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4wvh6"><acronym id="4wvh6"></acronym></li>

        1. <rp id="4wvh6"><acronym id="4wvh6"><u id="4wvh6"></u></acronym></rp>

            1. (2018)蘇行申1413號邵新兵與國家稅務總局如東縣稅務局城中稅務分局再審行政裁定書
              發文時間:2020-01-20
              來源: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
              收藏
              549

              行 政 裁 定 書


              (2018)蘇行申1413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邵新兵,男,漢族,住如東縣。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國家稅務總局如東縣稅務局城中稅務分局,住所地如東縣掘港鎮日輝西路10號。


              法定代表人張建國,該分局局長。


              委托代理人吳金勇,該分局副局長。


              再審申請人邵新兵因訴原南通市如東地方稅務局第四稅務分局(以下簡稱原如東地稅局四分局)納稅行政處理一案,不服江蘇省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蘇06行終83號行政裁定,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邵新兵向本院申請再審稱:原審裁定的主要證據不足,證據未經質證或者系偽造;原南通市如東地方稅務局作出的東地稅復駁字(2016)第1號駁回行政復議申請決定書(以下簡稱1號駁回復議申請決定)錯誤;原審法院未開庭審理而直接裁定駁回其起訴,程序違法。請求本院撤銷原審裁定,依法再審。


              本院經審查,原審裁定認定事實清楚,本院依法予以確認。


              本院另查明,根據黨中央、國務院《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的要求和國家稅務總局江蘇省稅務局的統一部署,原江蘇省如東縣國家稅務局和南通市如東地方稅務局于2018年7月20日正式合并成立國家稅務總局如東縣稅務局。2018年10月30日,國家稅務總局如東縣稅務局公告成立國家稅務總局如東縣稅務局城中稅務分局等派出機構。


              本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十六條第六款的規定,行政機關被撤銷或者職權變更的,繼續行使其職權的行政機關是被告。故國家稅務總局如東縣稅務局城中稅務分局是本案的適格被申請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八十八條第一款規定,納稅人、扣繳義務人、納稅擔保人同稅務機關在納稅上發生爭議時,必須先依照稅務機關的納稅決定繳納或者解繳稅款及滯納金或者提供相應的擔保,然后可以依法申請行政復議;對行政復議決定不服的,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訴。本案中,再審申請人邵新兵要求原如東地稅局四分局退還其多繳納的個人所得稅,但原如東地稅局四分局認為已按照政策規定退還了邵新兵個人所得稅,故邵新兵與原如東地稅局四分局系在納稅上發生爭議,根據前款規定,該爭議屬于復議前置情形。邵新兵于2016年4月29日向原南通市如東地方稅務局提起復議申請,原南通市如東地方稅務局認為邵新兵于2014年8月11日知曉不予退稅的調查報告,于2016年4月29日申請行政復議,超過了復議期限,于2016年6月28日作出1號駁回復議申請決定。1號駁回復議申請決定從性質上屬于對行政復議申請的程序性駁回,未對被申請復議的行政行為合法性作出實體性評判和處理。


              原《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十三條第二款規定,復議機關不受理復議申請或者在法定期限內不作出復議決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不服,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據此,復議前置情形下,復議機關不受理復議申請或者在法定期限內不作出復議決定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不服,起訴的對象應是復議機關的不予受理決定或者在法定期限內不作出復議決定的行政不作為行為,而不能是原行政行為。復議前置的案件,應當在行政復議機關對原行政行為經過合法性和合理性審查并作出復議決定后,行政相對人才可以對原行政行為起訴。由于案涉納稅爭議未進入行政復議的實體性評判和處理,邵新兵的起訴依法應予以駁回,原審法院裁定駁回邵新兵的起訴并無不當。


              綜上,邵新兵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一條規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一十六條第二款的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邵新兵的再審申請。


              審判長??倪志鳳


              審判員??張世霞


              審判員??楊?述


              二〇一九年十月十五日


              書記員??王雅露


              推薦閱讀

              建筑行業不需要發票就能扣除成本的幾種情形

              1、業主從建筑企業總承包方扣下的罰款可在企業所得稅前扣除;


