發票罪一案執行裁定書

              執 行 裁 定 書


              (2019)晉05執214號


              被執行人:劉海明,男,1990年出生,漢族,河南省信陽市人。


              被執行人劉海明犯虛開增值稅發票罪一案,山西省晉城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8年12月25日作出(2018)晉05刑初12號刑事判決書,已經發生法律效力。判決被告人劉海明犯犯虛開增值稅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經本院刑事審判庭移送執行,本院執行局依法立案執行。


              本案在執行過程中,本院依法采取了下列措施:


              依法向本案被執行人劉海明發出執行通知書、報告財產令、財產申報表等法律文書,限其在規定的時間內自動履行法律文書所確定的義務,但被執行人未實際履行。


              本院于2019年6月14日起多次通過網絡執行查控系統對被執行人劉海明的銀行存款、車輛、工商企業信息等及通過不動產登記交易中心、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進行調查,被執行人僅有零星銀行存款,未發現被執行人的其他財產線索。


              本院委托河南省淮濱縣人民法院到被執行人戶籍地調查,也未能查到可供執行的其他財產線索。


              本院在執行過程中,依法對被執行人劉海明適用限制高消費措施,并在中國執行信息網上進行了公布。因被執行人現暫無收入,無履行能力,也無可供執行的財產,致使本案無法繼續執行。


              本院認為,經依法調查,本案被執行人劉海明暫無可供執行財產,且未發現有其它財產線索,符合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的條件。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七條第(六)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五百一十九條的規定,裁定如下:


              終結山西省晉城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晉05刑初12號刑事判決書中關于劉海明罰金財產刑部分的本次執行程序。


              終結本次執行程序后,本院將依法定期對被執行人財產進行網絡查控,發現有可供執行財產時將恢復執行。


              本裁定送達后立即生效。


              審判長??馮沁崢


              審判員??張福祥


              審判員??張海寧


              二〇一九年八月二十日


              書記員??陳偉棟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1
              來源: 山西省晉城市中級人民法院

              判例井小瑞犯虛開增值稅發票罪一案執行裁定書

              執 行 裁 定 書


              (2019)晉05執216號


              被執行人:井小瑞,男,1982年出生,漢族,河北省曲陽縣人。


              被執行人井小瑞犯虛開增值稅發票罪一案,山西省晉城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8年12月25日作出(2018)晉05刑初12號刑事判決書,已經發生法律效力。判決被告人井小瑞犯犯虛開增值稅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經本院刑事審判庭移送執行,本院執行局依法立案執行。


              本案在執行過程中,本院依法采取了下列措施:


              1、依法向本案被執行人井小瑞發出執行通知書、報告財產令、財產申報表等法律文書,限其在規定的時間內自動履行法律文書所確定的義務,但被執行人未實際履行。


              2、本院于2019年6月14日起多次通過網絡執行查控系統對被執行人井小瑞的銀行存款、車輛、工商企業信息等及通過不動產登記交易中心、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進行調查,被執行人僅有零星銀行存款,未發現被執行人的其他財產線索。


              3、經本院到被執行人戶籍地調查,也未能查到可供執行的其他財產線索。


              4、本院在執行過程中,依法對被執行人井小瑞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并對其適用限制高消費措施,并在中國執行信息網上進行了公布。因被執行人現暫無收入,無履行能力,也無可供執行的財產,致使本案無法繼續執行。


              本院認為,經依法調查,本案被執行人井小瑞暫無可供執行財產,且未發現有其它財產線索,符合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的條件。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七條第(六)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五百一十九條的規定,裁定如下:


              終結山西省晉城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晉05刑初12號刑事判決書中關于井小瑞罰金財產刑部分的本次執行程序。


              終結本次執行程序后,本院將依法定期對被執行人財產進行網絡查控,發現有可供執行財產時將恢復執行。


              本裁定送達后立即生效。


              審判長??馮沁崢


              審判員??張福祥


              審判員??張海寧


              二〇一九年八月十二日


              書記員??陳偉棟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1
              來源:山西省晉城市中級人民法院

              判例師志軍犯虛開增值稅發票罪一案執行裁定書

              執 行 裁 定 書


              (2019)晉05執209號


              被執行人:師志軍,男,1983年出生,漢族,山西省陵川縣人。


              被執行人師志軍犯虛開增值稅發票罪一案,山西省晉城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8年12月25日作出(2018)晉05刑初12號刑事判決書,已經發生法律效力。判決被告人師志軍犯犯虛開增值稅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50000元。經本院刑事審判庭移送執行,本院執行局依法立案執行。


              在本案執行過程中,本院依法采取了下列措施:


              依法向本案被執行人師志軍發出執行通知書、報告財產令、財產申報表等法律文書,限其在規定的時間內自動履行法律文書所確定的義務,但被執行人未實際履行。


              本院于2019年6月14日通過網絡執行查控系統對被執行人師志軍的銀行存款、車輛、工商企業信息等及通過不動產登記交易中心、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進行調查,被執行人僅有零星銀行存款,未發現被執行人的其他財產線索。