                2、施工企業總承包方從勞務公司或專業分包方的工程款中扣下的罰款不需要發票可在企業所得稅前扣除;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8】28號


                3、建筑工地上發生的青苗補償費、擾民噪音費、工傷事故賠償費、道路損壞賠償費等支出不需要發票即可所得稅前扣除。(以上支出憑賠償協議書、收款收據、身份證復印件作為附件入成本)


                法律依據: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8】28號第十條 企業在境內發生的支出項目不屬于應稅項目的,對方為單位的,以對方開具的發票以外的其他外部憑證作為稅前扣除憑證;對方為個人的,以內部憑證作為稅前扣除憑證。


                4、合同未履行之前,所發生的定金、違約金和賠償支出不需要發票即可所得稅前扣除。


                法律依據:《民法通則》第八十九條規定,當事人一方在法律規定的范圍內可以向對方給付定金。債務人履行債務后,定金應當抵作價款或者收回。給付定金的一方不履行債務的,無權要求返還定金;接受定金的一方不履行債務的,應當雙倍返還定金。


                如果合同因未履行而發生定金沒收或雙倍返還的情形,因為合同義務未履行,沒有發生增值稅應稅行為,因此這種違約補償不能開具發票。因為定金被沒收的一方或雙倍返還定金的一方應當憑借簽訂的合同、支付憑證或其他生效的法律文書(如判決書)作為支付費用的憑證在企業所得稅前扣除。


                肖太壽博士特別提醒:違約金總額不能超過合同總額的20%;賠償金最高不能超過合同金額的30%。


                5、建筑企業為鼓勵發包方提前支付工程款面給予的現金折扣不需要發票可以在企業所得稅前扣除,財務核算上作為財務費用入成本。


                稅法依據:根據《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確認企業所得稅收入若干問題的通知》(國稅函〔2008〕875號)規定,一、除企業所得稅法及實施條例另有規定外,企業銷售收入的確認,必須遵循權責發生制原則和實質重于形式原則?!?五)企業為促進商品銷售而在商品價格上給予的價格扣除屬于商業折扣,商品銷售涉及商業折扣的,應當按照扣除商業折扣后的金額確定銷售商品收入金額。債權人為鼓勵債務人在規定的期限內付款而向債務人提供的債務扣除屬于現金折扣,銷售商品涉及現金折扣的,應當按扣除現金折扣前的金額確定銷售商品收入金額,現金折扣在實際發生時作為財務費用扣除。


                6、已經發生的購買支出,但是銷售方倒閉或注銷的情況下,不需要發票憑以下憑證作為稅前扣除的合法依據:(1)采購合同、(2)非現金形式的付款憑證、(3)材料、設備入庫單或驗收單


                稅法依據: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8】28號第十四條企業在補開、換開發票、其他外部憑證過程中,因對方注銷、撤銷、依法被吊銷營業執照、被稅務機關認定為非正常戶等特殊原因無法補開、換開發票、其他外部憑證的,可憑以下資料證實支出真實性后,其支出允許稅前扣除:


                7、增值稅起征點以下的支出,只需要提供符合稅法要求的內部憑證即可入成本,如建筑工地上發生的搬運費、裝卸費、垃圾清運費、控制在每人每次500元以下即可扣除。


                稅法依據:國家稅務總局頒布的《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憑證管理辦法》第九條規定:企業在境內發生的支出項目屬于增值稅應稅項目的,對方為已辦理稅務登記的增值稅納稅人,其支出以發票作為稅前扣除憑證;對方為依法無需辦理稅務登記的單位或者從事小額零星經營業務的個人,其支出以稅務機關代開的發票或者收款憑證及內部憑證作為稅前扣除憑證。


                小額零星支出判定標準:財稅【2019】13號文件規定,小額零星業務可以按以下標準判斷:按月納稅的,月銷售額不超過10萬元,按次納稅的,每次(日)不超過300-500元。


              小程序 掃碼進入小程序版
              小程序 掃碼進入學習更多課程