              經本院到被執行人戶籍地調查,也未能查到可供執行的其他財產線索。


              本院在執行過程中,依法對被執行人師志軍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并對其適用限制高消費措施,并在中國執行信息網上進行了公布。因被執行人現暫無收入,無履行能力,也無可供執行的財產,致使本案無法繼續執行。


              本院認為,經依法調查,本案被執行人師志軍暫無可供執行財產,且未發現有其它財產線索,符合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的條件。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七條第(六)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五百一十九條的規定,裁定如下:


              終結山西省晉城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晉05刑初12號刑事判決書中關于師志軍罰金財產刑部分的本次執行程序。


              終結本次執行程序后,本院將依法定期對被執行人財產進行網絡查控,發現有可供執行財產時將恢復執行。


              本裁定送達后立即生效。


              審判長??馮沁崢


              審判員??張福祥


              審判員??張海寧


              二〇一九年八月十二日


              書記員??陳偉棟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21
              來源:山西省晉城市中級人民法院

              判例武川縣國家稅務局與呼和浩特市瑞康商貿有限公司行政非訴執行執行實施類執行裁定書

              執行裁定書


              (2019)內0125執257號


              申請執行人武川縣國家稅務局,住所地武川縣可鎮南大街**。


              法定代表人王文閣,局長。


              被執行人呼和浩特市瑞康商貿有限公司,,住所地武川縣可鎮匯豪商務賓館**


              法定代表人好勒包,公司經理。


              本院在執行武川縣國家稅務局申請執行呼和浩特市瑞康商貿有限公司行政非訴糾紛一案中。


              本院于2019年5月14日通過法院直接送達形式向被執行人送達執行通知書、財產申報表、報告財產令,被執行人簽收后,未實際履行。


              本院分別于2019年6月7日、8月7日通過全國網絡查控系統查詢了被執行人呼和浩特市瑞康商貿有限公司名下的銀行存款信息,有零星存款并予以凍結。


              本院分別于2019年6月7日、8月7日通過法院執行辦案系統查詢了被執行人呼和浩特市瑞康商貿有限公司名下的車輛、房地產登記信息,未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供執行的財產。


              本院于2019年9月24日到武川縣不動產登記中心線下查詢了被執行人呼和浩特市瑞康商貿有限公司不動產登記信息,未查到相關登記信息。


              上述執行情況及信息,本院于2019年9月27日通過面談方式告知了申請執行人,并要求其提供財產線索,但申請人未能提供其他執行線索。


              在執行過程中,本院于2019年9月29日對被執行人呼和浩特市瑞康商貿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好勒包適用限制高消費措施,并在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上公布。


              綜上所述,因本案被執行人確無財產可供執行,申請執行人書面同意本院終結本次執行程序。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立案、結案若干問題的意見》第十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五百一十九條的規定,裁定如下:


              一、終結內蒙古自治區武川縣人民法院(2018)內0125行審4號行政裁定書的本次執行程序。


              二、裁定終結本次執行程序后,如發現被執行人有財產可供執行的,申請人可以再次提出申請。再次申請不受執行時效期間的限制。


              如不服本裁定,應當自收到本裁定之日起六十日內向本院提出終結執行行為異議。


              本裁定送達后立即生效。


              審判長   彭海龍


              審判員   武?寧


              審判員   李?磊



              二〇一九年九月二十九日


              書記員   牟?鈺


              附相關法律條文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立案、結案若干問題的意見》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以“終結本次執行程序”方式結案:


              被執行人確無財產可供執行,申請執行人書面同意人民法院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的;


              因被執行人無財產而中止執行滿兩年,經查證被執行人確無財產可供執行的;


              申請執行人明確表示提供不出被執行人的財產或財產線索,并在人民法院窮盡財產調查措施之后,對人民法院認定被執行人無財產可供執行書面表示認可的;


              被執行人的財產無法拍賣變賣,或者動產經拍賣兩次、不動產或其他財產權經三次拍賣仍然流拍,申請執行人拒絕接受或者依法不能交付其抵債,經人民法院窮盡財產調查措施,被執行人確無其他財產可供執行的;


              經人民法院窮盡財產調查措施,被執行人確無財產可供執行或雖有財產但不宜強制執行,當事人達成分期履行和解協議,且未履行完畢的;


              被執行人確無財產可供執行,申請執行人屬于特困群體,執行法院已經給予其適當救助的。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


              第五百一十九條經過財產調查未發現可供執行的財產,在申請執行人簽字確認或者執行法院組成合議庭審查核實并經院長批準后,可以裁定終結本次執行程序。


              查看更多>
              收藏
              發文時間:2019-10-19
              來源:內蒙古自治區武川縣人民法院
              1... 345678910111213
              小程序 掃碼進入小程序版
              小程序 掃碼進入學習更多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